正文 264 你说就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264 你说就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常青:“绕口令一样。”

    在说绕口令的那个人呢,降下车窗,让车外部的风吹到自己的脸上,吹气他的头发。

    常青偶尔扫过去一眼,不得不承认,王辰一直都很有少年感。

    长得少年,心态年轻,别扭起来也很少年,说一不二。

    老太太九点多快十点才到家的,坐陶青澄的车回来的,陶青澄没上楼,盛明安送着她妈上楼。

    “我就和你说在老大家住两天。”

    朱媛媛不是话讲的好听嘛,心里挂念着这个妈,对着婆婆比自己亲妈都好,听了这话盛明安只想骂一句不要脸,老盛家的儿媳,有一个算一个,就没一个着调的,哪个嘴上讲的都好听,可做起来实事一个不如一个。

    老太太:“我自己有家,住别人家做什么。”

    盛明安不赞同,“你不去住,他们不就更加觉得不是他们不赡养,而是你不愿意去,常青也是,回来一趟,一个晚上都没呆上,说走就走。”都那么晚了,你说黑天上路,叫人担心不担心吧。

    老太太:“那是王辰的事,她说了算嘛。”

    你看王辰又是装听话又是装殷勤,都是装出来的,他要走常青就得跟着。

    盛明安叹:“这个性啊,真的不如张衡。”

    张衡的稳现在想起来还是那样的叫人喜欢,非但一点不比王辰差,相反的各方面她是觉得比王辰更好,张衡是没有上进心,可世家子就是这样的,王辰呢更加像是那种小门小户走出来的。

    “你回去吧,青澄还楼下等着呢。”

    盛明安回了车上,周晔已经被送回去了,她又提了两句。

    陶青澄打转向,看了自己妈一眼:“日子也不是你过,她觉得好那就好。”

    你觉得再不好,你能替别人过嘛。

    都是白操心,白浪费力气。

    明安原本心里就有气,一听青澄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还不如她呢,她还知道找个条件好的,你这点都不知道,一个女人找个男人不说他养家养你,还得反过来你养他养家。”

    陶青澄不假思索道:“我就这命了,我认命,你给我找的那个是能养家了,那我不幸福。”

    盛明安又没话了。

    常青稳稳当当开了回来,进了小区,停好车,自己去后面拿包,她包里装的都是一些资料和书籍。

    王辰懒洋洋从副驾驶开门出来,走了几步进了楼栋,常青正准备上楼梯,只觉得身后一沉。

    骂了一声娘。

    用压得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警告他:“滚下去。”

    王辰双手搂着她脖子,正在找角度准备往她身上跳呢,他是突然出手的,常青没准备,人差点就被拉下去了。

    王辰冷笑:“叫我滚是吧。”

    常青,大哥不能这样子啊,明明是你的错,怎么就可以舔脸弄成是我的错呢。

    一前一后进了屋子里,常青去开灯,家里亮着灯他就开始脱,常青没眼去看。

    这是报复社会呢。

    那你就报复吧。

    王辰进了浴室里,浴室里有个浴盆,这原本呢是不准备要了,但今天用上场了。

    王辰试着坐在浴盆边,腿扔了进去,他伸手捏了捏,就是不太舒服,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你洗不洗?一起洗可以省水。”

    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常青没好气:“你自己洗吧。”

    开了这么久的车,下午的饭其实她也没有吃多少,肚子饿了起来,家里也没什么吃的,翻了半天冰箱,实在可怜的很,墙角箱子里还剩了几包泡面拿出来直接进了厨房。

    “王辰。”

    常青扯着脖子喊他。

    “干嘛。”王辰坐在浴盆边沿,回答着。

    “要吃泡面吗?”

    “不吃。”

    “那我就煮一袋了?”

    王辰:“好,你煮自己吃的就好。”

    他泡了一会,等着常青那边差不多要出锅了,自己拿着浴巾擦了擦腿,浴巾直接丢到盆里去了。

    他在家的话通常都是这一副打扮,因为穿的是短裤刚刚又泡了半天的热水,小腿就有些发红。

    常青端着面出来。

    “你腿怎么了?腿疼?”

    很少见他会主动泡腿,生病那时候催他,都没用。

    王辰打着哈欠:“让血液活动的快点,一会好动一动。”

    常青:“……”

    她刚准备吃,王辰伸手端了过去,常青就看着他挑着面吃上了。

    这大概就是周洲嘴里,别人看着他是神,谁和他近距离接触,谁和他一起生活,才知道这人不是神就是个人,还是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王辰的身上缺点是显而易见的。

    常青见他马上都要吃完了,忍不住说:“你给我留一口,刚才问你要不要吃,你说不要的。”

    王辰抬头看她,夹起来那筷子放了回去,递还给了她。

    自己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吃吧,我饱了。”

    常青看他:“真饱了?”

    他狠狠瞪了她一眼,淡淡道:“吃你的。”

    饱个屁。

    喝点水撑撑吧。

    明明还有泡面,他就懒得去煮,也不想她再去开火,喝了一会的水,觉得差不多了,饱了。

    快要到凌晨一点钟,常青关了书桌上的照明灯,她是准备睡了,看了一眼还在客厅里的人,她想了想,是不太想出声叫他的,但他今天用热水跑腿的事儿,常青还是走了出来。

    常青:“一点了,睡吧。”

    王辰:“你先睡。”

    还差几笔,弄完就睡。

    常青去洗脸又小小折腾了二十分钟,回到床上扯着被子,屋子里的门就对着客厅他坐的位置,一切看得分明,眨着眼睛。

    有些人,你喜欢他,就连后脑勺都觉得无比好看。

    常青的手撑着头,她等了不知道多少个一会,自己就先睡过去了,王辰压根就没睡,他的作息时间是混乱的,而且今天确实因为去了一个不太喜欢的环境,心情有点不是很好,拿着笔坐在外面,他觉得总是差一点,一直在修改。

    早上五点多常青被憋醒的,自己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哼哼。

    不想醒啊,可奈何要憋炸了,一定就是昨天晚上吃的那碗泡面的问题,又哼了一分钟,掀开被子往卫生间跑,睡在旁边的王辰扯过来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别吵我,我要睡觉。”

    他刚躺下不到二十分钟,就被她给哼醒了。

    常青从卫生间一身轻松出来,看着搭在地上的被子,走了过去捡起来,王辰王里面挪了挪,眼睛也没有睁开,拍拍自己前面的空位。

    那意思,叫她上来。

    常青脱了鞋直接就躺了下去,她被他抱着,后背对着他,王辰也不知道是醒了还是正迷糊呢,对着后脖子亲了几口,又狠狠亲了她脸颊一口头贴在她的后背上,整个人蜷着腿又睡了过去。

    常青八点半出门的,出门的时候他还在睡,原本的计划是今天一大早就上高速的,送他回来以后自己再去学校,没料到倒是方便她了。

    整理好自己的包,轻手轻脚拿着钥匙就出门了,中午回来,她走家里是什么样,回来依旧是什么样,他还在睡觉呢,睡的有点狂放不羁,身上就穿了一件,被也都踢旁边去了,就自己那么赤条条一躺,常青带上门,推开家里的窗子换换气,空气不是很好。

    一点整,推门进来喊他吃饭。

    王辰睡的迷糊糊的。

    “起来吃饭吧。”

    常青拍拍他的脸,王辰抓开她的手,拽过来放在自己的胸口压着,趴着继续睡。

    “一点了。”

    他皱眉:“下午一点了?”

    常青:“嗯,吃饭吗?”

    王辰:“你上课结束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出门自己也没听到开关门声,翻过来四仰八叉躺着,手里还攥着她的手。

    他先是缓慢苏醒,这苏醒有个过程是能被理解的,然后可能他又觉得身上有点痒痒,自己抓了一把,这也勉强能理解了,可接下来的举动,这让常青很不能理解。常青看了他两眼,再看看自己的手,两人对视了片刻。

    “生理反应。”

    他随意解释了一句,从床上翻下来,就准备去卫生间了。进了卫生间,又探出头:“老婆,帮我拿条内裤。”

    常青去找他要的东西,自己叹口气:“看看人家谈恋爱,因为舍不得闭上眼不去看那张脸,人家就能看着心爱的人一整夜,我呢?”

    王辰又探头:“哪个傻子这样干的?”

    “翁其钊。”

    琴琴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可把常青给酸坏了,心想翁其钊看着还挺正常的,怎么就能干出来这么变态的事儿呢。

    王辰说:“别羡慕,他很有可能是青光眼,眼神不好自然就得浪费点时间多看看,看一个晚上都没看清楚赵琴琴到底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呢。”

    “就你眼神好。”

    王辰自夸:“那是,我要是有一天盯着一个人看了一夜,只有一种可能。”

    常青来兴趣了。

    “哪种可能?”

    王辰眨眨眼:“可能是看死人吧,因为死人都要看过夜呢。”

    常青:“……”

    可似乎说的有点道理。

    这样一想,觉得琴琴被人盯着看,好可怕,搓搓自己的手臂,果然一开始她的想法就是正常范围之内的,是翁其钊不太正常,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