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242 年轻中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242 年轻中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常青看着周紫,敲敲床头。

    “你先坐起来,我们俩谈谈。”

    鬼才要和你谈。

    周紫装睡。

    谈就意味着要挨批,搁家里已经听她妈唠叨很久了。

    “周紫。”

    常青把周紫给拉了起来。

    “姐,我困。”周紫耍赖。

    “快坐起来。”

    周紫扔了手里抱着的枕头,坐了起来,脸上一副淡淡的表情。

    “你是怎么打算的?”

    “给别人打工我不爱干,要干就自己干,就这么简单。”

    常青看着她:“那你试着和你爸沟通……”

    周紫摆手:“你不是不知道他那人,那年代的人吧,自己没念过什么书,就把大学看的要多重就有多重,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年纪小不念书还能干嘛呢,可我一开始就不是读书的料,我那烂成绩,我和你讲实话,我念书的时候就没被老师高看过一眼。”

    周紫细数自己念书这些年,她父母没去学校表示过什么,也没献过殷勤,她不觉得做的有什么错。

    自己呢,没本事叫老师多关心多看,脑子笨怪不得谁,上了大学,她那学校就完全是混日子的,叫什么大学,这文凭拿出来根本没人认的,做生意怎么了,怎么就丢人了。

    她爸的逻辑很怪的,宁愿她出去给人打工累的半死不活的,也不愿意她日子轻松点。

    “反正我是不能按照他所想的路去走,我倒是想一毕业就去当公务员,我有那本事嘛。”

    各人有各命,强求不得。

    “那就这么僵着?”

    周紫:“我和他就得分出来一个胜负,不是他胜就是我胜,不然我说什么他永远带着我是小孩子没有眼光的看法来管我。”

    “你睡吧。”

    周紫抱着枕头就睡了。

    第二天她去找了王辰,趁着她姐上班的功夫,反正她在向京住一两天也得回老家。

    电话是偷偷抄下来的,找王辰的理由很简单。

    “这里,帅哥。”周紫举手。

    王辰一进门就看见她人了。

    周紫叫服务员点菜,顺带抬眼看了王辰那腿一眼,说。

    “我找你来呢,就是谈谈我欠你的那钱,把今天这顿饭钱也算上。”

    王辰坐了下来,吐了口气。

    原来吃饭钱都没有,还说请他客。

    人才。

    “我是拿了你钱,钱数也挺不少,一时之间也还不上,你要钱呢我没有,命有一条。”周紫这开场白讲的就和混子似的。

    王辰抬眼看了她几秒。

    “哦。”

    哦?

    哦是几个意思呢。

    “你借我钱和我姐跟不跟你谈恋爱,这完全是两码事啊。”

    叫姐夫呢,你得有本事当。

    王辰叫服务员又加了两个菜,轻描淡写说:“我和她谈不谈恋爱也是我们之间的事儿。”

    “你什么条件啊?”

    周紫关切问着。

    王辰笑笑:“大概就你看见的那些条件……”

    市侩。

    这人真的不像是常青的妹妹,完全不同。

    周紫纠正眼前的人。

    她想问题可没那么庸俗,这个条件轮不到她来问。

    “你让我叫你姐夫,你就得能担起来姐夫的架儿,架儿明白吗?我老家话的意思就是说范儿,什么你喜欢她,你能对她好一类的就别说了,这都是应当应分的,不对着好也没必要娶老婆是吧。”

    前大姐夫那种奇葩实属少见。

    结婚为了坑别人的,这样的男人都该直接被雷劈死。

    “不能对我说?”

    王辰坐的很稳。

    周紫摊手,你觉得没必要对我说这话是吧。

    那也行……

    “这话我就说一次,我挺反感别人来问我这些,因为对你们说不着。”

    他淡淡开口。

    他过自己的日子,没必要像谁交代,也交代不着。

    “她跟我,我能给的就是尊重,我和她谈恋爱爱情上的关系或许不平等,但在她事业以及生活的这部分,我想我对她的尊重和支持是超过一些人的。”

    周紫静了一会。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你要是说我什么都听她的,她说一不二,这话她马上就懂了,什么叫做爱情上关系不平等?但是生活的部分是平等的?什么意思。

    “你这么说我就这么听了。”

    反正懂没懂的,不就是一句话。

    男人的话听听就好,不能太认真。

    “那钱我给你打个欠条吧。”

    回去她就和她妈摊牌,要钱。

    “这倒是不急,我不缺钱用。”

    “我知道你不差钱,这和我没关系,欠的早晚都得还,你列个条吧,我拿了以后就准备回家了。”

    王辰有些无语地看向她,这到底是什么人?

    周紫呢也没墨迹,这顿饭呢,她是请不起,非但请不起,走的时候还从王辰的手里顺走一百块钱,回去的路费,剩下的下次见到了一块儿还。

    都到了地方才给常青去电话,简单交代,她回家了。

    回家就扔炸弹去了。

    盛明华见女儿回来了,原本还挺高兴呢,结果周紫就一个弹跟着一个弹的扔。

    直接把她炸成疯婆子了。

    “你说多少,多少钱?”

    “五万。”

    周紫抱着自己的胳膊哎呦大喊了一声:“妈,你再打我,我和你翻脸啦。”

    打人不疼还是怎么着。

    盛明华嘴唇一直抖。

    五万啊。

    你这是要把天给捅出来一个窟窿啊。

    我上哪里给你找五万块钱去?

    这孩子是不是疯了啊?

    周紫扔了炸弹以后就不管了,你们是打还是骂,反正床位我是买了,爱咋咋地。

    常青正值班呢,说实话她现在想考研了。

    当初毕业那时候不考是因为有客观条件在,她现在既然调回向京了,还是得在学历上拔高一下,有总比没有来的强,念了也不影响她做什么。

    主要吧,王辰在,她底气就足。

    刚带上门,准备下去吃晚饭,那边有人叫她。

    “大夫。”

    常青回头。

    谁?

    认不出来。

    一脸狐疑。

    实在是医院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实在是多,记不住的。

    “你是……”

    她这记性真糟糕。

    “你不记得我了?我当时找那个郗大夫看的病,焦山栀和淡豆鼓,你就在旁边帮我讲来着。”

    常青记起来了。

    人呢,她是完全没记住,记住的是郗大夫那方。

    “记起来了记起来了,现在怎么样啊?”

    那时候病人后来不来看了,所以到底病情好没好,她也不清楚。

    她记得一开始病人说吃了没用,还抱怨过两次,叫郗大夫给换药。

    别的医生呢,一开方就开很多的药,就偏偏郗大夫那上面只写了两个,当时病人回来开了两次药效果都不见好,就和郗大夫提,不用帮他省钱,他过来就是为了看病的,看好病才是关键。

    可郗大夫依旧给开的还是那两药。

    也许病人后来就不吃了,也是有可能的。

    “好了,开始吧还是喘后来吃着吃着吧,就发现我这胸口就不闷得那么厉害了,不烦躁了,后来再发作也发作的很轻,我现在不用西药临时治喘了。”

    “那现在呢,彻底好了吗?”常青问。

    病人说:“彻底好了。”

    常青和病人又说了几句,她就去吃饭了。

    知道郗大夫厉害是一回事,亲耳听见亲自见识到还是挺神奇的,她一直都以为这就属于疑难杂症治不好的那种。

    她看过的病人里,也有很多是瞧不好的,现在觉得还是自己的知识不够扎实。

    这晚饭吃的就比较有意思,正好瞧见郗大夫也去吃饭,常青后面追着郗大夫屁股就混高级食堂去了。

    请教,顺便偷师。

    顺带着黑郗大夫一顿晚餐。

    郗大夫为什么下班不回家吃而是在医院吃,这他也不讲,他从来不和别人谈自己家的事,你来请教呢,能回答的他回答,不能回答的就你自己去猜,反正指望他主动教,那是甭想。

    类似于像常青这种,总往眼前凑,眼里有活的,平时你多两句嘴给点小指教,回头她就能给你还回来,郗大夫觉得也没那么麻烦。

    吃一餐饭学点知识,划算。

    常青吃完饭往回走,刚上楼,刚转弯,那边老耿从电梯出来,看见她背影了。

    “常青。”

    “哎,主任。”

    常青听见叫声立马就转了回来。

    “什么事儿?”

    “我得回一趟家,我有个病人大概一会能来,我和对方妈妈说好了,先让你给看看。”

    “好嘞,没问题。”

    常青说:“有事情主任您就去忙吧,我来处理。”

    主任转过身笑笑,他记得常青应该是下班了。

    主任交代完,她就直接去了主任的办公室,等了大概四十分钟,才看见娘俩,怎么说是娘俩呢,感觉像。

    妈妈很权威,女儿很腼腆。

    “你好,你是常大夫吧。”

    孩子的妈妈先开了口。

    你说托人找的关系,找到耿主任这里来,结果耿主任说什么他有事情必须要办,她想着不行就明天来看吧,再约时间好了,可人主任在电话里说让常大夫给瞧瞧。

    孩子的妈妈就有点不太愿意。

    我找的是耿主任,可不是哪个随随便便的大夫,来了以后一见常青本人,心就更凉了。

    老中医老中医,年纪上不去就看不好,因为经验少啊。

    想着,干脆明天再给耿主任打一通电话,再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