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238 啥不突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238 啥不突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壮壮:“常青啊,我以前觉得你挺要强的,现在是怎么了?”

    怎么了呢?

    常青挑眉。

    壮壮忍不住道:“是你主动要离开他的,那个时候不就嫌他赚的钱不够吧,现在看见他有钱了,又活心了?”

    常青正在酝酿。

    她告诉自己,眼前的人是赵老的孙子,算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赵壮壮就是个二货。

    智商抠出来也都是下脚料,和这样的人过不去都是白费劲。

    赵壮壮嘚吧嘚,嘚吧嘚,常青忍不住想,他是赵老爷子的孙子吗?

    和琴琴是一个爸妈生的?

    赵琴琴看着那么灵。

    也对,一个太精明了,另外的就得脑残。

    “你说的这些,好像也轮不到你来管,我当初为什么和他分手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现在怎么回来的,你比我更加清楚,用人的时候我就是常青,不用人的时候,我就是垃圾?我不是你说踢就能踢的,就是楼上的那个,我是不想,我要是想,我今天就能让他败在我裙下。”

    大话谁不会讲。

    牛逼她吹起来,也不见得就比王辰差到哪里去了。

    她就是不爱吹而已。

    赵壮壮气的胃疼。

    这是人话吗?

    “你说这话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怕什么,劈也是先劈你这个多管闲事和讨人厌的,别以为我给你面子,你就能跑到我的面前指挥我。”

    这是给琴琴面子,不然更难听的话,她是有的。

    赵壮壮指着楼上的人:“你有本事,你对他再说一次?你把刚刚的话重新说一次,你说你要是想,他能怎么着?”

    楼上的人笑着看下来。

    “刚醒,说到哪里了?你们继续。”

    常青很想捂着脸跑掉,吹个牛逼都能被人抓个正好,太丢人了。

    装作镇定自若摔了门。

    就摔了,你能怎么样吧。

    “她说什么,你听见没有?”赵壮壮问楼上的人。

    王辰看了下来:“怎么了。”

    “她别有居心。”

    王辰笑了。

    “你是又被你家老太太和你老婆虐了吧。”

    赵壮壮的脸黑了下来。

    他就是所谓的夹心饼,老婆和老妈一个都不好讨好,两个人掐起来就拿着他作伐子。

    “王辰你……”

    王辰唇角轻轻一跳。

    “嗯。”

    他就应了一声。

    赵壮壮明明什么都没说,可他就是应了。

    赵壮壮没多留,换下来那拖鞋还恶狠狠踢到一边才觉得解气,心情舒畅的从王辰这里离开了。

    原本是想给他送点吃的,看样子王辰是不需要了,还是留着填饱自己肚子的吧。

    晚上护工打算去叫常青吃饭,常大夫一天没出过门了,这是怎么了?

    “你不需要叫她,她饿了自然就会出来了。”

    他们俩离开了,她也就出来了。

    说着呢,常青开门就出来了,大萝卜脸不红不白,自己下午讲过什么,目前已经全部都忘记了。

    “晚上有饭送吗?”

    护工:“我吃好过来的,常大夫。”

    常青:“……”

    这请的到底是什么护工,每天吃好饭才来上工吗?

    王辰就真的这么抠吗?

    回头看他,他摊摊手。

    “我倒是想做,可惜腿不给力。”

    晚饭做的是红烧大虾,常青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的米饭,她觉得不好意思这种事情呢,就得用加倍的饭量赢回来,一拉一拽之间就平衡了,自己讲过什么也不要紧了。

    “就一盘虾?”他问。

    “嗯。”

    给他做就不错了,还挑。

    “这红的和人体流出来的血似的。”

    常青很想撂筷子,咱能不这样形容嘛,搞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常青吃虾不剥壳儿,王辰吃虾是一定要剥壳儿的,这样的两个人完全就没办法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她吐第一口的时候,觉得就有点什么不对劲。

    王辰皱眉。

    “能剥壳儿吃吗?”

    常青拿起来碗,夹了一点菜,她觉得分开吃比较好。

    “我去厨房吃。”

    这样就OK啦。

    她刚走向厨房,都还没进去呢,王辰摔筷子了。

    真的就摔筷子了,直接摔地上去了,护工一见不好也不敢吭声,王辰叫他把自己扶工作室去,

    那筷子就在地上孤零零的躺着,桌子上还放着那一盘炒红的虾。

    护工就心想,自己不和王先生一块吃饭就对了,省得出问题。

    常大夫也是不小心,你说吃个虾也能惹人不高兴。

    常青还吃什么,直接胃口全无。

    半夜十二点她瞪着眼珠子看着天花板,她就是睡不着。

    而且她知道王辰摔筷子为的并不是她吃虾吐壳儿了。

    翻个身。

    越是留越是纠结,接触的多吧,难免感情就会一点一滴的回笼,这就是最让她尴尬的地方。

    一对曾经互相深爱过的男女,OK,就算是她自己作为深爱过的一方,她和他天长日久的相处,哪怕一周就三天两夜,但也能培养出来感情,早早离开才是真的。

    一点半,还是很清醒。

    王辰这一天就吃这么一顿正经的饭,晚饭看样子还挺有胃口的,早知道不做虾了。

    两点半。

    她去敲了王辰的门。

    过不过界的,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手里端着一块牛排。

    里面没有回声。

    “我能进来吗?”

    依旧没有回声。

    常青推了门进来,就看见他在工作,高度集中精神,他工作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很叫人着迷。

    她刚把手里的牛排放了下来,后面的人叫住她。

    “常青。”

    他叫她的名字,带着一点的慵懒。

    她定住了脚没有动。

    “常青。”

    他再一次叫了她。

    依旧没有后一句,他也不说叫她为什么,常青站在他的身后,他的房间还开着灯,窗帘没有拉,屋外的月光透了进来。

    其实他不说,常青也懂。

    她真的是懂。

    从他的房间离开,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常青就提了,他的腿既然已经有康复的迹象,那就换个针灸师吧,她来回的跑,实在是奔波的厉害,遇上周五那样的天气,抵达向京都已经过后半夜了,很辛苦。

    “我在医院里有熟悉的人,我和郗大夫打声招呼。”

    郗大夫也不是给所有人都针灸的,医院里的人都清楚,这得托关系,还得能求上情的。

    王辰说;“你走吧,别累到自己了,走吧。”

    常青想了想,想要解释,可解释什么呢。

    她在沉江目前还调不回来,短时间的话应该是没什么戏,这段时间她已经浪费在王辰身上太多的时间,人越是长大越是明白,其实爱情重要,但没重要到超出所有。

    她还有前途,她曾经为之努力的,争取来的机会,公平公正可以竞争的机会,不是别人给的,而是她常青自己争来的。

    她想在自己的事业上有建树,她爱王辰,但她更爱她自己的事业。

    “司机就在外面等你。”

    常青点了点头,她刚转身,护工喊了一声王先生,常青扭头看过去,就见他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王辰不是故意摔给她看的,他就是觉得这腿好了很多,上下楼梯应该也不会太难,他就是试试,结果站立还好,抬腿还是有些难度,他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还难堪的叫人抱着他扶着他回房间,他可以自己走的。

    残缺是美,但这种残缺不该出现在她的眼前。

    “王先生……”

    护工飞快跑了过去。

    王辰住院了。

    常青也没能马上离开,因为司机只能先送王辰去医院,常青找主任开了后门。

    老耿盯着她看了一会。

    “好好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呢,他腿明明就不好使。”

    这种情况下,他去哪里都会有人跟着的,怎么好像是赌气摔的一样。

    常青低头。

    “感情的事,我没办法帮你解决。”

    老耿拍拍常青的肩膀,他年轻的时候也是玉树临风来着,妻子主动追求的他,怎么追人他不了解啊。

    王辰他不太陌生,常青实习的时候她男朋友来过几次医院,次数不多,但足够的让人印象深刻,按照形容的,那人差不多就是他了吧。

    “我就劝你一句,人这一生呢,能遇见的人都是有定数的,在这个定数当中,你对他有感觉,他对你来电又是很少的一部分,这样的,遇上了也表明了,一起过了,还有什么不能回头的,你要想想看自身的条件嘛,你就是个小大夫,什么建树没有,什么经验没有,就连工资都是拿低等的,工作不突出,人不突出,脸不突出,趁着他眼神没恢复好,就赶紧回头。”

    年轻人啊。

    还有精力去讲什么情啊爱的,上了年纪就谈随性了,随性恋爱就是,有没有人追就看缘分了。

    主任走了两步,又撤回来了。

    “不是你把他推下去的吧?你要复合,他没答应的那种?”

    这可不行,人家要是报警了,我还得去看守所看你,这就不太好了,影响他的形象,牢饭什么的,他是不会送的。

    常青磨牙。

    她是啥啥啥都不突出是吗?

    她腰间盘突出,行不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