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236 王辰的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236 王辰的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衡衡,吃饭了。”

    张衡:“妈,我都说过了,我都这样大,你这样喊不合适。”

    张衡妈妈瞪了儿子一眼,很温柔一瞪。

    一百岁你也是我的儿子,妈妈叫儿子,叫个小名怎么了,不犯法。

    “和谁通电话呢。”

    张衡洗了手回到桌前:“就一认识的人。”

    打电话的人是盛明安。

    不过张衡觉得真的姨妈这样叫他有些负担,他是单身,但单身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常青。

    他相了很多次的亲,也和相亲对象试着短暂的接触过,只是都不合适而已,被他妈知道了呢,肯定又要生事,所以他没讲。

    “星期六,你阿姨给你介绍了个设计院的姑娘,本地设计院也就这样吧,不过家里父母都是设计院的,还算是说得过去。”张衡妈妈坐了下来,对着儿子道。

    张衡这个年纪不结婚,并不是因为没人给介绍,相反的,张衡自己愿意的话,绝对可以从周一看到周末,每天都不带重样的。

    但大多数张衡妈妈挑的都是家事比较好一些的,对方父母都是文化圈的,这样彼此交流起来也不是很难。

    之前衡衡姨妈给介绍了一个哈佛的姑娘,各方面都很优秀啊,可惜对家里不算是太孝顺,直接就被张衡妈妈给剔除掉了,脑子好不代表一切都好。

    张衡叹气:“知道了。”

    “你叹什么气。”

    他妈就笑。

    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这样的条件。

    你知道她家张衡多抢手嘛,人好脾气好,各方面都很好。

    周一到单位就接到盛明安的电话了,他接了。

    “张衡啊,没打扰你工作吧。”

    张衡说:“姨妈,我想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

    盛明安一愣。

    猜到他要说什么了,盛明安觉得心情稍稍落了下来。

    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想给常青找个更好的机会,所谓更好的机会,张衡家就是。

    “姨妈打扰到你了是吧,我这是病急乱投医,常青并不知道我这样的,她也不是那个意思,姨妈就是觉得呢,你看你们俩就有这样的缘分,都这个年纪都单身,你忙吧,我挂了。”

    张衡不善于给人难堪。

    “姨妈,很抱歉。”

    “没什么抱歉的。”

    盛明安的想法呢,不管主动不主动,常青真的和张衡结婚了,谁主动又能怎么样,生活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家里现在红绯、黛瑶一个塞一个的好,只有青澄和常青过的不好。

    “这样吧,姨妈,我改天请您吃饭。”

    ……

    常青从沉江回来,今天的飞机延误了,她在机场等到了十点多,才开始登机,想着不清楚王辰那边的司机不会还在等吧。

    手机信号特别的不好,一会有一会没的,想打都打不出去。

    晚上十点半准时起飞,落地都是后半夜了。

    飞机上的乘客抱怨的不是很多,也有可能是大家都累了。

    常青按照秩序下了飞机,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向京的风是真凉啊,半夜是真冷啊。

    她觉得自己已经穿的不少了,结果根本不够看。

    出了大厅,手机就响。

    “常大夫,您已经到了吗?”

    司机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了,是按照原定的时间过来接班机的,结果正好服务台说向京今天天气比较恶劣,沉江那边能不能起飞还不一定,几点起飞目前也没有得到通知,他又返回去接的王先生过来。

    “我已经到了,抱歉,真的抱歉,我没想到它竟然会延误。”

    常青没坐过飞机,她坐的这几次确实很幸运,没遇上过这种情况。

    这一等就多少个小时,第一次见,她很怕司机一直等,这会让她很不好意思。

    司机还宽慰了常青两句,说这是常有的事儿,碰上恶劣的天气也没有办法。

    “您现在在几号出口呢?我马上开车过去。”

    常青抱了一个8号,背着包就从里面出来了,一出大门那风更加打脸,呼呼往脸上拍。

    差点没把她给抽过去,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脸被拍的生疼生疼,特别就这个出口处,风特别大。

    司机车子开过来,常青伸手去拉车门,看见里面的人愣了一下。

    “常大夫?”

    司机叫了一声,似乎不太明白常青为什么不上车。

    坐了进来,带上车门,车子很快滑了出去。

    “不用不用……”常青摆着手。

    王辰已经把身上的衣服直接捂在她的身上了,常青看着他就穿那么一点,他现在还是病人。

    “穿着吧。”

    “这么晚你还没睡?”

    她的鼻子和脸都通红,就只是出个大门的距离,就冻成这样了。

    “嗯?”

    常青不自然地移开眼神。

    王辰倒是没怎么样,就是她这被拍的厉害,喉咙就不舒服,这个时间针灸也不现实,王辰就直接让她睡了。

    其实他试着打过电话,想让她不能飞那就明天看天气再说吧,结果一直打不通。

    “那王先生,我就先回去了。”

    王辰看着司机,说:“这样,我给你拿钱,你去替她交两百块钱的电话费。”

    司机接过钱,表示自己明天就去办。

    他是没的睡了,因为他从来也不是那种会乖乖听人劝的人,手里的活要赶紧的结束掉。

    常青早上六点起床的,比以往起的害早了一些,这是状态不是很好,流鼻涕了。

    看样子是昨天吹了风。

    “常大夫,早。”

    “你早。”

    常青踩着拖鞋进了厨房,从冰箱里翻出来一块姜,这厨房可真不像是摆设。

    里面应有尽有。

    不太符合王大才子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他的厨房就该是空的,你说里面就连姜都有,这像话嘛。

    她煮了个面,那些买的早餐吃多了,味道也就那样了。

    自己没收他治疗费,就借用他家厨房煮个面,不算是过分吧。

    清水煮白面,然后翻出来一袋香菇酱。

    “这个是哪里买的?”常青问护工。

    护工说是在西街那边,以为常青是觉得好吃想要带回沉江:“常大夫你要是喜欢,我下午出去帮您买一些。”

    “和我讲话就随便点吧,别您您您的,我听不习惯,我也怕听习惯了就把我自己当盘菜了。”她讲着冷幽默,护工笑了笑,她抬眼:“我偷吃了人家的面条和香菇酱,是想补回来。”

    护工了然点点头。

    “能出去的话,我陪您……你去买。”

    “那可好,我先谢谢你了。”

    端着碗准备找个地把早餐给解决了,那边王辰出来了。

    “吃什么呢?”

    他动了动鼻子。

    常青说:“白水煮白面。”

    王辰说:“给我来一碗。”

    常青:“小付给你买了早餐。”

    王辰笑了一声:“吃外面的东西吃多了,就想吃点味道单一的。”

    这话是夸她?

    听着可不像。

    “那我这碗给你,我去吃买的早餐。”

    她实在懒得去煮第二碗,王辰吃了自己家的也不用赔,她也不用出去找同样的东西补回来了。

    “谢谢了。”

    “客气。”

    他明明吃的就是普通的面条,可吃的这个香,常青食不知味的想着,那么好吃吗?

    香菇酱是挺好吃的,是她喜欢的牌子,就那酱配着面条吃,连吃一个月她都不会腻,去沉江的时候还背了几袋呢,后来吃了也懒得找了,反正还有食堂可以混。

    手里的油条怎么吃怎么油。

    真的一大早吃这个东西太油腻了,她昨天睡的又晚,食欲也不是那么好。

    豆浆这个东西呢,不加糖有些涩,加了糖甜兮兮的。

    王辰看她:“想来一碗?”

    常青摇摇头。

    他挑挑眉。

    “油条有点腻。”

    特别对熬夜过后的人来说。

    “是吧,我也……”

    收住声音。

    真是给个台阶,你就会直接往下飞啊,她在心里吐槽自己。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

    “几袋挂面还是请得起你吃的,就当成你自己单位,别拘束。”

    常青笑笑。

    吃过饭给他针灸,王辰眼眶下方黑的厉害,看起来也不是很精神,倒是治疗的过程当中没睡。

    “我上次做噩梦你看见了?”

    常青:“你没想开点药喝喝嘛,可能会有点效果。”

    这也算是病,有病就得治,不能死扛。

    王辰看着她的手在自己的腿上活动着,她除了那一天注意力不太集中之外,她一直都是很细心的。

    哦,他忘了说,他现在好很多了。

    不会再梦见他爸一身是血的出现了,可能过了那个节,就自己好起来了。

    “我现在治腿呢,不方便喝其他的。”

    “不影响的。”

    她是专业的。

    王辰不搭话。

    他就是不想喝,不行吗?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他的屋子挺大也挺干净,多余的东西没有,这才是他的风格,因为等时间,闲来无聊她就将视线往墙头上瞧了瞧,常青发誓这只是一种习惯性的举动,视线落在床头停住了。

    “你这画……”

    她见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