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185 缺失美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185 缺失美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怎么想着这个时间过来看我啦。”白天轻易是看不到他老人家的。

    窝在洞里不肯出洞,今天这是发生了什么?

    “我可能走错了路。”王辰扯扯唇,无声地笑。

    走错路就正好走错到医院来,她不信。

    “没打扰你吃饭吧。”他说。

    “你来的刚刚好,不然我也想跑路了。”常青说着,她不是说不喜欢卢伟山,但教一个人去做人,她自认自己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她这半瓶子的技术还是别去祸害人了。

    “你怎么这样看我?”常青继续踮着脚,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

    宿舍可不是个绝佳地,不好发挥,还容易被打断。

    眼珠子转了一圈,对上他的。

    做什么?

    王辰意味深长地道:“就是顺路过来看你一眼,没想其他的,你要是想也不是不行。”

    就是这地不太好发挥。

    她对他说:“我想什么了?”

    臭不要脸!

    是你想,还是我想呀。

    王辰努努嘴,常青没忍住,还是挂在他身上亲了两口,好好好,是她想。

    啾啾啾。

    “晚上接你下班。”

    “下什么班啊,都要被送回去了,这次可惹了大麻烦了,晚上可能要去主任家一趟。”

    不去不行,老耿估计没少为她讲话,今天就是没遇上那病人家属她估计也没戏,院里想收拾一个学生还会难嘛,这一路走来,老耿算是护着她了,她有眼睛看得到的,“晚上我要登门谢罪。”

    “还挺严重呢。”王辰看了她一眼。

    “他对我是真好。”

    “那好,几点能结束?我去他家附近接你,地址一会发给我。”

    “好嘞。”常青伸着手摸着他的脸,白摸不厌。

    白天看我男朋友觉得更帅了。

    腻了一会就放他走了,常青探头探脑,发现没人看见自己又缩了回来继续写检讨。

    主任早早就下班了,说是心口不太舒服,他心脏多少有点问题,他自己其实也挺羡慕郗大夫这样的,不操心就不会有病,哪里像他……

    回家进门脱了鞋,夫人这气还没下去呢。

    “叫你爸吃饭。”

    孩子叫苦:“他就坐外面,你声儿一大就听见了,干嘛还用我做传声筒?”老夫老妻吵架还要捎带上他,烦!

    “你去不去?不去你也别吃了。”

    “别介呀,我这就去。”转身三步进了客厅:“老耿同志,吃饭了。”

    主任上了桌,拿起来筷子吃的也不香,想到常青就恨不得摔筷子,年轻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凶险什么是害怕,说干就干了,你可知道你随便动针的结果,后果他都不敢想啊,何止是拉上你自己做垫背的,你一个弄不好医院都要跟着你受牵连,没有分寸。

    就应该把她送回去,让她好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吃着吃着揉着心口,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就去吃药,吃个饭还想医院里的事,也不知道你一天要操多少的心,操得过来嘛,你这除了工资医院还打算给你开操心费。”自己身体不好就放宽点心,发生过的事情还总去想,能好得了嘛。

    “妈,你说我呢?”孩子指指自己的鼻子。

    “边儿去,吃你饭去。”夫人发了飙:“我头发长见识短,我说十句,十句都是错的,呵。”

    主任听的头大,其实过了那阵他火气就消下去了,当时哪里是冲她:“你哪句都是对的,我放屁。”

    “好好的吃饭提什么放屁,吃不吃,不吃就下去。”

    主任闷头吃饭,夫人起身进了屋子里,没一会随手甩出来一盒药,看着埋头苦吃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就生你这个赔钱货,就知道吃,家里有病人不知道吗?就不会心疼心疼人,将来老婆都找不到。”

    儿子:“……”

    他得罪谁了。

    刚刚是他妈脚他吃饭去,现在吃饭也不对了,还说他是赔钱货。

    “爸,你把药吃了吧。”连忙起身去倒水,侍候好老爹把药吃好了他才能远离是非,和女人是讲不清的,反正他爸的错就都是他的错。

    吃过饭主任看了一会新闻,为的是放松,这辛苦舒服多了,夫人切了水果,嘴上吵是吵,心里依然挂念着,买的都是丈夫喜欢吃的。

    儿子探头看了一眼,哎呦呵。

    我这妈,真是没谁了。

    天天喂狗粮也是吃撑得慌,看都不想看了。

    “妈,我不是说想吃香蕉嘛,怎么又买西红柿。”

    他这个爹也不知道前辈子欠了西红柿什么,总是吃不够,就不能换换样数,吃的他又烦又想吐。

    “你也不是个猴儿,总吃什么香蕉。”

    儿子滚回了房间里看书,他存在其实就是错来着。

    晚上八点多,那个应该在做深刻检讨的人来了家里,按着门铃。

    “谁?”夫人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刀,从半空横劈下来。

    常青心想,巾帼不让须眉呀。

    吓了她一跳,不过不会是主任回家告状,师母生气了吧。

    常青小声地自报家门:“师母,我是常青。”

    门被推开了。

    “常青呀,快进来……”

    温声细语,格外温柔,上次见过一次,这次也就不陌生了。

    这转换的太快,常青有点懵,实在是没有适应过这样的风格。

    “我来看看主任,他一定生我的气了吧,我惹了大麻烦了。”

    师母给她找着拖鞋,安慰着她,说这些都不算是事儿。

    “你来干嘛?赶紧走走走,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看见你就浑身疼。”主任听见外面的声音,从客厅里转了出来,拉着老脸,不耐烦摆着手:“别给她拿鞋,你我是教不了了,你自己以后看着办吧。”

    “人都登门了,老耿……”

    常青对着门里鞠躬,说:“老师,主任叫您费心了,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先回去,明天再来。”

    主任说的都是气话,但她不能顶着风上,明知道人家对她不错,还仗着这个不错任意妄为那就是不知趣。

    常青转身想走,主任皱着眉头,你看她平时脸皮挺厚的,谁说什么都不往心里去,怎么自己就讲了一句,她就要走了?伤自尊了?你干的这些事情还伤了我呢,师徒这就是拧上劲了,好在夫人知道自己丈夫什么个性,上手把常青拉了回来。

    “孩子进来坐,你们好好谈,不要意气用事。”

    常青站在门口。

    夫人回了房间里,客厅里就常青和主任两个人,常青瞧过去,其实她主任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美男子,长得是真好,温文尔雅这词放在他的身上完全合适。

    “你罚站呢,这事儿罚站就能解决了?”

    ……

    外面常青认了一会错,主任也就掀过去那页了,嗯,他也是真心喜欢常青,并不是因为赵老交代的,而是后来发现这孩子她是真用心,真机灵,越是喜欢就越是怕她走错路,结果她还是奔着那条错路上去走,医院里处理你有错吗?一点错都没有的,全部的错都在你自己的身上。

    恨铁不成钢啊。

    “你那检讨写怎么样了?”

    “我今天哪里都没去,就一直在写检讨,我错了,真的错了。”

    主任眼睛里有血丝,他昨天压根就没睡好。

    “我就和你们这些孩子操不完的心,操心了还不见得人人都领情,你们活的恣意妄为都按照自己的步骤去行事,那在什么单位都得有个规章制度的,你去针灸科是帮忙,你是个实习生,杨大夫为什么不管?”

    常青深呼吸一口气。

    “您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主任眼睛一横,常青摆手:“我的意思是,我确实犯了很大的错。”

    主任说:“常青啊,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很多病症你不了解,你贸贸然下手,就会惹麻烦,不是说当医生的看见病人有危险不能救,可怎么救也得分清楚场合和形势,现在不比过去了,不是你真的救了人家就会感激你,今天你没有做出来什么影响人家的事情,家属还能给你送个苹果,那万一人当时就死了,就你动手了,直接给你送……”

    好好一个聪明的孩子,这点事情怎么就看不透呢,临床经验会有,慢慢都会有的,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常青没有说话。

    “好了,今天时间也晚了,你回去吧,路上当心,我说的那些话你听听就得了,下次不能再犯了,绝对不能犯,那是人命清楚吗?”

    “清楚。”

    “那好,回吧。”

    主任送着常青下的楼,目送她离开的,他觉得带学生某些时候也费心血,特别是带到那种喜欢的学生,你什么都想为她打算,可他们就是不肯听你的。

    常青走了几步,知道主任已经返回去了,自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楼上的灯,看着,就那样看着。

    看的有些沉醉。

    “看什么看的那么专注。”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呢。”常青抱怨。

    走过来自己都没有听见声音,她有吓到。

    王辰拉她的手:“不是告诉过你,会过来接你的。”

    常青嗯了一声,她留恋地看了上面一眼,收回视线。

    卢伟山说她家里有人教,这话还真的说错了,她家里没人教这个,只是她成长的过程对一些温和的男性长辈很感兴趣,很喜欢,大概就是因为没有父亲陪伴长大的关系吧,缺少什么就会下意识想去填充什么。

    “要不再站会儿?”王辰看了看她。

    常青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说:“小时候我可想有个舅舅能喜欢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