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183 怡然自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183 怡然自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你等我,二十分钟让你吃上大餐。”

    王辰笑了笑,没抱什么希望。

    原因呢,他知道。

    常青以为自己能在他家找出来点什么,事实证明她就是天真。

    挂面剩了四五根,煮了给他吃?

    还不够塞牙缝的呢,这挂面剩的真是有艺术感,怎么吃也不该剩这四五根呀,难不成他就吃不下去这点?

    什么都没有,煮什么面。

    外面的人又笑了笑,她听见他的笑声不干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错,不在她。

    “我下去买包挂面。”

    王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从后面将她那么一搂:“我不吃,你也不用下。”

    “你不吃我还要吃呢,吃完才有力气谈谈心,我今天被主任骂了两次……”常青长长久久吐出来一口气。

    王辰松开她。

    “说说吧。”

    她提了提。

    他站着一开始没动,后来点了根烟,可能是觉得站着无聊,听故事也挺浪费时间的,大概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她身上,强撑着提着兴趣来听。

    他打量着她,那双眼睛又恢复到了他一贯看人的姿态。

    常青:“……”

    这样看我做什么?

    我脸上开花了?

    王辰低沉开口,道:“不是无心做的吧。”

    她解释:“……当时情况比较急,我是请教了赵老以后……”常青为自己的行为举止找到借口,她是想救人。

    王辰默不作声。

    屋子里陷入一片安静当中,他不问话,就只顾着抽烟,姿势还挺撩人的。

    额,这个时候貌似不该想这些。

    她没忍住,先打破了安静。

    “当时是有想法,我这个阶段根本没办法上手的,那是绝佳的机会,摆在我的眼前,我怕可是我更加兴奋,然后我就做了……”

    王辰掐了烟。

    “去买面吧,用我陪吗?”

    常青:“不用。”

    “那去吧。”

    常青转身穿上鞋就下楼去了,出了大门,大口吐出去一口气,还是被猜到了,主任也是猜得到的吧,所以活剐了她的心都有,这种事情退一步,运气稍差一点,她就得背负着人命,讲不清的,外人觉得她神奇,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哪里有那么多丰富的临床经验,都是这样来的,不敢就什么结论都得不到,永远纸上谈兵。

    所以她没有回嘴,主任叫她写多少字的检查,她就写多少字的检查。

    她懂得好赖,懂得哪些人是真心为她好的。

    脑子里装着事情一开始还好,走下去也不是很怕,那一层一走一过就出去了,买好挂面回来就犯了难,她怕黑。

    长这么大就没走过太黑的路,她姥住的那个楼虽然是老楼,但每一层都有灯,过去早一点的时候没有感应灯,就自家门口安个电灯泡,每层的人家都是换着点,一个月固定谁家多少天。

    拎着袋子,站在门口有点犹豫,稍稍后退两步,仰着脖子看着楼上,就忍不住想喊他。

    王辰啊王辰,你下来接接我。

    想了想,硬着头皮直接走进去了。

    其实也没那么黑,就是心理素质不过硬,你说越是黑的地方她越是想鬼故事,一想浑身都麻,闭着眼睛直接往楼上跑,咚咚咚。

    楼上那人可能是听见了她跑步的声音,早早就在走廊上站着。

    “怕黑?”

    楼上的人探头,哪怕常青现在人在二楼也能看见属于王辰的那张脸。

    常青说:“我不怕黑。”

    “那你跑什么,回去一楼重新走上来。”

    常青:“……”

    神经病呀。

    “上来吧,我在这里看着呢。”

    真会卖乖。

    我都上来了,最黑的那一段都走过来了,你看不看有什么用,难不成我现在遇上危险,你直接从楼上跳下来?

    还是算了吧,摔断了腿,我还得给你接骨。

    慢悠悠爬到他这层,王辰眯着眼睛看她,常青一溜烟就跑进屋子里了,现在她心灵有点受伤,不太想听别人教训她,她知道错了,她什么都明白,跟在后面的人无声笑了笑。

    胆儿还挺小。

    胆子既然这样的小,就别逞能。

    “我这面,明天之前还能吃上吗?吃不上我就准备睡了。”

    耗一个晚上等一碗面,他觉得怪不值得的。

    既然不能工作,索性就回来睡觉吧。

    常青听了这话觉得不太满意,这是什么话呀,她煮碗面而已,难不成还能煮到明年去?

    小瞧人是不是?

    “你等着,马上就来。”

    过了五分钟,所谓的原味拉面端了上来。

    “……我准备睡了。”

    王辰瞧瞧那面,看看她的脸。

    楼下那人做出来的面虽然长得也不咋地,但是胜在味道奇好,你也不清楚他往里面都加了什么,就是味道特别棒,吃过还能想着去吃,常青煮的这碗面条,也就勉强能叫个白水煮白面,死啦啦的白颜色,里面放了一堆大葱。

    这绝对不是香葱。

    “别介呀,你女朋友冒黑下去买回来的,尝一口看看味道怎么样,我总觉得我身体里隐藏着一种大本事,也许我就是传说中那种随便做做饭菜都能美味的叫人把舌头吞下去。”

    王辰:“……”

    吃这碗面,还得用点勇气。

    再加点爱。

    吃就吃吧。

    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拿起来筷子挑了挑,小口小口送进嘴里,常青歪着脸期待,期待着他来夸奖自己。

    你就是个厨神!

    王辰嚼了一口,干脆直接就吞了,嗤笑一声。

    “我也算是开了眼界了,第一次吃这样的面。”

    “好吃吧。”她看他。

    王辰冷笑:“好吃,好吃到都不愿意嚼了,剩下的你直接咽下去吧,赏赐给你了。”

    常青:“……”

    那碗面最终她也没有吃,为什么不吃?

    他都说不好吃了,自己再去吃,会不会显得有点傻?

    他这里什么都没,只是用水煮了煮,加了点酱油和精盐,她是不知道酱油什么味儿还是不知道精盐是不是咸的?挂面什么味儿她也知道呀。

    “你没吃?”王辰表情淡淡,扫着她。

    “我饱了。”

    看着就直接饱了。

    王辰:“……”

    他进去洗澡,常青一语不发地坐在床上,他这边刚脱好进去,可能水刚拧开,她就跟了进去。

    王辰:“……”

    这脱衣服的速度,他是甘拜下风的。

    “水凉。”

    这几天这边的暖气烧的都不好,室内洗澡根本没办法洗的,他是习惯了也不觉得冷,她那身体受不了的,常青不管,她现在不进来,剩下的话没办法说。

    “你洗,我看着。”

    王辰默默将她人拉了过来,冲了两下把她人又给推开了,随手抓了个浴巾扔在她头上。

    “裹着。”

    她哼了一声。

    还怪他没有钱。

    这人就是典型的冲动消费,浴巾买这么好的做什么?摸起来手感是好,可价格贵呀,洗一洗他觉得不够柔软了又不用了,又要换新的,难侍候。

    裹着自己。

    “有要说的就说,没要说的,就出去等。”他开口。

    加大水流冲了冲自己的头,常青看着都觉得冷,室内的温度太低了,她觉得也许明天自己就会生病,可这是自找的,自己愿意的。

    “也没什么。”

    “那就出去。”

    “我其实不后悔,我对自己有点信心的,打了那通电话出去我的信心就更大了,他当时那个样子送到医院会要命的。”

    那情况非常严重,她不敢说因为自己给看了一下,就救了人家什么的,但是她起作用了,确实起了。

    王辰关掉水,浴室里就剩下滴滴答答的水声,他没着急擦干,显然他是没有洗好。

    “那你为什么不对你的老师讲,没有你,也许他就去见上帝了。”

    他抬眼看着她问。

    常青说:“你不懂。”

    就像是有些时候她不能了解王辰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她学医也不见得说就能达到治病救人那样的高度,但她想自己学的知识更加扎实一点,想卖力一些,她付出那么多的辛苦,并不是为了墨守陈规,一成不变。

    他没说话。

    常青盯着他的小腿,那上面还有水迹,他不遮不拦的,叫人随便看,她就顺便欣赏一下了。

    王辰眯起来眼睛:“你之前说,今天你被骂了两次。”

    常青摇头:“你听错了。”

    “我没有听错,是两次吧,一样的错,你犯了两次。”

    “……我先出去了,有点冷。”

    裹着浴巾她先没种地逃了,就像是刚刚那样没骨气地避开了。

    里面的人继续拧着水,人一激灵,今天这气温是有点低,实在不适合洗澡,冲冲就算了,关了水裹着浴巾随后也出来了,她缩在被子里,见他出来,直接举高手:“你不能说我了,我的脆弱的心灵已经受到伤害了,我都吓的够呛了,你不要数落我了。”

    王辰哼了一声:“我还得夸你两句?”

    “你能夸,我就能听。”

    你夸得出口,我就听得入耳,没啥不行。

    王辰浴巾随意擦了擦,往地上那么一扔,常青指着他:“你衣服也没穿一件。”

    我俩是熟,但不要这样直接。

    “穿了也得脱,费事。”

    常青往一边挪了挪,她的衣服都已经套上了,她还是不禁冻,刚刚是热血沸腾,现在冷静回来就怕冷了,真的生病很麻烦的,将大部分的位置留给他。

    大爷嘛。

    什么事都得紧着他来。

    王辰上了床,掀开被子,常青努力将自己这侧的被子往他身上盖,生怕他着凉,坐着给他擦头发:“头发不擦干了就躺下。”

    这人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不是有你。”他裂了裂嘴角。

    “那要是没我呢。”她出门了或者以后早他先死了怎么办?

    “没你呀,没你就到时候再说……”他拽着她的手,不需要她帮着擦,觉得麻烦,一会自然就干了,搂着常青:“真的要我夸你?”

    常青鼻子喷气。

    “还是算了吧,指望你?”

    呵呵。

    我都能吓死了。

    明知道我怕黑,也没见你出去接我,还是叫我一个人跑上来的,还调侃我,让我重新回一楼去。

    身体的温度融合到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好受很多,他身上自带热气。

    真好。

    小时候她和陶青澄一起睡过,她姐的身体特别的凉,那个时候常青就是传说中的火炉,陶青澄后来还感慨过一句,说常青睡在她身边别放两个热水袋都好用,过去是她温暖别人了,现在是别人温暖她。

    “还想那破事呢?”

    常青随口道:“怎么就成破事了,像你说的,我要是倒霉一点,可能都要蹲监狱去了。”

    王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声开口:“你不会的,你有技术。”

    她顿了一下,这是夸她吗?

    是吧是吧。

    “那万一呢。”故意调侃他。

    “没有万一,你很努力,也很上进,他骂是他骂,骂了以后心里还是欣赏你,讲的那些话听听就得了,下次遇上这样的事别冲动。”

    王辰闭着眼睛,似乎就要睡了,他很疲倦,他总是这样很容易疲倦。

    她小声说着:“你觉得我有天分吗?”

    王辰嗤笑了一声,天分吗?

    “你看看赵琴琴,再来问我这个问题。”

    常青觉得抱着她的这个男人就是个怪胎,他前一秒还用熊熊烈火温暖了她,告诉她,她很棒的,后一秒不知道哪里搞了一桶冰水,浇的她浑身冒烟,烈火熄灭的烟呀。

    是的,她没天分。

    “那你有天分吗?”

    王辰勉强睁开眼看了她一眼,道:“我浑身都是天分。”

    常青:“……”

    小伙子你不谦虚呀,太张狂了。

    早上难得他肯起个大早送她回医院,虽然白天也没什么值得怕的,不过还是要感激。

    “一大早的就让我感动,其实我一个人下楼也没什么的……”常青说。

    王辰目视前方:“只是顺路,不是特意送你,我要回工作室,昨天晚上被你耽误了十多个小时,进度都慢下来了。”

    常青:“……”

    出门请左转。

    她要右转了,再见,拜拜。

    转身的功夫,他扯了她一把,直接把人给扯了过来,她肯定是不爽的呀,虽然知道这是实情,但浪漫这个东西怎么讲呢,有些时候也可以将错就错的嘛,哪里有这样的人,推了两把,却没把人给推开,那人的气息在她的呼吸范围内重了起来,鼻腔里他的味道越来越多,她推着推着,最后就变成了和他手拉手了。

    她是真的不想这样的,奈何,你懂得。

    王辰从轻吻变成了啃咬,她推推他,示意他差不多就得了。

    “兄台,昨天晚上那么多的时间,你就只顾着睡觉。”

    我们现在正在楼洞里,外面里面随时都能蹦出来两人,这样伤风败俗真的好吗?

    王辰气沉了沉,看向她:“知道了,下次少睡点。”

    她踮起脚亲亲他的脸:“我走了。”

    “常青……”他叫她。

    常青回头,看着他。

    “你挺棒的。”

    常青勾勾唇角,那还用说,这是自然呀。

    “那是,我浑身都是点,组合到了一起,就成了人才,大写的人才,那么多人喜欢我知道原因吗?原因就是,我……可爱。”最后三个字,她慢悠悠极其不要脸地进行自夸。

    王辰低声:“昨天你下去,我就跟着下去了,先你回来的。”

    不是没去接,但她胆小怕黑这毛病得改改,她说万一她不在呢,这句话他也得送给她,万一他出门了呢,或者就赶上不在了呢,谁接她?咬咬牙闭闭眼一跑就上来了,不是嘛。

    常青挥着手,没有回头,自己高高兴兴拎着包走了。

    她抱怨其实也不是真的抱怨,王辰这人的嘴不是很好,他干的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可他嘴硬,他坚持要这样讲,接不接其实就是个小事情,但是他接了,她就更加喜欢他,多喜欢一点。

    跟他一起就是无尽地甜蜜,回到医院就是无尽地折磨。

    主任看见常青,常青拿着包,她现在就有一种感觉,无论她说什么,无论她怎么讨好,主任都会用眼睛杀死她。

    “主任早……”笑嘻嘻。

    主任风一样地飘过,连个眼神都懒得往她身上放。

    常青心里叹口气,果然男人生起来气,就没女人什么事儿了,不知道要气多久。

    “你今天哪里都不要去了,也不要跟门诊,就把检讨给我好好写明白了。”主任返身回来,就是特意为了告诉她这件事。

    不仅不好哄,而且还很小心眼呢。

    “知道了……”

    主任又走了,根本没听她讲话。

    走了几步,遇上了别的实习生,人家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常青笑笑,看她的都是觉得她好看,对的,就是这样的。

    主任不知道和谁站在一起,正在解释着,说明昨天的情况,杨大夫直接捅院长那边去了,这出了事故谁负责,你别说什么没出事,出事那就晚了,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她是吃了豹子胆,突发脑溢血,她就敢上手,她以为自己是谁呢?

    “这个……昨天并不是这样的……”主任人不在现场,但是大体的情况他已经了解过了,正在做解释呢,他恨不得吃了常青是恨不得吃,可自己的学生也得护着。

    这有关于前途啊,常青她还是个好的苗子,舍不得让她毁了。

    “是你吧,我记得是你吧,昨天我爸就是被你扎了针的,急诊那边的医生就和我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原本瞧着非常不好的……”不知道病人家属哪里窜出来的,拉着常青的手就不肯放了。

    天上掉臭豆腐,砸了她一身!

    常青仰头看看天,还很想闻闻自己的袖子臭不臭,应该是臭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