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 正文 177 我们配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撑腰 正文 177 我们配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因为别人说难,就想去试试?盛明安听着王辰的话直直传入耳里。

    她对王辰说:“那考起来也是特别简单吗?”

    她等待着王辰的回答。

    她喜欢有天分的孩子,但不喜欢装逼过大的人,有礼貌有涵养又有天分,和有了一点聪明就目中无人那是两概念。

    “不太难。”

    王辰双腿交叠,脸上挂着淡笑,很不真诚,那笑容里盛明安觉得是有被自己看破的心虚。

    “你父母也一定聪明。”

    盛明安适当做了结束总结工作,就算是聪明,和你本人有多大的关系,遗传方面来讲,占了先天优势,真聪明假聪明谁知道呢,你也就骗我们家这个傻孩子了。

    “我是我家最逊的。”

    王辰很想抽烟,但他知道不能。

    坐在他眼前的人,从坐下来以后,全部的眼神都用来判断他,努力在他的身上寻找缺点。

    “这么棒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不能提,我听常青说,当时博物馆招过你,是你拒绝掉了,那么好的工作为什么推掉。”

    正常人都会问的,都会好奇的。

    “因为有不能说的原因,那么好的工作也有不合适的原因,所以就推掉了。”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回答的不像是有诚意,但已经是他最大的诚意。

    他从来不去应付不相关的人,哪怕这人是常青的姨妈。

    事实上他早上接到电话,他为了尊重,并没有对常青讲什么,而是自己出来接人,继而坐在这里接受盘问。

    盛明安问不出来答案,她只能自己去想,可自己想过的无数种可能全部都是不靠谱的。

    “常青这孩子可能对你说过也有可能没对你说过她的家庭,她出身就不是很好,我和她姥姥都希望她能找个互补的人,她以前谈的那个对象就很好,家庭氛围很好……”

    张衡现在拿出来讲,处处优秀,处处完美。

    不要说眼前的男孩子比不得,就是自己家那个女婿都差十万八千里。

    在盛明安的心里,目前排行,张衡排在第一位,那是多么好的人选,多么好的男孩子,又稳当又能听话又喜欢你,找这样的人做丈夫完全没有遗憾,可常青就是不干啊。

    眼前坐着的这个,是本身个人气质很突出,那又怎么样,你听他讲话,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完全目中无人的,不确定是不是他说的情况就狂成这样,真的是那样,他眼睛里还能装下人吗?这样的人能相处吗?

    王辰似乎是听了,似乎也没听,盛明安从他的表情中判断不出来,她需要提醒王辰,你并不是家里知道的第一个,你也不是最好的,甚至没有人对你满意,她想从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判断出来点什么,可惜没有。

    里面什么都没有。

    “……你们交往也挺长的时间了,很快她毕业就得准备结婚的事,现在就连最基本的家庭你都不肯讲,你对常青也没拿出来多大的诚意,我这趟来呢,就是想问问,是有什么特殊原因不能讲吗?我们都知道可能你的家里条件并不出色,你的父母并不出色……”

    王辰的眉头叠起了皱褶,他抬起眼看向盛明安,此时两个的周边安安静静,盛明安的眼神完全怼了上来,那里面有凶狠。

    对外她一向是张开手臂保护家里人的,她不怕难相处的人,因为她会让自己变得更加难相处,她不怕和别人起争执,因为起了争执最后她也能护住自己的家人。

    王辰的眼波流动,流动的越发明显。

    “事实上,我的家里,我是最差。”

    “可你的家,我们并不了解。”

    “为什么要了解。”王辰质问:“不是我在和她谈恋爱吗?我们现在也没有结婚的打算,未来五年六年都没有。”

    强气压飞向盛明安,且越来越强。

    这就不是对待长辈的态度,他是完全的目无尊长。

    “五年六年以后常青多大了?因为你不想结婚,所以就要托着她也不结?你知道女人的黄金年龄在哪里,你怎么就可以这样自私又任性的霸占着她的好青春然后适意挥霍,难道是只有常青的家庭撞上这样的事情才会反对?你出去问问,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是问题出在了你的身上,你什么都不肯讲,也不肯娶,那你现在涮着她玩呢?”

    “姨妈,其实我并不想这样叫你,五六年哪怕是十年,这是她跟我之间的事情,所谓黄金不黄金,并不是你口中所讲的结了婚生了孩子这个黄金,还会有其他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相对来说对其他人重要的不见得对她就很重要,常青她有自己的分辨能力,并不需要一大群的亲人在后面帮她用力,事实证明有些时候,人多所产生的效果是相反的。”

    盛明安看着他。

    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白长了一身好气质,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着调的。

    她的亲人不帮她想,你来帮她想?

    你帮过她什么?

    不就是瞧上了她傻乎乎的,能任意的被你骗。

    “我讲的都不对,你讲的都对,但是你出去问问,有没有人会愿意把家里的孩子嫁给一个原本就没打算结婚的人,还有你的工作呢,你做的是什么工作,既然本事那么强,我听说你会修复画,还是很厉害的,修一副画赚到的钱就可以提供自己很长久的生活所需,那有一点我很不明白,既然你这样的优秀,为什么不去做修复画呢,这个钱赚的这样的轻松,你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的去卖力工作呢,我看你的脸色也是熬夜所致吧,谁有轻松的钱不想去赚,然后去赚辛苦的钱,你也没有太多的成就吧,常青相信你了不起,可了不起也应该有点小成绩的,但是我目前没有看到,你只是个就连一份稳定工作都没有的人,而且我也是有做修复这方面的朋友,你的名字后面的辰不就是时辰的辰。”盛明安真的是去打听过,还不只是一次,她非常确定,王辰讲这方面,那就是个骗子,不做其他猜测。

    王辰的声音低沉嘶哑,目光中似乎有无数要讲的话,但最后也还是收了回去。

    只讲一句。

    “你所见的,某些时候并不是全部,你所看见的天空也并非是全部的天空。”

    “我们家里的意见就是不同意。”

    王辰过了半响,他还是笑了笑,惯笑。

    “抱歉,我还有其他的事,先走了。”

    盛明安无功而返,但能确定的是,这人除了一张脸毫无一点真才实学,根本就不是那种好家庭氛围养出来的孩子,傲气是有,不过那不是傲气,那是瞧不起人,那是蹬鼻子就上脸,有点长项,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学校她是知道的,她去查,就不信查不到。

    盛明安托人去查,陶御达在旁边打着倒积极性,不过就是孩子随意讲了一句谎话,你还当真。

    你家祖坟冒得了这个青烟吗?

    你觉得你家的孩子能找到那么厉害的人物吗?就是被骗了,你还当真还去查,还不够你忙的,这一天天给你得瑟的,你还去哪里查?你还查什么。

    “就你家这孩子去那个医院,我都怀疑这里面是含有水分的。”

    常青不优秀,甚至陶御达觉得常青就该是个小白痴,爹什么样孩子就该什么样,能聪明到哪里去,小时候你看着那个熊样儿,她能出息,谁都能出息。

    *

    王辰正在抽烟,人还窝在工作室里。

    盛明安问他为什么不去赚好赚的钱,好赚的钱他赚起来不难,但就是不能做,别人能找到他,就能扒出来他的家庭,他之前接过两次私活,已经惹了一堆的麻烦,他母亲现在去世了,有人安慰并不是他的错,可真的不是吗?

    是他活的任性了,警惕性放的太低。

    常青探头,探了两次。

    他动动椅子,转身去推开窗子,她不喜欢闻烟味,但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多矛盾。

    “看见你了。”

    常青终于从门口走了进来,把包放在一边,今天难得轻松。

    “去见了早上约的人?”

    她还在睡觉,就听见了电话声,然后就是王辰迷瞪瞪掀开被子去了客厅接电话,他一贯都和大爷似的,能让他出去接听,八成又是他家里面的人吧,常青想。

    王辰停下手撑着头,他就看着常青。

    他喜欢看这张脸的原因并不是常青长得有多么的美丽,多么的让他情不自禁。

    她探过来脸,和他的脸微微的保持一段距离,没有扭捏。

    “做什么。”他问。

    “想让你看得更加清楚点,万一哪天走散了认错了呢。”她眨眨眼睛。

    常青坐在他的桌子边,王辰最近所接的活是为某企业制作LOGO,哦对了还接了一份园林设计的活,这段时间他似乎可以很好的养活自己,勉强养活吧,因为他又打算出去了。

    “认不出怎么办。”他说。

    认不出呀?

    认不出就认不出被,还能怎么办。

    常青稍稍向前,在他的唇上点了点,然后又后退一点:“认不出就不认。”

    “我今天去见了一个我并不是很喜欢的人,一个自认为自己拥有独到见解的人。”他不喜欢盛明安,而且还是很不喜欢的那种,鉴于对方是常青的长辈,他没办法,他只能尊重。

    人活的清晰,是对自己的生活清晰看得透彻,非盯着他人的。

    纯属个人感悟。

    他就是活的自我,不喜欢别人来对着他的生活指手画脚,能对自己负责已是足够,哪里来的那么宽的心,要去管那么多的人。

    常青再次探身,她微微弯下腰就能触碰到他的唇。

    嗯,有别的味道。

    是烟草的味道,但称不上是香,她不喜欢烟草味,但王辰的身上除了烟草还夹杂着自有的味道,那种来自自我的味道让她沉醉,俗称迷妹的疯狂,找个名头就要安在他的身上,随时让自己来感动。

    不可免俗,她谈了一场自己很喜欢的恋爱,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王辰堪称完美。

    “让我来猜猜,你遇上了个叫你觉得不舒服的人,她讲了许多话,也不是你爱听的,其实她人不坏的。”常青的唇贴在他的唇上,她清清楚楚将自己的自信展现给他看给他瞧,你瞧她就是可以一猜就中。

    原本没往自己姨妈的身上去想,但早上的那个声音她听到了,现在回味起来,并不是她听错,看起来姨妈真的找了王辰。

    怎么弄到王辰电话号的,常青也表示,她姨妈除了不能对付姨夫以外,剩下几乎就是全能,对于这个长辈她没办法去评价,但姨妈确实不坏,对她更是没的说。

    因为这份没的说,常青即便拉远了和姨妈的距离,但她依旧尊敬姨妈。

    姨妈在她身上所费的力气,要比她的亲生母亲付出的更多,只是有些时候她认定的一些事情,不太能被人接受而已。

    抱着他的肩膀,王辰拉拉她的腿,自己的胳膊就势放在她的腿上,他们毫无避忌的接吻,他的气息稍稍有些不匀了。

    “见到我家里人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王辰又亲了亲她的唇才放开,她还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答案。

    “今天我的心情不是很好。”

    因为母亲的事情,其实他原本是想推的,可对方一直强调想见一面,他平时说话虽然也是这样,但不会这样的毫无顾忌,盛明安的气焰是有些强,王辰感受得到,那是对待外人,对待敌人特有的一种火焰,但对他并不适用。

    “我知道。”

    常青抱抱他,将他的人抱进怀里,王辰就靠着她心脏的位置,他很享受这种被呵护,她也享受这种付出。

    “我说未来五六年,我们并不会结婚,我没有过结婚的打算,至少现在没有,未来五六年之间也不会有。”

    他把玩着她的手,这个问题是他们之间探讨过的,当然探讨归探讨,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某些时候也没办法,但计划之外的产物,绝大多数,王辰是不会叫那种事情发生的,他对自己的生活算计几乎达到了精准的地步,每走一步都在他的射程之内。

    爱和婚姻是两码事,他这人也比较喜欢自由,他承认自己自私,活的自我,很少顾及他人的想法,但是他不会骗她,他想的就会告诉她,和她达成共识。

    或许她家里人说的也没什么不对,家人想的就是,按部就班,别人做的你也要做,别人已经做过的,你就不能慢下来,如此就是圆满,就是正常,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做的,你并没有脱离,你就是正常人。

    极少数的那些人,不过就是被淘汰下来的,会被人可怜,这一辈子并没有取得什么太大的成就,哪怕取得了莫大的成就又会被人说活的悲剧,事业在成功但是没有子女,没有子女就是一种不圆满,哪怕你得了诺贝尔奖,哪怕你做出来了重大的科学贡献,还是不够。

    “我没想过现在结婚。”他拉着她的手说。

    常青拍他的手,她真的没有想过结婚的事,结婚对于她来说……

    有点遥远。

    也许自己不如别的女生那种喜欢幻想,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努力前进,效果不是还不错嘛。

    “我不骗你,关于结婚,我目前确实是没有想过,但以后想不想我不清楚,也许现在是因为我还年轻。”年轻是个好事情,别人催她,都要顾及她还在念书,还要顾及她的未来发展,关于未来,她目前所想的就是两个人一起高高兴兴的在一起,至于说以后,没想。

    “来,给你松松。”

    常青提议。

    王辰挑眉。

    “你趴着就好,我带针过来了。”

    “你在转移话题。”王辰说。

    常青低头看着他,说:“并不是,真的不是,我不认为毕了业一定要结婚,也不认为一辈子都不要结婚,结婚是那么遥远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费这个力气去想这个事情呢,毕竟它距离我还是那样的远,你想要的答案,我不能给,因为我不能负责的说,王辰,我不会逼你结婚,对于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我预算不到,也许哪一天我就突然恨嫁了,要求你来娶我,也许因为要结婚而闹的不愉快呢。”

    谁知道了呢。

    迎着她的目光,王辰拽着她的手,他稍稍一用力,常青就直接跌进了他的怀里,被他抱了一个满怀。

    “我似乎真的就不是一个好的谈恋爱的对象。”

    他自我感觉,似乎有点糟糕了。

    和他谈恋爱的感觉应该蛮不错的,至于说其他的……

    她说:“想那么多,想的多,老的快。”

    王辰的胸怀,不够宽大,这也是他脾气焦躁的原因之一,想的太多做的太多,常青呢则是相反,看得开想得开摆脱开,不伤人,不记仇,不报复,事业上不断努力钻研,做得到就做,做不到也不强求。

    他吻着她,某些时候,想的少也挺好,不想则不愁。

    “我们般配吗?”他贴着她的唇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