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6.笑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06.笑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苏丞相府。

    “大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小表妹!”苏绮瞪着面前的苏霁说。她一身劲装,胸前还有银色的软甲,头发高高地束在脑后,端的是飒爽英姿。

    “阿绮,身为禁军统领,你今日复职,现在应该在宫中当差,你可知道擅离职守的后果?”苏霁看着苏绮神色淡淡地说。

    “什么擅离职守?我现在没心情管这个!你让开,我要去找小表妹问问清楚,她一定是被萧星寒骗了!”苏绮眼中满是怒气,显然已经听说了萧星寒有私生子的消息,在为穆妍愤愤不平,甚至私自从宫里跑了出来。

    “阿绮,你现在的职位,是你自己拼来的,如今看来你也并没有很在意,既然如此,便辞了吧。”苏霁看着苏绮神色平静地说,根本没有提穆妍。

    “大哥!那副统领就是个摆设,是皇上看在你的面子上逗我玩儿呢,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稀罕那些!我现在就想搞清楚萧星寒的私生子是怎么回事!我们就这么一个小表妹,绝对不能给人欺负了!”苏绮话落,把她身上的软甲和佩剑都解下来,扔在了桌子上。

    苏绮从小就是个野性子,去年突发奇想,说想进宫当个女侍卫,苏霁倒也没有拦着她,在宫中侍卫选拔的时候,给她求了一个名额。至于后来苏绮能够当上副统领,倒也跟她自己的本事分不开,因为她也是一级一级混上去的。

    但是苏绮很明白,这是个男人掌权的世界,她能进宫,最后还能当上个小统领,完全是因为厉啸天和其他掌权之人卖了苏霁的面子,否则她一个女流之辈,根本没有这种资格,不管实力有多强。

    苏绮今日在宫中当差,突然听说萧星寒有私生子的消息,当时就怒了。而她亲眼看到萧星寒抱着一个孩子出了宫,那孩子眉眼之间和萧星寒还有几分相似,她哪里还管什么尽忠职守,一气之下就出宫跑回来了,想要拉着苏霁一起去找穆妍,结果苏霁不仅不去,还不让她去!

    “你以为萧星寒有私生子这件事,小妍不知道?”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苏绮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霁:“大哥你说什么呢?小表妹要是知道的话,她绝对不可能同意嫁给萧星寒的!她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坐下。”苏霁看着苏绮神色严肃地说。

    “我不!”苏绮握着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表示对于苏霁的态度十分不满。

    “小妍和萧星寒的事情,你不要管,这跟你没有关系。”苏霁坐了下来,看着苏绮说。

    “大哥,难道你对小表妹的关心都是假的吗?”苏绮蹙眉看着苏霁问。

    “阿绮,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即便萧星寒有私生子的事情是真的,这件事萧星寒不会骗小妍,所以小妍定然是一早就知情的。”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这……不可能!”苏绮的声音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因为她发现她真的不了解情况。

    “有些事情,不必急于探求真相,该知道的时候,会知道的。”苏霁眼眸平静地说,“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小妍有她自己要走的人生路,她需要我们帮助,会跟我们说,其他时候,不要插手她的任何事情,因为那不是她想要的。”

    “大哥,我怎么突然感觉你好冷血。”苏绮皱眉看着苏霁。

    苏霁沉默不语。去了天厉国一趟,苏霁见到了仿佛重获新生的表妹穆妍,他为穆妍的成长而欣慰的同时,也深刻地意识到了一件事,穆妍很独立,他们这些亲人对穆妍来说,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在他们找上穆妍之前,穆妍甚至都忘记了她还有外家可以依靠。

    即便他们如今关系不错,但穆妍自始至终都没有要依赖苏家的意思。她来拜见苏徵这个外祖父,只是个久别重逢的小辈,给苏徵准备了一份大礼,陪苏徵说笑,轻松愉悦得仿佛无忧无虑一般,矢口不提穆家人,也不提她曾经受过的苦,不提她目前面对的风险。

    在穆妍眼中,苏家人是亲人,她认,但也仅此而已。他们可以互相来往,交流感情,可她并不需要苏家人帮她做什么,至少现在不需要。

    所以,苏霁已经决定了,他不会干涉穆妍的事情,除非穆妍自己开口。至于这次萧星寒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事件,苏霁并不认为穆妍对此一无所知,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苏霁不知道,但他决定静观其变。

    “算了,不去就不去吧,我去看看爷爷。”苏绮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回头看着苏霁说,“烦请苏丞相,利用你的特权,替我辞了这宫中侍卫副统领的职务,我不干了!”

    雪还没停,苏绮没有打伞,大步朝着外面走去。苏霁看着苏绮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过刚易折,他这个妹妹的性子向来直来直去的,不是不好,只是以后她总要嫁人的,苏霁已经暗戳戳地考量了这耒阳城里家世年龄和苏绮相配的所有未婚公子,结果是一个都不合适。

    苏绮说苏霁冷血,其实苏霁目前唯一焦虑的事情,就是穆妍和苏绮的亲事。即便苏霁决定不插手穆妍的事情,可他还是会怕萧星寒伤害到穆妍,因为萧星寒是苏霁这辈子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始终看不透的人……

    耒阳城刑部尚书府。

    今日是已故萧老神医萧烜的忌日,尚书府中的萧氏宗祠里,供奉着萧烜的牌位。

    如今萧家的家主萧源启,带着一家人,并没有去墓地,而是在祠堂里面,拜祭了萧烜。除了萧源启三兄弟之外,萧烜唯一的女儿,如今的齐国公夫人萧茹也带着她的孩子回来了。

    一家人在祠堂里面默默地祭拜了萧烜,之后就各自离开了,萧茹也没有在萧家继续停留。

    在其他人走后,萧源启一个人还在阴冷的祠堂里面,没有跪着,就坐在蒲团上面,面前正上方就是萧烜的灵位。

    “父亲,那个孩子,要成亲了……”萧源启静静地坐在那里,微微垂眸,说了一句话之后,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再说什么,沉默地坐了很久很久。

    萧源启的夫人宁如烟离开祠堂之后,带着她的女儿萧心悦一起往主院走去。走到半路,“偶遇”了先一步离开祠堂的萧家二夫人范芸。

    “大嫂,我去你那儿坐坐。”范芸笑着挽住了宁如烟的胳膊。

    宁如烟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好。”似乎有些不适应范芸突然的亲近。

    “娘,女儿先回去了。”萧心悦看着宁如烟说。她前两天被劫持,受了点惊吓,如今已经无碍了。

    “心儿,这么着急回房做什么?难道是不想听二婶说话吗?”范芸握住了萧心悦的手,不由分说地拉着萧心悦,一起进了主院。

    落座之后,下人上了茶便退下了,萧心悦静静地坐在一旁,范芸看着宁如烟憔悴的神色,语带关切地问:“大嫂身体不好,觉得太劳累的话,妹妹可以帮忙掌管家事。”

    “不必了,只是这两日没有睡好。”宁如烟神色淡了许多。萧家如今只有萧源启在做官,全家都靠萧源启的俸禄生活,其实过得并不富裕。二房萧源凌一家没有进项,反而开销最多,范芸还总是想夺了宁如烟的掌家权。如果不是萧源启始终不允许分家的话,萧源凌一家早就被赶出去喝西北风了。至于老四萧源晧,年近三十尚未娶亲,在萧家一直像个隐形人一样,没有什么存在感。

    “大嫂总是把我们二房当外人一样防着。”范芸神色微微有些不悦,继而又佯装大度地摆摆手说,“罢了罢了,大嫂非要逞强,我们有心帮忙也没用啊!”

    “二弟妹,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宁如烟扶了扶额头,很疲惫的样子。

    “大嫂,妹妹今天来,倒真的有正事要跟大嫂说。”范芸神色一正,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看着宁如烟说,“大嫂可听说了,被咱们家逐出家门的那个孽子,他……”

    “住口!”宁如烟面色一沉,看着范芸冷声说,“二弟妹,你大哥说过了,在这个家里面,不允许再提那个人!”

    萧心悦看了一眼突然生气的宁如烟,她这个向来温柔和善的母亲,不管二房怎么耍无赖要钱都没皱过一次眉头,这次却突然发了火。萧心悦总觉得,宁如烟生气不是因为范芸提起那个人,而是因为范芸所说的“孽子”两个字……

    范芸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神色不自然地说:“大嫂,大哥又不在,只是提一下能怎么样?难道大嫂还非要告诉大哥,让大哥恼了妹妹不成?”

    “我不想听!”宁如烟面色沉沉地说。

    范芸面色一沉,猛然站了起来,往门口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身看着宁如烟,阴阳怪气地说:“大嫂啊,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除非你一辈子不出门,否则早晚都要听到!妹妹也是好心,想着先告诉大嫂一声,谁知道大嫂气性这么大!大嫂你听好了,咱们天厉国的萧王爷,突然冒出来一个七岁大的儿子,你再怎么说也是他的生母,该知道的!”

    范芸话落,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宁如烟神色一怔,有些无措地看向了萧心悦:“心儿,你二婶说的,可是真的?”

    萧心悦微微摇头:“女儿不知道。”

    宁如烟的神色似悲似喜,过了许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天穆妍待在驿馆里面没有出去,她本以为苏绮可能会冲过来问她关于萧星寒的私生子的事情,只是苏绮并没有出现。穆妍觉得应该是苏霁不让苏绮过来,这样很好。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穆妍并不想骗人,苏家人是她的亲人,但她希望他们不要以关心的名义强行干涉她的事情。

    萧星寒白天没有过来找穆妍,在暮色降临的时候,雪依旧未停,穆妍的房间早早地熄了灯,一片静寂。

    萧王府。

    穆妍找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一个人坐在萧王府后花园冰湖中央的亭子里,正在独酌。

    “坐。”看到出现在面前的穆妍,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了一个字,在穆妍坐下来之后,他把唯一的酒杯斟满,放在了穆妍面前,然后自己提起酒坛,猛灌了一口酒。

    穆妍只是尝了两口,就把酒杯放下了,因为这酒非常辛辣,穆妍不喜欢,也不想勉强自己非要喝。

    “昨夜的事情,对不起。”萧星寒放下酒坛,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摇头:“你心情不好,我或许不能感同身受,但我原谅你了。”穆妍没有说她可以理解萧星寒,因为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事实上她也理解不了。

    “我会帮你找那个叫连烬的人。”萧星寒冷冷地说。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对此有些意,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谢谢。”

    “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萧星寒目光幽寒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我在等你准备好之后告诉我。”

    穆妍身上最大的秘密就是神兵门,萧星寒在认识穆妍之初就对穆妍的底细一清二楚。可穆妍对萧星寒的了解其实很有限,尤其是关于萧星寒的过往。传闻大多不可信,穆妍很想知道却没有问,是因为她知道萧星寒还没准备好告诉她,她不想逼迫萧星寒。

    “你真的要嫁给我吗?”萧星寒看着穆妍,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穆妍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说:“我大概找不到另外一个比你长得好看,比你脾气更怪的男人了,就你了吧。”

    “记住你说的话,我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说。

    “好,我会记住,如果我反悔,你可以杀了我,我不会眨一下眼睛。”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所以,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我不是萧家人。”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秀眉微蹙:“几个意思?”萧星寒不是萧家人?他是假冒萧星寒?还是说自始至终萧星寒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萧家的血脉?

    “我是爷爷捡回去的弃婴。”萧星寒冷声说,“爷爷真正的长孙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仇家毒害了,我成了萧家的长孙,我和萧家人,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萧家人都知道这件事吗?”穆妍皱眉。这件事显然是个秘密,至少天厉国皇室还有天下人都不知道。从这一点来说,萧星寒和晋连城的经历倒是有点相似,只是晋连城是出生之后被他亲爹送给了他亲姑姑养,而萧星寒却是个真正被抛弃的孩子,然后被萧家收留了。

    “只有爷爷和……爹娘知道。”萧星寒对那两个字似乎已经很陌生了,说出口有些艰难。而穆妍听到萧星寒在这个时候依旧称呼萧源启和宁如烟为爹娘,就知道当年他被逐出家门的事情,也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穆妍看着萧星寒问。如果萧家人把萧星寒当成自家孩子来看的话,应该不会告诉萧星寒他是捡来的。

    “在爷爷死了之后。”萧星寒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猛然出现的一道嗜血光芒。

    “你……现在知道你的真正身世吗?”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前朝皇族后裔,本名君衍。”萧星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幽寒如冰。

    “你如何会知道?难道有前朝后人找上你了?”穆妍觉得很震惊。前朝两百多年之前就已经覆灭了,如今竟然还有前朝后裔这种存在,而且竟然还是萧星寒!

    “我师父,就是当年把我扔在萧家大门外的人。”萧星寒冷冷地说。他如今这么高强的武功,自然是有师父的,而他的师父,就是前朝后人,也是当年故意把刚出生的他扔在萧家门外的人。

    这是穆妍第一次听萧星寒提起他的师父,她心中猛然一沉,看着萧星寒问:“你师父,对萧家,做了什么?”

    萧星寒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是他杀了萧家真正的长孙,也是他,害死了我爷爷。”

    穆妍握住了萧星寒的手,触手冰凉僵硬,她看着萧星寒的眼睛说:“这不是你的错。”

    穆妍之前最不理解的一件事情就是,假如说当年真的是天厉国皇帝冤枉害死了萧烜,萧星寒即便一时隐忍蛰伏,等他有了实力之后,也一定会为萧烜报仇雪恨的。以萧星寒的性格,他本该灭了厉氏皇族才正常,可他非但没有复仇,反而当了厉氏皇族的臣子,为天厉国征战沙场,这很不合理。

    如今,这个谜团已经明朗了。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厉啸天原本一直看重萧烜和萧家,他也不是昏君,不至于会一时冲动什么都不查就定了萧家的罪,这其中有人在暗中作祟,才导致了萧烜身死的悲剧。

    穆妍说那些事情都不是萧星寒的错,但她也知道,她说的都是废话,因为错不在萧星寒,却皆因萧星寒而起……

    萧星寒的师父,害死了萧烜真正的孙子,然后把刚出生的萧星寒扔在萧家门外。不明真相并且心善了一辈子的萧烜,在丧孙悲痛之时,把萧星寒捡了回去,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来看待,还把萧氏一族最引以为傲的医术,全都传给了萧星寒。

    曾经的少年神医萧星寒,被萧烜一手带大,和萧烜一样仁善,无忧无虑地和他自以为的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那样的美好,一朝被打碎,便再也回不去了!

    穆妍不知道当年萧家变故的细节,可她无法想象,当萧星寒失去最疼爱他的爷爷的时候,又突然被告知了残忍至极的真相,知道他根本不是萧家人,知道他的爷爷因他而死,他当时是何种心情,他的天,都塌了吧……

    “十三年前,我想杀了他,可他一根手指,就能捏死我。”萧星寒微微垂眸说,“他扔给我一本武功秘籍,告诉我,等我有能力杀他的时候,他会再来找我。”

    “十年前你为何会被逐出家门?”穆妍看着萧星寒问。萧烜的真正死因,萧源启应该不会知道,他为何会在萧烜过世三年之后,突然把萧星寒逐出家门?

    “因为我不想再骗他们了。”萧星寒的声音很是低沉,“我主动告诉了爹娘真相,告诉他们,是我害死了他们的亲生儿子,是我害死了爷爷。”

    穆妍沉默了片刻,握住萧星寒的手说:“是你,故意逼他们把你赶走的。”

    “我本不该和萧家有任何关系,我离开,便不会再害他们了。”萧星寒低着头说。

    “爷爷不会怪你的。”穆妍起身,抱着萧星寒的头,靠在了她身上。

    在这之前,穆妍从来没有想过萧星寒竟然还有如此复杂的身世,而之前穆妍心中的很多谜团,如今都解开了。

    只能说造化弄人,萧家是受害者,萧星寒也是。

    萧星寒口中的师父,那个暗中作祟的前朝余孽,给了萧星寒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又一手把萧星寒从天堂打到了地狱最深处。他刻意折磨萧星寒,因为仁心仁善的少年神医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断情绝爱的前朝皇族后裔,他想要逼萧星寒变得强大,变得冷血,然后实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萧星寒没有告诉穆妍,十年前,他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跪在萧源启和宁如烟面前,亲口告诉了他们真相,告诉他们,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萧星寒看着萧源启崩溃痛哭,他看着宁如烟晕了过去,可萧源启平复了心情,宁如烟醒过来之后,他们却对萧星寒说,这不是他的错,他是无辜的,让他不要对自己那么狠,不要逼迫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萧家还有他们撑着,他们永远都不会告诉别人萧星寒的真正身世,即便萧星寒的师父说萧星寒是前朝后裔,只要他们一口咬定萧星寒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就不会有事。

    就是那一刻,原本还在犹豫不舍的萧星寒,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离开萧家,和萧家断绝一切关系。因为他承受不起萧家人的爱,他觉得自己不配,他更不想有朝一日,看着萧家人一个个因他而死。

    萧源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了萧星寒,是因为萧星寒跪在萧烜的牌位面前,对萧源启和宁如烟说,他不想再当萧家的子孙了,他说他要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

    第二天,萧源启上了奏折,请旨与萧星寒断绝父子关系,厉皇劝说无效。而后萧源启当着萧氏宗族的面,将萧星寒这个名字,从萧氏族谱除名,然后萧星寒离开萧家,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么多年,萧星寒孑然一身,一手把自己从一个人人爱戴的少年神医,变成了人人唾弃的活阎王。很多人认为,萧星寒不再给人医治,是因为萧烜的死让他灰了心,可事实上,这都是当年文弱的萧星寒被他那个师父逼迫的,那个人对萧星寒说,假若萧星寒再救人,萧星寒救一个,他杀一个……

    萧星寒曾经想过离开,抛弃他所拥有的一切,走得远远的,找一处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过平静的日子。可他很快就意识到,那是不可能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除非他变得痴傻,不能再行医,否则天厉国皇室不会放他走,其他国家的皇室也会盯着他。萧星寒绝对相信,那些怕死的掌权者,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都会不择手段地将萧星寒变成他们的傀儡大夫,最好一辈子守着他们,这样他们便可以无病无灾。

    萧星寒不能放弃萧烜一手传给他的医术,因为他知道,即便他放弃,也摆脱不了这一切。他也不能离开耒阳城,远走他乡,不是因为走不了,是因为他放不下,他不敢,他怕他走了之后,萧家人出事,那样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萧星寒背负着天大的负罪感,留在了天厉国的耒阳城中,他把自己禁锢在了这里,把自己的心冰封起来,默默地守着萧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的那个师父还会再找上门来,他一直在想方设法提升自己的实力,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手刃那个人,为他的爷爷,和萧家真正的血脉报仇。

    萧星寒如今是天厉国执掌兵权的大将军,所有人都只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却没有人关心当年身体文弱的少年萧星寒,是如何从一个小兵,一步一步用自己的血肉,成长为一个大将的。

    萧星寒不需要世人理解他,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萧家是天厉国的臣子,君要臣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所以萧星寒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变得让君主都忌惮,却也不敢动他,这样在遭遇变故的时候,他才能护萧家安全。

    穆妍静静地抱着萧星寒,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青木的声音在亭子外面响起:“主子,夫人,有北漠国的消息了。”

    “说。”穆妍的声音,她并没有放开萧星寒,萧星寒闭着眼睛,靠在穆妍身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北漠国皇室已经放出消息,说北漠国皇太子和皇太孙在归国途中不幸遭遇沙暴,经过数日搜寻,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北漠国皇帝前些日子突染急病,如今已经去了。北漠国的太后因儿孙丧生,无法承受,失了心智。”青木垂着头站在亭子外面声音恭敬地说。他一来就看到了萧星寒和穆妍的姿势,觉得有些怪异,因为那个看起来似乎有些脆弱求安慰的男人,不像是他认识的主子。

    “谁在背后操纵?小严的母亲呢?”穆妍声音淡漠地问。

    “据属下得到的消息,幕后操纵这一切的是北漠国的二皇子拓跋浚,他计划缜密,显然早有预谋,如今他已经掌握了北漠国的皇权,不日便会登基。”青木低着头说,“至于小严的母亲,属下得到的消息是,拓跋良的妻子玉馨儿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尚未成亲的拓跋浚在北漠国皇宫中当着北漠国百官的面,放言说他会娶他的皇嫂玉馨儿当他的皇后,拓跋浚还说,假如玉馨儿此胎诞下的是一个儿子,他便会册立拓跋良和玉馨儿的儿子为太子。”

    这个世界某些地方有一种风俗,哥哥死了,嫂子不出门,再嫁给弟弟,这样还是一家人。但是这种事情,在皇室里面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拓跋浚的行为看似是兄弟情深,要照顾拓跋良的遗孀,甚至要认了拓跋良的孩子,可这中间,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就不得而知了。

    穆妍原本还在想,拓跋良的母亲,那位一贯很强势的北漠国皇太后如果能够让北漠国皇室安定下来,拓跋严自己又想回到祖母和母亲身边的话,穆妍会送他回去的。可是如今看来,北漠国皇室的天,已经彻底变了,拓跋严回不去了,至少现在回不去,至于未来的事情,以后再说。

    “退下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是,夫人。”青木话落就转身离开了。

    穆妍低头看了萧星寒一眼,萧星寒似乎睡着了,闭着眼睛靠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穆妍轻抚了一下萧星寒的头发说:“萧寒寒,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你抱起来走的话,最好醒过来,这里太冷了,我们找张床去。”

    萧星寒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穆妍说:“你想做什么?”

    穆妍愣了一下,然后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我只是想找张床睡觉,不是想睡了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走吧。”萧星寒起身,把穆妍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华清院而去。

    华清院就是有温泉的那个院子。萧星寒抱着穆妍走进去,一起进了温泉池子。

    萧星寒靠在池边,穆妍靠在他身上,穆妍的小脸被雾气蒸腾得染上了一抹红晕,她若有所思地说:“你说那个拓跋浚,会不会跟玉馨儿早就暗中勾搭在一起了?我直觉拓跋浚没有那么高尚,他要娶玉馨儿,还要认下玉馨儿腹中的孩子,说明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骨肉,拓跋良被绿了。”

    “被绿了是何意?”萧星寒开口问穆妍。

    “就是被戴了绿帽子的意思。”穆妍神色莫名,“北漠国皇室真够乱的,拓跋良那样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当太子,只要他还是太子,早晚都会有此一劫,也不知道他如今是生是死。”

    “既然这样的话,小严就留下吧,如果他长大之后想要报仇,想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那我们就放他走,你说这样好不好?”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

    “其实有个问题。”穆妍趴在萧星寒胸口说,“小严原来一直管我叫美人姐姐,现在他成了你的私生子,我马上会成为他的母亲,到时候让他改口管我叫娘,他可能接受不了,我也觉得有点怪怪的,毕竟我还小嘛,生不出那么大的儿子来。”

    “这是你定下来的,自己想办法。”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那也只能改口并且适应了,没有别的办法。”穆妍微微摇头说,“至于北漠国皇室发生的变故,暂时不要告诉小严了,他还那么小,之前受了刺激,到现在都没好,等他好了,再长大一点,就告诉他。”

    “好。”萧星寒微微点头。

    两人再次沉默了下来,萧星寒有些失神,眼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片刻之后,穆妍握住了萧星寒的手,十指相扣,看着他说:“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吧。”

    萧星寒和穆妍换了衣服,在夜色之中离开了萧王府。风雪漫天,不仅没有停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大了。

    穆妍被萧星寒的披风严严实实地裹在怀中,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看着他们正在靠近的那座宅子,宅子门口挂着一块十分古朴的牌匾,上面写了两个笔力遒劲的大字“萧府”。

    两人悄无声息地进了萧府,朝着后院祠堂而去。

    夜色深重,风声呼啸,雪花簌簌,萧府各院都已经熄了灯,只有廊下的灯笼发出昏黄的光芒。

    萧星寒显然对这个宅子很熟悉,因为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每一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萧府里面现在还有一个被封起来的院子,名字叫做仁心院。医者仁心,这是彼时年少的萧星寒自己取的名字,他还说他要成为青史留名的神医。仁心院在十年前萧星寒离开之后,便被封了起来,再没有人进出过。

    萧府的祠堂有下人守着,萧星寒一挥手,那两个本来昏昏欲睡的下人就倒了下去。

    萧星寒推开祠堂的门,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穆妍握着萧星寒的手,拉了他一下,萧星寒抬脚走了进去。

    祠堂之中供奉着萧氏一族列祖列宗的牌位,萧烜的牌位就在正中间,两座烛台上面的白色蜡烛,已经烧了一大半,此时被门口吹进来的风一吹,火焰颤动,有要熄灭的趋势。

    穆妍回身,把祠堂的门关上了,转头就看到萧星寒已经在萧烜的牌位前面跪了下来。

    萧烜的坟墓,就在萧王府的后山,可这里才是萧烜的灵位,萧星寒已经十年没有过来了。这里曾经是萧星寒的家,是他长大的地方,这里面有他最亲的人,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爷爷,对不起……”萧星寒说出这几个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垂着头跪在那里,拳头紧紧地握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往事。

    穆妍静静地跪在萧星寒身旁,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抱萧星寒。她要求萧星寒带她来这里,只是为了给萧星寒一点勇气,因为她知道,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面,萧星寒一定有无数次想要回到这个地方,可他却一直强迫自己要远离,不要靠近。

    穆妍很清楚,让萧星寒回归萧家,目前对他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那就暂时维持现状,让萧家依旧过他们的安宁日子。

    可穆妍既然在萧星寒身旁,她就不想再让萧星寒冰封自己的心,日日夜夜被无休无止的愧疚和自责所折磨。

    穆妍之前就知道,萧星寒喜欢她,可今夜,是萧星寒第一次对穆妍敞开心扉,把他心底最深处潜藏的秘密告诉穆妍,不是为了让穆妍开解他,只是想让穆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穆妍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世人对萧星寒的诋毁,而如今,她更加坚信,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有心,而且他的心,从来都不是冰冷的,他心中有爱,只是无法言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星寒起身,把穆妍抱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两人并没有回萧王府,萧星寒把穆妍送到了驿馆里面,因为天都快亮了。

    分别的时候,萧星寒看着穆妍说:“跟我在一起,会死,你怕吗?”

    穆妍神色一正:“萧寒寒你听好了!我不会说大不了一起死,因为我要我们都好好地活着,然后弄死那些该死的贱人!”

    萧星寒看着穆妍,十指相扣,他唇角微微勾起,突然笑了。

    是真正的笑,在他那张绝世面容之上,美好到了极致,就像万年冰川之上突然盛放了一树繁花,是希望,也是新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