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你说,我到底是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04.你说,我到底是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不行!”萧星寒冷声拒绝了。

    “为什么不行?”穆妍表示名声什么的,萧星寒应该根本就不在意。

    “我想要儿子,你给我生,想生几个生几个。”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无语:“这件事以后再说。”穆妍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呢,生什么儿子?过几年再说吧!

    “我问你,你救小严的时候,有想过怎么安排他吗?”穆妍问萧星寒。很多事情不需要明说,穆妍能想到。现在北漠国皇室并没有传出拓跋良父子出事的消息,肯定是有人刻意为之,北漠国皇室就算还没变天,应该也快了。萧星寒没有把拓跋严送回北漠国,代表他没有要插手北漠国皇位更迭的意思。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

    “怎么安排?”穆妍又问了一句。

    “你决定。”萧星寒冷声说,这就是他的安排。

    “很好。”穆妍微微点头,“既然你让我决定,那我要求你对外宣称小严是你的私生子,你不能拒绝。”

    萧星寒沉默,没有说话,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小严以后是不是想留在我们身边,让他自己来决定,在这之前,我们要照顾好他。”

    穆妍并不是同情心泛滥,只是她喜欢这个孩子,并且她觉得萧星寒身边有个孩子出现的话,或许是件好事,能让他变得不再那么冷漠。至于穆妍要不要给萧星寒生孩子,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还有一个原因,如今全天下的人都在等着看穆妍成亲之后几天会丧命,穆妍没有心情去苛责天下人对她和萧星寒的误解,因为谁也不能做到人人都喜欢,而她根本不需要人人都喜欢。但很现实的一个问题是,假如她嫁给萧星寒之后没死,身体反而好了,到时候恐怕全天下的人都会很失望。

    萧星寒不杀穆妍,反而宠穆妍,这是违背他原本的性格的,因为以他的性格,他不应该喜欢穆妍这样一个叛将之家的病弱之女,甚至很多人觉得,萧星寒这种活阎王的性子,根本就不应该有感情,他孑然一身,孤独终老,才符合大部分人对他的期待。

    既然如此,穆妍觉得她想要扭转天下人对萧星寒的误解,难如登天,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她已经和萧星寒在一起了,以后便可随性而为,世人要骂,便让他们骂!人生的路很长,穆妍过去不会被流言所束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萧星寒当然很清楚,在成亲之际突然爆出他有一个私生子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怀疑这件事,因为世人都认为活阎王萧星寒不会给别人的儿子当爹,所以萧星寒说拓跋严是他的儿子,拓跋严就是。

    但毫无疑问的是,接下来世人会用更加嘲讽轻蔑的目光看待穆妍,会认为穆妍这个和亲公主就是个笑话。

    “你不在意么?”萧星寒看着穆妍问,声音依旧冷漠如斯,其中却多了一丝别的情绪。

    “我在意的话,就不会跟你在一起了。”穆妍唇角微勾,眼眸清澈淡然。她和萧星寒能够走到一起,是因为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有默契,她可以理解萧星寒,因为她某些方面和萧星寒很像。

    萧星寒伸手揽过穆妍,低头轻吻了一下穆妍的唇角,然后转身离开了,冷漠的声音飘入了穆妍的耳中:“天亮之前,我来带他走。”

    穆妍走过去,把窗户关好,转身就对上了一双惊讶戒备又惶恐的眼睛。

    “小严,不认得我了么?”穆妍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拓跋严却抱着自己的膝盖,远远地缩到了床角,低着头不敢看穆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距离上次见面,也不过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今天之前,穆妍记忆中的拓跋严是勇敢的,活泼的,爱笑的,懂事的,可现在的拓跋严,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拓跋严才六岁出头,原本体格健壮,虎头虎脑的样子十分惹人喜欢。这会儿他瘦了很多,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天厉国贵族家的孩子会穿的锦袍,而他原本一直挂在脖子上的一串狼牙,如今已经不见了。

    萧星寒是神医,所以拓跋严的身体不会有任何问题,他现在这个样子,唯一可能的原因是心理受了刺激。

    “小严。”穆妍伸手,还没碰到拓跋严的小手,拓跋严又往后面缩了缩,像是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愿意看穆妍,也似乎没有听到穆妍说话。

    穆妍起身,打开衣柜里面的一个盒子,一颗被打磨得很光滑的狼牙静静地躺在里面。

    穆妍拿着那枚狼牙,回到床边坐下,并没有去拉拓跋严的手,而是把狼牙放在了床上,就在两人的中间,拓跋严一伸手就可以够得到的地方。

    “小严,这是你送我的,你还记得么?”穆妍看着拓跋严轻声问。拓跋严六岁,原本脖子上面挂了六颗狼牙,是他最宝贝的东西,第一次见到穆妍,就送了穆妍一颗。

    穆妍的话,让拓跋严的小手微微动了一下,手指上面那枚古朴的戒指上,有一个红宝石雕刻成的小鹰,散发出淡淡的光泽。

    穆妍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拓跋严。就这样沉默着,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之后,拓跋严突然伸出小手,抓起了床上的那颗狼牙,紧紧地攥在了手中,不过依旧没有抬手,缩在床角一动不动。

    穆妍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小姐,这么晚了,为何要……”晴雪听到穆妍的要求,十分不解。

    “快去。”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是,奴婢马上去找!”晴雪话落就脚步匆匆地出了院子。

    不多时,晴雪去而复返,怀中抱了一张琴,交给了穆妍。穆妍大半夜的突然说要弹琴,让晴雪给她找一张琴过来,晴雪去禀报了东方紫煜,东方紫煜直接让晴雪从穆妍的嫁妆里面拿了一张十分名贵的古琴,反正这些东西本来都是给穆妍用的。

    穆妍抱着琴进了房间,把房门关上,把琴放在窗边的桌上,然后坐了下来,轻轻抚动,一串悠扬的琴声从指间流泻而出。

    住在隔壁院子的东方紫煜这会儿还没睡,听到琴声,神色莫名。他在想难不成是萧星寒暗中来了穆妍这里,穆妍为了取悦萧星寒,所以在给他弹琴?东方紫煜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觉得穆妍不是这种类型的姑娘。

    琴声潺潺,并不激越,很舒缓,仿佛高山流水,无尽原野,带着让人心情宁静的力量。此为清心曲,闻者皆能放下一切忧思躁郁,变得平和起来。

    在穆妍弹到第二遍的时候,拓跋严的小身子动了动,他迟疑又缓慢地把头抬了起来,看向了坐在窗边的穆妍。

    穆妍依旧在静静地抚琴,在这暗夜时分,整个驿馆似乎都被琴声感染了,变得更加安静祥和。这样的琴声绝对不会打扰到别人的休息,只会让人安眠好梦。

    拓跋严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那颗狼牙,眼神平静了许多,抱着膝盖的双手也松了一些,紧紧皱起的小眉头在琴声的抚慰之下,缓缓地舒展开来。

    穆妍一直在不间断地弹奏清心曲,而拓跋良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拓跋良的手,终于放开了他的膝盖,身子松懈了下来,嘴唇微微动了动,声如蚊蚋地叫了一声:“美人姐姐……”

    穆妍的手顿了一下,琴声慢慢地停了下来。她站起来,转身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把拓跋严抱进了怀中,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柔声说:“小严不要怕。”

    拓跋严的眼泪夺眶而出,猛然松开手中紧攥着的狼牙,伸出小胳膊紧紧地抱住了穆妍。

    感觉到拓跋严的小肩膀在一抖一抖,可是没有听到哭声,穆妍心中微叹,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脑袋:“想哭就哭吧,姐姐不会笑话你的。”

    拓跋严也只是抱着穆妍低声啜泣,哽咽的声音让穆妍听在耳中,感觉十分心酸。

    穆妍没有问拓跋严究竟经历了什么,只是静静地抱着拓跋严,任由拓跋严的眼泪打湿了她的衣襟。

    天亮之前,拓跋严哭累了,在穆妍怀中睡着了,小脸上还有尚未干涸的泪痕。

    穆妍的胳膊有些发麻,但是为了让拓跋严睡得安稳一些,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事实上拓跋严自从被萧星寒的人所救,到见到穆妍之前,中间没有说过一个字,也拒绝跟人有眼神交流,甚至他大部分时候入睡都是用了安神药。

    萧星寒再次出现的时候,就看到穆妍抱着拓跋严坐在床边,房间里面比起他昨夜来的时候,多了一张琴。

    穆妍对着萧星寒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萧星寒在穆妍身旁坐了下来,转头看到床上扔着的一颗狼牙,捡起来拿在手中,低头看了两眼。

    天已经亮了,门口响起了凌霜的声音:“小姐,起了吗?”

    “没有。”穆妍回了两个字。

    凌霜微微蹙眉,背对着门口站在了那里,准备给穆妍守门,因为她觉得她家姑爷很有可能就在里面。

    东方紫煜过来找穆妍,凌霜只说穆妍昨夜睡得晚,现下还未起身,东方紫煜眼眸微闪,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萧星寒发现穆妍的姿势有些僵硬,伸手把拓跋严抱了过去。一点动静,拓跋严就猛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对上萧星寒冷漠的眼眸,拓跋严下意识地推开了他,小身子瞬间缩到了穆妍的身后,抓着穆妍的衣服,一副除了穆妍,他谁都不信任的样子。

    “萧王爷,你被嫌弃了。”穆妍笑了,伸手握住了拓跋严的小手,把他拉到了前面,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萧叔叔是你爹的好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拓跋严听到“萧叔叔”这三个字,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倔强地看着穆妍,紧抿着嘴唇不说话,也不肯看萧星寒一眼。

    “好啦。”穆妍伸手揽着拓跋严,“你不想说话便不用说话,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姐姐好不好?”

    拓跋严的小手勾住了穆妍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这算是做了回应。

    “小严,你现在在天厉国,接下来姐姐要送你一个宝贝,你会喜欢的。”穆妍微微一笑说。

    穆妍给萧星寒打了个眼色,萧星寒起身,片刻之后拿了一面铜镜过来递给了穆妍。

    穆妍把那面铜镜放在拓跋严面前,拓跋严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脸,眼睛眨了一下。

    穆妍从荷包里面拿出她当初假扮阿月的时候用的那张千影面具,小心地贴在了拓跋严的脸上。贴好之后,她神色微微有些惊讶,举起铜镜,让拓跋严自己看。

    “小严,你看这是谁?”千影面具千人千面,穆妍惊讶的是,拓跋严戴上这张千影面具,容貌竟然跟萧星寒有那么三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眉眼。不细看看不出来,可假如直接带出去说这就是萧星寒的儿子,恐怕没有人会怀疑。

    拓跋严猛然睁大了眼睛,看了穆妍一眼,然后视线又落在了铜镜之中那个完全陌生的面孔上面。他忍不住伸出小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感觉跟平时一样,可他知道自己换了一个样貌。

    拓跋严再勇敢再懂事,也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孩子,这会儿他身上发生了这样神奇的事情,他觉得惊奇之余,也觉得很有趣,觉得自己脸上贴的东西是个好宝贝,他很喜欢。

    “小严,姐姐给你取个新名字,叫萧言朗,你觉得如何?”穆妍看着拓跋严柔声问。

    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看着穆妍微微摇头,表示他不要改名字。

    “小严,这只是用来骗人的,你看你都换了一张新的脸,也要有一个新的名字,这样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便都找不到你了。”穆妍轻抚着拓跋严的小脑袋说。

    拓跋严静静地看着穆妍,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穆妍对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示意萧星寒可以把人带走了。她这里白天很可能会有人来,拓跋严现在不适合出现在她的身边。

    萧星寒伸手去抱拓跋严,拓跋严下意识地又要缩到穆妍身后,萧星寒长臂一捞,直接把他禁锢在了怀中。

    拓跋严还未来得及挣扎,手中就被塞了一个小东西,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他之前送给穆妍,昨夜穆妍又拿给他的那颗狼牙。

    “小严,乖乖听话,姐姐晚点就去找你。”穆妍看着拓跋严微微一笑说。

    拓跋严安静下来,趴在萧星寒肩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穆妍。萧星寒也不顾拓跋严还在他怀里,低头吻住了穆妍的唇,浅尝辄止,转身离开了。

    拓跋严的小眉头又皱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觉得她拜萧星寒为师学习医术,或许永远都无法超越萧星寒,但假如她在这个世界开个心理诊所,前世大学辅修过心理学并且拿到了学位的穆妍表示,她绝对是这方面的第一。

    当然了,以上只是个一闪而过的玩笑念头。穆妍知道心理问题必须循序渐进地解决,不能一蹴而就。至于萧星寒那个本身自己心理就有问题的混蛋,应该很难跟现在的拓跋严好好交流。萧星寒先前让莫轻尘去照顾拓跋严,莫轻尘耐心是够的,可并不得其法,中间也是抓耳挠腮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天天气晴朗,穆妍吃完早饭的时候,已经半晌了,苏绮风风火火地来了。

    “小表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见爷爷啊?”苏绮看着穆妍问,看到穆妍粉嫩的小脸蛋,她伸手摸了一把说,“小表妹你皮肤怎么这么好?有什么秘诀?”

    穆妍打了一下苏绮的手:“秘诀就是我天生丽质。”

    苏绮翻了个白眼:“行!你最美!你还没说,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回去见爷爷啊?爷爷现在不太方便过来。”

    苏徵早已经辞了官,但他毕竟是苏家的大家长,穆妍刚到耒阳城,苏徵就来驿馆,太惹人注意了。

    宫里的那位当年没有因为穆家而迁怒苏家,其实只是表象。外人都不知道,苏家曾经经历了很凶险的一个时期,如履薄冰,后来是苏霁力挽狂澜,才让苏家逃过一劫。

    在厉啸天眼中,穆妍不过是两国联姻的一枚棋子,利用穆妍叛将之女的身份,可以更好地为天厉国谋求利益。至于穆妍回到耒阳城之后的命运会如何,厉啸天不是全然不关心,而是他在等着看萧星寒会怎么做。

    穆妍就算被萧星寒弄死了,厉啸天也只会高兴,因为他事实上并不希望看到穆耀光的女儿在他眼皮子底下活着。

    厉啸天不会保护穆妍,不会为穆妍主持公道,所以他定然也不希望看到苏家在这个时候插手这桩和亲。即便穆妍是苏徵的亲外孙女,但厉啸天希望看到的苏家人的态度是以皇命为先。

    苏绮找穆妍没太大关系,因为她在那些掌权的男人眼中,只是个野丫头而已,左右不了任何事情。但假如苏徵和苏霁明目张胆地对穆妍表示出特别的关心,宫里那位就该不高兴了。

    说白了,接下来穆妍的命运,厉啸天希望完全由萧星寒来决定,这也是他对萧星寒的试探,不允许其他人横加干涉。

    苏绮希望穆妍去见苏徵,也是偷偷去,她知道现在的形势。

    “表姐,我本来打算等会偷偷溜出去找你的,谁知道你先来了。”穆妍唇角微勾。

    “那就走吧。”苏绮拉着穆妍说,“爷爷特别想见你,昨天在宫里见到了,也没说上一句话,回来他整宿都没合眼。”

    “稍等,让我准备一下。”为了以防万一,穆妍还是换了男装,又戴上了千影面具,变成了“言卿”。这样在外面走动,就算被人盯上,也没有暴露的危险。

    “你这宝贝还有吗?”苏绮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穆妍的千影面具,很是心动。

    “本来还有一个,在你来之前刚刚送人了。”穆妍唇角微勾说。

    “总是好想揍你啊。”苏绮揉了揉穆妍的脑袋说。

    穆妍又让凌霜和晴雪跟昨日一样在这里守门,然后她偷偷地出了驿馆。光明正大地从驿馆正门走进来的苏绮,又光明正大地离开回家去了。

    苏丞相府,荣华堂。

    苏霁前些日子去东阳国,如今回来之后,有不少公务需要处理,今日并不在府中。苏徵在书房中神情专注地执笔作画,跃然纸上的少女赫然正是他昨夜在宫中见到的穆妍。

    “外公。”

    并不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徵猛然回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的少女,神情微微有些激动。

    穆妍先到的,苏绮还未回来。穆妍进来的时候,苏徵正在专注作画,没有注意到她。她揭掉脸上的千影面具,静静地站在后面,看着苏徵画她的画像。

    “小妍儿。”苏徵伸手,想像穆妍小时候那样摸摸她的小脸,可是又觉得不妥,把手收了回去,因为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体弱多病让人心疼的小姑娘了,而是一个亭亭玉立气质清华的少女。

    “画得不错,要送给我么?”穆妍走过去,认真看了一下苏徵的画,很随意的语气,完全不像祖孙久别重逢,倒像是她今早出门这会儿又回家了一样。穆妍只是不想搞得太煽情,因为这事实上是她第一次见苏徵,她对这个老人很陌生,也做不到跟他抱头痛哭。

    “不是送给你的。”苏徵看着穆妍眼神慈爱地说。

    穆妍眉梢微挑:“外公这么小气啊!”

    苏徵呵呵笑了起来:“你要自己的画像做什么?外公要留着,你不在身边的时候可以看看。”

    “很合理。”穆妍微微点头,在旁边坐了下来,看着苏徵说,“外公,我哥现在在萧王府,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过些日子再让他过来看望您老人家。”

    “不急。”苏徵微微摇头,“阿霖尽快好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外公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好孩子。”

    “看来外公这是在向我讨礼物啊,久别重逢,空手过来,岂不是说明我们不孝顺?”穆妍唇角微勾。

    苏徵摇头失笑:“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外公没有那个意思。”

    “没关系,这个可以有。”穆妍话落,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在了苏徵面前。

    苏徵笑着拿起来打开,神色微微有些惊讶,里面是一枚金镶玉的扳指,看起来并不俗气,花纹和样式都很古朴大气。

    “小妍儿,外公用不到这东西。”苏徵很高兴,但他平日没有戴扳指的习惯。

    “戴着吧,可以杀人的。”穆妍轻描淡写地说。

    苏徵的胡子和手同时抖一抖,差点把那个盒子给扔了,穆妍起身走过来,拉着苏徵苍老的手,把那枚扳指戴在了他的大拇指上面,正合适。

    “外公如果遇到刺客的话,触碰一下这里的机关,里面就会射出一枚毒针,见血封喉,一共有三次机会。”穆妍神色认真地对苏徵说。

    苏徵看着穆妍回去坐下,神色颇有几分怪异,盯着穆妍看了一会儿,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怪不得阿绮说你是个混蛋丫头。”

    穆妍笑了:“不用谢。”

    苏徵也笑了,只觉得这个久别重逢的外孙女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特立独行,很有个性,他很喜欢。至于这枚扳指暗器,苏徵并不认为自己有用得上的机会,但他会一直戴着的,因为这是穆妍的心意。

    “爷爷,小表妹来了吗?”苏绮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

    等苏绮进了房间,发现房间里面只有苏徵一个人,她微微蹙眉:“那个混蛋丫头莫不是在骗我?她早该到了的!”

    苏徵微微叹了一口气:“阿绮,算了吧。”

    “爷爷,你不要伤心,回头我揍她去!”苏绮握着拳头对苏徵说。

    “表姐,不要说大话,你根本打不过我的。”

    猛然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苏绮抬头就看到穆妍用一种很奇特的姿势把自己挂在了屋顶的房梁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苏绮看向了苏徵,苏徵哈哈笑了起来:“阿绮,你的武功真不如小妍儿。”

    苏绮怒了:“好啊你们!合起伙来逗我玩儿是吧?爷爷!你果然是偏心的!”

    苏徵微微点头:“昨天阿绮自己不都说了,等爷爷见到小妍儿,便不会喜欢你了。”

    苏绮看着从屋顶翩然而下的穆妍,转身就走:“我伤心了!都别拦我!”

    “阿绮。”苏徵叫了苏绮一声。

    苏绮瞬间回头,板着脸看着苏徵:“叫我做什么?”

    “阿绮要离家出走的话,记得多带几身厚衣服,外面天寒。”苏徵看着苏绮语重心长地说。

    苏绮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穆妍在旁边乐不可支,在苏绮冲过来作势要打她的时候灵活地躲到了苏徵身后,气得苏绮牙痒痒。

    “爷爷,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还会开玩笑?”苏绮看着苏徵问。她这会儿已经很淡定地坐下了,决定保持平常心,不要被她家爷爷和她家表妹给玩儿了。

    “因为爷爷见到你们都在,高兴。”苏徵看看苏绮,又看看穆妍,笑得一脸欣慰。

    过了一会儿,穆妍起身说要告辞,苏徵拿出两本古书送给了穆妍,古书的材质和前些日子苏霁送给穆妍的那本医书差不多,穆妍很喜欢。

    “外公,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穆妍抱着两本书,对着苏徵摆了摆手,话落就从苏徵面前消失了人影。

    “爷爷,你觉得小表妹怎么样?”苏绮问苏徵。

    苏徵点头又摇头:“她很好,爷爷只是觉得有些愧疚啊!”

    “不用的。”苏绮对苏徵说,“小表妹那个人很大气,看人看事都很通透,如果她觉得我们苏家对不起她,她便不会认我们了。”

    “爷爷知道。”苏徵微微叹了一口气,“希望以后他们兄妹,能够平安喜乐。”

    “会的。”苏绮很认真地说。

    穆妍离开苏丞相府之后,就暗中去了萧王府。

    穆妍先去看了看穆霖,穆霖依旧在坚持每日的腿部锻炼,进步虽然缓慢,但一点一滴的会好起来的。自从能够站起来,穆霖心中斗志满满,最大的念头就是赶紧恢复正常,他要提升实力,给他的宝贝妹妹做靠山。

    穆妍再次见到苍松老头的时候,他并没有在喝酒,而是在萧王府中最隐秘的铸造坊里面,和他的师弟们一起研究如何按照穆妍昨日新给的几张武器设计图纸,来打造新的武器。

    这个铸造坊,从外面看就是个面积不小的室内演武场,进入其中也不会发现有异样。而演武场中有一处非常隐蔽的机关,可以打开一个暗门,进入到真正的铸造坊之中。不在地下,光线充足,很合四个老头的心意。

    这个铸造坊是在神兵门的人来到萧王府之前,萧星寒就命人秘密建造好的,如今从东阳国千里迢迢拉过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物件,都在里面摆着。里面还有一个储藏室,放满了矿石,大部分是萧星寒当初在无双城中从慕容恕那里“抢”来送给穆妍的,直接暗中运送到了这里。

    “师父,师叔。”穆妍的声音响起,四个老头都乐呵呵地凑到了她的身边。

    苍松老头搂着穆妍的肩膀说:“乖徒儿啊,你看这里怎么样?”

    “还不错。”穆妍扫视了一圈,看到这会儿正在赤膊打铁的苍威师兄微微一笑。苍威是四个老头捡的弃婴,一起养大的,性格很憨厚善良,向来任劳任怨,把四个老头都当亲爹一样照顾,对穆妍这个师妹也好得没话说。

    “师父,独孤傲呢?”穆妍看着苍松老头问。其他三个老头这会儿又继续去研究图纸了,你一言我一语地听着像是要吵起来。

    “那个傻小子啊?没死呢!”苍松老头回想了一下,“那个臭小子骨头硬得很,我们能用的玩意儿都用上了,竟然还是撬不开他的嘴!为师就把他扔到地窖里面去了!”

    “师父,你什么时候把他扔进地窖的?”穆妍神色莫名地看着苍松老头问。怎么感觉不是最近的事情,苍松老头还需要回想一下……

    “前天……好像三天前?想不起来了!”苍松老头拍了一下脑门儿说。

    穆妍扶额:“地窖在哪儿?”

    “也不是地窖,就是院子里那口井,井里有没有水为师也不知道……”苍松老头摸着乱糟糟的胡子说。

    苍松老头话落,穆妍已经从他面前消失了人影。苍松老头嘀咕了一句:“那小子骨头那么硬,肯定死不了……”

    如苍松老头所言,独孤傲骨头太硬,的确还没死,但也就剩一口气了。

    几天之前,四个老头用尽浑身解数,折磨得独孤傲死去活来,依旧没有让独孤傲开口说一句话。四个老头都恼了,苍松老头直接一脚把独孤傲给踹进了井里面,当时还放言说让独孤傲在下面好好清醒清醒,后来……四个老头就把独孤傲给忘了……

    这会儿距离独孤傲落井过了四天的时间,而他落井的时候就已经半死不活了,这四天滴水未进,这会儿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井里没水,穆妍拎着独孤傲,把他从井里带了出来,从荷包里面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药丸,掰开独孤傲的嘴,塞了进去。

    “夫人。”

    青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穆妍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地上的独孤傲,转头对青木说:“带独孤傲去找萧寒寒,告诉他,我要独孤傲活着。”

    听到穆妍对萧星寒的称呼,青木忍不住笑了一下,又赶紧收了回去,把地上的独孤傲提起来,很快离开了。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跟独孤傲倒也没有多大的仇怨,说白了是他们的师门有仇,所以产生了交集。独孤傲现在还不能死,因为躲在暗处的殷氏一族还没找到,殷氏一族一直在蛰伏着寻找神兵门的后人和神兵令,如果不能占得先机,先一步找到他们,迟早会是个祸患。

    穆妍让莫轻尘假扮独孤傲,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引出独孤傲身后的人。这是当前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不过风险自然是有的。因为东方彻发布的那个天价悬赏令,一旦独孤傲这个名字重出江湖,就会引来四方高手的追杀。

    穆妍正想着莫轻尘呢,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过。

    “小天儿,滚出来!”

    穆妍话落,莫轻尘从墙角闪身出来,低着头站在了穆妍面前,弱弱地说:“主子,我这身打扮,还行吗?”

    莫轻尘已经按照穆妍的吩咐,易容成了独孤傲的样子,并且装束打扮跟独孤傲完全一样,手中还拿着独孤傲的剑。

    “不错。”穆妍微微点头。

    “主子,接下来怎么做?”莫轻尘觉得好心慌啊,现在全天下缺钱的不缺钱的高手都在找独孤傲,想要大赚一笔,他一旦以独孤傲的身份现身,就是个谁都想弄死的大肥羊。莫轻尘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轻功极好,武功一般,遇到实力差不多的,或者实力比他高不了多少的,可以轻松脱身,但是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他就悲剧了。

    “接下来,你就到大街上去吆喝一声,说你是独孤傲。”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莫轻尘一脸苦逼地:“那我还不如直接找棵树吊死得了。”

    “小天儿啊,心慌了?”穆妍笑得很无良,“早干嘛去了?让你好好练武功,你就喜欢耍心眼儿,对别人耍心眼儿就算了,竟然还玩儿到了我这儿,你说怎么办?我很不高兴呢。”

    莫轻尘瞬间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嘴贱,非要跟穆妍说什么萧星寒的私生子,结果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还往头上撒了一把土……

    “主子,我错了。”莫轻尘表示以后坑谁都行,千万不能跟穆妍斗心眼,否则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别哭。”穆妍拍了拍莫轻尘的肩膀,“你这条小命还是值点钱的,死不了。你就把风声放出去,等晚上出去晃一圈,让人知道独孤傲在耒阳城出现了就行,不用真去当杀手,你实力这么弱,也当不了杀手。”

    穆妍前面的话让莫轻尘很感动,听到最后,伤自尊的莫轻尘默默地走了。

    耒阳城北郊的一座小宅子里,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一直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微微皱眉问了一句:“阿烬,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青莲公子微微摇头。他带着晋临城来耒阳城,是为了找一个人,只是现在还没见到。而他昨天偶遇言卿,约好了一起喝酒,这会儿言卿还没有来找他,他在想言卿会不会是在敷衍他……

    “阿烬,你在等人吗?”晋连城神色莫名。

    “嗯。”青莲公子微微点头,“我在等一个朋友。”他觉得他和言卿已经是朋友了,他这辈子唯一的一个朋友。他想尽快见到言卿,不是为了喝酒,只是想说说话。他现在有些迷茫,不知道接下来和晋连城该去往何方。

    “什么朋友?”晋连城话音未落,神色微变,“阿烬,那是你的朋友吗?”

    青莲公子猛然转身,就看到一个黑衣老者出现在不远处,目光幽寒地看着他。他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去,拳头握了又松,俯身行礼:“徒儿参见师父。”

    “阿烬,为师好多年没有叫你的名字了。”黑衣老者声音低沉地说,“你来了耒阳城,为何不去找萧星寒,为你兄长求医?你在等谁?”

    “师父,徒儿还没想好怎么找萧星寒。”青莲公子垂眸说。

    “是没想好,还是根本就没想过?”老者冷哼了一声,“阿烬,紫璇失踪了,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无伤城一别,徒儿没有再见到紫璇师姐。”青莲公子声音恭敬地说。

    “阿烬,紫璇死了不重要,为师最看重的一直都是你。即便是你杀了紫璇,为师也不会怪罪于你,只要你乖乖跟随为师回去。”老者看着青莲公子说。

    “师父,兄长病重,请恕……”

    青莲公子话音未落,黑衣老者猛然抬手,隔空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看着他冷声说:“阿烬,不要对为师撒谎!”

    看到青莲公子挨打,晋连城猛然飞身而来,把他挡在了身后,对着黑衣老者打出一掌。

    晋连城和黑衣老者很快就打了起来,青莲公子低着头站在那里,拳头紧紧地握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百招之后,尚未分出胜负,因为黑衣老者并未用全力,而他已经看出了晋连城武功的路子,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晋连城被面具遮住的左眼,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突然抽身而退,开口冷声说:“不打了!”

    “老不死的!我弟弟是你徒弟,不是你的奴隶!你再打他一下试试?”晋连城看着黑衣老者冷声说。

    黑衣老者却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看着面前的晋连城说:“阿烬的兄长,阿烬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你到底是谁?”

    青莲公子神色大变,猛然抬头,伸手抓住晋连城的胳膊:“快走!”

    晋连城却反手拉住了青莲公子,皱眉看着他说:“阿烬,他也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黑衣老者还在笑:“阿烬,你为何不敢告诉你的兄长,他就是……”

    “住口!”青莲公子声音幽寒地说,“大哥,不要听他的,我们走!”

    “我不走!”晋连城猛然甩开了青莲公子,转身看着黑衣老者冷声问,“你说,我到底是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