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1.甜蜜的惩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01.甜蜜的惩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是穆妍和萧星寒第一次的吻,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情意绵绵,萧星寒显然并不清醒,而穆妍只是觉得被咬破的嘴唇有点疼,别说害羞了,她现在很想骂人,很想狠狠地踹萧星寒一脚……

    当萧星寒终于放开穆妍的时候,穆妍娇嫩的唇瓣已经微微红肿了起来,下唇破了一个口子,嘴边还有一丝艳红的血迹,看起来颇有几分凌虐的美感……

    萧星寒的双眸终于从一片妖红变成了如墨深潭,他低头看着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复杂的情绪,开口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穆妍没有去擦嘴角的血迹,抬头看着萧星寒冷声问。

    萧星寒没有回答穆妍的问题,他突然伸手捧住了穆妍的脸,低头,轻轻舔去了穆妍嘴角的血迹。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秒,萧星寒没有离开,微凉的薄唇轻轻吻着穆妍的唇角,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两人身边。

    穆妍有刹那的怔然,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伸手推开了萧星寒,抬脚朝着萧星寒踹了过去,一脸怒气地说:“混蛋!跟你说过了,不要咬不该咬的地方!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见人?”

    幽暗的夜色完美掩饰了穆妍发烫飘红的小脸,而她的话直接将所谓的初吻定义成了一次“吸血没有吸对地方的小意外”……

    萧星寒微微皱眉,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问:“感觉很差吗?”

    “感觉?感觉你个鬼啊!”穆妍说话间扯动了嘴唇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一刻,萧星寒猛然靠近,把穆妍禁锢在了怀中,然后拿出一个小小的玉色药瓶,从瓶中取出一滴液体,点在了穆研嘴唇的伤处。

    液体凉凉的,带着穆妍并不陌生的异香,是万年冰莲的味道。穆妍很想翻白眼,总共就那么一株万年冰莲,萧星寒似乎做了好几种药,穆妍全都用过了,效果自不必说,穆妍只是觉得这么一个小伤口,要浪费万年冰莲那样的宝贝,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她宁愿就顶着嘴唇的伤回去,告诉别人她是做噩梦自己咬的……

    穆妍的嘴唇很快就不疼了,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万年冰莲作为一种神药,并不是浪得虚名。

    穆妍微微垂眸,没有看萧星寒。事实上她刚刚第二次被萧星寒吻住唇角的时候,心里有点慌慌的,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鹿乱撞?穆妍表示她两辈子第一次被男人“非礼”,这感觉,真的怪怪的啊!

    萧星寒捏住了穆妍的下巴,穆妍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四目相对,萧星寒看着穆妍,幽暗的双眸如夜色一般深沉,而他轻启薄唇说了三个字:“我不会。”

    穆妍美眸错愕,一时没反应过来萧星寒在说什么,等她发现萧星寒还在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嘴唇,似乎在考虑怎么下嘴的时候,她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色再次发烫发红,微微垂眸说了一句:“原来你也有不会的东西。”不懂得如何接吻,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穆妍突然感觉萧星寒有点萌……

    “你希望我会?”萧星寒低头看着穆妍。

    “你会一个试试?信不信我砍了你!”穆妍瞪着萧星寒说。会什么会?有经验代表着什么穆妍当然最清楚。

    “那怎么办?”萧星寒似乎很认真地在跟穆妍探讨这个问题。

    “咳咳。”穆妍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那就一起摸索学习吧。”

    “其实我还想再试试,不过你受伤了,下次再说吧。”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扶额:“萧寒寒,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傻?”这种事情不需要讨论的好吧?要做就做,不做拉倒!

    “嗯,我明白了。”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你明白什么了?”穆妍表示很无语。

    “你其实很期待我亲你,那就再等一会儿吧。”萧星寒微凉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穆妍的嘴唇,低头看着她说,意思很直白,等你嘴唇的伤好了,我们接着来……

    穆妍默……

    萧星寒接着说:“不用害羞,我也很想。”

    穆妍默默地红着脸,低着头,她才不害羞,因为她好像真的有点期待哎……

    寒风呼啸,树林中的积雪被风吹起,打在了萧星寒身上,而穆妍被萧星寒抱在了怀中,她娇小的身体被萧星寒的怀抱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穆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萧星寒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消散了,依旧是那种仿佛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药草清香,穆妍最喜欢的味道。

    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都没有说话,仿佛是不想破坏两人之间好不容易产生的那一丝旖旎暧昧,因为他们之前搂搂抱抱的时候经常互相毒舌,而萧星寒偷看穆妍洗澡的时候还在说穆妍小,搞得穆妍火冒三丈……

    如今刚刚好,天地肃然,仿佛只余他们两个人,他们靠得很近,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好了吧?”萧星寒低头,看着穆妍轻声问,目光灼灼地盯着穆妍娇嫩的唇瓣。

    “我不知道啊……”穆妍轻声说,怎么才算好了?她不觉得疼了,但是伤口有没有完全愈合,萧星寒应该看得更清楚。

    “我尝尝。”萧星寒话音未落,已经低头俘获了穆妍的唇瓣。

    穆妍下意识地伸手勾住了萧星寒的脖子,她比萧星寒矮一头,踮起脚尖,刚刚好。

    起初只是轻轻的触碰,浅浅的试探,对情事同样懵懂的两人随着本能让彼此更加亲密。

    男人在这方面总是能无师自通的,尝到甜头的萧星寒很快便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他霸道又温柔地攫取着穆妍口中的芬芳,引导着穆妍随他一起沉溺其中……

    乌云褪去,明月揭开了朦胧的面纱。清冷的月光照在两人身上,地上的影子密不可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只大手抚上穆妍胸前的时候,穆妍猛然清醒,推开了萧星寒!

    “我情不自禁。”萧星寒看着穆妍说,他在解释他刚刚突然“耍流氓”的行为,依旧很理直气壮。

    “差不多得了。”穆妍摸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白了萧星寒一眼。这男人刚开始确实不会,后来简直不要太会,她都快晕了……

    “差很多。”萧星寒伸手过来拉穆妍。

    穆妍后退了两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别得寸进尺,来日方长。”

    “你已经在期待下次了,看来感觉还不错。”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莫名觉得萧星寒似乎在自夸?这混蛋脸皮倒是真的挺厚,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明明语气很冷淡,可是听起来竟然有点小性感。穆妍觉得苏绮说得可能没错,她好像真的是春心萌动了,被一个冰山男撩得有点凌乱啊!

    “那个,我该回去了。”穆妍正了正神色,看着萧星寒说。她再不回去说不定苏绮都要跑出来找她了。

    “给我一点好处,否则不能走。”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皱眉:“别闹!”

    “我要真闹,你今天就别想走了。”萧星寒看着穆妍意味深长地说。

    穆妍认真思考了三秒钟,很淡定地走过来勾住萧星寒的脖子,踮脚亲了一下萧星寒,在萧星寒伸手要抱住她的时候,身姿灵活地转身跑了。

    “混蛋,再见。”穆妍没有回头,对着身后摆了摆手,飞身朝着红枫城太守府而去。

    萧星寒站在原地,看着穆妍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伸手碰了一下刚刚被穆妍亲过的地方,喃喃地说了两个字:“真甜……”

    很多年以后,穆妍想起她和萧星寒别开生面的初吻,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月黑风高夜,萧星寒刚刚发狂杀了很多人,然后咬破了穆妍的嘴唇,吸了穆妍的血,之后两个人在冷风中傻兮兮地抱在一起,等着穆妍的嘴唇伤好了之后再好好地亲一次。穆妍只能说,过程是曲折的,感觉是真的好……

    因为刺客事件,太守府中很多地方都亮着灯,东方紫煜和厉啸南心思各异,都在想那些被带回来的刺客尸体,真真是触目惊心。

    “南阳王觉得,杀了刺客的那位高手,会是什么人?”东方紫煜看着厉啸南问。

    “东方太子以为呢?”厉啸南反问东方紫煜。

    东方紫煜呵呵一笑:“本宫对江湖高手了解不多,想不到会是什么人。”

    “东方太子真觉得那是个江湖高手吗?”厉啸南明显话中有话。

    东方紫煜摇头:“只是猜测,那个女人和那些刺客应该不是一路的,今晚的事情,本宫觉得有可能是个巧合。”

    东方紫煜知道,厉啸南和他都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传说中杀人饮血的活阎王萧星寒。厉啸南并不确定是不是萧星寒来了,因为根据他昨日收到的消息,萧星寒这段时间一直在萧王府没有离开过。而且厉啸南并不认为萧星寒会亲自过来,暗中保护穆妍,因为这根本没有理由。

    事实上,东方紫煜虽然说他猜测是江湖高手做的,并且故作不知厉啸南在暗示什么,可东方紫煜心里,已经差不多认定那个神秘又凶残至极的高手就是萧星寒了。

    原因很简单,厉啸南并不清楚萧星寒和穆妍早已经有了来往,东方紫煜却是知道的。厉啸南认为萧星寒没有理由会喜欢穆妍这样的病秧子,但东方紫煜觉得萧星寒一定喜欢穆妍,因为穆妍事实上并不是病秧子,反而很强。

    苏霁神色淡淡地坐在一边,他是被人叫起来的,显然并不是很高兴。看到东方紫煜和厉啸南说完了,苏霁站了起来:“如果无事的话,本相回去休息了。”

    “苏相,你觉得那个神秘高手会是谁呢?”厉啸南看着苏霁问。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王爷说话大可不必如此拐弯抹角,王爷认为是萧星寒?本相只能说,不可能。”

    苏霁话落,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东方紫煜眼眸微闪,神色有些惊讶地看着厉啸南问:“南阳王认为今夜那位神秘高手是萧王爷?这怎么可能呢?虽然现在说这话不合时宜,但是本宫也知道,一路走过来,世人都在说安平嫁给萧王之后,活不过三天,本宫对此也无可奈何。想来南阳王比本宫更了解贵国的萧王爷,难道南阳王认为萧王会喜欢安平吗?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东方紫煜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情真意切,厉啸南呵呵一笑说:“东方太子,本王其实并不了解萧王,只是出现了一个杀人狠辣程度堪比萧王的高手,一时想岔了。”

    东方紫煜心中冷笑,他知道厉啸南在想什么,但他不会顺着厉啸南的话来说的,因为东方紫煜心里下意识地和穆妍站在了一起,所以任何对穆妍不利的话,会让人猜忌穆妍的话,他都绝对不会说。

    这些男人不管是不是认为萧星寒来了,倒是没有人想过穆妍出去了,既然刺客的事情解决了,就都各自回房睡觉去了。至于探究是谁派来的刺客,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大家早就心照不宣了。

    穆妍悄无声息地回了房间,房间里面很安静,她脸上的千影面具早就揭掉了,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再戴上。这会儿她脱掉外袍,轻轻地走到床边,就看到苏绮躺在她的床上睡着了,睡颜沉静柔和。

    这会儿天都快亮了,穆妍不打算再睡,准备坐在软塌上面练会儿功。

    结果穆妍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混蛋丫头,你还知道回来?”

    “表姐醒了?其实我早就回来了,不想打扰表姐睡觉。”穆妍转身,看着苏绮笑得一脸乖巧。

    “竟然还想胡说八道蒙混过关!”苏绮瞪了穆妍一眼。

    穆妍很无辜地说:“我是回来晚了,表姐你装睡骗人,大家扯平了。”

    苏绮扶额:“扯平个鬼!给我过来,老实交代,你到底去哪儿了?”

    “表姐,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穆妍看着苏绮眨了眨眼睛。

    苏绮白了穆妍一眼:“赶快交待,否则家法伺候!”

    “我去跟情郎幽会了。”穆妍笑嘻嘻地说。

    苏绮皱眉看着穆妍:“萧星寒来了?你怎么知道?你们在哪儿幽会的?他都对你做什么了?你给我过来!你的嘴唇怎么有点肿?”

    穆妍捂住嘴,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却被苏绮扑过来抱住了。

    苏绮看着穆妍微微红肿的嘴唇,恨铁不成钢地点着穆妍的额头说:“混蛋丫头!还没成亲就被人占了便宜,你找打是不是?”

    穆妍弱弱地说:“表姐,是我主动的。”

    苏绮扶额,想想穆妍强吻萧星寒的画面,感觉好醉人……

    而穆妍表示,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呜呼哀哉……

    第二天一早,送亲的队伍再次出发了。

    昨夜发生了不少事情,几家药铺里都有被人翻找过的痕迹,只有其中一家药铺里面丢了一样十分罕见的药材,最离奇的是盗贼竟然还留下了足够的银钱。

    昨夜有十一个人死在了太守府外面,其中有一个来历成谜的女子,还有十个一起出现的杀手,没有一具全尸。在厉啸南的示意下,送亲队伍离开红枫城之后,那些尸体全都被放在一处,烧成了灰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临近耒阳城,苏绮明显很期待回家去,心情都好了很多。而一路上苏绮给穆妍讲了耒阳城大大小小的人物和事情,虽然穆妍迄今为止并没有真正去过耒阳城,但是对耒阳城的了解已经不少了。

    萧星寒从十五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而穆妍也很期待到耒阳城去,倒不是因为思念萧星寒,因为他们才分开没几天,而是因为穆妍很想早点知道她家大哥和她的师父师叔还有师兄们,如今怎么样了。

    这天傍晚,他们到了距离耒阳城仅剩下半日路程的一座城池,名叫松明城。在松明城中停留一晚,明日一早出发,不出意外的话,正午之前就能到达耒阳城了。

    松明城一处小宅子里,一个布衣男子正在劈柴,脚边已经放了一堆劈好的干柴。

    布衣男子的容貌很普通,这是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而他已经换了易容,变成了另外一副样貌。

    青莲公子那晚离开红枫城之后,在是否要去耒阳城这个问题上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耒阳城的方向来了。前两日他带着晋连城到达松明城之后,就在松明城赁了这座小宅子,暂时住了下来。

    青莲公子在离开红枫城之后,半路听说了红枫城那晚的刺杀,知道死去的刺客之中有一名女子,他觉得那应该就是他那位师姐了。至于他那师姐为何会被当做刺客,又是被谁杀掉的,青莲公子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暂时自由了。

    青莲公子懂得易容术,他如果自己一个人的话,可以随意变换容貌,走到哪里都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可他带着晋连城,而晋连城身上有一个无法掩饰的特征,失明的眼睛。

    青莲公子一直让晋连城把两只眼睛都蒙起来,是为了避免被有心人注意到,因为大阳城晋连城的“尸体”被盗已经有人知道了,假如有人怀疑晋连城没死的话,只要去查左眼失明的男子,很快就会找到他们。

    可晋连城一直蒙着两只眼睛,如今也成了一个明显的特征,青莲公子觉得他的师父在不久之后就会派人找过来,而他师姐的突然死亡,给他争取了一些时间,他正在为脱身做准备。

    没有直接去耒阳城,是因为青莲公子并不打算真的去找萧星寒求医,他知道那是异想天开。

    打水,烧火,做饭,对于青莲公子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他端着做好的饭菜去和晋连城一起吃,吃饭的时候,晋连城突然开口问他:“阿烬,我们怎么还不去耒阳城?你不是说要去找萧王爷为我医治吗?”

    “不去了。”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

    “为何不去?”晋连城微微皱眉,“你担心他不会答应?”

    “嗯,他一定不会答应,因为他已经很多年不再行医。”青莲公子说。

    “那我一辈子都会这样吗……”晋连城神色有些落寞,“一直这样的话,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青莲公子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晋连城问:“大哥,如果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宁愿生不如死地活着,还是会选择死去,以求彻底解脱?”

    晋连城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我不想死,活着总有希望。”

    青莲公子心中微叹:“那你接下来要听我的安排。”

    “嗯。”晋连城微微点头。

    夜半时分,松明城中突然来了很多官兵,是从耒阳城过来的,说是有刺客逃跑到了松明城,要挨家挨户搜查。

    整个松明城都被拍门的声音吵醒了,青莲公子还没睡,听到隔壁杂乱的声音,微微皱了眉。他们当然和刺客没有关系,可是假如搜查到他们这里,他们的身份倒是容易引人怀疑。

    很快,拍门的声音响起,青莲公子定了定神,起身过去打开门,一队官兵冲了进来,开始到处翻找,连院中的枯井都没有放过。

    青莲公子低着头站在院子里,似乎是受到了惊吓。而原本好不容易入睡的晋连城,却被两个士兵从床上扯了下去,然后一个士兵粗鲁地扯掉了晋连城眼睛上面蒙着的白布,用剑鞘打了一下晋连城的脸,阴阳怪气地说:“竟然是个独眼瞎子!”

    晋连城本来被疼痛折磨得生不如死,好不容易睡了,被如此粗暴地弄醒,一醒来就遭到了这样的侮辱,他微微眨了眨完好的右眼,适应了一下房中昏黄的光线,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在两个士兵反应过来之前,伸手成爪,掐住了他们的脖子,猛然收紧,两个士兵还没发出一声惨叫,脑袋一歪,同时毙命!

    晋连城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不是害怕,是兴奋。他剩下的右眼足以视物,这是他失忆醒来之后,第一次感觉自己是有力量的,这种可以操纵他人生死的力量让他有些迷恋……

    其他士兵都已经搜查完毕,开始列队汇报了,青莲公子看到进了晋连城房间的两个士兵一直没有出来,神色微凝,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五和赵六呢?”一个小队长扫视了一圈冷声说。

    “在那里面,我去叫他们!”一个士兵转身朝着晋连城的房间跑了过去。

    可惜,外面等着的人只看到那个士兵进去,却没等到他出来,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响动。

    小队长神色微变,猛然打了一个手势,两个士兵拔剑架在了青莲公子的脖子上,其他人一起冲进了晋连城的房间。

    没有惨叫声,青莲公子心中一沉,看着不久之后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晋连城,而进了房间的将近二十个士兵,全都不见了人影,包括那个小队长。

    挟持青莲公子的两个士兵神色惊悚地看着晋连城,晋连城一只眼睛呆滞无神,显然已经瞎了,另外一只眼中却闪烁着兴奋嗜血的光芒。

    青莲公子猛然出手,把挟持他的两个士兵都给打晕了,然后看着晋连城冷声说:“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他们侮辱我。”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说,“阿烬,我发现我的武功很高,以后我们不必那样东躲西藏的,我可以保护你。”

    青莲公子微微垂眸:“大哥,平静的生活不好吗?你为什么一定要打破?”

    “阿烬,我知道你瞒了我很多事情,我不怪你,但你不能要求我跟你一样,做一个碌碌无为的百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冷声说。

    “大哥是要跟我分道扬镳了吗?”青莲公子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他本以为,晋连城失忆之后,性格会变得平和一些,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带着晋连城找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上与世无争的平静日子,可他现在才发现,这是他想要的,却自始至终都不是晋连城想要的。

    “阿烬,我没有那个意思!”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说,“我们兄弟相依为命,不能分开,你不想看到我杀人,我以后会克制。”

    晋连城突然转变了态度,青莲公子心中微叹,他知道,晋连城说的并不是真心话,晋连城的确不想现在跟他分道扬镳,因为晋连城还需要他,需要他提供的压制蛊毒的药。

    “大哥,再有下次,我们便各走各路吧。”青莲公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晋连城在青莲公子心中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并不仅仅是因为晋连城在青莲公子八岁那年救了他一命,更重要的原因是,晋连城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青莲公子好的人。青莲公子一直都没有忘记,就在他绝望的时候,晋连城出现,救了他,摸着他的脑袋说:“以后哥哥保护你。”

    就是那句话,青莲公子记了十几年,而在晋连城之后,青莲公子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从未有一个真心对他好,所以和晋连城小时候的那点回忆,对青莲公子来说弥足珍贵。这也是青莲公子一定要把晋连城从鬼门关拉回来的重要原因,假如晋连城真的死了,青莲公子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亲人了。

    青莲公子其实心里清楚,失忆之前的晋连城早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温暖爱笑的哥哥了,可他还是想再给晋连城一个机会,不是希望他们能够回到曾经,只是希望晋连城能够好好地活着,仅此而已。

    “阿烬,对不起。”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说。

    “我们该走了。”青莲公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被人发现,还有两个只是被他打晕的士兵,等士兵醒过来,他们想走就不容易了。

    “去哪里?”晋连城问青莲公子。

    青莲公子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说:“去耒阳城。”不找萧星寒,他有其他的事情必须要去耒阳城一趟,原本没有这么急迫,如今必须去了。

    青莲公子和晋连城前脚刚刚离开那座小宅子,大队的官兵就冲了进去,可惜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青莲公子和晋连城悄无声息地穿过一条巷子,正准备朝着松明城城门口的方向而去,不远处一道黑影闪了过去。

    晋连城飞身追了过去,青莲公子微微皱眉,也跟了上去。

    黑影在松明城中七拐八拐,最后进了一个破庙,晋连城和青莲公子也跟了进去,并没有被发现。

    青莲公子冷眼看着,那黑影放下了背上背着的一个麻袋,打开麻袋口,里面露出了一张少女的脸庞,夜色太黑,少女的容貌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

    只听那黑影冷笑着自言自语:“萧星寒的妹妹,果然是国色天香啊!”

    青莲公子神色微变,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猛然飞身而起,挥掌朝着站在破庙之中的黑衣男子打了过去!

    黑衣男子其实就是耒阳城的官兵大晚上正在到处搜查的刺客,而他并没有在耒阳城刺杀谁,只是掳走了刑部尚书府的小姐萧心悦,官府明面上说要搜查刺客,只是为了萧心悦的名声考虑。

    晋连城这一掌用了全力,黑衣男子在最松懈的时候被偷袭,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晋连城一掌打得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根很粗的圆木柱上面,一大口血吐了出来,内伤颇重,瞬间没了还手之力!

    “你是谁?为何要掳走萧星寒的妹妹?”晋连城脸上蒙着一块黑布,低头看着地上的黑衣男人冷声问。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黑衣男子梗着脖子说。

    “如你所愿!”晋连城话音未落,猛然出掌,重重地拍在了黑衣男子的天灵盖上面,黑衣男子瞬间毙命,倒在了一旁。

    晋连城转身,看着青莲公子说:“阿烬,这人该杀,你不能怪我。”

    青莲公子微微皱眉:“你想做什么?”

    “阿烬不是担心萧星寒不肯为我医治吗?我们机缘巧合救了萧星寒的妹妹,这是一个好机会。”晋连城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失忆之后的晋连城对萧星寒的了解并不多,他只是在凭直觉行动,认为这样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青莲公子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萧心悦,微微皱眉说:“不提萧星寒早已经跟萧家断绝了关系,假如我们带着这个姑娘去威胁萧星寒,唯一的结果是,我们都要死!”

    “阿烬……”晋连城还想说什么。

    青莲公子神色一冷:“不要再说了!很快会有人找来这里,萧小姐不会有事,我们走!”

    看到青莲公子转身就要走,晋连城眉头拧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萧心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青莲公子走了。

    夜半时分,官兵搜查到破庙,找到了安然无恙的萧心悦,以及已经变成尸体的那个“刺客”。至于刺客是被谁所杀,成为了一桩谜案。

    即将离开松明城的时候,晋连城脚步一顿,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问。

    “阿烬,你先前说的我的仇家,是不是和萧星寒有关?”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问,“不然你为何这么害怕带我去见萧星寒?就算萧星寒不再行医,也不会杀掉前去求医之人,而你根本就没打算带我去找他,哪怕是试一下!萧星寒认识我对不对?”

    青莲公子沉默了片刻说:“我做这一切,只是希望你活着。”

    晋连城微微垂眸:“我明白,阿烬你对我很好,我只是突然想到我或许和萧星寒有仇,所以不能去找他,没有别的意思。不是要去耒阳城吗?我们走吧。”

    青莲公子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对于未来突然有些迷茫了,因为他发现失忆之后的晋连城,并不是他能掌控的,这一个夜晚,晋连城就杀了二十多个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可预知。

    青莲公子既然把晋连城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就不能再看着晋连城走上不归路,所以,如今最重要的不是医治好晋连城,而是想办法让晋连城安分点,打消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所以他必须做些什么了……

    松明城太守府。

    穆妍没有睡意,正在看一本新得的医书,是昨天苏霁给她的,至于苏霁从哪里弄来的,穆妍也不知道。

    这是一本很古老的医书,纸张已经泛黄易碎,上面的字迹也有些模糊不清,看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不然书很容易就被毁了。

    这本书中有不少新鲜奇异的东西,药物毒物之类的都有,大部分如今已经失传了。而穆妍看到最后一页,上面聊聊数语,记载了一种对穆妍来说有些超出认知的东西,还生蛊。

    不死不灭的还生蛊,可以让必死之人还阳,并且拥有相对不死之身。只要还生蛊寄宿的心脏没有被取出体外,不管受了多重的伤,还生蛊的宿主都可以活下去。

    其他药物毒物或许会失传,但不死不灭的还生蛊一定是存在的,并且极有可能在某个人的身体里面。

    穆妍觉得这东西很神奇的同时,也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虽然她是亲眼看着晋连城断气的,但是如果大胆假设,晋连城体内有还生蛊的话,如今他一定还没死。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大阳城晋国公府灵堂里面的那具尸体不翼而飞了!

    “你在想谁?”

    穆妍正在凝神思考,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她竟然都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被人潜了进来,而且那人这会儿就站在穆妍身后,赫然正是萧星寒。

    “我在想晋连城。”穆妍幽幽地说。

    “作为萧星寒的未婚妻,你想别的男人,胆子不小。”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说。

    “我就想了,所以呢?”穆妍看着萧星寒似笑非笑地问。

    萧星寒伸手就把穆妍禁锢在了怀中,看着穆妍冷声说:“所以,我要惩罚你。”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微微垂眸说:“我认罚。”

    片刻之后,穆妍动作豪放地把萧星寒推倒在了床上,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根绳子,把萧星寒的双手给绑了起来,还系在了床柱上面,用了一种很独特的打结方法,越挣扎就会束缚得越紧。

    穆妍笑容玩味地趴在萧星寒身上,伸手在萧星寒脸上缓缓地摸了一把,说了一句:“手感不错。”像极了一个强抢美男的女土匪……

    穆妍低头,主动送上了香吻,萧星寒眸光一暗,微微抬头迎了上来,接下来本该是好一番缠绵,穆妍却突然抽身而退,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床下,看着萧星寒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想亲我还说得那么欠揍,本小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甜蜜的惩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