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0.血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00.血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落雪城。

    暗夜时分,窗外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

    萧星寒和穆妍两人临窗相对而坐,萧星寒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壶两杯,放在了两人中间。

    穆妍眉梢微挑:“你跟踪我?”萧星寒带来的酒壶和杯子显然是穆妍不久之前去过的那家小酒馆里的,萧星寒既然知道穆妍和一个男人在那家酒馆喝了酒,想来他那个时候也在,只是没有现身而已。

    “巧遇。”萧星寒说了两个字,提起酒壶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了穆妍。

    穆妍接过酒杯,淡淡的寒梅香气证明萧星寒带来的就是落雪城最有名的梅映雪,穆妍刚喝过。

    两人坐在那里默默地喝酒,也没有再说什么。萧星寒向来沉默寡言,而穆妍在欣赏窗外的雪景,觉得不说话也挺好。

    一壶酒见底的时候,穆妍并无醉意,她看着萧星寒,突然说了一句:“晋连城的尸体不见了。”

    “嗯。”萧星寒表示他已经知道了。

    “谁会偷盗他的尸体呢?难道有人迷恋他,在他生前得不到,死后与尸体共眠?想想有点渗人,不过也不是没可能。”穆妍在很认真地分析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在穆妍前世那个信息爆炸的世界,林子大了什么变态都有,穆妍表示她的接受能力是很强的。

    萧星寒没有说话,穆妍接着分析:“会不会晋连城根本就没死?”

    “何以见得?”萧星寒反问。

    “说不定他的魂魄附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呢。”这话听起来很扯,但作为一个魂穿人士,穆妍现在已经不是无神论者了,她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你真如此认为?”萧星寒似乎觉得这样离奇的想法不像是穆妍会有的。

    “不然你说呢?你觉得晋连城的尸体去哪儿了?”穆妍看着萧星寒问。这件事并没有造成穆妍的困扰,只是让她很不解。

    萧星寒声音冰冷地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完美答案,你赢了。”穆妍唇角微勾,很快转移了话题,“我哥身体如何了?我师父他们都在耒阳城的萧王府吗?”她把穆霖以及神兵门的人全都托付给了萧星寒,如今还不知道萧星寒把他们安置在了什么地方。

    “你很快会知道的。”萧星寒不是卖关子,而是不想说太多话。

    “好,沉默是金,等我到了耒阳城,自己去找答案吧。”穆妍相信穆霖和神兵门的人这会儿一定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睡觉。”萧星寒把穆妍拉了起来,揽着穆妍往床边走去。

    掀开床幔,床头放着的一个卷轴映入眼帘,穆妍下意识地要去拿,结果萧星寒抢了先。

    萧星寒打开那个卷轴,里面正是他送给穆妍的“聘礼”,他微微低头,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问:“日夜带在身边?这么想我?”

    “是,我想你,想得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满意么?”穆妍白了萧星寒一眼。这幅画本来在穆妍的包袱里面,穆妍换男装出去的时候,和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放在了床上而已。

    “嗯,很好。”萧星寒把卷轴放在一边,按着穆妍让她坐在了床上,然后俯身脱掉了穆妍的鞋袜。

    穆妍的双腿微微缩了一下,有些不习惯萧星寒突然做这样的事情,萧星寒倒是神色如常,没有任何表情。

    当穆妍白皙玲珑的小脚被萧星寒握在手中打量的时候,她的脸颊飘上了一朵红云。虽然他们即将成亲,曾经也同床共枕不止一次了,萧星寒甚至偷看过她洗澡,可他们之间其实没有做过什么太过亲密的事情。

    “好小。”萧星寒握着穆妍微凉的小脚,看了一会儿,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穆妍抽脚,踹向了萧星寒的胸口:“你才小!你哪里都小!”

    这不是萧星寒第一次评价穆妍“小”,穆妍对这个字都有些敏感了。

    萧星寒站直了身子,低头看着穆妍问:“我哪里小?”

    穆妍看着萧星寒的脸,目光缓缓地下移,在某个位置定了一下,然后脸色瞬间爆红,猛然转身,背对着萧星寒躺下,扯过被子罩住自己,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萧星寒看着把自己裹成蚕宝宝的穆妍,眼底的笑意一闪而逝。他脱鞋上床,直接连人带被子抱住了穆妍,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以后你会知道的。”

    穆妍默……以后?她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就想把萧星寒踹出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穆妍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疑惑的眼眸。

    “小表妹,你不对劲。”苏绮盯着穆妍白里透红的小脸看了好大一会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穆妍很快清醒,神色如常地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里衣,她的外衣这会儿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她没失忆,衣服绝对不是她自己脱的。至于脱她衣服的那个混蛋,这会儿已经没影儿了。

    “小表妹,你在思春?不然为什么睡觉的时候脸那么红?而且你今天第一次起晚了,这不像你。”苏绮看着穆妍笑得有些暧昧。

    穆妍神色一正:“表姐,看来你思过春?这么有经验啊,回头我得问问表哥去,看他知不知道你在思念谁。”

    苏绮伸手拧了一下穆妍娇小玲珑的耳朵:“小混蛋,说什么呢?你自己闻闻,你身上有一股跟往常不同的香气。”

    “哦,这个。”穆妍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木雕的小兔子扔给了苏绮,“它叫小混蛋。”

    苏绮拿着那个精致可爱的小兔子闻了闻,确实和穆妍身上的气味很像,但她还是直觉穆妍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

    穆妍在穿衣服,苏绮拿着手中的小兔子说:“小表妹,这个小东西送我了。”

    “不行。”穆妍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为什么不行?”苏绮唇角微勾,“难道这个东西,是你的情郎送给你的?你舍不得?”

    穆妍很快穿好衣服,把她的“小混蛋”从苏绮手中拿了回来,看着苏绮说:“没错,这是萧星寒送我的,你想要的话,去问他要。”

    苏绮神色有些怪异:“小表妹你果然跟萧星寒有过不少来往,一个小兔子木偶就值得你放在枕头下面,这让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穆妍问。

    “你好像真的很喜欢萧星寒。”苏绮看着穆妍说。

    “还行。”穆妍很淡定地点头。她把小兔子木偶放在枕头下方,不是为了睹物思人,只是喜欢那种气味,并且那个小兔子在某些时候还可以用来解毒,是防身利器。

    落雪城中大雪纷飞,送亲队伍依旧选择了这天一早就出发,继续上路。

    街边围观的百姓不少,都在低声议论这桩和亲,议论穆妍这个叛将之女和萧星寒那个活阎王的结合,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青莲公子和晋连城就在城门口的一辆马车里,要等送亲的队伍全都离开落雪城之后,他们再出发,因为此时进出城的路都被官兵戒严了。

    “阿烬,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耒阳城?”晋连城问青莲公子。他只伤到了一只眼睛,眼睛里面的那根银针暗器,已经被青莲公子取了出来,而青莲公子用一块白色的布,一直缠着晋连城的双眼,让看到晋连城的人都会以为他双目失明了。

    “再过半个多月吧。”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车帘被风寒风吹开,雪花飘了进来,青莲公子并不在意,他在看四周的人群,扫视了一圈之后微微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下意识地在寻找昨夜小酒馆遇见的那个少年,只是没有找到。

    送亲队伍之中最华丽的那辆马车到了不远处,青莲公子看了一眼,冷风吹动车帘,惊鸿一瞥之间,只看到了马车中的一抹红色,还有一个绝色倾城的侧脸。

    青莲公子知道,那是穆妍,萧星寒的未婚妻,也是让晋连城走上不归路的原因。事实上青莲公子到现在都没有见过穆妍的真容,他在无双城见到过阿月,后来去了大阳城,没有见到穆妍,便带着晋连城一起离开了。

    青莲公子在想,那个让晋连城执念入骨的姑娘一定不是一般人,因为她也入了萧星寒的眼。青莲公子昨日动了去找萧星寒求医的念头,不过也是短暂的,今日他就打消了那个念头,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所以青莲公子现在在想,接下来去耒阳城的路上,他必须想办法摆脱暗中的眼线,然后再次隐匿起来,否则,前路不通,退路也是绝路。

    送亲的队伍离开落雪城之后,穆妍放下手中的医书,突然开口问苏绮:“表姐,萧家都有些什么人?”

    苏绮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揉了揉穆妍的脑袋,笑了起来:“怎么?还没嫁过去,就开始打听未来的婆家了?”

    “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萧星寒没有跟穆妍提过萧家其他的人,他不喜欢说话只是一方面,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这个月下旬他们就要到耒阳城了,穆妍觉得她将会见到很多有关或者无关的人,索性现在也没事,不如听苏绮跟她讲讲。先前苏绮倒是跟穆妍讲了不少耒阳城中的人和事,只是苏绮提到的人里面,并没有一个姓萧的。

    “你怎么不问萧星寒,让他亲口告诉你?”苏绮看着穆妍说。

    “爱说不说。”穆妍白了苏绮一眼,又拿起了那本医书。

    苏绮把穆妍手中的医书扔到一边,搂住了穆妍的肩膀说:“你想知道,姐姐当然会告诉你的!”

    晴雪和凌霜都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因为她们对于萧家也十分好奇。或许是因为萧星寒的恶名太盛,导致萧家其他人在传闻之中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萧老神医名叫萧烜,他一共有三子一女。萧星寒是长子嫡孙,他的父亲萧源启是天厉国的刑部尚书。他的三姑母名叫萧茹,嫁给了齐太傅的长子,齐太傅是太子的外祖,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萧星寒的二叔萧源凌和四叔萧源晧都没有做官,萧源晧至今未娶亲,萧家到现在都没有分家。”

    “萧星寒没有弟弟,只有一个妹妹,跟你年龄相仿,名叫萧心悦。但他有两个堂弟,是萧源凌的儿子,还有一个表弟和一个表妹,是齐家人。”苏绮看着穆妍说。

    “萧星寒和萧家其他人关系如何?”穆妍神色莫名地问。

    苏绮微微摇头:“没有关系,十年前萧星寒的父亲上了奏折,请旨与萧星寒断绝父子关系,皇上劝说无果之后,便准了。从那以后,萧家是萧家,萧王府是萧王府,再没有任何往来。”

    看到穆妍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绮微微一笑说:“萧家人的关系外人很难讲,因为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人都不知道。不过这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萧星寒对你好,你大可不必在意萧家其他人,因为你们不会成为一家人。”

    “嗯,表姐说得对。”穆妍微微点头。她倒不是在想她以后没有公婆会过得比较轻松,她只是突然发现她对萧星寒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萧星寒心里似乎藏了很多秘密,她不想逼他说,但她希望未来的某天萧星寒可以告诉她。

    “那姑爷就一个人住在萧王府吗?”晴雪开口问。

    苏绮微微点头:“是啊。”

    苏绮还以为晴雪是在同情萧星寒被家人抛弃,谁知道晴雪高兴地说:“那太好了,以后萧王府就是我家小姐的了!”

    凌霜微微点头,表示认同晴雪的看法。苏绮扶额,她家小表妹的这两个丫头,也不是正常人啊……

    落雪城。

    送亲的队伍这天一早已经离开了,傍晚时分,大雪依旧没有停的趋势,城里城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半天都不见有人从城门口进出。

    突然听到马蹄声,守城的士兵定睛一看,就看到一辆马车从风雪中驶来,马头上面满是雪花冰凌,车顶上面也是雪白一片。

    “停车!例行检查!”守城的士兵冷喝了一声,车夫拉了一下缰绳,马车停在了城门口。

    “两位官爷,在下姓胡,是行商之人,家中夫人前些日子突然急病走了,留下了幼子,在下出来谈生意,就把孩子也带上了。”

    车夫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一脸的风霜,说着就把车帘掀开了一条缝,让守城士兵看。

    马车里面铺了厚厚的被褥,一个小人儿在里面躺着,睡得正熟,只能看到半张小脸露在外面,除此之外,马车里面并没有其他异常。

    车夫不着痕迹地塞了一个钱袋子给守城兵,守城兵装模作样地又打量了一下马车,然后摆了摆手说:“走吧走吧!”

    马车很快进了城,停在了一家客栈的后院,车夫把车里的孩子抱了出来,裹紧包着孩子的被子,快步走进了客栈后面的一个幽静的客院。

    车夫进门,就看到一个墨衣男子坐在窗边,手中拿着一本书。

    车夫开口叫了一声:“主子。”声音赫然就是萧星寒的随从青木。

    萧星寒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了过来:“如何?”

    “拓跋太子和皇太孙归国途中,遇到了沙暴,一行人都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但这只是表面。”青木神色恭敬地说。

    “事实呢?”萧星寒冷声问。

    “那场沙暴是真的,但拓跋太子和皇太孙在沙暴之前,就遇到了埋伏,之后发生的事情很难查证。属下查到当初送皇太孙去大阳城的那个将军,暗中和北漠国三皇子有勾结,他本该和拓跋太子一起在沙暴中失踪,却偷偷回到了繁星城。”青木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紧闭着眼睛的男孩。男孩的容貌经过刻意修饰,看起来很平凡,但他事实上是北漠国的皇太孙拓跋严。

    “属下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没有见到拓跋太子的尸体,只找到了皇太孙,但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清醒的时候对所有人都有很深的敌意,属下用了一些安神药,让他睡了。”青木看着萧星寒说。

    “嗯。”萧星寒看了一眼青木怀中的拓跋严说,“送他回耒阳城。”

    “主子,属下猜测这整件事情都是北漠国三皇子拓跋浚有预谋的篡位,北漠国皇帝病重,已经时日无多了,皇后虽然一向手腕强硬,但这次未必能够力挽狂澜。”青木看着萧星寒说。青木认为萧星寒肯定是要帮拓跋良和拓跋严的,接下来应该会插手北漠国的皇权更迭。

    结果萧星寒只是神色冷漠地说了一句:“把拓跋严送到耒阳城,继续派人找拓跋良,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可是……”青木想说以北漠国现在的形势,如果他们不插手的话,皇位很快就会落入拓跋浚的手里了。如今北漠国封锁了消息,拓跋浚或许打算等他登上皇位的时候,再昭告天下,告诉所有人他的太子皇兄和侄子在归国途中遇到沙暴丧生了,这样可以避免节外生枝。

    “你话多了。”萧星寒冷声说。

    “主子恕罪。”青木神色微变,垂眸恭声说。

    青木按照萧星寒的吩咐,很快带着沉睡的拓跋严,暗中离开落雪城,朝着耒阳城而去了。

    世人都不知道萧星寒和北漠国的太子拓跋良曾经有过私交,那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萧星寒的祖父还在,萧星寒只是个少年,他在天下各处游历,救人无数,美名远扬。当萧星寒游历到了北漠国繁星城的时候,他在繁星城外的一座山上采药,偶遇了当时也是少年的北漠国太子拓跋良。

    那会儿拓跋良一个人,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布衣,正趴在地上挖一株植物,根本不像是个出身尊贵的太子。

    萧星寒问拓跋良在做什么,拓跋良说他在找适合在北漠国种植的粮食,然后萧星寒看着拓跋良把一株有毒的根茎植物挖出来,准备试吃……

    萧星寒阻止了拓跋良,并且告诉拓跋良那东西有毒。拓跋良很感激萧星寒,在得知萧星寒就是传说中的少年神医的时候,盛情邀请萧星寒去繁星城的北漠国皇宫做客,不过被萧星寒拒绝了。

    后来他们又见了几次面,拓跋良拉着萧星寒,向他请教哪些植物是有毒的,哪些是无毒的,萧星寒教了他不少这方面的东西,拓跋良还请萧星寒喝了北漠国皇室特产的美酒。

    再见,已经是十几年之后,在无双城慕容府了。拓跋良的性格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萧星寒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性情温和的少年神医了。

    后来在大阳城,他们有短暂的交谈,之后没多久,拓跋良就带着拓跋严一起踏上了回北漠国的路。

    而萧星寒之所以派人去找拓跋良,是因为他突然收到消息,得知表面平静的北漠国皇室暗中有了异动。

    萧星寒的人去晚了,拓跋良如今生死不知,拓跋严还活着,被青木带了回来。至于北漠国皇室接下来会不会乱,之后是谁做皇帝,萧星寒并不想插手,他也不会把拓跋严送回北漠国皇室去。因为萧星寒一开始认识拓跋良的时候,就认为拓跋良不适合当北漠国的太子,十多年前拓跋良在和萧星寒喝酒的时候,无奈地说过他并不喜欢做太子,可他的母后非要让他当……

    今年天厉国的雪比起往年都要多一些,穆妍一路走来,大部分地方都在下雪。

    十一月十四傍晚,送亲的队伍到了天厉国中部的红枫城,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再过六七日就能到达耒阳城了。

    “小表妹,今夜我陪你睡。”苏绮扶着穆妍进了房间,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

    “不要。”穆妍表示拒绝。

    苏绮神色认真地说:“小表妹你放心,姐姐我不打呼噜也不磨牙,更不会对你动手动脚。今夜子时你又该犯病了,到时候我贴身保护你,省得出现什么意外。”

    “表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不用。”穆妍再次表示拒绝。

    “唉,总是被嫌弃,我走了。”苏绮白了穆妍一眼,摆摆手出去了。

    穆妍表示,她不想跟苏绮一起睡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她直觉今夜萧星寒会出现,虽然不知道萧星寒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是穆妍觉得他们应该离得不远。

    一路上跟在送亲队伍后面的青莲公子和晋连城,也在入夜时分到了红枫城。

    青莲公子一直在找机会摆脱暗中盯着他的人,可他只有一个人的话并不难,再带上晋连城,就很不容易了。

    而现在青莲公子面临的最紧迫的一个问题是,用来压制晋连城体内蛊毒的药物,最后一颗昨天被晋连城吃掉了,如今没有了,可晋连城的蛊毒依旧会连续不断地发作,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阿烬……快给我药……药呢……”晋连城满头冷汗,身子蜷缩在一起,一直在颤抖,声音都变了调。

    “药没有了。”青莲公子眼眸微暗。

    “阿烬……你帮帮我……我好疼……好难受……”晋连城捂着胸口,声音都在颤抖。

    看着晋连城痛苦的样子,青莲公子眼底闪过一丝不忍,挥掌就把晋连城给劈晕了。但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除非让晋连城一直沉睡下去,否则等晋连城醒了,疼痛依旧会无休无止。

    青莲公子之前路过每个城池,都会找遍所有的药铺,想要找到一味最关键的药材,可是始终一无所获。

    如今到了红枫城,青莲公子准备今夜再去找找,如果能够找到那一味药材,就能做出新的药给晋连城,他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夜半时分,红枫城中一片静寂,街上的医馆和药铺都关上了门,青莲公子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一家药铺,手中拿着一颗夜明珠照明,开始在密密麻麻的药柜之中寻找他需要的药材。

    一直找到第三家药铺,青莲公子终于有了收获!虽然说找到的药材很少,但总算是有了。

    青莲公子把他需要的药材全都带走了,在药柜里面留下了足够的银票,然后离开药铺,准备回客栈。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青莲公子走到半路,突然心中一动,因为他感觉一直在暗中盯着他的那双眼睛不见了!

    青莲公子知道,跟踪监视他的人就是先前在无伤城找到他的那位师姐,青莲公子一直在想方设法想要摆脱她,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

    青莲公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客栈,再次确定没有被人跟踪,他丢弃了晋连城的轮椅,把被打晕的晋连城直接背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红枫城外而去。

    天寒地冻的时节,青莲公子只有一个想法,跑!跑得远远的!

    一直到背着晋连城跑到了城外十里的地方,都没有被人跟上,青莲公子微微松了一口气,站在一个岔路口犹豫了片刻,然后脚步微转,冒着凛冽的寒风,朝着耒阳城的方向而去了。

    青莲公子不知道他的师姐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也没有时间去探究。而他不会想到的是,他之所以能够摆脱那个女人的跟踪,完全是运气好……

    青莲公子离开客栈去找药材的时候,那个女人还一直紧紧地跟着他。青莲公子没有选择动手除掉那个女人,不是因为他的武功不够高,而是因为那个女人擅长用毒,令人防不胜防,青莲公子不敢轻举妄动。

    而就在青莲公子终于在药铺中找到了需要的药材的时候,盯着他的那个女人,突然离开了那家药铺,原因是她无意中看到一个黑影从不远处闪过。

    那个女人想着青莲公子定然还要回客栈中去找晋连城,他们根本跑不了,而那道暗夜时分出现在红枫城,并且朝着红枫城太守府而去的黑影,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想跟过去看看那人要做什么。

    结果还没进太守府,那个女人就跟丢了。她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转身,猛然瞪大了眼睛,看到她跟踪的黑影就站在她的身后,那双眼眸竟然透着诡异的妖红!

    那个女人心中一惊,一个名字闪入了脑海之中,萧星寒!她下意识地想要逃跑,却在跑出十米远之后,被一道刚猛的掌风所击中,瞬间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脸色煞白,吐血不止!

    “萧王爷……这是……误会……”那个女人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时脑热去跟踪一个跟她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等她发现她招惹上的人是萧星寒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退了。

    萧星寒眼眸之中满是嗜血的光芒,看起来让人心惊胆战。那个女人明知自己凶多吉少,竟然开始对萧星寒用毒,试图为自己寻求一线生机。

    可惜,那个女人身上的毒都用光了,也没有阻止萧星寒的脚步。在萧星寒挥剑砍掉了那个女人的脑袋的时候,那个女人最后一个想法是,她真蠢,她怎么忘了,萧星寒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医,她的毒,对萧星寒根本就没有用……

    萧星寒已经离开了,而那个女人尸首分离,就躺在距离红枫城太守府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明日一早就会被人发现,最终最可能的结果是被当做悬案不了了之,然后她的尸体会被扔到城外的乱葬岗上面,被野兽啃噬……

    却说穆妍。

    子时已到,熟悉的无力感再次袭来,萧星寒并没有如她的预料之中出现。穆妍在想萧星寒或许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来红枫城,她神色疲惫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而穆妍不知道的是,这会儿萧星寒就在红枫城太守府外,如果不是被那个女人跟踪的话,萧星寒原本应该在子时出现在穆妍身边。

    如今,萧星寒已经杀了那个女人,他正要进太守府的时候,又被一群人绊住了脚步……

    这是一群正准备潜入太守府的刺客,刺客的目标自然还是和亲公主穆妍。自从送亲队伍进入天厉国之后,刺客出现的次数没有在东阳国那么频繁了,但一直都有,因为想要破坏和亲,让穆妍死的人迄今为止尚未死心,即便失败了很多次,依旧没有放弃。

    这天晚上出现的刺客人数不多,仅有十个人,实力却比先前任何一次的刺客都要强,而且配合十分默契。

    原本这十个武功高强的刺客有望潜入太守府,靠近穆妍,可惜,他们今夜运气太差了,在见到穆妍之前,先碰到了萧星寒……

    在十个刺客反应过来之前,萧星寒已经挥剑将其中一个刺客的身体拦腰斩断,让剩下的九个人瞬间乱了阵脚!

    不过很快,九个刺客镇定了下来,开始全力围攻萧星寒。

    而萧星寒在连杀两人之后,周身充斥着浓烈的血腥之气,他的双眸已经完全变成了赤红的颜色,穿梭在杀手群中,招式狠辣至极,收割着杀手的性命,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杀人机器。

    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太守府并不远,这边的惨叫声很快引起了太守府的注意。重兵把守的太守府在这暗夜时分苏醒了过来,准备应对接下来会出现的刺客。

    苏绮推开穆妍的房门,快步走了进去,把穆妍叫醒了。

    “怎么了……”穆妍还有些迷茫,因为她这个时候总是感觉很累,睡着了之后就很难醒过来。

    “有刺客,好像被什么人拦在了外面,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在你这儿睡吧。”苏绮话音未落,已经脱了鞋袜,上床躺在了穆妍身边,一副穆妍说什么都没用,她绝对不会走的样子。

    穆妍微微闭了闭眼睛,脑袋恢复了清明,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怎么了?”苏绮看着穆妍突然变了的脸色,有些不解地问。

    穆妍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个白色的小药瓶,从里面倒了一颗药丸出来,扔进了自己口中,然后动作利落地下了床,开始穿衣服,穿的是她放在包袱里的男装……

    “小表妹,你要去哪里?”苏绮一头雾水,搞不懂穆妍这是要做什么。

    穆妍穿好了衣服,转身把苏绮按回了床上躺下,快速地说:“我去去就来,表姐在这里等着吧。”

    穆妍说着,取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瞬间从苏绮面前消失了人影。

    苏绮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妍瞬间变成了一个少年模样,她本以为穆妍只会易容术,没想到穆妍手中竟然还有那样的宝贝!

    苏绮神色莫名地躺在床上,并没有追着穆妍出去。虽然她不知道穆妍为何突然离开,但她觉得穆妍在天亮之前一定会回来的,而在这之前,她需要留在这里为穆妍做掩护,不让任何人发现穆妍不在……

    血肉横飞。

    这并不是一对多的战斗,而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原本的十个刺客,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变成了九具尸体,和一个浑身是血,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倒霉鬼。

    “萧……萧……王……饶命啊……”刺客本是亡命徒,可他这会儿真的快崩溃了,无法做到视死如归。他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对着不远处的萧星寒连连叩头。

    下一刻,萧星寒挥剑,凌厉的剑气把最后一个刺客直接劈成了两半,场面血腥到了极点……

    被东方紫煜和厉啸南派出来对付刺客的士兵,这会儿全都身体僵硬地站在不远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抬不起来。从士兵的角度,只能看到萧星寒的背影,还有满地的残肢断臂。

    “队……队长……刺客都死了,那人应该不是敌人,我们回去吧……”一个士兵神色惊恐地说。虽然这里的士兵大部分都上过战场,却也没有见到过如此血腥的场面,连一具全尸都没有,他们甚至一时无法辨别死去的刺客究竟有多少个。

    “再等等。”带队的小将声音也很不确定,因为面对这样的场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到背对着他们的高大男人正在缓缓转身,所有士兵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握紧了手中的刀剑。

    穆妍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萧星寒握着剑,站在一片血泊之中,而不远处有一群面色惊骇的士兵。

    穆妍用最快的速度靠近了萧星寒,看到萧星寒双眸之中漫天的血光,心中微惊,在伸手抱住萧星寒的同时,咬破手指塞入了他的口中。

    “队长……现在怎么办?”士兵看着突然又出现的那个人和之前那个杀人狂魔抱在了一起,一个个神色更加惊悚了,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再等等。”小将微微摇头,准备静观其变。

    不过很快就不用等了,因为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同时离开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冬夜的寒风拂面,扑鼻的是浓烈的血腥味,让人几欲作呕。小将带着人把地上的尸体都给收拾了,准备带回去交差。

    “队长!这里还有一个女人!”在附近搜寻的一个士兵高声说。

    “一起带走!”小将冷声说。不管那个杀人狂魔是什么人,如今看来,的确不是敌人。过程不重要,结果是刺客都被斩杀了,太守府里的贵人都是安全的,这就够了。

    红枫城外的树林之中。

    月光皎洁,树林之中还有很厚的积雪没有融化,在这冬日深夜,一片死寂。

    穆妍感觉她的手指都快被萧星寒咬断的时候,萧星寒终于放开了她。

    穆妍抬头,就看到萧星寒眼中的血光还没有完全褪去,她正在想是不是换个地方给他吸血的时候,萧星寒猛然俯身,咬住了穆妍的嘴唇!

    穆妍被萧星寒紧紧地抱在怀中,仿佛要嵌入他的骨肉中去,而穆妍很快尝到了一丝腥甜,是她自己的血的味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