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6.萧星寒的聘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096.萧星寒的聘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一大早,东方紫煜亲自来驿馆请了苏霁进宫,苏绮依旧跟在苏霁身后。

    苏霁和东方彻的密谈很顺利,称得上相谈甚欢,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不过东方彻嘴角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强,因为苏霁太狠了,东方彻已经做了不小的让步,最终还是被苏霁在他的预期之外敲了一笔。

    当然了,苏霁还是有分寸的,只是让东方彻在他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放了点“血”,绝对伤不到东阳国的根本,而且会让天厉国皇帝非常满意。

    “滚开!”

    御书房门口突然响起的女人声音,让东方彻面色一沉,而苏霁很识相地起身告辞了:“东皇,本相就不叨扰了。”

    “苏相慢走。”东方彻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他因为晋连城的惨死一直精神状态不佳,最近大阳城还不怎么太平,再加上逼上门的天厉国,在暗中作祟的明月国,对东方彻来说,真的有点焦头烂额了。

    苏霁出门,就看到苏绮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外面,看着像个护卫。而一个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女人不顾宫女太监的阻拦,正要冲进御书房之中。

    苏霁侧身避开,看着那个女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去,神色平静地对苏绮说:“阿绮,走吧。”

    兄妹两人离开的时候,有宫中的侍卫“护送”,所以一路上并没有交谈。出了宫,两人一起坐进了马车里面,苏绮对苏霁说:“大哥,那个女人是东阳国的晋国公夫人,东皇的妹妹之一,晋连城的母亲。”

    “不要多管闲事。”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管什么闲事?难道大哥就不好奇晋连城是怎么死的吗?他娘怎么看着像是疯了一样。”苏绮的语气颇有几分唏嘘。其实苏绮并没有见过晋连城,晋连城对她来说只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她本来以为这次来大阳城可以见到的,谁知道晋连城就那么突然死了,死因十分蹊跷,暗中的流言说法众多,但是并没有一个像是真的。

    “你真好奇,不妨去问问小妍。”苏霁微微一笑说。

    “也对,小表妹一直在大阳城,说不定知道什么。”苏绮很认同地点头。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他的那位表妹,一定知道晋连城的死因。

    皇宫御书房。

    东方彻看到东方明雅疯疯癫癫的样子,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明雅,你这是做什么?”

    “皇兄!皇兄!你要为连城做主啊!”东方明雅扑通一声在地上跪了下来,痛哭流涕。

    “连城?连城又怎么了?”东方彻神色一变。他在想,难道是晋连城的尸体找到了,尸体有什么不妥,让东方明雅受了刺激?

    “连城的墓,被人挖了!”东方明雅说出这几个字,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像是失了心一般,喃喃地说,“我的连城那么好……为什么……为什么他都不在了……那些人还不让他安生……为什么啊……”

    东方彻听到东方明雅的话,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差点晕过去。晋连城的尸体不见了,墓穴之中只有衣冠冢,竟然还不得安宁!东方彻胸中的怒火一下子到达了顶点,他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查!那杀手独孤傲,定然脱不了干系!悬赏金翻倍,朕要让他在这天下,再无容身之处!”

    全天下悬赏捉拿独孤傲的皇榜一直都还在大阳城最显眼的地方贴着,而这天晚些时候,皇榜被人撕了,贴上了一张新的。张贴皇榜的大内侍卫走了之后,百姓们纷纷围到了跟前。

    “还是独孤傲!”

    “天哪!抓到独孤傲,赏黄金百万两!”

    人群中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因为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太惊人了!他们都不明白这独孤傲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惹怒了他们的皇上,竟然下了这种必杀通缉令。

    黄金百万两啊!这个数字,接下来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恐怕都会动心,出手寻找独孤傲了,更别提那些江湖高手,在他们眼中,独孤傲绝对是块大肥肉!

    可以预见的是,除非杀手独孤傲这辈子隐姓埋名再也不行走江湖,否则,天下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消息传到驿馆,苏绮突然神色莫名地来了一句:“听说东皇极宠爱晋连城,难不成是独孤傲杀了晋连城,所以东皇下了这么狠的追杀令?”

    苏绮这会儿正准备去清心寺找穆妍,顺便问问穆妍知不知道晋连城是怎么死的,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乍闻东方彻把赏金翻了数倍,用天价悬赏追杀独孤傲,苏绮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独孤傲或许跟晋连城的死有关系。

    苏霁微微一笑:“不要瞎猜。”

    “我去找小表妹,你去不去?到时候问问小表妹看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还真的有些好奇了。”苏绮看着苏霁问。

    “好。”苏霁微笑点头。

    兄妹两人去了清心寺,没有见到穆妍,听晴雪说穆妍在住持大师那里。

    “小表妹还真喜欢跟老和尚聊天啊?怪丫头!”苏绮话音未落,就看到穆妍从院门口进来了,手中还提着一包茶。

    “小表妹!”苏绮刚刚还在吐槽穆妍,这会儿一见穆妍,就热情地扑了过去,很爷们儿地搂住了穆妍的肩膀说,“想没想我呀?”

    穆妍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表姐,你竟然好我这口?难道你不应该喜欢我哥吗?”

    旁边的苏霁忍不住笑出了声,苏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反应过来作势要打穆妍,穆妍脚步灵活地甩开了她,然后躲到了苏霁身后,把手中提着的一包茶放在苏霁眼前晃了晃:“表哥,送你的。为了这个,我陪住持大师下了十盘棋,都快下吐了,他才不情不愿地从箱底把珍藏的最后一包茶叶拿出来给我了。”

    苏霁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接过那包茶,转身揉了揉穆妍的脑袋,一脸宠溺地说:“小妍真乖。”

    穆妍瞬间离苏霁远了几步:“千万不要迷恋我,我已经是有未婚夫的人了,你们俩都没机会。”

    苏霁哈哈笑了起来,苏绮瞪着穆妍,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嘀咕了一句:“果然是个混蛋丫头!不过大哥似乎好多年没笑得这么开心了……”

    说起这茶叶,穆妍在老方丈那里喝过一次之后觉得味道很不错,陪老方丈下了一夜的棋,得了一包,苏霁来的时候尝到了,夸了两句。

    穆妍想着表哥表姐大老远过来,她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既然表哥喜欢,那就再去问老方丈还有没有吧。一开始老方丈老神在在地说上次给穆妍的就是最后一包,然后穆妍很淡定地说没关系,她就是去陪老方丈下棋的,茶叶什么的,不重要。

    穆妍确实陪老方丈下了十盘棋,最后的结果是,不喜欢下棋的穆妍快吐了,而喜欢下棋遇上穆妍却很崩溃的老方丈快吐血了,看穆妍还兴致勃勃地说再来一局,老方丈不情不愿地把他压箱底的最后一包茶叶翻出来把穆妍打发了……

    “小混蛋,我的礼物呢?你偏心!”苏绮表示不爽。

    “没有。”穆妍很淡定地说。

    “大哥,我要跟这个混蛋丫头翻脸,你别拦我!”苏绮气哼哼地说。

    苏霁笑容满面:“阿绮,我没有拦你,你走吧。”

    苏绮狠狠地瞪了苏霁一眼,大步朝着院外走去。眼看着快要到门口了,苏绮心中默默地说,混蛋丫头你再不挽留,你就要失去姐姐了……

    就在苏绮即将出门的时候,穆妍没有开口挽留,她看着苏绮的背影,唇角微勾,手腕一翻,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锋利的匕首钉在了苏绮面前的院门上面。

    苏绮神色微变,脚步一顿,继而就笑了。她伸手拔下钉在门上的那把匕首,刀身很薄,线条流畅优美,刀把上面并没有华丽的宝石镶嵌,而是用一种特殊材质的染料刻了一个字,是苏绮的“绮”字。而且这把匕首入手极轻,应该不是用惯常的材质所铸造的。

    苏绮转身,笑容满面地扑过去给了穆妍一个熊抱,然后把穆妍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很高兴地说了一句:“混蛋丫头!”

    穆妍神色无奈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苏绮拿着那把匕首爱不释手地看来看去,表示穆妍送她的这个礼物实在是太合她的心意了!

    等三人在穆妍的房间里坐下来,凌霜送上了茶水退下之后,苏绮还是不肯放下手中的匕首。

    “小妍,给阿绮拿个镜子,让她看看自己现在的傻样子。”苏霁唇角微勾,看着穆妍说。

    苏绮把匕首收进了袖中,白了苏霁一眼:“你这个文弱书生是不会懂武器对我等习武之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的。”

    苏霁笑着摇头,苏绮看着穆妍笑容灿烂地说:“小表妹,我发现一个问题。”

    “哦?”穆妍眉梢微挑。

    “你看出我哥喜欢你这里的茶,就专门去问方丈大师求来送他。我随口说想要你的匕首,你拒绝了,我也不会在意的嘛,结果你竟然给我找了一把更好的!”苏绮看着穆妍说,“小表妹,你说你明明很乖,为什么每次你一说话我还是觉得你就是个很欠揍的混蛋丫头呢?”

    穆妍无语望天:“谢谢夸奖。”苏绮的话,让她突然想萧星寒了。萧星寒就是那种,明明对穆妍很好,送了她好多宝贝,却一张口就让穆妍很想揍他,经常说他是个大混蛋的男人……

    如今,苏绮对穆妍做出的评价跟穆妍评价萧星寒倒是很相似,穆妍只能说,这或许就是她和萧星寒看对眼的主要原因?因为都是混蛋么?

    “对了小表妹,我有件事想要问你。”苏绮看着穆妍很随意地问,“你知不知道晋连城是怎么死的?”

    穆妍很淡定地微微一笑:“不知道。”

    “今天东皇突然把悬赏追杀独孤傲的赏金提高到了百万两黄金,我都怀疑晋连城的死是不是独孤傲干的了。虽然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但还是有点好奇啊。”苏绮看着穆妍说,“你们说万一哪天我正好撞见独孤傲了,拿着小表妹送我的刀,把他拿下,那我岂不是一夜暴富了?”

    “表姐,你的梦想会实现的。”穆妍神色认真地看着苏绮说。她说她不知道谁杀的晋连城,苏绮也完全不怀疑。穆妍没说实话,是因为这件事确实跟苏霁和苏绮没有任何关系。

    “小表妹你很看好姐姐的实力嘛!”苏绮表示很开心。

    “嗯,表姐的梦想今天晚上就可以实现,睡一觉,做个梦,梦里你腰缠万贯,成为天下第一财女,从此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穆妍看着苏绮一本正经地说。

    苏霁再次哈哈笑了起来,而苏绮很干脆利落地拍案而起,搂着穆妍的肩膀说了一句:“走走走!别废话了!打架去!”

    暮色降临的时候,苏霁和苏绮兄妹告辞下山了,苏绮再次对苏霁说:“老大,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真的想陪小表妹一起睡觉的。”

    苏霁唇角微勾说了一句:“阿绮,你没看出来小妍并不想跟你一起睡么?”

    “唉,天天针对我,这种哥哥,不要也罢!你等着,回去我要把你的衣服鞋子玉佩扇坠,还有你的琴,你的字画,全都卖给耒阳城那些花痴女!到时候我也效仿慕容世家,举办一场拍卖大会,拍卖天厉国苏丞相的贴身之物,等那些姑娘蜂拥而上,我就真的可以一夜暴富了!”苏绮看着苏霁没好气地说。

    “你可以试试。”苏霁很淡定地说。

    接下来,苏霁又遭到了两次刺杀,不过都有惊无险。不提穆妍安排保护苏霁和苏绮的剑龙卫,东方彻也派了天厉国皇室的高手在暗中保护。

    而苏霁又进了几次宫,后来两次,倒是真的和东方彻相谈甚欢了。不提利益,不提立场,东方彻心中由衷地感叹,苏霁真的是个奇才,虽然苏霁的语气从不盛气凌人,却常常带着让人信服甚至臣服的力量,此子为人臣,只要善用,便是国之重器。

    东方彻在苏霁出现之后,也终于看清楚了当今的形势。天厉国皇室虽然派了苏霁过来,意图让东阳国让出利益,可这其实也在表明天厉国的态度,只要东阳国识相,天厉国在东阳国和明月国之间,选择的盟友是东阳国,而绝对不是明月国。

    否则的话,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距离当年穆耀光叛逃至今,已有四年多的时间,天厉国迟迟不动手,苏霁说是厉皇看了东方彻的面子,东方彻当然不会相信这种场面话。事到如今,东方彻明白,天厉国事实上根本没有把穆耀光和穆家放在眼中,所谓的叛将之耻,真正被世人耻笑嘲讽的,是穆耀光,而并不是天厉国皇室。

    客观来说,东方彻也并不想跟明腾那样的小人打交道,给他选择的话,他也会选择天厉国当做盟友,如今也算是一个两厢满意的结果了。

    如此,东方彻对于接下来的这桩和亲,倒是真的上心了。割地的事情早已经谈妥,东方彻也释然了,不提国力,原本东阳国的面积其实是除了北漠国之外的三国最广袤的,割让的那片土地,伤不到东阳国的根本。

    而穆妍其他的嫁妆,皇宫中在准备,两国和亲,关乎国家颜面,东方彻不会在嫁妆这方面惹人诟病,因为那样会显得东阳国皇室很小气。

    与此同时,穆王府也在筹备穆妍的嫁妆,东方明玉不管心里真心为了穆妍好,还是很高兴穆妍终于嫁得远远的,不用在她眼皮子底下晃了,在嫁妆这件事上面,她很大方,因为她并不在意这些。

    十月初一,穆妍身体虚弱地在清心寺中挺尸,而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进了大阳城。

    这是天厉国正式的迎亲队伍,带队的人是厉皇的弟弟厉啸南,天厉国的南阳王。

    东方彻前几日已经收到了消息,苏霁也对他提起过,如此东方彻倒是真的觉得天厉国皇室对于这桩和亲很有诚意了,因为厉皇如今活着的弟弟就这么一个,厉啸南在天厉国皇室的地位相当高。

    苏霁和苏绮兄妹当初来得很低调,苏霁说是来接亲,其实真正目的只是在和亲之前和东方彻谈好该谈的事情,而明面上前来迎亲的是天厉国的南阳王。

    “恭喜东方太子!”厉啸南一见东方紫煜,就笑容爽朗地抱拳说道。厉啸南是厉皇的幼弟,仅比苏霁大一岁,他身形高大壮硕,容貌俊朗,气度不凡。

    “多谢南阳王。”东方紫煜微微一笑。

    “苏相来得早,可见到了未来的萧王妃?”厉啸南转头看向了和东方紫煜一起前来迎接他的苏霁。

    苏霁微微点头:“王爷远道而来,先到驿馆中休息吧。”

    “哈哈!好!”厉啸南一摆手,浩浩荡荡的队伍继续往前走了。

    围观的百姓都神色惊讶地看着见头不见尾的队伍,队伍之中足足有近百辆马车,拉车的马匹脑袋上面都系着大红的绸花,马车上面一箱箱的东西,都是天厉国皇室给和亲公主穆妍的聘礼!

    虽然穆妍事实上不是公主,萧星寒也不是皇子,可这桩和亲是两国皇室的和亲,只是选中了他们两人而已。所以这聘礼都是天厉国皇室送来的,而届时的嫁妆,也都是以东阳国皇室的名义送出。

    到了驿馆,东方紫煜安排厉啸南住下,并且邀请厉啸南和苏霁苏绮兄妹今夜入宫赴宴,之后就离开了。

    “苏霁,绮绮呢?本王来了,她躲哪儿去了?”厉啸南坐下喝了杯茶,看着苏霁问道。

    “王爷,小妹在表妹那里。”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不是躲着本王就好,不过以绮绮那性子,你让她去穆家?她不得把穆家给闹翻天了!”厉啸南呵呵笑着说,一副对苏绮十分了解的样子。

    “表妹现住在清心寺静养,并不在穆家。”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苏霁知道厉啸南看上了苏绮,不光他知道,整个耒阳城的人都知道,因为厉啸南已经不止一次派人去苏家提亲了,只是苏绮始终不肯答应,厉啸南倒也没有勉强,否则他就直接请旨赐婚了。

    “清心寺?那咱们也去看看吧!”厉啸南说着就站了起来,一出门就让属下去把他这次带过来的几位太医叫过来。

    “苏霁,皇兄体恤穆四小姐,特地让本王带了几位太医过来给穆四小姐调理身子,希望穆四小姐能够平安回到天厉国。”厉啸南看着苏霁说。

    苏霁微微垂眸:“皇上隆恩。”

    清心寺。

    穆妍脸色苍白虚弱地躺在床上,苏绮正坐在床边跟她说话,说的都是耒阳城的事情,还有耒阳城的人。

    穆妍其实感觉有点累,可苏绮是专门过来陪她的,还这么认真地跟她讲话,她不回应就算了,总不能赶人走,于是就无力又昏沉地听着苏绮讲耒阳城里哪家的夫人是个母老虎之类的八卦……

    “小表妹,上次我还以为你是装病,现在看来你是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啊!”苏绮看着穆妍说。

    “嗯。”穆妍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苏绮是关心她,说的话也没有毛病,可穆妍听着感觉怪怪的。

    “还好是间歇性地发作,小表妹你大部分时候还是很正常的。”苏绮接着说。

    穆妍无力吐槽,怎么感觉她像是有间歇性精神病一样……

    “再过十天,咱们就出发回天厉国去了,等到了天厉国,你一进萧王府的门,再出来的时候就可以生龙活虎了,因为萧星寒是个神医,不然就是他浪得虚名,你说对不对?”苏绮对穆妍说。

    “嗯,表姐说得都对……”在跟热情的表姐苏绮交往的过程中,穆妍发现了萧星寒的另外一个优点,一点儿都不烦人,也不聒噪。当然了,穆妍并不是觉得苏绮聒噪,只是如果苏绮不要这么热情的话,就更好了。

    “小姐,苏公子带着很多人来了。”晴雪脚步匆匆地跑了进来。

    穆妍有气无力地说:“哦。”

    苏绮眉头微皱,收起了自己的匕首:“肯定是厉啸南那个讨厌的家伙来了!小表妹,我先撤了啊!”

    苏绮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门口,结果正好被厉啸南堵了个正着。

    “绮绮这是要去哪儿啊?”厉啸南看着苏绮笑容满面地问。

    “苏绮参见南阳王。”苏绮后退了两步,恭恭敬敬地对厉萧南行礼。

    “绮绮……”厉啸南往前走了一步。

    苏绮立刻后退了一步:“请王爷自重,本小姐的闺名不是随便谁都能叫的。”

    “唉!”厉啸南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本王不会为难你,从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王爷。”苏霁神色淡淡地叫了厉啸南一声。

    “呵呵,差点忘了,本王是专程来看望未来的萧王妃的。”厉啸南说着,看向了不远处躺在床上的穆妍。

    “请王爷不要介意,我家小表妹身子骨弱,下不了床。”苏绮站在一旁说。

    “当然不会,打扰了穆四小姐静养,本王很是过意不去。”厉啸南对着穆妍微微一笑。

    穆妍神色虚弱地摇头:“请恕穆妍无法向王爷行礼。”

    “不必。”厉啸南摆手,他身后的几个老头全都走到了床边。

    厉啸南看着穆妍和颜悦色地说:“穆四小姐,这是皇兄特地派来为你调养身体的太医,请他们一一为你号脉吧!”

    苏绮眸光一冷,苏霁对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什么都不要做。

    厉啸南口口声声说这是厉皇体恤穆妍,专程派来给穆妍医治的太医,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厉啸南奉厉皇之命,亲自过来验证穆妍的身体是否真如传说中那样病弱。

    厉皇宠信苏霁,但信任都是有限的,苏霁和穆妍是嫡亲的表兄妹,所以厉皇并没有让苏霁直接带领迎亲的队伍,带着所有的聘礼前来天厉国,而只是让苏霁打头阵,过来跟东方彻谈判,至于接下来真正和亲的事情,还是交给了厉皇的亲弟弟厉啸南来出面处理。相对苏霁来说,厉皇显然更相信厉啸南会把天厉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与此同时,苏霁觉得厉皇派这么多太医过来的举动,其实也跟萧星寒有关。

    不提这桩和亲对于两国的政治意义,和天厉国皇室能够从这桩和亲之中得到的好处,单从和亲双方穆妍和萧星寒来说,完全就是皇权摆布下的棋子。

    厉皇让萧星寒娶穆妍这样一个叛将之家的病弱之女,主要的目的是试探萧星寒对天厉国皇室的忠心,看萧星寒是否会奉皇命行事。因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想要娶一个名声不好并且身体极弱的女子为妻,更何况是萧星寒那样的实力和地位。

    距离萧星寒弃医从武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当初厉皇或许是出于惜才,也出于怕死,所以留着萧星寒的命,并且对他多有优待。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厉皇对萧星寒的猜忌也会越来越多,他甚至会觉得当年萧星寒态度那么强硬地逼他下旨,说萧星寒以后再不需要为厉皇之外的任何人医治,这是对皇权的蔑视!

    不过无论如何,实力就是王道。苏霁知道,厉皇如果不是疯了或者傻了,不会真的动萧星寒,因为萧星寒的医术无人能及,而萧星寒带领天厉国的将士,在战场上面所向披靡,这个人对天厉国来说,无可替代。失去萧星寒,甚至会影响到天厉国的国运。

    所以,厉皇不能动萧星寒,却又忍不住猜忌他,这才有了这桩世人看来无法理解的和亲,这是厉皇试探萧星寒的一种手段。

    穆妍很顺从地任由厉啸南带过来的五个老太医一个接着一个给她把了脉,而那些太医最后得到的统一结果都是,穆妍先天不足,身体极弱,气血两亏,诸如此类。穆妍觉得最后一个老太医有些欲言又止,应该是想说她命不久矣,但是没敢说。

    厉啸南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穆妍说:“穆四小姐不必忧心,等你和萧王成了亲,萧王定会为你医治,接下来这段时间,就让这几位太医为你调理一下身子吧。”

    “多谢南阳王……”穆妍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说。

    “如此本王便不打扰穆四小姐了。”厉啸南起身告辞,还特意嘱咐那几位太医,“你们回到驿馆之后,好好商讨一下如何给穆四小姐调理身子,用最好的药。”

    “是,王爷。”几个老头齐声应了。

    苏霁随着厉啸南一起离开了,苏绮并没有走。

    “小表妹,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病得那么重啊?”苏绮看着穆妍神色担忧地说,“可你昨日明明还好好的。”

    “初一十五发病……”穆妍声音虚弱地说。

    “这样啊。”苏绮微微蹙眉,“那倒真的是怪病了,不用管厉啸南和那群老头,他们给你的药你也不要吃,等到了天厉国还是找萧星寒给你看吧!”

    “嗯……”穆妍微微闭了闭眼睛,感觉好累。她知道那些人是来干嘛的,也是巧了,今日正好是初一,她的身体的确极弱,一点儿都不假。要是那些人明天来,穆妍少不得要吃点药伪装一下。

    “你睡会儿吧,我去后山转转,今晚我就不走了。”苏绮起身给穆妍盖好被子说。厉啸南追求苏绮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苏绮并不喜欢厉啸南,也不想跟厉啸南来往。

    当夜宫中宴会,厉啸南和苏霁去了,苏绮并没有去,穆妍也没去,因为她病了,真病。

    苏霁来了大阳城之后,并没有见过穆家其他人,而穆耀光已经多日没有出门,因为他不敢见天厉国的人。

    可厉啸南在来到大阳城的第二天,就大张旗鼓地去了穆王府的别院,说要拜访穆王爷,还要求苏霁跟他一起去。

    穆王府别院。

    不得不硬着头皮出面招待厉啸南和苏霁的穆耀光,脸色很不自然,坐在那里沉默寡言,几乎没说什么话。

    “一别四年多,穆王爷别来无恙啊!”厉啸南看着穆耀光笑得爽朗,仿佛穆耀光是他的老朋友一样。

    苏霁只是神色平静地坐在一旁喝茶,并没有打算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对于厉啸南的来意,苏霁很清楚,说白了,他只是过来羞辱穆耀光的而已。苏霁觉得很无聊,因为他觉得穆耀光那种人不值得他浪费心思,就连羞辱穆耀光都是浪费时间。

    “多谢南阳王关心。”穆耀光微微垂眸说。

    “想来这东阳国的水土也是极好的,穆王爷一家深得东皇宠信,比起在天厉国的时候,过得好多了呢。”厉啸南似笑非笑地说。

    这话,穆耀光是真的不敢接,因为说什么都是错。

    “穆王爷放心,穆四小姐嫁去天厉国,也算是回家,毕竟穆四小姐的亲外祖父还在天厉国,苏相是穆四小姐的亲表兄,他们自然会好好照顾穆王爷远嫁的小女儿,穆王爷说呢?”厉啸南看着穆耀光问。

    “是。”穆耀光的脸色已经无法维持基本的平静。

    厉啸南接着说:“如此倒是正好,穆王爷和明玉长公主带着你们的儿女,以后一家人在一起生活,苏家的两位外孙,回到我们天厉国去,再合适不过了。”

    穆耀光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他必须强装镇定,可心中的愤懑已经翻涌不息。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厉啸南慢慢悠悠地把他能想到的所有让穆耀光感觉难受羞辱的话都通通说了一遍,然后心满意足地带着苏霁一起离开了。自始至终,苏霁一言不发。

    “苏霁,你为何对穆耀光如此大度?”离开的时候,厉啸南看着苏霁问。

    苏霁神色平静地回答:“无视,才是最大的羞辱。”

    厉啸南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果然是苏相,还是你狠。”

    却说厉啸南和苏霁离开之后,穆耀光疯狂地毁掉了整个书房,心中郁气难平,恨不得拔刀去把厉啸南给砍了!

    事实上,穆耀光早已经后悔了,可他无法回头,只能硬着头皮熬过去。过往的四年多,天厉国皇室并没有找穆耀光的麻烦,穆耀光就麻痹自己,告诉自己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无需烦扰。

    可是自从数月前那桩从天而降的和亲开始,穆耀光在大阳城虚假的平静和幸福,一点一点被打碎了。穆耀光发现,他根本不了解他的儿子和女儿,他也越来越感觉,东方明玉对他越发冷淡了。

    直到今天,厉啸南和苏霁一同上门,厉啸南对着穆耀光好一通冷嘲热讽,让穆耀光心中感觉无比耻辱,却又只能低声下气地强忍着,因为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而最让穆耀光无法忍受的是,苏霁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更没有跟他说一句话,没有责怪,没有怨恨,就连冷嘲热讽都没有!

    穆耀光犹记得当年,苏霁见他的时候还要对他行礼,叫他一声姑父,他曾经也主动说要亲自教苏霁武功,可终究,一切都变了!苏霁不再是当年那个文弱的少年,而穆耀光在苏霁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了!

    东方明玉的院子里,她正在做女红,做的是一个荷包。

    “母亲,父亲似乎发了很大的火。”穆卓清对东方明玉说。她能想象到天厉国的南阳王和苏丞相来穆王府别院会对穆耀光说什么。

    “不用管他,发泄过了,便没事了,日子总归是要过的。”东方明玉并没有抬头,依旧神情专注地在绣手中的荷包。

    “母亲,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无法摆脱那件事了……”穆卓清神色有些落寞。四年多之前,她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除了跟着父母离开天厉国,没有其他的选择。但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可他们已经无法回头了。尤其是在苏霁和苏绮到了大阳城之后,穆卓清想起以前的事情,越发觉得心里不好受。假如当年他们一家没有离开耒阳城,如今恐怕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了。

    穆卓清在想,这叛将之名,或许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摆脱了……

    东方明玉手一顿,放下了手中的针线,看着穆卓清问:“清儿是在怪母亲吗?”

    “不是。”穆卓清微微摇头,“女儿知道,母亲当年那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东方明玉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揽住了穆卓清说:“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以后会好的。”

    这天是十月初二,穆妍的身体已经无碍了,那些太医果然送了药方和很多珍贵的药材过来,穆妍都笑纳了,但是并不打算自己用。

    苏霁这天没有过来,苏绮一直在清心寺陪穆妍,让穆妍好好地指点了一下她的武功,然后还一起去后山看了日落。

    “小姐,听说天厉国的南阳王昨天来的时候,带了好多好多的聘礼,装了一百辆马车呢!”

    这会儿穆妍和苏绮在吃饭,晴雪突然想起来,开口对穆妍说,她也是今日下山去买东西的时候听说的。

    “是么?”穆妍微微一笑,看着苏绮说,“表姐,学学我,嫁人吧,聘礼嫁妆什么的,绝对能够实现你一夜暴富的梦想。”穆妍觉得那些聘礼应该都是天厉国皇室准备的,萧星寒才不会去弄什么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

    苏绮翻了个白眼:“混蛋丫头,你别没完了啊?再敢提一夜暴富四个字,我晚上就跟你一起睡!”

    穆妍笑了:“你赢了。”

    “哼!小丫头说萧星寒比我哥长得好看,是不是等着跟萧星寒洞房花烛呢?跟姐姐一起睡委屈你了?”苏绮眼神危险地看着穆妍问。

    穆妍点头:“你真相了。”

    苏绮默……混蛋丫头!

    是夜,苏绮睡在了穆妍的隔壁房间,穆妍自己一个人坐在灯下修改之前画的一张图纸。

    夜深人静的时分,突然感觉有人靠近,穆妍神色一凝!

    下一刻,一个并不陌生的面孔从窗户飘了进来,身形高大清瘦,正是萧星寒的随从青木。

    “属下参见夫人。”青木神色恭敬地对着穆妍行礼。

    穆妍下意识地往青木身后看了一眼,青木微微一笑说:“夫人,主子没来。”

    穆妍凉凉地看着青木说:“别废话,有话说,没事滚!”

    “属下是奉主子之命,专程前来为夫人送聘礼的。”青木看着穆妍微笑着说。

    “东西呢?”穆妍倒是有些好奇,青木明明是空手来的,别说箱子了,连个小包袱都没有,聘礼在哪儿?

    下一刻,青木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卷轴,恭敬地递给了穆妍:“这就是主子的聘礼,请夫人笑纳,属下滚了。”

    在穆妍接过卷轴的同时,青木已经转身离开了。

    穆妍打开那副卷轴,只见里面是一副画像,画像上面的人赫然正是萧星寒本尊,那妖孽如天神的容颜,被描画得十分传神,那双幽寒如墨的双眸,似乎正在看着穆妍。

    穆妍看着那副画像,突然笑了。萧星寒这混蛋,竟然送了一副自画像过来,还说是聘礼,所以这意思就是,萧星寒把他自己送给她了呗?萧星寒的人都是穆妍的了,财产什么的自然也属于穆妍了,根本不需要再千里迢迢运送那么多箱金银珠宝过来充场面。

    穆妍表示,很好很强大,这聘礼,她笑纳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