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2.跪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62.跪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临近二月十五。

    穆妍怀孕快三个月了,回到萧王府之后,先前一直不分昼夜努力修炼的萧星寒只在穆妍睡觉的时候会在他们的房间里面打坐修炼,在穆妍醒着的时候,萧星寒一直陪在穆妍身边,可谓寸步不离。

    而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殷剑和冥煞师徒,始终没有出现,耒阳城中风平浪静。

    “萧寒寒,你说你那个老不死的师父,现在会在哪里呢?”穆妍慵懒地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面,阳光和煦,萧星寒坐在她身旁,正在抚琴,弹的是一首民间小调,很欢快的曲子。

    听到穆妍的话,萧星寒一曲正好弹完了,停下来,伸手把穆妍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微微摇头说:“不知道。”

    “听师父说起的蓬莱岛,那人很有可能是外族人,你会不会也是外族人?”穆妍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星寒,“除了好看得过分之外,你也没有其他特点。”

    听到穆妍煞有介事的话,萧星寒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拉过穆妍的手,十指相扣说:“我是从哪里来的不重要,我最重要的身份,是你的丈夫。”

    穆妍啧啧感叹:“萧寒寒,我还记得当初咱们最早认识的时候你是什么鬼样子,看看现在,你连情话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不容易啊!”

    “都是你教得好。”萧星寒微微一笑。虽然最大的麻烦尚未解决,不过这些天陪在穆妍身边,萧星寒的心情好了许多,穆妍身上总是带着一种让人舒心的力量,她的乐观从容对萧星寒的影响很大。

    “嗯,你说得对。”穆妍点头,话落自己笑了起来,然后又若有所思地说,“虽然说你的身世对我们来说没那么重要,但该知道的事情,我们还是需要查一下,万一你真的是外族人,是被那个老不死的拐来这里,你亲生父母正在找你呢!”

    “我有父母。”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对他来说,他就是萧家人,是萧源启和宁如烟的儿子,是萧月笙的弟弟,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穆妍微微点头:“希望早点解决掉那个麻烦,把咱们爹娘接回来,他们肯定等着抱孙子呢,小严之前说想要个弟弟。不,我觉得爹娘可能更想要个孙女,萧寒寒你说呢?”

    “下次再生女儿,这次生儿子。”萧星寒盯着穆妍的肚子说。

    “你对揍儿子有执念,明白。”穆妍唇角微勾,每次萧星寒说要打儿子的时候,她都觉得很有趣。

    “小弟妹,你看这是什么?”萧月笙一阵风似的冲进了院子,手中举着一个很漂亮的风筝,风筝是星星形状的,看起来颇有童趣。

    “哥你自己做的么?你还真是爱你星儿弟弟啊!”穆妍笑着说。

    “不不不!这不是给星儿弟弟的,这是给小星儿的!”萧月笙呵呵一笑,“现在春光明媚,最适合踏青游玩了,不过小严不在家,小星儿还在小弟妹你的肚子里,哥哥我只能带着小胖丫头一起玩儿了。”

    “哥你明明乐在其中。”穆妍笑着说。

    “那当然了!”萧月笙笑容满面地说,“小胖丫头现在可喜欢我了,喜欢我烤的鸡腿,喜欢听我弹琴,喜欢我教她轻功,也喜欢我带她出去骑马,你们就等着喝喜酒吧!”

    “哥,你很不错。”穆妍真心实意地说。

    萧月笙眨了眨眼睛:“你们回来几天了,还没给你们接风洗尘。我跟小胖丫头说了,今天晚上她下厨,咱们一起吃个饭!”

    “好。”穆妍微笑点头。

    萧月笙把那个星星形状的风筝递给了穆妍,然后笑容满面地转身离开了。只是出了院子之后,他的神色就变得有些凝重了,脚步匆匆地去了齐郢住的院子。

    傍晚时分,齐玉婵在厨房里面忙碌,萧月笙在为她打下手,穆妍本想去帮忙,结果被齐玉婵不由分说地推了出来,说让她歇着,不要被烟火的气息给呛到了。

    “小妹。”穆霖走了过来,神色关切地看着穆妍问,“你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啊,我现在身体很好,大哥不用担心。”穆妍对穆霖说。她刚回来那天,穆霖得知她有了身孕,当时紧张得不行,跟萧星寒确认了三遍才相信她被抓走那段时间真的没有受苦也没有受伤,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没有任何不妥。

    “嗯,你要好好保重。”穆霖伸手轻抚了一下穆妍的头发说。之前失败的血踪蛊让他们都知道,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亲兄妹。但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过这件事,也一时没有去探究穆妍身世的秘密。

    “大哥,怎么说的好像你要走了一样?”穆妍笑着说。

    “没有。”穆霖摇头,“我要保护你,不会走的。”

    “大哥,说过好多次了,你要开心一点,不要总是皱着眉头,把保护我挂在嘴边。我很好,可以照顾自己,我希望大哥有自己的生活,早日给我找个大嫂才好。”穆妍神色认真地对穆霖说。

    这样的话题在兄妹之间曾经有过很多次,不过这是穆霖第一次笑着点头说了一个字:“好。”

    夜幕降临的时候,萧王府的家宴开始了。

    此时身在萧王府的人并不多,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萧月笙,穆霖,以及齐郢齐骜和齐玉婵。先前去北漠国送信的独孤傲此时还在回来的路上。

    “师父,齐叔,小玉,这些日子多谢你们。”穆妍举杯,看着齐家的祖孙三人说,“因为我们的事情,害得你们都没有回家过年,我很过意不去。”

    “丫头你说这话为师可不爱听了!”齐郢不认同都说,“咱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你这么见外做什么?”

    “是啊妍丫头!父亲收了你这么个宝贝徒弟,不知道有多高兴!哈哈!”齐骜笑着说。

    “慕寒姐姐,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齐玉婵小脸认真地说。

    “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算是补上过年的团圆酒了!”萧月笙举起酒杯说。他知道,齐郢和齐骜一开始坚定地站在萧王府的阵营,是因为萧星寒的实力,从利益层面来考量。但他们真正认可萧星寒和穆妍,却是因为欣赏穆妍的性格。穆妍对齐玉婵的好,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穆妍以温水代酒,大家一起喝了一杯,气氛很是融洽。

    “慕寒姐姐,这几个菜是我专门做的你最爱吃的,月师兄告诉我的,你快尝尝好不好吃?”齐玉婵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拿起筷子,每样菜都尝了一口,然后很认真地点头说:“小玉,谁要是娶了你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齐郢和齐骜异口同声地笑着说了一句:“不急!”

    穆妍给了萧月笙一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眼神,萧月笙回了一个“放心,你哥能行”的眼神……

    吃得差不多了,齐玉婵站了起来:“还有一锅汤在炉子上面温着,我去端过来。”

    “我去吧。”萧月笙话音未落就起身出去了,齐玉婵又坐了回去。

    不多时,萧月笙端着一盅冒着热气的汤进来,然后亲自给每个人盛了一小碗,说这汤里面的山珍是他带着齐玉婵在后山亲手采来的,很新鲜,让大家都尝尝,尤其是穆妍,一定要多喝点。

    穆妍尝了一口,确实很鲜美,她喝了大半碗才放下勺子,萧星寒也喝了半碗。

    家宴结束了,众人散去,萧星寒和穆妍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上床休息去了。

    夜深人静的时分,几道人影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萧王府主院,停在了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间门口。

    不多时,萧王府主院的书房里面点了灯,而隔壁卧房里面空无一人。

    萧星寒坐在书案后面,神色平静,而他对面坐着的是齐郢,旁边还有穆霖。

    “月笙,老夫还是觉得,你可以与星寒和妍丫头商量一下。”齐郢看着“萧星寒”神色严肃地说。

    “萧星寒”开口:“我与星寒商量过,他不同意。”赫然正是萧月笙的声音。

    萧星寒回来之后,这还是萧月笙第一次假扮萧星寒,而以往有过无数次的经验,再加上他的易容术本就出神入化,现在完全可以以假乱真,言行举止都看不出任何破绽。

    萧月笙在萧星寒回来的第二天,就很严肃地跟萧星寒商量,让萧星寒带着穆妍先去萧源启和宁如烟现在所在的地方避一避。因为萧星寒的武功尚未大成,而穆妍又怀了身孕,暗处一直要对付萧星寒的人早晚会出现,萧月笙怕到时候穆妍受到伤害,而他也不想这个时候把萧星寒和穆妍拆开,就希望他们夫妻俩一起离开,把萧王府交给他,让他来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但萧星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和穆妍分开,所以一旦发生任何意外,他会第一时间把穆妍送到萧家藏药库中躲着,而他不需要萧月笙为他遮风挡雨,他可以自己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如此,萧星寒和穆妍就在萧王府留了下来,但萧月笙总是隐隐感觉有些不安,认为穆妍离开萧王府才是最稳妥的。

    于是,萧月笙避开萧星寒和穆妍,去找了齐郢和穆霖。穆霖其实跟萧月笙想的是一样的,他也劝过穆妍,想让穆妍走,只是穆妍不同意。而萧月笙成功说服了齐郢,他们密谋制定了一个计划,目的就是送萧星寒和穆妍平安离开耒阳城,一起离开的还有齐玉婵。

    齐骜也知情,并且他被齐郢安排带着剑龙卫护送萧星寒和穆妍以及齐玉婵从密道暗中离开。

    齐玉婵被蒙在鼓里,家宴上萧月笙主动抢着去端最后那盅汤,就是为了给汤里面下药,下的是无色无味并且对身体无害的安神药,药效时间很长,足以送他们远离耒阳城。

    想要让萧星寒和穆妍两个精通医术的人中招并不容易,但他们一来在家中吃饭没有丝毫防范,二来萧月笙为了做出一种完美的药来,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去了萧家藏药库好几趟,用了很多种珍稀的药材。

    这会儿萧星寒和穆妍以及齐玉婵已经昏睡着被带离了萧王府,而萧月笙再次成为了“萧星寒”。

    齐郢看着萧月笙,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老夫会尽力帮你们,你们两个也务必要保重自己,你们是星寒和妍丫头的兄长,他们并不希望你们为他们挡刀挡剑,如果你们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会好过。”

    “是,小妹总说不要让我只想着保护她,但其实我说了无数次要保护她,从来没有真的做到过。”穆霖苦笑,“这次,就当我这个做兄长的任性吧,我不希望她出任何事,萧王府不安全,她就应该离开。”

    萧月笙却笑了:“或许你们都觉得我为星寒做了很多,毕竟我才是萧家真正的血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占了我的位置,但对我来说,是星寒和小弟妹把我带回家的,他们给了我很多温暖。他们叫我一声哥,我当然要护着他们的。齐爷爷放心,我很惜命,还等着娶媳妇儿生娃娃呢!”

    “呵呵,月小子你这性子倒是不像你爷爷,也不像你爹,不过比他们都好!”齐郢看着萧月笙一脸欣慰地说。

    第二天就是二月十五。

    离开东阳国四方城的时候,萧星寒已经给东方紫煜和连烬传了信,让他们取消原定的行动,不必再下旨宣布把东阳国和北漠国送给天厉国。

    天下分久必合,现在三国因为某种原因不可能再起战火,什么时候天下一统只是个时间问题,而萧星寒救出穆妍之后,不再打算按照殷剑的要求一统天下,因为这原本就不是他想要的。

    萧月笙这天没有进宫去上朝,天厉国的百官早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皇帝不定期上朝了,反正政务都被萧月笙处理得很完美,至于他去不去宫里,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耒阳城的萧家医馆对面是一家酒楼,酒楼二楼临街的雅间窗户开着。

    “晋连城,萧星寒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吗?”离玥看了一眼萧家医馆的牌子,收回了视线,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做了易容,身上还披着一件宽大的斗篷,遮掩了他缺失的左臂。不过离玥和他的随从武方都没有任何伪装,离玥进城的时候,因为貌美还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听到离玥的问题,晋连城微微一笑:“多年前萧星寒就已经是名扬天下的少年神医了,至于他的实力如何,离大人不信我的话,可以随便找人打听。据我所知,先前萧星寒练功遇到了问题,实力大损,应该也是殷剑搞的鬼。但以他的天赋,假以时日,定然又是一个绝顶高手。这天下多的是人诋毁他,但更多的人都怕他,而所有人,都会承认他的强大。”

    “包括你在内吗?你只是为了让我尽快带他离开罢了。”离玥看着晋连城神色冷漠地说。

    “离大人这么说也没错。”晋连城微微点头,“但我要提醒离大人,萧星寒那人可不像我,他未必愿意跟随离大人回天冥国认祖归宗。”

    “那你认为我应该如何做呢?”离玥看着晋连城问。

    “只有一个办法,让萧星寒彻底斩断跟这边的牵绊。”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譬如,杀了他最爱的妻子吗?”离玥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神色一僵:“当然不是!想必离大人不会滥杀无辜的。我建议离大人给萧星寒用点可以让他失忆的药,忘却前尘往事,没有任何牵挂地回归天冥国,成为天冥国的太子。”

    “你的提议可行,但那样做落了下乘,我天冥国太子回归是天经地义的,在这边的经历不必忘却,未来某天还有用得上的机会。”离玥神色冷漠地说。

    晋连城瞬间明白了离玥话语之中隐藏的意思,这是要让萧星寒回归天冥国之后,未来某天再回到这里,将这片土地也变成天冥国的疆土……

    “呵呵,看来离大人已经有了让冥太子归国的方法,我很期待。”晋连城笑意不达眼底。他是真的希望离玥能给萧星寒下点失忆的药,这样萧星寒就真的可以跟穆妍分开了。

    “今夜,我会去见萧星寒,他是不是我天冥国的太子,届时便知。”离玥说着,又看了一眼对面的萧家医馆。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分,两道人影靠近了萧王府。而他们的后面,还不远不近地跟着一个人。

    前面的两人是离玥和武方,后面的人是晋连城,因为晋连城不想让穆妍发现他跟离玥勾结,但他又想亲眼看看离玥要如何把萧星寒带走,所以就跟在后面过来了。

    萧王府有阵法守护,不过这显然拦不住离玥,他带着武方,很快破了阵法,进了萧王府。

    萧王府中像是没有人一样,安静到了极点。

    离玥和武方靠近了萧王府的主院,突然感觉不对劲,下一刻,密密麻麻的暗器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射了过来!

    饶是离玥和武方武功都极强,还是被层出不穷的暗器搞得有些狼狈。不过他们并没有中招,因为那些暗器虽然很厉害,但还伤不到他们。

    暗器攻击终于停下来了,离玥猛然甩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冷声说:“萧星寒,出来一见!”

    躲在暗处的萧月笙微微皱眉,这声音完全是陌生的,看样子虽然也是一老一少,但老的那个个子太矮身材太瘦,绝不可能是殷剑,年轻的这个又显然不是冥煞。但这两个来路不明的人也能破了萧王府的阵法,并且能挡住如此密集的暗器攻击,定然不是寻常人。

    萧月笙打了个手势,示意齐郢和穆霖暂时不要动,他直觉这两个人武功极强,或许齐郢都不是对手,他需要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萧月笙飞身而出,易容成了萧星寒的模样,并且没有戴面具,一身墨衣,腰间还挂着萧星寒的剑。

    离玥看清楚了萧月笙现在的那张脸,冷漠的眼眸微微有了一丝波动,看着萧月笙问:“你,就是萧星寒?”

    萧月笙眼眸幽寒地说:“你们是什么人?”

    “殷剑一直在找你的麻烦,我已经帮你把他解决了。”离玥并没有回答萧月笙的问题,而是提起了殷剑。

    “殷剑是谁?”萧月笙冷声问。

    “当年把你送进萧家,后来成为你师父的那个人。”离玥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神色未变,心中却有些震动。萧星寒都不知道殷剑的名字,先前曾对萧月笙说殷剑很可能是外族人,而萧月笙面前这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对殷剑十分了解,并且声称帮萧星寒把殷剑解决了!

    萧月笙心中微动,这人,该不会是来找他家星儿弟弟认祖归宗的吧?

    萧月笙沉默,离玥看着他说:“我是天冥国的国师离玥,前来寻找天冥国的太子。”

    “与我何干?”萧月笙冷声说。

    “根据你与殷剑的关系,以及你的年龄和容貌,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太子殿下。”离玥看着萧月笙,然后拿出一瓶药,双手递了过去,“天冥国的正统皇嗣,都有一双高贵的紫眸,用此药便可恢复。我将会恭迎太子殿下归国,天冥国比起这片落后的土地更加繁荣,太子殿下归国之后,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萧月笙伸手接过了离玥递过去的药瓶,然后面无表情地砸到了地上,有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萧月笙看着离玥,声音幽寒地说:“你既已经相信我是你口中的太子殿下,现在,跪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