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1.事情有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61.事情有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蓬莱岛,暗夜时分。

    殷剑死死地盯着晋连城,眼睛都快红了,一副恨不得冲过去把晋连城撕碎的样子:“离玥,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是在胡言乱语!”

    离玥看了殷剑一眼,然后微微点头说:“看你的反应,本国师倒觉得,这位晋连城说的,应该是真的。我天冥国的皇嗣,不是你一个贱奴想害就能害的。”

    “我才是天冥国的太子!”冥煞神色慌乱地看着殷剑,“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是天冥国的皇嗣吗?为什么我的眼睛不是紫色的?为什么?”

    “你被他骗了,蠢货。”离玥看着冥煞神色冷漠地说。

    “国师大人有没有觉得,这冥煞,跟殷剑的眉眼,有几分相似?”晋连城眼眸微闪,神色认真地对离玥说,“说不定这冥煞是殷剑的种呢!”

    “嗯,的确。”离玥看了看殷剑,又看了看冥煞,微微点头,“算算时间,他们应该是父子。”

    “殷剑的如意算盘打得真不错,让自己的儿子冒充天冥国的太子,这可真的是想谋权篡位了。”晋连城对离玥说。

    离玥看了晋连城一眼:“看来你是真的想让他们死。”

    “当然。”晋连城神色坦荡荡地说,“他们一直想让我死,我现在还没死是我命大,况且我说的都是实话。”

    而听到离玥和晋连城的对话,殷剑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脸色灰败地跌坐在地上,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天冥国是大海彼岸的一个大国,从天冥国坐船来到蓬莱岛,单程最快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普通的船只根本无法抵挡海上的风浪,这也是造成两片大陆几乎没有联系的最主要原因。

    二十多年前,天冥国的太子冥御风被奸臣陷害,太子府一门被判流放边疆苦寒之地。那个时候太子妃叶凝香身怀六甲,真去了流放之地,环境恶劣,并且必然会面对各方暗害,绝对活不下来,就算孩子生下来,也很难在那样的地方平安长大。

    于是,冥御风做了一个决定,送他的妻儿离开,越远越好。假如将叶凝香送去和天冥国接壤的那些国家,并不安全。最后,冥御风求到了那片大陆的一个势力七杀城,只有七杀城的船,才能抵御风浪,到达蓬莱岛。

    而冥御风当时落难,手下很多人都弃他而去,就剩了三个高手,殷剑就是其中之一。而殷剑当时在冥御风门下本没有多少存在感,一向不得重用,郁郁不得志。

    冥御风要在三个高手之中选择一个护送他的太子妃叶凝香离开,另外两个高手都沉默了,而一直想要出人头地飞黄腾达的殷剑当时脑子一热,决定赌一把!他是看好冥御风的,认为冥御风肯定有翻身的那天,并且应该不会太远,他只要赌对了,就能一步登天!

    于是,殷剑抛下了他的妻儿,暗中护送身怀六甲的叶凝香,坐上七杀城的船,历时三个月,到了这片土地。

    叶凝香的胎本就不稳,殷剑倒也没害她,只是一路颠簸,再加上精神状态不好,叶凝香几度险些流产。

    而殷剑一开始带着叶凝香去天厉国耒阳城,就是冲着萧家去的,因为听说萧烜是这片土地上医术最厉害的,他要让萧烜为叶凝香安胎。那个时候殷剑很紧张,怕叶凝香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就算能回国,也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殷剑最后顺利地带着叶凝香到了天厉国耒阳城,并且见到了萧烜。殷剑做商人打扮,自称叶凝香是他的夫人,萧烜不疑有他,尽全力帮助叶凝香安胎,为她调养身体。

    甚至当年萧烜还曾笑着对殷剑说,他的大儿媳也快生了,很期待当上爷爷的样子。

    在萧烜的医治之下,叶凝香的身体好了很多,殷剑带着叶凝香就在耒阳城住了下来,买了一座僻静的小宅子。但殷剑始终没让萧烜看到过叶凝香的真容,殷剑自己也一直易容示人。

    宁如烟和叶凝香是同一天生产的,宁如烟生产很顺利,叶凝香却难产大出血。殷剑本来很着急,打算去找萧烜救叶凝香和孩子,但是当稳婆问他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只能保住一个的时候,他改变主意了,对稳婆说,保孩子。

    萧家并不远,殷剑知道,如果他及时把萧烜找了过来,那么萧烜肯定能够把叶凝香从鬼门关拉回来。但之后,他要一直伺候叶凝香母子,直到冥御风派人来接,在这期间他不能行差踏错,惹叶凝香不满。但假如本来身体就弱的叶凝香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死了,留给萧烜的只有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的龙种,萧烜觉得,他的任务会更加简单一些。

    那一夜,稳婆神色惊恐地抱着一个紫眸的婴儿交给了殷剑,一副看到了怪物的样子,殷剑却笑了。

    当初为了叶凝香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在别的地方生存,冥御风专门准备了可以改变眸色的药物,让殷剑带着。

    殷剑给那个孩子用了药,看着孩子的眼睛变成了黑色,然后他残忍地杀害了稳婆,以及所有伺候叶凝香的知情人,看都没看一眼浑身是血的叶凝香。

    殷剑觉得冥御风想要成事,最快也得两三年,他一个大男人,不想伺候一个小孩子,然后他便想到了萧烜说他的大儿媳也要生产了。

    殷剑把宁如烟刚生下来的孩子偷走,然后找了另外一具婴儿的尸体,毁得血肉模糊,放进了萧家。而后,他把刚出生没多久的萧星寒扔在了萧家的大门外。

    殷剑知道,萧烜心善,一定会收养萧星寒。萧星寒在萧家很安全,并且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和教养,等过几年有人来接他们的时候,他再过来找萧星寒,带萧星寒走,被萧烜教出来的孩子肯定会让冥御风满意的。而他到时候只需借口说他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不得已才把萧星寒送给了萧家抚养。

    殷剑当时没有把萧月笙给杀了,是想着留着日后或许还有用处。而他把萧月笙抱走之后,找了一对老夫妇,养到了三岁。

    那个时候殷剑仗着武功高强,在这边已经有了追随者,然后殷剑把萧月笙扔给了他的追随者之一覃骧,覃骧以为殷剑真的是前朝后裔,想跟随殷剑干一番大事业。

    殷剑为了回归天冥国之后能够得到更好的地位,暗中结交了神医门的门主南宫夜,跟南宫夜称兄道弟,从南宫夜那里学到了医术毒术还有蛊术,并且得到了不少武功秘籍。

    十多年前,南宫夜终于发现殷剑心术不正,两人决裂,而后殷剑暗中潜入神医门,在南宫夜修炼的时候,害死了南宫夜。

    而殷剑在来到这片大陆的第二年,就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他妻子的女人,和那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冥煞。

    殷剑一边提升实力,一边抚养冥煞,等着冥御风过来接他们归国。但殷剑始终没有告诉冥煞他们是父子,因为他家中妻子很霸道善妒,他尚未决定要不要带冥煞一起离开。

    可是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殷剑的耐心一点一点被消磨掉了。他等了整整十三年,在这期间,创立了冥楼,收服了冷泽,养大了冥煞,甚至还曾经不止一次试图乘船离开,然而都失败了,因为他找来的那些船在海上都走不了多远。

    殷剑一直在找神兵门,主要目的是想让神兵门的人为他造一艘船,他真的想回去,他怕冥御风已经失败死掉了,那样他就更没有必要带着冥御风的儿子躲在这边。

    可殷剑怎么都找不到神兵门,回不去的绝望笼罩了他,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动了想要弄死萧星寒的念头,因为他觉得都是萧星寒害得他有家不能回,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浪费了十多年的光阴。

    可殷剑冷静下来却没有那么做,理智告诉他不能让萧星寒死,要留着萧星寒的命。可殷剑那个时候看着在天下扬名的少年神医萧星寒过得那么自在快活,再想想他自己,心中想要毁掉萧星寒人生的念头就如野草一般疯长了起来。

    然后,殷剑对萧星寒最爱的爷爷萧烜下了毒手。他设计陷害萧烜,然后又对厉宸风下了傀儡蛊。

    最终一辈子正直善良的萧烜不堪受辱一头撞死在了天厉国皇宫门口,那天下着大雨,殷剑看着年少的萧星寒跪在雨中,抱着萧烜无声地流泪,心中终于觉得舒服了不少……

    但殷剑觉得还不够,因为他知道萧烜死了,萧星寒在萧家依旧会过得很好,因为萧源启和宁如烟对萧星寒视如己出。

    于是,殷剑第一次出现在萧星寒面前,以萧家人的性命威胁萧星寒,逼萧星寒疏远萧家的人,成为一个孤家寡人。殷剑还给了萧星寒一本重阳心法,是他从神医门南宫夜那里得到的,南宫夜说重阳心法的后半部分绝对不能修炼,殷剑却觉得那种变态的功法最适合萧星寒了。

    为此,殷剑还专门找到了一个阴年阴月阴时阴日出生的纯阴之女,取了血,暗中让萧星寒服下,那个被殷剑找到的纯阴之女就是当世穆将军府年仅两岁的小姐穆妍。

    殷剑还告诉萧星寒,说他是前朝皇族后裔,说他肩负着光复前朝的责任。这些都是假的,原因不过是殷剑知道萧星寒无心权势,非要逼萧星寒去追求他不想要的东西罢了。

    过去这么多年,殷剑被可能再也回不去的绝望支配着,整个人的心理都已经扭曲了。对他来说只有一件事能够让他高兴,那就是看到萧星寒痛苦,他觉得这样总算是报复了冥御风。

    包括之前,殷剑抓了穆妍,让萧星寒一统天下,原因很简单,萧星寒不想当皇帝,他非要让他当,还要让他当这片土地唯一的皇帝。在殷剑本来的计划里面,还想设计让萧星寒亲眼看到穆妍和晋连城在一起,让萧星寒痛苦,拆散萧星寒和穆妍。

    但殷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弃回家。他把冥楼建造在四方城外的栖霞山中,就是因为那里距离蓬莱岛很近,他站在栖霞山上,蓬莱岛那边有信号他就可以很快地看到。正好被他收服的冷氏一族就在旁边的云山之上,他可以同时让冷氏一族帮他找神兵令,找神兵门后人,为他造船。

    殷剑觉得就算冥御风已经失败身死了,但或许七杀城的船因为其他人或者其他事情还会来到蓬莱岛,到时候他就可以乘船回去了。

    而在几年前,冥煞问起殷剑他的身世的时候,殷剑告诉冥煞说,冥煞是大海彼岸的天冥国的皇嗣,会有人来接他们归国。原本冥煞并不叫冥煞,也是那个时候,殷剑才告诉了他这个“真正”的名字。殷剑知道,他和萧星寒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假如真有人来接,他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萧星寒是天冥国真正的皇嗣,他要在走之前把萧星寒给杀了,在这之前他不想让萧星寒死,他还是要让萧星寒痛苦地活着。

    殷剑计划安排他自己的儿子冥煞顶替萧星寒的位置,一旦有人来接他们回去,就说明冥御风已经当上了天冥国的皇帝,到时候回到天冥国,他殷剑的儿子就是太子了!

    冥煞对于殷剑的说法深信不疑,从来都不知道他口中的师尊竟然就是他的亲爹。而墨灵其实是殷剑的女儿,墨灵知道冥煞是她的兄长,殷剑是她的父亲,但冥煞对此一无所知。

    那天夜里在云山之上,终于看到东方的天空出现了血兰花的时候,殷剑心中狂喜,他甚至决定不再理会萧星寒,因为他知道船不会等他太久,他要回去,要回到他的国家去,在那里他将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他的儿子将会成为天冥国皇位的继承人,天冥国就是他们父子的了!

    殷剑带着他的一双儿女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蓬莱岛,本以为来迎接他们归国的人定然会对他们很客气很恭敬,绝对不会怀疑冥煞的身份。

    可殷剑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如此难以对付的国师离玥。而离玥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殷剑说的话,除了殷剑自己的身份之外。

    最终给殷剑致命一击的是突然跳出来的晋连城,晋连城算是为数不多对于萧星寒和殷剑之间的关系相当了解的人了,当他对着离玥说出萧星寒那个名字的时候,殷剑就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带他们下去,喂药,关起来。”离玥眼神冷漠地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殷剑。

    矮瘦的老者把殷剑和冥煞墨灵都打晕拖走了,房间里面就剩下了离玥和晋连城。

    “坐。”离玥对晋连城说。

    晋连城在离玥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离玥说:“我与萧星寒非常熟悉,国师大人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你希望萧星寒被我带走,为何?”离玥看着晋连城说。

    “国师大人果然是慧眼如炬。”晋连城微微一笑,“没错!我希望萧星寒被国师大人带走,走得越远越好,因为我与他,是仇敌,也是情敌。”

    “他已成亲?”离玥问。

    “是。”晋连城说,“他抢走了我心爱的姑娘。”

    “假如萧星寒真是天冥国的太子,你为何认为本国师会拆散萧星寒和他现在的妻子,只带萧星寒离开,以此成全你?”离玥看着晋连城问。

    “那个姑娘是萧星寒最在意的人,是可以让萧星寒付出生命的人,就凭这一点,你们不会让她留在萧星寒身边的,因为你们如此大费周折,想要找回去的太子,不该是一个儿女情长,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男人,我说的对吗?”晋连城看着离玥说。

    “对,也不对。”离玥神色冷漠地说,“但你会如愿的,因为我不会让太子殿下带这边的任何女人回天冥国。”

    “那就先谢过国师大人了。”晋连城唇角微勾。他的心情真的好极了,没想到萧星寒竟然是外族人,如今还被人找过来了,要回国去当太子。晋连城觉得,萧星寒赶紧去大海彼岸的国家当他的太子吧,这样他就有机会和穆妍在一起了。

    晋连城一开始就看出来,这天冥国来的人,实力都极其强大,离玥的一个随从都可以轻松拿下殷剑,离玥自己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萧星寒是很强,身边还有碧血山庄齐家,但是对上离玥这些人,根本没有胜算。

    晋连城直觉离玥一定会带走萧星寒,并且一定不会带穆妍一起离开,离玥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萧星寒现在何处?”离玥看着晋连城问。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回耒阳城的路上。”晋连城对离玥说。他知道穆妍有了身孕,但他刻意没有告诉离玥这一点,因为这有可能会影响离玥的决定。

    离玥缓缓地站了起来:“如此,你陪本国师走一趟吧。”

    “乐意效劳,不过为了不让我心爱的姑娘恨上我,到时候不需要我出面的话,我还是回避比较好。”晋连城对离玥说。

    “怪不得你身为一国皇子,竟然沦落至此,原来是被女人所累,女人大多都是愚蠢又麻烦的。”离玥看着晋连城说,“看在你为本国师提供了重要信息的份儿上,本国师会满足你这点要求的。”

    听出离玥话语之中对女人的轻视,晋连城也没有说什么。他不想辩驳,女人的确大部分又愚蠢又麻烦,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穆妍,穆妍是晋连城见过的最聪明最独立的女子,他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穆妍的好,否则他不会给萧星寒任何机会。

    当夜,晋连城引路,带着离玥,以及离玥的随从一起出发了,那个矮瘦的老者名字叫做武方。而殷剑和他的一双儿女,都被喂了迷药,扔在了阴暗潮湿的船舱底部。

    二月已至,仲春季节的耒阳城绿意盎然,鲜花盛放。

    萧王府中,萧星寒和穆妍尚未归来,但萧月笙昨夜已经接到了萧星寒传回来的信,得知穆妍被平安救回来了。萧星寒写信来,更重要的是让萧月笙千万要小心,说殷剑和冥煞师徒很可能会来耒阳城,让萧月笙做好防范。

    为此,萧月笙昨夜已经安排齐玉婵住进了萧王府的主院,萧星寒和穆妍的书房里面。因为书房里面有密道,可以通往萧家的藏药库,而藏药库是很安全的地方,殷剑就算来了,也绝对打不开。

    至于萧家其他人和苏家人,以及神兵门苍氏一族的人,这会儿都不在耒阳城,在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不必担心。

    萧月笙最近每天都替萧星寒去上朝,虽然说皇后娘娘穆妍很多日子没有出现在人前,耒阳城的萧家医馆也闭门两个多月了,但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原本穆妍就深居简出,有人怀疑穆妍旧疾复发了,有人猜测穆妍是有身孕了。

    萧月笙自己身上时时刻刻全副武装,毒药和暗器带了不少,为的就是打不过还能跑,避免被殷剑抓走,用来威胁萧星寒。

    二月初十,萧星寒和穆妍以及齐郢平安回到了耒阳城萧王府,一路上走得并不是特别快,因为萧星寒执意要让穆妍坐马车,他还要在马车里面抱着穆妍,防止穆妍被颠簸到,如此江湖第一高手齐郢齐老前辈只能任劳任怨地帮他们夫妻俩赶车了。

    萧月笙见到萧星寒打横抱着穆妍出现在视线中,神色微变,脚步匆忙地迎了上来,一脸紧张地问:“怎么回事?小弟妹受伤了?伤哪里了?”

    “我没受伤啊!”穆妍搂着萧星寒的脖子笑着说。

    “没受伤怎么不会走路了?”萧月笙表示穆妍别告诉他他们就是为了秀恩爱,他会受刺激的。

    “你猜。”萧星寒很酷地留下两个字,以及风中凌乱的萧月笙,抱着穆妍大步走向了他们的房间。

    从书房里面出来的齐玉婵看到萧月笙愣愣地站在院子里,就走过来问萧月笙:“师兄,你发什么呆呀?慕寒姐姐是不是回来了?我刚刚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了。”

    “小胖丫头,我问你啊,小弟妹没有受伤,为什么要让星儿弟弟抱着她走呢?”萧月笙一脸不解地问齐玉婵。

    “因为他们夫妻恩爱呀!”齐玉婵不假思索地说。

    “不会不会!这大白天的,恩爱什么恩爱?肯定有别的原因!”萧月笙说。

    “呀!”齐玉婵神色一喜,“会不会慕寒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萧月笙瞪大了眼睛:“真的?”

    “我也不知道,我们去看看!”齐玉婵话落拽着萧月笙的胳膊朝着穆妍的房间跑了过去。

    当然了,他们都被萧星寒以穆妍需要休息为由赶了出来,萧月笙笑得傻兮兮的看着萧星寒问:“星儿弟弟,哥哥是不是要当大伯了?”

    “你有本事当个爹给我看看。”萧星寒话落,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萧月笙叹了一口气,很自然地搂住齐玉婵的肩膀说:“小胖丫头,我一把年纪是该当爹了,可我没媳妇儿,你说这怎么办才好?不如你给我当媳妇儿,我可喜欢你了!”

    齐玉婵脸色通红,踩了萧月笙一脚,扭身跑走了。萧月笙看着齐玉婵的背影嘿嘿一笑,感觉追妻成功指日可待。话说他家星儿弟弟和小弟妹回来之后,感觉空气都变得更香甜了呢!他还是赶紧写信,告诉爹娘这个好消息吧!

    萧月笙再见到萧星寒的时候,告诉萧星寒说这些日子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殷剑和冥煞也没有在耒阳城出现。

    萧星寒皱眉:“不对。”

    “什么不对?你难道希望他们来?”萧月笙问萧星寒。

    “不是我希望,是他们原本定然会来的,现在没来,肯定事情有变。”萧星寒眼眸幽暗地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