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0.某人是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60.某人是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

    萧星寒和穆妍踏上了回天厉国耒阳城的路,而从无名山庄逃走的晋连城,为了不被萧星寒追杀,选择了走水路。

    晋连城在正月十六的夜晚到了四方城外的渡口,雇了一条小船,往南而去。

    走了三天之后的夜里,晋连城正在船舱里面休息,突然感觉不对劲,出去就看到老船夫急病发作,捂着胸口,一头栽倒进了湍急的河水里面,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晋连城拧眉,这会儿是深夜,还在河中央,他想找到那个船夫很难,就算找回来,恐怕也是一具尸体了。

    而这会儿辽阳河上的冰才融化没多久,水运刚开,走水路的不多,四方城外的渡口都没有几艘船,晋连城选择这个小船已经是能挑出来最好的了。

    如今周围没有其他船,也没有其他人,晋连城有些进退两难。继续往前,还要走十多天才能上陆,他认真思考了之后,还是决定折返回四方城去。

    不过晋连城从小养尊处优,以前走水路坐船都是坐最大最豪华的,碰上这种小船,一时有些不得其法,看着船在水中打着摆子就是不走,晋连城烦躁不已。

    说来也是倒霉,船夫出事的这一段,正好快到了辽阳城的岔流处,水流很急。再加上是夜晚,四周一片黑魆魆的,想要分辨方向都不容易。

    晋连城想要用内力来驱使船往前走,他试了一下,果然可行,船很快像箭一样从河面上蹿了出去,速度极快地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晋连城正在为自己的机智高兴的时候,突然感觉不太对劲,方向好像错了!而小船这会儿已经进入了忘川河中,春水初融,湍急的水流带着小船往前飘,晋连城想要掉头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在这个过程中,晋连城本来就没好的伤口又裂开了,在仅剩下的右臂和腿都受了伤的情况下,他干脆暂时放弃了回头,直接躺在船舱之中睡了过去,想着这船不管去什么方向,总归要靠岸的,等船靠岸了,他养好伤,再想办法回来吧!

    船舱里面有船夫准备的足够的干粮,喝水直接从河里取,晋连城就放任这条船自己往前走,中间几次差点被风浪打翻,不过最终都有惊无险。而晋连城身上没有疗伤的药,伤口裂开之后只能等着自然愈合,好得很慢。

    如此,又过了几天的时间,这天夜里晋连城躺在船舱里面睡觉,突然感觉船身晃了一下,然后倾斜着飞了起来……

    晋连城神色大变,从船舱之中飞身而出,看到一片陆地就落下了。

    晋连城的船被一根绳索缠着,已经被拉到了岸上,而绳索的另外一端,在一个人的手中,乍一看是个少年模样的人,身量不高,很瘦,但看眼睛就知道他年纪已经很大了。

    “你是什么人?”晋连城看着矮瘦的老者眼眸微缩。这里是什么地方晋连城并不知道,他看到不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应该有人居住。

    “这位公子,国师有请!”矮瘦的老者看着晋连城说。

    国师?晋连城愣了一下,据他所知,这天下哪一国都没有国师这种人物。

    “请!”老者看到晋连城犹豫,又拔高声音说了一句。

    “我如果不去呢?”晋连城神色莫名,感觉很不对劲。

    下一刻,老者身形如鬼魅一般逼近了晋连城,伸手就捏住了晋连城的右肩,冷冷地说:“不去,死!”

    晋连城瞬间认怂:“前辈,有话好好说,我去!”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晋连城自认不是对手,不能硬拼,他需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他这会儿在想,这个地方莫不是某个隐世家族的地盘?可很快,晋连城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任何一个家族都不可能存在“国师”这样的人物。

    老者示意晋连城转身,晋连城直接愣在了那里。

    幽暗的夜空之下,茫茫大海无边无际,就在不远处,晋连城能够清晰地听到风浪拍打海岸的声音。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那艘小船,突然有些后怕,刚刚如果不是这个矮瘦的老者用绳子把他的船给拽了上来,他这会儿已经连人带船冲进了海里,想要回来不太可能了。

    而海岸边停着一艘船,是晋连城见过的最大的船,上面灯火通明,还有琴声传过来。

    “前辈带路。”晋连城客气地说。他现在有些不安,不过还是想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矮瘦的老者收起了绳子,就扔在了岸边的地上,然后带着晋连城,朝着那艘大船走了过去。

    船上有人放了梯子下来,晋连城随着老者上去了,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黑影盘膝坐在甲板上面,一动不动如一尊墨色的雕塑一般,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矮瘦的老者在船上的一个房间门口驻足,声音恭敬地说:“国师大人,人带到了。”

    “进。”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矮瘦的老者推开房门,示意晋连城一个人进去。而房门打开的同时,晋连城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了出来。

    晋连城进去,发现房间面积不小,里面垂着很多纱幔,层层纱幔之后,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晋连城眼眸微闪,继续往前走,不多时就看到了那人的容貌。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面庞白皙如玉,生着一张雌雄莫辩的脸,五官十分精致,端的是个绝色的美人儿,晋连城觉得也就比他弟弟连烬差那么一点点。而那人穿着一身宽大的墨袍,墨袍上面用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长长的墨发披在脑后,怀中还抱着一只通体洁白的雪貂,雪貂的眼睛是如宝石一般的幽蓝色泽……

    晋连城在想,这应该就是门外那个矮瘦的老者口中的国师大人了吧。

    “坐。”男人轻抚着手中雪貂的脊背,抬头看了晋连城一眼,眼神冷漠,没有丝毫温度,但又不像是萧星寒的那种冷,萧星寒是不关心不在意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而这人的冷漠之中,透着高高在上,睥睨一切。

    晋连城面前放了一个蒲团,他盘膝在上面坐了下来,开口客气地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什么人?”

    “我问,你答。”男人开口,定下了规则,没有商量的余地。

    晋连城微微垂眸:“也好。”他倒是想知道,这人要问他什么。

    “你是何人?”男人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东阳国的皇子。”晋连城回答。

    “东阳国的皇子应该姓东方。”男人说。

    “说来话长,我是皇子,但被晋国公抚养长大,不习惯说自己是东方连城。”晋连城说,这些没有必要撒谎,他的身份不是见不得人,而他自认为跟这些神秘的人没有仇怨。

    “你为何来此地?”男人问道。

    “意外。我本来要往南去,半路船夫发病死了,船顺着水流漂到了这里。”晋连城说。

    “你可听说过一个名叫殷剑的人?”男人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摇头:“从未听说过。”

    “那你可认识任何姓冥的人,非日月明。”男人问晋连城。

    晋连城点头:“认识一个。”

    “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叫何名字,身在何地?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男人看着晋连城说。

    “男的,具体多大年纪我不清楚,但跟你我应该差不多,他叫冥煞,是杀手组织冥楼的楼主,我上次见他,是在东阳国四方城外的云山之中。”晋连城说。

    “你与冥煞有仇?”男人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愣了一下:“你如何知道?”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男人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点头:“没错,我是跟他有仇,因为他屡次要杀我,我这次也是从他手中逃脱,才会发生意外来了这里。”

    男人拍了两下手,门外候着的矮瘦老者进来了,恭敬地问:“国师大人有何吩咐?”

    “四方城外,云山,去把人找过来。”男人的声音一直都很缓慢,也很低沉,听起来有些压抑。

    “是!”老者话落就转身出去了。

    晋连城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这位……国师大人,我无意探究你们的来历,也不想再打扰了,如果没有其他要问的话,我可以走了吗?”晋连城感觉这人很危险,他直觉要离得远一点。

    “不急,或许我还有问题要问你,你暂且留在船上,自己找地方休息吧。”男人神色冷漠地。

    晋连城心中当然很不爽,这人对他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可他知道,他连这人的属下都打不过,而他上船的时候,发现不仅甲板上面坐着一位雕塑一样的高手,其他地方还有不少高手,他非要走,恐怕会被杀了扔进海里喂鱼,并且他那条小破船,就算能走,回不回得去还是两说。

    晋连城起身,刚出了房间,就听到岸上传来一阵响动。他朝着岸边看了一眼,神色微变。矮瘦的老者就站在岸上,而有三个人飞到了他的身边,虽然距离有些远,晋连城也能看出来,那三个人,两男一女,看身形分明是无名山庄后山禁地的那位白袍老者,一向穿着紫衣的冥煞,那个女子,应该是以前经常跟着冥煞的冥楼护法墨灵。

    晋连城心知这下他更走不了了,为了避免被新来的三人给杀了,晋连城果断转身,对着面前的房门说:“国师大人,我说的那位冥煞已经来了。”

    “你进来。”

    听到房间里面的声音,晋连城再次推开门走了进来。

    男人看了一眼他身后,示意晋连城躲到后面去:“既然你们有仇,你便去后面躲着吧。”

    “是。”晋连城向来能屈能伸,这会儿局势还不是很明朗,他很确定的是冥煞师徒要杀他,但面前这位国师是敌是友,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他选择了对这人示好,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男人身后是一扇宽大的屏风,晋连城走到了后面,默默地站在那里。他身后是一张大床,床边也垂着暗色的纱幔,有微风吹进来,纱幔在轻轻飘动,乍一看颇有几分阴森。

    “国师大人,人带到了。”矮瘦的老者带着三人到了门口。

    “进。”男人开口,矮瘦的老者推开门,示意三人进去。

    白衣老者走在前面,冥煞走在中间,墨灵跟在最后面。

    白衣老者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没有行礼,而是站在那里说:“看来冥贤侄已经拿到了本属于他的皇位,可喜可贺!你就是当今的国师?这是当年太子妃戴在身上的玉佩,是信物。”

    “信物不必看了。我叫离玥,你是殷剑,比画像看起来老了很多,想必你是看到血兰花前来的。请注意你的言辞,本国师不想再听到你与皇上叔侄相称,如今也不存在什么太子妃了。”自称离玥的男人神色冷漠地说,“皇上命本国师前来迎接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归国,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国师,皇后在何处?太子又在何处?”

    白衣老者殷剑冷哼了一声:“当年皇上被奸人所害,流放边疆,为了保住血脉,命老夫护送身怀龙种的皇后娘娘来了这里,临行前,皇上曾许诺,只要老夫完成任务归国,老夫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异姓王!国师,也请注意你的言辞!”

    “殷剑,你尚未归国。”离玥坐在那里,也没看殷剑,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抚动着怀中雪貂光滑的毛皮,声音冷漠地说,“等归国之后,你真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再来本国师面前抖威风。现在,告诉本国师,皇后娘娘在何处?太子殿下在何处?”

    “皇后娘娘难产,早已不在了。”殷剑微微垂眸,声音沉痛地说,然后回头看了冥煞一眼,“这位就是太子殿下。”

    冥煞脸上依旧戴着半边金色的面具,挺直脊背站在那里,眼神不躲不闪。墨灵站在他身后,像是侍女一般。

    “摘下你的面具。”离玥抬头,看向了冥煞。

    “离玥!注意你的态度!这是太子殿下,你应该立刻跪下行大礼,而不是指使太子殿下做什么!”殷剑冷声说。

    离玥放开了手中的雪貂,白团子一样的雪貂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屏风后面,不见了影子。

    离玥用一个小小的木夹子,从面前桌上一个精致的小碟子里面夹起一个香片,放进了旁边挂着的熏香炉之中,动作优雅,慢条斯理。放好之后,离玥再次抬头看向了冥煞,眼神冷漠地说:“如果本国师确定你真的是龙种,会跪下赔罪的。现在,摘下你的面具。”

    殷剑给冥煞打了个眼色,冥煞伸手,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那张阴柔的脸庞。

    “长得不像皇上,也不像皇后娘娘,不过容貌无绝对。”离玥声音冷漠地说,“殷剑,你应该很清楚,天冥国正统皇嗣,都有一双高贵的紫色眼眸。这一点,你作何解释?”

    殷剑垂眸说:“紫眸在这片土地会被视为异族,所以自太子殿下出生,老夫就用药物,彻底改变了他的眸色,好让太子殿下在这片土地能够生存下去。”

    “以一个杀手头子的身份么?”离玥话落,不等殷剑回答,仿佛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又轻轻拍了拍手,候在门口的矮瘦老者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面放着一个药瓶,还有一盆清水。

    矮瘦的老者把托盘放在了桌上,药瓶中是红色的液体,他倒了一滴在清水中,清水依旧是无色的,然后他沾湿了一块帕子,转身递给了冥煞。

    冥煞没有接,离玥看着他说:“拿着,擦你的眼睛,不管什么药物都不是永久的,也不是彻底的,只有紫眸才能证明你天冥国正统皇嗣的身份。”

    冥煞闻言,接了过来,拿在手中。

    殷剑却猛然转身,一把夺过了冥煞手中的帕子,看着离玥冷声说:“姓离的,你什么意思?老夫为了皇上和太子,抛弃妻子背井离乡二十多年,抚养太子殿下长大,教太子殿下武功,苦苦等待了这么久,才终于能够回家,你竟然质疑太子殿下的身份,你这不仅是在质疑老夫对皇上的忠心,更是在羞辱太子殿下!”

    离玥缓缓地站了起来,宽大的墨袍更衬得他身形高大而清瘦。他看着殷剑,神色依旧冷漠如昔:“本国师听得出来,你这么多年背井离乡抛弃妻子,心中有怨,可以理解。但据本国师所知,当年皇上选了三个人,许下事成之后册封异姓王的承诺,只有你,主动接了护送皇后娘娘来此避难的任务。”

    “老夫对皇上忠心耿耿,没有怨更没有恨!但太子殿下是老夫亲手带大的,虽然他在这个地方出生长大,但老夫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你身为堂堂国师,前来恭迎太子殿下归国,态度竟如此傲慢,做出羞辱太子殿下的举动,你当真以为老夫怕你吗?”

    “殷剑,你不是怕我,你怕的恐怕另有其事。”离玥神色冷漠地说,“如果本国师带着一个黑眸的太子殿下归国,皇上不会认,天冥国上上下下都不会认。所以,这位如果是真的太子殿下,就请按照本国师的安排,证明他的身份。”

    “师父,我的身份是真的,他要证明,我便证明给他看!”冥煞看着殷剑说,“到时候我会让他跪下给师父道歉!”冥煞话落还冷冷地看了离玥一眼。

    离玥微微点头:“好,本国师等着。”

    殷剑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冥煞拿走了他手中的帕子,开始擦他的眼睛。擦了一下,两下,三下……十下之后,冥煞转头用眼神询问墨灵,墨灵摇头表示没有任何变化。

    冥煞皱眉,继续擦,又擦了几下,还是不行。然后他上前去把帕子再浸泡了一次,直接贴在了自己眼睛上面,等了一会儿才取下来,但墨灵依旧摇头,眼底还闪过一丝不安。

    “离国师是想陷害本太子吗?”冥煞猛然扔掉手中的帕子,看着离玥目光阴鸷地说。

    离玥看着冥煞的眼神毫无温度:“看来你坚信自己是天冥国的太子殿下,想来是殷剑告诉你的,但刚刚你已经证明了,你是假的。”

    “是你的药有问题!”冥煞冷声说。

    离玥却看向了殷剑:“你是不是想狡辩,说你用来改变太子殿下眸色的药物无药可解?”

    殷剑猛然抬头,看着离玥冷冷地说:“没错!太子殿下的身份不容置疑!你这个以下犯上的国师,死罪!”

    殷剑话落,挥掌朝着离玥打了过来。站在离玥身旁的矮瘦老者上前挡住了殷剑的攻击,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

    而冥煞拔剑就朝着离玥杀了过去,离玥站在原地,动都没动,像变戏法一样弹出了一颗棋子,竟然直接打断了冥煞手中的宝剑!

    冥煞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下一刻,一根红色的丝线缠上了他的脖子,丝线的另外一端在离玥的手中。

    离玥一拽,冥煞就跪在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而墨灵跟冥煞一样,有另外一根丝线缠着她的脖子,匍匐在了地上……

    没过多久,殷剑不敌矮瘦老者,被矮瘦老者的刀架在了脖子上。他看着离玥冷声说:“你是要造反吗?”

    “真正的太子殿下在哪里?”离玥看着殷剑问道。

    “这就是真正的太子殿下!你敢伤他,等你归国,也不得好死!”殷剑厉声说。

    离玥慢条斯理地坐了回去,雪貂又跑回来钻进了他怀中,他神色冷漠地说:“本国师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当年皇上命你背井离乡抛弃妻子来这么远的地方,归期未定,假如皇上夺位失败了,你一辈子都没有回去的可能,你心中会怎么想?本国师觉得,你大概不会高兴的吧。或许刚开始那十年你还能耐着性子等,甚至期待归国之后飞黄腾达,但之后,你心中会生出怨,会有恨,甚至是绝望。恨到了极点,绝望到了极致,你又会做什么呢?本国师觉得,你会做的大概不可能是悉心教导太子殿下,因为你会迁怒到太子殿下身上,认为是太子殿下害得你有家不能回,与亲人天各一方,甚至可能客死他乡。本国师说得对吗?”

    “一派胡言!”殷剑厉声说,“离玥,你是不是其他皇子派来的奸细,一心想要除掉老夫和太子殿下?!”

    “本国师并不想听你叫嚣。”离玥神色冷漠地说,“你不会杀了真正的太子殿下,因为他在你心里是唯一能够证明你属于天冥国的人,即便你可能从未告诉过他他的真正身份。如果他死了,你会彻底绝望。所以你会留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现在,说出太子殿下在哪里,本国师可以暂时饶你不死,带你归国,让你见到你的妻儿和孙子。”

    听到最后两个字,殷剑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然而依旧没有改口,看着离玥冷冷地说:“你杀了我,等回到天冥国,不管你说什么,皇上都不会信你!”

    “本国师没打算在这里杀了你,再问你一遍,真正的太子殿下到底在哪里?不说的话,本国师会带你归国,然后让你的儿子和你的孙子,满门为你陪葬!”

    殷剑却突然笑了:“威胁老夫?等老夫见到皇上,到时候死的是谁还不一定!”

    “你当真以为本国师找不到真正的太子殿下吗?”离玥看着殷剑说。

    “只有七杀城的船才能开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七杀城的规矩老夫比你更清楚,船在此地最多停留一个月就会离开!离玥,你放着真正的太子殿下不认,是要去找一个冒牌货当你的傀儡,带回去欺骗皇上吗?”殷剑看着离玥冷声说。

    “七杀城的规矩你的确比我清楚,但本国师原本是七杀城的弟子,城主特许这艘船可以在此停靠两个月。”离玥看着殷剑说。

    “给你一年,你也找不到,因为真正的太子殿下就在你面前!老夫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来人!离玥要加害太子殿下!”殷剑厉声说。

    下一刻,当真有人出现在了殷剑面前,不过不是他期待的天冥国其他臣子,而是从屏风后面突然现身的晋连城。

    晋连城对着殷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拱手对离玥说:“国师大人,在下或许知道你要找的太子殿下在哪里。”

    “离玥,他生性狡诈,你要信他你就是蠢货!”殷剑神色微变,大声说道。

    “这位,殷前辈是吧?殷前辈的名字,很符合殷前辈的气质。虽然在下第一次知道天冥国,不过想来是大海彼岸的友国。在下听了殷前辈和国师大人的对话,想到了一个人。”晋连城笑容满面地说。

    “什么人?”离玥问。

    “被这位殷前辈变着花样折磨了很多年的人。”晋连城看着殷剑,唇角微勾说道。

    “离玥,这人与老夫有仇,他是故意在陷害老夫!”殷剑的神色已经有些慌乱了,显然没有料到晋连城会突然跳出来。

    “不,我是在光明正大地害你,谁让你没有早点把某人给杀了呢?否则我也不会知道,某人竟然有那样高贵的身份呢!”晋连城似笑非笑地说。

    “你说的,某人是谁?”离玥转头,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唇角微勾:“当然是这片土地上容貌最出色,医术最高强,武功最厉害,被殷剑折磨了很多年,依旧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当上一国之君,并且即将一统天下的萧星寒了!请离国师大人尽快找到他,带他归国,认祖归宗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