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7.因为我想揍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7.因为我想揍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正月十六,春寒料峭。

    东阳国四方城外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一片缟素,昨夜冷氏一族的二小姐冷玉玲惨死,冷家所有人都被惊动了,为了寻找晋连城,一整夜都没有人合眼。

    天亮的时候晋连城被找回来的消息传遍了无名山庄,原本很多人认为,作为害得冷家二小姐冷玉玲和三小姐南宫晚互相残杀的罪魁祸首晋连城,定然要给冷玉玲偿命,然而结果却是晋连城住进了后山禁地之中,冷泽还安排了冷家的大夫去为他疗伤。

    冷氏一族的其他人虽然有些不理解,但也不会做什么,毕竟冷泽是冷氏的家主,所有人都听他的。而冷玉玲的母亲又哭又闹要让晋连城给冷玉玲陪葬,还说要把南宫晚碎尸万段,然而结果是冷泽让冷烈给她灌了一碗安神汤,让她昏睡了过去。

    “父亲,后山那位前辈到底打算做什么?”冷烈的脸色并不好。

    当年冷烈在已经成过亲,儿女双全的情况下,隐姓埋名遮掩身份,欺骗南宫俪,入赘神医门南宫家,目的是为了帮冷氏一族去神医门寻找神兵令的线索。

    不过冷烈在神医门并没有找到关于神兵令的线索,他拜师南宫夜,学了不少医术和毒术,南宫俪给冷烈生了一个女儿南宫晚,看似一家三口和睦温馨,然而突然有一天南宫俪发现冷烈偷偷进了南宫夜的书房,在翻找什么东西。

    南宫俪起了疑心,但是她不愿相信她深爱的丈夫是有目的接近她的,于是,她假装不动声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然后不着痕迹地让南宫夜给冷烈安排了一个外出执行任务的机会。

    冷烈离开神医门,南宫俪派了神医门武功最强的两位长老暗中跟着,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没有察觉被人跟踪的冷烈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回了东阳国的无名山庄一趟,跟他的妻儿团聚。

    等冷烈再回到神医门的时候,就被南宫夜下了傀儡蛊,把一切都交待了。这对南宫俪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她以为她的丈夫是爱她的,然而到头来发现所谓的偶遇都是精心设计,所谓的深情都是逢场作戏,他们的结合,从始至终都是冷烈设的局!

    南宫夜当年要把冷烈给杀了,要去冷氏一族讨个说法,结果南宫俪伤心欲绝,却不忍看到冷烈死,因为她真的太爱冷烈了。

    最后,南宫夜断了冷烈一条手臂,把冷烈赶走了,让冷烈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踏足神医门,离南宫俪母女远远的。而神医门里知情的人并不多,都讳莫如深,就连南宫晚在南宫俪死之前都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是什么人。

    当年冷烈游走在两个女人和两个家庭之间,但南宫俪和冷烈的原配夫人从未见过面,自然也不存在什么争斗,她们之间的恩怨,爆发在了她们各自的女儿南宫晚和冷玉玲身上,最终导致姐妹互相残杀,一死一疯,并且可笑的是她们姐妹也是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才导致了悲剧。

    不得不说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冷家人都觉得造成冷玉玲和南宫晚悲剧的罪魁祸首是晋连城,可再往前深究,这一切还是冷烈当年种下的孽缘,最后遭了报应。

    而昨夜冷玉玲惨死,冷烈的夫人要杀掉南宫晚为冷玉玲报仇的时候,冷烈却阻止了她,因为冷烈在出事之后才终于意识到南宫晚也是他的骨肉,他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晋连城的身上,本以为冷泽一定会做主杀了晋连城,却没想到冷泽什么都没做,晋连城还堂而皇之地住在后山,有人伺候!

    冷烈很不理解,他知道后山禁地的那位实力极强,是冷泽效忠的一个高人,可具体那人要利用冷家做什么,就连冷烈都不知情。

    听到冷烈的问题,冷泽皱眉说:“这件事为父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为父会告诉你的!”

    冷烈显然有些不满,不过他向来都是冷泽说什么是什么,便沉默了下来。

    “为父说了要给冷胥和冷瀚奖赏,你去准备一些,给他们送过去。”冷泽对冷烈说。冷胥和冷瀚就是把晋连城找回来的那对祖孙。

    “是。”冷烈微微垂眸,点头应了。

    没过多久,冷烈带着两个下人,下人手中各捧着一个盒子,进了无名山庄一个清幽的小院子。

    冷烈没有什么跟冷胥祖孙寒暄的心情,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冷胥是冷氏一族的旁支,原本在冷氏一族并不受器重,不然他唯一的儿子冷四方也不会被冷泽派去北漠国守着那个他们自认为的藏宝库整整二十年,最后还死在了那边,连具尸体都没有找到,冷瀚就是冷四方的儿子。

    而这会儿身在无名山庄的冷胥,自然不是真正的冷胥,冷瀚也是假的。别人眼中幸运地“捡到了”晋连城带回来,立了一功的冷胥和冷瀚祖孙,这会儿已经死在了山下,尸体都化成了灰烬。他们确实很“幸运”,因为他们刚一下山就碰到了齐郢和萧星寒。

    在真正的冷胥和冷瀚死之前,他们为了活命,交代了自己的名字,住在冷氏一族哪里,平时都有什么习惯。然后,萧星寒扒了他们的衣服,两剑把他们都给劈死了,又用了化骨粉,把他们毁尸灭迹。当时之情景,齐郢看了都觉得有些渗人。

    萧星寒为齐郢和他自己分别做了易容,齐郢假扮冷胥,萧星寒假扮冷瀚,身形都差不多,然后带着中毒摔下山昏迷过去的晋连城,顺理成章地混进了无名山庄。

    “星寒,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最好在被人发现之前,救出穆妍。”齐郢没有看冷烈送来的东西,而是关上门神色严肃地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却在走神,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齐郢说什么,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花瓶,却又没有真的在看那个花瓶。

    “星寒。”齐郢又叫了萧星寒两声,萧星寒才反应过来,看向了齐郢。

    穆妍失踪之后,齐郢第一次从萧星寒眼中看到喜色,然而喜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不安。萧星寒皱眉看着齐郢说:“师父,我要当爹了。”

    “这是好事。”齐郢微微点头。穆妍有孕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是从中了傀儡蛊的晋连城那里得知的。

    “但是我怕……”萧星寒神色很是不安。

    齐郢第一次从萧星寒口中听到“怕”这个字,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不会有事的,我们再小心一些。”

    “我真该死。”萧星寒猛然握住了拳头,“有没有孩子对我来说不重要,可我竟然让妍儿置身如此险境,她知道自己有孕的时候,会不会很害怕?害怕孩子受到伤害,因为我不在身边,还过了这么久才找到她。”

    萧星寒心中紧绷的那根弦在得知穆妍有孕的时候濒临断裂,他不敢想象穆妍这些日子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他一直都强迫自己冷静,直到假扮冷瀚骗过冷泽,然后和齐郢一起待在这个小院子里,没有外人的时候,他才敢让自己去想穆妍,想接下来的计划,然而他一想到穆妍肚子里有了他们的孩子,惊喜固然有之,更多的是自责,是不安,是对穆妍深深的愧疚。

    “星寒,你是最了解穆妍的人,你知道的,她绝对不会怪你,有了孩子,她肯定是高兴的,你也应该高兴。”齐郢叹了一口气对萧星寒说,“不要认为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这是天意,也是缘分。”

    “我知道。”萧星寒声音低沉地说,“今夜动手!”

    齐郢和萧星寒是假扮冷家人混进来的,他们的易容和伪装虽然看起来没有破绽,但他们毕竟不可能知道冷胥和冷瀚都经历过什么事情,以及他们和冷家所有人是如何相处的。

    两人之所以到现在没有暴露,很重要的原因是真正的冷胥和冷瀚祖孙俩身边没有其他人。冷四方多年在外,他的夫人十年前不堪寂寞勾引了冷家另外一个男人,奸情暴露之后两人都被处死了。而冷泽和冷烈因为冷玉玲的死,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齐郢和萧星寒身上,所以才没发现他们不对劲。

    可接下来他们不能不与冷家人来往,暴露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他们从晋连城以及冷胥和冷瀚祖孙那里得到的冷家其他人的信息很有限,这么仓促之下他们也只是做到能认出冷家几个重要人物的程度,一旦出门碰上冷家其他人,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话,必然会被人发现。

    所以,他们必须尽快动手,速战速决,否则容易夜长梦多。

    而对萧星寒来说,更重要的是,他想见到穆妍,他想让穆妍平平安安地回到他身边,事实上他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齐郢神色一正,对萧星寒说:“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

    这趟出来,齐郢是真的切身感受到了萧星寒的厉害,世人都认为萧星寒最厉害的是医术,是武功,是他的为将之才,但齐郢觉得萧星寒最出色的,是他的心智。

    这一点,萧星寒和穆妍非常像。齐郢相信,即便穆妍现在不得自由,但她绝对不会过得很苦,她一定有办法让自己的处境尽可能地变好,而她手中定然有保命的底牌,即便萧星寒不来,穆妍无法脱身,但至少可以保全自己。

    萧星寒点头,然后对齐郢说了他的计划。

    齐郢听完之后微微沉吟了一下,对萧星寒说:“计划没问题,很缜密,但最后你让为师带穆妍丫头离开,你垫后,为师不同意!换过来,你带她走,为师在后面掩护你们!”

    萧星寒摇头:“不可,我不会让师父冒那么大的风险。”

    “星寒,论武功,你现在还不是为师的对手,为师留在最后,才是最稳妥的。不要争了,就这么定了!”齐郢看着萧星寒说,话落冷哼了一声,“为师很多年没有遇到对手了,这次倒是要会会你那位‘师父’!”

    萧星寒皱眉,沉默了片刻之后,没有再坚持,只是对齐郢说,让齐郢千万要小心,保重自己。

    计划说完了,该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好了,齐郢看着萧星寒再次失神,肯定又是在想穆妍,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说什么。事实上萧星寒能够按捺住自己,没有立即冲过去找穆妍,齐郢觉得这已经需要很大的意志力了。被抓的是穆妍,但萧星寒才是最煎熬的那个。

    无名山庄后山。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妪送来了饭菜,放下摆好就走了。

    穆妍像往常一样,先确认饭菜里面没有被下药,然后才开始吃。她现在吃得比以前还多了一些,以前她自己一个人,不饿的时候可以不吃,饿了也可以忍着,但现在她肚子里还有个宝宝,她需要保证自己每天摄取足够的营养。

    虽然孩子才两个月,还感觉不到,但穆妍喜欢跟孩子说话,只是默默地在心里说,她管孩子叫“萧小寒”,至于会是儿子还是女儿,她倒是没想过,觉得什么都好。

    在晋连城告诉穆妍萧星寒来了之后,穆妍认真想过晋连城下山正好碰到萧星寒,然后为了救她,萧星寒和晋连城心平气和地谈了合作的可能,但她的结论是,那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晋连城对于他断臂的事情耿耿于怀,之前还怀疑过是穆妍做的,问过穆妍,穆妍否认之后,晋连城当然就知道那是萧星寒的手笔。而这让一直以来对萧星寒敌意深重的晋连城更是恨上了萧星寒,出于穆妍的原因,这两个男人绝对是见面分外眼红的那种,尤其是晋连城。

    而穆妍认真思考了一下萧星寒如何能够让晋连城答应中毒摔下山搞得惨兮兮地用苦肉计回来,答案是晋连城不可能答应,任由萧星寒把他搞得那么狼狈。所以,穆妍猜到了萧星寒是如何让晋连城屈服的,最直接最粗暴最狠的方式,当然就是傀儡蛊了。

    因为萧星寒需要了解无名山庄里面的情况,晋连城不肯乖乖说,用傀儡蛊自然就可以达到目的,等解了蛊,晋连城无力反抗,被萧星寒折磨得中毒摔下山,然后昏迷着再被带回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如果脑子没坏掉,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明智的。

    穆妍相信萧星寒不是一个人来的,但想要混进来,顶多也就是两三个人,其中必然会有的人是齐郢,这样的组合才能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来营救穆妍。

    而晋连城先前从隔壁冲过来对穆妍诉衷肠这件事,显然是刻意为之,他的目的是向穆妍传递萧星寒到来的消息,这其实很重要,因为穆妍在知情的情况下,到时候就不会那么被动,自己可以做一些隐秘的安排,来配合萧星寒的营救。

    不过穆妍并不认为这是晋连城对萧星寒妥协了,说白了就是晋连城在现在的形势之下在为他自己铺后路。他已经被逼无奈和萧星寒站在了一条船上,再跟萧星寒作对,对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萧星寒成功救出穆妍,晋连城也才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而晋连城给穆妍传信,同时也是在向穆妍示好,因为晋连城知道,事后萧星寒未必会放过他,但他这样做了之后,穆妍会放他一马的,原因很简单,穆妍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也没有萧星寒那么狠。

    穆妍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萧星寒和齐郢大抵会在今夜动手。穆妍吃过饭之后,老妪把碗碟收拾了,穆妍在她还没走的时候就进了内室上床休息去了。

    老妪走了之后,穆妍又起身,从床顶的横梁上面,取下了一个小包袱。

    打开包袱,里面是各色各样的玉饰,都不大,有墨玉,有紫玉,青玉,白玉,而这些看起来很精美的小东西,都是穆妍这些日子暗中做的暗器。而房间角落里面那架萧星寒的师父送给穆妍的琴,穆妍这几日没有弹过,上面盖着一块绸布,老妪也没有发现琴弦少了几根,那是被穆妍取走用在了她做的暗器之中。

    傍晚时分,老妪再次送了饭菜过来,放下就走了。

    穆妍坐在桌边,看着面前放着一盘看起来金黄酥脆的炸鸡腿,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穆妍默默地把最下面那只鸡腿拿了起来,然后撕开,从里面抽出一张浸了油的纸片,纸片上面写了两个字“等我”,是萧星寒的字迹……

    萧星寒想必并不知道晋连城已经把他来了的消息告诉过穆妍了,但穆妍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感觉很惊喜。她默默地说:“萧小寒,这事儿我跟你爹以前干过一次,差点把你大伯给咸得齁死,导致你大伯现在看到你爹给的鸡腿都想哭……”

    萧小寒当然不可能回应穆妍,穆妍把那张纸烧了,然后喝了一碗粥,吃了点素菜,感觉八分饱就放下了筷子。

    穆妍打开门,站在门口的老妪进来把碗碟收了就出去了。

    穆妍关好门之后,取下手腕上面戴着的炎火玉镯,打开内侧的暗格,拿出里面的药丸,吃了下去。即便她现在怀了身孕不适合动武,但恢复武功也是必须的,至少她可以用轻功,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能动手。

    穆妍又取下了床顶的盒子,把里面所有的暗器都戴在了身上,双手上面一共戴了六个指环,看起来倒是颇为别致。

    然后穆妍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感觉内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微微舒了一口气,安全感稍稍回来了一些。接下来,她只需要等着萧星寒过来接她就好。

    夜色深重,子时将至。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天是正月十六,云山之上的夜空却乌云蔽月,寒风萧瑟。

    冷氏一族的大部分人已经进入了梦乡,睡梦安详,有暗色的血从他们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之中缓缓地流出,可他们没有丝毫感觉,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是做了什么美梦……

    床幔垂着,穆妍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感觉到有人进了她的房间,脚步很轻很轻,越来越近,最后在床边停了下来。

    “萧寒寒,抱我呀。”穆妍轻声说。

    下一刻,床幔被萧星寒大力扯开,穆妍落入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感觉连日以来内心深处的那一点不安,也在此刻消散了。

    “萧寒寒,我很想你。”

    “我更想你。”

    “你要当爹了。”

    “嗯,我知道,是个儿子。”

    “你怎么知道是个儿子?”

    “因为我想揍他。”

    ……

    ------题外话------

    【推荐】

    《军门枭宠缠绵不休》——折眉

    平生一顾,只为相思。

    S城的张家富可敌国,然而张家的掌上明珠张相思却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好好的继承人不当,偏要去打乒乓球。

    自我介绍时:我姓张,嚣张的张。

    媒体采访时:问她为什么不接手家族企业?她说,我不差钱。

    人称:大魔王

    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喜欢郁平生,喜欢了整个青春。

    *

    冷漠凉薄,隐忍沉默,少年老成,冷血残忍,这是郁平生在人前。

    铁汉化成绕指柔,偶尔耍流氓,只对她温柔,宠她入骨,这是郁平生在人后。

    他从不说爱。

    他说,爱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他又说,张相思,你是我在床上都不敢用力的女人。

    张相思:老公,若爱,请深爱。所以要用力,要深入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