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6.萧星寒来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6.萧星寒来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上元节之夜,子时已至。

    穆妍幽幽醒转,动了动手臂,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修炼的幽冥神功已经突破了第五层,但一共有八层,她现在还没有到第六层的突破边缘,万一要等到突破第八层之后,她身体每月初一十五的虚弱期才会消失,那真的是太坑了!

    上元节已经过去了,穆妍原本算好的时间,假如血踪蛊有用的话,最迟在上元节之前,萧星寒和萧月笙一定能找来这里。如今事实很明显,血踪蛊真的没有用。

    穆妍很确信自己服用的解药没有问题,她也很确信她和萧星寒是有默契的,所以萧星寒一定会用血踪蛊来寻找她。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穆耀光的心头血找不到她?难道她不是穆耀光的亲生女儿?如果穆耀光的血没用的话,萧星寒肯定会取穆霖的血来养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总不至于她跟穆家所有人都没有血缘关系吧?

    穆妍突然发现她到现在竟然都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生母苏婉清长什么样子,她骨子里是个异世来客,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苏婉清已经死了,除了穆霖和苏家人之外,穆妍对其他所谓的亲人也并不在意,好像没有人说过她跟苏婉清长得很像。她对苏婉清的印象,只有这么一个名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穆妍静静地坐了起来,她又度过了一个虚弱期,这会儿身体已经恢复了。她轻轻转动了一下手腕上面戴着的炎火玉镯,这是在萧星寒的师父面前过了明路的,那人虽然一开始从穆妍身上搜到了一些防身的暗器,但并没有想过穆妍就是神兵门苍氏一族的传人,甚至是当世神兵令之主,所以他也不会想到,穆妍利用为他雕刻的机会,暗中制作了多少件暗器。

    不过穆妍现在手上戴着的这只炎火玉镯并不是暗器,内侧有一个很隐秘的小机关,机关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暗格,放了一颗圆润的黑色药丸。

    当初晋连城和南宫晚假成亲那天,穆妍暗中离开后山禁地,去了冷烈的书房,取了一些药材。她制作了恢复武功的解药,但是并没有用,交给了萧星寒的师父。此举让那人认为穆妍很聪明很识时务,而他并没有发现穆妍还做了其他的药,藏了起来。除了血踪蛊解药的解药之外,穆妍还为自己留了一颗可以让她武功恢复的药,一直没有用,是她没有把握离开,发现有孕之后,她更是打消了自己冒险的念头。

    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人进了隔壁的院子。

    穆妍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没过多久,穆妍听到了敲门声,还有冥煞的声音:“我进来了!”

    下一刻,冥煞大力踹开了穆妍的房门,大步走了进来。床幔垂着,冥煞走到床边,猛然伸手掀开床幔,就看到穆妍坐在床上,衣服穿得好好的,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冥煞伸手掀了旁边堆在一起的被子,然后抬头看了看床顶,又俯身看了看床底下,把房间里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一无所获,转身看着穆妍冷声说:“晋连城跑了,是不是跟你串通好的?”

    “冥楼主不是扬言这次要让晋连城插翅难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么?怎么?又让他跑了?”穆妍轻笑了一声,“我能跟他串通什么?让他去找我相公救我吗?他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他跑,是被你们逼的,怕死而已。”

    “你倒是不怕死!”冥煞看着穆妍目光阴鸷地说。

    “我当然怕死,不过,我不怕你。”穆妍唇角微勾,“你说我们仇怨结大了,没错,我是坑过你,不止一次,但每次都是你先招惹我,先找我麻烦的。不过跟你这种人讲道理也没有什么用,你不过是你师父养的走狗而已。你现在可以走了,记得把门关上。”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冥煞面色一沉,看着穆妍冷声说。

    “你动一下试试?”穆妍轻笑了一声,“你师父是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再来找我,不要跟我说话?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太蠢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忍不住告诉我,你还自以为自己很聪明么?”

    冥煞紧握着拳头,看着穆妍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杀意:“你等着!”

    “慢走不送。”穆妍笑意不达眼底,看着冥煞出了她的房间,并没有把门关上。

    穆妍起身下床,穿好鞋子,然后走过去,站在门口,更清晰地听到山庄前面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是在找人,找的自然就是突然失踪的晋连城了。

    如果说上次晋连城逃走是跟穆妍有串通的话,这次真没有。穆妍甚至都想不到晋连城是如何逃跑的,不过她一直没有低估晋连城的聪明程度,他们之所以是敌非友,根本原因在于晋连城的性格,他太过自私,没有是非观念,行事不择手段。

    穆妍相信晋连城对连烬是有兄弟情的,也是真的喜欢她,但晋连城最爱的,终究还是他自己。

    至于这次晋连城成功脱身之后,是否会按照之前的约定,去给萧星寒传信,穆妍并没有那么确定。

    距离二月十五还有一个月,距离穆妍被抓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她现在心情依旧平静,正如穆霖对萧月笙所说,穆妍不喜欢眼泪,遇事向来想的是如何才能解决,解决不了就尽力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直如此。

    十五的月亮很圆很亮,穆妍静静地坐在窗边,手中轻抚着一个小小的玉坠儿,玉坠儿上面刻了一颗精致的小星星,这是她给肚子里的孩子做的。

    隔壁院子里,冥煞向他的师父禀报,没有找到晋连城。

    冷泽匆匆忙忙地赶来,躬身下拜:“主公,属下无能,已经发现晋连城逃跑的路线,派人追过去了!”

    “你是很无能,并且还有两个又蠢又贱的孙女!”萧星寒的师父面色幽寒地说,“一门高手,竟然就让断臂的晋连城这么跑了?你以为他那么蠢吗?第一次被抓回来,这次他肯定不会再让你们追上!”

    冷泽大气都不敢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主公恕罪!”

    “师尊,以弟子对晋连城的了解,他就算跑了,也不会去向萧星寒通风报信的。他巴不得把萧星寒和穆妍拆开,怎么可能会亲手促成他们夫妻团聚呢?”冥煞对他的师父说。

    萧星寒的师父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或许上次我们都被晋连城给骗过去了,他就是被穆妍说服,要去给萧星寒通风报信!晋连城原本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如果穆妍对他说了什么,他未必不会妥协!”

    “师尊,就算萧星寒真的找过来又如何?师尊不是说他的武功废了吗?就算碧血山庄齐家帮他,这无名山庄也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况且穆妍在我们手里,用剑抵着穆妍的脖子,师尊便是让萧星寒自杀,萧星寒都未必会眨一下眼睛!”冥煞对他的师父恭声说。

    “但为师不喜欢被打乱计划!”萧星寒的师父冷冷地说,显然晋连城突然逃跑让他很愤怒,这违背了他原本的计划。

    “师尊先前为何要留着晋连城的性命?”冥煞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实在是不理解,一开始把晋连城砍了不就得了,也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冥煞不明白他师父非要留着晋连城到底打算做什么。

    “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老者冷声说。他原本打算让萧星寒再见到穆妍的时候,正好看到穆妍和晋连城在一起,给萧星寒致命一击,这对他来说并不难做到,用药即可。只是他没想到,晋连城竟然就这么跑了。

    “是,师尊!”冥煞垂头恭敬地说,“如果师尊不想计划被打乱的话,我们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萧星寒即便找过来,也是无用。”

    “暂时不必!”老者冷声说,“晋连城离开这里,再去给萧星寒传信,来回差不多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刚刚好!老夫就在这里等着萧星寒上门!”

    冷泽退出去了,冥煞犹豫了一下,开口问老者:“师尊为何一定要让萧星寒一统天下呢?他真的是前朝后裔吗?”

    “冥煞,你在怀疑为师?”老者的目光倏然冷厉。

    冥煞一下子跪了下来,垂着头说:“不敢!只是弟子不解,想请师尊解惑。”

    “为师可以告诉你的是,为师让萧星寒一统天下,唯一的原因是,这是他不想要的。”老者目光阴鸷地说。

    冥煞愣了一下,老者的解释他很意外。因为萧星寒不想当皇帝,不想一统天下,他就非要逼萧星寒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冥煞也开始猜测老者和萧星寒之间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了。如果真有深仇大恨,为何又不把萧星寒给杀了?要如此折磨萧星寒?

    冥煞心中突然有些发寒,他是老者的徒弟,从小被老者养大,武功是老者教的,他突然觉得跟萧星寒比起来,老者对他真的好太多了……

    “师尊,幻音魔笛是不是……跟咱们能不能回家有关?”冥煞有些不确定地问。

    “冥煞,你的问题太多了。”老者的目光冷得吓人,“出去!该告诉你的事情,为师会告诉你的!”

    冥煞起身,低着头出去了。从外面把门关上,他又深深地往里面看了一眼,眼眸微暗,转身离开。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整个无名山庄终于平静了下来。现在没有人还认为晋连城躲在山庄里面的某处,因为冷泽已经发现晋连城是怎么逃走的了,而丫鬟碧丝的父母姊妹,都被处死了,看守晋连城不力的两个高手,也被处死了。

    冷泽派了冷家最厉害的高手下山去找晋连城,大部分已经回来了,因为他们去找的方向,一路上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另外有冷氏旁支的一对祖孙沿着碧丝掉落山下的那个方向去找,两人回来得最晚。冷泽已经放弃的时候,突然接到禀报说,最后回来的这两个人,把晋连城带回来了!

    冷泽匆匆忙忙赶到前厅,就看到晋连城脸色青紫,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左臂空空的袖管证明这就是真正的晋连城。

    “冷胥,你们从哪里找到晋连城的?”冷泽看向了旁边高大的老者。

    名叫冷胥的老者恭声说:“庄主,晋连城半夜下山,不小心中了暹罗草的毒,晕倒滚下了山去,我们是在山下一处低洼地里面找到他的。”

    冷胥说着,俯身抓起晋连城破了的袖子,拉起来给冷泽看,晋连城的右臂上面有一片暗紫色的斑点,冷家下过山的人都不陌生,是被暹罗草的毒刺刺中之后中毒所致。云山之中生长着很多暹罗草,并且这种草是四季常青不败的,开花很美,也很毒。

    而晋连城的手臂和腿部关节上面都有摔伤的痕迹,让人无法怀疑冷胥的话。

    冷泽看着人事不省的晋连城,冷笑了一声:“他还真当我们冷家是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这次,上天都不让他走!”

    冷泽抬头,对着冷胥和站在他身旁的年轻人摆了摆手:“你们辛苦了,有赏!下去休息吧!”

    “是,庄主。”冷胥恭声说完,看了一眼他的孙子,然后祖孙俩一起出了前厅,朝着他们所住的院子走去。

    冷泽并没有给晋连城解毒,他提起晋连城,就朝着后山禁地而去了。

    这会儿天已经蒙蒙亮了,穆妍没有睡,就在窗边坐着,听到隔壁又有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这个不太平的夜晚显然还有后续。

    冷泽把昏迷不醒的晋连城扔在了地上,对萧星寒的师父恭声说:“主公,晋连城半路上中了毒晕倒了,没有跑远。”

    萧星寒的师父看着晋连城青紫的脸,眼眸微眯:“给他解毒。”

    “是。”冷泽很快取来了一瓶药,倒了三粒,塞进了晋连城的口中。

    不多时,晋连城的脸色好转了一些,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萧星寒的师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猛然又垂下头去:“前辈,这次算我倒霉,不过我也只是为了保命而已,前辈如能放我一马,我愿为前辈效力!”

    “你确实很倒霉。”萧星寒的师父冷笑。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异常,中毒的晋连城醒过来之后说的话证明他的确是因为中毒倒在了半路,没能成功逃跑。

    “晋连城,到现在你还以为你能活下去吗?”冷泽看着晋连城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一想到惨死的冷玉玲,彻底疯掉半死不活的南宫晚,冷泽就恨不得立刻把晋连城一掌拍死!

    晋连城没有理会冷泽的话,他跪在萧星寒的师父面前,垂着头说:“我不想死,求前辈饶我一命,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不管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萧星寒的师父冷笑,“很好,你果然是晋连城,老夫原本还怀疑你真的打算去给萧星寒通风报信,看来是老夫误会你了,像你这样的人,做不出成全别人的事情来。”

    “主公,晋连城生性狡诈,不可信任……”冷泽开口劝萧星寒的师父把晋连城给杀了以绝后患。

    萧星寒的师父抬手,打断了冷泽的话:“不要多言,老夫自有打算!安排晋连城在后山住下!找人为他疗伤!”

    “是,主公。”冷泽垂眸说。

    不多时,晋连城被安排住在了穆妍隔壁的另外一个小院子里,冷泽找来了冷家的一个大夫,为他包扎了伤口。

    就剩下晋连城自己的时候,他面色难看地躺在床上,眼神冷得吓人。刚刚他都是在演戏,他当然不是因为半路中了毒晕倒才被抓回来的,他清楚地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他在云山之下见到了萧星寒,萧星寒竟然二话不说对他下了傀儡蛊,他在傀儡蛊的作用下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告诉萧星寒了。而后萧星寒又把他的傀儡蛊给解了,把他从半山腰扔了下去,然后又用暹罗草的毒刺把他扎晕了。

    作为长久以来的敌人,晋连城和萧星寒之间也有诡异的默契。晋连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无名山庄的时候,就知道萧星寒打算做什么了。而他不能出卖萧星寒,因为那样对他自己的处境更不利,他只能按照萧星寒的安排,承认他是中了毒,摔下了山,晕倒被带了回来。

    而晋连城知道,现在萧星寒和齐郢,一定已经进了无名山庄,并且定然是假扮冷氏一族的人,抓着他,顺理成章回来的!

    晋连城每次跟萧星寒打交道,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因为萧星寒实在是太聪明了,运筹帷幄,仿佛从来都不会失算一样。昨夜晋连城刚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还想着先刺激一下萧星寒,然后再跟萧星寒谈合作。可结果是,他的刺激完全无效,他自己倒处于绝对的被动境地,被逼无奈只能遵从萧星寒制定的规则往下走。

    而萧星寒混入冷氏一族的方式,晋连城都不得不承认,是当下最明智的选择,毕竟穆妍还在那人手中,他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救人才是首要的,打草惊蛇容易伤到穆妍。

    晋连城知道穆妍住在隔壁,他眼眸微闪,起身强撑着下了床,膝盖都在打颤,因为萧星寒是真的提着他从半山腰扔下去的,为了制造他中毒摔下山的假象,当时他还是清醒的,在心里骂了萧星寒无数遍,然而却发现自己无力反抗。

    不过晋连城虽然受了伤,双腿和右臂倒是还能用,他很清楚,这不是萧星寒仁慈,是因为留着他还有用……

    晋连城缓缓地走到了门口,听到外面没有任何动静,就轻轻地开了门,看向了隔壁的院子。他知道,穆妍住在那里。

    晋连城咬着牙,走到了院墙边上,然后运起轻功,飞了过去!但他毕竟受了伤,行动并没有那么方便,落地的时候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看守穆妍的老妪冷眼朝着晋连城看了过来,晋连城大吼了一声:“穆妍!你出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下一刻,门开了,穆妍出现在门口,皱眉看向了一身狼狈的晋连城。晋连城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沾了不少泥土,而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有几道血痕,胳膊和腿看起来都不太自然,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什么事?”穆妍看着晋连城神色平静地问。

    “你那么绝情,我要救你你都不肯,我本来真的想放弃离开了,结果上天都不让我走!”晋连城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既然我又回来了,你等着,早晚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人!”

    “有病。”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前辈,别拦我,我只是想跟她说一句话!”晋连城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穆妍走去。

    老妪没有拦着晋连城,任由晋连城走到了穆妍身边,晋连城伸手就朝着穆妍的脸摸了过去……

    下一刻,穆妍抬脚踹在了晋连城胸口,一下子把他踹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隔壁院子里被惊动的老者和冥煞都飞身过来了。

    “晋连城,你要真想找死我成全你!”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说。

    晋连城却笑了,痴痴地看着穆妍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是天意让我回来的,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弃!”

    萧星寒的师父皱眉看了晋连城一眼,对冥煞说:“把他扔回去!”

    冥煞提起晋连城,去了隔壁的院子。萧星寒的师父看着神色平静地站在廊下的穆妍,一句话没说,飞身离开了。

    穆妍转身回了房间,关好门,微微松了一口气。刚刚晋连城靠近她,要碰她的时候,无声地对她说了一句话“萧星寒来了”。当时只有穆妍看到了,因为晋连城背对着那个老妪。

    昨夜晋连城逃了,穆妍原本认为他这次绝对不会被抓回来,但他却被抓回来了。穆妍在想,抓晋连城回来的人,应该就是她家萧星寒了……

    穆妍轻抚了一下平坦的小腹,心中默默地说:萧小寒,你老爹终于来了……

    ------题外话------

    【推荐】

    古言女强文《权宠之名门嫡妃》,作者凌七七。女强男更强,男女携手虐渣,谱一曲盛世荣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