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5.上元之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5.上元之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正月十五,上元节之夜。

    四方城中一片热闹欢腾,而四方城外的栖霞山中,尸横遍野。

    墨灵跪在萧星寒面前,声音木然地回答了萧星寒的问题:“冥煞在云山,无名山庄。”

    萧星寒猛然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云山。夜色幽深,云山仿佛一座顶天立地的大佛,矗立在天地之间,与幽暗的夜色融为一体。

    萧星寒没有去过云山,但他知道无名山庄是什么地方,因为那是被下了傀儡蛊的冷四方所供出的冷氏一族所在之地。因为萧星寒先前废了武功,一直在专注于提升实力,所以他们暂时没有来找冷氏一族的麻烦。

    冥煞竟然在冷家,萧星寒觉得,他那位总是很神秘,过去很多年都不知所踪的师父,如今很可能也在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星寒,接下来怎么做?”齐郢问萧星寒。他们来冥楼找冥煞,起因是幻音魔笛中一个隐秘的花纹和萧星寒多年前见过的他那位师父的荷包上面的花纹一模一样,而幻音魔笛是出自冥楼,因此他们猜测冥煞很可能和那人有关。

    “去云山。”萧星寒声音低沉地说。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即便他的猜测有误,冥煞和那人无关,兰花纹样只是巧合,他也一定要见到冥煞,因为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抓住的线索了。

    “星寒,假如我们要找的人就在云山之中,穆妍丫头也在,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啊!”齐郢语重心长地提醒萧星寒。现在穆妍还在对方手中,他们首要的目的是把穆妍平安救回来。

    “见机行事。”萧星寒话落,已经飞身而起,朝着云山的方向而去了。被萧星寒下了傀儡蛊的墨灵紧跟着萧星寒走了,齐郢也很快追了上去。

    云山之中,无名山庄。

    冷氏一族虽然避世而居,族中大部分弟子都不允许下山,但每逢节日,无名山庄里面还是会庆祝一下的,全族人坐在一起吃饭喝酒。

    上元节之夜,无名山庄前厅灯火通明,冷氏一族的男人们坐在一起推杯换盏。而冷氏一族的女人相当一部分都是从其他地方掳来的,她们在冷家没有地位,只是让冷氏一族的男人泄欲和为他们生育后代的工具而已。这样断绝了跟外界产生联姻的关系,保证了冷氏一族的秘密不会外泄。

    晋连城也赫然在座,他身旁坐着的是一脸娇羞的冷玉玲,而面色憔悴的南宫晚就坐在他们对面,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

    晋连城被抓回来之后,成功地骗过了后山禁地那位,虽然他身上的武器和毒药都被拿走了,也无法再离开无名山庄,但他过得并不差,因为冷玉玲没有放弃征服他。

    晋连城这几日突然对冷玉玲改变了态度,开始对着冷玉玲笑,会吃冷玉玲送来的食物,会陪着冷玉玲去散步。冷玉玲当然是心花怒放,而南宫晚,是真的快要疯了。

    南宫晚可以接受晋连城喜欢穆妍,因为南宫晚知道自己跟穆妍根本没有可比性,不管容貌还是实力,她都远远不如穆妍。她当然是嫉妒穆妍的,但这份嫉妒之中还夹杂着深深的自卑和无力感。

    但南宫晚绝对不能接受晋连城和冷玉玲在一起!理智告诉南宫晚,晋连城绝对是逢场作戏,像当初欺骗她的感情一样欺骗冷玉玲,因为冷玉玲在冷氏一族很有地位,晋连城想要利用冷玉玲。

    可一旦亲眼看到晋连城和冷玉玲在一起,南宫晚哪里还会有什么理智?她恨不得亲手撕了冷玉玲,把她碎尸万段!

    晋连城抬头看到南宫晚的神情,露出了一个邪肆的笑容,对着南宫晚举杯,薄唇微动,无声地说:“伤心?痛苦?那你怎么不去死?”

    南宫晚不可置信地看着晋连城,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晋连城不是看上冷玉玲了,甚至都不是想要利用冷玉玲脱身,他刻意跟冷玉玲走得那么近,只有一个目的,折磨南宫晚,让南宫晚痛苦!

    “连城哥哥看她做什么?她丑得要死!”冷玉玲目光挑衅地看了南宫晚一眼。

    “玲儿说得一点都没错。”晋连城扭头,对着冷玉玲笑了笑。

    南宫晚猛然站了起来,脸色扭曲,声音尖利地说:“冷玉玲,你不要被他给骗了,否则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冷玉玲冷笑,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看着南宫晚一脸轻蔑地说:“南宫晚,你跟我比,你配吗?”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冷氏一族的人对于晋连城和冷家两位小姐之间的感情纠葛已经见怪不怪了,看了一眼之后都纷纷继续喝酒去了。

    冷泽看了过来,冷冷地说:“都坐下,不想吃饭的就回去!”

    冷玉玲对着南宫晚无声地说了两个字“野种”,然后笑容满面地坐了回去,拿筷子给晋连城夹了一块肉,看晋连城吃了下去,她笑得更加得意了。

    南宫晚猛然转头,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也没有人管她。她的父亲冷烈正在与他的夫人谈笑,仿佛没有看到南宫晚一般。

    晋连城看着南宫晚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扶额对冷玉玲说:“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我陪连城哥哥一起走。”冷玉玲站了起来,跟着晋连城一起离开了。

    两人到了晋连城所在的院子,夜风拂面,冷玉玲停下脚步,看着晋连城说:“我知道你对我不是真心的,你是为了让南宫晚痛苦,才突然跟我走得近的吧?南宫晚那个蠢货,先前装疯卖傻出卖了你,是她活该!但你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要想着离开了,当冷家的女婿,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晋连城微微一笑,看着冷玉玲说:“现在,我想要南宫晚死,你可以帮我杀了她吗?”

    冷玉玲愣了一下:“她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你为何还是不肯放过她?”

    冷玉玲当然不喜欢南宫晚,恨不得南宫晚去死,但晋连城对南宫晚的态度,让冷玉玲想到了南宫晚对她说过的话,南宫晚的今天,就是冷玉玲的明天……

    “一想到当初跟我拜堂的是南宫晚,我就恨不得撕了她!你不是想让我娶你吗?她现在名义上还是我的原配,我是你的妹夫,你确定要让她一直活着恶心我吗?”晋连城看着冷玉玲说。

    冷玉玲听到晋连城最后一句话,眸光一寒,看着晋连城说:“好,如你所愿,我会把南宫晚解决掉!”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晋连城微微点头,看着冷玉玲转身离开了,身影很快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之中。

    晋连城的眼神瞬间变得冷漠了起来。他知道想要带着穆妍一起脱身是不可能的,但冷氏一族的人想要让他安分地待在无名山庄,甚至是娶了冷玉玲,也是绝对不可能的。表面看来冷玉玲和南宫晚相比占了上风,实力碾压南宫晚,但晋连城觉得,未必……

    南宫晚住在无名山庄最偏僻的一个院子里,冷玉玲来的时候,南宫晚的院子里一片静寂,像是根本没有人一样。负责伺候南宫晚的下人都去喝酒了,没有人管她。

    冷玉玲推开南宫晚的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面没有点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很好闻的气味。

    冷玉玲看到了南宫晚,南宫晚就坐在床边,披头散发,面庞消瘦,双目凸出,像个女鬼一般,直直地看着她。

    “南宫晚,不要怪我。”冷玉玲朝着南宫晚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白绫,“是晋连城要让你死,怪只怪你不该爱上他,更不该出卖他!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南宫晚依旧一动不动,她知道,冷玉玲打算把她掐死,然后把她的尸体吊在房梁上,制造出她伤心欲绝上吊自杀的假象。不得不说,冷玉玲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了。

    “南宫晚,你的今天绝对不会是我的明天,因为晋连城现在只能依靠我,我有强大的家族作为靠山,晋连城哪敢如此待我呢?但你就不同了,当你不再是神医门的大小姐,就不该继续跟着晋连城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了不是吗?”冷玉玲难得对南宫晚说这么多话,她看着南宫晚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

    冷玉玲走到了南宫晚面前,对着南宫晚纤细的脖子伸出了双手。

    下一刻,南宫晚看着冷玉玲,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诡异至极。

    冷玉玲神色一僵,身子一晃,全身无力,软软地倒在了南宫晚面前!她眼神慌乱,不知何时南宫晚竟然对她下了毒!房间里的香气,是毒烟!

    冷玉玲想开口叫人过来,可是她张了张嘴,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一直安静坐在床边的南宫晚,缓缓地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地上的冷玉玲,声音轻飘飘地说:“他让你来杀我?事实上,他是让你来被我杀的,我的毒药,都是他给的,他对此一清二楚,我以前没有用过,是因为还没被逼到绝路。现在,你想让我死?你先去死吧!”

    南宫晚话落,转身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把匕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握着匕首,狠狠地插进了冷玉玲的胸膛!

    冷玉玲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晚。南宫晚一向身体很弱,就这一下,仿佛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跌坐在一旁,又缓缓地,慢慢地,把匕首拔了出来。

    冷玉玲感觉自己的血肉都绞在了一起,可她面色扭曲,却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

    “说我是野种?你才是野种,你们全家都是野种……”南宫晚看着冷玉玲冷笑连连,笑容十分渗人。她把匕首拔出来之后,用沾满了鲜血的匕首在冷玉玲脸上擦了擦。冷玉玲满脸都是血,然后南宫晚拿起匕首,在冷玉玲脸颊上面划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冷玉玲已经疼得快要晕过去了,可她现在就是案板上面的肉,只能任由南宫晚为所欲为。

    拜冷玉玲所赐,南宫晚住的地方太偏僻,附近没有冷家的高手守着。同样也是因为冷玉玲的特殊“关照”,南宫晚的下人根本不管她,这会儿都去喝酒去了,不在附近。

    冷玉玲还活着,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血在流失,她的意识变得涣散了起来,晕过去之前,脑海中浮现出的,还是初见晋连城的时候,晋连城那张妖孽无双的脸庞……

    南宫晚再次把匕首插进了冷玉玲的胸膛,然后吃力地拔出来,再插进去……如此循环往复,不知道她刺了冷玉玲多少下,最后冷玉玲已经血肉模糊,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

    冷玉玲就这么死了,她恐怕也想不到,她以为动动手指就能捏死的蝼蚁南宫晚,竟然能够置她于死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毫无疑问是晋连城。

    南宫晚也满身是血,都是冷玉玲的血。她已经没有力气了,跌坐在一旁,看着冷玉玲惨死的样子,又哭又笑……

    冷氏一族的上元节家宴即将结束,冷泽刚刚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准备说几句话,就看到一个下人神色仓皇地跑了进来:“二小姐出事了!”

    “怎么回事?”冷泽拧眉。

    “二小姐……三小姐……三小姐把二小姐害死了……”下人语无伦次地说,显然被吓得不轻。

    冷泽冲了出去,冷烈和他的夫人也很快追了过去,还有冷玉玲的兄长冷玉枫,冷家的长老……最后,原本在前厅喝酒的人,全都朝着南宫晚的院子而去了,因为这可是他们冷氏一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生族内自相残杀的事情,他们下意识地都想去看看。

    冷泽冲进南宫晚的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而目之所及看到的一切,让他整个人都要疯了!地上倒在血泊之中,全身上下残破不堪的人是冷泽的孙女冷玉玲。即便冷泽觉得冷玉玲实力不足,性格冲动,但冷玉玲毕竟是他唯一的孙女,冷泽平时很宠冷玉玲,要不然也不会放任冷玉玲在晋连城的事情上面固执己见。

    如今,冷玉玲就惨死在冷泽面前,死状可怖。而凶手,是冷泽的另外一个孙女,南宫晚……

    冷玉玲的母亲冲了进来,看了一眼冷玉玲的尸体,直接晕了过去,而冷烈整个人都要疯了。

    冷玉枫双目赤红,拔剑朝着南宫晚杀了过去。南宫晚神情呆滞,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身上身下,全都是冷玉玲的血。

    冷玉枫并没能杀了南宫晚,被冷泽阻止了。

    冷泽看着南宫晚厉声说:“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是不是晋连城?”

    “谁指使我?”南宫晚缓缓地抬头,看向了冷泽,“你们都很清楚,冷玉玲是怎么对我的……你们找我回来,说是让我认祖归宗,可你们没有一个人把我当亲人,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野种……是,我是杀了冷玉玲,那是因为她要杀我!她该死!你们全都该死!该死!”

    冷泽猛然转头,看到冷家大部分人都在附近,他扫视了一圈,厉声问:“晋连城呢?把他找过来!”

    很快有冷家的高手去寻找晋连城了,只是却带回来一个让冷泽暴怒不已的消息,晋连城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守着山门的高手说今日并没有任何人进出无名山庄,而被冷玉玲安排盯着晋连城的两个高手这会儿都昏迷不醒地被扔在晋连城院子的杂物间里面。

    “搜!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冷泽冷声说。

    整个无名山庄一片灯火通明,所有人都被惊动了,包括后山禁地里面的冥煞和他的师父。不过这会儿还没有到子时,穆妍依旧处在虚弱期,还在昏睡之中。

    冷氏一族的高手全部出动,在冷家各处寻找晋连城的下落。

    而晋连城这会儿已经出了无名山庄,身边还跟着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女,少女背上背着一个包袱,眼中紧张却又兴奋。

    这个少女本是冷玉玲的贴身丫鬟,与冷玉玲从小一起长大,名叫碧丝。碧丝先前被冷玉玲安排伺候晋连城,同时让她盯着晋连城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消息都给冷玉玲报信。

    而碧丝背叛冷玉玲,也不过是晋连城勾勾手指的事情。晋连城说,只要碧丝帮助他离开无名山庄,他可以带碧丝一起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双宿双栖。

    碧丝生在无名山庄,从小到大都没去过山下的世界,而她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沦陷在了晋连城为她编织的温柔陷阱里面。

    而晋连城盯上碧丝,是因为她的父母都是无名山庄的下人,并且碧丝的父亲是无名山庄杂役的总管,平时负责定期下山采购的。无名山庄等级严明,有资格下山的杂役武功都不弱,但他们不能走正门,有一条专门的隐秘道路给他们走,知道的人极少。

    碧丝先是以冷玉玲的名义,给盯着晋连城的两个高手送了一坛好酒,说是过节冷玉玲请他们喝的,他们喝了之后就倒下了。

    而碧丝又亲自把下了迷药的酒给她爹喝了,然后又放倒了看守那条路的另外几个杂役高手,带着晋连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那条隐秘的小路离开了无名山庄。

    “呀!”碧丝脚下一滑,朝着晋连城摔了下去。

    不久之前还对碧丝十分温柔的晋连城侧身避开,任由碧丝摔倒在了地上。

    碧丝一脸委屈地看着晋连城:“连城哥哥……”

    “谢谢你,我说了要带你去个好地方,现在我就送你过去!”晋连城话落,手中甩出一把匕首,没入了碧丝的胸膛。

    碧丝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晋连城,然后瞬间断了气。

    晋连城冷哼了一声,把那把匕首又拿了回来,快速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抬脚把碧丝从半山踢了下去。碧丝的尸体在山路上面留下了一道很长的血迹,而晋连城换了个方向下山去了。

    上次脱身失败之后,晋连城就一直在筹谋如何再次脱身,而他最终想出来的计划就是,利用他身边的三个女人。他很轻易地就激化了冷玉玲和南宫晚的矛盾,而晋连城知道,他让冷玉玲去杀南宫晚,冷玉玲是不会拒绝的,因为冷玉玲自己本身就想让南宫晚死。

    晋连城并不确定冷玉玲和南宫晚姐妹自相残杀的结果会如何,但不管是南宫晚死在冷玉玲手下,还是冷玉玲死在南宫晚手下,她们毕竟都是冷氏一族的小姐,必然会惊动冷氏一族所有的人。

    而晋连城要的,就是那段混乱的时间。他已经完全掌控住了碧丝,只要抓住最佳的时机,一切顺利的话,他就能够在冷氏一族的人反应过来去找他之前,成功脱身!

    晋连城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他不想坐以待毙。他相信穆妍手里一定有保命的底牌,但他并没有,他现在还活着不过是因为萧星寒的师父暂时不想杀他,但万一那人改变主意,晋连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况且穆妍可以等着萧星寒来救,晋连城却不可能傻傻地等着萧星寒救穆妍的时候帮助他脱身,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提萧星寒想让晋连城死,晋连城也很多次想让萧星寒死,甚至现在也一样,他们是宿敌,仇怨太深不可调和。

    所以,晋连城选择了逃跑,而这次不会再有人用寻踪蛊找到他了,因为上次回去之后,他已经哄骗冷玉玲为他找来药材,解了他身上的寻踪蛊,因为他说他不想被南宫晚纠缠。

    子时将至,晋连城到达了云山山脚下,并没有人追上来。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准备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再说。

    要不要救穆妍,如何救穆妍,晋连城觉得他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因为他从未想过要为穆妍而死,更不可能做出牺牲自己成全穆妍和萧星寒这样的事情来,他遇事首先想的都是自己要活着,再考虑其他。

    夜色深重,晋连城即将离开云山的范围,却猛然感觉危险逼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后已经抵上了一把匕首……

    下一刻,墨衣鬼面的高大男子出现在晋连城面前,身后还跟着一个神色恭顺而木讷的女子。

    “晋连城。”

    听到萧星寒冷漠的声音,晋连城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萧星寒?”

    “她在哪里?”萧星寒目光幽寒地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看着萧星寒,声音冰冷,一字一句地说:“你来晚了!”

    即便先前晋连城还答应穆妍,去给萧星寒传信,即便理智告诉晋连城,他现在应该跟萧星寒合作救穆妍,但他看到萧星寒的那一刻,就想到了自己断掉的左臂,想到了穆妍腹中的胎儿,他想,就算这次为了穆妍,他不得不暂时妥协,与萧星寒合作,但他也一定要先看到萧星寒痛苦的样子!

    晋连城话落,后背刺痛了一下,因为齐郢的手抖了。

    “你在说谎!”齐郢冷声说。

    晋连城冷笑:“萧星寒,我的意思不是穆妍不在了,是穆妍现在不属于你了!你那位师父对你可真是好得很呢,他说穆妍配不上你,所以做主让我和穆妍拜堂成了亲,穆妍现在是我的夫人了,我下山是为了找人帮忙救她,你来的正好,帮我救救我的晋王妃,如何?”刻意加重的“晋王妃”三个字,带着得意和嚣张。

    晋连城一直看着萧星寒的眼睛,可自始至终,不管他说了什么,萧星寒的眼眸都冷漠如冰,没有丝毫波动。晋连城想要看到萧星寒痛苦,想要看到萧星寒愤怒,统统都没有。

    晋连城再次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萧星寒手中却弹出了一颗药丸,直直地飞入了晋连城的嘴里。

    晋连城神色一僵,药丸入口即化,他想吐也吐不出去了。而他的眼神很快就变得有些涣散了,片刻之后,双膝跪地,声音木然地叫了一声:“主子。”

    萧星寒猛然抬手,狠狠地抽了晋连城一巴掌,声音冰寒地说:“贱人!你现在可以说话了!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