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3.那我们就一起死吧!(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3.那我们就一起死吧!(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大年初四,积雪未融,天地之间一片萧索。

    萧王府中,穆霖死死地盯着小罐子里面的蛊虫,看了半天,看得眼睛都酸疼了,可那个小虫子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穆霖不愿意相信穆妍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根本不是他的亲妹妹,可如若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是穆妍现在过得很艰难,以她的聪明和能力都无法拿到血踪蛊解药的解药。不管这两种原因是出于哪种,都是坏消息。

    而最坏的情况是,他们想要用血踪蛊来找穆妍,基本不可能了,再等下去也未必会有什么结果……

    “萧星寒,怎么办?”穆霖猛然转头看向了萧星寒,一脸的焦灼。

    穆霖三天前才被取过心头血,现在伤口还没养好,身体有些虚弱,但他根本没有办法安心躺在床上休息,这几天也没有睡好。一想到穆妍现在可能过得很苦,甚至有可能已经受到了伤害,穆霖的心就一阵阵地揪疼,可他们对此竟然束手无策!

    萧星寒沉默地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穆霖猛然抬手,即将打到萧星寒的时候,手一顿又收了回去,看着萧星寒冷冷地说:“你听好了,如果小妹真的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穆霖话落就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而萧星寒坐在那里,仿佛已经没有了知觉……

    齐郢再过来找萧星寒的时候,发现萧星寒也不见了,桌上放着一个小罐子,罐子里面是暗红的血,中间有一只白色的小虫子,一动不动。

    齐郢对于蛊术本不了解,但最近因为寻找穆妍的事情,他也专门问过萧星寒血踪蛊是怎么回事,并且初一那天萧月笙写来的信,后来齐郢也看了,知道萧星寒又取了穆霖的心头血养蛊,如今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再次失败了……

    第二天是初五,萧月笙日夜兼程终于赶了回来,风尘仆仆地出现在萧星寒面前,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星寒,小霁说穆霖回来了,他人呢?你是不是用他的血养蛊了?怎么样?”萧月笙抓着萧星寒的胳膊问。

    萧星寒摇头,萧月笙心中一沉,不可置信地说:“还是没用?”

    萧月笙很快就看到了萧星寒养的血踪蛊,蛊虫是活着的,就是不动。他拧眉说:“这可怎么办?这破虫子看来是真的没有用了!”

    萧月笙觉得穆妍没有找到解药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很可能穆妍不是穆耀光的女儿,也不是苏婉清的女儿,所以跟穆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星寒,你会不会是那个老不死的孙子?”萧月笙坐在那里,皱着眉头说,话落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胡乱猜测,“不可能不可能!你跟那个老不死的肯定没关系,否则他怎么会这样对你!”

    “小弟妹肯定被藏起来了!对了,小弟妹身上还带着神兵令!会不会神兵令也被那个老不死的夺走了?!”萧月笙脸色很难看。他已经多日没有休息过了,现在心中更多的是焦虑不安,因为他也没想到穆霖的血真的没有用。

    听到“神兵令”三个字,萧星寒神色微变,猛然站了起来!

    “星儿你想到了什么?会不会那个老不死的得到神兵令之后,用里面的藏宝图去了北漠国繁星城那边?”萧月笙眼睛一亮。

    “不会,神兵令里面已经没有藏宝图了。”萧星寒眼眸幽深地说。原本神兵令里面的藏宝图指向的是北漠国繁星城以北的那个地方,但那里并不是真正的藏宝之地。穆妍成功通过神兵令传承人的考验,得到了真正的藏宝图之后,就把原本神兵令里面的藏宝图给取出来了,现在穆妍脖子上戴的神兵令里面是空的,她之所以一直戴着,只是为了养身体而已。

    “假如那个老不死的真的发现了小弟妹的神兵令,里面却没有藏宝图,那么小弟妹现在肯定是安全的,因为那个老不死的肯定想通过小弟妹找到宝藏,到时候小弟妹还可以跟他谈条件!”萧月笙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面色微沉:“不,如果神兵令被发现了,妍儿有可能会被下傀儡蛊!”

    萧月笙神色一僵:“希望小弟妹的神兵令不要被那个老不死的发现!小弟妹太聪明,那个老不死的肯定不敢相信小弟妹说的话,怕小弟妹用计,所以他真有可能会对小弟妹用蛊!”

    看萧星寒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萧月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也是在这里胡思乱想,小弟妹的神兵令未必就被发现了,就算被发现了,至少那个老不死的不会伤害小弟妹,因为小弟妹是神兵门苍氏一族神兵令之主,很有利用价值的。”

    萧月笙话落,看萧星寒沉默不语,伸手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星儿?”

    “我没事。”萧星寒的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你去帮穆霖查一下妍儿的身世,有什么消息告诉我,我去修炼了。”

    萧星寒话落,打开书房密室走了进去。萧月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找穆霖了。其实现在穆妍是不是穆家血脉并不一定,因为也有可能是穆妍没能服下解药导致的血踪蛊无用,但因为有东方明玉的话,萧月笙觉得穆妍的身世真的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不过时隔这么多年,耒阳城的穆将军府早就不存在了,就连穆耀光都坚信穆妍是他的亲生女儿,想要查出什么线索太难了。

    而进了密室的萧星寒,身子一晃,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他知道穆妍很聪明,知道穆妍很坚强,他告诉自己穆妍不会有事,一定会平安回来,可他还是忍不住会自责。当初他明明知道自己麻烦不断,知道自己最大的敌人一直没有解决,但碰到穆妍之后,他从未想过要放手。如今,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穆妍因为他如今下落不明,他内心的煎熬没有人可以感同身受,而他现在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满是穆妍的影子……

    萧月笙找到穆霖的时候,穆霖刚从外面回来,面色苍白憔悴,脚步有些虚浮,因为他的伤口又裂开了。而他并没有找到当年穆将军府的人,穆将军府在穆耀光叛逃之后就被封了,现在杂草遍地,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穆霖看到了小时候他和苏霁一起为穆妍搭的小秋千,但因为穆妍体弱,一次都没玩过……

    萧月笙伸手扶住了穆霖,看着穆霖胸前渗出的血迹,皱眉说:“回去,我给你疗伤。”

    “月笙,我真的好没用……”穆霖苦笑,眼眶微微有些红,他回了穆将军府一趟,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心里更加难受了,“在东阳国的那几年,我一直是在熬日子等死,是小妹想尽办法,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当初那桩和亲,小妹最初会答应,就是为了得到萧星寒手中的无根草为我续命,因为萧星寒可以救我,否则,她有无数种办法,可以摆脱那桩和亲,远走高飞,不被任何人找到……都是我的错……如果她没有去无双城找萧星寒,如果她没有嫁给萧星寒,她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萧月笙拧眉:“穆霖!你冷静一点!是!如果小弟妹没有嫁给星寒,她或许会过得更好,她这次的遭遇是被星寒殃及,但星寒也是无辜的!你不能迁怒他,更不能怪你自己,因为你们都是小弟妹最在乎的人,小弟妹绝对不会怪星寒,更不会怪你!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如果小弟妹回来了,会很失望的!”

    “我知道,小妹总是很乐观,她总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唯一应该做的是想办法解决。难受,哭,都是懦夫的表现,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从来都不哭……但她是我的命啊,我的血都找不到她,你让我怎么冷静……”穆霖显然已经崩溃了。穆妍为他做了太多太多,他曾经发誓等他站起来之后,要一辈子护着穆妍,再也不让穆妍受委屈,可他如今回头去看,穆妍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穆妍帮他站起来,然后一直想办法帮他提升实力,可他迄今为止什么都没有帮穆妍做过,穆妍出事了,他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萧月笙直接把穆霖提了起来,用轻功带着穆霖走了,因为他也说不出什么劝穆霖的话。萧月笙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他对穆霖和穆妍兄妹的过往也有所了解,一直都是穆妍在付出,是穆妍在照顾穆霖,甚至穆霖现在这条命都是穆妍给的。穆霖说穆妍是他的命,萧月笙丝毫不怀疑,如果让穆霖为穆妍死的话,穆霖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穆霖胸前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萧月笙直接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让他睡了过去,然后赶紧为他处理了一下伤口。伤在心口,虽说只是取了血,但一个不小心,会要命的。穆霖这几日没有休息好,发现他的血没有用的时候就已经崩溃了。

    萧月笙给穆霖处理好伤口,再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他的身体也已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但他现在很清醒,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师兄……”齐玉婵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看到萧月笙站在廊下,愣在了那里。

    萧月笙大步走过来,伸手就把齐玉婵拥入了怀中,把头靠在齐玉婵肩膀上,也不说话。

    齐玉婵手中的食盒掉在了地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都忘了要推开萧月笙,愣愣的,感觉萧月笙很疲惫的样子。

    “师兄,你没事吧?”齐玉婵小声问萧月笙。

    “没事。”萧月笙声音闷闷的。

    “没事……那你放开我呀!”齐玉婵秀眉微蹙,萧月笙走的时候抱了她一下就跑了,回来又抱?

    “让我抱一下,我好累。”萧月笙低声说。

    “那好吧……”齐玉婵伸出小手,轻轻拍了拍萧月笙的后背,“师兄你抱一下就好了,你累了赶紧去休息,我给你做好吃的。”

    “我是要去睡一会儿。”萧月笙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超负荷了,他需要养精蓄锐,尽快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齐玉婵看着萧月笙眨眼的功夫不见了人影,微微叹了一口气,从地上把食盒提了起来,去看穆霖,发现穆霖也在睡,她就把食盒放下回去了。

    萧月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清早,感觉饥肠辘辘,出门发现门口放着一个食盒,打开里面是几样菜,显然是齐玉婵做的,不过已经凉了,但萧月笙就那么吃了,吃完之后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喝了杯水,去看了一眼萧星寒,然后把自己易容成萧星寒的样子,出门进宫去了。

    萧星寒已经多日没有上朝,送到萧王府的折子他也有些日子没处理了。萧月笙这天突然以萧星寒的身份出现,把天厉国百官都吓了一大跳。而这天的早朝整整开了一天,中间有茶歇,萧月笙一股脑把这些日子应该萧星寒处理的政务全都处理完了,睿智果断的程度让百官都一愣一愣的。

    萧月笙下朝回到萧王府的时候,又去找萧星寒,发现萧星寒没有在修炼,正在书房里面摆弄一根短笛。

    “弟弟,吃饭了吗?”萧月笙问萧星寒。

    萧星寒没有回答萧月笙的问题,下一刻,萧星寒的手大力一拧,直接把短笛给拧成了两段。

    萧月笙走过去,拿起其中一段,从里到外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萧星寒手中拿着另外一段,又拧了一下,短笛竟然变成了内外两层。萧星寒把里面那层缓缓地抽了出来,萧月笙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上面刻着的一朵兰花:“星儿你把这幻音魔笛给拆了,如果不能恢复原状的话,小弟妹回来会打你的。”

    “这朵花,我见过。”萧星寒看着那朵兰花,眼眸微微一缩。

    “这有什么特别的?”萧月笙又认真看了看,“好像跟我见过的兰花都不太一样,星儿你在哪里见过?”

    “我师父的荷包上面。”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他无法静下心来修炼,从密室出来看到了幻音魔笛,想起穆妍之前一直在研究,想知道怎么用,就又拿了起来,发现了新的机关。这根笛子的构造远比表面复杂很多,而内层藏着的这个花纹,让萧星寒想起了他十三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他那位师父时候的情景。

    萧星寒清楚地记得,那人腰间挂着一个荷包,荷包上面的花纹图样,跟萧星寒现在手中笛子上面雕刻的兰花一模一样。

    萧月笙神色一正:“这根笛子,是晋连城送给小弟妹的,之前关于这根笛子的线索,都指向了冥楼。难道那个老不死的跟晋连城或者冥楼有什么关系?不过想找晋连城恐怕不容易,他先前跟杜午在一起那么久,恐怕也服用过血踪蛊的解药,血踪蛊对他没用。要找冥煞倒也不难,只要放出消息,但冥煞会不会来,就不一定了。”

    “冥楼在东阳国。”萧星寒把笛子又重新装好,看起来跟原来一样,他握在手中,抬头看向了萧月笙。

    “你知道冥楼在哪里?那我去走一趟吧!”萧月笙说。

    “你留下,我去!”萧星寒说着站了起来。

    萧月笙皱眉:“你的武功……还是我去吧!万一你再出了什么事,爹娘不得打死我!”

    “没事。”萧星寒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根墨色的木簪。萧月笙见过,穆妍偶尔会戴这根发簪,并且萧月笙知道,这是萧家藏药库的钥匙,穆妍带他去过一次,本想把这根簪子交给他,被他拒绝了,他说这是属于穆妍的。

    “我去取些东西,就出发去东阳国。”萧星寒话落,拿着那根笛子和那根发簪再次进入了密室之中,密室里面有通往萧家藏药库的密道。

    萧月笙皱眉,萧星寒已经决定的事情他多说也无用,现在让萧星寒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他恐怕更难受,倒不如让他去冥楼找找线索,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萧月笙转身出门,去找齐郢和齐骜了。

    萧星寒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提了两个包袱,一大一小。见到萧月笙的时候,萧星寒把小一些的那个包袱给了他:“这是娘给你和齐玉婵的。”包袱里面装着宁如烟给萧月笙和齐玉婵做的披风。

    萧月笙接过来,看着萧星寒说:“你要去,我不拦你,但我跟齐爷爷说过了,他会跟你一起去!”

    齐郢出现在门口,看着萧星寒说:“老夫随你走一趟!”

    “多谢师父。”萧星寒没有拒绝。

    出萧王府的时候,齐郢问了萧星寒一句:“冥楼在何处?”

    萧星寒说了三个字:“四方城。”……

    东阳国四方城外,无名山庄。

    这天傍晚时分,穆妍在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面坐着抚琴,这琴也是萧星寒的师父给她的,因为穆妍按照他给的图纸,为他雕刻了一朵很美丽很特别的兰花,他很喜欢的样子,在穆妍提出想要一把琴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晋连城循声而来,站在不远处,静静地听完了一首曲子。这曲子晋连城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也是穆妍弹的,那个时候是在曾经明月国的无双城慕容世家,穆妍化名阿月,跟萧星寒在一起,参加明腾牵头举办的琴艺比试,一首清心曲,力压众芳,拔得头筹,为萧星寒赢到了一套玄心金针……

    穆妍弹完了一首曲子,神色淡淡地看向了晋连城:“既然来了,过来坐吧。”

    晋连城眼中的光芒微微亮了一些,又很快黯淡了下去,抬脚走过来,进了亭子,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

    “你为何还不离开?”穆妍神色平静地问。她想她的态度已经很直白了,晋连城却一直留在无名山庄没有走。晋连城对南宫晚如何,冷氏一族没有人在意,但冷玉玲想要嫁给晋连城,冷泽已经在向晋连城施压了。

    “你尚在此处受困,我又能去哪里?”晋连城自嘲一笑,“我知道,你不需要我帮你,不需要我救你,你应该在等萧星寒吧?但你如何确定他能找到你?血踪蛊吗?但如果血踪蛊有用的话,萧星寒早该找到这里来了。”

    “晋连城,如果你真心帮我,你应该做的是给萧星寒传信,告诉他我在这里。”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晋连城苦笑:“抱歉,我做不到。”

    “我并不意外。”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先前那次,你应该跟我走的。”晋连城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你失忆是假的,如果你跟我走了,也有办法摆脱我不是吗?并且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不肯随我走,是因为你不想跟我拜堂,即便是逢场作戏。后来我跟你说,只要你点头,我就能带你走,你为何还是不肯?”

    “是那人对你说,只要我点头,就让你带我走吗?你太天真了,那人不会真的放我离开。”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他是见不得萧星寒好过,希望我跟着你私奔,然后让萧星寒痛苦,所以他会放我,却却不会真的让我脱离他的掌控。你或许不信,但假如我跟你走了,他会很快再找到我,把我杀掉,然后告诉萧星寒,是因为我对萧星寒不忠,他帮萧星寒除掉我。他就是那样一个心理扭曲的人,只要能让萧星寒痛苦,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晋连城皱眉,看着穆妍问:“他跟萧星寒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自称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他要辅佐萧星寒,要求萧星寒叫他师父,但他们真正的关系,是一种他不能让萧星寒死,一定要让萧星寒痛苦地活着的关系。”穆妍神色平静地说。穆妍现在甚至怀疑萧星寒是不是真的前朝皇族后裔,或许这个身份只是萧星寒的师父编造出来的,而他如果真想让萧星寒一统天下光复前朝的话,根本不需要等这么多年,萧星寒早就有能力做到了。

    穆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让萧星寒的师父要如此折磨萧星寒,却又不让萧星寒死。穆妍相信那人和萧星寒之间不会存在血缘关系,但肯定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导致那人如此对待萧星寒。

    “既然你知道这些,你应该想办法尽快脱身!否则真的会有危险!”晋连城看着穆妍说。

    “我现在不能用武功,就算能用武功,这个山庄里面高手太多,那人武功太强,我走不了,并且我不想冒险。”穆妍微微摇头。

    穆妍原本不走,一方面是走不了,另外一方面是想等着萧星寒和萧月笙利用血踪蛊找过来,然后他们联手把萧星寒的师父和冷氏一族灭掉,以绝后患。

    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迟迟没有任何动静,穆妍也怀疑血踪蛊或许出了什么问题,但她现在依旧走不了,也不敢走,不提她不能用武功,就算能用,她也不会冒险硬拼,她自己受伤无所谓,但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必须保证孩子是绝对安全的。

    “我可以想办法为你解毒,让你武功恢复,我们联手,从这里脱身不是不可能。”晋连城皱眉看着穆妍,“你说你不想冒险?这不像你,你向来行事大胆,这次是为何?难道……”

    晋连城视线下移,看向了穆妍平坦的小腹,还有她面前杯子里的温水,神色微变:“你……有孕了?”

    “是。”穆妍微微点头,没有否认。

    晋连城紧握着拳头,神色一变再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当然不希望穆妍怀孕,因为这孩子是萧星寒的,他心中嫉妒得要死!可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要去伤害一个孩子的地步,他只是觉得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他想要带穆妍脱身,几乎不可能了,因为穆妍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去冒险,而穆妍不能用武功的话,晋连城一个人是护不住她的。

    晋连城沉默了许久,猛然抬头看着穆妍问:“我的左臂,是你动的手吗?”

    穆妍看了一眼晋连城空空的袖管,微微摇头说:“不是。”

    “好,你说不是,我信你!”晋连城面沉如水地说,“原本我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你现在有孕了,我不想看你受伤!你等着,我想办法离开这里,给萧星寒传信!不过你记着,等你平安离开这里之后,我依旧不会放弃从萧星寒身边把你抢走!只要给我机会,我还是会不择手段地杀掉萧星寒!”

    穆妍微微垂眸:“谢谢。”她等的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萧星寒用血踪蛊找不到她,而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一个,所以她不可以任性,不能够冒险,不能够受伤,甚至最好不要动武。与萧星寒的师父比起来,晋连城至少还算是个人,并且是现在唯一能够帮到穆妍的人。

    看着晋连城大步离开,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原本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如今,肚子里有了孩子,顾虑便多了。如果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她还有一张底牌,不得不用,那就是她身上的神兵令。如果交出神兵门的宝藏,能够拖延一点时间,避免自己和孩子受到伤害的话,她会毫不犹豫那样做的。

    晋连城离开后山禁地,正要回自己的院子,迎面碰上了一个人,一个并不陌生的男人。身材高大,一身宽大飘逸的紫色长袍,金光闪闪的面具,赫然正是冥楼的楼主冥煞。

    晋连城数次和冥煞打交道,最后一次是在天厉国耒阳城,他和冥煞做了一个交易,用叶重华从冥煞手中换了一根笛子,送给了穆妍。

    “你怎么在这里?”冥煞看到晋连城,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我也想知道,你为何在这里?”晋连城冷声反问。

    冥煞目光一转,看到晋连城空空的左臂袖管,嗤笑了一声:“晋连城,你已经是个残废了,还这么横?信不信本尊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

    晋连城冷笑:“你不过是一个杀手头子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找死!”冥煞眼眸阴鸷,话落挥掌朝着晋连城打了过来。

    晋连城也毫不示弱,飞身而起迎了上去。

    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冥煞武功很强,原本晋连城就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晋连城现在断了左臂,实力又弱了几分,不过几招之后,就被冥煞打得连连后退。

    “住手!”

    老者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冥煞立刻收手,转身躬身下拜:“弟子参见师尊!”

    晋连城冷眼看着萧星寒的师父突然又成为了冥煞的师父,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捂着胸口站在那里。

    “为师找你有要事,随为师过来!”萧星寒的师父冷声说。

    “是!”冥煞恭声说,话落起身跟了上去,走了几步之后,回头对着晋连城冷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晋连城看着冥煞消失在视线中,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冥煞的对手,却刻意激怒冥煞,这样他接下来离开,便有了合情合理的理由,因为怕冥煞杀他……

    晋连城转身,回了自己在无名山庄的院子,收拾了一点行李,用最快的速度,避开别人的视线,朝着山庄大门口而去。

    晋连城尚未离开无名山庄,两个老者从天而降,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们是冷玉玲特意安排盯着晋连城,不让晋连城离开的高手。

    “晋王想要不辞而别,这么匆匆忙忙是去哪里啊?”一个老者开口,看着晋连城冷声问。

    晋连城面色微沉,猛然伸手,拔出了他的长剑。

    拦路的两个老者对视了一眼,显然都认为晋连城是不自量力。这里是冷家的地盘,且不说他们两人足以拿下断臂的晋连城,只要这边闹出点动静,冷家的高手都会过来,到时候晋连城插上翅膀也休想出这个门!

    只是下一刻,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两个拦路的老者却神色一僵,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倒了下去。

    晋连城拔剑只是障眼法,他在拔剑的同时用上了无色无味的迷药,而那药物是杜午独门秘制,专门用来对付高手的。

    晋连城毕竟曾经拜入毒宗杜午门下,学了不少毒术,后来还在神医门待过一段时间,现在他手里的很多毒药都是从杜午那里得到的。他跟穆妍不一样,他是作为客人来的无名山庄,并没有被搜过身。他之所以专门回去取了行李才离开,就是为了拿防身的毒药。

    晋连城很快离开无名山庄,用最快的速度下了云山。

    后山禁地里面,穆妍并不知道冥煞来了,也不知道冥煞是萧星寒的“师弟”,她想以晋连城的能耐,想要离开无名山庄并不难,如果这次晋连城真的帮了她,她会记着的。

    “不知师父召徒儿前来所为何事?”冥煞恭敬地看着老者问。

    “为师的幻音魔笛放在你那里很久了,现在为师要用。”老者看着冥煞说。

    冥煞神色微变,膝盖一弯跪了下来:“师父恕罪!那根笛子……”

    “那根笛子怎么了?”老者面色微沉。

    “那根笛子,徒儿送人了……”冥煞垂着头说。老者说是放在冥煞那里的,其实是几年前他有一次随手扔给冥煞的,冥煞以为老者不要了。

    因为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幻音魔笛,所以冥煞没有扔掉,自己也研究了很久,没有发现其中玄奥之处,又给了墨灵,让墨灵研究,墨灵一直带在身上,之前晋连城说用鬼医叶重华跟冥煞交换幻音魔笛,冥煞想着那根破笛子也用不上,就让墨灵给了晋连城。

    老者神色一冷:“你送给谁了?”

    冥煞垂着头说:“就是晋连城,师父稍等片刻,徒儿现在去找他拿回来!”

    冥煞话落起身不见了人影,老者静静地坐在那里,透过开着的窗户,看了出去,眼神变得有些悠远了起来……

    冥煞去找晋连城,却发现晋连城的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冷泽收到消息,得知晋连城跑了,也立刻赶了过来。

    “无论如何把晋连城给我找回来!”冥煞冷声说。

    “是,冥楼主。”冷泽显然是认识冥煞的,并且知道冥煞的身份。

    不多时,冷玉玲来了,南宫晚也被人带了过来。

    “你们这些废物!”冷玉玲很愤怒,因为她没想到有两个高手看着,竟然还是让晋连城给跑了。

    没能拦住晋连城的两个高手还活着,因为他们只是中了杜午的独门迷药,并没有大碍,很快就醒了,然而已经追不上晋连城了。

    “晋连城下山,看来是不管后山那个人了!”冷玉玲冷声说,“说什么一往情深?原来也不过如此!”

    “不是的……”

    听到南宫晚的声音,冷玉玲猛然转身,目光如冷箭一般射向了南宫晚,然后大步走过去,揪着南宫晚的衣领把她拽了起来:“你说什么?不是什么?说清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南宫晚像是在笑,更像是在哭,整个人都像疯了一样:“我说……晋连城不会抛下后山那位的……他走了……肯定是去找人帮忙救她的……”

    “谁在后山?”冥煞拧眉,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以为无名山庄后山只有他的师父住在那里。

    “这件事,还是让你师父告诉你吧。”冷泽对冥煞说,话落目光冷然地看向了南宫晚,“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晋连城到底去了哪里?”

    “我什么都不知道……”南宫晚又哭又笑,消瘦的面庞有些扭曲,“他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我为他做了那么多……我们拜了堂……他竟然就这样不辞而别……丝毫不管我的死活……他好狠的心……真是好狠的心哪……”

    冷玉玲抬脚,狠狠地踢了南宫晚一脚:“别说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你知道却不说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不知道……”南宫晚喃喃地说,冷玉玲面色一寒,抬手朝着她打了过来!

    冷玉玲的巴掌即将抽到南宫晚脸上,南宫晚却不躲不闪,她看着冷玉玲,突然咧开嘴笑了,笑得很是诡异:“但我可以找到他……不管他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他……”

    冷玉玲手一顿,冷泽看着南宫晚皱眉说:“说清楚!”

    南宫晚跌坐在地上,一直在笑,像是疯了一样:“你们都不知道……我啊……偷偷在他身上下了寻踪蛊……因为我好怕他丢下我……我就找不到他了……你们帮我找他回来好不好……他是我的相公……我们拜了堂的……要一辈子都不分开……永远不分开……”

    冷玉玲看着南宫晚一脸的厌弃,转头对冷泽说:“爷爷,她怕是已经疯了,在胡言乱语!什么寻踪蛊,哪里能找人?”

    “冷二小姐不懂就不要说话!”冥煞眼眸微眯,俯身从南宫晚身上扯下了一个荷包,打开看了一眼之后,很快不见了人影。

    “爷爷……”冷玉玲神色很难看。

    “你先回去!”冷泽有些不耐地说,话落低头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南宫晚,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

    冷玉玲再看向南宫晚的时候,神色就有些复杂了。她是喜欢晋连城,但其中夹杂着很大的征服欲。南宫晚不同,她爱晋连城,爱得已经疯魔了……

    冷玉玲很快也走了,就剩了南宫晚自己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仿佛刚刚发疯的那个女人根本不是她。她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脚步踉跄地走到了窗边,痴痴地看着贴在窗户上面的大红喜字,那是她和晋连城拜堂那天,她亲手贴上去的……

    “连城哥哥,既然活着你不愿多看我一眼,那我们,就一起死吧!”南宫晚伸手轻抚着大红的喜字,一字一句地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