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2.捡来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2.捡来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爆竹声中一岁除。

    天厉国耒阳城昨夜落了雪,一大早雪停了,地处耒阳城北郊的萧王府一片静寂。

    萧星寒从修炼中醒来,起身出了书房,站在廊下,看着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他的心,比这冷风冷雪更加冰寒。自从穆妍失踪,萧星寒再没有睡过觉,每天不分日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中度过的。昨夜他试图躺在床上睡一下,可是刚刚躺下,周身萦绕着穆妍的气息,非但无法让他平静下来,反而让他心中越发不安,根本难以入眠。

    “萧星寒!”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突然响起,萧星寒抬头,就看到穆霖飞身而来,落在了他面前,面色冷然地看着他问,“小妹呢?”

    “你回来了。”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小妹呢?”穆霖紧握着拳头,又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萧星寒冷声说。

    “你不知道?”穆霖冷冷地说,“好!很好!最初小妹是为了我才要嫁给你的,后来她铁了心地要跟你在一起,这次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就去给她陪葬吧!”

    穆霖话落,把手中提着的一个包袱砸向了萧星寒:“这是你爹娘给你的,还有慕容给你写的信!”

    萧星寒接住那个包袱,转身回了书房。

    穆霖看着萧星寒的背影,脸色难看地转身离开了。

    书房里面,萧星寒打开包袱,最上面是一封信,信封上面写着“星寒亲启”,是慕容恕的字迹。

    慕容恕在信中说,他已经得知穆妍失踪的消息,只有他和穆霖以及苏霁知道,并没有告诉身边的其他人。慕容恕在信中转达了苏霁给萧星寒的话,苏霁只说了一句,让萧星寒好自为之……

    慕容恕倒是没有苏霁和穆霖那么愤怒,他最初认识穆妍的时候,便已经是萧星寒多年的好友,但他心里还是偏向穆妍的。他相对冷静一些,对萧星寒说只要能把穆妍救回来,其他的都不重要,并且提醒萧星寒这次务必要解决掉一直在暗中作祟的那个老者,否则后患无穷。

    包袱里面还有四件十分精美的披风,一黑一红,上面的花纹很相似,是尚不知情的宁如烟专门给萧星寒和穆妍做的新年礼物,另外还有一件深蓝的和一件浅绿的,分别是给萧月笙,以及萧月笙那位八字还没一撇的小媳妇儿齐玉婵的。

    原本宁如烟和萧源启都盼着萧星寒带着穆妍,还有萧月笙一起去跟他们团聚,不过慕容恕说耒阳城里有很多事情尚未解决,他们暂时走不开,萧源启和宁如烟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罢了。

    萧星寒拿起那件红色的披风,触手温软,披风里面掉出了另外一封信,信封上面写着“娘亲亲启,老爹别看”,稍显稚嫩的字迹,是出自拓跋严之手。

    萧星寒并没有打开拓跋严专门写给穆妍,还不让他看的那封很厚的信,他把信放在了桌上,把那件红色的披风抱在胸口,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白茫茫的雪地。

    窗户开着,冷风吹进来,萧星寒不知坐了多久,整个人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雕塑……

    昨夜除夕,齐玉婵做了一桌菜,齐郢去找萧星寒的时候,发现他在修炼,叹了一口气就离开了。

    今日是初一,齐玉婵又做了一桌菜,齐郢再次过来找萧星寒,难得发现萧星寒没有在密室里面,只是他进了书房之后,叫了萧星寒好几声,萧星寒的眼睛才动了一下,看向了他。

    “星寒,你多久没吃饭了?”齐郢皱眉看着萧星寒问。他的目光落在书案上面,上面有两封信,还有一个打开的包袱,而萧星寒怀中抱着一个红色的披风,不用问就是穆妍的。

    萧星寒没有回答齐郢的问题,只是把怀中的披风打开,然后慢慢地叠好,放在了旁边。

    “妍丫头失踪,尚无音讯,我们心里都不好受,但你必须振作起来,否则她还没回来你就先倒下了!”齐郢一脸不认同地看着萧星寒说,“今日是初一,婵儿做了些菜,你去与我们一起吃!”

    “好。”萧星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齐玉婵和齐骜都在等着了,穆霖也在坐,不过穆霖看都没看萧星寒,因为他心里真的很焦灼,得知穆妍失踪的消息他就日夜兼程赶了回来,可迄今为止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他知道不该怪萧星寒,可事实上这次穆妍就是因为萧星寒才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姐夫,你瘦了好多,慕寒姐姐回来看到肯定会不高兴的。”齐玉婵秀眉微蹙,看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听到齐玉婵口中的“慕寒姐姐”,手中的筷子瞬间折断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郢皱眉,拍了一下桌子:“吃饭!”

    一顿饭吃得很安静,饭菜很美味,然而没有一个人有胃口。大过年的,本该一家团聚的时候,他们最在意的人失踪了,如今杳无音信,大家心情都不好。萧星寒显然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只是在机械地往口中塞食物。

    “主子,大公子从东阳国送来的信!”

    听到剑龙卫周正的声音,萧星寒扔掉手中的筷子,猛然转身,从周正手中拿过了那封信,迫不及待地拆开,看了两眼之后,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

    穆霖快步走过来,从萧星寒手中把信夺了过去,不可置信地看着上面的内容:“这……这怎么可能?!”

    信是萧月笙写的,信中说他用穆耀光的心头血所养的血踪蛊早已养成,可迟迟没有动静,他不知是穆妍尚未服下解药,还是其他原因。他去找过东方明玉,据东方明玉所言,穆妍有可能不是穆耀光的亲生女儿……

    萧月笙在信的最后说,他已经出发去找穆霖了,为了不再耽误时间,他找到穆霖之后,会用穆霖的心头血再养一枚血踪蛊。

    穆霖神色一变再变,他不相信穆妍竟然不是穆耀光的女儿,在他的记忆里面,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他记得他的母亲是个美丽而温柔的女子,当年苏婉清怀穆妍的时候,穆耀光明明很高兴的样子。

    可穆霖也知道,萧月笙不会拿这样的事情胡说,他既然说有可能,就代表他相信东方明玉的话。

    穆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现在无暇去管父母那一辈到底有过什么恩怨纠葛,他定了定神,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递给了萧星寒:“来吧,用我的血!”

    萧月笙去找穆霖,穆霖却回了耒阳城,不过想必萧月笙很快也会回来的,而不必等萧月笙回来,萧星寒也可以取穆霖的心头血养血踪蛊。

    穆霖是早就服用过血踪蛊的解药的,而萧月笙去取穆耀光的心头血养蛊寻找穆妍的时候,已经暗中给穆耀光的另外一双儿女都用了血踪蛊的解药。所以,只要穆妍服下过血踪蛊解药的解药,萧月笙所养成的血踪蛊是一定能找到她的。

    而萧月笙在离开东阳国大阳城去寻找穆霖的时候,又暗中给穆耀光下了血踪蛊的解药,此举是为了避免用穆霖的血养成的血踪蛊寻找穆妍的时候会受到干扰。或许穆妍不是穆耀光的女儿,但穆霖的容貌与穆耀光有几分相似,应该的确是穆家的血脉。

    如此,现在萧星寒取穆霖的心头血养蛊,只能找得到穆妍,但前提是穆妍已经服下了解药,并且穆妍和穆霖真的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跟我过来。”萧星寒话落就不见了人影,穆霖很快跟着他一起走了。

    齐氏祖孙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齐玉婵皱着眉头说:“爷爷,慕寒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齐郢很认真地点头:“穆妍丫头极聪明,她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可是真的好担心啊……”齐玉婵小声说,话落叹了一口气。她没有兄弟姐妹,对她来说,穆妍就像是亲姐姐一般,她真的每天都在期盼穆妍可以平安回来。

    当天萧星寒就做好了准备,然后毫不犹豫地取了穆霖的心头血,开始养血踪蛊。三天之后血踪蛊就会养成,能否找到穆妍,就看这次了。

    傍晚时分,纷纷扬扬的雪又落了下来。被取了心头血的穆霖脸色苍白,他的伤口已经被萧星寒处理好了,而萧星寒抱着穆霖走在风雪之中,两个大男人看起来相当怪异。

    “萧星寒,我家小妹如果有什么闪失,我真的会跟你拼命。”穆霖声音虚弱地说。

    对穆霖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穆妍,没有之一。他早已发过誓,他这辈子就是要为他的妹妹穆妍而活,即便穆妍不希望他这样想。

    萧星寒闻言,神色冷漠地看了穆霖一眼:“别说废话。”

    穆霖对着萧星寒怒目而视,萧星寒却不再看他,把他送回了房间之后,吩咐剑龙卫周正照顾他,就离开了。

    东阳国四方城,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大年初一这天,云山也下雪了。穆妍穿着很厚的衣服,披着一个大氅,戴上兜帽,手中拿着一个小手炉,漫步在无名山庄之中。老妪不远不近地跟在穆妍身后,目光一直放在穆妍的身上。

    无名山庄里面的人都已经见过穆妍了,而他们都以为这个清隽无双的“少年公子”是庄主的贵客,所以住在后山禁地里面。没有人敢招惹穆妍,甚至穆妍天天出来走动,都没有一个人与她搭讪,冷氏一族的人远远地看到她就避开了,不知是不是冷泽下过什么命令。

    穆妍并不在意,不过这天,她走过一个拐角,见到了一个“故人”,是南宫晚。

    迎面碰上,四目相对,南宫晚的神色有些狼狈,猛然垂了头下去。短短的时日,她瘦得已经不成样子了,面色憔悴不堪。她和晋连城正式拜过堂成了亲,可晋连城带着她回到冷家之后,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南宫晚被安排住在无名山庄最偏僻的院子里,在冷玉玲的授意下,下人对南宫晚百般刁难,她过得很苦,最苦的,是心……

    南宫晚转身,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跟着她的下人却没有要扶她一把的意思。

    穆妍看着南宫晚离开,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南宫晚很可怜,不过穆妍并不认为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也没有要帮南宫晚一把的意思,因为是南宫晚自己造成了她现在如此凄惨的处境,她沉迷于对晋连城的爱恋之中无法自拔,就连晋连城害死了她的母亲,害得她失去一切,她都无怨无悔,甚至不久之前还对穆妍说出她可以为晋连城去死这样的话。

    南宫晚在她所谓的爱情里面没有了自我,没有了自尊,晋连城一次一次地伤害她,她却始终不肯放弃这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可怜,可悲,却也可笑,自己作践自己,谁都救不了她。

    穆妍继续往前走,没走多远,又看到了冷玉玲。

    冷玉玲直接朝着穆妍走了过来,她的妆容很精致,还是穆妍手把手教她的,而她兑现了承诺,过去这段时间并没有再去找穆妍的麻烦。

    “我想跟你聊聊。”冷玉玲看着穆妍说。

    “好。”穆妍微微点头,她正好有些无聊。

    两人去了无名山庄的另外一个小花园,坐在了避风的亭子里,冷玉玲还吩咐下人送来了热茶和点心。

    “今日是初一,你想家吗?”冷玉玲看着穆妍问。

    “想。”穆妍微微点头。

    “南宫晚跟我说了你的真正身份,我很意外。”冷玉玲看着穆妍的目光带着一丝探究。

    “这点心还不错。”穆妍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你应该很了解晋连城,你那么聪明,能不能教教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晋连城的心?”冷玉玲看着穆妍说。

    穆妍笑了,她看着冷玉玲问:“你真的想得到晋连城的心?”

    “是!”冷玉玲很认真地点头,“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想嫁给他!”

    “你喜欢他什么呢?他的容貌也不过尔尔,实力尚可,但如今成了个残废,并且他对你不屑一顾,哪一点值得你如此?”穆妍看着冷玉玲说。反正穆妍是无法理解这些爱上晋连城的姑娘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管容貌和实力,对穆妍来说,她是绝对不会上赶着去纠缠一个心里没她的男人的。

    “哼!那是因为你嫁给了萧星寒,觉得萧星寒最好。”冷玉玲轻哼了一声,“在我眼里,晋连城是谁都比不上的。如果你真能帮我得到他的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果你真的执意要得到晋连城的心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穆妍看着冷玉玲神色认真地说。

    冷玉玲眼睛一亮:“快说!是什么办法?”

    “去找一把刀,把晋连城的心挖出来,怕坏了的话就煮了吃到肚子里,他的心便永远都是你的了。”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冷玉玲神色一僵:“你竟然戏弄我?!”

    穆妍一脸无辜地说:“你问我问题,我给了你一个我认为最完美的答案,你不满意啊,那我也没有办法。”

    冷玉玲对着穆妍怒目而视:“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家的贵客了?后山那位前辈亲口对我说过,只要让你不死即可,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抱歉,我戒酒了,不管敬酒还是罚酒,冷二小姐都留着自己饮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穆妍相信,如果不是有所顾虑,冷玉玲一定会用对待南宫晚的方式对待她。给冷玉玲一个机会,冷玉玲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让穆妍死。因为本质上,冷玉玲和南宫晚姐妹俩并没有什么不同。

    “二小姐,夫人有请。”

    听到丫鬟的声音,冷玉玲冷冷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起身大步离开了。

    穆妍静静地坐在亭子里面,算算时间,还有半月左右,萧月笙和萧星寒应该就能找到这里来了吧。她现在真的很想回家,回到萧星寒身边,抱着萧星寒,告诉他,他要当爹了……

    天厉国耒阳城,大年初四。

    萧月笙尚未归来,而萧星寒养的血踪蛊已经成了。

    穆霖拧眉看着小罐子里面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的虫子:“怎么回事?是不是时间不到?还是你用错了什么药材?怎么会不动呢?”

    萧星寒心中微沉,时间已经够了,他也不可能用错任何药材,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么是穆妍真的没有机会找到解药,这说明穆妍的处境很不好;而另外一种可能,穆妍不仅不是穆耀光的亲生女儿,也不是穆霖的亲妹妹,她和萧星寒一样,都是“捡来的”,跟穆家和苏家,都没有关系……

    ------题外话------

    【重要通知】

    因为推荐的安排和编辑的要求,明天(7月4日)的更新在晚上十点,更新两万字,特此通知!多谢大家的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