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1.萧小寒,你要乖一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51.萧小寒,你要乖一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东阳国大阳城,皇宫御书房。

    萧月笙和东方紫煜对视了一眼,东方紫煜神色错愕地说:“这……不会吧?”穆妍不是穆耀光的女儿?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会?”萧月笙皱眉说,“曾经那么多年,你们不都以为我家星儿弟弟就是萧家的孩子吗?事实上他并不是,我才是。每个家族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穆家未必没有。我觉得小弟妹跟我们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她肯定知道我们会用什么方式找她,甚至知道我们会取穆耀光的血来找她。她聪明得不得了,现在都没找到血踪蛊解药的解药的可能性并不大。”

    “那怎么办?你去问穆耀光?”东方紫煜神色怪怪的,“以我对穆耀光的了解,他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他也不是你祖父和你父母那样善良到会收养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并养大的人,所以,假如穆耀光真的不是穆妍的亲生父亲,恐怕穆耀光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小弟妹的母亲是苏家的女儿,我其实也不敢相信苏霁的姑姑会做出对不起穆耀光的事情来,但上一辈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现在我只想找到小弟妹,所以我必须立刻去确认一下穆耀光和小弟妹有没有血缘关系。万一小弟妹跟星寒一样,跟穆家和苏家都没有血缘关系,那这破虫子就真的没有用了。”萧月笙说着,面色严肃地站了起来。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东方紫煜下意识地也站了起来。他最近已经在暗中筹谋把东阳国送出去的事情了,一切还算顺利,毕竟有充足的时间,一点一点削弱姚家人手中的权力并没有那么难。

    “不用了,我自己去!”萧月笙说着已经到门口了,“我不找穆耀光,我找你皇姑姑去!”

    东方紫煜看着萧月笙不见了人影,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坐了回去。穆妍失踪这件事一直牵动着他的心,他倒是希望穆耀光真的是穆妍的亲生父亲,否则就会让现在的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让他们寻找穆妍更加困难。万一穆妍真跟萧星寒一样是收养的,跟穆霖都没有血缘关系的话,用血踪蛊找人这条路就完全被堵死了。

    萧月笙到达穆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再过五天就要过年了,穆王府中却越发冷清。前些日子萧月笙取了穆耀光的心头血,导致穆耀光受了重伤,这段时间一直在卧床休养。

    而穆王府的二公子穆琪娶妻之后就被东方紫煜派去镇守边关了,还带着他的夫人。当时东方明玉本不愿意让穆琪去,还去求过东方紫煜,不过东方紫煜说,这是穆琪主动请愿去的。东方紫煜安排穆琪镇守的边城是与天厉国接壤的,因为穆妍的关系,相对还比较安全,东方明玉最终还是遵从了穆琪自己的意愿。所以这穆王府如今的主子就剩了穆耀光和东方明玉夫妻两人。

    萧月笙去了穆王府的主院,并没有见到东方明玉,他在主院的房顶上面坐了片刻,看到东方明玉回来了。

    “公主,小姐的日子过得很舒心,现在还有了身孕,公主可以放心了。”东方明玉身边的老嬷嬷对她说。

    东方明玉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公主不去看看王爷吗?”老嬷嬷试探性的语气。

    东方明玉面色一冷:“退下吧!”话落就推开房门,大步进了房间。

    老嬷嬷看着东方明玉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萧月笙已经得到了不少信息。第一,东方明玉外出是去看望已经嫁到别人家里的穆卓清了,看来穆卓清过得还不错,并且有孩子了;第二,东方明玉和穆耀光这对夫妻如今已经形同陌路,东方明玉就连穆耀光的死活都不在意了,甚至都不想听到穆耀光这个名字……

    萧月笙听着下面房间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飞身而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不是东方明玉第一次见到萧月笙,上次萧月笙来,跟东方明玉交过手,如今他还是同样的打扮。

    “你要做什么?”东方明玉面色一沉。她知道是萧月笙重伤了穆耀光,不过并没有把穆耀光给杀了。

    萧月笙走过去,在东方明玉对面坐了下来,伸手拿掉了自己脸上的面具,看着东方明玉神色平静地说:“我是萧王府的人,为穆妍而来。”

    东方明玉神色微变,冷冷地说:“笑话!穆妍让你来将穆耀光开膛破肚,再为他包好伤口吗?”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了。”萧月笙看着东方明玉说,“穆妍被人抓走了,我来找穆耀光,开膛是为了取他的心头血,养蛊寻找穆妍的所在。如果你需要让我证明身份的话,我可以找东方紫煜过来。”

    东方明玉蹙眉,她知道,东方紫煜喜欢穆妍,也知道东方紫煜和穆妍暗中一直有来往。

    “你既然已经取了穆耀光的心头血,还来找我做什么?”东方明玉看着萧月笙冷声问。

    萧月笙神色莫名:“听明玉长公主的意思,穆耀光真的是穆妍的亲生父亲?”

    东方明玉愣了一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来找明玉长公主,是想打听一下穆妍的身世,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萧月笙看着东方明玉问。

    东方明玉神色一变再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微微垂眸,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萧月笙问:“虽然我不懂蛊术,但也听说过一些,你来找我打听穆妍的身世,是因为用穆耀光的心头血找不到穆妍吗?”

    “目前是这样,虽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我需要确认穆耀光和穆妍真的有血缘关系,否则就要放弃用这种方式找她,尽快想其他的办法。”萧月笙看着东方明玉说。

    东方明玉突然笑了,笑得很难看,笑容中透出一丝嘲讽:“原来竟然是这样吗……”

    萧月笙直觉这里面有事儿,他也没有催东方明玉,又过了一会儿,东方明玉神色恢复了平静,看着萧月笙说:“当年我曾经撞见过穆妍的生母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我告诉了穆耀光,穆耀光说我污蔑苏婉清。”

    东方明玉冷笑了一声,神色微微有些怅惘:“那是苏婉清啊,在所有男人眼里,她都是冰清玉洁善良纯真的仙女,我一度觉得对不起她,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给穆耀光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萧月笙神色有些奇怪,虽然他对穆耀光和苏婉清以及东方明玉这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没有太大兴趣,但这件事目前关系到穆妍的身世,他必须知道。所以萧月笙看着东方明玉问:“恕我冒昧,明玉长公主当年为何会下嫁穆耀光?”

    当年东阳国最美丽最受宠爱的明玉公主,为何会跑到天厉国,嫁给穆耀光,并且还隐姓埋名当了多年的二房,后来才转正,这件事,可谓是天下未解之谜其中之一。

    有人说东方明玉和穆耀光是真爱,东方明玉对穆耀光太痴情,为了穆耀光不惜抛弃一切,委曲求全。这似乎是唯一勉强可以解释的理由了。

    不过只要是真的认识东方明玉的人,都会知道,那种解释根本站不住脚,东方明玉或许会为一个男人神魂颠倒放弃一切,但那个男人不会是穆耀光。

    穆耀光有些本事,曾经在东阳国也很风光,但其实他这个人的天赋和才华都很一般,一路顺风顺水当上天厉国的大将军,更多是因为他姓穆,是穆氏将门的传承人。而他的性格并不大气,甚至有几分懦弱和自负。

    这么多年过去,东方明玉为穆耀光生下了一儿一女,也回到了她的国家生活,她从未告诉过别人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何会跟穆耀光在一起,也没有人敢问她这件事。

    如今,听到萧月笙的问题,东方明玉面色一沉,冷冷地说:“既然知道冒昧了,就不要问!”

    萧月笙皱眉:“好,明玉长公主不想说,我当然不好勉强。明玉长公主说,当年撞见苏婉清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是什么人?这个明玉长公主可以告诉我吗?这关乎穆妍的身世,我必须知道。”

    “我不知道。”东方明玉神色冷漠地说。

    “明玉长公主或许不喜欢穆妍,但她是无辜的……”萧月笙皱眉看着东方明玉说。

    “我是不喜欢穆妍!”东方明玉打断了萧月笙的话,“但我没有做过任何伤害穆妍和穆霖的事情!我说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人,当年也没有看清楚,时隔多年,我就连那人的样貌都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有这样的事情!”

    萧月笙微微叹了一口气:“好吧,想来穆耀光也什么都不知道。”

    “他如果知道穆妍有可能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早就把穆妍掐死了!”东方明玉冷冷地说,“穆妍是无辜的,我也不想她出事,因为这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但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你走吧!”

    萧月笙并没有起身,他看着东方明玉问:“穆妍是苏婉清的女儿,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然你以为她是捡来的吗?”东方明玉冷冷地反问。

    “打扰了,告辞。”萧月笙起身,对着东方明玉拱手,转身离开了。

    东方明玉看着萧月笙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眼神变得悠远起来,脑海中浮现出很多年前她初见穆耀光那天的情景……

    东阳国皇宫里面。

    东方紫煜还没睡,正坐在御书房里面看书,看到萧月笙去而复返,东方紫煜神色有些急切地问:“怎么样?问到了吗?”

    萧月笙在东方紫煜对面坐下,又看了一眼面前装着血踪蛊的小罐子,微微皱眉说:“根据东方明玉的说法,我家小弟妹有可能是苏婉清和别的男人所生的孩子。”

    “我皇姑母人其实挺好的。”东方紫煜看着萧月笙说,“她对穆妍并不坏,苏婉清已经死了那么多年,这种事,她应该不会胡说,十有八九是真的。”

    萧月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们上一辈的纠葛,等小弟妹回来了,让她自己去打听打听,搞清楚她到底是谁的女儿吧,现在我就先不管了,我得立刻出发去找穆霖。”

    萧月笙提笔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到耒阳城给萧星寒,养成的血踪蛊他并没有丢,依旧带着,毕竟东方明玉也只是猜测,穆妍有可能真的是穆耀光的女儿,萧月笙要留着这枚血踪蛊,再去找穆霖,取穆霖的心头血养一枚新的。

    看到萧月笙要走,东方紫煜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本来还以为你会留在大阳城过年,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不过救穆妍要紧,你赶紧走吧!我答应你们的事情,一定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小煜,等把小弟妹救出来,哥再来找你喝酒!”萧月笙话落已经不见了人影。

    东方紫煜走出了御书房,抬头看着幽暗的天幕上面那一轮明月,心中默默地为穆妍祈福,希望穆妍可以早日平安归来。

    东阳国四方城外无名山庄。

    穆妍按照萧星寒的师父给的图纸,用他提供的极品炎火玉,为他雕刻出了一块可以以假乱真的神兵令。

    “不错。”萧星寒的师父拿在手中,微微点头,赞了一句,“丫头你的雕工越发精进了。”

    “还要多谢师父提供的那些玉石。”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炎火玉还剩了一些,我畏寒,便给自己做了几样首饰戴着,师父应该不介意吧?”

    萧星寒的师父这才看到穆妍的手腕上面戴了一个红色如火焰一般的玉镯,乌发之间插了一根炎火玉雕成的簪子,簪子上面的花纹竟然就是火焰,看起来有一种很独特的美感,与穆妍的气质非常契合。而穆妍小巧玲珑耳朵上面戴了两朵小小的“火焰”耳钉,衬得她现在易容出来的那张少年脸庞如妖似仙。

    “当然。”萧星寒的师父微微点头,“你雕刻的其他东西都送给了为师,为师很喜欢,你自己留几样小首饰,为师怎么会介意呢?”

    “师父说,如果我做出了让师父满意的东西,就给我真正的奖励,还作数吗?”穆妍看着萧星寒的师父问。

    “呵呵,”萧星寒的师父把玩着手中的玉佩,点头说,“作数,原本为师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不过为师想先听听,你自己想要什么奖励?如果不过分的话,为师会答应你的。”

    如果是个不知情的外人在这里听萧星寒的师父和穆妍的谈话,会认为这是一对感情很融洽的师徒,但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我说我想回家过年,师父肯定不会同意。”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想给家里报个平安,师父意下如何?”

    “哦?你想给星寒写信,让为师派人送过去?”萧星寒的师父轻笑了一声。

    “可以么?”穆妍问。

    萧星寒的师父微微一笑说:“不可以。丫头,不要跟为师耍心眼,想着跟星寒传递什么消息。就算你信里没有什么,但不管为师派了谁去,星寒都能跟踪过来这里,除非为师亲自去,但为师现在并不想离开。等为师走了,你这鬼丫头肯定能想到办法溜走。”

    萧星寒的师父语气很温和,甚至是笑着的。穆妍闻言,也没有多失望,微微点头说:“师父的解释很合理,师父的拒绝我接受,那我换一个吧,我想要一点小小的自由,可以离开禁地,在山庄里面走动一下,这里太闷了。”

    “好。”萧星寒的师父点头,“这就当做是为师给你的奖励吧!不过为了你的安全,你不能自己去。”

    “谢谢师父。”穆妍点头,她知道,那个又聋又哑的老妪会一直形影不离地跟着她。

    穆妍其实在无名山庄里面走动过,就在晋连城和南宫晚成亲的那天,不过那个时候时间比较紧张,穆妍的主要目的是找药材,所以只是大略看了一下。

    如今穆妍已经服下了血踪蛊解药的解药,她想着这会儿萧星寒和萧月笙利用穆耀光的心头血养血踪蛊,应该就快找过来了。她需要做好离开并且灭掉冷家的准备,先了解一下冷家内部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前几日晋连城拿神兵门威胁穆妍跟他走的事情,穆妍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晋连城显然没有向萧星寒的师父出卖穆妍最大的秘密,因为那样只会害了穆妍。晋连城是想要得到穆妍,为此不惜伤害任何其他人,但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地步。

    穆妍知道,晋连城并没有离开无名山庄,因为她之后又见到过晋连城两次,只是远远地看到,晋连城并没有再来找她。

    时间很快到了除夕夜,这是穆妍认识萧星寒之后,第一个没有在一起度过的除夕。

    穆妍相信萧星寒会在她失踪之后,第一时间让萧月笙去东阳国大阳城找穆耀光,取心头血养蛊,而她算着时间,在她服下解药之前,萧月笙那边应该早已准备好了血踪蛊,半月左右,就可以找到这里来。

    如此,穆妍很平静地待在无名山庄里面,等待着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前来救她,并且精心谋划好了到时候如何除掉冷氏一族,并且借助齐郢和齐骜,杀掉萧星寒的师父。

    “丫头,你在想什么?”萧星寒的师父看着穆妍问。

    除夕夜,穆妍和萧星寒的师父在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面对弈饮酒,穆妍并没有喝酒,喝的是白水,而她这会儿迟迟没有落子,正在走神。

    “我当然是想回家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着,把手中的棋子随便放了一个位置。

    “不急,最多不过二月十五,只要星寒做了该做的事情,你就可以回去了。”萧星寒的师父微微一笑说。

    “只是想想。”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师父有家人吗?”

    “有。”萧星寒的师父说。

    “他们在哪里呢?”穆妍继续问。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萧星寒的师父在这一刻,神色有几分怅惘,看起来倒不像是在说谎。

    “还不知道师父的名字。”穆妍仿佛就是随口一问。

    “以后你们会知道的。”萧星寒的师父意味深长地说。

    一局终了,穆妍又输了,萧星寒的师父说让她回去休息,她说她想在那里再待一会儿,萧星寒的师父就离开了,剩了穆妍一个人。

    穆妍坐在亭子里面,轻抚着手腕上面如火焰一般的炎火玉镯,静静地看着天幕上面的繁星。原本每月的初一十五是她的虚弱期,萧星寒的师父虽然收走了她身上所有的药物,但是每到初一十五子时之前都会让老妪再给她一颗药,那是萧星寒用她从神医门得到的万年冰莲为她做的。

    遇到萧星寒之后,穆妍难得有一个人这么清静的时间,即便先前萧星寒外出,穆妍身边也有拓跋严,还有亲人朋友陪着。她没有觉得恐惧,也不觉得孤单,只是到这个时候,难免会思念萧星寒。

    穆妍还记得第一次遇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吸了她的血,还把她掳走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穆妍低头,轻抚了一下自己平坦的小腹,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容。原本她下意识地不肯喝萧星寒的师父给的酒,虽然她知道里面不会有毒,一直到这几日,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并且确认了,她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她要当娘了。

    穆妍看着天上璀璨的繁星,心中默默地说:萧小寒,你要乖一点,等你老爹来接我们回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