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7.不用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47.不用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繁星城。

    连烬和拓跋翎夫妻俩正在招待远道而来的独孤傲。

    独孤傲一路日夜兼程赶过来的,风尘仆仆,神色疲惫,坐下之后猛灌了几杯茶,微微舒了一口气,看向了连烬:“师姐被人抓了。”

    拓跋翎神色大变,连烬猛然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在连烬心里,穆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厉害的姑娘,并且穆妍一向思维缜密,行事谨慎,根据连烬先前得到的消息,穆妍还得到了碧血山庄齐氏的帮助,拜了当世至强高手齐郢为师,怎么会出事呢?

    “独孤你刚刚说什么?”莫轻尘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独孤傲,“我家主子被人抓了?这不可能!谁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萧星寒的师父。”独孤傲面色微沉,“你们想必都知道那人是什么货色,萧星寒那么厉害,在那人面前至今尚未翻身,那人抓了师姐,要求萧星寒在三个月之内一统天下。”

    “北漠国这边没有问题!”拓跋翎皱眉,开口看着独孤傲说,“原本这皇位就是穆妍让你们帮我得到的,我坐这个位置是为了北漠国和小严,但小严现在是穆妍的孩子,北漠国和天厉国合二为一利大于弊。天下分久必合,在避免战争的情况下让天下一统,也只有萧星寒能够做到,我会全力配合。”

    “这是萧星寒给你写的信,不过你们看不看也无妨了。”独孤傲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拓跋翎。

    拓跋翎打开,这封信跟萧月笙送去给东方紫煜的信一样,上面也只有一行字“把北漠国送给我”,落款是“萧星寒”,很直接。

    如果说萧星寒让萧月笙送去给东方紫煜的信还带着一丝威胁意味的话,让独孤傲送来给拓跋翎的信,更多的是出于朋友之间的信任,一切都不必多言,彼此都懂。

    “是越快越好吗?”拓跋翎看着独孤傲问。

    “不,二月十五当天宣布,不要早也不要晚。”独孤傲对拓跋翎说,“如果在这之前能够把师姐救回来的话,计划会有所改变。”

    “星寒知道穆妍所在的线索吗?”连烬紧皱着眉头,看着独孤傲问。穆妍是连烬最重要的朋友和亲人,他现在很担心穆妍的安危,因为据他所得到的那些信息,萧星寒的师父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我来之前还没有,现在也未必有。”独孤傲摇头,“那人实力太强了,想要躲起来不被找到并不难。月笙去东阳国找东方紫煜,顺便取穆耀光的心头血,养血踪蛊寻找穆妍。不过先前穆妍和咱们都服过血踪蛊的解药,虽然她和萧星寒已经研究出了解药的解药,但血踪蛊能够找到她的前提是,她在那人的控制之下,能够得到需要用的药材,这一点应该很难。”

    独孤傲对于目前的形势是了解的,客观来说,他们很被动,因为穆妍可以说是他们这群人之间的纽带,是他们所有人最重要的人,那人控制住了穆妍,就掌握了所有的主动权,不只萧星寒,他们这些人现在都处于任由那人随意摆布的状态,他们想要重新拿回主动权,首要的是把穆妍救回来,其他的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

    不过救穆妍很难。那人能够把穆妍从耒阳城萧王府抓走,本身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他们想要把穆妍救回来,前提是需要知道穆妍在哪里,而血踪蛊能否发挥作用,还是个未知数,只能试试。

    莫轻尘根本坐不住了,他得知穆妍被抓心急如焚,却发现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着急。

    “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怀疑,萧星寒需要用你们的时候,绝对不会客气的。”独孤傲对连烬和莫轻尘说。

    “唉!”莫轻尘坐了下来,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主子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要把那个老不死的千刀万剐!”

    “最想把他千刀万剐的是萧星寒。”独孤傲微微叹了一口气,“希望师姐平安归来吧!”

    东阳国四方城外,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穆妍依旧被禁锢在后山禁地之中,不能到处走动,只有萧星寒的师父要见她的时候,她会去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与他见面。每次见面,交谈的时间都不长,说的话也很少,穆妍更是从不喝那人给的酒,说完就离开回房间,继续雕刻。

    穆妍雕刻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此没过几天,萧星寒的师父让人送来的一箱子玉石都被她用完了,这天老妪又为她搬来了新的一箱。

    是夜,穆妍坐在灯下,神情专注地雕刻着那箱玉石中最大的那块,晋连城再次从天而降。

    “你来了。”穆妍神色有些惊讶,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向了晋连城,“你准备好带我走了吗?”

    晋连城点头又摇头:“我准备好了,但不是现在,再等几天。”

    “你有把握吗?”穆妍问。

    晋连城微微点头:“有,我今天来,是把我的计划提前告诉你,省得到时候出什么岔子。”

    “你说。”穆妍点头,看起来无悲无喜,很平静的样子。晋连城却觉得这就是正常的,他认为穆妍失忆了性格也不会改变,依旧冷静理智,所以他要多加几分小心,一旦成功离开这里,不能让穆妍跟任何认识她的人接触,否则他的谎言就会被拆穿。

    “腊月二十,我们成亲。”晋连城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皱眉:“请你把话说清楚,我不明白,我现在是被抓来的,脱身都是问题,为何可以成亲?”

    其实穆妍心里真的很疑惑,为了避免引起晋连城的怀疑,她到现在都没有问过晋连城这里是什么地方,都有些什么人。晋连城的成亲计划,更是让穆妍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穆妍打算继续把失忆装下去。

    第一,穆妍很清楚,如果晋连城知道她没有失忆,对她定然会有所防备。晋连城或许还是会选择救她,但恐怕不会为她找解药,让她恢复武功,因为晋连城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她好,为了成全她,让她过想要的生活,而只是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甚至不在乎她是否乐意。如果这样的话,穆妍觉得他们能够一起逃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逃走之后她会落入晋连城的手中,并不会比现在的处境好多少。

    第二,其实穆妍根本没想过要让晋连城救她,要跟着晋连城走。萧星寒的师父为何会对晋连城出入禁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穆妍并不清楚,假如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话,那就是萧星寒的师父故意想让穆妍背叛萧星寒,如果穆妍跟着晋连城走了,正中萧星寒师父的下怀。

    对于穆妍的问题,晋连城神色认真地说:“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在东阳国四方城外面的云山之上,这里是隐世的无名山庄冷家。二月二十那天,我会假借跟冷家小姐成亲,把冷家人引到一起,包括看着你的人,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你和冷家小姐互换身份,让她代替你在这里,你去与我拜堂。拜堂之后,我会找借口带你离开。”

    穆妍神色平静,心中却豁然开朗!原来这里竟然是冷家的地盘!穆妍知道冷家,她在北漠国繁星城以北的沙漠之中还与冷家的高手交过手,杀了几个,并且从冷四方口中得知了冷家的所在。

    冷四方背后的冷家和晋连城口中的冷家毫无疑问是一家,因为穆妍当初得到的与神兵门有关的冷氏一族所在之地,就是东阳国四方城外云山之中。

    穆妍意外的地方在于,萧星寒的师父竟然跟冷家是一路的,并且显然关系不浅。冷家一直在苦苦寻找神兵令,甚至常年派高手在他们以为的神兵门藏宝库附近守株待兔,等着苍氏一族的人出现,对于宝藏很执着。

    穆妍觉得,萧星寒的师父既然跟冷家关系不浅,他肯定也渴望找到神兵令,甚至冷家的行为有可能就是他授意的。

    穆妍胸口依旧贴身挂着神兵令,得亏当初老妪为她换衣服的时候,没有把她的里衣全都给换掉,她脖子上挂着的神兵令并没有被发现,否则现在她早就暴露了苍氏一族后人的身份,定然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至于晋连城说腊月二十要和冷家小姐假成亲,穆妍心中轻嗤,那位冷家小姐,恐怕又是被晋连城所迷惑的傻姑娘,像曾经的南宫晚那样。

    穆妍倒是没想到晋连城所说的冷家小姐就是南宫晚这件事,不过这个并不影响什么。

    “你认为如何?”晋连城看着穆妍问。

    穆妍微微点头:“听起来没有问题,不过我们就这样成亲吗?我还不知道我家里都有什么人,我父母那边……”

    “穆妍,那些都不重要,你家人对你都很坏,既然已经忘记了,就不必再管他们了,我们能够平安离开这里,然后一直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晋连城看着穆妍的眼眸之中满是深情。而他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即便带着穆妍离开,他也不会让穆妍见到任何一个与她有关的人。

    “你要小心一些。”穆妍微微点头,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笑了:“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定能护你周全。”

    “好。”穆妍微微点头,“我等你。”

    晋连城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很快离开了。

    穆妍关好门窗,神色冷漠一片。她现在已经知道这里是冷氏一族的地盘了,而她先前从冷四方口中得知的,绝不仅仅是冷氏一族的所在,还有冷家有多少人,实力如何。

    所以,即便穆妍现在依旧被困在无名山庄的后山,但她对于无名山庄冷氏的实力如何已经有所了解。而穆妍基于目前所知的信息能够得到的结论是,一个断臂的晋连城,带着不能用武功的她,想要硬拼,是没有任何胜算的。而晋连城的计策想要成功,也并不容易。

    穆妍本就没打算配合晋连城的计划,所以她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她如何能够自己脱身。这很冒险,外面天寒地冻,她对周围的地形完全不了解,在不能用武功的情况下,她恐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回来了,所以必须从长计议。

    穆妍又坐了下来,开始继续先前未完成的雕刻。如今,雕刻对穆妍来说,并不仅仅是无聊打发时间,这项活动可以让她集中精神,而她雕刻越发娴熟的同时,她思考事情的方式也更加冷静和缜密。

    而以上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穆妍选择雕刻,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制造武器。她知道,萧星寒的师父不会让她接触到任何可能的武器,而她原本的武器和暗器都被拿走了,所以她选择了一种让萧星寒的师父不会怀疑的方式,成功得到了很多原材料。

    玉是易碎的,但那是在用外力击打的情况下,如果玉石被做成了带着小机关的暗器,其实和普通的石头做出来的是没有多大差别的。穆妍每雕刻完一块玉石,都会把成品送给萧星寒的师父,而玉石的废料,全都是粉末,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

    但穆妍每次都把所有的废料变成粉末,就是为了避免被人看出那些废料少了。事实上她已经利用那些废料做了好几样武器,都藏在贴身的地方,她晚上睡觉会在手腕上面戴上一只玉镯来防身。

    距离二月二十就剩下三天的时间,晋连城没有再来找穆妍,而无名山庄上上下下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三日之后晋连城和南宫晚的大婚。

    南宫晚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身旁挂着一身华丽的大红嫁衣,她没有试过,也不打算试,因为她知道,这身嫁衣不是为她准备的,最终也不会穿在她的身上。

    南宫晚知道晋连城很聪明,所以她相信晋连城的计划可以成功,只是晋连城所有的计划里面,根本没有考虑过南宫晚在事后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南宫晚在想,她在无名山庄,本就是寄人篱下,这里的很多人都认为她是个野种,表面上对她还算不错的冷烈,并不是真心在乎她这个女儿,也不可能为了她和冷家其他人翻脸。而南宫晚现在是冷玉玲的眼中钉肉中刺,冷玉玲恨不得杀了她,而冷夫人认为都是南宫晚这个灾星的到来,导致冷家不得安宁,害得她的女儿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南宫晚觉得,到时候晋连城带着他心爱的女子一起离开,而她,很有可能会死在无名山庄。

    南宫晚想过,不帮晋连城,她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可她心中却狠不下心来拒绝晋连城的任何要求。并且南宫晚认为就算她这次不帮晋连城,甚至选择出卖晋连城,她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冷家人更不值得信任。

    既然都不会有好结果,南宫晚最终的选择还是晋连城。她想如果她为了晋连城死掉的话,至少可以在晋连城心中留下一些痕迹,这就够了……

    时间很快到了腊月二十,在这期间,冷玉玲一直被人看着,没有过来找南宫晚的麻烦,也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

    腊月二十一大早,南宫晚就被叫起来,开始沐浴香汤,梳妆打扮。她像个提线木偶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任由摆布。

    最终,南宫晚穿上了那件华丽的大红嫁衣,正合身。听着耳边赞美的话,南宫晚心中非但没有一丝欣喜,反而有种视死如归,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她想,过了今天,她或许就不在人世了,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活着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累了……

    “姑爷!”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南宫晚微微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先下去吧。”

    下人都退下了,晋连城走了进来,回身把门关好,看向了南宫晚。

    南宫晚原本背对着门口坐在那里,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缓缓地站起来,慢慢转身,看向了晋连城。

    南宫晚生得很美,如今在浓妆艳抹之下,更显得娇艳动人。只可惜,站在她对面的男人,眼中从来都没有她,不是她的良人。

    “过了今天,我或许就不在人世了,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南宫晚痴痴地看着晋连城,说出口的话卑微到了尘埃里。

    晋连城皱眉,没有说话,大步走过来,伸手抱住了南宫晚,又很快放开,后退了几步站定,看着南宫晚说:“可以了吗?”

    南宫晚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轻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晋连城对南宫晚说。

    南宫晚跟着晋连城出门,发现下人都不见了,她不知道晋连城是怎么做到的,她只是提着长长的裙摆,快步跟着晋连城往前走,还没出院子就被晋连城伸手提了起来。

    晋连城显然勘察过各处的情况,他带着南宫晚悄无声息地朝着后山禁地而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

    最终,晋连城带着南宫晚停在了后山禁地之中一个小院房间的门口。院子里面很安静,看起来根本没有人。因为萧星寒的师父已经被冷泽请去前院了,而那个看守穆妍的老妪每天固定在这个时候会去前院为穆妍取吃的,晋连城早就算好了时间。

    晋连城推开面前的房门,伸手拽着南宫晚的胳膊往里走。南宫晚不小心踩到了裙摆,差点摔倒,但晋连城根本毫无所觉,只顾往前走。

    南宫晚神色黯然地跟着晋连城进去了。停下来的时候,她抬头,就看到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坐在不远处,容貌清秀,气质不凡。南宫晚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这就是穆妍。

    “这是易容的药,你知道怎么用。”晋连城把一瓶药交给了南宫晚,因为他认为现在失忆的穆妍应该忘记了怎么用。

    南宫晚微微点头,接了过来,下一刻,就看到晋连城朝着穆妍走了过去。

    “别担心,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晋连城声音之中的温柔,是面对南宫晚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的,即便曾经他欺骗南宫晚,假意表现出喜欢南宫晚的时候,都没有过。

    “我知道。”穆妍微微点头。其实她心里很诧异,前几天晋连城说他会假装和冷家小姐成亲,穆妍根本没想到晋连城口中的那位冷家小姐竟然会是南宫晚!

    “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你们快一点,我在外面等。”晋连城话落就转身出去了。

    和南宫晚擦肩而过的时候,晋连城深深地看了南宫晚一眼,南宫晚知道晋连城的意思,晋连城是在警告他,不要对穆妍说不该说的话,坏了他的事……

    听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南宫晚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手中的药瓶,看着穆妍说:“我们先换衣服吧,换好衣服之后我为你易容。”

    “好。”穆妍起身,朝着内室走去,南宫晚默默地跟了上去。

    穆妍说的那个“好”,站在门外的晋连城听到了,他唇角微勾,想到很快就可以和穆妍拜堂,他心中欢喜不已。

    房间里面,南宫晚刚刚解开嫁衣的第一个扣子,就听到穆妍问了她一句:“值得吗?”

    南宫晚神色微变:“你……你不是……”

    “晋连城对你说我失忆了?”穆妍轻笑了一声,“假的,我在骗他。”

    南宫晚拧眉,眼神戒备地看着穆妍:“你到底想怎么样?他如此谋算都是为了救你!”

    “我不需要。”穆妍神色冷漠地说,“多说无益。你心里很清楚,你帮助晋连城做这样的事情,他走的时候不会带你,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愿意为了他死!”南宫晚看着穆妍说。

    “人各有志,我不评判你的行为。”穆妍看着南宫晚说,“不过我想,你应该很喜欢这身嫁衣,如果在死之前,你穿着嫁衣和晋连城拜堂成亲,这比起你死了他也未必记得你,是不是更好一点?”

    南宫晚神色变幻不定,紧握着拳头站在那里,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南宫晚猛然抬头,看着穆妍问:“你为何不愿意让他救你?”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说过,我不需要,我想离开,自己会想办法。现在把那瓶易容药给我,还有你袖子里面藏的匕首也给我,然后,从这里出去,我相信你有办法不让晋连城发现破绽,毕竟你早已不是神医门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了。”

    “但是……”南宫晚显然很想按照穆妍说的做,她只是有些紧张罢了。毕竟她已经做好了为晋连城而死的准备,如果能够和晋连城拜堂成亲,她便是死了也瞑目了。

    “没有但是。”穆妍唇角微勾,“南宫晚,不用谢我,把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

    南宫晚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和手中的药瓶一起放在了穆妍面前,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了穆妍:“那你呢?”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今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你尽快把晋连城从这里带走,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