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3.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43.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穆妍瞬间明白,眼前之人,除了萧星寒的那位师父之外,不可能是其他人!

    穆妍这段日子一直等着这人出现,却没想到这人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光天化日,来了萧家医馆找她,而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分去萧王府找萧星寒。

    “师父?可笑!上一个想要占我便宜的人,坟头草已经很高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丫头,别装傻,你知道老夫是谁。”老者看着穆妍的眼神倏而幽深起来。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穆妍看着老者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寒意。

    老者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呵呵,果然是有意思的丫头,这是老夫送你的见面礼。”

    老者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穆妍的面前。穆妍看了一眼那个小盒子,再抬头的时候,老者已经到了医馆的门口。他的脚步明明看起来很迟缓,但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穆妍没有去追,齐玉婵有些疑惑地走过来问穆妍:“姐姐,那个老爷爷为什么没有把脉就走了呢?”

    “他有急事。”穆妍神色平静地说。萧星寒说过,他的师父很危险,再三告诫过穆妍,如果单独遇到他师父的话,千万记得要保重自己,不要逞强,不要硬拼,更不能贸然去追。

    穆妍没有跟那个老者交手的打算,还有一个原因是,齐玉婵在她的身边,她必须保护齐玉婵。万一让那个老者把齐玉婵给抓了,到时候齐郢和齐骜都要受制于人,他们就会变得非常被动。

    齐玉婵不疑有他,又去整理药柜了。

    下一个病人走了进来,穆妍看了一眼面前那个老者留下的盒子,没有去碰,很快收回视线,继续给病人看诊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结束的时候,门外围着的百姓纷纷散去了,因为他们知道穆妍要关门离开了。

    穆妍用包药的纸把那个小盒子包了好几层,然后用绳子捆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副药一样。在这个过程中,穆妍的皮肤始终没有直接接触到那个盒子。

    齐玉婵有些好奇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也没有开口问。如此两人一起离开医馆回萧王府的时候,穆妍手中就提了“一包药”。

    回到萧王府,穆妍把那个盒子放下,去看了看萧星寒。

    萧星寒在书房的密室里面闭关修炼,穆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入定之中。穆妍没有打扰他,转身出了密室,目光又落在了那个盒子上面。

    穆妍直觉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她没有忘记,那个老变态让萧星寒修炼的重阳心法,给萧星寒找的血主就是她。在那个老者原本的计划里面,是要让穆妍被萧星寒吸干血变成一具干尸的。所以,他不可能真心给穆妍送什么见面礼。

    根据穆妍了解到的情况,那个老者对于萧星寒有很强的控制欲,不允许其他人影响到萧星寒的成王之路。先前萧星寒自己废掉了武功,违背了那个老者的意愿,那个老者对此没有做什么,原因也并不难猜,因为他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而他并不怀疑萧星寒的能力。

    但这不代表那个老者会放过穆妍,因为很显然,穆妍现在是这个世界上萧星寒最在意的人,也是最能影响到萧星寒的人。

    穆妍拆开了包着盒子的纸,盒子上面没有上锁,她拿了一把小刀,轻轻一挑,盒子就打开了。

    穆妍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却看到盒子里面冒出了一缕白色的烟,瞬间消散,而盒子里面空空如也,没有其他东西。

    穆妍神色微变,盒子里面竟然是毒烟?还好她屏住了呼吸,不然就要中招了。

    不过下一刻,穆妍知道,她屏住呼吸也没有用,那个老者是有备而来,她根本躲不过去……

    穆妍起身想要过去打开窗,结果刚站起来,就感觉头脑一阵发昏,她神色大变,还没来得及叫人,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里是萧星寒和穆妍共用的书房,如今萧星寒在书房密室深处闭关修炼,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而穆妍中毒倒在了书房里面,也没有人知道。

    窗户无风自动,下一刻,一道人影轻飘飘地落在了书房之中,赫然正是穆妍之前在医馆见到的那位老者。

    老者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穆妍,然后转身提笔,直接在桌上写下了一行字,回身把穆妍提了起来,很快消失了人影。

    没过多久,萧月笙过来找穆妍,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萧月笙看到一个凳子倒在地上,神色微变,快步走进来,就看到桌上写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徒儿,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一统天下。”

    萧月笙神色大变,这字迹他是第一次见到,但他知道这是谁写的!

    萧月笙找遍了穆妍的卧室和书房,还让齐玉婵去华清堂看了看,都没有看到穆妍的影子。如今萧王府的阵法还在,即便剑龙卫很少,也理应没有人能够闯进来的,但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萧月笙问齐玉婵:“你们今日出去有没有碰到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事?”

    齐玉婵皱眉说:“有一个年迈的病人有点奇怪,他没有让慕寒姐姐把脉,也没有开药,就跟慕寒姐姐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还留下了一个盒子,慕寒姐姐带回来了。”

    萧月笙想起他在穆妍的书房里面看到的那个小盒子,已经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穆妍再谨慎,也躲不过那人处心积虑的算计,而那人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萧王府的阵法根本拦不住他,萧王府的剑龙卫也发现不了他的踪迹,既然没有任何打斗,就说明他很可能用了毒,这种防不胜防的东西,穆妍实力再强也挡不住。

    “月师兄,慕寒姐姐呢?她是不是出事了?”齐玉婵神色焦急地问萧月笙。

    “你先回去!”萧月笙对齐玉婵说,话落就再次进了穆妍的书房。齐玉婵犹豫了一下,神色不安地转身走了。

    萧月笙打开密室的门,见到萧星寒的时候,就发现萧星寒额头满是冷汗,紧闭着双眼,神色痛苦,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萧月笙快步走过去,伸手在萧星寒肩膀上面某个穴位重重地拍了一下,萧星寒身子一颤,猛然睁开了眼睛!

    “星儿你没事吧?”萧月笙看着萧星寒问。

    “妍儿呢?”萧星寒却神色急切地看着萧月笙问了一句。他刚刚在修炼的时候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心绪波动太大,导致他差一点就走火入魔了。

    萧月笙面色微沉:“小弟妹她……”

    “她到底怎么了?”萧星寒猛然站了起来,伸手捏住了萧月笙的肩膀冷声问。

    “你师父,把小弟妹抓走了。”萧月笙已经很确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事实很明显了。

    萧星寒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眼中仿佛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怒火,一眨眼的功夫就从萧月笙面前消失了人影。

    “星儿!”萧月笙赶紧追了出去。

    不过萧星寒并没有乱跑,萧月笙出了密室,就看到萧星寒站在书房里面,低头看着书房正中的那张桌子。

    这个字迹萧月笙第一次见到,萧星寒却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因为他当年修炼的重阳心法,就是一模一样的字迹。

    当年萧星寒很弱,为了保护萧家人的安危,别无选择,只能任由那人摆布,那人很清楚,对萧星寒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萧家的亲人,甚至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时隔十几年,仿佛旧事重演。萧星寒废掉了修炼十多年即将大成的重阳心法,实力大减,从某种程度来说,再次变得很弱,而那人出现,精准地抓住了萧星寒的软肋,带走穆妍的同时,他便得到了再次任意摆布萧星寒的权力,因为如今对萧星寒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穆妍这个妻子……

    “星儿,我知道你心里很着急,不过我相信小弟妹不会有事的,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先按那人的要求去做,如今对你来说,一统天下并不难,阿烬和拓跋十一那边,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东方紫煜那边,关系到小弟妹的安危,想来他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么短的时间,萧月笙已经考虑了很多事情,他知道他们现在变得很被动,而他们,尤其是萧星寒,现在最不需要也最不应该做的事情是自怨自艾,因为他们本就不是天下无敌的,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那人原本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也是他们迄今为止所见过的人里面实力最强,最深不可测的。穆妍被抓走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们需要冷静地去思考如何把穆妍平安救回来。

    萧月笙还没说完,就被萧星寒打断了,萧星寒冷冷地说:“你去东阳国走一趟!”

    萧月笙点头:“好,我去找东方紫煜,跟他谈谈,希望他识相一点,主动把东阳国送给我们,否则我不会对他客气的。”

    “你先去找穆耀光!”萧星寒目光幽寒地说。

    萧月笙愣了一下:“穆耀光?你的意思是,血踪蛊?”

    “没错!”萧星寒冷冷地说,“取穆耀光的心头血养蛊。”

    “星儿,当初你们为了避免被人用蛊毒追踪,都喝了血踪蛊和寻踪蛊的解药。”萧月笙皱眉说,“现在就算养了血踪蛊,也找不到小弟妹啊!”

    “解药可以解除。”萧星寒冷冷地说。

    萧月笙神色微怔:“我明白了。”

    本身血踪蛊和寻踪蛊一旦用了解药之后,再也不可能被蛊毒追踪到。但是穆妍先前和萧星寒一起研究这两种蛊毒,最终又找到了解药的解药,也就是说,再服下另外一种药,可以把解药给解了,便能够再次被寻踪蛊和血踪蛊找到。

    萧星寒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了萧月笙:“把这个带去给东方紫煜。”

    萧月笙直接收了起来,神色郑重地对萧星寒说:“好,我这就出发前去东阳国!”

    萧月笙转身要走,猛然又回来,伸手抱住了萧星寒,对萧星寒说:“星儿,小弟妹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你要多保重自己,哥哥会尽全力帮你的。”

    萧星寒没有说话,萧月笙话落就转身不见了人影,房间里面只剩下了萧星寒一个人。

    萧星寒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猛然伸手扶住了桌子,嘴角溢出了一丝鲜红的血,脸色也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萧星寒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理智,可他现在心绪很乱,他脑海中一会儿是穆妍神色虚弱的样子,一会儿是当年萧烜惨死的模样。后者曾经是萧星寒在长达十多年之间最深重的梦魇,也是他那么多年痛苦的根源,而现在,萧星寒很害怕,他的内心从未有过这么大的恐惧,他不敢想象,假如穆妍出事,他还有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萧月笙并没有立即离开,他去找了齐玉婵。

    “月师兄,慕寒姐姐有消息了吗?”齐玉婵抓住了萧月笙的胳膊,声音急切地问。

    萧月笙伸手紧紧地抱住了齐玉婵,声音低沉地说:“小弟妹被人抓走了,你听好,现在去找你爷爷和你爹,无论如何让他们留下来帮星寒,告诉你爷爷,一定要看着星寒,不要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别的地方!”

    “我……我……”齐玉婵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我知道了!”

    “放心,小弟妹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萧月笙轻抚了一下齐玉婵的长发,话落放开齐玉婵,很快离开了。

    齐玉婵神色急切地问了一句:“月师兄你去哪里啊?”可是已经没有人回答她了。

    齐玉婵想到穆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跑着出去找齐郢和齐骜了。

    齐郢和齐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齐郢正在专注地雕刻穆妍设计的一个玉雕,齐骜还在后院指点独孤傲的武功。

    听到齐玉婵说穆妍被人抓走了,齐郢手中已经快要完工的小小玉雕瞬间变成了粉末,他猛然站了起来,冷声问:“是谁吃了熊心豹子?”

    齐玉婵把萧月笙临走时候交待她的话转告给了齐郢,齐郢冷静下来已经猜到这次的事情很可能是穆妍之前跟他提过的那个很危险的敌人做的。原本齐郢是要带着齐骜和齐玉婵回家过年的,是穆妍请他们留下,说有一个很厉害很棘手的敌人一直在暗中作祟,需要齐郢帮忙。

    正在练功的独孤傲听说穆妍被抓了,手中的剑一歪差点刺到自己身上。他在想幸好神兵门的老头们都不在,不然他们得疯了。

    齐郢和齐骜以及独孤傲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坐在书房里面,脸色有几分苍白,而他的眼神,让独孤傲想起他第一次见到的萧星寒,那个时候萧星寒是让世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只用眼神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萧星寒其实转变了很多,独孤傲都看在眼中。尤其是武功废掉之后,萧星寒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也没有之前那么沉默寡言了,甚至都会开玩笑了。

    可是如今,一切又都回去了,萧星寒身上的寒意,比从前更甚。

    “独孤,带着这封信去找连烬。”萧星寒扔给独孤傲一封信。

    独孤傲已经看到了书房桌上那行字,他接过萧星寒递过来的信,微微点头说:“好,我立即出发。”话落就走了。

    齐郢和齐骜坐了下来,齐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萧星寒问:“星寒,需要我们做什么?”

    “暂时不必。”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

    “我们会留下帮你,直到穆妍丫头平安归来。”齐郢看着萧星寒说。

    “多谢。”萧星寒微微垂眸,面前的书桌上面放着一根短笛,这是穆妍从晋连城那里得到的幻音魔笛,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其中的玄妙之处。

    穆妍早已告诉过齐郢和齐骜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这件事,不过这对齐郢和齐骜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们本就是江湖人,朝代更迭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他们更在意的是自身的安危和发展。

    齐郢原本和萧烜是故交好友,对于萧烜当年的遭遇也很痛心,如今掳走穆妍的人,和当年害死萧烜的是同一个,齐郢自然会不遗余力地帮助萧星寒。

    第二天,天厉国百官上朝的时候都惊诧地发现他们的皇帝萧星寒终于出现了!萧星寒没有再戴他曾经那张标志性的银色面具,而他那张冷漠冰寒的脸让人不敢直视。他也没有穿宫里已经给他做好的龙袍,依旧穿着一身墨色的衣服,让天厉国的百官感觉宫殿里面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多,一个个跪地高呼万岁之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萧星寒一直没有叫平身,百官跪的腿都发麻了,也不敢抬头。直到今天,见到萧星寒的时候,他们才深切体会到何为君威震天,萧星寒根本就是天生的王者,曾经的厉啸天之流,单从气质和气场来说,根本无法与萧星寒相提并论。

    突然听到了前方有脚步声,渐行渐远。有个官员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惊诧地说:“皇上……走了?!”

    百官纷纷抬头,全都一脸懵逼地跪在那里,都忘了起来。他们以为萧星寒是来主持早朝的,可萧星寒一句话没说,就在龙椅上面坐了坐,然后走了?!

    “今日早朝照旧吧!”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臣开口说。君心难测,他们想要猜到萧星寒在想什么是根本不可能的,过去这些天萧星寒没有出现过,只有个名字震慑着,朝堂之中都风平浪静,所以现在还是按照穆妍之前说的,照旧,把折子送到萧王府去。

    萧星寒进宫和出宫的时候,齐郢都跟在他身后,不是萧星寒要求的,是齐郢非要这样做,因为萧月笙临走的时候交待过,不要让萧星寒一个人去任何地方。

    接下来的日子,萧星寒在修炼之余,每天批阅奏折,抽时间研究那根幻音魔笛,这些都是穆妍先前没有做完的事情。他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但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这是假象,他心中绷着一根弦,如果那根弦断了,他会变成什么样,没有人知道……

    腊月初五,原定的登基大典举行之日,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萧星寒却给取消了。

    天厉国的百官对此不管心里怎么想,都不敢说什么。说萧星寒行事不合规矩礼法?厉氏皇族已经灭了,天厉国改朝换代了,如今的萧星寒,就是天厉国至高无上的王,所有的规则,都由他来制定。

    东阳国大阳城,四方城外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名字就叫做云山,常年云雾缭绕。

    云山平时猛兽出没,毒物遍地,人迹罕至,半山腰坐落着一个不小的山庄,在一片迷雾之中,便是天晴的时候,也看不真切。

    已是腊月中旬,前日刚下了一场大雪,云山之上白雪皑皑。山庄之中的风景是极美的,后山的瀑布已经结了冰,瀑布边上有一座古朴雅致的亭子,亭子里面有两个人正在对弈,旁边的小火炉上面还温着一壶酒。

    “丫头的棋下得不好。”老者慈眉善目的样子,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老者对面坐着的,乍一看是个少年,再看还是个少年,面庞清秀,唇红齿白,看起来不过十多岁的模样。

    听到老者的话,“少年”神色淡淡地说:“师父的棋下得太好,我已是败局,何必挣扎。”赫然正是穆妍的声音。

    “呵呵。”老者轻笑了一声,“丫头你是个聪明人,你放心,只要星寒做了该做的事情,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