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9.特别的礼物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39.特别的礼物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皇宫。

    早朝时间,百官都眼观鼻鼻观心地列队站在那里,一切看起来跟昨日没有什么两样,但他们都知道,天厉国的天,一夜之间,已经变了!刚愎自用又昏庸无能的皇帝厉啸天,再也不会坐上那把高高的龙椅。

    天厉国已经改朝换代,可百官几乎没有一个人心中感觉到忐忑不安,因为这样的结果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料,而对他们来说,萧星寒当上天厉国新的皇帝,从大国来说,天厉国绝对不会乱,甚至一统天下指日可待,从小家来说,他们的日子会更加安逸富足。

    而很多臣子回头去看过去的十多年,发现厉啸天这个皇帝本身真的没有任何值得称颂的功绩,如果非要算的话,他重用萧星寒和苏霁绝对是他这辈子做出的最英明的决定了,而当他动手要除掉萧星寒和苏霁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的皇帝之路走到了尽头。

    百官都在等萧星寒,不过萧星寒并没有出现,出现在朝堂之上的是穆妍。

    穆妍穿着并不华丽,但她绝美的容貌依旧让人见之失神,她就那么闲庭信步一般走了进来,并没有去坐那把龙椅,而是面对百官站在了最前面。

    穆妍尚未开口,百官呼呼啦啦跪了一地,竟然很自觉地齐声高呼:“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穆妍唇角微勾:“平身。”她觉得真该让厉啸天看看这一幕,萧星寒才是真的民心所向啊!

    “皇上正在闭关修炼,接下来的早朝照常举行,有什么政事诸位爱卿在早朝之上讨论过后,把折子送到萧王府去,苏相不日便会归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是,皇后娘娘!”百官齐声应和。虽然说后宫不得干政,但自从北漠国有了一位女皇帝之后,天下人对于女子理政的接受程度自然高了一些,而穆妍也并非一般深闺女子,她武功高强医术高明,最重要的是,她是萧王最宠爱的妻子,谁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退朝。”穆妍话落就扬长而去了。

    百官走出皇宫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漫天的红霞将整个耒阳城的天空渲染得十分美丽,百官心中都很平静,甚至没有人去关心厉啸天和厉宸风是怎么死的,又要如何安葬。因为这些,都不重要了。天厉国,从今天开始,姓萧了!

    穆妍去了皇宫御书房,里面堆了一些折子,她准备处理一下再回萧王府去,因为萧月笙说他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把媳妇儿娶回来,让穆妍不要给他安排太多活,穆妍深以为然。

    穆妍在御书房里面看折子的时候,尚未离开皇宫的齐郢一个人去了皇宫中的太医院。

    齐家人心善,齐郢虽然先前因为道不同所以和鬼医叶重华分道扬镳了,不过现在厉啸天已经死了,齐郢想来劝劝叶重华离开耒阳城,不要再搅入皇室的是非之中,因为危险到来的时候,叶重华一个身残之人根本无力招架。毕竟叶重华救过齐玉婵的性命,即便齐家已经还上了他的恩情,齐郢也不希望他们反目成仇,他是真心希望叶重华过得好。

    齐郢腰间挂着的一对金锏就是他身份的象征,而如今天下人都知道,碧血山庄齐家和萧王府是一派的,如今这座皇宫已经姓萧了,齐郢在宫中随意走动,根本没有人敢管。

    齐郢进了宫里的太医院之后,跟粗使宫女打听了一下,得知叶重华住在里面的哪个房间,就径直过去了。他打算和叶重华好好聊聊,至于叶重华找人这件事,齐郢其实已经知道慕容恕现在身在哪里了,但他不会直接告诉叶重华。或许接下来齐郢见到慕容恕的时候,会跟慕容恕提起叶重华这个人,看看慕容恕的态度再做决定。

    齐郢推开面前虚掩的房门,房间并不大,里面的一切都一览无余,让齐郢意外的是,叶重华竟然根本不在里面!

    齐郢走了进去,发现房间里面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叶重华的轮椅也没有留下。这给他一种感觉,叶重华是自己离开的,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帮他。等齐郢发现叶重华的行李都不见了之后,更加肯定了这种猜测。

    齐郢在桌边坐下,微微皱眉,在想这件事要如何处理。

    过了一刻钟之后,齐郢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

    御书房。

    穆妍快速地把积压的折子批阅了一遍,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她看完之后,齐郢正好过来了。

    “师父是去散步了么?”穆妍笑着问齐郢。

    “是啊,在宫里随便走走。”齐郢微笑点头。他本来还在想如果叶重华不肯走的话,他少不得要替叶重华向穆妍求个情,让穆妍放他一马。结果现在叶重华自己走了,齐郢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让他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比较好,据他所知,叶重华这个鬼医成为北漠国太医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不需要上朝,又不能在宫中到处走动。

    最初叶重华投靠厉啸天,对厉啸天提的要求是让厉啸天颁旨,把他的名字昭告天下。厉啸天心中对此极为不满,非但没有让叶重华如愿,反而让叶重华成为了宫里的一个隐形人,见过他的人倒是有一些,但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鬼医,更不知道他的真正名字。而天厉国百官都不知道多了这样一位太医,因为叶重华一直住在宫里没有跟外人接触过。

    齐郢想着,既然如此,就随叶重华去吧。希望叶重华能够放下执念,不要再把找人当做人生唯一的目标。

    拜叶重华自己所赐,齐家人对他都有些反感,不愿意再管他的事,也不愿提起他,现在齐郢想管,发现叶重华走了就决定算了。

    而这样导致的结果是,穆妍对于叶重华的事情一无所知,因为知情者都选择了不说。

    穆妍和齐郢一起回到了萧王府,萧星寒还在闭关修炼,穆妍没有打扰他。穆妍去找萧月笙,发现萧月笙正在绘声绘色地给齐玉婵讲述昨夜他们造反的事情,齐玉婵听得兴致勃勃,眼睛都亮晶晶的。

    穆妍默默地离开了,表示萧月笙终于讨得齐玉婵一点欢心也不容易,有些事她还是自己处理吧,毕竟她也觉得萧月笙娶媳妇儿这件事更重要。

    穆妍回到自己的书房,提笔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东方紫煜的,一封是给拓跋翎和连烬的。这两封信并非是要邀请他们前来天厉国耒阳城参加萧星寒的登基大典,而是告诉他们不要来。

    穆妍对百官说苏霁不日就会回来,但她并没有打算让苏霁这么快就回来,萧家和苏家的其他人,穆妍暂时也不打算接回来,因为他们现在很安全,耒阳城反倒没有那么安全,况且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都被付之一炬了,穆妍觉得,可以着手重建两座府邸,慢慢建,建得精致一些,建好了再考虑接人回来的事情。

    最主要的原因是,萧星寒的那个师父还在暗中没有现身,穆妍觉得出现在萧星寒身边的人越少越好,东阳国和北漠国两国皇室现在最好也不要跟他们有过多的来往。

    如今齐郢和齐骜都在耒阳城萧王府,虽然萧星寒武功被废掉了,一时半会儿无法重回巅峰,但穆妍希望萧星寒那位师父赶紧出现,到时候请齐郢和齐骜帮忙,解决掉那人,就是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

    耒阳城中平静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而离开了天厉国皇宫,但是尚未离开耒阳城的晋连城,这会儿住在耒阳城中一个不起眼的民宅里面,叶重华也在。

    “晋连城,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叶重华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晋连城手中把玩着一个精致的茶杯,是从天厉国皇宫里面顺手拿来的,而他看着叶重华,神情愉悦地笑了起来:“我没想做什么啊!”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见到萧星寒?是怕我出卖你吗?也是!你再狂再傲又如何,还不是萧星寒的手下败将,连你爱的女人都成了萧星寒的妻子,你来了耒阳城也不敢让萧星寒知道吧?”叶重华看着晋连城一脸嘲讽。

    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呵呵一笑说:“你说的有些倒也没什么错,不过其实说实话,我不让你见到萧星寒,不是怕你告诉萧星寒我的所在,因为到那时你不会知道我在哪里,你也不敢对萧星寒提你曾经与我为伍的事情,毕竟你还想讨好他不是么?你如果非要知道我带你出宫的原因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可真心是为了保护你才这样做的。”

    “鬼话连篇!”叶重华冷声说,“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你总是这样,说我狂?说我傲?其实你才是最狂最傲的那一个,还很傻。”晋连城冷笑,“齐家父子对你多好啊,有求必应,百依百顺的,你偏偏要跟他们闹掰了。你说不需要我保护?这分明就是过河拆桥,先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叶重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晋连城,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就是觉得好玩儿。”晋连城似笑非笑地说,“我是欠你大恩未报,但咱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还真以为我是个说到做到的正人君子不成?那我得谢谢你,但很遗憾,我并不是。当然了,你也不是,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晋连城!”叶重华简直要被气疯了。他觉得只要他能见到萧星寒,就有办法说服萧星寒帮他,他很大的一个倚仗,还是如今和萧星寒站在同一个阵营的碧血山庄齐家人。叶重华了解齐家人,知道齐家人心善,他毕竟救过齐玉婵,想来齐家人会帮他的。

    可惜,眼看着时机已经成熟,叶重华却被晋连城给挟持着出了宫,而他对此毫无反抗之力。

    “别激动,我已经想好了你的去处,稍安勿躁。”晋连城微微一笑说。

    无论叶重华怎么说,晋连城根本不为所动,叶重华再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也深刻意识到了,晋连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选择与晋连城为伍,本身就是个错误!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分,两道黑影从天而降,出现在小院子里面。

    “冥楼主,进来喝一杯?”

    房间里面传出了晋连城的声音,冥煞带着墨灵很快进了房间。

    房间里很简陋,叶重华并不在里面,而是在隔壁。晋连城没有任何伪装,唇角含笑坐在桌边,看到冥煞进来,起身拱手叫了一声:“冥楼主,好久不见。”

    “晋,连,城!”冥煞依旧是一身宽大的紫衣,脸上还戴着半边金色的面具,他的眼神在看到晋连城的瞬间就冷了下来,伸手成爪,朝着晋连城抓了过来。

    晋连城飞身而退,快速地说:“冥楼主,我们的恩怨是因为还生蛊,不过现在在下体内已经没有还生蛊了!”

    冥煞脚步一顿,冷眼看着晋连城,声音诡异地说:“还生蛊没了?那你为何还活着?”

    “当初我去神医门,就是为了找长生花,后来找到了,自然就不需要再依赖还生蛊活着。”晋连城说。

    “那还生蛊去哪里了?”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他和晋连城的仇怨之初,就是因为冥煞想要杀了晋连城,夺走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而他们的仇怨事实上是被穆妍挑起的,但这一点晋连城知道,冥煞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屡次坑他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被我师父拿走了,我们已经分道扬镳了。”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事实上杜午就在附近,但晋连城不会让冥煞知道的。

    “哼!你以为本尊会相信吗?”冥煞冷声说。

    “冥楼主,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继续带着还生蛊在身上,这样就多了一条命。可惜,那还生蛊本就是我师父那个老毒物所有,他曾经还想杀了我把还生蛊夺回去,如果不是毒宗覆灭,他就剩我一个徒弟可以利用的话,我早就死了。”晋连城神色淡淡地说。

    “杜午在哪里?”冥煞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摇头:“他说要重振毒宗,他能找到我,但我无法找到他。冥楼主,如果我身上真的有还生蛊的话,我怎么敢找你来?这不是送死吗?”

    “本尊姑且信你,现在本尊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想清楚再回答,如果胆敢骗本尊,本尊定让你不得好死!”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问。

    “冥楼主请讲。”晋连城微微点头。

    “当初在大阳城,那个姓白的小子,后来在雾泽城和神医门,那个先是自称紫砂,后来又改叫覃星的小子,到底是谁?”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冷地问。冥煞这些日子一直在找那个小子,因为两次遇到那个小子都被坑了一把,第一次差点丧命。虽然都是冥煞故意挑衅在先,也是他贪心所致,但他当然不认为自己有错,他现在只想找到那个小子,一定要让他好看!

    晋连城愣了一下:“大阳城姓白的小子?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哼,你不知道也正常,因为他一直在暗中躲着,本尊会找上你也是拜他所赐!”冥煞冷声说,“这么说,你知道那个紫砂和覃星是谁?”

    晋连城神色平静地点头:“是,我知道,他是慕容恕的弟弟,本名叫做慕容玥。”

    冥煞眼眸微闪:“慕容恕的弟弟?本尊怎么从未听说过慕容世家有一个叫慕容玥的?”

    “冥楼主,慕容恕有一个早夭的弟弟,这件事外人知道的并不多,而他那个弟弟根本就没死,只是一直流落在外。”晋连城说,“在慕容世家出事之前,他们兄弟已经相认了,那小子非要让我死,是因为我间接害死了他的师父,跟他结了仇。”

    “他是何门何派的?现在在哪里?”冥煞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摇头:“我也查过,但那小子行踪鬼得很,每次有一点线索,很快就断了。不过当年我伤到他那个师父,倒真的像是隐居深山老林的高人。那小子现在应该跟慕容恕一起躲起来了,之前他去神医门,是因为慕容恕武功尽失,他要去找一本武功秘籍,神医门曾经的大弟子覃樾跟他们是一路的。”

    “你应该知道欺骗本尊的下场!”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说。晋连城的话听起来没有任何破绽,慕容恕是否有一个早夭的弟弟,这一点虽然慕容世家覆灭了,但冥煞能够查到,所以晋连城不敢骗他。

    “当然。”晋连城微微点头,“那小子是我的仇家,我巴不得冥楼主赶紧找到他,把他解决掉,省得他总是跳出来找我的麻烦!”

    “你找本尊来,到底所为何事?”冥煞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微微一笑:“有一件礼物,要赠予冥楼主,希望冥楼主笑纳。”

    “哦?什么礼物?拿出来看看。”冥煞点头。

    晋连城起身:“我这就去取来。”

    不多时,晋连城回来了,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面坐着昏迷不醒的叶重华。

    “鬼医?”冥煞显然有些意外。

    “没错。”晋连城笑着放开了轮椅,对冥煞说,“这位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鬼医,也是在下这次要送给冥楼主的礼物。这人虽然不良于行,也没有其他本事,但医术是真的很高明,想必冥楼主有用得上他的地方。正因为他行动不便,所以更好控制。”

    “你为何不留着自己用?”冥煞看着晋连城目光幽深地问,“本尊还觉得奇怪,你作为东阳国的皇子,为何不回去争夺皇位?”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晋连城微微摇头,“我不久之前刚刚脱离还生蛊活下来,还需要筹谋一番。”他其实没有什么筹谋,不过他必须这样说才能让冥煞信服,假如他告诉冥煞他现在无心权势,冥煞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你把鬼医送给本尊,恐怕是有条件的吧?”冥煞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微微一笑:“条件不敢,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冥楼主成全。”

    “说。”冥煞冷声说。他的确有用得上鬼医的地方,原本鬼医一直在碧血山庄齐家的保护之下,如今不知为何脱离了齐家,落入了晋连城手中。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冥煞准备接受晋连城的这份礼物。

    “在下听闻冥楼有一样宝物,幻音笛,如果冥楼主可以忍痛割爱的话,在下不胜感激。”晋连城十分客气地说。

    “你懂音律?”冥煞看着晋连城目光幽深地问。

    “不才,略懂一些。”晋连城微微点头。幻音笛并不仅仅是乐器,也是传说中一件很神奇的武器,比神兵门的历史都要久远。据晋连城所知,虽然幻音笛在冥楼,但幻音笛的音攻曲谱遗失了,冥楼根本无人会用。而百年前神兵门的人一直在找幻音笛,想得到之后研究其中的玄奥,不过并没有如愿。

    “送给你倒也无妨。”冥煞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本尊有个条件。”

    “冥楼主请讲。”晋连城把姿态放得很低。

    “如果你找到了那小子,一定要通知本尊,到时候本尊定有重谢,帮你抢夺东阳国的皇位也未尝不可!”冥煞冷声说,显然根本不打算放过穆妍。

    晋连城神色一喜:“那就太好了!请冥楼主放心,在下一定会尽心尽力帮冥楼主寻找那人!”

    “很好!明日本尊让墨护法把幻音笛送来,到时候再带鬼医走!”冥煞话落就带着墨灵不见了人影。

    第二天深夜,子时将至,墨灵还没来,晋连城和叶重华相对而坐。叶重华对晋连城怒目而视,晋连城却在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叶重华,你听好了,我已经把你送给了冥楼的楼主冥煞,你想活命的话,就安分一点。另外,我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做。”

    “你休想!”叶重华看着晋连城冷声说。

    “你会答应的。”晋连城唇角微勾,猛然凑近叶重华,在他耳边轻声说,“其实,我知道慕容恕在什么地方,也知道你要找的那位言卿姑娘在哪里。我们早就见过,她自称慕容恕的弟弟,她脸上戴着千影面具,伪装出来的容貌和慕容恕有几分相似,我当时还信了呢。”

    叶重华猛然瞪大了眼睛,伸手抓住了晋连城的衣襟:“你说!她在哪儿?”

    晋连城掰开了叶重华的手,唇角微勾说:“听好了,你到冥煞身边之后,想办法把冥煞给杀了,我相信以你的聪明和你的医术毒术,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且不被人发现。只要冥煞死了,我就会告诉你,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你被你利用吗?”叶重华神色变幻不定。

    “你自己衡量吧,你当然可以选择告诉冥煞我要杀他,然后让他对付我,不过这样的话,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你想要找的那个姑娘。”晋连城冷笑。

    叶重华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说:“好!成交!”

    很快,墨灵来了,没说任何话,把她手中一个古朴的盒子交给了晋连城,然后提着叶重华的轮椅离开了。

    晋连城打开那个盒子,里面躺着一支短笛,看起来平平无奇,上面也没有雕刻任何花纹。不过触手冰凉,而且很沉,晋连城没有看出是用什么材质所制成的。

    “冥煞想找你麻烦,叶重华想骚扰你,让他们俩斗去吧。”晋连城把玩着手中的短笛,微微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你是神兵门后人,这个笛子你应该会喜欢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