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6.忘恩负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36.忘恩负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夜色深重。

    萧月笙和穆妍一起走到了萧王府大门口,两人飞身而起站在院墙上面,不远处火光星星点点,细看之下全都是燃着火的利箭,如果那些箭全都射进萧王府的话,不用怀疑,萧王府将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变成一片火海。

    萧月笙顺着穆妍的视线看向了耒阳城的另外一个方向,就看到两处地方已经火光滔天了,而他不用问穆妍就知道,那两个地方一定是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

    阵法对人有用,但火攻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却是阵法拦不住的。当初萧家和苏家的人全都撤走之后,阵法还在,萧月笙并没有安排剑龙卫继续留在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因为没有必要了,剑龙卫人数有限,更多的都用来护送萧家和苏家的人离开耒阳城了。

    “府里还有厉宸风,厉啸天不会直接放火烧萧王府的。”萧月笙目光幽深地说。

    “我知道。”穆妍眼眸微缩。萧星寒正在跟着齐郢学齐家的武功,这会儿在闭关修炼,穆妍没有打扰他,接到消息就去找萧月笙了。

    “我去把厉宸风拎出来,挂在门口,厉啸天要放火,就先把厉宸风烧死吧!”萧月笙冷声说。

    厉啸天如果真的不顾一切要放火烧萧王府的话,他们也不必太紧张,萧王府中有通往耒阳城外的密道,而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通往萧王府的密道早已经被毁掉封死并消除一切痕迹了,到时他们直接撤走即可。

    当初选择守,萧月笙不是没想过厉啸天可能会用的对付他们的方式,火攻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们觉得厉啸天不会轻易用火攻,是因为厉宸风在萧王府当人质。

    如今很显然,厉啸天已经被逼急了,不管是他自己想到了放火,还是有人在他身边进言,他都已经不打算让局面继续僵持下去。

    “好。”穆妍冷声说。

    萧月笙转身回了萧王府,走之前还叮嘱穆妍不要一个人出去,等他过来。

    大概一刻钟之后,萧月笙去而复返,手中提着昏迷不醒的厉宸风,身后还跟着两个带着家伙的剑龙卫。

    “把厉宸风吊起来,挂在最高的那棵树上面。”萧月笙吩咐两个剑龙卫。

    两个剑龙卫用绳子绑着厉宸风的手臂,把他吊在了距离萧王府大门口最近,并且最高的那棵树上面,在萧王府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厉宸风。

    萧月笙一挥手,两个剑龙卫隐入了暗中,他转头对穆妍说:“小弟妹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盯着。”

    “好,哥你小心一点,不要出去,有事叫我。”穆妍话落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她需要回去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计划是否需要改变一下。

    萧月笙就在吊着厉宸风的那棵树上面坐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围在萧王府外面的天厉国大军,神色若有所思。他总觉得以厉啸天的脑子和性格,如果早就想到火攻的话,不会等到今天。

    厉啸天突然“开窍”,萧月笙猜测,很有可能是他身边的什么人为他出谋划策。至于到底是谁,萧月笙一时想不到,因为原本厉啸天身边的萧星寒和苏霁太强了,其他的人才都显得十分平庸。

    这个夜晚,耒阳城中诡异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了。

    厉啸天派人烧了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的事情,天亮的时候已经传遍了整个耒阳城。住得距离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不远的那些人家,半夜就听到了动静。

    有人认为萧家和苏家的人都葬身火海了,但这是极少数,大部分人都觉得,厉啸天烧毁的不过是两座空置的府邸,萧家和苏家根本没有一个人在里面。甚至不少人都猜测萧家和苏家的人早已秘密离开了耒阳城,只有萧王府之中还有人在。

    随之传开的消息,还有厉啸天已经做好了对萧王府放火的准备,而萧王府的应对之法就是把太子厉宸风吊起来挂在了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只要厉啸天放火,第一个被烧死的就是厉宸风。

    原本僵持了许久的局面,突然被激化,变得剑拔弩张起来。耒阳城中人心惶惶,百姓都有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感觉。

    皇宫之中,厉啸天刚刚草草结束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早朝,回到了御书房里面,立刻让人把鬼医叶重华叫了过来。

    叶重华还是老样子,面庞清瘦,眼眸平静,而他坐在轮椅上面,身上穿着的是天厉国普通太医的官服。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叶重华单腿从轮椅上面站了起来,然后跪在地上,对着厉啸天行大礼。听到厉啸天说平身之后,叶重华的双手在地上撑了一下,又用单腿站了起来,坐回了轮椅上面。只是这个动作,他就感觉有些吃力了,因为他的身体并不强壮。

    “叶爱卿建议朕用火攻,是个良策。”厉啸天看着叶重华眼眸幽深地说,“阵法再厉害又如何?一把火烧过去,一切都会化成灰烬!”

    “皇上所言极是。”叶重华微微垂眸,恭敬地说。

    “现在萧王府把太子吊在了距离门口最近的地方,这是在拿太子威胁朕,如果朕要对萧王府放火,最先烧死的就是太子!”厉啸天冷声说,“叶爱卿觉得,朕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皇上,他们手里只有太子一个人质,不会看着太子被活活烧死的,因为太子对他们还有用。”叶重华垂眸说,“微臣的建议是,烧!萧王府里的人定然算定了皇上不敢轻举妄动,我们偏偏反其道而行,这耒阳城就这么大,只要皇上布下天罗地网,萧王府里的人就算逃出火海,也休想轻易离开。双拳难敌四手,微臣猜测,萧王府中如今并没有多少人,萧家和苏家那些老幼和女人很可能早已离开了,假如尚未离开,那就更好了,萧星寒夫妇再厉害,只要有必须保护的人,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厉啸天眼眸微缩,看着叶重华沉声问:“假如太子出了事,你负责得起吗?”

    叶重华微微摇头:“皇上,微臣只是提了一个建议,如何行事,还是皇上来定夺。成大事者,必须要狠,皇上不能被萧王府所牵制住,否则这样的局面再继续下去,东阳国和北漠国都准备好发兵之后,天厉国危矣!内忧不解,外患将至,皇上应该尽早做出决断!”

    厉啸天神色一变再变,他知道叶重华说的没错,东阳国和北漠国在事情一开始就送了战书过来,那两封战书的主要目的不是真的要宣布打仗,而是为了嘲讽羞辱厉啸天,厉啸天自己心里清楚。

    但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天厉国内乱依旧未除,而东阳国和北漠国恐怕暗中早已准备好,伺机对天厉国动手了。

    叶重华前日求见厉啸天,跟厉啸天分析了一下当今的局势,提醒厉啸天,不能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必须尽快把萧王府解决了,然后全心来应对东阳国和北漠国,否则天厉国真的危险了。

    是叶重华提出用火攻来解决阵法的难题,厉啸天听了叶重华的建议,派人暗中准备好之后,先烧了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然后看萧王府的反应,而萧王府拉出厉宸风来挡灾的举动,也在叶重华的预料之内。

    现在叶重华建议厉啸天不要再等,直接烧了萧王府,他认为萧王府的人不会让厉宸风死。

    厉啸天已经有些心动了,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把那座早已成为他眼中钉肉中刺的萧王府烧成灰烬,而他唯一犹豫不决的地方,只是担心厉宸风的安危而已。

    “叶爱卿退下吧,朕再想想。”厉啸天开口让叶重华离开,他需要好好考虑清楚再动手。

    叶重华转身,眼眸之中一片冷漠,自己推着轮椅离开了御书房,回到了他在宫中太医院住的小屋子。

    看到房间里面坐着的黑衣人,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厉啸天已经被说动了,这两日定然会动手,说白了厉宸风不过是他的儿子之一,他心里不舍得,但他应该更想尽快除掉萧星寒,即便厉宸风要给萧星寒陪葬。”

    叶重华在给厉啸天提建议的时候,根本没有真的考虑过厉宸风的安危,但他相信厉啸天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因为连日以来僵持的局面,天下人对厉啸天的嘲讽,让厉啸天已经失去理智了。厉啸天现在表面的平静只是伪装出来的,他内心躁动不安,早已沉不住气了,只要有机会让萧星寒死,他绝对不会放过!

    黑衣人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脸上的银色面具闪烁着幽寒的光泽,他轻笑了一声说:“鬼医阁下认为厉啸天有赢面吗?”

    “与我何干?”叶重华神色冷漠地说,“我的目的,是让厉啸天和萧王府的矛盾尽快激化,早日结束这样僵持的局面,至于最终谁是赢家,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

    “假如厉啸天听到鬼医阁下这番话,恐怕要被气吐血了。”黑衣男子似笑非笑地说,“鬼医阁下是认为,不管赢的是厉啸天还是萧星寒,鬼医阁下都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吧?”

    “否则我何必应付厉啸天那样的蠢货?直接让你带我离开即可!”叶重华冷声说,话落微微皱眉,看向了黑衣男子,“倒是你,为何不回东阳国去,抢回本属于你的皇位?”

    “呵呵。”黑衣男子轻笑了一声,“鬼医阁下在想什么我明白,假如现在东阳国的皇帝是我的话,鬼医阁下倒也没有必要来这耒阳城,直接去找我就好,毕竟我欠鬼医阁下的大恩情还没有还上。不过很遗憾,我现在对皇位没有那么执着了,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也挺好。或许有朝一日我又想要皇位了,还会回去跟东方紫煜抢,但鬼医阁下显然并不想继续等下去。”

    “是,我一天都不想再等了!”叶重华冷冷地说。

    “鬼医阁下先前只说是为了找人,在天下遍寻无果,便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够尽快传遍天下,让那人主动来找鬼医阁下。”黑衣人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看着叶重华说,“我闲来无事来耒阳城看热闹,没想到鬼医阁下在这边,我是来报恩的,鬼医阁下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不妨告诉在下,或许在下知道一些消息呢?原本在下只知道鬼医阁下要找的人和慕容恕有关,在下想问,那人是男是女呢?”

    “女。”叶重华说了一个字。

    黑衣人眼眸微闪:“还有其他的线索吗?譬如她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样的本事?”

    “告诉你也无妨。”叶重华看着黑衣人说,“她叫言卿,最擅长的是武器设计,不出意外的话,和神兵门关系密切。”

    “哦?”黑衣人眼中的意外怎么看都有些刻意,不过叶重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并没有发现,而黑衣人微微摇头说,“这名字我很陌生,但想要找神兵门,太难了!”

    “她和慕容恕有关,你有慕容恕的线索吗?”叶重华看着黑衣人问。

    黑衣人略略沉吟了一下,叶重华有些急切地追问:“你是不是知道慕容恕在哪里?”

    黑衣人摇头,看着神色失望的叶重华说:“曾经我与慕容恕打过不少交道,那人不容小觑,他现在想要躲起来,就不会轻易被人找到,我没有他的线索。不过我很好奇,鬼医阁下要找的言卿姑娘,是鬼医阁下的亲人还是?”

    “算是吧。”叶重华说着,拳头微微握了一下,又很快松开。

    “那我猜言卿姑娘应该是鬼医阁下的心上人。”黑衣人微微一笑说,“那你们为何会分开呢?又是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分开的?如果我知道的信息多一些的话,说不定找起来更容易。”

    叶重华沉默,过了片刻之后才说:“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我记不清了。”

    黑衣人微微叹了一口气:“鬼医阁下真是痴心不悔啊!放心,不管鬼医阁下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我都会保护鬼医阁下的,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叶重华点头。

    “我出宫去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况,很快回来。”黑衣人说着站了起来。

    “嗯,你去吧。”叶重华点头。

    黑衣人武功极高,出宫之后并没有去耒阳城大街上打听什么,而是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萧王府。他坐在萧王府附近的一棵大树上面,静静地看着萧王府的大门,以及那些举着火把围在萧王府外面的大军。

    今日阴天,没有太阳,寒风萧瑟。

    黑衣人摘掉脸上的银色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如妖孽的面庞,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晋连城。

    晋连城先前从北漠国繁星城离开之后,在点星城又住了一段时间,等杜午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才带着杜午和南宫晚一起离开北漠国。

    不过杜午被晋连城下了傀儡蛊,现在已经成为晋连城的傀儡了。而南宫晚因为深爱晋连城,和杜午的处境差不多,也不过就是晋连城可以随意摆布的傀儡和奴隶。

    晋连城来耒阳城的时候,确实是存了看热闹的心思,他根本不认为厉啸天有赢的可能,但他觉得奇怪的地方在于,萧星寒没有必要一直躲在萧王府不动手,这不太像萧星寒和穆妍的性格。

    而晋连城进城之后听说碧血山庄齐家之主也在耒阳城,并且齐家人原本是为厉啸天所用的,突然又倒戈站在了萧王府的阵营。不久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穆妍亲自带着齐郢和齐骜回了萧王府。

    晋连城对于碧血山庄来趟这趟浑水觉得很意外。

    因为叶重华的原因,晋连城曾经有段时间和齐郢齐骜父子在一起,一起帮叶重华寻找慕容恕,所以对那对父子的性格也有所了解。齐郢是个很谨慎的人,而齐骜向来最听齐郢的话,远在无双城外的碧血山庄之主赶来耒阳城,必然不是为了凑热闹。而假如碧血山庄和萧王府早有来往的话,齐郢和齐骜一开始倒也没有必要假意跟厉啸天为伍,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有很多疑问不解的晋连城暗中进了天厉国的皇宫一趟,结果竟然在宫中看到了叶重华,发现原本一直在碧血山庄保护之下的叶重华成为了天厉国的太医,并且显然已经和碧血山庄划清界限了,叶重华在宫中的处境并不好。

    晋连城现身,叶重华见到他,喜大于惊。因为晋连城的确欠着叶重华很大的恩情没还上,而叶重华现在极其需要帮手,晋连城的到来可谓雪中送炭。

    晋连城本以为叶重华会让他带他离开皇宫,到安全的地方去,谁知道叶重华可以走的时候竟然又不想走了,还想让晋连城帮他达成目的,激化厉啸天和萧王府的矛盾。

    晋连城很爽快地答应了,对叶重华也相当客气,一副真心报恩的样子。

    但叶重华绝对不会想到的一点是,他苦苦寻找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晋连城心里其实一清二楚,却没有告诉他。

    晋连城清楚地记得,最初他和穆妍认识的时候,他用赤焰花骗穆妍去无双城参加慕容世家举办的拍卖大会,但穆妍并没有选择和晋连城同行。

    而晋连城在那次去往慕容世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引起他注意的少年,第一次见面是在河边乘船,晋连城怎么看都觉得那个少年身形像穆妍,想同行却被拒绝了。

    再见就是在慕容恕的船上了。

    晋连城自己乘坐的大船触礁毁掉了,便上了慕容恕的船,在船上见到了慕容恕口中的“言卿小弟”。

    当时晋连城并没有发现那个叫言卿的少年就是穆妍假扮的,因为穆妍戴上千影面具之后的容貌与慕容恕颇有几分相似,导致晋连城下意识地猜测“言卿”是慕容世家的私生子,慕容恕不为人知的弟弟,而慕容恕默认了这件事。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而晋连城早已知道,“言卿”就是穆妍的化名之一,当初慕容世家出事,亲手毁掉慕容世家的那个少年,就是穆妍无疑!

    晋连城觉得很奇怪,听叶重华的语气,穆妍对叶重华来说很重要,但叶重华显然并不知道穆妍的真正身份,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着急地要激化厉啸天和萧王府的矛盾,甚至口口声声说萧王府和厉啸天谁输谁赢都没关系,谁死谁活也无妨,跟他都无干……

    晋连城对穆妍的过往相当了解,穆妍作为叛将之女去往东阳国之前,在天厉国耒阳城的将军府中几乎从未出过门,因为她天生体弱多病,天下第一病秧子并非夸大其词。

    但晋连城很清楚地知道穆妍的病绝不是萧星寒治好的,因为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前就很健康了。

    晋连城在想,难道是叶重华治好了穆妍的病,他们才有了交集?只是穆妍对叶重华隐瞒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晋连城只能想到这种可能了。而晋连城觉得最有趣的一点是,现在叶重华只能依赖他,而他的选择是,绝对不会把“言卿”就是穆妍这件事告诉叶重华的。因为很显然叶重华和晋连城一样,都是萧星寒的情敌。

    晋连城在想,耒阳城如此热闹,他不妨逗叶重华玩玩儿。至于是不是忘恩负义?晋连城才不在乎,因为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况且叶重华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题外话------

    明天开始恢复早上七点更新,特此通知~明天会有奖励活动,详情请关注评论区~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