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3.风中凌乱的萧月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33.风中凌乱的萧月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爷爷!爹爹!”穿着一身粉衣的齐玉婵手中撑着一把漂亮的小伞,欢快地跑了过来,面庞白皙红润,笑容甜美,看起来灵秀可爱,非但没瘦,气色反倒更好了。

    齐郢笑呵呵地抱住了齐玉婵:“婵儿,慢点儿,别摔了。”

    “爷爷!我告诉您哦,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过的慕寒姐姐!”齐玉婵迫不及待地对着齐郢介绍穆妍,“我最崇拜的人就是萧王妃,最喜欢的就是慕寒姐姐,她们竟然是同一个人哎!爷爷您说我们是不是好有缘分?”

    “是啊,婵儿说得对。”齐郢哈哈笑了起来,“以后婵儿可要好好跟你这姐姐学点本事!”

    “爷爷您看,这是慕寒姐姐送我的礼物,漂亮吧?还是个暗器呢!”齐玉婵给齐郢看她手指上面戴的那枚很精致的指环。

    齐郢看着那枚指环,微微愣了一下,这东西可是绝对的有价无市,并且做得如此精细漂亮的,更是极其少见,穆妍对齐玉婵还真是大方慷慨啊!

    穆妍微微转头,就对上了齐昀看着她复杂的眼神。齐昀刚刚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位萧王妃,就是他在北漠国繁星城遇到的那位救命恩人慕寒姑娘。“慕寒”这个名字,让齐昀心中酸涩不已。对上穆妍淡然的目光,齐昀有些狼狈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逾矩……

    “齐爷爷,齐伯父,这边请。”穆妍把齐郢和齐骜带到了后花园。齐玉婵开心地拉着齐昀,说要带他参观一下萧王府,齐昀默默地跟着齐玉婵走了,而躲在暗处的萧月笙心中酸溜溜的,好像把齐昀一脚踹飞……

    萧王府后花园风景美不胜收,齐郢和齐骜却无心欣赏,不远处的亭子里面,端坐着两位年轻男子,一位姿容绝世,一位清隽无双,正是萧星寒和苏霁。

    看到齐郢和齐骜过来,萧星寒和苏霁都站了起来,拱手行礼。

    “齐爷爷,齐伯父,请坐,我去给你们拿点好酒来。”穆妍笑着说。

    “哈哈!好!”齐郢笑着点头。

    穆妍离开了,齐郢和齐骜落座,看着穆妍的背影消失在风雪之中,齐郢目光幽深地对萧星寒说:“你有福气,娶了一位好夫人啊!”

    “前辈所言极是。”萧星寒微微点头,“晚辈最值得骄傲的就是穆妍的丈夫这个身份。”

    “呵呵,你小子倒是实诚!”齐郢看着萧星寒皱眉说,“老夫跟你爷爷是故交好友,你媳妇儿叫老夫一声爷爷,老夫就倚老卖老,不跟你见外了。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夫感觉你现在弱得很?”

    “我修炼出了些问题,武功废掉了。”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你自己主动废掉的?”齐郢神色有些诧异。

    萧星寒点头:“是。”

    “你倒是有魄力,不过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什么都让你媳妇儿冲在前面吗?”齐郢看着萧星寒问。他也是真的把萧星寒当成了自家晚辈才会说这些,并且因为齐玉婵的缘故,齐郢看穆妍也像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女一样,他心里是稍稍偏向穆妍的。

    “晚辈会尽快重新修炼的,不过如今尚未找到适合的功法,不知齐老前辈能否收晚辈为徒?”萧星寒很直接,因为这件事他和穆妍已经商量过了。昨日回来得知齐郢和齐骜都在耒阳城,穆妍就说找机会尽快请他们来萧王府,到时候想办法让齐郢收萧星寒为徒。

    齐郢神色微微有些犹豫,因为他年纪大了,想放下一切云游四方,早几年就决定不再收徒了。

    “齐爷爷,您忍心看我这么辛苦吗?”穆妍去而复返,手中提着一坛酒,看着齐郢眨了眨眼睛,“想我今年还没二十岁,相公就武功尽失,什么事情都要我冲在前面,我还想早点生个娃娃来玩儿呢,可是现在哪敢生?”

    齐郢嘴角微抽:“你这丫头,老夫要是不收萧小子当徒弟,倒是不体恤你的大罪过了!”

    “齐爷爷人这么好,就答应吧,不然我就只能让小玉过来帮我当说客了,小玉现在可是最听我的话。”穆妍唇角微勾说。

    “丫头你请老夫过来的时候,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吧?”齐郢看着穆妍,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穆妍笑得坦荡荡:“齐爷爷真聪明,这都看出来了。”

    “罢了罢了,就是不为那小子,为了你这丫头,老夫也得点头啊!谁让婵儿现在最喜欢的是你这个姐姐呢,老夫这个爷爷都要靠边儿站了!”齐郢说着笑了起来。

    穆妍给萧星寒打了个眼色,萧星寒起身,跪在了齐郢面前:“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齐郢受了萧星寒的礼,接了萧星寒敬的酒,正式收下了萧星寒当徒弟。

    “你们接下来都是什么打算?”齐郢看着萧星寒和苏霁问。穆妍就坐在萧星寒身旁给他们斟酒,并没有说话。她倒也不是故意在外人面前给萧星寒涨面子,因为在坐的没有外人。

    “听他的。”苏霁看了一眼萧星寒。

    萧星寒又看向了穆妍:“听她的。”

    穆妍很无辜地说:“我其实没什么打算,本来是回来造反的,但现在我觉得也不用这么急,直接杀了厉啸天,和继续保持这样的局面,让厉啸天提心吊胆却又无可奈何,后者来得更有趣一些。”

    齐郢笑着摇头:“你这丫头是想活活气死厉啸天吧?”距离厉啸天宣布萧星寒和苏霁谋反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厉啸天看似占据有利地位,事实上却一直都很被动,屡次出手,损兵折将,没能伤到萧家和苏家任何一个人,而太子厉宸风却早已成了萧王府的人质。

    这样僵持的局面继续下去,厉啸天早晚会被活活气死,因为他皇帝的颜面在过去的这两个多月已经荡然无存,天厉国这场谋反闹剧,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最大的笑柄,就是厉啸天这个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没事找事自掘坟墓的蠢皇帝……

    “这个不是主要原因。”穆妍微微摇头,“难得齐爷爷来了耒阳城,我家萧寒寒现在急需重新开始修炼,其他的事情都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希望接下来齐爷爷好好教导萧寒寒,外面的事情,就暂时不必管了。”

    “你这丫头倒是很分得清轻重缓急,厉啸天觉得你们这群人要造反,也是瞎了眼了,你们没一个想当皇帝的,虽然你们都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齐郢看着面前的三人,心中不由地感叹,这天下,已经是属于他们的了,这样优秀的年轻后辈本就凤毛麟角,还都聚集到了天厉国,这本该是厉啸天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也是天厉国最大的幸运,可惜,厉啸天非要亲手毁掉这一切。

    “多谢齐爷爷的夸奖,如果齐爷爷不累的话,今天就开始授徒吧!”穆妍看着齐郢十分不见外地说。

    齐郢笑了:“老夫原以为是来做客的。”

    “齐爷爷是来做主的,现在这个府里您最大。”穆妍笑得一脸乖巧。

    “呵呵,老夫只是年纪最大,你这个丫头才是本事最大的那个。”齐郢看着穆妍,想到穆妍的出身,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他看来,穆家根本养不出这样出色的孩子。

    “过奖了。”穆妍笑得并不谦虚。

    “还有一个萧小子呢?”齐郢突然想起了先前给他写信的萧月笙,萧烜的亲孙子。

    齐郢话落,原本躲在附近正准备找合适的时机现身的萧月笙很快出现了,对着齐郢躬身一拜,叫了一声:“齐爷爷。”然后又对齐骜行礼,叫了一声,“齐伯父”。

    “你就是萧月笙?”齐郢看着萧月笙的神色微微有些复杂,“过去那些年,你在何处?”

    “神医门,覃樾。”萧月笙恭声说。

    齐郢愣了一下:“你是神医门那位大弟子覃樾?这么说,当初去救你的人,就是……”

    “齐爷爷,是我们俩。”穆妍笑着说。

    当初南宫俪抓了覃樾,却被一男一女给救走了,齐郢和齐骜当时都在神医门中,没想到覃樾就是萧家真正的血脉萧月笙,当初去救他的人就是萧星寒和穆妍。

    “你们的爷爷九泉之下应该很欣慰了。”齐郢看了看萧月笙,又看了看穆妍,想起碧血山庄他书房里面那张星月玉佩的设计图纸,语重心长地说。

    齐郢觉得最难得的是,萧月笙流落在外那么多年,不知受了多少苦,也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关头,但他身上没有一丝阴郁之气,相反成长得如此优秀,并且能够和萧星寒真正成为互相依靠的兄弟,即便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并非一起长大,甚至萧星寒得到了本该属于萧月笙的家人关爱,萧月笙却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

    “齐爷爷,齐伯父,你们都不知道,我们这位哥哥命是真苦。刚出生就被贼人抱走,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和姓名,童年受了很多折磨,自己一个人千里迢迢跑去神医门,成为神医门的弟子,却没有跟南宫俪同流合污。我们第一次遇见,是在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的名医大会上面,我和他在医术毒术武功上面都打了平手,但那时其实是他故意让我的,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就是萧家当年的那个孩子。他回来之后,到现在都没有正名,也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我们出门办事,他就留下照顾家里,还任劳任怨地当萧寒寒的替身,真的特别好。”穆妍一脸认真地对齐郢和齐骜介绍萧月笙跌宕起伏的过往。

    “嗯,这小子身上流着萧家的血,很有乃祖的风范和气节。”齐郢十分赞赏地看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表面很平静从容,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儿。穆妍并没有夸大其词,但这样的话萧月笙自己说出来难免就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从穆妍嘴里说出来,更让人信服。最关键的是,萧月笙现在很需要给齐郢和齐骜留下好印象,让他们喜欢他这个晚辈,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难说了。

    很显然,穆妍是个绝佳的助力。萧月笙心中感叹,他家小弟妹真的是超级靠谱哇!他傻乎乎地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了进去还埋了点土,如果穆妍不拉他一把的话,他就真悲剧了。

    “老夫心中有个疑问,你们如果不想回答的话,便不用回答。”齐郢突然想起一件事,看着穆妍和萧月笙说。

    “齐爷爷,都是自家人,有话直说即可。”穆妍微微点头。

    “你们可认识慕容恕?”齐郢看着穆妍和萧月笙问。

    齐郢有此一问,是因为当初他和齐骜陪着鬼医叶重华去神医门,就是因为得知覃樾和慕容恕有关,而叶重华要找慕容恕。

    “认识。”穆妍微微一笑说,“他是我表姐夫。”

    齐郢愣了一下,看向了苏霁,苏霁点头说:“慕容娶了家妹阿绮,是晚辈的妹夫。”

    齐郢知道,苏家有一位很有个性的小姐,后来招了一个上门女婿,据说是萧王府的剑龙卫,没想到竟然是天下四公子之一,曾经的慕容世家之主慕容恕。

    齐郢不用再问了,因为事情很显然,慕容恕和萧王府以及苏家的关系都十分密切,已经是一家人了,而他隐姓埋名娶妻生子,抛弃慕容世家的一切,也是相当豁达了。

    齐郢没有提起叶重华,因为他现在对叶重华十分反感,他下意识地不想再管那个人的任何事,所以即便如今他已经知道了叶重华想要找的人的重要线索,但他不会告诉叶重华的,接下来齐郢不会对叶重华出手,但也仅此而已,再见即是陌路。

    “慕寒姐姐!爷爷!爹爹!”齐玉婵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快步走来为她撑伞的齐昀。

    “丫头你听听,老夫果然是靠边儿站了,婵儿叫人都把你排在最前面。”齐郢笑着对穆妍说。

    “齐爷爷是吃味了么?”穆妍笑着打趣齐郢。

    齐郢点头:“老夫这孙女是真喜欢你啊!”

    齐郢看着齐昀身子都打湿了,一直在给齐玉婵打伞,微微点了点头,而他看向齐昀的目光,让萧月笙心中突然生出很大的危机感。万一齐郢和齐骜相中的孙女婿就是齐昀的话,萧月笙觉得自己将会毫无优势……

    萧月笙对着齐玉婵笑,齐玉婵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跑进了亭子里,笑着对齐郢说:“爷爷,我想送给慕寒姐姐一个冰雕的小兔子,爷爷做冰雕最厉害了,帮我雕一下吧!”

    齐玉婵话落,齐昀把他手中拿着的一块冰放在了齐郢面前的桌子上。

    “齐爷爷露一手给我们开开眼。”穆妍笑着说。

    齐郢平生最得意的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雕刻技艺,因为这是他的兴趣所在。听到穆妍的话,齐郢哈哈一笑说:“好!”

    齐郢拿出了一把随身带的刻刀,把冰块拿起来,在上面浅浅地划了几刀之后,开始快速地雕刻起来,冰屑纷纷落下,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一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小兔子出现在齐郢手中,最有妙趣的是,小兔子还抱着一只胖胖的萝卜,看起来憨态可掬。

    “丫头,怎么样?”齐郢看着穆妍问。

    穆妍伸手拿过去,真心实意地说了四个字:“鬼斧神工。”

    齐郢开怀大笑:“你喜欢就好。”

    “谢谢齐爷爷,谢谢小玉,我很喜欢。”穆妍笑着说,“不如齐爷爷也收我为徒吧。”

    “但老夫的武功不适合女子修炼。”齐郢摇头看着穆妍说,下意识地认为穆妍想跟着他学武功。

    “不,晚辈想跟着齐爷爷学雕刻。”穆妍看着齐郢神色认真地说。

    齐郢愣了一下,继而神色一喜:“当真?”他不是不想收徒,他是不想教人武功,但他一直想找一个跟他一样真心喜欢雕刻的徒弟,把他最得意的雕刻技艺传承下去。齐玉婵跟着齐郢学了一些,不过她的雕刻水平在齐郢看来也就是入门级。

    “当然。”穆妍笑着说,“我很喜欢。”

    “哈哈!好好好!”齐郢笑着说,跟先前收萧星寒为徒的时候态度截然不同,穆妍还没起身,齐郢就说,“不用跪不用跪!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老夫的徒弟了!”

    萧星寒默默地表示,他家媳妇儿真的是人见人爱,还好他的情敌晋连城脑子进水了,另外一个……萧星寒看了齐昀一眼,看到齐昀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慢慢品酒,就收回了视线,因为这个很有自知之明,并且很守规矩,可以不用太在意。

    “齐爷爷,我也想跟着您学雕刻。”萧月笙开口说。

    “老夫不再收徒了!”齐郢直接扔给萧月笙这么一句话,因为他觉得穆妍已经是他想要的最满意的徒弟了。

    萧月笙的心哇凉哇凉的,再次认识到一件事,要坚定地听他小弟妹的,不然他跟齐家那个小丫头的事情,真的有可能会被他自己亲手搞黄了,想想也是心酸。

    齐玉婵先前一直说等齐郢和齐骜来了,要让他们揍得萧月笙满地找牙,萧月笙还真怕齐玉婵当着齐郢和齐骜的面说他非礼过她,那样萧月笙觉得自己真的要悲剧了。不过让萧月笙微微有些意外的是,齐玉婵只是彻底忽略了他,并没有真的向齐郢和齐骜告状,这让萧月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萧月笙很热情地去安排了齐郢和齐骜以及齐昀的住处,齐郢和齐骜就住在齐玉婵隔壁,但齐昀被萧月笙安排跟穆霖住一起,说是让他们交个朋友好好切磋一下,事实上是因为穆霖住的院子比较偏僻,距离齐玉婵最远,萧月笙暗戳戳地想把齐昀和齐玉婵分开得远一点……

    齐郢也没有摆架子,当天就给了萧星寒一本他自己现写的心法口诀,开始教萧星寒武功了。

    与此同时,皇宫里面,被气得吐血的厉啸天让人把叶重华给找了过来。

    “叶重华,这就是你出的好计策!”厉啸天看着叶重华的眼神冷到了极点,“朕差点忘了,你是跟着齐家人一起来的,朕听了你的建议,让齐氏父子去对付穆妍,却没想到他们临阵倒戈,这是不是你们密谋算计好的?”

    叶重华垂眸掩去眼底的冷光:“皇上明鉴,齐氏父子的行为与微臣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早已不管微臣死活,否则不会留微臣一个人在宫里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厉啸天冷冷地说,“你除了医术,什么都不懂!滚!”

    “微臣告退。”叶重华话落,躬身行礼过后,推着自己的轮椅,转身出去了,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叶重华也完全没想到齐氏父子竟然就这么加入了萧王府的阵营,这说明齐氏父子根本不认为厉啸天会是最终的赢家。

    叶重华后悔了,不是后悔来耒阳城,而是觉得自己不应该选择厉啸天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叶重华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厉啸天蠢,并且知道厉啸天不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但如今厉啸天还是皇帝,只有厉啸天颁下圣旨,才能让叶重华的名字尽快传遍天下,而叶重华想过他自己的退路,他认为凭借他的医术,便是厉氏皇族灭了,新皇上位,他依旧可以全身而退,并且齐氏父子肯定会护着他的。

    但现在叶重华已经真的体会到了,事情远不如他想的那么简单,厉啸天是蠢货,却不是任由他摆布的蠢货。而齐氏父子先前是感激叶重华的恩情,甚至对叶重华百依百顺,但他们也是有底线的,叶重华的自私,已经让他们放弃和叶重华交好的打算,至于恩情,他们早就还过了。

    叶重华甚至有些怨怪齐氏父子,觉得他们当初没有跟他讲清楚,如果齐氏父子一早就跟叶重华表明立场,说他们选择的就是萧星寒,叶重华觉得自己未必还会投靠厉啸天。并且齐氏父子这次突然倒戈,很可能早已跟萧王府暗中谈好了合作,却没有告诉叶重华,导致叶重华的处境越发难堪。

    可叶重华在迁怒齐氏父子的时候却没想过,他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齐氏父子提醒过叶重华,明说暗示都有过,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但他当时一意孤行,完全不考虑后果,自负到了极点,可以说,他现在的处境,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别人。

    齐氏父子和齐昀都离开天厉国皇宫之后,叶重华才终于发现,他一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了,即便医术再厉害又如何?他一点武功都不会,并且还天生残疾,厉啸天想让他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他毫无反抗之力。他现在想跟齐氏父子联系,重修于好,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取得联系。

    齐氏父子倒戈之后,厉啸天就高度戒备,因为他设局的时候其实还不确定穆妍是否在耒阳城中,如今确定了,穆妍已经回来了,真正的萧星寒很可能也回来了,而萧王府如今还得到了碧血山庄齐家的助力,厉啸天觉得,萧王府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厉啸天晚上再也不可能睡得着了,便是服下安神汤,大半夜也会被噩梦吓醒,醒来发现满身汗涔涔的,梦里都是他自己惨死的样子……

    然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萧王府始终平静如昔,没有人再出来,也没有人去刺杀厉啸天。这非但不能让厉啸天安心,反倒让他日日担惊受怕,心神不宁,犹如惊弓之鸟。

    萧王府里面倒是一派和谐,齐郢教萧星寒武功很顺利,因为萧星寒是习武奇才,所谓的骨骼惊奇那种,并且因为他先前已经成为了绝顶高手,即便武功废掉了,可被拓宽的经脉会让他现在的修炼事半功倍。再加上有齐郢和齐骜一直在旁边尽心指点他,他修炼起来毫无障碍。

    而齐郢有空的时候就教穆妍雕刻,穆妍不是说着玩儿的,学得很认真,并且心灵手巧,齐郢教她的东西很快就能掌握,并且还可以融会贯通。

    穆妍原本最厉害的是武器设计,那需要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如今用在雕刻上面,让齐郢惊喜不已。

    没过几天,齐郢就发现,穆妍的雕刻技术还有待多多训练和提升,但她的设计和构思能力已经不在齐郢之下了,因为雕刻也需要构图设计,并且往往是在脑海中的设计,这一点穆妍真的非常强,齐郢感觉这个徒弟真的是个宝藏一样的姑娘。

    萧星寒在重新修炼,穆妍在开心地学习雕刻,苦逼的萧月笙在想方设法哄齐玉婵开心,却发现这件事太难了!

    齐玉婵是个很有分寸的姑娘,所以她并没有在齐郢和齐骜面前告萧月笙的状,因为不想让大家之间产生矛盾,毕竟萧月笙是萧星寒的哥哥,本身也不是什么坏人。但齐玉婵这是看了穆妍的面子,并不代表她就原谅萧月笙非礼她威胁她的事情了。

    所以,结果就是,乖巧可爱的齐玉婵跟府里的每个哥哥都处得很好,她的师兄齐昀,穆妍的哥哥穆霖,穆妍的师弟独孤傲,以及苏霁,齐玉婵见到他们都是笑眯眯的,还雕了好多很有趣的小冰雕送给他们玩儿,唯独萧月笙没有得到齐玉婵的礼物。

    于是,萧月笙暗戳戳地提着一壶热水,把齐玉婵送给其他哥哥的冰雕全都给浇化了,结果他点儿背被齐玉婵亲眼撞见了,齐玉婵就更生气了,说他就是个大混蛋……

    萧月笙欲哭无泪,终于逮到穆妍有空的时候,拽着穆妍让穆妍一定要帮他出谋划策。

    “哥,你是不是傻?”穆妍听萧月笙说他又惹齐玉婵生气了,无奈扶额,看着萧月笙的眼神像看白痴一样。

    “小弟妹别骂我了,我也不知道为啥,看到那个小丫头对别的男人笑,就很想揍他们,我只是化了他们的冰雕而已嘛!”萧月笙一脸无辜地说。

    “不是不让你化冰雕,你揍他们也行啊,关键是不能让小玉知道,这个才是重点!”穆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萧月笙说。

    “那……我现在去揍他们,一定不让小胖丫头发现!”萧月笙握着拳头说。

    穆妍抬脚踹了萧月笙一下:“哥你要不要这么缺心眼儿?揍他们有什么用?你要做的是让小玉喜欢你!”

    “我知道哇,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萧月笙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个缺心眼儿……

    “第一,去为你之前愚蠢的行为道歉,必须真心实意,请求她的原谅。”穆妍看着萧月笙说,“第二,喜欢不是用说的,用做的。你看看你在小玉面前不正经的样子,她会看上你才怪,你就默默地关心她,宠她,她需要的时候你随时出现,她喜欢的东西你都捧到她面前,每天给她烤点美味的鸡腿,偶尔给她弹个曲子,让她知道,真正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否则她一直记着的就是非礼她的那个混蛋。”

    萧月笙眼睛一亮:“我好像懂了!”

    “记着,徐徐图之,一大把年纪了稳重一点,把小媳妇儿吓跑了,我会建议爹娘把你赶出家门的,太丢人!”穆妍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握着拳头神色认真地说:“小弟妹放心,我保证一定把那个小胖丫头给拿下,娶回来一起吃娘做的蜜汁鸡腿,然后生个胖娃娃一起玩儿!”

    穆妍唇角微勾,看着萧月笙身后叫了一声:“小玉。”

    萧月笙神色瞬间变得有些紧张了,拳头握了又松,打了一会儿腹稿,才缓缓地转身,低着头说:“齐小姐,之前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萧月儿,你脑子果然是进水了。”

    萧月笙猛然抬头,脸色跟被雷劈了一样,因为面前站着的根本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小胖丫头齐玉婵,是天天怼他的苏霁!苏霁身旁还有萧星寒,萧星寒身旁还有穆霖,穆霖旁边还站着神色怪异的齐昀,看着他的眼神都像是看傻子一样……

    “小弟妹,你又坑我!”萧月笙欲哭无泪地转身,就看到穆妍笑得很开心地看着他:“哥,开个玩笑而已,大家都是朋友嘛,放心,他们一定会笑话你的!哈哈!”

    萧月笙无语望天,就听到穆妍又冲着他身后叫了一声:“小玉,你来了。”

    “混蛋小弟妹你又想骗我?那个小胖丫头要真来了我今天倒着从这里走出去!”萧月笙没好气地说。

    萧月笙话落,就看到穆妍忍着笑意,一脸同情地看着他,然后他转身,就看到齐玉婵站在齐昀身旁,看着他的眼神像在说,萧月儿怕不是个傻子吧……

    “哥,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请开始你的表演。”穆妍伸手拍了拍萧月笙的肩膀。

    “萧月儿,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请吧。”苏霁看着萧月笙似笑非笑地说。

    “需要帮忙么?”萧星寒很“关切”地问萧月笙,“如果不会的话,可以先练练。”

    “月笙,说出就要做到,否则更丢人。”穆霖很好心地提醒萧月笙。

    齐昀皱了皱眉头,大家都说话了,他好像也应该说点什么,于是他开口,看着萧月笙说:“萧兄竟然可以倒立行走,佩服佩服!”

    听到齐昀很真诚的话,萧月笙很想一脚把他踹到天边儿去……

    齐玉婵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倒立行走好像很难的样子。”

    萧月笙眼睛一亮,小胖丫头是不是要说不让他做了,她肯定是心疼他的!

    结果下一刻,齐玉婵时隔好几天终于再次开口跟萧月笙说话,很认真的样子:“萧月儿,你等一下啊,我去叫我爷爷和我爹爹过来一起看,他们肯定也没看过呢!”

    齐玉婵话落就提着裙子欢快地跑出去了,留下众人爆笑,而萧月笙独自一个人风中凌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