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0.小胖丫头的未婚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30.小胖丫头的未婚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过来。”萧月笙忍着笑意,看着低头站在不远处的齐玉婵说。

    “可是我有未婚夫了。”齐玉婵弱弱地说。

    萧月笙愣了一下,未婚夫是什么鬼?他家小弟妹怎么可能会给他找一个有未婚夫的小媳妇儿?穆妍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啊!所以,真相只有一个,这个小丫头在骗他,一定是!

    萧月笙神色一冷,看着齐玉婵说:“看来你是不想再见到你爷爷和你爹娘了!”

    齐玉婵皱巴着小脸说:“一定要当你的娘子,你才会放过我吗?”

    “当然了。”萧月笙说。

    “可是……可是……成亲是大事,我答应了也没有用呀,我爷爷和我爹娘都不知道,你爹娘也不在,我们这就是私定终身,不好的。”齐玉婵抬头,看着萧月笙小脸认真地说。

    “你说的也有道理。”萧月笙微微点头,“该有的都会有的,现在你就告诉我,你自己到底愿不愿意当我的娘子?”

    齐玉婵握了握小拳头:“那……要我答应也行……但我也有条件的。”

    “嗯,你说来听听。”萧月笙倒是想看看齐玉婵能提出什么条件来。

    “我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成亲之前不能乱来的,所以你不可以牵我的手,不能抱我,不能捏我的脸。”齐玉婵看着萧月笙很认真地说,“你如果不答应的话,就杀了我吧!”

    “你的意思是,你答应当我的娘子,但我现在不能碰你,等成亲之后才能碰?”萧月笙皱眉。这样多没意思啊,小媳妇儿都到跟前了,不能碰算怎么回事?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好吧,虽然也没想做太过分的事情,但是拉个小手抱一抱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都不行?

    齐玉婵点头:“嗯嗯,就是这样!”

    “我如果不答应呢?”萧月笙看着齐玉婵说。

    “那我也不答应当你的娘子!”齐玉婵很认真地说。

    萧月笙皱眉思考了一下,这个小胖丫头的确是出身名门的好姑娘,不会那么随便的,现在双方父母都没见过面,什么都没定,他碰人家好像确实太轻佻不尊重了,要不就忍忍?

    “那好吧,我答应你。”萧月笙看着齐玉婵说,“但你也要答应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娘子了,不可以反悔。”

    “哦。”齐玉婵点头。

    “叫一声相公来听听。”萧月笙唇角微勾。

    “相公。”齐玉婵小声叫了一声。

    萧月笙满意地点头,下意识地朝着齐玉婵走过来,看到齐玉婵往后挪了两步,萧月笙讪讪地停下了脚步,看着齐玉婵问:“小胖丫头,你饿不饿?”

    “饿……”齐玉婵话音还没落,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她的脸一下子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早就饿了,在宫里几乎没吃饭。

    “我去给你找点好吃的,等着啊。”萧月笙话落,就一阵风似的不见了人影。

    房间里面只剩下了齐玉婵一个人,齐玉婵默默地回到床边坐下,脸上没有害怕,也没有娇羞,很平静。

    “混蛋,竟然敢拿我爷爷和我爹娘威胁我,还拿话套我?当我三岁小孩啊!”齐玉婵轻嗤了一声,喃喃地说,“就算我不答应,那个混蛋也绝对不可能把我杀了的,因为留着我还有用,但我不答应的话,那个混蛋肯定会不顾我的意愿非礼我,所以就先骗骗他好了,反正是他不仁在先,我是为了自保,他骗我我才骗他的,说话可以不作数。”

    如果萧月笙这会儿在这儿,听到齐玉婵的话,得哭了。萧月笙下意识地把齐玉婵当成了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觉得哄着很好玩儿,但是齐玉婵显然没有那么单纯好骗,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会死,被抓到萧王府会比留在皇宫里更安全。

    齐玉婵到现在都没认真看过萧月笙长什么样子,因为她心里就想着怎么混过去,不让萧月笙碰她。

    另外一边,萧月笙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嗨嗨地跑出去到耒阳城最大的酒楼里面,点了十几个他吃过觉得很好吃的菜,提着两个食盒回来了。

    “小胖丫头,哥给你带好吃的回来了!”

    听到萧月笙的声音,齐玉婵正了正神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萧月笙见到齐玉婵,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把食盒放在了桌上,然后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摆好。

    有两副碗筷,萧月笙坐下之后,招呼齐玉婵:“小胖丫头,快过来坐,你不是饿了吗?这些都很好吃的。”

    萧月笙是这样想的,之前好像真的吓到了这个小胖丫头,他决定接下来要好好宠着她,这样她肯定就会对他死心塌地了。他很早之前就想过,以后他喜欢的姑娘一定得宠着,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他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

    萧月笙见到齐玉婵之后的反应,纯粹是想逗齐玉婵玩儿,因为觉得齐玉婵受惊的时候像个小兔子一样,可爱死了。

    原本萧月笙是非常沉稳理智的性格,回到家之后倒是越来越跳脱了,也是最近太无聊,想跟苏霁玩儿吧,苏霁总能三两对话怼得他没脾气,突然得知小媳妇儿来了,萧月笙心中太激动太兴奋,一时有些得意忘形,举止难免孟浪了一点,他现在已经开始往回找补了。

    齐玉婵一脸“乖巧”地过来,默默地坐在了萧月笙对面,开始小口小口地吃饭。

    “小胖丫头,不要拘谨,你不是说你很能吃吗?”萧月笙笑着说,觉得这个丫头越看越可爱啊!

    “谢谢。”齐玉婵小声说。

    “谢谢什么?”萧月笙唇角微勾问。

    “谢谢……相公。”齐玉婵低着头说。

    “乖。”萧月笙很满意地点头,然后就跟齐玉婵一起开心地吃了起来。

    齐玉婵看萧月笙不再跟她说话,她实在是饿得很了,也不担心萧月笙在饭菜里面给她下药,就放开吃了。

    满满一桌子的菜,最后被两人吃了个精光。

    齐玉婵看着面前光了的盘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说了我很能吃的,没骗你……”

    “哈哈!能吃是福!”萧月笙笑着说,“我也很能吃的。”

    “我……我想洗澡。”齐玉婵弱弱地说。

    “小胖丫头,想要什么就大胆告诉我,不要怕,我不会打你的,你不想让我碰你,我也不会碰你的。”萧月笙看着齐玉婵一脸的宠溺,可惜齐玉婵一直低着头看不到。

    萧月笙亲自去给齐玉婵准备洗澡水,然后很正人君子地表示他绝对不会偷看的,就在门外等着,让齐玉婵洗好之后叫他,他把水给倒了。

    齐玉婵舒服地泡在浴桶之中的时候,神色有一丝迷茫,感觉那个混蛋好像也没那么混蛋了,突然从流氓变成了君子?这可能吗?齐玉婵认真思考过后,觉得不太可能,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个混蛋肯定是故意伪装成正人君子,哄骗她,好让她放松警惕,如果她被他骗过去了,真以为他是好人,看上他了,他肯定就原形毕露了。

    齐玉婵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她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要理会那个混蛋的花言巧语……

    等齐玉婵洗完澡,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她没有可以换的衣服。

    萧月笙看到门打开了,齐玉婵还穿着那身有点皱的衣服,一拍脑门儿说:“等着,哥去给你拿几件新衣服过来!”

    很快,萧月笙去而复返,带回来一包穆妍没有穿过的新衣服给齐玉婵,然后把齐玉婵的洗澡水给倒了,还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我想睡觉了。”齐玉婵看着坐在她房间里慢悠悠喝茶就是不走的萧月笙弱弱地说。

    “哦,好吧,那我回去了。”萧月笙起身,看着齐玉婵说,“我就住在隔壁院子里,你有事叫我,夜里害怕的话我可以……”

    “我不害怕!我可以自己睡!”齐玉婵赶紧开口说。

    萧月笙笑得很愉悦:“小胖丫头你想什么呢?我是说你夜里害怕的话,我可以在外间给你点一盏灯。”

    齐玉婵神色微微有些尴尬:“谢谢你。”

    “谢谢什么?嗯?”萧月笙一脸玩味地看着齐玉婵问。

    “谢谢相公……”齐玉婵一脸乖巧,心里却在骂萧月笙:混蛋,你怎么还不走?

    然后萧月笙开心地走了,走之前在外面给齐玉婵点了灯,把门关好,还站在门外说了一句:“小胖丫头,明天早上哥再来看你。”

    齐玉婵对着门口挥舞了一下白皙的小拳头,心里想着等见到她爷爷之后,一定要让她爷爷打得这个混蛋满地找牙,竟然敢非礼她!

    齐玉婵试了一件萧月笙送过来的衣服,发现有点长,不过真的很漂亮,她在想这不会是萧王妃的衣服吧?想想就觉得更喜欢了,虽然不太合身,但把袖子挽起来一点就好了,她把几件衣服都试了一遍,然后抱着那堆衣服,进入了梦乡。

    另外一边,萧月笙开心地回到自己的院子,想着隔壁睡着自己的小媳妇儿,突然觉得人生再也不寂寞了。

    听到敲门声,萧月笙说了一句:“进来。”

    苏霁推门进来,看着萧月笙问:“你没把人家姑娘怎么样吧?”

    萧月笙摇头:“小霁你当哥是什么人了?我什么都没做!”

    “那就好。”苏霁微微点头,“毕竟只是小妍提过而已,八字还没一撇,人家未必喜欢你,齐家也不一定同意,该守的规矩你守着点儿。”

    “那个小胖丫头喜欢我!”萧月笙嘿嘿一笑说,“她说要当我的娘子。”忽略过程,过程不重要。

    “你是不是告诉她小妍的身份了?”苏霁看着萧月笙说,“应该是小妍在她面前说了你很多好话,她才会对你有好感。”

    萧月笙愣了一下:“我还没告诉她,她当初遇到的那个姐姐是小弟妹呢。”

    苏霁有些惊讶:“你要没说的话,人家姑娘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萧月笙很不服地说:“你哥我这么帅这么厉害,她为什么不会喜欢我?”

    “齐家小姐真的说了喜欢你?”苏霁一脸怀疑地看着萧月笙问。

    萧月笙点头:“她说要当我娘子,都叫我相公了,当然喜欢我。”

    “你是不是吓人家了?”苏霁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萧月笙轻咳了两声:“小霁你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她小妍的身份?”苏霁问萧月笙。

    萧月笙眨了眨眼睛:“我准备……先不告诉她!如果她是因为小弟妹才喜欢我的话,那多没意思,我要让她在不知道小弟妹身份的情况下就爱上我,到时候等小弟妹回来了,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苏霁扶额:“萧月儿,你要不要这么无聊?”

    “小霁,这关乎到我的终身大事,什么无聊不无聊的,我很认真的。”萧月笙神色认真地看着苏霁说。

    “随便你吧,记着,别对人家姑娘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然小妍回来饶不了你。”苏霁看着萧月笙说。

    “小霁,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教。”萧月笙似笑非笑地看着苏霁,“你还说我,当初你是怎么哄骗我家心儿嫁给你的,你以为我这个当哥的不知道?”

    苏霁神色如常:“萧月儿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跟心儿是两情相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你就装吧!”萧月笙白了苏霁一眼,“反正心儿已经嫁给你,孩子都生了,被你迷得五迷三道的,我想管也晚了。”

    “知道就好,管好你自己的事情,都一大把年纪了,别让岳父岳母为你操心,还要让小妍为你的亲事奔波。”苏霁凉凉地说。

    萧月笙扶额:“小霁,你一天不怼我心里不舒服是吧?我就比你大一岁,什么一大把年纪了?”

    “是,你就比我大一岁,我儿子都一岁了,你还是光棍儿。”苏霁唇角微勾。

    “小霁,你最好少说话,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揍你的。”萧月笙无语望天。

    苏霁走了之后,萧月笙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自言自语地说:“我也不老吧,不过好像比那个小胖丫头大十岁还多,她嫌弃我老怎么办……”

    第二天,一直到日上三竿,齐玉婵才终于醒过来。因为她先前跟着叶重华在往耒阳城赶路,一路上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昨天又发生了不少事情,导致她很疲惫,昨晚睡得很舒服,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

    齐玉婵穿好衣服,就听到了敲门声:“小胖丫头,起了吗?”

    “起了。”齐玉婵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萧月笙站在门口看着她笑,初冬季节暖暖的阳光照在萧月笙身上,那张清隽无双的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墨眸之中倒映着齐玉婵的影子。

    齐玉婵看了萧月笙一眼,赶紧收回视线,又恢复了低眉顺眼的样子,心中想着,这个混蛋长得还不错,不过肯定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定不能被他的皮囊给骗了……

    “小胖丫头,睡得不错吧?”萧月笙看着齐玉婵问。

    齐玉婵点了点头,她睡得的确不错。

    “饿不饿?”萧月笙笑着问。

    齐玉婵很诚实地点头。

    “走吧,去吃东西。”萧月笙话落,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拉齐玉婵,还没拉到就收了回去,转身往外走去。

    齐玉婵跟在萧月笙身后往前走,一路上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她知道,她现在身在传说中的萧王府,她一直很向往的地方,不过可惜的是,她最崇拜的萧王妃不在家,现在萧王府当家的是个一见面就非礼她的混蛋,不然她会很高兴来做客的。

    齐玉婵看到了一簇在初冬季节开得依旧绚烂的花,觉得很好看,多看了几眼,就听到萧月笙说:“那是我小弟妹种的,有剧毒,碰一下就会皮肤溃烂。”

    齐玉婵赶紧收回了视线,就听到萧月笙说:“小弟妹在后花园里有一片毒药田,你要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不用麻烦了。”齐玉婵想着要尽量避免跟这个混蛋在一起。

    “哦,你对药田不感兴趣的话,我们就一起喝茶看风景吧。”萧月笙唇角微勾。

    齐玉婵赶紧说:“那还是劳烦你给我介绍一下萧王妃的药田吧!”她才不想跟他一起喝茶看风景!

    “小胖丫头,如果你叫我叫对了的话,我可以不计较你出尔反尔。”萧月笙笑着说。

    齐玉婵垂眸:“哦,相公。”混蛋……

    两人去了后花园,亭子里面摆放了温热的饭菜,还是两副碗筷,萧月笙跟齐玉婵一起吃。

    齐玉婵不说话,萧月笙主动开口说:“小胖丫头,为了等你起床,跟你一起吃饭,我饿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了。”

    齐玉婵小声说:“对不起相公,以后你可以自己吃,不用等我的。”

    “那怎么行?小胖丫头,以后不管你起多晚,我都会跟你一起吃饭的。”萧月笙看着齐玉婵深情款款地说。

    齐玉婵却觉得萧月笙说话太油腻了,真的不喜欢,鸡皮疙瘩都起了,一个混蛋竟然装得这么道貌岸然,真是过分!太过分了!

    两人心思各异,吃了一顿表面上看起来还挺和谐的饭,饭后,齐玉婵见到了苏霁。

    “齐小姐。”苏霁对着齐玉婵微笑点头。

    “苏相。”齐玉婵规规矩矩地还礼,心中想着苏相爷这样的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不像那个混蛋……

    “我已不是天厉国的丞相。”苏霁微微一笑说,“齐小姐在王府住得可还习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你是贵客,不是人质,不要拘谨。”

    “挺好的,谢谢苏公子。”齐玉婵点了点头说,如果没有那个混蛋天天盯着她的话就更好了……

    “萧月儿,我有事找你。”苏霁看着萧月笙说。

    齐玉婵眨了眨眼睛,萧月儿?那个混蛋竟然有个这么幼稚的名字,果然不是什么正经人……

    “没空。”萧月笙说,“我要陪我娘子逛药田。”

    “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去。”齐玉婵赶紧开口,心里在想,混蛋你赶紧走吧,我不想跟你一起……

    “你要是不小心碰到什么毒药材,中毒了怎么办?”萧月笙看着齐玉婵问。

    “那我可以回房间去睡觉。”齐玉婵弱弱地说。

    “来人!”苏霁开口。

    一个剑龙卫出现在附近,就听到苏霁说:“护送齐小姐回去。”

    “是!”剑龙卫对着齐玉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齐小姐请!”

    “哎!”齐玉婵开心地提着有点长的裙子,一路小跑着跟那个剑龙卫一起走了,很着急的样子。

    萧月笙看着齐玉婵的背影笑,觉得那个小胖丫头真的好可爱啊!

    苏霁抬脚踢了一下萧月笙的小腿:“别傻了,人家姑娘不喜欢你!”

    “你知道什么?她只是守规矩又害羞而已。”萧月笙表示那个小胖丫头怎么会不喜欢他呢?这不可能!

    “她真的不喜欢你。”苏霁看着萧月笙说。作为过来人,他一眼就看出齐玉婵对萧月笙的排斥,只是萧月笙这个爱情白痴自己看不出来。

    “那她接下来肯定会喜欢上我的,我要对她更好一点。”萧月笙很认真地说。

    苏霁扶额:“随便你,别玩得太过分就好。我找你有正事。”

    “有正事你直说啊,我就在这儿,你卖什么关子?”萧月笙张口就是倒打一耙。

    苏霁懒得跟萧月笙计较,看着萧月笙说:“你最好想办法尽快给齐家父子传个信,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掌上明珠在萧王府很安全。”

    “他们应该知道的。”萧月笙说。

    “他们就算猜到了,也不会是十分确定的。你要真想娶齐小姐,还得过她爷爷和她爹那一关,那两人随便一个你都不是对手,现在还不抓紧机会好好表现一下,你脑子是进水了吗?”苏霁瞪着萧月笙,都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萧月笙愣了一下,讪讪地说:“那个小胖丫头来了之后,我有点激动,小霁你说的的确是正事,我明白。”

    跟齐郢和齐骜联系,不仅仅是让齐郢和齐骜放心齐玉婵的安全,还可以暗中合作,一起对付厉啸天。厉啸天显然是想利用齐郢和齐骜杀萧王府的高手的,齐郢和齐骜就算心向萧王府,可他们没有渠道跟萧王府沟通,只能萧月笙主动跟他们联系,很多事情还是提早说清楚比较好,否则万一中间出了什么岔子,真成敌人了,那就悲剧了。

    跟苏霁分开之后,萧月笙回到房间,提笔写了一封信,落笔两个字“爷爷”,然后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张纸,把他和萧星寒的身世讲了一遍。

    等萧月笙写完回头看,突然觉得不太合适,直接管齐郢叫爷爷,齐郢肯定觉得他脑子有病,不好不好,得矜持点儿,徐徐图之。

    萧月笙提笔又重新写了一封,看来看去总感觉少点什么,他应该把他和齐玉婵两情相悦这件事告诉齐郢和齐骜。

    可萧月笙写完之后,又觉得这样的大事送封信过去太不庄重了,他应该亲自去拜见齐郢和齐骜,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到时候也能收到他们的答复,省的中间再出现什么误会。

    于是,萧月笙扔掉手中的笔,打开衣柜,换了一身新衣服,又洗了把脸,没有易容,只是戴上了萧星寒的面具,大白天出门去了,准备去拜见齐玉婵的父亲和祖父。

    只是不需要萧月笙进宫去了,因为齐郢和齐骜此时就在萧王府附近,身旁还有厉啸天的心腹辛琮。

    昨日萧月笙假扮萧星寒入宫劫走了齐玉婵,还狂妄地对着厉啸天喊话,导致厉啸天气得差点吐血,彻夜难眠。

    今日一大早,厉啸天就派辛琮去通知齐郢和齐骜,请他们一起去萧王府附近守着,不管萧星寒还是别人,只要萧王府里有人出来,立刻拿下!

    原本厉啸天对于萧月笙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屡次大摇大摆地出来晃荡,是因为围着萧王府的兵再多,也拦不住萧月笙的脚步,辛琮以及金龙卫也拦不住萧月笙。

    但如今有了齐郢和齐骜这样的顶尖高手,厉啸天终于想到了打破目前僵局的办法,只要齐氏父子出马,不管萧星寒还是萧月笙,再出门就别想回去了!

    齐郢和齐骜并没有拒绝厉啸天的要求,因为他们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萧王府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以及萧星寒到底要不要造反,而他们的掌上明珠齐玉婵的确是被抓进萧王府了,所以他们需要跟萧王府的人有接触。

    萧月笙刚出萧王府没多久,察觉到被盯上的时候,神色微变,以为是萧星寒的那位师父又来了,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下一刻,两道金光闪过,罡风袭来,萧月笙出剑挡了一下,感觉虎口一阵发麻,后退了好几步才站定。

    “萧星寒,交出老夫的孙女,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齐郢看着萧月笙冷声说。

    躲在附近的辛琮对齐骜说:“齐庄主何不一起上?这样更有把握,只要抓住了萧星寒,齐小姐自然会安然无恙。”

    齐骜轻哼了一声:“萧星寒根本不是父亲的对手,无需我们出手!”

    辛琮眼眸微闪:“久仰齐老庄主的高招,看来今天有机会开开眼界了。”

    那边齐郢已经再次和萧月笙战在了一起,萧月笙并不是齐郢的对手,被打得连连后退,看着像是受了内伤。

    萧月笙握着剑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心中在想,那个小胖丫头的爷爷果然忒厉害,他还是赶紧撤吧,再打下去就无法收场了。

    萧月笙虚晃一招,猛然扬手,一排闪烁着幽紫光泽的毒针朝着齐郢的面门射了过去,齐郢躲闪的时候,萧月笙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萧王府退了过去。

    齐骜和辛琮几乎同时飞身而起,去追萧月笙,萧月笙深深地看了一眼齐骜坚毅的面庞,然后抬起手臂,两枚寒光四射的短箭从他袖中同时飞出,一枚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辛琮,另外一枚射向了齐骜。

    齐骜和辛琮躲闪的时候,萧月笙的身影已经越过了萧王府的围墙,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那两枚短箭,齐骜躲过了,辛琮却没有完全躲开,伤到了他的左臂,导致他左臂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乌青发黑,显然有剧毒!

    “辛大人,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齐郢走过来,伸手扶住了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的辛琮,“那萧星寒单论武功根本不是老夫的对手,没想到他竟然会用上剧毒的暗器,老夫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辛琮脸色煞白地点头,然后被齐郢提了起来,一起回宫去了。

    见到厉啸天的时候,辛琮已经晕过去了,而他中的毒太医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眼看着已经命悬一线了,叶重华说他想到办法了。

    最终叶重华果然帮辛琮解了毒,厉啸天发现叶重华竟然也懂毒术,倒是对他重视了起来,因为接下来对付萧星寒,很可能还要利用叶重华。

    “叶爱卿,等这次风波过去,你立下大功,朕给你的奖赏,就是颁旨,让你的名字传遍天下。”厉啸天看着叶重华目光幽深地说。

    “多谢皇上隆恩,皇上有用得上微臣的地方,微臣定当竭尽全力!”叶重华恭声说。

    厉啸天没有责备齐郢和齐骜办事不力,因为事实证明齐郢的武功真的极高,厉啸天已经放心了,接下来还有的是机会。

    齐郢和齐骜回到他们住的宫殿,齐骜发现齐郢的面色不太对劲,就开口问道:“父亲,怎么了?”

    “今日跟为父交手的那个人,不是萧星寒。”齐郢十分确定地说。

    齐骜愣了一下:“这……怎么会呢?”看起来就是萧星寒,身形是,衣服是,武器是,面具也一模一样,并且是从萧王府里面出来的,不是萧星寒,还能是谁?

    “为父在东阳国与萧星寒交过手,今日那人所用的武功却完全不同,这是伪装不出来的。”齐郢神色莫名。

    “依父亲所言,这个萧星寒是假的,那真的萧星寒在哪里?”齐骜觉得不能理解。

    齐郢摇头:“不急,我们再等等。今日那小子虽然不是萧星寒,武功比萧星寒也弱一点,但并没有弱很多,已是年轻一辈之中的顶尖高手了,暗器也十分厉害,定然懂毒,他没有对你我用毒,却用上了我们必然能躲过去的暗器,并且自始至终没有拿婵儿威胁我们,他这是在向我们示好。接下来,他会再找机会与我们联系的。”

    “父亲所言,儿子也有同感。”齐骜微微点头。齐郢和齐骜武功极高,暗器也能躲过去,但如果遇上毒烟那种东西,还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假如萧月笙直接提了齐玉婵,齐郢和齐骜说不定都不敢跟他动手,怕齐玉婵受伤害,但他并没有提。

    另外一边,回到萧王府的萧月笙调息了一个时辰,感觉好了不少。他的内伤看起来有点重,其实并不重,因为齐郢留手了。萧月笙知道萧星寒曾经跟齐郢交过手,他想齐郢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他不是真的萧星寒了,辛琮受伤中毒,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来,现在出去,应该不会有拦路的。

    萧月笙还是听苏霁说的,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齐玉婵在萧王府做客,是绝对安全的,让齐郢和齐骜放心。还说萧星寒是萧家养子,他是萧星寒的兄长,真正的萧家血脉,名叫萧月笙,因萧星寒有要事外出,他当了萧星寒的替身,而萧星寒在这个月之内就能回到耒阳城,并没有说别的。

    萧月笙当夜把那封信送到了宫里,没有直接去找齐郢,而是送到了齐昀的手中,因为暗中监视齐郢的人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齐郢看到了萧月笙的信,终于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齐郢和萧月笙萧星寒的祖父萧烜当年私交颇深,萧烜还曾经为齐玉婵续过命,当时齐郢说要报答萧烜,就带萧烜去了碧血山庄的藏宝库,让萧烜看中什么随便挑,挑多少都无妨。

    萧烜最终只挑了一块小小的白色玉石,说要请爱好雕刻并且雕工了得的齐郢为他做一块玉佩,齐郢问萧烜想要什么图样,萧烜画了一张图纸给齐郢,现在那张图纸还在齐郢的书房里面放着,已经褪色了。

    最终齐郢按照萧烜所画的图样,雕刻出来的玉佩,是半镂空的,不对称的形状,一枚月牙与一颗星星紧紧地连在一起……

    时隔多年,齐郢终于明白那块玉佩的含义了,他虽然不知道萧家真正的血脉为何无人知道,反而萧星寒这个养子被萧烜亲手抚养长大,但他并不怀疑,被萧烜养大的萧星寒,与骨子里留着萧家血脉的萧月笙,都不会是奸邪之人。

    齐郢相信萧月笙在信中所写的内容,虽然萧月笙没说,但齐郢猜到了,僵持的局势,是因为萧王府一直在等萧星寒这个真正的主人回归。如今齐郢确定齐玉婵是安全的,放心之后,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见机行事。

    夜色深重,萧月笙本想去找齐玉婵聊聊,说他给齐郢和齐骜写过信报平安了,结果刚走到齐玉婵的房间门口,抬手敲了一下门,房间里的灯就熄灭了。

    萧月笙愣了一下:“小胖丫头,你睡了吗?”

    “睡了。”房间里传出齐玉婵的声音。

    萧月笙摇头笑笑,转身回去了,想着明日再说也无妨。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萧月笙去找齐玉婵,发现她还没起床,也没叫她,又去找了苏霁,说他需要闭关几日,因为昨日跟齐郢的对战让他一直没有突破的功力隐隐地有突破的迹象,机不可失。

    所以等这天齐玉婵起床的时候,就没再见到萧月笙,苏霁过来找齐玉婵,说有事要告诉她。

    “月笙闭关了,少则几日,多则半月,才能出来。”苏霁对齐玉婵说。

    齐玉婵眼睛一亮,脱口而出:“真的吗?太好了!”

    苏霁表示:萧月笙你是白痴吗?怎么看出这丫头喜欢你的……

    苏霁告诉齐玉婵,说萧月笙昨日已经给她的祖父和父亲报了她的平安,让她安心在萧王府住下,并且还告诉她,过段日子,萧王妃就回来了。

    齐玉婵这下是真的开心了,没有那个混蛋骚扰她,等萧王妃回来,一定会为她主持公道的,到时候她要让那个混蛋在她的视线中,有多远滚多远!

    苏霁也没告诉齐玉婵萧王妃就是她最喜欢的慕寒姐姐,因为萧月笙说了不让他说,说要等穆妍回来给齐玉婵一个惊喜……

    接下来齐郢和齐骜按照厉啸天的要求,依旧每日都会来萧王府附近守着,只可惜萧月笙再没出去过。

    局面就这样一天一天僵持下去,萧家和苏家这样特别的“谋反”方式也是让天下人都一头雾水,觉得跟玩闹似的。尤其是宣称萧星寒和苏霁密谋造反的厉啸天,已然成为了一个笑话。

    而十月的最后一天,耒阳城中大雪纷飞,萧星寒和穆妍终于回到了家中。被厉啸天安排守着耒阳城等他们回来的那些士兵和高手,根本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半路跟出来找他们的穆霖汇合了,穆霖告诉他们家人都一切安好,然后跟他们一起回了耒阳城。

    一行人从后山进了萧王府,路过后花园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银狐大氅的小姑娘一个人在雪地里面玩儿,旁边还守了两个剑龙卫。

    “参见主子,夫人!”两个剑龙卫突然对着齐玉婵身后躬身下拜。

    正在堆雪人的齐玉婵脸色有些紧张,转身的时候急了点,脚下一滑就摔了下去!

    下一刻,齐玉婵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抬头,神色错愕地看着穆妍那张绝色倾城的脸,愣愣地叫了一声:“萧王妃?”

    穆妍唇角微勾,笑意满满地说:“小玉,不要这么见外,你还是可以叫我慕寒姐姐。”穆妍半路已经收到苏霁的信,得知齐玉婵被萧月笙给掳回了家里,想着萧月笙肯定已经告诉齐玉婵她就是齐玉婵在北漠国碰到的慕寒姐姐了。

    齐玉婵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慕寒姐姐?慕寒姐姐就是萧王妃?”

    “是啊。”穆妍笑着点头,心想萧月笙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告诉这个小丫头吗?他搞什么鬼呢?

    “慕寒姐姐!慕寒姐姐!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呀!”齐玉婵高兴极了,抱着穆妍的胳膊跳了起来。

    “这位是我的丈夫,你们见过。”穆妍指着萧星寒对齐玉婵说,萧星寒对齐玉婵微微点了点头。

    齐玉婵张口就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夫!”慕寒慕寒,倾慕萧星寒吗?慕寒姐姐和萧王真的好恩爱啊!

    萧星寒想,再过几天说不定他要管这个小丫头叫嫂子了……

    穆妍又指着穆霖对齐玉婵说:“这位是我大哥,名叫穆霖。”

    “齐小姐。”穆霖神色淡淡地对着齐玉婵拱手。

    齐玉婵看着穆霖愣了一下,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星儿弟弟,小弟妹,你们终于回来了!”

    出关的萧月笙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齐玉婵听到萧月笙的声音,下意识地躲到了穆妍的身后。

    穆妍笑容有些玩味,萧月笙冲过去抱了一下萧星寒之后,就盯上了齐玉婵,伸手对齐玉婵笑容满面地说:“娘子过来。”

    “谁是你娘子,不要乱说!”齐玉婵有了穆妍当靠山,也不怕萧月笙了,当即小脸一正,抱着穆妍的胳膊看着萧月笙义正言辞地说,“我告诉过你,我有未婚夫的!”

    萧月笙一脸懵逼的时候,齐玉婵伸出小手指向了旁边正在看热闹的穆霖:“我的未婚夫就是慕寒姐姐的哥哥,这位穆公子!慕寒姐姐的哥哥长得好看,武功很厉害,医术和毒术都很厉害,跟我一样很能吃并且很爱吃鸡腿!你这个混蛋连人家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齐玉婵话落,抱着穆妍说:“慕寒姐姐,我答应过你要跟你哥在一起的,这个混蛋要破坏我们的约定,还非礼我,慕寒姐姐一定要帮我打他!”

    萧月笙扶额:“小胖丫头,立刻给我过来!”

    “慕寒姐姐你听,他还嫌弃我胖!”齐玉婵一脸控诉。

    “小弟妹,告诉她,咱们是什么关系!”萧月笙看着穆妍说。

    穆妍一脸无辜:“萧月儿你可别乱说话,我跟我家萧寒寒好着呢,我跟你没关系!”

    看到穆妍拉着齐玉婵开开心心地走了,萧月笙欲哭无泪,他就知道,他家无良的小弟妹每到关键时候,都会巨坑无比,那个小丫头描述的长得很好看武功很厉害医术毒术都很高明的未婚夫明明就是他本人啊!

    “哎!小胖丫头你等等,我也是你慕寒姐姐的哥哥啊!”萧月笙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拔腿追了上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