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9.我准你对我投怀送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29.我准你对我投怀送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皇宫。

    这是个小型的宴会,厉啸天专门为招待碧血山庄的人所设的。

    厉啸天看着端坐下方的齐郢和齐骜父子,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以武传家,名扬天下的碧血山庄之主果然不同凡响,齐郢和齐骜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他们一定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而安静坐在齐郢身旁的少女让厉啸天眼眸微闪。他很意外齐郢竟然把宝贝孙女带了过来,但他总觉得这应该不是齐郢的本意,或许是这个不省心的姑娘自己偷偷跑过来的。

    不过这样正中厉啸天下怀,他还担心齐郢和齐骜有二心,不会尽力帮他,但现在有一个完美的人质送上门来,接下来只要留齐玉婵住在宫里,齐郢和齐骜想做什么,都得考虑清楚。

    厉啸天视线转移,就看到了叶重华。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鬼医?”厉啸天看着叶重华问。

    “是。”叶重华微微点头,并不谦卑的样子。

    厉啸天笑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鬼医竟然是如此才貌双全的年轻公子。”

    “不知皇上宣召老夫和犬子前来,所为何事?”齐郢开口,看着厉啸天问。齐郢本来不想主动开口,但他不希望叶重华继续跟厉啸天说下去,万一叶重华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齐家也护不住他了。

    即便齐郢和齐骜现在对叶重华都有所不满,但叶重华不论怎么说毕竟是齐玉婵的救命恩人,他们还是希望叶重华好的。

    “呵呵!”厉啸天笑了起来,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因为他最近一直都焦头烂额,脾气越来越暴躁,却始终对萧月笙和苏霁无可奈何,心情差到了极点,看到齐家人来,还稍微高兴了一点,他看着齐郢说,“想必齐老庄主已经知道萧星寒和苏霁谋反的事情了,朕宣召齐老庄主和齐庄主前来,是想请两位助朕一臂之力!”

    齐郢微微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需要老夫和犬子做什么,请皇上示下。”齐郢突然有种感觉,厉啸天并不仅仅是要利用他们的武功杀萧星寒,似乎还有其他的要求。

    “朕听闻碧血山庄隐世百年,靠的就是守护山庄的阵法。”厉啸天看着齐郢目光幽深地说,“想必齐老庄主是个阵法高手,接下来就请齐老庄主帮忙,把萧家和苏家,还有萧王府的阵法都给解了!”

    齐郢和齐骜均是一愣,齐郢微微皱眉,看着厉啸天说:“皇上有所不知,碧血山庄的阵法是百年前先祖请一位江湖上的阵法高手所布,老夫所知的,也只有那一个阵法如何解,并不懂阵法之术。”

    厉啸天面色微沉:“齐老庄主,你可知道欺瞒朕的下场?”厉啸天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齐郢身旁的齐玉婵。

    齐郢心中一冷,面上却不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皇上,老夫所言句句属实,齐家一门武夫,如果皇上需要用到的是老夫的武功,老夫自然没有二话,但这阵法,老夫真是无能为力啊!”

    齐郢没想到厉啸天让他来,是以为他懂阵法之术,但他是真的不懂阵法,并不是在骗厉啸天。

    厉啸天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说:“罢了,这件事改日再议,齐老庄主和齐庄主远道而来,先住下吧。齐小姐接下来可以在皇宫之中好好玩玩儿,朕已经为齐小姐安排了一处单独的宫殿,还有伺候的人。”

    “我想跟爷爷一起住。”齐玉婵“怯怯”地说,看起来很胆小的样子。

    厉啸天笑了:“齐小姐不必担心,宫里很安全,你一个姑娘家,还是单独住比较好。”

    “一切都听皇上吩咐。”齐郢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寒光。厉啸天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更方便把齐玉婵控制起来,齐郢虽然不太放心,但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以齐郢和齐骜的武功,在这皇宫之中可以随意进出,但有齐玉婵和叶重华两个不会武功的人在,想要护着他们,就很容易变得被动。

    小宴即将结束,厉啸天身子都起来了,准备宣布让人带客人下去休息,叶重华突然开口,看着厉啸天说:“皇上,叶某有个不情之请。”

    “哦?鬼医有什么事,请直言。”厉啸天又坐了回去,看着叶重华说。

    齐昀拧眉看了一眼叶重华,齐玉婵很想去把叶重华给撕了,而齐郢和齐骜虽然心中很不快,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叶重华看着厉啸天说:“叶某的医术,想必皇上已经有所耳闻,叶某想要入朝为官,为皇上效力,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这也是齐老庄主的意思吗?”厉啸天没有直接回答叶重华的问题,转头看着齐郢问了一句。

    厉啸天很意外,鬼医当然是个人才,但厉啸天并没有把叶重华放在眼里。医术好的人比比皆是,厉啸天觉得叶重华再厉害也比不过萧星寒,这还只是说医术,萧星寒本身还懂毒术,武功十分厉害,并且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生将才。

    厉啸天过去那么多年一直得到萧星寒的效忠,如今突然来了一个鬼医,厉啸天几乎下意识地会拿鬼医去跟萧星寒比较,比较的结果就是,鬼医不仅样样不如萧星寒,还是个不良于行的残废……

    相对来说,在坐的人里面,厉啸天更重视的是齐郢和齐骜,如果不是叶重华跟着齐郢和齐骜一起来,厉啸天把他当成了碧血山庄的人,否则现在一心只想除掉萧星寒的厉啸天,根本不会理会叶重华。

    齐郢摇头:“皇上,鬼医阁下救过老夫的孙女,所以老夫邀请他去碧血山庄做客,住了一段时间,他并非齐家之人,老夫也无权干涉他的决定,这次鬼医阁下会来耒阳城,完全是他自己的意思。”

    齐郢已经仁至义尽了。进耒阳城之前他明明跟叶重华说过了,如今是多事之秋,让叶重华低调一些,有什么事也要等天厉国的局势稳定了再说。先前齐郢又刻意打断叶重华和厉啸天的交谈,他不相信叶重华不明白他的暗示。可叶重华还是这么不计后果,迫不及待地对厉啸天表示他要入朝为官,齐郢真的不想再管他了,随他去吧!

    听到齐郢的话,厉啸天眼底闪过一道幽光,转头看着叶重华微微一笑说:“叶公子想为天厉国效力,朕当然求之不得,如此叶公子先休息几天,然后就到太医院中任职吧!”

    “微臣不累,明日即可上任。”叶重华微微垂头,恭敬地说,“微臣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皇上成全。”

    “哦?”厉啸天的眼神已经有一丝不耐了。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个鬼医究竟是什么来历,而一个原本自由地行走江湖,还有碧血山庄齐家庇佑的神医,突然不与齐家之主商量,就执意要来天厉国当太医,这件事怎么看都有些蹊跷。

    如今叶重华又开口说他还有其他的请求,厉啸天更觉得他要当太医是别有目的了。

    不过叶重华并没有注意到厉啸天的眼神,他自认为以他的才华和名声,主动效忠,厉啸天是真的求之不得,一定会重用他。

    叶重华神色恭敬地说:“叶某一直有个烦恼,行走江湖多年,江湖人只知道有个鬼医,却不知叶某姓名。叶某不喜鬼医这个称呼,希望皇上能够为叶某正名。”

    “那叶爱卿希望朕怎么做呢?”厉啸天看着叶重华的眼神并没有多少温度。

    “微臣恳请皇上下旨,昭告天下,鬼医姓叶名重华,身在耒阳城。”叶重华说。

    “这难道是叶爱卿效忠朕的条件吗?”厉啸天看着叶重华问。在他看来,叶重华的要求很怪异,并且明显有其他的目的,本身叶重华就是主动想要投靠厉啸天,又被厉啸天拿萧星寒在心里比较了一番,厉啸天觉得他让叶重华当太医已经是高看叶重华了,叶重华竟然还敢对他提条件?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叶重华微微垂眸:“微臣不敢,这只是微臣的一个小小请求。”

    “在叶爱卿看来,朕颁下一道圣旨,是小事?”厉啸天看着叶重华的眼神已经有些冷了。

    厉啸天对叶重华的印象非常不好,而他并没有意识到,并不是因为叶重华是个草包,不值得用,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萧星寒。厉啸天渴望有个真正可以与萧星寒比肩的人出现,他定会重用,让天下人知道,萧星寒绝对不是无可替代的。

    因为医术高明这个共同点,叶重华出现在厉啸天面前的时候,自动被厉啸天归为替代萧星寒的人选之一,然后就是深深的失望。

    叶重华眼眸微黯:“皇上误会了,微臣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最好。”厉啸天轻哼了一声,“希望叶爱卿记住,当臣子的第一本分,是遵圣意行事,叶爱卿可不要把江湖中三教九流的做派带到皇宫里面来,叶爱卿对朕提条件,是妄自尊大目无君主!看在叶爱卿是初犯,朕就不追究了,明日叶爱卿就去太医院就职吧!”

    叶重华直接愣在了那里,因为事情的发展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叶重华一直苦苦寻找的那个人,每次有一点线索就很快断掉了,他的足迹几乎走遍了天下,却没有任何收获。

    先前离开繁星城之后,叶重华又要求齐昀陪他在雾泽城停留了两天,中间还执意去了一趟神医门,摆明了不相信神医门大长老的说辞,非要亲眼去看看神医门的门主是不是在门内,最后搞得神医门的几位长老心中都很是不满,因为他们客客气气地把叶重华请进了神医门,叶重华在神医门里面到处乱走,逮着一个弟子就问他们知不知道门主在哪里……

    离开神医门的时候,齐昀和齐玉婵给神医门的几位长老说了不少好话,希望他们不要介意叶重华的行为,更不要因此影响了神医门和碧血山庄的友好关系。

    离开雾泽城之后,叶重华有几天一直都不说话,后来再开口的时候,就说他要去耒阳城,一定要立即去。

    而叶重华来耒阳城的目的很简单,他要利用厉啸天这个皇帝,颁下圣旨,昭告天下他的名字,让他要找的那个人知道他的存在,知道他在哪里,然后主动过来找他。

    但是很显然,叶重华之前被齐家人保护得太好,导致他根本不懂规矩,皇权至上,叶重华那点小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更何况是心情本来就很差的厉啸天。

    “来人,请几位客人去休息!”厉啸天不等叶重华再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留下一句话,然后就大步离开了。

    看到齐郢要走,叶重华开口叫住了他:“齐爷爷……”

    齐郢皱眉,回头看着叶重华说:“叶公子,以后还是叫老夫齐老庄主吧。碧血山庄欠你的恩情已经还了,你的事情老夫管不了,你自己做主就好。”

    齐郢在想,叶重华没达到他自己的目的,难不成还想就这么走了?他以为这皇宫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还是以为厉啸天是好糊弄的?

    齐郢和齐骜以及齐昀住进了一个宫殿里面,齐玉婵自己被安排住进了另外一个距离很远的宫殿,而叶重华直接被带到了太医院里面。

    太医只有轮到在宫中当值的时候才会住在太医院里面,其他时候在宫外都有自己的府邸,太医院里面的住宿条件很简陋,就是几个小屋子,其中两个里面住了当值的太医,有一个空置很久没人住过的,给了叶重华。

    叶重华坐在轮椅上,被推进那个小屋子里面,就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神色怔怔的,过了好久,苦笑了一声,喃喃地说:“这果然是个没有权力就要任人宰割的地方啊……”

    齐玉婵跟着辛琮,进了一处相当华丽的宫殿,有八个宫女供她差遣,但她知道这些人都是来监视她的。

    “齐小姐,请用膳。”宫女在旁边伺候齐玉婵吃饭。

    齐玉婵看着面前满满一桌子的美食,明明该饿了,可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你们先出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齐玉婵神色疲惫地看着宫女说。

    “奴婢伺候小姐休息。”宫女说着过来解齐玉婵的外衣。

    齐玉婵后退了两步,微微皱眉说:“我在家里都是自己做这些事的,所以不习惯你们伺候,你们都到门外去候着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小姐恕罪!”两个宫女扑通一声在齐玉婵面前跪了下来,连连磕头,“辛大人说了,如果让小姐不高兴,就砍了奴婢!如果奴婢不好好保护小姐,也要砍了奴婢!”

    齐玉婵皱眉,神色无奈地说:“罢了,你们想留下就留下吧,我去睡一会儿。”

    齐玉婵合衣躺在一张雕花大床上面,看着床顶上面繁复的花纹,心中默默地说:如果慕寒姐姐现在能来把我带走就好了,这样爷爷和爹爹就不会被那个坏皇帝要挟了……

    齐玉婵的慕寒姐姐是不可能来了,不过某人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这会儿正好到了齐玉婵住的宫殿附近。

    齐玉婵侧躺在床上,目光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宫女的身影,她们正在小心地收拾齐玉婵几乎没有吃的饭菜。

    看着看着,齐玉婵感觉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宫女身子一晃,栽倒在了地上……

    齐玉婵猛然瞪大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就看到一个墨衣银面的高大男子从天而降,出现在不远处。

    “你……你是谁?”齐玉婵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

    “连本王都不认识?”萧月笙用萧星寒的声音,冷冷地看着齐玉婵说,感觉这个小丫头受惊的样子像个小兔子一样,那就再吓她一下好了。

    “萧……萧阎……王爷?”齐玉婵弱弱地说,“你不要杀我,我很崇拜萧王妃的!”

    萧月笙唇角忍不住勾了一下,不过挡在面具之后齐玉婵看不到。他在想这个小丫头真的是笨笨的啊,崇拜萧王妃?这毫无逻辑的理由她是怎么想出来的?萧月笙可是知道,穆妍跟这个丫头交往的时候,并没有表明身份。

    “要不要吃?”萧月笙伸手,齐玉婵才看到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之中拿了一根树枝,树枝上面串了一只金黄酥脆还冒着热腾腾香气的烤鸡,鸡腿好肥好多肉的样子……

    看到齐玉婵眼中一闪而逝的渴望,萧月笙觉得没错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萧月笙对着齐玉婵一挥手,还在盯着烤鸡看的齐玉婵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萧月笙大步走过去,伸手把齐玉婵抱起来,还掂了掂,自言自语地说:“看着有点胖胖的,倒是不沉。”

    “来人!”

    听到外面的大喊,萧月笙手一甩,把齐玉婵给背在了背上,有些遗憾地把手中的烤鸡扔在了齐玉婵的床上,还用被子蒙上了……

    宫殿外面已经被围了起来,还有越来越多的士兵正在靠近。

    萧月笙背着齐玉婵冲了出去,就看到金龙卫统领辛琮飞身而起拦住了他的去路。

    萧月笙冷笑,一扬手,一阵色彩斑斓的毒雾以极快的速度弥漫开来,辛琮神色大变,急急闪避。

    “告诉厉啸天,本王就在萧王府等着他,让他有种就过来!”萧月笙用上了内力,狂妄的话语回荡在整个皇宫上空,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而毒雾消散的时候,萧月笙以及齐玉婵都已经不见了人影,齐郢和齐骜匆忙赶过来,跟着辛琮一起朝着萧王府的方向追了过去!

    萧月笙还刻意放慢了脚步,最后制造出的结果就是,辛琮和他带来的金龙卫,以及齐郢和齐骜,眼睁睁地看着萧月笙背着昏迷不醒的齐玉婵,进了萧王府。

    辛琮停下了脚步,齐郢和齐骜却丝毫未停,冲了过去,然后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天而降,朝着两人射了过来,随之而起的还有一阵甜腻的幽香……

    齐郢和齐骜神色难看地退了出来,那些箭伤不到他们,但是他们吸入了一点点毒烟,感觉心口一阵刺痛。

    “齐老庄主,齐庄主,萧王府的阵法甚是厉害,在下试过了,进不去。”辛琮的脸色也很难看,“两位还是先回宫再说吧!”

    齐郢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不远处萧王府的大门厉声说:“萧星寒胆敢伤到婵儿分毫,老夫定让他生不如死!”

    齐郢转身,飞身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在辛琮看不到的地方,他眼中的愤怒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轻松。因为他原本就是打算帮萧星寒的,虽然迄今没有跟萧星寒联系上,但他并不认为萧星寒掳走齐玉婵是要伤害她。

    因为齐郢从来都不相信萧星寒是世人口中十恶不赦的活阎王,他相信萧烜的孙子不是个恶人,更何况萧家和齐家是有渊源的,即便萧星寒此举不是为了齐玉婵,只是为了让齐郢和齐骜不能放开手脚对付萧王府,但这也正是齐郢想要的结果。

    回到宫中之后,齐郢和齐骜见到厉啸天之前,辛琮已经向厉啸天禀报了事情的完整经过,以及齐郢和齐骜对此事的反应,完全没有任何异常,看起来就是“萧星寒”进宫掳走了齐郢的宝贝孙女齐玉婵,还对着厉啸天狂妄喊话,意思是厉啸天找来碧血山庄的高手也没用,他抓到了齐玉婵当人质。

    厉啸天已经出离愤怒了,而他再次见到齐郢和齐骜的时候,骂了萧星寒半天,说他们一定能想到办法把阵法破了,然后把太子厉宸风以及齐玉婵救出来,到时候还需要齐郢和齐骜把萧星寒碎尸万段!

    齐郢和齐骜父子当然是满口答应,并且还说谁敢伤害他们的掌上明珠齐玉婵,就是整个碧血山庄齐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齐玉婵被救回来,他们跟萧星寒不死不休!

    局面依旧是僵持的,甚至厉啸天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因为太子厉宸风还在萧王府之内。而厉啸天请了齐氏父子前来帮忙,却瞒着他们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们现在耒阳城萧王府里面的“萧星寒”很可能是假的。

    “师父,这是从师妹住的地方找到的。”齐昀说要把齐玉婵的行李拿过来,辛琮没拦着他,让他去了齐玉婵被掳走之前住的那个宫殿,回来的时候,齐昀打开包袱,里面除了齐玉婵的东西之外,还有齐昀用布包了几层的一只烤鸡,烤鸡还被串在了树枝上面。

    齐郢和齐骜的神色都有些奇怪,齐郢看着齐昀问:“这不是宫里给婵儿安排的饭食吧?”

    齐昀摇头:“不是,这只烤鸡是在床上发现的,还盖在被子下面。”

    “萧星寒带来的?”齐骜皱眉,“这怎么可能?”萧星寒进宫,竟然带着一只烤鸡?要知道,烤鸡可是齐玉婵最喜欢吃的东西,尤其是鸡腿。但如果不是萧星寒带来的,没法解释这东西的来源。

    齐昀也觉得很奇怪:“这只烤鸡用的树枝上还被雕了花,师公您看。”

    齐郢看了一眼齐昀指的地方,树枝上面被人用小刀刻了两个小小的图案,一个是星星,还有一个,是弯弯的小月牙?!

    “这……萧家那小子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齐郢觉得很奇怪,这东西根本不像是萧星寒会有的。

    齐郢和齐骜不会知道,那只烤鸡,以及树枝上面的小图案,都跟萧星寒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是萧月笙等烤鸡熟的时候无聊乱刻的,举着烤鸡进宫纯粹是因为当时一时着急忘了把烤鸡放下,走的时候又没有多余的手可以拿,只能放弃了。

    “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办?”齐骜问齐郢。齐玉婵被抓了,虽然他们都觉得齐玉婵应该是安全的,但难免还是会担心。

    “我们只能相信萧星寒不会伤害婵儿,然后见机行事。”齐郢沉声说,“这样的局面不正常,萧星寒总不可能躲一辈子,老夫其实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萧星寒到底打算做什么。”

    齐郢觉得,萧星寒要造反的话,直接反就好了,杀了厉啸天,自己登上皇位,天厉国上上下下未必会有反对的,何必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不想造反的话,直接走就好了,谁也拦不住萧星寒,可他什么都不做,偏偏还要留在耒阳城,偶尔出来晃一下,仿佛是为了故意气厉啸天一样,看起来真的有些幼稚,不像齐郢认识的那个萧星寒。

    这边齐氏父子还在想他们这次见到的萧星寒有点不正常的时候,那边萧王府里面,假扮萧星寒的萧月笙正在盯着齐玉婵看。

    “真的有点胖啊,不过看着很好捏的样子。”萧月笙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在齐玉婵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小脸上面戳了一下,感觉触感真不错,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捏了一下。

    又捏了几下之后萧月笙微微皱眉,觉得他这样做好像有点不太合适,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不过萧月笙转念一想,这小胖丫头不是他家小弟妹给他选的媳妇儿吗,自家人,不用见外。

    于是,当齐玉婵幽幽醒转的时候,就感觉有人一直在捏她的脸,没完没了……

    “你!你干什么?”齐玉婵看到了一张冰冷的银色面具,神色大变,一下子缩到了床角,眼神戒备地看着萧月笙。

    萧月笙眼眸微闪,然后继续模仿萧星寒的声音,看着齐玉婵说:“本王看上你了,你想不想当本王的侧妃?”

    齐玉婵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月笙:“天下人都说萧王对萧王妃专情不二,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浪荡子!滚你的侧妃!”

    萧月笙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小胖丫头还是个小辣椒啊?不过他还有后招。

    萧月笙看着齐玉婵没有说话,伸手缓缓地摘掉了脸上的银色面具,露出了那张易容出来的萧星寒的脸。这段日子萧月笙为了行事方便,一直顶着萧星寒的脸。

    萧月笙虽然当着萧星寒的面不肯承认,但他心里认为他家星儿弟弟和阿烬美人儿并列天下第一美男子,萧月笙想看看,齐玉婵看到萧星寒这张脸,会是什么反应,还能无动于衷吗?

    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萧月笙还顶着萧星寒的脸对着齐玉婵露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

    然后,萧月笙并没有看到齐玉婵的眼神,因为齐玉婵抓起一只枕头就砸到了他的脸上,还骂了他一句:“长得再好看你也是个混蛋!竟然对我最崇拜的萧王妃不忠!大混蛋!滚!老娘看见你就恶心!”

    萧月笙听到齐玉婵骂他,竟然觉得有点高兴,看来他的小媳妇儿很不错,非但不是个花痴,还很有正义感。

    “咳咳,都是误会,其实我是……”萧月笙清了清嗓子,看着齐玉婵,想把真相告诉她。

    齐玉婵却紧紧地捂住耳朵,瞪着萧月笙说:“不想听你说话!滚开!”

    萧月笙当真“滚”了,看到萧月笙出去,齐玉婵冷静下来才感觉到一阵后怕,她刚刚好像骂了天下有名的萧阎王,还拿枕头砸了他?他出去不会是要去拿刀回来,把她的血放干烧成灰做花肥吧?她不想死啊,可是真的忍不住想要骂他怎么办,萧王妃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混蛋男人……

    再次听到开门的声音,齐玉婵身子一缩,下意识地抓起被子就把自己蒙在了里面,紧紧地裹住全身,包括脑袋,一动不动地窝在床角……

    已经把易容洗掉的萧月笙,看着床上那个圆圆的鼓包,哭笑不得:“小胖丫头,出来,哥有话跟你说。”

    齐玉婵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装死,她才不要出去,那个混蛋肯定举着刀想要放她的血,好怕啊……

    下一刻,萧月笙伸手,用力一拽,被子飞到了地上,被子里面的人不偏不倚地飞到了他怀里。

    萧月笙稳稳地抱着齐玉婵,看着齐玉婵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缩成一团,小脸都皱到了一起,萧月笙微微一笑说:“刚刚都是误会,哥跟你开个玩笑,你崇拜的萧王妃带着萧王出远门玩儿去了,不在家,萧王对萧王妃绝对专情不二,这一点千万不要怀疑。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萧星寒的替身,也是他哥,我叫萧月笙,尚未婚配,你要不要当我的娘子?”

    萧月笙自认为自己现在肯定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他怀里的小丫头肯定春心萌动小鹿乱撞了,可没想到齐玉婵把手从他的禁锢之中抽出来,然后“啪”的一下就打到了他的脸上,然后用力把他推开,怒目圆睁:“萧王是好的,但你真的是个混蛋!你这个登徒子,如此轻佻,还非礼我,想让我当你娘子,下辈子吧!就算你把我杀了,我也不会对你低头的!”

    萧月笙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齐玉婵打过的地方并不疼,因为齐玉婵没多大力气,不过萧月笙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本来不就是他家小弟妹给他找的小媳妇儿吗?为什么不能捏?为什么不能碰?为什么不能抱?轻佻?非礼?下辈子?开什么玩笑!

    “小胖丫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人质?你还想不想活着见到你爷爷跟你爹娘了?还是你想让我把你大卸八块,送到你爷爷面前?”萧月笙面色一沉,看着齐玉婵凶巴巴地说。

    齐玉婵小脸一僵,低着头不说话了。

    “乖乖过来。”萧月笙伸手。

    齐玉婵站在那里不动,一想到她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她爷爷和爹娘了,就感觉好伤心好难过,可是她总不能为了活命就跟了这个男人吧?她应该想个办法,当一个纯粹的人质,吃不饱穿不暖都没关系,别让她陪睡就行了……

    于是齐玉婵认真思考过后,鼓足勇气,抬头看着萧月笙十分真诚地说:“我很胖,很懒,很笨,不会武功,不会医术,不会做家务,不会做女红,脾气很坏,还特别能吃,简直一无是处。你长得这么好看,武功又那么厉害,你可以找个别的好姑娘当娘子的,为什么要找我呀?我配不上你的,你看上我哪儿了?你告诉我,我发誓我会立刻改,一定改!”

    萧月笙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看着齐玉婵说:“你不喜欢我。”

    齐玉婵愣了一下:“啥?”

    “我看上你的原因就是你不喜欢我,你发誓你要立刻改,所以你现在是喜欢我的。既然你喜欢我,我可以勉为其难接受又胖又懒又笨又不会武功不会医术不会做家务不会做女红脾气很坏还很能吃简直一无是处的你。不用谢,立刻过来,我准你对我投怀送抱,不然我就要过去了。”萧月笙看着齐玉婵,一脸“严肃认真”地说。

    齐玉婵小脸懵懵地站在那里,皱了皱秀气的眉头,看着萧月笙说:“你明明在胡说八道,可为什么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