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7.两封战书,一只鸡腿,深深的思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27.两封战书,一只鸡腿,深深的思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

    萧星寒和苏霁“谋反”之后的第十天,耒阳城里气氛紧张又诡异,可没有任何争斗发生,事实上很平静,只是百姓关起门来的时候,难免会小声议论当前这他们根本看不懂的局势。

    天厉国朝堂之上,虽然原本很多人看不惯萧星寒,又嫉妒苏霁年纪轻轻身处高位,但如今厉啸天突然出手对付萧星寒和苏霁,大部分官员心中并没有生出幸灾乐祸,反倒觉得很不安。

    对苏霁的嫉妒和对萧星寒的畏惧,都不能抹杀这些人心中对那两个人实力的绝对认可。他们也都不得不承认,天厉国能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成为天下霸主,对外,有萧星寒定国安邦,对内,有苏霁推行良策。少了这两人,天厉国未必会像明月国一样覆灭,但最多也就是像东阳国一样,多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繁荣富强。

    厉啸天不能算蠢,但也不过就是个无功无过的君主而已,甚至别人提起厉啸天的时候,觉得他迄今为止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就是重用萧星寒和苏霁。可厉啸天现在要亲手毁掉他在世人眼中的那一点“英明”,所导致的结果必然是,损己利人,敌国的掌权者这会儿说不定多高兴呢!

    有一个老臣冒死谏言,说让厉啸天明察,不要诬陷了萧星寒和苏霁,厉啸天盛怒之下要把那个老臣给斩了,结果百官一齐跪地相求,最终厉啸天稍稍平息了怒火之后,摘了那个老臣的乌纱帽,下旨把他全家发配边疆。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官员敢冒头找死了,而他们也都发现,厉啸天变得越来越容易愤怒了,阴晴不定。

    原本需要请示厉啸天的政事,因为有苏霁这个丞相在,厉啸天一般习惯性地会先问苏霁的意见,苏霁在公事上面从来都让人挑不出一丝错,该出良策就出良策,从不私心为自己谋利,该反对的时候就直言不讳,也不管是否会得罪人,而事实证明,苏霁从来都是对的。

    可如今苏霁不再是丞相,新任丞相是厉啸天提拔的一个年轻人,厉啸天显然是想打造出另外一个“苏霁”,然而这个新丞相才华是有的,经验实在是太欠缺了,突然被钦点成为丞相,整个人都是懵的,并且觉得很害怕。

    如此,朝堂之上的气氛便越发不正常了,厉啸天习惯性地有什么事都让丞相先发表意见,可新丞相不是苏霁,他紧张之下说出口的话,看起来毫无自信,有时候甚至都说不出来,导致厉啸天越发不爽,因为他在下意识地想要向所有人证明,萧星寒和苏霁都是可以取代的,然而事实并不如他所愿。

    与此同时,厉啸天安排的重兵一直包围着萧尚书府、苏丞相府和萧王府,却始终没能进去,也没有抓到任何一个人质。相反天厉国的太子厉宸风自从那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抓进萧王府之后,就彻底失去了音讯。

    表面看来,厉啸天占据着优势,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萧星寒和苏霁并没有输。况且现在的局势厉啸天是攻方,萧星寒和苏霁只是在防守,等萧星寒和苏霁准备反攻的时候,厉啸天能否招架得住,还是两说。

    这不是两国开战,兵力多胜算就大,这是内乱,厉啸天手中那么多兵又怎么样?还不是连萧王府的门都进不去!

    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有更多人觉得萧星寒和苏霁都是被强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

    试想一下,以萧星寒的本事,不说他以往有很多次机会可以造反,就单说他当了天厉国的大将军十几年,假如他真存了造反之心,肯定会在军中安插自己的心腹,想方设法让天厉国的大军效忠于他,等到了合适的时机跟他一起造反。

    但现在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萧星寒出事了,厉啸天轻而易举地就把天厉国的兵权收回了自己手中,开始对付萧星寒。

    天厉国军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将领们其实都很懵逼,虽然萧星寒在正事上面对他们非常严苛,但真的从未跟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有私交,更别说一起密谋造反了。他们内心其实不认同厉啸天的做法,因为他们最清楚萧星寒是无可替代的,可与此同时他们也只能听从厉啸天的吩咐来行事,因为他们真的没想过要造反,即便有人想帮萧星寒,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行为是不是会坐实萧星寒谋反的罪名。

    如此僵持着,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厉啸天的人依旧无法踏足三府,原本很多人包括厉啸天在内都开始怀疑萧家和苏家的人是不是暗中跑了,可当厉啸天这天再次接到萧星寒的消息的时候,是辛琮禀报说,有人看到萧星寒突然出现,去了耒阳城最大的一家酒楼,买了很多菜,提了两个食盒,又回了萧王府。

    厉啸天简直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他派了几万名士兵围着萧王府,可到这个时候,不管那个萧星寒是真是假,竟然能够出入萧王府,如入无人之境,最可气的是,他竟然还大摇大摆地在大白天上街去买肉吃!

    其实当时看到的百姓不少,酒楼的老板也受了点惊吓,而出来买肉的当然不是真正的萧星寒,而是嘴馋的萧月笙。因为萧王府的大厨白老头也一起走了,最近负责做饭的是两个剑龙卫,做出的饭菜简直无法下咽,萧月笙能够忍到现在已经到极限了,于是就出来溜达了一圈儿,顺便给厉啸天提个醒,他还在呢!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怒火中烧的厉啸天抓起镇纸就砸到了辛琮的额头上,辛琮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古往今来,恐怕没有一次造反是这么滑稽的。皇帝定了谋反之罪,要造反的人抓了太子当人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谋反的人啥都没干,就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待着,还悠哉悠哉地出来买肉吃,皇帝知道他在哪儿,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碧血山庄齐家的人呢?”厉啸天厉声问。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把萧星寒和萧月笙还有苏霁都给凌迟处死。他过去那么多年都能沉得住气,但是某个口子一旦开了,就一发不可收拾。

    “回皇上的话,微臣已经派人去请了,现在齐郢和齐骜都在赶来耒阳城的路上,但恐怕要再过半月,齐家人才能到耒阳城。”辛琮垂头说。

    “再派人去催!”厉啸天冷声说。

    “是!”辛琮恭敬地回答。

    假如厉啸天以为萧月笙大摇大摆地上街买肉已经快让他气死的时候,又过了几天,早朝之上,突然收到的两个消息让厉啸天当场差点气晕吐血……

    本来最近早朝的气氛就很不对劲,百官能不冒头的就不冒头,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等着早朝结束赶紧出宫回家。

    结果突然收到边境八百里加急的战报,第一个战报是来自跟东阳国接壤的无伤城,东阳国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东方紫煜亲自给厉啸天下了战书,战书是这样写的:

    “惊闻天厉国萧王与苏相谋反,朕希望厉皇不要动气伤了身体,想必失去萧王和苏相之后,厉皇更能大展拳脚,可喜可贺!如今东阳国正是用人之际,朕已下旨,册封萧星寒为东阳国萧王,执掌东阳国兵权,并将东阳国相位空置,等苏霁前来上任!请厉皇行个方便,尽快释放东阳国的萧王爷和苏相爷,东阳国与天厉国依旧是友好之邦。此外,朕严正警告厉皇,萧王妃是东阳国最尊贵的公主,如果厉皇伤到了朕的皇妹穆妍,东阳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落款盖着东皇大印,上面还有东方紫煜的亲笔签名……

    前来送战报的小将听到厉啸天冷声说出的一个“念”字,当时脸色就有点白,还是硬着头皮,在朝堂之上大声念了出来。

    听到最后,天厉国百官的脸色一个个都跟吃了苍蝇一样,而厉啸天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

    “混账!混账!”厉啸天猛然挥手,龙案上面的折子散落了满地,百官纷纷跪在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萧星寒!苏霁!果然跟东阳国早有勾结!他们跟穆耀光一样,都是背叛朕的贱人!”厉啸天咬牙切齿地说。

    很多官员这一瞬间神色都是惊愕的,因为他们都没想到厉啸天竟然会说出如此愚蠢的话来!穆耀光是天厉国的叛将,这一点没错,天下人都知道。可萧星寒和苏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要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萧星寒和苏霁绝对不可能跟东阳国皇室有勾结,否则他们怎么会辅佐厉啸天,让天厉国成为碾压东阳国的天下霸主?

    如今在这个时候,东方紫煜派人送过来的信,连挑拨离间都不是,摆明了就是赤裸裸地在嘲讽和羞辱厉啸天是个脑残!甚至有人觉得东方紫煜是真的打算招揽萧星寒和苏霁到东阳国去,恐怕得知厉啸天对萧星寒和苏霁出手的时候,东方紫煜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报!”

    又看到一个风尘仆仆的小将举着一封战报冲了进来,百官心中咯噔一下,又往下沉了沉。

    厉啸天怒极,直接眼眸阴鸷地说:“念!”

    跟第一个送战报来的那个小将一模一样,后来的这个听到厉啸天的命令,脸色也不太对劲,但还是硬着头皮高声念了起来。

    这封战报来自和北漠国接壤的天玑城,说是战报,就是新任北皇拓跋翎给厉啸天下的战书,是这样写的:

    “朕身为女子,临危受命,成为北漠国新皇,并未收到厉皇只言片语的恭贺,对此深感遗憾。得知厉皇已经找到了可以替代萧王和苏相的人才,朕羡慕不已,对厉皇也深是佩服!朕已下旨,册封萧星寒为北漠国萧王,执掌兵权,苏霁为北漠国贤王,位居丞相之上,还请厉皇务必行个方便,释放北漠国两位尊贵的王爷,朕将不胜感激!”

    落款是北漠国的北皇大印,上面还写着拓跋翎的亲笔签名,仿佛是跟东方紫煜商量好的一样……

    当然了,没有人认为相距甚远的拓跋翎和东方紫煜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过沟通,但他们相继送来内容差不多的战书,这默契都是因厉啸天的愚蠢行为而自然产生的。无伤城和天玑城的守城将领根本没有写其他的战报,直接把东皇和北皇送来的战书派人送到了厉啸天面前。

    厉啸天气得面沉如墨,身子都不受控制地在颤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就听到一个将领恭声说:“皇上,东皇和北皇接下来定会趁虚而入,联手攻打天厉国,请皇上示下!”

    这两封战书并不只是闹着玩儿的,东阳国和北漠国表面上已经要对天厉国出兵了,虽然天厉国很强大,但是对上东阳国和北漠国联手,优势并不明显,尤其是在天厉国失去萧星寒这个大将之后,基本没有什么优势了……

    客观来说,东方紫煜和拓跋翎的行为都很正常,甚至可以说很聪明,他们是在刻意羞辱厉啸天,也是在向萧星寒和苏霁示好,毕竟很多人觉得萧星寒和苏霁根本没有谋反,万一他们最终也不打算当天厉国皇帝的话,东阳国和北漠国谁能把他们拉拢过去,谁就真的赢了。

    而原本东阳国和北漠国没有结成的和亲,并不代表他们不能成为盟友,尤其是在如今这样一个绝好的时机之下,甚至都不需要互相沟通,就会很有默契,因为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天厉国。

    厉啸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听到那位将领的话,他眼睛都红了,猛然握拳砸了一下龙案,满是怒意地说:“趁虚而入?什么叫趁虚而入?天厉国没了一个萧星寒和一个苏霁,便虚了吗?你们是在暗示朕是个废物吗?你们才是废物!全都是废物!”

    看着厉啸天被一个很简单的“虚”字触到了心中的痛处,跟疯了一样叫嚣着,百官神色都难看到了极点。他们都觉得那个将领的话一点儿都没错,虽然萧星寒只是一个人,但他是个带兵的奇才,便是千军万马都替代不了的,厉啸天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没了萧星寒之后,天厉国依旧不用畏惧东阳国和北漠国的联手攻击?

    不知道厉啸天骂了多久,百官都感觉麻木了,当这个漫长的早朝终于结束的时候,百官都像是霜打的茄子,出宫之后各回各家,都懒得寒暄一两句了。他们现在越发觉得,当初有萧星寒和苏霁在的朝堂是多么好,事实上苏霁一直很聪明并不着痕迹地压着厉啸天骨子里的自负和戾气,如今,没人压着了,厉啸天原形毕露,狂躁的性格变本加厉。

    当天,关于东皇和北皇写给厉啸天的两封战书的内容就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了,厉啸天想压制流言,可暗中推动的是东阳国和北漠国安插在天厉国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厉啸天想控制却发现很难。

    可以预见的是,不久之后,随着两封战书传开,天下皆知,厉啸天将会迎来北漠国和东阳国两国人的贻笑大方,以及天厉国百姓的无奈和否定。

    至于已经兵临无伤城之下的东阳国大军,和已经准备攻入天玑城的北漠国大军,什么时候真的会开战,早已不是天厉国能够掌控的了。

    在大半个月之前,天厉国还是天下国土面积最大百姓最多实力最强的一个国家,当之无愧的霸主,如今,一朝风云变幻,天厉国即将面对东阳国和北漠国的联手攻击,而这一切的导火索,不过是厉啸天给萧星寒和苏霁安上的谋反罪名。可直到现在,萧星寒和苏霁一直都闭门不出,也根本没有人刺杀厉啸天,这样的“谋反”,真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了……

    当剑龙卫过来禀报外面的消息的时候,萧月笙正很没形象地蹲在后花园里面烤着野鸡,苏霁很仙儿地坐在旁边悠闲地喝着茶等着吃肉。

    “大公子,苏公子,这是东皇和北皇派人送给厉啸天的战书,今日早朝相继送到的,如今已经传开了。”剑龙卫把两张纸递给了苏霁,因为萧月笙一只手拿着一只野鸡在火上烤,没空接。

    苏霁接过来,看了看,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轻轻摆手说:“下去吧。”

    剑龙卫拱手离开了,萧月笙抬头看了一眼苏霁手中的两张纸,好奇地问:“写了什么?东方紫煜和拓跋翎要攻打天厉国了?东方紫煜对天厉国出手很正常,拓跋翎怎么也来凑热闹?”

    “说你蠢你还不承认。”苏霁凉凉地看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用脚踢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头,朝着苏霁砸了过来。

    苏霁躲过去,轻哼了一声说:“回头我要跟娘说,让娘打你。”

    “你娘啊?你娘为什么打我?话说我还没见过你娘呢!”萧月笙嘿嘿一笑。

    苏霁微微皱眉说:“我说的是岳母。”

    当时苏家人都要离开的时候,苏霁和苏绮的母亲本来不愿意走,是慕容恕去找她,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她最终还是点头,跟着苏绮和慕容恕一起走了,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苏霁一眼,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都没说。

    萧月笙也没有继续提苏霁的亲娘,嘿嘿一笑说:“我娘最疼我了,你才是半子,还想跟我争宠?想得美!”

    “别自我感觉太好,到时候不让岳父岳母揍你一顿,我就不姓苏。”苏霁冷笑。

    萧月笙白了苏霁一眼:“小霁,你还想不想吃肉了?想吃的话现在乖乖叫我一声大哥,不想吃就回去啃四牛做出来的硬饼子吧!”

    萧月笙口中的四牛是剑龙卫之一,名字叫牛犇,最近当上了萧王府的主厨,萧月笙揍他好几回了,说他做饭就是糟蹋粮食,还说回头要让穆妍好好训练剑龙卫做饭的技能,这很重要。

    “萧月儿,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苏霁看着萧月笙说。

    “哥这是年轻,心态好,你懂不懂?”萧月笙认真地烤着手中的野鸡说,“知道你脸皮薄,不叫我哥也没关系,反正哥也不想被你叫老了。你乖乖把那两张纸写了啥给哥念一遍,哥就赏你两只鸡翅膀吃。”

    “我要还一个鸡腿。”苏霁讨价还价。

    “做梦!鸡腿都是我的!”萧月笙拒绝。

    “我要两个鸡腿。”苏霁变本加厉。

    “滚!”萧月笙再次拒绝。

    “我要三个鸡腿。”苏霁很淡定地说。

    “小霁你是不是真想让我揍你?”萧月笙举起一只烤鸡,对着苏霁挥舞了一下。

    “四个。”苏霁继续往上加。

    “最多给你一个!”萧月笙没好气地说。

    “成交。”苏霁表示胜利还是属于他的。

    苏霁把那两封战书的内容给萧月笙念了一遍,萧月笙听完笑得乐不可支:“有趣有趣!厉啸天这会儿要是没吐血的话,我的名字倒着写!东皇不错,青莲美人的媳妇儿也不错,都很上道嘛!”

    苏霁唇角微勾:“那你觉得他们真的会攻打天厉国吗?”

    萧月笙摇头:“北漠国应该只是做做样子,暗中声援我们,不会真的开战,但东方紫煜就不一定了。虽然他想跟北漠国联手,北漠国不动他也不会动,但他心里肯定还是想打的。”

    “我不那么认为。”苏霁摇头。

    “拓跋翎跟咱们是一路的,是在帮咱们,给厉啸天施压,东方紫煜跟拓跋翎做了几乎一样的事情,难道是因为……”萧月笙愣了一下,“因为我家小弟妹?!他给厉啸天写个战书还不忘了带上小弟妹,说什么小弟妹是东阳国最尊贵的公主,是他的皇妹,如果厉啸天胆敢伤了小弟妹,他跟天厉国没完。我怎么感觉,他整篇战书里面,只有最后这句话是认真的?”

    “东方紫煜喜欢小妍,就你不知道。”苏霁看萧月笙的眼神像是看傻子一样。

    萧月笙眼中闪烁着熊熊的八卦之光:“小霁,快给哥讲讲,这里面有什么典故?我家星儿弟弟是怎么横刀夺爱的?东方紫煜当初明明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怎么就让小弟妹去和亲了?”

    “没那么复杂,早在穆妍和亲的前一年,东方紫煜就看上了她,想要娶她,不过被她拒绝了。东方紫煜也没有强求,不知他现在是否后悔了,不过他那人跟晋连城不一样,他即便爱慕小妍,也不会做什么的。”苏霁说,“顶多也就是借着这种时候,光明正大地昭告天下小妍是他皇妹,是他护着的人,但他恐怕只是想让小妍知道罢了。”

    “啧啧!我还一直在想,我家小弟妹这么美这么厉害,星儿弟弟怎么就一个情敌,还是脑子不正常的晋连城,这太不正常了!原来还有早就被扼杀掉,想要默默守护的东方紫煜。”萧月笙笑了起来,“很好很好!东方紫煜这货这事儿干得不错!”

    “糊了。”看到萧月笙在傻乐,苏霁皱眉说。

    “什么糊了?”萧月笙愣了一下,低头一看,手中的一只烤鸡鸡腿已经被烧焦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鸡腿!”萧月笙赶紧把两只烤鸡都取了下来,看着烤糊的那只鸡腿,扯下来就放在了苏霁面前的盘子里,“这是你的鸡腿!”

    苏霁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对萧月笙说:“给我换个好的,我可以给你讲讲你家星儿弟弟小时候的事情,当年我们经常一起玩儿。”

    “再加上我小弟妹你表妹小时候的事情,否则免谈!”萧月笙很轻易就被说动了。其实他在暗戳戳地想,反正三只鸡腿都不够他塞牙缝的,等会儿再去后山捉几只野鸡回来,到时候没苏霁的份儿!

    “成交。”苏霁点头,然后得到了一只烤得香喷喷的鸡腿和两个色泽诱人的鸡翅膀,他很优雅地吃完了一只鸡腿的时候,萧月笙已经嗨嗨地吃掉了一整只烤鸡……

    整个天下,因为萧星寒和苏霁这两个名字,被打破了平静。

    而此时真正的萧星寒和穆妍,才刚刚从神兵宫之中出来,因为穆妍没想到她按照神兵宫之中的要求打造出来的武器过了关卡之后,要拿到真正的藏宝地图,竟然又用了几天的时间,因为藏宝地图在神兵宫地下,埋得很深,得纯靠挖,也是醉了……

    事实上萧星寒已经破解了神兵宫之中的阵法,他们随时都能离开,不过单纯埋在地下,没有用任何机关的藏宝图,真的只能用人力来挖。

    萧星寒还把守在外面的四个剑龙卫叫了进来,也挖了好几天,才终于在很深的地下挖到了一个铁盒子。

    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冷四方住的那片绿洲,冷四方依旧昏迷着,为了不让他死,两个剑龙卫每隔三天让他醒一次,吃点东西喝点水,然后再打晕。原本虎背熊腰身材健硕的冷四方,现在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很虚弱。

    穆妍和萧星寒这些天没有好好休息,也没有好好吃过饭,穆妍觉得萧星寒瘦了,萧星寒觉得穆妍瘦了,但他们都觉得自己还好。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已经很冷了,萧星寒和穆妍决定在那里停留一晚,休整一下,明日一早就赶路回繁星城去。算算时间,他们在这边已经停留了快一个月了,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而跟着他们的六个剑龙卫也没有办法跟繁星城那边联系。

    “夫人,能让属下开开眼吗?”周正看着萧星寒背回来的那个相当大的武器,开口问穆妍。

    “随便看,不收钱。”穆妍喝着萧星寒用最后一点小米和红枣专门为她煮的粥,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舀了一勺喂萧星寒,萧星寒凑过来吃了,夫妻俩秀恩爱秀得闪瞎人眼。

    不过剑龙卫们关注的是穆妍在神兵宫中打造出来的武器。周正小心翼翼地把武器上面包着的布解开,拉了下去,其他五个剑龙卫纷纷凑了过来,一个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那个造型奇特的东西。

    周正伸手拿了起来,出乎意料竟然很轻,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是个组合型的武器,表面看来,是个弓弩,结构极其复杂,六个剑龙卫都没看懂怎么用。

    而在弓弩轻盈的架子上面,可以看到有好几个暗格,周正打开一个,里面放了一把吹毛断发的短刀,刀背却不是正常的样子,而是呈勾状,上面还连了一条金色的线。

    看了半天,六个剑龙卫愣是没搞懂这个武器到底要怎么用,周正忍不住开口请教穆妍,穆妍伸手把那个弓弩拿了起来,往上面放了四支短箭,然后对着冷四方所在的方向,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弓弩上面的一个机关,下一刻,六个剑龙卫目瞪口呆地看着四支箭不间断地射出,分别钉在了冷四方手脚旁边,几乎不差分毫,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地面是用坚硬的石头铺就的,可那四支箭竟然全都没入了石头里面,只留下了一个小洞!

    弓箭是这个世界战场上面经常用的武器,打猎也常用,但一般不会被高手当做主要武器来使用,而一般弓箭都是要使用者用力拉弓,才能把箭射出去,而穆妍手中的这件武器,完全不需要费一点力气,只需要轻轻按下一个机关,就可以连发,并且力道很惊人。穆妍只放了四支箭,但上面的箭槽足足有十个!

    “夫人太厉害了!”几个剑龙卫都一脸佩服地看着穆妍。

    穆妍唇角微勾:“那是。”

    夜里睡觉的时候,剑龙卫都坐在门口靠着墙睡,萧星寒和穆妍和衣躺在床上,穆妍突然开口问萧星寒:“咱们才离开繁星城一个多月,家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萧星寒“嗯”了一声:“临走的时候,我跟萧月儿说了让他安分点,别惹事。”

    “藏宝图所指的地方在东阳国的方向,我们顺路先回家一趟,安抚一下萧月儿,然后再抛弃他,咱俩继续去寻宝。”穆妍唇角微勾。

    “我也是这么想的。”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遥远的天厉国耒阳城,还没睡着的萧月笙突然打了个喷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地说:“肯定是星儿弟弟和小弟妹在深深地思念我,等他们回来,我们一起造反,想想有点激动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