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4.小子,准备好接招吧!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24.小子,准备好接招吧!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冷四方面庞黝黑,瞪着眼睛看着穆妍:“你到底想怎么样?”

    “现在没空跟四方大叔聊。”穆妍唇角微勾,对着周正打了个眼色,周正挥掌就把冷四方给劈晕了过去。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看着他,在我们回来之前,不要让他醒过来。”穆妍点了两个剑龙卫。

    “是。”两个剑龙卫恭敬地说。

    “剩下的,跟我们走。”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她和萧星寒是来寻宝的,不是专程来探路的,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空手回去。冷氏一族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个意外,不过现在已经都被穆妍给解决了。

    “是!”剩下的四个剑龙卫开始快速地打点行装。

    外面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沙漠之中热度逐渐升高,穆妍和萧星寒把往湖中投的毒给解了,取了水之后,带着四个剑龙卫,再次踏上了前往藏宝库的路。

    两天之后,那条碧蓝澄澈的河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次换了穆妍去破阵,她的速度更快,顺利地把阵法给解了。

    而他们不过离开了四天时间,原本已经出现宫殿模样的藏宝库,再次成为了一个高高的沙丘,因为这边夜里风沙很大,一阵风吹过来,宫殿就被黄沙覆盖了。

    四个剑龙卫跟上次一样,挖了“沙丘”的底部,黄沙落下,藏宝库的门出现了。

    “进去之后,不管遇到什么,切记最重要的是先保重自己,再去保护别人!”穆妍看着四个剑龙卫冷声说,“任何时候,不要冲动,如果走散了,就在原地等着我们去找,不要自己乱走!”

    “是,夫人!”四个剑龙卫齐声说。

    下一刻,穆妍转身,拿出了那块如火焰一般的神兵令,轻轻地放在了石门上面的凹槽之中,严丝合缝,分毫不差。

    石门开始缓缓颤动的时候,穆妍就把神兵令给收了回来,然后被萧星寒拉着退后了两步。

    不多时,厚重的石门朝着两边分开,他们站在门外,看向了里面。这里不是地下,并且是大白天,沙漠之中阳光很烈,足以让他们看清楚目之所及的每样东西。

    沙丘掩埋之下的宫殿之中,并没有雕梁画栋,也没有龙椅王座,甚至目之所及看不到一点金银之色。里面凌乱地放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矿石,还有好几个火炉,半成品的武器……

    “夫人,这里面竟然是一个武器铸造坊!”周正神色惊讶地说。他们都以为打开之后里面定然会有数不清的机关暗道,以及惊人的宝藏,可没想到竟然是个武器铸造坊,除了铸造武器必须的东西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穆妍握着手中温热的神兵令,转头,就看到入门之后不远处的地方,竖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潦草的字迹。

    “此地为神兵宫,为避免神兵令落入外人手中,本尊置于神兵令之中的地图所指引的神兵宫,并非真正的藏宝之地,而是神兵令传人的试炼之地!此地仅有一道关卡,通过者,便是真正的神兵令传人,可得到真正的藏宝地图,获得无尽宝藏!切记,凡踏入神兵宫之中的人,均是要参加试炼之人,不能通过关卡者,便葬身于此!”

    四个剑龙卫神色都变了,萧星寒微微皱眉,揽住穆妍又后退了两步:“要不我们回去吧!”

    萧星寒需要一本适合他的武功秘籍来重新修炼,但不一定必须是神兵门藏宝库之中的秘籍,他们会找来这里,是因为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信誓旦旦地说神兵门的藏宝库之中一定有适合萧星寒的绝世神功秘籍,并且他们都认为只要拿着神兵令,便能找到宝藏。

    但很显然,百年前最后一位神兵门之主在神兵门出事之前,早已做好了准备,这个地方很艰险,外围还有凶险的阵法,可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宝藏。换言之,即便得到神兵令,懂阵法之术,也休想轻易拿到神兵门的惊天财富。

    当然了,这样可以避免神兵令落入外人手中,导致宝藏被外人所得。而对于真正的神兵令传人来说,想要得到宝藏也绝不容易。这神兵宫里面的关卡大抵就是要考验神兵令传人设计和铸造武器的实力,如果通不过的话,说明不是合格的神兵令传人,便会死在里面,也是相当严苛和残忍了。

    萧星寒不是不相信穆妍的实力,他只是不想让穆妍去冒险。除了设计和铸造武器之外的其他方面,萧星寒都不比穆妍差,但穆妍才是真正的神兵令传人,苍松老头曾经断言她在设计和铸造武器方面的天赋无人能及,而萧星寒不过是先前穆妍不在家的时候,跟着四个老头学了并不长的一段时间,在这方面的实力还不如苍威和岑默,更不用说跟穆妍比了。

    所以,很客观来讲,如果有人要进去闯关,唯一的人选只能是穆妍,其他人进去就是送死,包括萧星寒在内。但萧星寒并不想让穆妍进去,因为他们对里面的关卡究竟有多难根本一无所知。

    “你们四个,一边儿玩儿去。”穆妍对四个剑龙卫说。

    四个剑龙卫看穆妍和萧星寒要单聊,都默默地退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背对着萧星寒和穆妍的方向。

    “不用说了,我不同意你进去!”萧星寒看着穆妍不容置疑地说。

    萧星寒话音刚落,他们背后的石门重重地关上了,因为神兵宫的石门每次开启都只有半刻钟的时间可以考虑。

    “来,我们坐下好好聊聊再说,总不能千里迢迢跑过来一趟,什么都没得到直接扭头回去了。”穆妍拉着萧星寒就在旁边席地而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萧寒寒,即便不是为了帮你找武功秘籍,我作为神兵令的传人,这道门打开的时候,也应该进去的。里面不是刀山火海,是对神兵令传人的考验,虽然可能很刁钻,但我对自己其实还是有信心的。”

    “我会担心。”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萧寒寒你要这样想。”穆妍看着萧星寒神色认真地说,“今天是你需要一本武功秘籍,我们来找神兵门的藏宝库,放弃了倒也没有太大问题,因为想其他办法,未必找不到适合你的秘籍,大不了你就拜到碧血山庄门下,齐家的武功挺厉害的。但这样的事情,以后可能还会发生。譬如说,之后我生病了,需要一种奇药,只有神兵门的藏宝库里面才有,到时候我们不还是要走上现在的老路吗?”

    萧星寒皱眉,握着穆妍的手并没有松开,就听到穆妍接着说:“这次的事情并不紧急,但我们既然来了,便不能空手回去!”

    “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进去!”萧星寒面色微沉。他知道穆妍说的有道理,换了他是穆妍,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理智是一方面,情感又是另外一方面,他宁愿自己去闯刀山火海,却不想看着穆妍一个人去冒险。

    “我们一起进去啊!”穆妍唇角微勾,“门口和那块石碑之间有一小段距离,那里一定是安全区域,只有跨过石碑才算真正进了神兵宫,需要去闯关。我们一起进去,你就在安全区域看着我,我去闯关。所谓的闯关不成功只有死,说白了就是里面设置了杀阵,我闯我的关,同时你去研究里面的阵法和机关,我们两手准备,说不定我还没闯关成功,你先把里面的阵法都给破了,到时候我们自然不需要再遵循那人留下的规则了!”

    “听你的吧。”萧星寒神色微微有些无奈,伸手把穆妍拥入了怀中。

    “过来吧。”穆妍招呼四个剑龙卫过来,然后看着他们神色严肃地说,“你们接下来就在外面等着,我和萧寒寒一起进去,水和食物我们都带进去,你们自己再想办法。”

    “是,夫人。”四个剑龙卫齐声说。

    “如果接下来有人来,你们躲起来,不必理会,他们进不去。”穆妍对四个剑龙卫说。

    四个剑龙卫一齐点头,把他们带来的水和食物都给了萧星寒和穆妍,然后穆妍再次打开石门,和萧星寒一起走了进去。

    萧星寒走了两步,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停了下来,因为穆妍推断的安全区域真的很小,萧星寒再往前走就会越过石碑,进入神兵宫了。

    穆妍站在萧星寒身旁,先把神兵宫之中各处仔细看了一下,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然后抬脚越过石碑,踏入了神兵宫。

    在穆妍踏入神兵宫的同时,神兵宫正中央一块石碑缓缓地从地下升了起来,上面的字迹和门口的石碑如出一辙。而上面写着试炼的具体规则,说是一道关卡,但其中有十个要求,涉及到了武器铸造的各个方面,要求简直堪称变态。这十个要求必须全都满足,不能有毫厘之差,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穆妍走到离她最近的一个石台旁边,发现下面竟然有活水流过,不得不感叹神兵门先主还真是用心良苦。铸造武器必须要用水,如果这里面没有水的话,萧星寒和穆妍只能把他们要喝的水拿出来了。而这里面显然也是单行道,想要回头从石门出去是不可能的,只能闯关成功活着找到出去的路,否则必然会死在里面。

    穆妍铺开一张纸,取了水磨墨,然后神情专注地绘制了一幅神兵宫内部构造图,有些地方萧星寒所在的位置是看不到的,穆妍全都仔细观察了一番,一些细节的地方还有放大的图。

    然后穆妍把她绘制的图纸全都交给了萧星寒,萧星寒盘膝坐在地上,开始认真地看那些图纸,好从中找出这里面的机关阵法所在。

    而穆妍按照石碑上面的第一条要求,开始绘制一幅武器设计图。

    这是让穆妍自由发挥,却又有所限定,因为第一条要求之中很具体地规定了武器的功能,所以穆妍设计出的武器,必须满足功能性的要求。而这条相当刁钻,因为限定是一样武器,却要求具备很多种功能。

    穆妍用了半天的时间,用最大的一张纸,终于绘制好一张武器设计图,她举起来给萧星寒看,笑着说:“萧寒寒,如果我把这鬼东西打造出来,就可以踹了我师父当门主了!”

    萧星寒看着穆妍所画的设计图纸上面极其复杂的武器,微微皱眉说:“可以用同一种材料吗?”

    穆妍摇头:“当然不行了,第二条要求我同时用上至少十种矿石。”她也是醉了,一件武器同时用上不同的矿石来打造,是很复杂的,她虽然懂,但这件武器本身对矿石的要求就极高,必须非常小心,否则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导致整件武器失败。

    于是,接下来穆妍继续专注于设计和铸造武器,而萧星寒在研究神兵宫之中的机关阵法,到了一定的时间,萧星寒会叫穆妍去他身边,喝点水,吃点东西,然后再继续。

    晚上要不要睡觉,这是一个问题。根据穆妍的推断,她想要成功打造出那样武器,中途没有失败返工的话,至少也需要十天的时间。而萧星寒看了一天,对于神兵宫之中的阵法机关也没有任何头绪,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

    萧星寒怕穆妍太累了,但穆妍觉得这种鬼地方还是尽早想办法出去比较好,所以她和萧星寒最终决定,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就继续,也不管白天黑夜。他们随身带的有夜明珠和火种,夜晚可以用。

    等在外面的剑龙卫轮流会去找水源和食物,每次最少有两个人在外面候着,而冷四方的房子那边,也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与此同时,走到半路折返回去送马的四个剑龙卫已经回到了繁星城,并且把萧星寒和穆妍的马送到了独孤傲那里。

    “你们还要回去找他们吗?”独孤傲皱眉问。他总感觉萧星寒和穆妍此行不会太顺利,因为神兵门的藏宝库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并打开得到宝藏的。

    “主子和夫人说,让我们留在繁星城,听独孤公子差遣。”一个剑龙卫说。

    “你们知道怎么找到他们吗?”独孤傲问。

    “不知道,地图只有主子和夫人知道,我们从未见过。”另外一个剑龙卫说。

    “罢了,那你们就留在繁星城吧。”独孤傲微微摇头说。他本来还打算去帮一下萧星寒和穆妍,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想去也去不了,因为找不到他们在哪里。

    独孤傲依旧住在别院里面,连烬和拓跋翎大婚之后,繁星城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独孤傲只能等萧星寒和穆妍回来之后,再一起离开繁星城,回耒阳城去。

    天厉国耒阳城。

    萧月笙最近见到萧源启和宁如烟的时候,宁如烟总会问起穆妍和萧星寒有没有消息,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虽然之前他们也会问,但现在再问,原因又多了一层,因为拓跋严把穆妍写给萧月笙的那封信,拿给萧源启和宁如烟看了,当时二老真真是喜出望外。

    “月儿,这个镯子你收着,娘本来有两个,一个给了妍儿,剩下这个,等你见到齐家小姐,就送给她。”宁如烟这天把一个玉镯交给了萧月笙。

    萧月笙无语望天:“娘,是不是太着急了?”

    “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了?”宁如烟瞪了萧月笙一眼,“妍儿的眼光肯定没错的,等她回来,娘得跟她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去齐家提亲。”

    “娘,四叔还没成亲,我小着呢!”萧月笙唇角微勾,摸着自己的下巴说。

    听到萧月笙突然提起萧源皓,宁如烟秀眉微蹙:“你四叔是一心向佛,不愿意成亲,就随他去吧。你如果也要吃斋念佛的话,娘就不管你是不是要成亲了。”

    萧月笙轻咳了两声:“娘啊,念佛没关系的,吃斋这不是要我命吗?我可没看破红尘,肯定要成亲的,不过这件事还是等小弟妹回来之后再说,这镯子娘先收着,等儿子把媳妇儿给您带回家了,您亲手交给她好了!”

    “也好。”宁如烟说着笑了起来,“娘就盼着星儿和妍儿赶紧回来呢,到时候你成亲,他们也该生个孩子了,娘以前觉得妍儿还小不着急,现在年龄正合适。”

    “嗯,娘说的对,我日盼夜盼小弟妹给我生个宝贝侄女儿呢!”萧月笙连连点头。

    “月儿,你应该盼着自己当爹才对。”宁如烟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嘿嘿一笑:“娘,我盼着呢!”

    因为穆妍不在家,最近拓跋严直接住在了苏丞相府,不必再让人每天接送,所以这天萧月笙过来萧尚书府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带拓跋严一起。

    入夜时分,萧月笙一个人暗中离开萧尚书府,往萧王府而去。

    走到半路,萧月笙突然神色一凝,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他猛然回头,只看到树叶在萧瑟夜风之中微微颤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今夜月色晴明,萧王府的大门已经出现在视线中,萧月笙猛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冷声说:“谁?滚出来!”

    萧月笙不知道谁会来跟踪他,但他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想到萧王府里面的人,他决定还是不要把人引到萧王府去,能在外面解决就最好了。

    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萧月笙身后,萧月笙突然感觉脊背发凉,转头就看到一个浑身上下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露在外面的那双眸子表明这是个老者。

    萧月笙眼眸微缩,猛然拔剑而出。

    老者目光幽深地看了一眼萧月笙手中的剑,声音低沉地叫了一声:“徒儿,好久不见了。”

    萧月笙心中一沉,他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所以这些日子即便是睡觉的时候也没有把易容洗掉过,现在还顶着萧星寒的脸,戴着萧星寒标志性的面具,穿着萧星寒的衣服,用的是萧星寒的剑。

    假如遇到别人,萧月笙都不惧,可这个世界上会管萧星寒叫徒儿的人,只有一个,便是那个当年改变萧月笙和萧星寒命运,害死萧烜,并且差点导致萧星寒变成一个杀人狂魔的老变态!

    萧星寒不知道他那位师父叫什么名字,所以萧月笙自然也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人终于出现了,现在就在他面前!

    萧月笙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目光幽寒地看着老者,微微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萧星寒临走之前专门跟萧月笙说过,假如他那位师父找上门来,让萧月笙千万不要冲动行事,最重要的是保命。萧月笙知道,他自己根本不是这位老者的对手,否则不会被老者靠得这么近才察觉。

    “恨为师?还想杀了为师?”老者似乎在笑,声音颇有几分怪异,“徒儿,为师对你,是悉心栽培,用心良苦啊!”

    萧月笙依旧没有说话,老者猛然伸手朝着萧月笙抓了过来,萧月笙转身,拔腿就跑!

    不过并没有过多久,身形如鬼魅一般的老者就追上了萧月笙,萧月笙持剑挡在自己身前,声音幽寒地说:“你到底想如何?”

    老者哈哈笑了起来:“老夫该叫你一声阿月,小时候老夫抱过你,不过想来你不记得了。”

    萧月笙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寒光,就听到老者接着说:“你假扮老夫的徒儿星寒,并没有什么破绽,换了别人,不会发现的。但老夫知道你不是他,原因你应该也猜到了,老夫的徒儿,现在应该神功大成,不可能那么晚才发现老夫!”

    “神功大成?”萧月笙用回了原本的声音,突然低声笑了起来,“没错,他本应该神功大成,比我厉害很多,但可惜的是,我那位小弟妹,并不想被他吸干血化成灰,所以,我们合力把他给杀了。现在我拿回了本属于我的一切,穆妍也彻底自由了,至于你的徒弟,你去阴曹地府找他吧!”

    老者眸光一寒,看着萧月笙冷声说:“不可能!”

    “不然你以为为何我会顶着他的脸,戴着他的面具,穿着他的衣服,拿着他的剑呢?”萧月笙冷笑,“因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而这一切,本就是属于我的!”

    “小子,你知道你这样说,老夫会杀了你的。”老者看着萧月笙冷声说,“老夫再问你一次,星寒到底在哪里?”

    “死了!”萧月笙冷笑。

    下一刻,老者猛然朝着萧月笙逼近,而萧月笙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一挥手,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老者射了过去!

    老者侧身避开,并没有中招,接下来萧月笙开始用身上的很多种暗器和毒药来对付老者,可是到后来他发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暗器毒药都是没有用的。只要速度够快,一切暗器都能躲得过去,而当萧月笙发现他的毒药对老者都没有用的时候,心便凉了半截。

    萧月笙本想发个信号让穆霖和慕容恕过来帮忙,但他很快就意识到穆霖和慕容恕来了无济于事,这个老者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他们联手都未必有胜算。

    当萧月笙被老者伸手成爪扼住脖子的时候,他的心情突然平静了下来,微微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说:“当年你没杀我,现在想动手就动手吧!”

    “当年老夫不杀你,现在也不会杀你。”老者看着萧月笙冷笑,“有些事情你不说,不代表老夫不知道。你骨子里流着萧家的血,和星寒是兄弟,你绝对不会对他动手。星寒的重阳心法修炼到了关键的时候,他的王妃就是他的血主,老夫本以为他会吸干那个女子的血,选择成为至强高手,绝对不会放弃一身修为,没想到那个女子对他竟然有那么大的影响。他现在还活着,但让你出面假扮他,是因为他内力尽失躲起来了吧?”

    萧月笙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萧星寒的师父果然在暗中关注着萧星寒的动向,并且他显然对于萧星寒的修炼进度了解颇深,根本不需要其他证据,就能推断出萧星寒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选择。

    “你何必逼迫星寒,他从来都不在你的掌控之中,便是你现在杀了我,杀尽萧家人,让他痛苦又怎么样呢?你还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萧月笙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老者神色平静地说。

    “老夫承认,当初逼星寒有些紧了,某些事情原本没有必要。”老者声音怪异地说,“所以老夫现在不会杀你,也不会动萧家人,便是星寒内力尽失,老夫也没什么值得生气的,因为以他的天赋,成为至强高手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即便现在重新开始修炼,也用不了多久,而只要是星寒想要的东西,谁都挡不住他的脚步,这一点,老夫也是这几年才想明白。”

    “你什么意思?”萧月笙冷声问。

    “呵呵,”老者冷笑,突然放开了萧月笙,飞身离开,苍老诡异的声音飘散在夜空之中,“老夫会推星寒一把的,小子,准备好接招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