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3.逗你玩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23.逗你玩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以北的荒漠之中,这里是一片不小的绿洲,有一个湖泊,岸边有一座不大的房子。

    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简易的石板床,一个木头桌子和凳子,而被抓的五个剑龙卫都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显然是中了迷药。

    中年男人大步走进去,直接越过地上东倒西歪的剑龙卫,把唯一的凳子搬过来,放在了穆妍面前,还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大嗓门地说了一句:“少主请坐!”

    “我们不如到外面湖边席地而坐,好好聊聊。”穆妍面带笑意地建议到。

    “那怎么行?这鬼地方夜里冷得很,少主这么单薄的小身板,出去冻坏了我可负担不起!”中年男人执意要让穆妍坐下,朗声说,“我叫冷四方,少主叫我的名字就好!”

    穆妍微微一笑:“好,四方大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穆妍坐下,萧星寒和周正站在她身后,自称冷四方的中年男人也没有立刻把五个昏迷的剑龙卫给弄醒,而是盘腿坐在了穆妍对面的地上,呵呵一笑对穆妍说:“少主别见怪,我就是粗人一个,什么都不讲究!再说了,在这鬼地方,能活下去就不错了,也没得讲究!”

    “四方大叔这是真性情。”穆妍笑着说。

    “已过百年,不知神兵门苍氏现在有多少人,为何门主没有一同前来寻宝呢?”冷四方看着穆妍问。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苍氏一族正式的门人现在只有师父和师兄还有我三个人,师兄是师父的儿子,名叫苍喆。”

    “哦?少主不是苍氏血脉?”冷四方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

    “我是师父的养子。”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不过师兄从小身体就不好,所以师父让我当了这少主。”

    “那定然是少主实力不凡,才能得到门主看重。”冷四方说。

    “多谢四方大叔夸奖。”穆妍笑笑说。

    “这次少主前来,可带着神兵令?如果没有神兵令的话,这藏宝库是断不可能开启的!”冷四方对穆妍说。

    穆妍摇头:“我并没有带神兵令前来。”

    “这……少主既然说是来寻宝的,应该知道神兵令是开启藏宝库的钥匙,却没有带神兵令前来,是故意这样说,不信任我冷氏一族,怕我冷氏一族抢了神兵令吗?”冷四方看着穆妍的眼神有些幽深了。

    穆妍摇头:“四方大叔,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冷氏一族定然也是百年前神兵门存活下来的一脉,即便是旁支,那也是神兵门后人,冷氏一族代代守在这个地方,已经百年有余,如果说是为了苍氏一族守门的话,晚辈可不信。”

    看到冷四方面色微沉,穆妍神色平静地继续说:“想来冷氏一族是手中没有神兵令,所以在等着苍氏一族后人持神兵令前来,开启藏宝库,共享宝藏。这无可厚非,毕竟都是神兵门的后人,苍氏一族早已没落,与冷氏一族合作,才有让神兵门再次现世的机会,也才有重振神兵门的机会。”

    “少主果然聪慧!”冷四方看着穆妍,突然笑了,“没错!我冷氏一族也是神兵门的后人,守护藏宝库已经百年有余,自然是想协助苍氏后人重振神兵门的!总不能我们在这里守了百年,帮助苍氏一族得到惊天的宝藏,然后自己什么都没有,看着苍氏一族护不住宝藏,让神兵门再次覆灭吧?”

    “四方大叔,我已经说了,冷氏一族共享宝藏的要求,合情合理。”穆妍微微点头说。

    “那少主何必遮遮掩掩,把神兵令拿出来,也好让在下相信你真的是神兵门的少主!”冷四方看着穆妍说。

    穆妍轻笑了一声:“四方大叔已经拜过我了,说明认可了我的少主身份。如果我不是苍氏一族的后人,便不可能接触到神兵令,并得到神兵令之中的藏宝地图,找来这个地方,不是吗?”

    “呵呵,少主这么说倒也没错,那少主还是赶紧把神兵令拿出来,给在下开开眼吧!”冷四方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四方大叔,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来,身上真的没有神兵令,原因很简单,师父说神兵令事关重大,而我只是少主,还没有资格得到神兵令。”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冷四方神色莫名地看着穆妍问。

    “我来探路啊!”穆妍一脸无辜地说,“师父把藏宝地图交给我,让我带人前来探路,等我找到藏宝库的确切所在,并且让我身边这位高人找到打开外部机关的方式,然后就可以回去接师父过来开启藏宝库了。”

    “少主就没想过,门主是在利用你,给你一个少主之名,让你为他卖命,最终不管少主还是门主的位置,都是你那位师兄的?”冷四方看着穆妍说。

    穆妍似乎并不意外,听到冷四方的话直接笑了起来:“这很明显不是吗?不过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师兄是师父的亲生儿子,师父要把神兵门和宝藏交给师兄,这是人之常情。我的目的并不是神兵门的门主之位,也不是霸占所有的财富,我对铸造兵器没有太大兴趣,只想成为一个绝顶高手,到时候我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天下,财富地位还不是唾手可得?为什么非要接手神兵门那个烫手的山芋呢?我想开启神兵门的藏宝库,是想要得到里面的绝世神功秘籍。”

    “少主倒是真的坦率。”冷四方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我要那么多的财富做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四方大叔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穆妍看着冷四方笑得一脸乖巧。

    冷四方点头:“少主很豁达,在下佩服!寒舍简陋,那边有张床,少主一路劳顿,先去休息一下,等明日天亮,我们再商议去藏宝库的事情。”

    “那就多谢四方大叔了,不知四方大叔方不方便先把我这几个奴仆给弄醒呢?”穆妍看着冷四方说。

    冷四方一拍脑门儿:“瞧我这脑子!见到少主太激动,把这茬给忘了!我立刻把这五个兄弟的迷药解了!”

    穆妍对于就躺在冷四方身旁的五个剑龙卫都能被冷四方给忘记这件事,笑而不语,看着冷四方给五个人都喂了一颗解药,五人幽幽醒转,一个个垂着头站在了旁边,并没有开口说话。

    “少主生性自由,能得到这几个兄弟的效忠,也是很了不得啊!”冷四方意味深长地说。

    穆妍笑着摇头:“并非如此,这六个兄弟都是我这位结义大哥的属下,这次我大哥带他们来帮忙的。”

    “怪不得呢,看这位公子气度不凡,想必不是等闲之辈,失敬了。”冷四方对着萧星寒拱手。

    萧星寒微微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很高冷的样子。

    “少主和诸位兄弟先稍事休息,我去外面为你们取水过来洗把脸!”冷四方拱手,话落就大步走了出去,还把门从外面紧紧地关上了。

    离门最近的周正轻轻推了一下门,然后对穆妍摇头,表示从里面打不开。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们都辛苦了,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吧。”话落看向了萧星寒,“大哥过来坐。”

    萧星寒和穆妍两人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穆妍伸手指了指上面,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大哥觉得那位四方大叔可信吗?”

    “其实无妨,弟弟身上并没有神兵令,不必考虑那么多。我们只需要注意安全,早日回去,一切听你师父定夺吧!”萧星寒说。

    “也好。”穆妍点头,然后朝着房顶看了一眼,她知道,那里有一个武功比冷四方还要强的高手在偷听,她和萧星寒说的话不过是在做戏罢了。

    静静地坐在门边的周正看了穆妍一眼,眼中满是佩服,对于穆妍临危不乱,以及出神入化的编故事能力叹为观止。从穆妍自己的名字,她师父的名字,神兵门苍氏一族现存的人数,以及神兵令的所在,所有穆妍告诉冷四方的,全都是假的。

    而穆妍竟然能那么自然地用一个很合理的故事给圆了过去,没有丝毫破绽,假如不是周正知道实情的话,听到穆妍说的那些,绝对相信穆妍真的没有带着神兵令过来,只是来探路的,因为正常人在那种意外的情况下,根本就编不出那样完美的谎言,这需要极其冷静的心智和极其强大的逻辑才能做到那种程度。

    “三个人,等他们都现身之后再动手。”

    穆妍用手指在萧星寒手心快速地写着字,说出口的话却是:“大哥,这次连累你了。”

    “你做主,小心为上。”

    萧星寒在穆妍手中写着字,说出口的话是:“弟弟,虽然你不肯接受我的心意,但我早就说过,为了你,我愿赴汤蹈火。”

    穆妍嘴角微抽,地上坐着的六个剑龙卫一个个都憋着笑,觉得他们家王爷自从成亲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会儿竟然故意在暗示偷听的人,说他好男风,爱上了神兵门的少主,神兵门的少主不肯接受他的爱意,但他对神兵门少主所有的要求,都义无反顾……

    “萧寒寒,你很可爱。”穆妍唇角微勾,在萧星寒手心写下这样一句话。

    但穆妍说出口的话是:“大哥,如果我是个姑娘,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明明此时他们的处境并不安全,六个剑龙卫却都强忍着笑意,感觉他们家主子和夫人都是很有趣的人。

    并没有很久,门开了,冷四方手中端着一个木盆,大步走了进来,笑着说:“久等了!少主先来洗把脸吧!”

    穆妍和萧星寒都是易容过的容貌,不过并不怕沾水。她走过来,从自己袖中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沾湿了水,拧了一下,先递给了萧星寒:“大哥先来。”

    “弟弟先来吧,都一样的。”萧星寒推辞。

    穆妍擦了一下脸,然后把帕子递给萧星寒,萧星寒也没有洗,直接拿着就擦自己的脸,看在眼中的冷四方眼底闪过一道怪异的光芒。

    穆妍和萧星寒洗过之后,六个剑龙卫也陆续洗了脸,水里并没有放什么东西,穆妍知道。而他们的处境虽然不安全,但她想冷四方被她一通大忽悠之后,刚刚肯定是出去跟冷氏一族其他的高手商议接下来要如何行事了。

    冷氏一族现在可以选择的第一条路是,直接抓住穆妍,逼迫穆妍说出神兵门门主的所在,然后找到神兵令,第二条路是,配合穆妍继续扮演藏宝库守门人的角色,和穆妍一起行动,盯着穆妍的一举一动,等穆妍探路结束离开的时候,直接跟踪上去,便能找到神兵令了。

    前者并不明智,因为他们无法验证穆妍在逼迫之下告诉他们的神兵令所在是真是假,也有可能穆妍口中那位并不是很信任她的师父“苍凉”为了稳妥起见,已经暗中转移到了一个穆妍都不知道的地方,只能他找到穆妍,不能是穆妍找他,如果这样的话,冷氏一族想要找到神兵令的可能性并不大。

    后者相对来说要稳妥很多,毕竟冷氏一族身在此地的三个高手现在还有两个自认为没有暴露,接下来让冷四方明面上跟着穆妍,他们暗中行事,等穆妍离开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上去,找到神兵门苍氏一族真正的主子轻而易举。

    这些穆妍都想到了,她很确信冷四方选择的是后者,否则冷四方就会直接对他们所有人下毒,把他们放倒,然后把穆妍抓起来,现在显然并没有。

    躲在房顶上面偷听的高手也没有从穆妍和萧星寒说的话里面听出任何破绽,倒是听到了萧星寒和穆妍两个“男人”之间的禁忌之情,如今冷四方亲眼看着萧星寒看向穆妍的眼中满是情愫,不得不相信穆妍的话。

    而冷四方自始至终没想过穆妍是个女子,首要原因自然是穆妍的易容术很厉害,声音也伪装得毫无破绽,而第二个原因是,冷四方包括其他任何外人,都不会想到神兵门中会出现女弟子,并且还是少主。

    “少主和这位……”冷四方看着萧星寒问,“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我也姓慕。”萧星寒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看着穆妍的方向。

    冷四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在他看来,就是萧星寒故意说他也姓慕,暗戳戳地表达对穆妍的爱意,他也没有深究萧星寒真正的名字,开口叫了一声:“慕公子。”

    “四方大叔,我们人多,不过大家都是男人,不拘小节,今晚就都在这里休息吧!”穆妍对冷四方说。

    “那就请少主凑合一下吧!”冷四方笑着说。

    “哪里?这里比起我们前些日子住的地方,已经好很多了,至少不用担心半夜被风吹跑。”穆妍笑着说。

    “少主和慕公子去床上休息吧,我就在地上打个盹。”冷四方说着直接坐了下来,然后果然看到萧星寒和穆妍一起上了他的那张虽然不小,但是两个男人躺在上面看起来还是感觉无法形容的床……

    天亮了,一行人都起身出去,到湖边洗了脸漱了口,冷四方拿出他储存的干粮分给大家吃,饼子硬邦邦的咯牙。

    然后冷四方看着萧星寒从行李里面拿出一口小锅架在湖边,开始煮小米粥,里面还放了红枣……

    “慕公子真是细心啊!”冷四方感叹了一句。

    穆妍笑得有些尴尬:“我大哥对我是很好。”

    小米粥当然没有冷四方的份儿,虽然穆妍客气地说要请他喝一点,但萧星寒很高冷地说不够了。

    吃过早饭之后,穆妍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片绿洲不小,水源丰沛,四周沙丘很高,足以挡风,冷氏一族的确挑了个好地方。不过根据穆妍脑海中的地图,这个地方距离藏宝库应该还有一段路程。

    “只有四方大叔在此地吗?无人做伴岂不是很孤单?”穆妍对冷四方说。

    冷四方苦笑:“没办法,这种苦差事,谁都不想来,因为我在家族兄弟里面身体最好,最能吃苦耐劳,所以二十年前就被派到这里来接替一个族叔。每隔三个月会有人过来给我送干粮,有时候我兄弟会亲自来陪我住几天,习惯了!”

    “佩服!”穆妍拱手,一脸真诚地说,“如果是我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二十年,肯定得疯了。”

    “少主说笑了。”冷四方呵呵一笑说,“咱们现在准备出发去藏宝库吧,我就陪少主一起去探探路!”

    “多谢四方大叔,我们走吧。”穆妍微微点头。剑龙卫们带上了所有的行李,而冷四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萧星寒和穆妍身上的武器,发现都不是凡品,就连剑龙卫用的刀和剑,看着也像是出自神兵门。

    一行人带着充足的水,离开了那片绿洲,继续往北而行。

    路上穆妍和冷四方相谈甚欢,冷四方真的感觉穆妍就是个头脑聪明但是行事颇为洒脱的年轻人。冷四方也十分确定,萧星寒是真的爱上了穆妍,那些剑龙卫的确是萧星寒的属下。

    至于穆妍先前察觉到的另外两个高手,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冷四方和那两人都以为穆妍什么都不知道。

    如此,又过了两天时间,他们看到了沙漠中出现了一条河,河水非但不浑浊,反而是碧蓝的颜色,绕着一个高大的沙丘而过,看起来怪异至极。

    “慕公子,我们看到的这条河,便是藏宝库最外围的阵法。”冷四方对萧星寒说,显然是想要看看萧星寒到底有没有破解阵法和机关的本事。

    穆妍表示,当初她去神医门,专门学了阵法和机关术,还顺走了一本很厚的阵法和机关术秘籍,回去之后自然是给萧星寒看的。两人对于此道都相当感兴趣,那本书里面的内容早已融会贯通,并且一起交流摸索着在萧王府里面设计出了好几个阵法。

    可以说,穆妍懂的,萧星寒都知道。所以冷四方对萧星寒的怀疑,必然会被打脸的。

    萧星寒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了河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在冷四方惊诧的眼神之中,直接跳进了河水里面,然后在其中以一种很诡异的步伐走了起来。

    三个剑龙卫在河边跟着萧星寒一起,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冷四方也赶紧跟了过去。

    两刻钟之后,萧星寒把呈环状的那条河走了一遍,而冷四方猛然瞪大眼睛,看着那条碧蓝的河在他的视线中凭空消失了,而萧星寒身上根本没有沾上一滴水,只是鞋上有些干燥的沙子。很显然,之前那条河,根本就是阵法导致的幻象……

    “这……太神奇了!”冷四方忍不住惊叹。他已经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了,冷氏一族的其他人也来过不少次,但他们根本不懂阵法,曾经试图越过那条河,却被沙丘之中飞出的无数箭矢逼了回来,他们也试过踏进河水之中,可进去之后就会往下陷,冷氏一族的一个高手就是直接被活埋了进去,尸骨无存。

    “四方大叔,我大哥很厉害吧!”穆妍一脸与有荣焉。

    “是啊!慕公子果然是高人!”冷四方呵呵一笑说。

    萧星寒并没有理会冷四方的夸赞,而是看着穆妍含情脉脉地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去学机关阵法之术。”

    “咳咳!”穆妍轻咳了两声,转移视线,看向了面前高大的沙丘,“大哥,接下来还要劳烦你。”

    “走吧。”萧星寒找到了一个位置,然后招手让六个剑龙卫过去,指挥他们开始挖沙丘的底部。

    底部被挖空之后,上层的沙子纷纷落下,然后冷四方目光惊讶地看着一个高大的宫殿出现在视线之中。这宫殿原本被厚厚的黄沙层所覆盖,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个沙丘的样子。

    “就是这里。”萧星寒指着一道高大古朴的石门说,“这是入口。”

    看到石门上面有一个并不大的凹槽,穆妍有些遗憾地说:“看来没有神兵令果然进不去,我们也只能打开最外围的机关,看到藏宝库的真正样貌,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了。”

    冷四方微微皱眉:“少主这就要回去了吗?”

    穆妍很淡定地说:“是啊,我又没有神兵令,现在探路已经探完了,可以回去跟师父交差了。四方大叔如果无事的话,还在那个地方等着吧,想必过段日子我师父就会亲自过来了,到时候有神兵令,打开藏宝库并不难。”

    “那好吧,我听少主的。”冷四方微微点头说,“我们先回去再说。”

    冷四方对于穆妍是否真的没有神兵令,原本还有一丝怀疑,但这会儿都到了门口,穆妍却选择扭头就走,冷四方觉得,穆妍应该是真的没有神兵令,只是过来探路的。

    三人离开了那座沙丘,萧星寒又绕着沙丘外围用一种独特的步法走了一圈,然后冷四方就看到原本凭空消失的那条河又出现了,还是碧蓝澄澈的颜色。

    冷四方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在他的计划里面,这最外围的阵法既然已经打开了,接下来他们冷氏一族暗中跟踪穆妍,找到神兵令并抢夺到手之后,就能直接过来开启藏宝库了,却没想到萧星寒又把最外围的阵法给弄出来了。

    冷四方目不转睛地看着,也没有记住萧星寒的步法,因为实在是太快了。

    冷四方心想,接下来他们还不能对萧星寒动手,因为还需要利用萧星寒来解那道阵法,以及藏宝库里面可能会有的其他阵法和机关。

    “四方大叔在想什么?”穆妍看着冷四方问。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冷四方笑着说。

    一行人从原路返回,用的时间跟来时差不多,两天之后回到了冷四方的住处,正好是傍晚,冷四方就邀请他们休息一晚,明日再上路,穆妍很爽快地答应了。

    冷四方是真的在这个鬼地方待了二十年没有离开了,平日只能靠干粮度日,已经多年没有闻到过酒香了。看到剑龙卫从一个大包袱里面翻出来一小坛酒的时候,冷四方的眼睛都亮了许多,迫不及待地倒了一杯,放在鼻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太香了!”

    “这次多亏了有四方大叔,不然我们不可能这么顺利找到正确的路,我敬四方大叔一杯!”穆妍举杯对着冷四方一脸真诚地说。

    冷四方黝黑的脸上堆着笑,却一直等到穆妍把那杯酒喝了之后,自己才举杯一饮而尽,显然对穆妍还是有一份戒备心在的。

    “我大哥不能喝酒,今日这坛酒,都是我和四方大叔的,咱们一醉方休!”穆妍十分豪气地说。

    “好,一醉方休!”冷四方哈哈笑着说。

    接下来,穆妍和冷四方推杯换盏喝得好不开心,穆妍眼中始终保持着一份清明,冷四方到后来眼神都有些迷蒙了,还一直说要跟穆妍干杯。

    “四方大叔,酒喝完了。”穆妍把空坛子给冷四方看。

    “少主这酒……真的很不错……”冷四方话落,头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脸色黑红,不过片刻之后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而这让附近的两个冷氏一族的高手原本靠近的脚步顿了一下,停了下来。他们真的怀疑穆妍在酒里面做了手脚,要下毒害冷四方,怕冷四方中招。这会儿看到冷四方倒下,两个高手下意识地想要靠近,来救冷四方,却没想到冷四方睡着了,直接打起了呼噜,根本没有一点中毒的样子,只有醉酒的样子。

    “你们两个,把四方大叔抬进屋子里面,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穆妍点了两个剑龙卫,他们把冷四方抬进了房子里面,关上门之后,就甩手把冷四方直接扔在了地上。

    “大哥,我不困,你呢?”穆妍问萧星寒。

    “弟弟不困的话,一起走走,赏月观星吧!”萧星寒对穆妍说。

    这天夜晚月明星稀,这边的月亮看起来也更加寂寥,而寥寥数颗星星围绕在月亮周围眨着眼睛,夜空美丽得无法言说。

    躲在暗处的两个冷氏一族的高手,看到萧星寒和穆妍果然开始绕着湖边散步赏月,根本没有回到房子里面去,更不可能找冷四方的麻烦,所以他们并未现身,打算按照原计划,在萧星寒和穆妍明日离开的时候,暗中跟上去。

    而此时的房子里面,两个剑龙卫把烂醉如泥的冷四方扔在了地上之后,其中一个从荷包里面掏出一颗药丸,掰开冷四方的下巴就塞了进去。

    原本熟睡打呼噜的冷四方身子颤了颤,嘴角开始往外溢血,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许多。这药并不致命,最主要的功效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废掉一个高手的一身修为……

    躲在外面的两个冷氏一族的高手,就默默地看着萧星寒和穆妍并肩在湖边走了一圈又一圈,清冷皎洁的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看起来倒真的很般配。

    一直到快子时,萧星寒和穆妍才回到了那座房子里面,把门关好了,隔绝了暗处那两人的视线。

    “四方那小子不会有事吧?”苍老的男声。

    “不过是喝多了,能有什么事?”苍老的女声。

    “总感觉那个小子没有那么单纯。”老者若有所思地说。

    “别胡思乱想了!那小子如果真的有神兵令在手上,到了藏宝库门前,不可能忍得住。”老女人的声音,“接下来咱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跟踪他们,找到神兵门门主和神兵令,然后把苍氏一族所有人都除掉,我们冷氏一族,便是神兵门唯一的正统,坐拥不可计数的财富!”

    “师姐所言极是。”老者微微点头说。

    天快亮的时候,穆妍睁开眼睛,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冷四方,无声地对六个剑龙卫说了一句话:“不要出去,保护好王爷。”

    六个剑龙卫神色微凝,萧星寒伸手抱了穆妍一下,穆妍对萧星寒笑笑,然后起身过去,打开门,走了出去。

    穆妍一个人走到了湖边,在湖边盘膝坐下,微微闭上了眼睛,像是在修炼一样。

    而躲在暗中的两个冷氏一族的高手神色都变了,因为事情的发展跟他们设想的很不一样。原本应该穆妍和萧星寒一大早带着人离开,他们暗中跟上去,但现在冷四方没有出现,穆妍一个人出现在外面,在湖边打坐,一点儿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冷氏一族的老者和老妪对视了一眼,老者指了一下房子的方向,老妪会意,暗中朝着房子靠近。

    只是老妪尚未靠近房子,直接被逼得后退了很远,因为房子本就是透风的,此时从房子的各个通风的地方,飘散出来了五彩的毒烟,看起来十分美丽,却也渗人至极。

    原本躲在暗中观察的老者神色大变,猛然飞身而出,拔剑朝着穆妍就杀了过去!直到看到那些毒烟,老者和老妪才意识到他们被穆妍给骗了,而冷四方现在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老者功力的确很深厚,对战一开始,穆妍就落了下风,而避开毒烟的老妪不再管那个关着门被五彩烟雾笼罩的房子,而是飞身过来,和老者一起对付穆妍。

    穆妍这次可不讲什么江湖道义,直接毒药暗器轮番上阵,到这时老者和老妪才知道他们都被穆妍先前那副潇洒爽快人畜无害的模样给骗了!

    “小子,你在找死!”老者看着穆妍轻蔑地冷笑,显然根本没把穆妍的实力放在眼中,即便穆妍用上了毒药和暗器,他们也觉得穆妍很弱。

    “不,我在找乐子。”穆妍唇角微勾,一边挥舞着长剑抵挡老者和老妪配合默契的攻击,连连后退的时候,却笑了起来,开始倒数三个数,“三,二,一……”

    看到穆妍脸上诡异的笑容,老者和老妪心中突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下一刻,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丹田一阵刺痛,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老者和老妪的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抬都抬不起来。而穆妍就站在不远处,神色淡淡地看着他们说:“两位前辈,晚辈这厢有礼了。”

    “小兄弟,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老妪微微垂眸说,“我们是冷四方的家人,前来为他送干粮的。”

    “编,接着编。”穆妍似笑非笑地说,“冷氏一族?还真把自己当神兵门的后人了?觉得守了百年,那些宝藏就是你们的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冷氏的先祖应该只是参加过建造藏宝库,后来被灭口了,而他死之前想办法把藏宝库的所在告诉了冷氏族人,是这样吗?”

    老者和老妪沉默不语,穆妍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唇角微勾说:“关于建造那座藏宝库的工匠是否死得很冤,与我无关,你们想必也并不在意。你们的族人既然能够在此地等候百年之久,说明你们对宝藏志在必得的心。我欣赏你们的野心,不过很可惜,这宝藏是属于我的,我并不想跟你们共享,因为你们从一开始也没真的打算跟苍氏一族共享,你们所想的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拿到神兵令,二是除掉苍氏一族,包括我在内,我说得对吗?”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老者脸色煞白,看着穆妍声音急切地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毒,而那种毒十分霸道,他们现在感觉整个身体都麻木了,只有头还能动,而他们的一身内力,就那么没了。

    “你们也没打算跟我好好说话,计划等我离开的时候,暗中跟踪我,找到神兵令,然后除掉我们师徒,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们当我傻?”穆妍冷笑。

    “小兄弟,你师父不相信你,他只是在利用你!放了我们,我们冷氏一族可以效忠你!助你得到神兵门门主之位!”老妪开口,看着穆妍说。

    “你们冷氏一族当了这么多年的看门狗,脑子果然不太够用啊!到现在还相信我说过的话,真的很单纯。”穆妍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现在,你们可以去死了!”

    穆妍话落,一道寒光闪过,她一剑直接砍掉了老者和老妪两颗人头!

    穆妍看着没有沾染一丝血迹的剑,神色平静地收了起来,转头朝着不远处的房子走去。

    房子里面的毒烟已经消散了不少,被五花大绑的冷四方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看着穆妍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你竟然骗我?”

    穆妍笑了:“彼此彼此,对不住啊四方大叔,先前都是在逗你玩儿,你不妨猜一下,我为何要留着你的性命?”

    “休想从我这里知道冷氏一族的所在!便是我死了,你们苍氏一族只要出现,就会被冷氏一族追杀,不死不休!”冷四方厉声说。

    “小正子,评价一下四方大叔刚刚的话。”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周正看着冷四方冷笑了一声:“你对我主的实力一无所知!”

    冷四方神色一僵,面沉如墨地看着穆妍问:“为何没有一开始就对我们动手?”

    穆妍笑容灿烂地说:“告诉过你了,逗你玩儿。”

    所谓步步为营便是如此,穆妍没有一开始下手是因为那时没有万全的把握,也没有合适的动手时机。而去藏宝库走了一趟再回来,包括冷四方在内的冷氏一族的三个高手对她的戒备心又降低了一层,用美酒放倒冷四方,然后在散步的时候暗中往湖里投了毒,那两位必须要饮用湖中水的高手,中招是必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