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1.绝美大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21.绝美大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八月初十清晨,点星城的一处民宅里面,南宫晚目送晋连城离开,默默地转身,回了房间。

    看到躺在床上面白如纸气息微弱的杜午,南宫晚突然苦笑了一声,喃喃地说:“连城哥哥,你果然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啊……虽然杜午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事实上已经把你当成了儿子来看待,你对他下手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犹豫过吧……”

    南宫晚虽然实力不济,但她毕竟在神医门出生长大,作为曾经神医门的少主,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譬如傀儡蛊那种阴邪之物是什么东西。南宫晚在想,杜午对于晋连城没有那么多防备,晋连城想对杜午下傀儡蛊,曾经有无数次的机会,但晋连城非要等到杜午去找连烬麻烦的时候,才出手对付杜午,目的很明显,刻意当着连烬的面杀杜午,左不过是为了让连烬认为他已经变了,认为他还在乎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

    可感情这种事,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存了算计的心,便没有几分真心了。晋连城真的在意连烬这个弟弟吗?南宫晚觉得,或许有,但那份兄弟情对晋连城来说有多重要,就不好说了。

    想到自己的处境,南宫晚突然感觉心中很是凄凉。经过这段时间的波折,她不再是当初那个愚蠢又单纯的南宫大小姐了,晋连城对她冷漠到了极点,她已经看清楚晋连城是什么样的人,却说服不了自己,离开晋连城。

    即便南宫晚知道她要走,晋连城不会拦着,但她不想走,不愿意走,她告诉自己,就这样默默地陪着晋连城就好,能够帮上晋连城,甚至有天为晋连城死了,总归晋连城还会记得曾经有她这么个女人,深深地爱过他。否则,她就算离开了,天下之大,她一个弱智女流,又能去哪儿,又能做什么呢?

    北漠国皇宫之中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莫轻尘忙得脚不沾地,力求把这场大婚办得完美。至于登基大典,不管是时间还是流程,都被莫轻尘做主给压缩了不少,大婚成了重头戏,北漠国其他官员谁也不敢有意见。

    远远地看到萧星寒和穆妍出现,莫轻尘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了过来。他今日穿着北漠国的丞相朝服,颇有几分威严的气势在,看起来相当英俊挺拔。

    “慕大哥,慕小弟,你们来了。”莫轻尘看着萧星寒和穆妍笑着意味深长。先前他去给穆妍送好吃的,得知穆妍随口起了个化名叫做慕寒,当时感觉被虐了一把,就转头问萧星寒叫什么,结果萧星寒说,他叫慕卿……莫轻尘知道,穆妍曾经有个名字叫做言卿,他们这对夫妻秀恩爱秀得实在太明显,当然了,外人不可能懂。

    “这是北漠国的林丞相,名叫林辞。”穆妍对齐玉婵介绍莫轻尘。

    莫轻尘看着齐玉婵笑得一脸风流倜傥:“这个小妹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莫轻尘知道这是碧血山庄的大小姐,更知道这是穆妍给萧月笙相中的小媳妇儿,故意这样说话,想着这小姑娘如果看上他的话,那就没萧月笙什么事儿了,虽然可能会被穆妍揍。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林丞相啊!”齐玉婵看着莫轻尘笑得一脸大方,她是明月国人,自然知道莫轻尘曾经是明月国的丞相。

    莫轻尘还有点小得意,感觉齐玉婵貌似对他印象很好的样子,结果下一刻,齐玉婵压低声音对身边的穆妍说:“这个林丞相笑起来的时候不像好人啊!”

    在场的除了齐玉婵之外都是高手,萧星寒虽然内力没了,也把齐玉婵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莫轻尘神色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脸上稍微有些荡漾的笑容收敛了不少,正了正神色,看着齐玉婵说:“齐小姐别误会,本相是个正经人。”

    齐玉婵笑嘻嘻地说:“林丞相这个样子看起来就正经多了!”

    莫轻尘表示,这姑娘欣赏不了他的美,放弃了!

    “准备得怎么样了?”穆妍看着莫轻尘问。

    “没问题!”莫轻尘拍着胸脯说。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穆妍微微一笑说。

    “皇上让人在御花园里备了美酒和茶点,现在时辰尚早,你们先去坐坐。”莫轻尘对穆妍说,话落就走了。

    看着莫轻尘快步离开的背影,齐玉婵神色惊奇地说:“慕寒哥哥,你跟那位林丞相也是好朋友吗?感觉他对你很好很好的样子呢!而且北皇是知道我们会提前来吗?还给我们准备了好吃的,让我们去休息!”

    齐玉婵心思单纯没想那么多,只觉得穆妍本事太大了,齐昀眼眸微闪,他刚刚感觉那位“林丞相”对待穆妍的态度已经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了,在他们的关系里面,似乎做主的是穆妍。

    “本来我们不用来这么早的,不是你想来北漠国皇宫玩玩儿吗?”穆妍笑着说。

    “啊?是因为我吗?慕寒哥哥专门跟北皇说了我们要早点来,北皇才派人那么早去请我们!”齐玉婵这下真的感觉她的慕寒姐姐太厉害了!而且她有种被宠爱的感觉,好开心的!

    “走吧,先去吃点东西,喝杯茶,想玩的话还有时间。”穆妍伸手揽住了齐玉婵的肩膀。

    至于皇宫里面的其他人,都只知道这是皇夫青莲公子的朋友,贵客,不敢怠慢,也没有人靠近他们。北漠国皇宫穆妍和萧星寒都来过,并不陌生,也不需要带路,很快去了御花园。

    这会儿是仲秋季节,在夏季郁郁葱葱的草木,到这个时候尚未败落,色彩反倒缤纷了许多,还有在这个季节盛放的菊花,红的黄的白的,鲜亮的颜色让人心情也变得愉悦了起来。

    “慕公子,请。”一个美貌侍女候在亭子旁边,看到穆妍过来,恭敬地行礼,然后一摆手,亭子旁边的下人全都退到了三米开外。

    在古朴雅致的亭子里面坐下的时候,齐玉婵小脸有些兴奋:“跟着慕寒姐姐一起玩儿真的好有意思啊!”

    齐玉婵知道,假如她表明身份,以碧血山庄大小姐的身份前来观礼,也能被请进来,但绝对享受不到这种进了皇宫可以随便乱走还有皇帝专门安排茶水点心的待遇,这是顶级贵客才能有的待遇。

    “这个点心不错,你可以尝尝。”穆妍指着一盘看起来晶莹透亮的糕点对齐玉婵说。这是北漠国皇室中极少数人才能吃到的一种果子所做的开胃甜点,酸甜爽口。曾经穆妍来北漠国送亲的时候,拓跋浚为了向她和萧星寒示好,给他们送了一盘,也就四块,穆妍吃了一块,萧星寒吃了一块,剩下的都给拓跋严吃了。

    “看着好好看啊!”齐玉婵眼睛一亮。甜点之中像是长着一朵栩栩如生的花一般,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齐玉婵吃了一小口,眼睛都发光了,连连点头,很快吃完了一块,然后开始吃下一块。

    一共只有四块,齐玉婵吃了两块之后,才发现剩下的都不够其他三个人分的,她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对齐昀说:“师兄,不好意思我把你的吃了。”

    齐昀摇头表示没关系,他一路上都很沉默,也不敢看穆妍,怕萧星寒不高兴。不过他心里又是酸涩又有些欢喜,酸涩的是眼睁睁地看着喜欢的姑娘跟别的男人甜甜蜜蜜,欢喜的是穆妍似乎并不排斥他,像是把他当了朋友一样……

    “给你师兄尝一点,剩下的你都吃了吧。”穆妍笑着说。

    “慕寒姐姐不要尝尝吗?”齐玉婵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出卖了她的小心思。

    “我们都吃过。”穆妍笑着说。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齐玉婵拿起旁边的小刀,就给齐昀切了三分之一块,放在齐昀面前的碟子里,然后自己开心地把剩下的都吃了。

    “这个也不错,味道很特别,你可以试试。”穆妍指着另外一种绿色的点心对齐玉婵说。这种穆妍也吃过,点心里面加了薄荷,吃起来会有点凉凉的。

    齐玉婵吃得超开心,齐昀都淡定了,想着穆妍和齐玉婵一见如故,跟亲姐妹似的,穆妍愿意宠着齐玉婵,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自家师妹能吃这件事,穆妍显然早已了然于心。

    穆妍动手冲了一壶特供北漠国皇室的茶,给四个人一人倒了一杯。

    齐昀看着面前的茶杯,默默地端起来,浅浅地喝了一口。入口微苦,下一刻又回甘,很绵长的味道,一如齐昀现在的心情。

    今日天气不错,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看齐玉婵吃得不亦乐乎,萧星寒放下手中的茶杯,也不顾齐昀和齐玉婵在,握住了穆妍的手,把穆妍拉了起来:“我们去湖边走走。”

    “姐姐姐夫你们去吧,不用管我们。”齐玉婵笑嘻嘻地说。

    齐昀看着萧星寒和穆妍一起离开,微微垂眸,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许失落,却又觉得轻松了不少。萧星寒在的时候,齐昀总感觉压力很大,看都不敢看穆妍一眼。

    “师兄,美食让人快乐,吃一点吧。”齐玉婵对齐昀说。

    齐昀默默地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面前的一碟点心。

    结果等萧星寒和穆妍回来的时候,满满一桌子的点心和水果,全都被齐昀和齐玉婵师兄妹给吃光了,一点没剩,穆妍泡的那壶茶也被喝光了。

    “我师兄今天突然胃口大开,我没吃那么多的。”齐玉婵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一笑,齐昀看了穆妍一眼又很快低下头去,眼中闪过一丝赧然。

    “登基大典再过一刻钟就开始了,我们过去吧。”穆妍笑着说。

    北漠国皇室很多规矩与天厉国和东阳国不同。就像新皇登基,天厉国和东阳国往往办得十分盛大,其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是祭天。北漠国新皇登基,祭天和祭祖都是另择吉日,登基大典是皇帝接受百官叩拜朝贺即可完成。

    虽然天厉国和东阳国皇室的人想来观礼也来不及了,但举办登基大典的宫殿之中还是设置了观礼台,齐玉婵跟着穆妍坐上去的时候,感觉好神奇。她即将见证天下第一位女皇在这里正式诞生,距离这么近,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偶像之一拓跋女帝了!

    百官身着朝服,位列两旁,最前方的是丞相莫轻尘。他抬头看向了穆妍,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原本一脸肃穆的林丞相瞬间变成了穆妍的小弟小天儿。

    “皇上驾到!”

    随着由远及近的高呼,北漠国百官纷纷跪下,面朝高高在上的那把龙椅。北漠国的龙椅靠背上面雕刻着一只展翅高飞的神鹰,扶手上面是凶猛神武的龙头,整体色调偏暗,看起来霸气十足。

    齐玉婵瞪大眼睛看着大殿门口,拓跋翎缓缓地走来,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专属于她的龙袍并非明黄色,而是金红色,神鹰与神龙的图案交织在上面,高贵之中透着北漠国特有的霸道。拓跋翎画了稍浓一些的妆容,脸颊上的胎记还在,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仪。

    “好美啊!”齐玉婵忍不住小声感叹。她是第一次见到拓跋翎,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女子也可以是个样子的,美丽到了极点,无关容貌,那是一种强大的气场。

    拓跋翎一步一步,缓缓地往前走,长长的裙摆之上,神鹰高飞,候在偏殿之中的乐师开始用北漠国特有的一种胡琴弹奏起了一首磅礴激昂的曲子,让人听了心旌震荡,仿佛身处辽远的大漠之中,金戈铁马,血色残阳……

    穆妍知道,拓跋翎这身独一无二的龙袍是连烬设计的,因为最初北漠国御衣坊的绣娘给拓跋翎做的龙袍,只是把原本男式的龙袍改成了裙子,其他地方都不变,连烬觉得拓跋翎穿上不好看,也没有自己的特点,就亲自设计了这件龙袍。

    而原本北漠国新皇登基大典,是没有“背景音乐”的,这是莫轻尘要求加上的,因为他觉得这样比较霸气,更有气氛。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拓跋翎走到了龙椅前面,缓缓地转身,落座,北漠国百官齐声高呼:“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这一刻,他们心中真的臣服于这个年轻的女子,相信她可以守护北漠国,可以带领北漠国走上繁荣昌盛的道路。

    “众卿平身。”拓跋翎开口,声音清冷。

    北漠国百官站了起来,一个个面色恭敬地站在那里。丞相莫轻尘接过太监递过来的圣旨,开始宣读。

    圣旨中的内容让北漠国的百官都有些意外,因为并非歌颂拓跋翎的功绩和本事,而是非常实际的一些律令和政策的修改,涉及到了很多方面,细思过后,会发现每一条都有所变革,却又没有脱离北漠国的实际,真正从百姓的角度出发,给百姓一些切实的利益,自然可以安定民心。

    而这其中有一部分律令,是要在北漠国上上下下由官府组织推广公学,不收取束脩,公学之中教授的内容不仅仅是文学武功,还有各种可以赖以谋生的技能。所有想要学本事的,都可以去学习。所有有本事的人,都可以去当先生,只要通过考核,每个月便能得到一笔俸银。

    圣旨很长,莫轻尘足足念了两刻钟的时间,而这是他和他选出来的那些官员群策群力的结果,其中有一些还征求了穆妍的意见和建议。

    关于官府办学这件事,是穆妍提出的,因为北漠国地广人稀,土地贫瘠,当百姓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自然不会有钱给孩子买昂贵的书和纸,送孩子去读书,大部分人家都负担不起。而这导致的结果是,北漠国整体的开化程度比起天厉国和东阳国要低一等,这对北漠国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事实上,让官府办学,对国库不会损失多少,等真正推行的时候,可以让官府组织,由当地的贵族和富豪来集资,到时候就在公学门口立个碑,把做过贡献的人的名字都刻在上面,有的人必然会上赶着送钱,此为光明正大地“劫富济贫”。

    “听着都好有道理的样子。”齐玉婵小声评价了一下那道圣旨。向来皇帝高高在上,颁发的圣旨要么是生杀予夺,要么堆砌着华丽不实的辞藻来歌功颂德,极少有这样务实的圣旨,并且是在新皇登基大典上面颁发。

    想来等过了今日,不用多久,这道圣旨的内容就会传遍北漠国上上下下,在这个时候颁旨也表明了拓跋翎推行那些改革的决心,那些办事的地方官员心里也得给自己敲个警钟,绝不敢消极怠慢。

    圣旨宣读完毕,北漠国百官又自发地呼呼啦啦跪了一地,高呼:“皇上圣明!”

    “退朝,请诸位前往繁星宫观礼。”莫轻尘高声说。

    “大婚竟然在繁星宫举办,听说繁星宫超级美的!”齐玉婵眼睛亮晶晶地说。

    繁星宫是北漠国乃至天下都赫赫有名的一个建筑,就坐落在北漠国皇宫正中心的位置,是繁星城最高的地方,虽然取名为宫,但事实上是一座很高的楼。据说当初神兵门的某一任门主参与了繁星宫的设计,神兵门的一些长老和弟子参与了建造,其中用了上百种不同的材料,由近万名工匠历时一年才建造完成。

    繁星宫轻易不会开放,因为那座高楼是专属于历任北皇登高望远的地方,让北漠国皇帝铭记要高瞻远瞩,事实上在场的百官没有一个人进过繁星宫。

    这次拓跋翎和连烬大婚,莫轻尘根本没管以前北漠国帝后大婚的规矩,推翻了礼部官员制定的那些条条框框,选中了繁星宫作为大婚典礼举办的场所,一开始还有几位元老出来反对,说这于礼不合。当然了,反对的那些老头子们都被莫轻尘怼得快吐血了,而拓跋翎当然是站在莫轻尘这边的。

    现在对北漠国百官来说,皇帝都让一个女子来当了,还有什么规矩不能破的?他们慢慢地都很淡定了。

    靳辰只在外面看到过繁星宫,夜晚的时候极美,但从未进去过。

    出了登基大典举办的大殿,靳辰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座远看恢弘大气,近看每一处细节都堪称完美的高楼。

    百官带着家眷都在朝着繁星宫而去,很多人心里也对繁星宫非常好奇,这是繁星城的标志性建筑,但他们都没进去过。

    穆妍和萧星寒以及齐玉婵和齐昀一进繁星宫,齐玉婵就惊呼了一声:“好美啊!”

    穆妍抬头,心中不由赞叹,这的确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见过的最美丽的建筑。

    繁星宫很高,宫殿之中有回旋的阶梯可以一直上到最高处的观星台,中间有五层楼,最下面一层面积最大,也最高,的确是个宫殿。

    宫殿四壁和顶部用彩色的琉璃拼出了精巧绝伦的图案,有花鸟虫鱼,有日月星辰,大江大河,四季变换,五谷丰登,而最大的图案,一个是金龙,一个是神鹰。金龙用金子打造,而神鹰全都用极品墨玉铸成,却不会让人觉得浮华,处处透着威严大气,却又美丽至极。

    此时繁星宫一楼的大殿之中,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坐席,上面已经放好了美酒美食,百官在宫女的引导之下,带着家眷在相应的位置落座。

    大殿正中央有个台子,上面被设置成了喜堂,看起来喜气洋洋的,既有皇族大婚的贵气,又不失温馨。

    穆妍觉得莫轻尘在连烬和拓跋翎的婚礼上面用的心思恐怕比处理政务的心思都多,为了朋友也是相当拼了。

    而百官都有一种感觉,他们的皇帝是真的想要邀请他们见证这一场盛大的婚礼,其他的,什么礼节,什么规矩,都不重要。

    莫轻尘最后进来,看到穆妍,走了过来。

    “慕公子,有酒无乐,不知能否赏脸为我们的朋友弹奏一曲?”莫轻尘看着穆妍笑着说。

    穆妍微微一笑,心知莫轻尘肯定早就计划好了,到现在才告诉她,是料定了她不会拒绝。

    “慕寒哥哥会弹琴啊?”齐玉婵一脸期待地看着穆妍。

    穆妍笑着点头,莫轻尘示意她跟着他走,穆妍就起身随着莫轻尘一起离开了。

    跟着莫轻尘往上走的时候,穆妍好好观察了一下繁星宫,发现内部构造真的很是精妙,她得再找个时间过来研究一下。里面某些地方是设置了机关的,穆妍现在学了机关术,已经能够看出了。

    “你把琴放最上面了吗?”穆妍看着莫轻尘问。

    “是啊。”莫轻尘笑了,“在观星台上面,主子弹奏一曲,这整个繁星城都能听到,我还专门从北漠国的藏宝库里面翻了一把很不错的古琴出来,音色比起鹰鸣琴更亮一些。”

    “那我岂不是看不到阿烬和十一拜堂?”穆妍抬脚踹了莫轻尘一下。

    莫轻尘愣了一下,很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忘了这件事了,不过我上过观星台,上面有个机关,如果打开的话正好能够看到下面的喜堂,我不知道怎么打开,现在也没有人知道,要不主子去试试?”

    “去看看。”穆妍觉得还挺有趣的。

    走上了最高处的观星台,整个繁星城尽收眼底,清风徐来,让人的心境也跟着开阔了起来。

    “就这个?”穆妍看着观星台正中央地上那块刻着复杂符文的石板,抬脚在上面轻点了几下,莫轻尘都没看清楚穆妍的脚步,那块石板就从中间缓缓地分开了,中间是个天井,低头就能看到一片红色,是一楼大殿中的喜堂。

    “主子英明神武天下无敌!”莫轻尘嘿嘿一笑,心中对穆妍的佩服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繁星宫的机关图纸在拓跋翎的父亲登上皇位的时候就失传了,莫轻尘没想到穆妍现在对机关术已经如此精通了。

    “这琴还可以。”穆妍坐了下来,看着面前古朴的琴,应该有百年不止了,上面并没有雕刻任何花纹,看起来简单大气。

    穆妍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声清越,的确是把极品好琴。

    “吉时快到了,我下去盯着,主子在上面可以好好看看风景,什么时候奏乐主子自己看着办吧。”莫轻尘话落就顺着台阶下去了,走到半路碰上了要上来的萧星寒,也没拦着,让萧星寒上去了。

    萧星寒登上观星台,穆妍正背对着他朝着远处看。萧星寒伸手,从背后抱住了穆妍,微微一笑说:“这里不错,今晚来看星星吧。”

    “好。”穆妍唇角微勾,看到两辆华丽的车撵正在靠近,转身坐下,白皙纤细的手放在了琴弦上面,素手轻弹,琴声欢快,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仿佛有什么好事要到来了。

    原本在繁星宫一楼里面交谈等候的那些官员和家眷,瞬间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抬头,琴声仿佛从天上来,轻松明快,让他们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慕寒姐姐好厉害啊!这曲子我从来没听过,真好听!”齐玉婵已经星星眼了,只觉得穆妍就是她的女神,什么都会,太厉害了。

    齐昀微微一笑说:“是啊。”那个女子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出色很多,他的确没有资格与她比肩并立,远远地看着就该知足了。

    拓跋翎和连烬分别乘着不同的銮车,从两个方向靠近了繁星宫。

    在繁星宫门口,连烬先下车,穆妍指尖流泻的音调缓了一些,让人仿佛看到了青山碧水之间,一朵傲然绝世的青色莲花怦然绽放,绝美至极。

    繁星宫中的人纷纷转头看向了门口,看到连烬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有刹那的失神,眼中满是惊艳,只觉得像是看到了天仙降临,再华丽的辞藻也无法修饰青莲公子的美貌与气质。连烬微微一笑,所有人都感觉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

    连烬走到拓跋翎的銮车旁边,掀开车帘,在所有人的惊叹声中,把拓跋翎从里面打横抱了出来,大步朝着繁星宫中走去。

    琴声清越,变成了一曲流传甚广的曲子,比翼双飞,其中某些曲调又有些许不同,听起来没有那么情意绵绵,却让人感觉就是为了连烬和拓跋翎而做,就是专属于他们的曲子。

    拓跋翎一身大红的嫁衣,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皇,只是一个娇羞的新娘。而在场的女子看着连烬抱着拓跋翎走进来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如果连烬怀里抱着的是她们,她们就是立刻去死也甘愿了!

    在行礼之前,连烬和拓跋翎不约而同地往上面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萧星寒和穆妍在上面,琴声之中,就是穆妍对他们最真挚的祝福,他们很喜欢,也很欢喜。

    莫轻尘这个丞相不仅包揽了大婚典礼的方方面面,而且还亲自当了礼官。北漠国百官都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林丞相”和皇夫青莲公子是结义的兄弟。

    独孤傲和沈赟之也坐在宾客席上,只是比较低调,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沈赟之看着拓跋翎和连烬顺利地拜了堂,一脸欣慰地说:“拓跋十一终于嫁出去了,不容易啊!”

    独孤傲抬手敲了一下沈赟之的脑门儿:“不会说话就闭嘴。”

    “王妃的琴弹得太妙了,如果等我成亲的时候,王妃也为我弹奏一曲,我觉得我就走上人生巅峰了!”沈赟之往上面看了一眼,虽然看不到穆妍,但是悠扬的琴声让人心情越发好了,非常之应景。

    北漠国繁星城的百姓,从穆妍开始弹琴的时候,都纷纷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看向了繁星城最高的繁星宫。他们知道,他们的女皇陛下和青莲公子今日成亲,婚礼就在繁星宫中举办,而那传入繁星城每个百姓耳中的琴声,让他们也纷纷在心中祝福他们的女皇和皇夫能够幸福到白头。

    穆妍一直在弹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而萧星寒就坐在穆妍身旁,静静地看着穆妍,心情也不错。只是当萧星寒抬头,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眼眸。

    那是晋连城,他没有易容,也没有穿红衣,而是穿了一身宝蓝色的锦袍,就坐在距离繁星宫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没有靠近繁星宫,却足以听到穆妍的琴声,和繁星宫里面拜堂的声音。

    四目相对,萧星寒眸光微寒,晋连城却笑了,轻启薄唇,对着萧星寒无声地说了一句话:“我,不会放弃穆妍的。”

    萧星寒准备抬起的手被穆妍拉住了。乐声未停,穆妍神色淡淡地看了晋连城一眼,收回视线,轻声对萧星寒说:“今日阿烬大喜,不能见血,不必理会他。”

    萧星寒目光幽寒地看了晋连城一眼,收回视线,低头在穆妍额头轻轻一吻,然后伸手搂住穆妍的腰,紧贴着穆妍坐下了,只留给晋连城一双互相依偎在一起,密不可分的背影。

    晋连城把萧星寒每个动作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他原本挑衅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拳头猛然握了一下,又很快松开,不过暂时并没有离开,依旧坐在大树上面,听着萦绕在耳边的琴声,看着不远处的繁星宫,并没有再抬头去看萧星寒和穆妍。

    礼成之后,连烬和拓跋翎一起举杯,与宾客共饮,然后众人就看着连烬再次把拓跋翎打横抱了起来,走出了繁星宫。

    晋连城看到连烬出来,微微坐直了身体,而连烬似有所感,在把拓跋翎送进銮车之后,扭头朝着晋连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晋连城对着连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张口无声地说了一句:“恭喜。”

    连烬微微点头,算是收下了晋连城的祝福,然后进了銮车,和拓跋翎一起离开了。

    琴声停了,晋连城往观星台上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了萧星寒的背影,穆妍已经走了。他自嘲一笑,飞身离开了。

    “慕寒哥哥快来!”齐玉婵招呼穆妍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很多人都向穆妍投注来了好奇的目光,他们现在都知道了,婚礼全程奏乐的就是这位慕寒慕公子,而慕公子是皇夫青莲公子的挚友。

    穆妍和萧星寒落座,齐玉婵一脸佩服地看着穆妍说:“慕寒哥哥的琴弹得太好了,以后有时间可以教教我吗?”

    穆妍唇角微勾,在齐玉婵耳边轻声说:“我哥的琴弹得比我还好,以后你去我家,让他教你啊。”

    萧星寒觉得穆妍现在就是个诱拐小姑娘的人贩子,不遗余力地为萧月笙娶媳妇儿而努力。

    听到穆妍的话,齐玉婵脸色微红:“慕寒哥哥,别打趣我了。”

    “天地为鉴,我说的千真万确。”穆妍笑着说。

    齐昀神色有些奇怪,他听到了穆妍对齐玉婵说的话,却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典故,因为齐玉婵并未告诉过齐昀,穆妍真的打算把她的一个哥哥介绍给齐玉婵。

    “青莲公子好美哦!”齐玉婵还在抒发她的赞叹,“拓跋女皇也好美,他们真的好般配!”

    “嗯,那是当然。”穆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好朋友的喜酒喝起来也比往日更香甜。

    “青莲公子肯定很喜欢拓跋女皇,我能看出来。”齐玉婵很认真地说。

    “嗯,来,吃个鸡腿。”穆妍笑着给齐玉婵夹了一个鸡腿。

    齐玉婵突然想起穆妍说她的哥哥也酷爱吃鸡腿,倒是真的想象了一下,一个长得很高大身材很好容貌很美武功很强医术毒术都很厉害并且很会弹琴的公子很能吃并且超爱吃鸡腿的样子,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穆妍说的那个哥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另外一边,銮车到了翎羽宫门口,连烬抱着拓跋翎下车,大步进了翎羽宫。

    宫女太监都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感觉他们的这位皇夫真的很疼他们的女皇呢。

    没有人跟进去,连烬抱着拓跋翎径直进了内殿,走到了床边,把拓跋翎放在了床上。

    凤冠上面的珠帘轻轻颤动,连烬伸手把厚重的凤冠取了下去,拓跋翎抬头,目光痴痴地看着连烬说:“阿烬,你真美。”

    连烬笑了,端过桌上的合卺酒,把其中一杯放在了拓跋翎手中,两人喝了交杯酒之后,连烬坐在拓跋翎身旁,伸手把拓跋翎拥入怀中,轻笑了一声说:“阿翎,你是我的了。”

    “嗯。”拓跋翎微微点头,心中的甜蜜都要溢出来了。

    “我的女皇陛下,以后我如果祸国乱政,你当如何?”连烬看着拓跋翎目光灼灼地问。

    拓跋翎红着脸,看着连烬说:“北漠国是我的,我是你的,你想如何便如何。”

    “我现在只想爱你。”连烬在拓跋阿翎耳边轻声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