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7.惜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17.惜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八月初六,北漠国繁星城,距离拓跋翎登基以及她和连烬的大婚之日还剩下四天时间。

    昨夜到达繁星城的萧星寒和穆妍,度过了一个热情似火的夜晚,这天穆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萧寒寒,你身体恢复得不错嘛!”穆妍伸手戳了戳萧星寒健硕的胸口。

    萧星寒看着穆妍眉眼含春地躺在他怀中,眼底是化不开的宠溺,轻抚着穆妍的长发说:“你的身体也越发好了。”

    穆妍想起昨夜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脸上飘上了一朵红霞。事实上,这段时间虽然萧星寒功力尽失,如今穆妍和萧星寒正在寻找神兵门藏宝库的路上,萧星寒什么时候能够再次变强还是个未知数,但他们两人过得挺开心的,不必担心耒阳城的家里,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美好河山,日出日落,很是惬意。

    两人起床洗漱了一下,没有吃客栈里面的早餐,而是出去到繁星城大街上吃了一些北漠国特色的早点,回客栈的路上,穆妍一点儿都不意外会再次碰上齐昀和齐玉婵两人。

    “慕寒哥哥!”齐玉婵像一只小蝴蝶一样,欢快地朝着穆妍扑了过来,抱住穆妍的胳膊,眼睛亮晶晶地说,“我正想去找你呢!”

    “相请不如偶遇,你说的。”穆妍唇角微勾。

    “嘻嘻,慕寒哥哥说话真有趣,我喜欢。”齐玉婵笑着说,“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繁星城太美了,我想到处走走,慕寒哥哥要不要跟我一起呀?”

    “不是有你师兄陪你么?”穆妍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的齐昀。

    “我师兄也没出过远门,好多东西都不懂的,慕寒哥哥你一看就见多识广,我们一起玩儿嘛!”齐玉婵晃着穆妍的胳膊撒起了娇,完全不会让人厌烦,只觉得这个小姑娘可爱得紧,很想宠着她。

    看穆妍似乎有些犹豫地看了萧星寒一眼,齐玉婵压低声音说:“慕寒姐姐,你不会一刻都离不开你相公吧?嘻嘻!你们好恩爱哦!”

    穆妍伸手捏了一下齐玉婵秀挺的小鼻子,然后用眼神询问萧星寒,萧星寒对穆妍微微点头,示意穆妍可以跟齐玉婵单独去玩儿,他不介意。

    “那好吧。”穆妍对着齐玉婵点头,齐玉婵高兴地拉着穆妍往一个方向跑去,“我刚刚看到一种看起来很好吃的东西,还没吃呢,我们一起去。”

    两个年纪都不大的少年在街上挽着手,倒也没有那么引人注目。穆妍没有拒绝齐玉婵,一方面她留在繁星城只是为了接下来见证拓跋翎和连烬大婚,没有其他事情,难得碰到一个有趣的小妹妹,一起玩玩儿也无妨,她知道萧星寒不会在意的;另外一方面,穆妍真心觉得这个小姑娘又聪明又可爱,还酷爱吃鸡腿,简直就是她家大嫂的不二人选,所以决定在萧月笙出现之前,先跟这个小姑娘好好培养培养姐妹感情。

    齐昀手中提着一个食盒,看着穆妍和齐玉婵一起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店,也没有拦着,转头看到萧星寒要走,齐昀开口叫住了他。

    “这位兄台如果无事的话,不如稍后一起喝一杯?”齐昀很客气地邀请萧星寒喝酒。他从齐玉婵那里得知穆妍自称慕寒,但萧星寒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齐昀依旧不知道。

    “没空。”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转身,朝着客栈走去,并没有兴趣跟齐昀一起喝酒。

    齐昀也没有再开口,看着萧星寒离开,他提着手中的食盒,进了另外一家客栈。

    “重华起了吗?”齐昀站在叶重华的房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房间里传出叶重华的声音。

    齐昀推门进去,举起手中的食盒对叶重华笑着说:“师妹一大早要出去吃早点,这是我专程给你带回来的,你趁热吃吧,我都吃过了,味道还不错。”

    “她去哪儿了?”叶重华看着齐昀摆在他面前的碗碟,开口问了一句。

    “你说师妹?还是咱们先前遇到的那两人,那是一对夫妻,年纪小些的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师妹跟那个姑娘一见如故,昨夜相谈甚欢,今日出去再遇,便一起游玩繁星城去了。”齐昀笑着说。

    “一个身份来历都不明的人,或许一路上是刻意跟着我们的,你也放心把齐玉婵交给她?阿昀,你什么时候这么容易相信别人了?”叶重华接过齐昀递给他的勺子,神色淡淡地说。

    “重华,我知道你想说江湖险恶。”齐昀神色不认同地说,“不过我和师妹的感觉一样,那两人虽然很神秘,但并不是坏人,也不会伤害师妹的。”

    “阿昀,我不是质疑你和齐玉婵的判断。”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但你行事向来谨慎,唯独对那两人似乎毫无警惕,这不像你。”

    “重华,你是没有见过那两人,如果见到了,或许会改观的。”齐昀摇头说。

    “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未必是真的。”叶重华显然依旧不认同齐昀的话。

    “重华,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先吃,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齐昀说着站了起来。他认识叶重华也挺长时间了,知道叶重华是个多么固执的人,为了寻找一个人,觉得人生其他事情都毫无意义。齐昀并不想继续跟叶重华争辩,因为毫无意义。

    看着齐昀起身离开,叶重华放下手中的筷子,开口叫住了齐昀:“阿昀,我先前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齐昀转身:“你是说北漠国新皇拓跋翎的事情?我让人打听过了,她七年前并没有出过任何意外,也没有受过重伤。”

    叶重华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是吗?那就算了。”

    齐昀转身离开,总感觉叶重华身上还有秘密,尤其是关于叶重华要找的那个人。叶重华所知道的讯息,看起来他跟那人认识并且相熟,但他找人的方式,却又似乎表明他对那人并没有那么了解,譬如连那人的真正身份都不知道。

    另外一边,齐玉婵拉着穆妍又吃了点好吃的,然后就直奔繁星城最大的成衣店了。

    “两位公子要买衣裳吗?这边都是本店的新品,繁星城内绝对找不出第二件。”一个十分精明的老板娘迎了上来。

    “好漂亮啊!”齐玉婵看着漂亮的裙子走不动路了,眼巴巴地看着穆妍,用眼神询问穆妍她如果直接穿回女装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没关系,你开心就好了。”穆妍微微点头。

    “我要试试这件,那件,还有那件!”齐玉婵伸手指了三条裙子,老板娘愣了一下,又看了齐玉婵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笑着让人把齐玉婵指的三条裙子都拿了下来。

    “慕寒哥哥你陪我去试。”齐玉婵拉着穆妍要一起去试衣服。

    “这边请。”老板娘只是看出了齐玉婵是个姑娘,并没有看出穆妍也是女扮男装,以为她们是一对情侣,就指引着她们一起进了试衣间。

    齐玉婵试了三条裙子,都挺适合她的,鲜亮的颜色,别致的款式,精巧的做工,也只有在繁星城能够买到了。

    “我都喜欢哎!”齐玉婵笑嘻嘻地挽着穆妍的胳膊说。

    “都买了,我请。”穆妍唇角微勾。

    “慕寒哥哥你要真是个公子就好了,我一定会爱上你的。”齐玉婵笑得很开心。作为碧血山庄的小姐,她当然不可能缺钱,只是她自己买和穆妍送她,后者她更高兴。

    “你要不要给你的家人买几件带回去?随便挑,我请。”穆妍财大气粗地说。

    “要的要的,我爷爷和我爹娘,我都要给他们买礼物的,慕寒哥哥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齐玉婵小姑娘话落,兴致勃勃地挑选起了男装。

    最后,齐玉婵一共买了十套衣服,穆妍很爽快地结了账,老板娘笑得合不拢嘴,亲自送他们到了门外。

    当天,齐玉婵拉着穆妍逛了不少店铺,大包小包的东西买个没完,因为她第一次出远门,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新奇很喜欢,甚至给她的祖父齐郢买了一块材质比较特别的木桩子,因为齐郢喜欢雕刻,她说那块木头雕出来肯定特别美。

    一路上齐玉婵买买买,穆妍跟在后面负责出钱和拿东西,到了后来齐玉婵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穆妍却说她家里是开钱庄的,这一点钱是小意思,让齐玉婵不要跟她客气。因为东西太多,有些直接多花了一点钱,让店家送到齐玉婵住的那家客栈里面,点名交给齐昀,穆妍也没有一直拿着。

    到了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齐玉婵开开心心地挽着穆妍说要请穆妍吃晚饭,还说这顿一定她来请。

    “改日吧,我相公等着我回去呢。”穆妍微微一笑婉拒了。

    “可以叫上姐夫一起吃啊,如果姐夫喝酒的话,我去叫我师兄过来陪他。”齐玉婵打定主意要请穆妍吃饭了。

    “可以,不过要晚一点了。”穆妍眼底突然闪过一道寒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为什么呢?”齐玉婵好奇地问。

    两人此时身在北漠国繁星城一条僻静的巷子里,穿过这条巷子,拐个弯儿,很快就到大街上了,不过巷子里面只有她们两人,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周围的人家有炊烟袅袅升起,不过大门都是紧闭着的。

    齐玉婵看着穆妍默默地挡在了她面前,神色微变,下一刻,就看到一群蒙面黑衣人从天而降,将她们团团围在了中间。

    “小子,把你身上的银票和值钱的东西通通交出来!”为首的黑衣人看着穆妍冷声说。

    穆妍瞬间明白,是因为她带着齐玉婵一路上买买买,花钱如流水,被强盗给盯上了。繁星城表面上很太平,但也是一个江湖,背地里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出现劫财的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哥哥,我有刀,你会武功吗?”齐玉婵小声问穆妍。

    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杀人未必一定要用刀,小妹妹,乖乖闭上眼睛。”

    齐玉婵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然后又猛然睁开,瞪大眼睛看着穆妍如鬼魅一般靠近了离她最近的那个强盗,身子弯成了一个堪称扭曲的弧度,躲开强盗手中的大刀,然后,“咔嚓”一声,直接拧断了那强盗的脖子……

    齐玉婵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前后不过瞬息的时间,围着她们的十多个强盗全都倒在了地上,各有各的死法,共同点是看起来都很吓人,更吓人的是,穆妍自始至终没有用过武器,或者说她的武器就是她那双看起来纤瘦的手,而那些死掉的强盗,所有人,一滴血都没有流……

    齐玉婵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妍走到了她面前,穆妍比齐玉婵高一头,她伸手揉了揉齐玉婵的脑袋,轻笑了一声说:“吓着了?”

    齐玉婵下意识地点头,抓住了穆妍的胳膊,却又很快摇头,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慕寒姐姐,我是碧血山庄的小姐,你要不要加入碧血山庄?你这么厉害,我祖父见了你都会动了收徒的心思,到时候你就是我爹爹的师妹了!”

    “所以,你想管我叫师叔?”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哎呀这不重要啦!”齐玉婵很认真地想要拉拢穆妍加入碧血山庄,“我们家的武功很厉害的,只是我太笨了学不会,慕寒姐姐你可以学啊!”

    穆妍觉得这小丫头很好玩儿,她明明有些被吓着了,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第一想法竟然是拉拢穆妍加入碧血山庄,可原因也不是想让穆妍为碧血山庄效力,而是觉得碧血山庄齐氏的武功超厉害,想让她眼中最厉害的祖父齐郢全都教给穆妍……

    “好啊。”穆妍唇角微勾,“不过接下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暂时不能跟你回家,拜你爷爷为师。”

    “没关系,等我回家,我会跟我爷爷说的,有我在,我爷爷肯定会答应,你什么有空,去碧血山庄找我玩儿,顺便让我爷爷把我们家最厉害的武功教给你!”齐玉婵非常大方地说。

    穆妍唇角微勾,看向了齐玉婵身后:“还不出来?准备偷听到什么时候?”

    下一刻,戴着铁面具的齐昀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拱手对穆妍说:“多谢慕寒姑娘保护师妹!”

    “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齐玉婵看着齐昀问。

    “慕寒姑娘把这些人杀掉一半的时候。”齐昀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说了实话。他是看天色晚了,齐玉婵迟迟没有回去,却有人送了很多东西到客栈,就出来找齐玉婵。到了附近也没有听到惨叫声,甚至都没有刀剑相击的声音,但他知道齐玉婵在这儿,因为齐郢怕齐玉婵出事,让齐玉婵佩戴了一件碧血山庄的至宝凝香血玉佩,齐昀可以用特殊的方式追踪到她。

    齐昀过来的时候,第一眼没看到齐玉婵,看到了正在杀人的穆妍。他当时本该出现帮穆妍对付那些强盗,却停在了附近没有过来,因为他被穆妍杀人的样子震惊住了,没有一丝血腥,穆妍仿佛是在跳一支死亡之舞,舞步变幻莫测,所过之处,一片死寂……

    等齐昀反应过来的时候,穆妍已经杀掉了最后一个强盗。

    “姐姐,我师兄肯定是被你吓到了,不是故意不出来的。”齐玉婵跟穆妍解释,“我这个师兄人很好的。”

    “嗯。”穆妍微微点头,“改日再一起吃饭吧,今日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

    “好吧。”齐玉婵乖巧地点头。

    齐昀和齐玉婵一起目送穆妍离开,穆妍走出了两米远,齐昀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开口问了一句:“慕寒姑娘真的没有去过明月国吗?”

    “齐公子,我是否去过明月国重要么?”穆妍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她淡淡的声音随风传入了齐昀的耳中,“你能活下来是天意,惜福。”

    齐昀神色一震,再抬头的时候,视线之中已经没有了那一抹纤瘦的身影。他猛然捂住胸口,垂下了头去。

    齐昀胸口的位置,挂着一块炎火玉佩,此时依旧温热,可他的心,飘飘忽忽,突然提了起来,又猛然落了下去!

    齐昀一直在找当初救他的那个“少年”,第一次见到穆妍的时候,他猜测穆妍是女扮男装,就开口问穆妍是否去过明月城,因为他对那个“少年”几乎一无所知,脑海中的记忆,只有一张银色的面具,一个纤瘦的身影,和杀起人来仿若修罗的手段。

    穆妍否认了,说她没有去过明月国,齐昀便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而他当时心底有些失落,又有一丝淡淡的庆幸,因为穆妍并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说明另有其人,他想要找的那个姑娘,说不定尚未嫁人,他想他还会有机会。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齐昀亲眼看着穆妍杀人的模样,忍不住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即便穆妍现在的身高比起齐昀记忆中的“少年”高了一些,身形也略有不同,而她脸上没有戴那张银色的面具,身上也没有戴萧星寒曾经送她的那套炎火玉饰,但在齐昀脑海中,穆妍的身影还是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重合在了一起。

    这次,穆妍回答了齐昀的问题,她没有说她去过明月国,但齐昀知道,就是她!他苦苦寻找的那个“少年”,就在他面前,然后,离他远去,一如当初。

    “师兄!”齐玉婵叫了齐昀三声,齐昀才回神。

    “师兄你怎么了?”齐玉婵看到齐昀黯然又复杂的眼神,开口不解地问道,“你为何要问慕寒姐姐有没有去过明月国?你们以前认识吗?”

    “她……”齐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算认识吧。”到现在,齐昀也不知道穆妍的真容和真正身份。

    “师兄,你喜欢慕寒姐姐?”齐玉婵看着齐昀问。

    “喜欢……”齐昀微微垂眸,似乎是在问自己,过了片刻摇头苦笑,“我不知道。”

    “可是慕寒姐姐已经嫁人了。”齐玉婵看着齐昀神色严肃地说。

    齐昀心中一痛,神色怅惘地说:“是啊,她嫁人了。”

    当年偶遇,穆妍救了齐昀一命,从那天开始,齐昀午夜梦回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梦到那个身形纤瘦的“少年”。齐昀一开始并没有想过救他的人会是个女子,但他一直贴身戴着那块玉佩,突然有一天睁开眼,看到玉佩贴在他心口的位置,他当时觉得自己或许是有毛病,即便那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不应该把一个男子的东西贴身佩戴……

    于是,齐昀把那块玉佩摘了下来,藏在了自己的书房里面,告诉自己寻找救命恩人可以,但不能再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这也是当初明心瑶能够见到那块玉佩的原因,而明心瑶的话点醒了齐昀,让他猛然意识到,他一直以来魂牵梦萦的那个“少年”,很有可能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然后,齐昀再次把那块玉佩戴在了心口的位置,他依旧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梦到那个纤瘦的“少年”,虽然始终看不清她的脸,但他总觉得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他甚至想过再见的时候要对她说什么,他修炼更加努力,是想追上她的脚步,不再是她眼中不屑一顾的路人……

    终于,再见,却不如不见……

    齐昀对齐玉婵说他不知道他是否喜欢那个姑娘,他曾经的确没有那么确定,但就在刚刚,穆妍没有回头,也没有冷漠地说他们是路人,而是对齐昀说,既然活着,便要惜福的时候,齐昀真的很想冲上去拉住她……

    “师兄,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齐玉婵秀眉微蹙看着齐昀,“我记得师兄说过,曾经有一个人救了师兄的命,师兄却不知道那人是谁。难道师兄的救命恩人,就是慕寒姐姐吗?”

    “嗯。”齐昀点头。

    齐玉婵神色一正,看着齐昀说:“师兄,虽然很多事情我都不懂,但就我所知道的,当初师兄被慕寒姐姐所救,慕寒姐姐既然没有表明身份,就代表她没想过让师兄报答她。如今再见,慕寒姐姐已经知道师兄就是当初她救过的人,一开始依旧没有与师兄相认。师兄认出了她,她没有否认,不是想让师兄报答她什么,是想让师兄放下过去,不必再被往事所束缚。慕寒姐姐对师兄说,要师兄惜福,她希望师兄过得好,却不想与师兄再有什么纠葛,原因很简单,她已经嫁人了啊!”

    “我知道。”齐昀声音之中透着苦涩。

    “师兄!是你欠她的,她不要你报答,并且真心祝福你过得好,你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离她远一点。”齐玉婵看着齐昀神色严肃地说,“你们或许有朝一日可以成为朋友,前提是你不会打扰到她和她的丈夫,你看不出来吗,他们之间容不下任何其他人!”

    “谢谢师妹的忠告,我会记住的。”齐昀垂眸说。他其实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是心口那片被炎火玉佩温暖了很久的地方,像是突然被人撕开了一个伤口,血一直在慢慢地往外流,他不知道该如何控制……

    “我们回去吧。”齐玉婵拉了一下齐昀的胳膊。

    “好。”齐昀话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齐玉婵扶额:“师兄,我们该走这边!”

    齐昀愣愣地转身,齐玉婵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说:“师兄,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傻,还有点可怜。”

    “我可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齐昀说。

    “那也得回去再说,现在你要跑了,我都找不到回去的路。”齐玉婵很无语地说。

    “走吧。”齐昀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回到客栈之后,齐昀把齐玉婵买的东西都送到了她的房间里,因为她说她要收拾整理一下。然后,齐昀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没有再出来。

    另外一边,回到客栈的穆妍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正在神情专注地看书,面前还摆了饭菜,都是穆妍爱吃的。

    “萧寒寒,你又出去了?”穆妍坐下,把萧星寒的书拿过来,放在一边,看了一眼面前的饭菜问道。这明显不是客栈的饭菜。

    “莫轻尘刚刚来过,本想等你,没等到就走了。”萧星寒拿起勺子给穆妍盛汤。

    “嗯,吃了晚饭如果你不累的话,我们再去找他吧。”穆妍唇角微勾。这些饭菜是莫轻尘专门送来的,他很清楚穆妍的喜好。

    “你真相中那个小丫头了?”萧星寒问穆妍。

    “是啊。”穆妍笑着说,“萧寒寒你不觉得她跟咱月儿哥哥很般配吗?就喜欢吃鸡腿这一点就够了。”

    “萧月儿太老了。”萧星寒说。

    “你们兄弟俩一样大,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我也就跟现在的齐玉婵一样大。”穆妍微微一笑,“年龄不是问题,小姑娘多可爱,娘说让我帮咱哥物色一个好姑娘,这不就是现成的嘛!”

    “你开心就好。”萧星寒说,“可有遇到其他的事情?”

    “有。”穆妍给萧星寒夹了一块青菜,不甚在意地说,“那个齐昀,认出我来了。”

    “嗯?然后呢?”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然后,我告诉他,我名花有主了。”穆妍对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

    “哼!”萧星寒轻哼了一声,“他最好安分一点,否则……”

    “萧寒寒,你现在打不过他。”穆妍很“好心”地提醒萧星寒。

    “不用武功,我照样有一百种方式能让他死得很难看。”萧星寒冷声说。

    “你是天下无敌活阎王好了吧,吃饭吃饭。”穆妍轻笑了一声,“我跟齐玉婵小姑娘搞好关系,不是为了咱哥的终身大事么?等参加完阿烬和十一的婚礼,我们就赶紧寻宝去。”

    穆妍转移了话题,萧星寒也没有再提起齐昀。两人吃过饭之后,就暗中离开客栈,去找莫轻尘去了。

    另外一边,齐昀合衣躺在床上,彻夜难眠。脑海中一会儿是幼年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一会儿是他曾经遭受的那次差点丧生的追杀,而最后,只留下那个背影纤瘦的“少年”,挥之不去。

    齐昀猛然起身,出了客栈,走上了繁星城的大街。

    深夜时分,繁星城大街上面空无一人,只余下萧瑟的冷风,吹乱了齐昀头发。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那样一直走,一直走……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齐昀顶着一身风霜,回到了客栈之中。

    “师兄,你终于回来了。”齐玉婵在齐昀的房间里,看到他回来,打了个秀气的小呵欠,站起来对齐昀说,“七叔说你不见了,他们没追上你,怕你出事,告诉了我一声。”七叔是这次暗中随行保护他们的高手之一。

    “我没事。”齐昀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看着齐玉婵说,“让师妹担心了。”

    “其实我不怎么担心师兄,爷爷说过,师兄能够活到今天,有贵人相助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师兄一直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齐玉婵看着齐昀神色认真地说,话落把手中的一枚小石子扔给了齐昀,“这个,与师兄共勉吧!我回去睡觉了,别叫我!”

    齐玉婵话落就走了,齐昀低头,他的掌心躺着一枚纹路很漂亮的石子,石子上面刻了两个娟秀的小字,“惜福”……

    齐郢酷爱雕刻,齐玉婵从小跟着齐郢学了一些,而这枚石子,是她在等着齐昀回来的时候才刻的,石子上面的两个字,是穆妍对齐昀说过的话。

    “惜福……”齐昀猛然握紧手中的石子,喃喃地说,“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你,对你说一声,谢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