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5.擦肩而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15.擦肩而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青莲公子!”

    一个官员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连烬的脸,猛然瞪大眼睛,惊呼出声。

    北漠国其他官员一个个神色都跟见鬼了一样。他们当然都听说过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只是青莲公子素来神秘,极少出现在外人面前,在慕容世家覆灭之前,青莲公子在无双城的拍卖大会上面出现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如今,青莲公子就这样出现在北漠国的百官面前,而他的身份,是北漠国新皇拓跋翎选定的皇夫!

    要知道,拓跋翎可是有北漠国第一丑女之称,并且还是世人公认的天下最丑的公主。这两个人为何会走到一起?青莲公子怎么可能会看上拓跋翎并且甘心当拓跋翎的皇夫?这些问题对北漠国的百官来说都百思不得其解。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连烬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大殿之中,走到了百官前面,对着站在龙椅前方的拓跋翎微微躬身:“参见陛下。”

    “免礼!”拓跋翎不等连烬说完就开口说道,然后也不顾百官都在,从上面走了下来,伸手挽住了连烬的胳膊,看了连烬一眼,脸上微微透出一丝红晕,眼眸温柔,明显是陷入恋爱中的小女子模样,跟刚刚那个对着百官放狠话的女皇帝判若两人。

    “退朝!”还不等百官反应过来,拓跋翎开口说了两个字,然后拉着连烬扬长而去,留下百官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

    前两天才空降成为北漠国百官之首的莫轻尘转身过来,扫视了一圈,轻咳了两声,高声说:“皇夫已定,便是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想必诸位不会有什么异议,如果有的话,就忍着,皇上说了,不服者杀!礼部尽快筹备登基大典和皇上皇夫的大婚典礼!都散了吧!”

    莫轻尘话落就走了,剩下的官员依旧一脸懵逼。他们面面相觑,总感觉有些不真实,最不真实的就是,青莲公子怎么会喜欢他们的十一公主?会不会是别有用心?会不会是另有所图?他们的女皇陛下接下来如果被青莲公子迷得神魂颠倒,青莲公子岂不是要祸国乱政了?

    不久之后,北漠国百官一个个带着满腹疑问出宫去了,关于青莲公子成为北漠国皇夫的消息当天就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繁星城。

    百姓们倒是没觉得他们的女皇配不上青莲公子,因为拓跋翎很得民心,她能稳定北漠国的局势,百姓们就会认可她这个皇帝,即便她是个女子。对于拓跋翎竟然能够“娶”到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百姓们觉得这也是拓跋翎能力的体现。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等这个消息传开之后,定然会引得天下人议论纷纷,如果说拓跋翎一介女流坐上皇位已经让天下震惊的话,拓跋翎一个丑女,娶到了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当皇夫,将会让天下人更加意外和震惊。

    北漠国皇宫翎羽殿。

    这里是拓跋翎从小到大住的地方,她出宫住公主府只是近两年的事情。翎羽殿不大,位置也不好,因为她不过是个庶出公主,曾经也并不受宠。

    这不是连烬第一次来翎羽殿,他第一次来是为了救拓跋翎,那也是他们两人关系的转折点。

    连烬看着翎羽殿之中简单大方的装饰,微微点头说:“不错,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拓跋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烬看着她笑:“我的女皇陛下,现在那些臣子恐怕都觉得我是祸水了。”

    “你不会的。”拓跋翎微微垂眸说。到现在她看到连烬笑还是会脸红,会紧张,会心跳加快。在遇到连烬之前,拓跋翎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有这样一个男子,让她一见就心生欢喜,想要对他好,想要看他笑,想要和他一起看日出日落,长相厮守到永远。

    “我会。”连烬伸手,把拓跋翎拥入了怀中,抱着拓跋翎,语带笑意地说,“待我们成了亲,便把早朝时间推后一个时辰,如何?”

    拓跋翎愣了一下:“为何?”

    连烬觉得拓跋翎红着脸愣神的样子很是可爱,看着拓跋翎粉嫩的樱唇,连烬眼眸微暗,低头轻轻地吻了上去。

    拓跋翎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被连烬抱得更紧了,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伸手环住了连烬的腰。两人都是第一次亲吻,动作很是青涩,但甜蜜到了极点。很快,凭借着本能无师自通的连烬紧紧抱着拓跋翎,加深了这个吻,拓跋翎这下是真的神魂颠倒了……

    不知过了多久,连烬终于微微放开拓跋翎的时候,两人额头靠着额头,气息可闻,拓跋翎像是喝了酒一样,脸色酡红,眉眼之间多了几分妩媚的风情,连烬目光灼灼地看着拓跋翎微微有些红肿的樱唇,声音低沉地说:“真想今天就成亲。”

    拓跋翎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了,也早已忘了她之前在问连烬为何要把早朝时间推后一个时辰,连烬却还没忘记,看着拓跋翎笑意温柔地说:“阿翎,你现在知道为何要把早朝时间推后了吗?”

    拓跋翎终于明白了连烬的暗示,她把头埋在连烬胸口,声如蚊蚋地说:“别说了……”

    “阿翎想什么呢?我是担心阿翎太累,想让阿翎早上多休息一下。”连烬笑意满满地说。

    “阿烬……”拓跋翎伸手拧了一下连烬腰间的肉。

    连烬唇角微勾:“阿翎,你要对我好。”

    拓跋翎唇角微微翘起,轻声说:“我会的。”

    拓跋翎这个皇帝要操心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因为莫轻尘这个丞相实在是太给力了。

    拓跋翎还记得她最初认识莫轻尘的时候,莫轻尘在萧王妃穆妍身边,就是个插科打诨的跟班,说话做事都不太正经,偶尔喜欢话说八道,很听穆妍的话,对于萧星寒却总是有些不服气,看着很不成熟。

    当得知莫轻尘便是曾经明月国的丞相林辞的时候,拓跋翎很意外,而如今,事实证明,莫轻尘虽然平时私下里是个逗比,但他正经起来还是很靠谱的,因为他是一个真正有才华有能力的人。

    拓跋翎给了莫轻尘最大限度的自由,而莫轻尘也不愧百官之首的称呼,一开始就大刀阔斧地把北漠国的官员队伍从上到下整顿了一遍。那些仗着裙带关系混进来的草包,统统都滚蛋,不管他是哪个贵族家的独子。那些表面道貌岸然,背地里坏事干了不少的蛀虫,全都重重地惩治一番,该打的打,该罚的罚,继续当官是不可能了,他们需要担心的是还能不能有命在。

    事实上北漠国的官员很多年没有整顿,再加上这几年皇位更迭频繁,皇室对百官的约束也没有那么严厉,导致整个官员队伍都相当混乱。

    而莫轻尘深谙治国之道,皇室是几乎没有机会和黎民百姓直接接触的,皇帝用来治理国家就是要通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官员,这些官员作为皇室和百姓之间的纽带,是很重要的,等官场一片清明,都是有才之士,并且全都为国家考虑,为百姓谋福祉的话,何愁国力不强?

    一开始有些臣子觉得莫轻尘是在刻意耍手段,为自己立威,不过很快他们就改变了看法。莫轻尘治下手段很严厉,但与此同时他对于那些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好官都相当重视,有好几个才华出众却一直被打压的官员都被莫轻尘一个折子递上去之后,连升几级,得到了不少赏赐。

    而莫轻尘自己,本身已经是丞相了,并没有从中攫取任何利益,一个不长眼的官员想要暗中贿赂莫轻尘,送了大把的财富和美女,结果莫轻尘前脚把人赶走,后脚就直接带人把那个官员的家给抄了,财产全部充入国库。

    如此,没过多久,莫轻尘在北漠国百官之中俨然成了真正的主心骨,就连那几个心高气傲的老家伙,对他都心服口服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并且是真正在为北漠国造福。

    曾经在天厉国耒阳城生活过不短的时间,并且和天厉国的丞相苏霁有过多次友好交流的莫轻尘,吸取他当年做明月国丞相的经验和教训,以及从苏霁那里得到的启发,根据北漠国的实际情况,开始拟定一些惠民的政策,包括了赋税、兵役、水利、农耕和畜牧等多个方面。

    为了达到群策群力的目的,莫轻尘还请旨组建了一支队伍,以他为首,挑选了各有特长的一部分官员,来共同商议修订北漠国新的律法和政策,那些官员对于莫轻尘都相当敬服。

    经历了一次突然的皇位更迭,短暂的混乱之后,北漠国有了一位女皇帝,北漠国上上下下都在发生着焕然一新的改变。

    北漠国雾泽城。

    昨天傍晚时分萧星寒和穆妍才到雾泽城,拓跋翎已经当上了女皇,但是消息尚未传到雾泽城里来。

    一大早,萧星寒和穆妍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现雾泽城中跟昨日不太一样,百姓都在议论纷纷,脸上带着或意外或震惊的神色。稍作打听,萧星寒和穆妍就得知,是拓跋翎当上女皇的消息传过来了。

    “看来咱们的青莲美人要当天下第一皇夫了。”穆妍唇角微勾。一开始连烬要来北漠国帮拓跋翎的时候,穆妍想的是连烬和拓跋翎能不能在一起顺其自然就好,上次收到独孤傲的传信,穆妍就知道好事将近了。

    如今拓跋翎当了女皇,以后连烬肯定要跟她在一起,莫轻尘要留下当北漠国的丞相,穆妍觉得都是好事,她的朋友都是有才能的人,待在萧王府之中固然很安逸,但有了适合他们的用武之地,就更好了。

    原本穆妍就让慕容恕在暗中安排他们的退路,那边在进行中,而现在,拓跋翎上位之后,北漠国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萧星寒和穆妍可以信赖的退路。萧星寒作为天厉国的重臣,始终得不到厉啸天的信任,如若厉啸天有朝一日真的逼迫萧星寒,穆妍觉得他们完全有实力造反了。

    不过如今,保持现状是最稳妥的,因为对萧星寒和穆妍来说,对他们最大的威胁从来都不是来自天厉国皇室,而是萧星寒那位神秘的变态师父。如果萧星寒和穆妍的处境突然发生了太大的变化,那人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有朝一日,他们必然会交手,但目前不是把那人引出来的好时机,现在萧星寒正是最弱的时候,越低调越安全。

    萧星寒和穆妍迎着朝阳,离开了雾泽城,朝着繁星城的方向而去了。

    另外一边,几乎跟他们同时到雾泽城的齐昀三人,也准备出发前往繁星城了。

    昨日一来便从神医门大长老口中得知覃樾和覃星兄弟都不在神医门,并且没有他们行踪的线索,叶重华很失望,倒也没有坚持一定要进神医门。

    齐玉婵心心念念着要去大漠明珠繁星城游玩,齐昀本来有些担心繁星城现在这个时期会处于混乱之中,不安全,所以齐昀昨夜专门去打探了消息。

    根据得到的消息,北漠国皇室的几位皇子在拓跋浚死后的确争斗不休,但执掌兵权的将领并没有选择站队,所以风波被控制在皇室之中,没有殃及繁星城的百姓,繁星城并没有真的乱起来。所以齐昀决定,今日一早便带着齐玉婵和叶重华一起出发去繁星城。

    而这天他们出发的时候,得知北漠国已经有了新皇,是北漠国那位赫赫有名的丑公主拓跋翎。这就表明,北漠国皇室的混乱也要过去了。

    “真没想到拓跋十一公主竟然当上了皇帝!她太厉害了!”齐玉婵很震惊,同时也很佩服,并不觉得拓跋翎做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不过是北漠国其他皇子太弱了。”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那位十一公主应该还有高人在暗中帮助,否则以她自己的能力,坐不上那个位置。”

    齐玉婵有些不高兴地说:“叶公子,你凭什么看不起女子?我就觉得那位十一公主实力很强,女子也可以很厉害的!就算有高人在暗中帮她,那也是因为她有能力,才能得到高人的效忠!”

    “师妹说得也没错。”叶重华微微点头,“如果一个女子实力很强,并且很聪明的话,的确可以拉拢到很多人为自己所用,现在看来拓跋十一公主就是这样。”

    “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见到北漠国的女皇陛下,她肯定不丑,说她丑的都是谣言!”齐玉婵显然很崇拜拓跋翎那样厉害的女子。

    “师妹,你觉得萧王妃和北漠国的女皇谁更厉害?”马车已经出了雾泽城,在外面赶车的齐昀听到齐玉婵的话,笑着问了一句。

    而齐昀突然提起萧王妃,也是有典故的。先前齐玉婵听说了萧王妃穆妍的事迹,就说萧王妃是她最崇拜的人,她有机会一定要去拜见萧王妃,和她当朋友。如今齐玉婵又有了新的崇拜对象,齐昀半开玩笑地问了这么一句。

    齐玉婵听到齐昀的话,认真想了想之后说:“这个啊,要等我见过她们之后才知道。萧王妃当初可是天下第一病秧子,好多人说她肯定会死的,没想到后来变得那么厉害!这次如果能够见到拓跋女皇的话,接下来我就要去耒阳城拜见我最崇拜的萧王妃了!”

    听到齐玉婵的话,叶重华神色微变,看着齐玉婵声音急切地问了一句:“你说萧王妃本来是个病秧子,差点死,突然病就好了?”

    齐玉婵秀眉微蹙:“并不是突然病好的,萧王妃是嫁给萧王之后,被萧王治好的,萧王爷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医,这没什么不对的吧?哪有病了那么多年,突然就能好的,那不是见鬼了吗?”

    叶重华神色微微有些僵硬,没有再说话,只是他皱起的眉头证明他的心绪很不平静。过了一会儿,叶重华又突然对着外面说:“阿昀,你可曾听闻北漠国的这位女皇遇到过什么意外?她是否曾经受过重伤?”

    齐昀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没听说过,不过这是有可能的,北漠国皇室一直都不太平。重华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叶重华神色微凝:“这对我来说很重要,阿昀你尽快帮我查一下吧!”

    “好的。”齐昀微微点头。这次出行并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人,因为齐郢和齐骜不放心他们的掌上明珠齐玉婵,怕齐玉婵遇到什么危险,所以暗中还跟着几位碧血山庄的高手,齐骜交代过,让他们一切听齐昀吩咐。

    当天晚上他们到了另外一座城池,住进了一家客栈。晚饭过后,齐昀提着一壶酒去了叶重华的房间,两人对坐喝酒,闲聊了起来。

    “重华,一直没有问过你,你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师父说你要找覃樾和覃星兄弟,是为了通过他们寻找慕容恕,你跟慕容恕有什么关系?”齐昀看着叶重华问,话落又加了一句,“你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我只是有些好奇。”

    “我不认识慕容恕。”叶重华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不知想到了什么。

    齐昀皱眉:“那你为何要寻找慕容恕?”

    “因为我真正要找的人很可能和慕容恕有关。”叶重华声音低沉地说。

    “可能?你只是猜测?”齐昀愣了一下,“万一最后你找到了慕容恕,却发现你的猜测错了呢?”

    “应该不会错,而且这是我目前得到的可能性最大的线索了。”叶重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要找的,是个女子?”齐昀有些不确定地问。

    叶重华微微点头:“是啊,是个女子。”

    “我从未听闻慕容恕身边出现什么女子。”齐昀说。

    “慕容世家当初覆灭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少年,那就是我要找的人。”叶重华说。

    “你是说,那个少年是女扮男装,其实是个姑娘?你要找的就是她?”齐昀若有所思,“但是关于那个少年的消息,只有他是慕容恕的义弟,其他的,他的容貌、年龄和他姓甚名谁来自哪里,都没有人知道。”

    “我知道一些。”叶重华微微叹了一口气,“当初我问过明腾和明紫阳,是他们抓了慕容恕,据他们所说,救走慕容恕的那个少年,是神兵门的后人,年轻轻轻实力极强,并且心智远超常人。他的名字,叫做言卿。”

    “你要找的姑娘,名叫言卿?所以你断定就是那个少年?”齐昀看着叶重华问。

    “没错。”叶重华点头,“不光是这个名字,还有神兵门后人这一点,说明那就是我要找的人!因为我要找的那个女子,是个武器设计的天才!”

    “神兵门的殷氏一族已经覆灭了,我听师公提过,神兵门活下来的可能还有苍氏一脉,并且苍氏才是正统。”齐昀对叶重华说,“这么说,你要找的那个姑娘很可能是神兵门苍氏一族的后人。”

    “嗯。”叶重华点头。

    “但苍氏一族已经隐世百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在哪里。”齐昀皱眉,“你我都清楚,神兵门不同于神医门,也不同于碧血山庄,一旦现世,必然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面对多方争夺和攻击,所以他们不会主动选择出世的。当初非正统的神兵门殷氏一族就是个例子,出世之后,不过昙花一现就覆灭了。师父说,殷氏一族的出世和覆灭,有可能是苍氏一族在幕后推动,此举可以对苍氏一族起到很好的掩护作用,现在天下不少人都认为神兵门已经断了传承了!”

    “所以慕容恕是唯一的线索,我一定要找到慕容恕!”叶重华握着拳头说。

    “重华,我不是要打击你,但你应该知道慕容恕是什么样的人。”齐昀看着叶重华说,“慕容恕曾经是和萧星寒晋连城齐名的天下四公子之一,他以一己之力重振慕容世家,并且让慕容世家成为天下第一商和第一大家族,生意遍布天下,就连四国皇帝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的。他不是普通的商人,他的心智和武功都远超常人,在慕容世家覆灭之后他本有机会回去,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就能打造出一个新的慕容世家,但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就此失去了所有的音讯,你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叶重华沉默不语,齐昀看着他神色认真地说:“这说明慕容恕已经隐姓埋名抛弃原来的一切了!他那样的人,想要躲起来不被人找到,轻而易举!更何况你断定慕容恕和神兵门有关,他只会更加谨慎,我们想要找到他,很难很难。”

    “我知道,所以我在寻找覃樾,覃樾和慕容恕有关,找到覃樾,便能找到慕容恕。”叶重华说。

    齐昀叹了一口气:“覃樾?重华,我只能说,是因为神医门先前一直隐世,否则覃樾定然也是和萧星寒以及慕容恕齐名的大人物。并且师公和师父早就向神医门打听过,覃樾是在十岁那年孤身一人去的神医门,他自称是个孤儿,但他未必没有其他的身份,我怀疑他的名字有可能都是假的,现在他从神医门离开,海阔天高,身边还有高人相助,想要找他并不会比直接找慕容恕容易。”

    “阿昀,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会放弃的。”叶重华神色坚定地说。

    “那个覃星,自称是覃樾的弟弟,刚出现的时候还杜撰了一个流星门,和冥煞称兄道弟,不过也是昙花一现,他有能力得到神医门门主之位,却很快离开了,说明他根本不想要那个位置。我认为覃樾和覃星兄弟都不会再回到神医门了。”齐昀看着叶重华说。

    “阿昀,你不用劝我,不管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我都要找下去。”叶重华微微垂眸说。

    “我拦不住你,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人生还有很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你一身卓绝的医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尊敬的。”齐昀看着叶重华说。

    叶重华自嘲一笑:“或许吧。”显然并没有把齐昀的话听进去。

    又喝了几杯酒之后,叶重华看着齐昀问:“你不是也在找一个人吗?”

    齐昀微微叹了一口气:“是啊,我跟你提过,我曾经有一个救命恩人,否则我早就死了。很巧,救我的也是个少年,当时她戴着面具,我问她是谁,她说她是路人,便离开了。我捡到了她的一块玉佩,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了,想要找到她,谈何容易。”

    齐昀在明心瑶的提醒之下,已经意识到当初救他的少年很可能是个姑娘,他并没有对叶重华说这一点,因为他还没有完全确定。虽然他说他很难找到那位救命恩人,但他心里还是渴望能够找到的,虽然他并不会像叶重华一样,把找人当成最重要的事情,觉得人生其他事情都没有意义。

    “希望我们都能找到心中所想之人吧。”叶重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疲惫地说。

    巧合的是,跟他们前后脚离开雾泽城的萧星寒和穆妍,此时也住在这家客栈里面。叶重华苦苦寻找的那个人,显然就是穆妍。而齐昀想要找的救命恩人,也是穆妍。但叶重华和齐昀都不会想到,他们要找的竟然会是同一个人,并且此时距离他们近在咫尺。

    一壶酒见了底,齐昀起身离开了,出了叶重华的房间,就看到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出来了两个人,齐昀见过,是易容过的萧星寒和穆妍。

    齐昀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萧星寒的手放在了穆妍的腰上,可他们看起来分明就是两个男子。

    “这位小兄弟可曾去过明月国?”齐昀看着面庞清秀的穆妍,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他看到萧星寒和穆妍亲密的样子,没觉得他们是两个男人的禁忌之恋,而是猜测穆妍应该是个姑娘,女扮男装。

    齐昀有此一问,只是因为刚刚在叶重华那里才提起过他的救命恩人,所以突然见到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下意识的举动。

    穆妍摇头,目光不躲不闪说了两个字:“没有。”她知道齐昀为何要这样问她,但她并不认为是齐昀看出什么来了。现在穆妍身上没有戴任何首饰,身高也比最初齐昀见过的那个少年长高了不少。

    “是在下冒昧了。”齐昀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哪儿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萧星寒主动开口,问起了齐昀的身份。

    齐昀拱手说:“在下是碧血山庄的弟子,姓齐,单名一个昀字,幸会。”碧血山庄已经出世了,齐昀并不需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他以后还要经常出来行走江湖的。

    “嗯。”萧星寒话落,拉着穆妍又进了房间,并没有礼尚往来地告诉齐昀他们是什么人。

    齐昀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在原地站了片刻,摇头失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再次出发的时候,萧星寒和穆妍又和齐昀一行碰上了。

    “小哥哥,你们也是要去繁星城的吗?我们已经遇到好几次了!”齐玉婵看着穆妍笑着说,很自来熟的样子。

    “是啊。”穆妍微微一笑,想着这位女扮男装的小丫头应该就是碧血山庄的小小姐了。

    “我们一起走吧!”齐玉婵显然想认识新朋友,因为她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出碧血山庄,来这么远的地方,一路上也没有跟外人来往过。

    “师妹,防人之心不可无。”马车里面的叶重华开口提醒齐玉婵,声音之中满是不认同。遇见好几次了,但叶重华并没有和萧星寒穆妍夫妻俩打过照面。

    齐玉婵掀开车帘正在跟旁边马背上面的穆妍说话,听到叶重华的话,微微蹙眉,回头说了一句:“我看人很准的,那个小哥哥一定是好人,你不要管我的事情。”

    “小哥哥,我们可以一起走吗?”齐玉婵回头,再次看向了穆妍。她实在是觉得跟叶重华天天在一起好烦的,她觉得穆妍肯定是好人,他们接连遇到这么多次,就是缘分。

    “我没有意见,只是你的两位师兄,恐怕不同意。”穆妍唇角微勾,觉得这碧血山庄的小小姐挺可爱的,很机灵的样子。

    “昀师兄……”齐玉婵看向了赶车的齐昀。

    齐昀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师妹,我们走得慢,怕是会给那两位公子添麻烦。”齐昀其实也想跟萧星寒和穆妍同行,因为觉得他们挺有意思的,并且看起来不是坏人,只是齐昀觉得萧星寒一直对他都很冷淡的样子,应该不会同意。

    “小哥哥,我们可以跟你们走得一样快的!”齐玉婵看着穆妍笑嘻嘻地说,“那天你们打到了一只好肥的野鸡,我看到了,不过我昀师兄好笨的,这么多天都没打到野鸡,害我没有鸡腿吃!”

    齐昀戴着面具,不然穆妍一定能看到他脸红了,因为他发现齐玉婵想跟着萧星寒和穆妍一起走,好像主要目的是为了蹭鸡腿吃,有一点丢脸啊……

    穆妍微微一笑:“跟着我们会有鸡腿吃的。”她突然觉得这个小丫头提起鸡腿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样子,倒是和她家那位哥哥萧月笙很像,都是吃货一族,并且都偏爱吃鸡腿。

    齐昀看穆妍已经答应了,萧星寒好像不会拒绝,想着不能让齐玉婵出来一趟玩得不开心,就开口说:“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就叨扰两位……”

    “我不同意!”马车里面传出了叶重华的声音,“阿昀,不要节外生枝了,我们走!”

    齐玉婵的小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转头不高兴地瞪着叶重华,叶重华却有些烦躁的样子:“师妹,你要去繁星城,我没意见,不要什么人都招惹,这是为你好。”

    齐昀微微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对齐玉婵说:“他找不到想找的人,心情不太好,师妹就忍忍吧,毕竟这趟出来主要是为了他。”

    齐玉婵没有再理会叶重华,转头一脸遗憾地对着穆妍挥了挥手:“小哥哥,我们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快走吧,希望到了繁星城我们还可以再见面!”

    穆妍看了一眼齐玉婵身后的马车,只看到了一片深蓝色的衣角,并没有见到那个对她有着很强防备心,不同意跟她同行的男人。

    不过无所谓,穆妍本来没有拒绝只是看齐玉婵很可爱,齐昀为人也不错,既然他们队伍里面有人不同意,穆妍也不可能上赶着跟他们同行。

    不多时,看着萧星寒和穆妍策马远去,齐玉婵放下车帘,皱眉看着叶重华说:“你是救过我的性命,但我祖父和父亲为了帮你找人,放下一切保护了你那么久,跟着你东奔西跑,还让你住在碧血山庄,对你有求必应,恩情已经还了。你不是我父亲的徒弟,所以不是我师兄,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情,更不要说什么为了我好,我不需要!”

    齐玉婵话落,也不看叶重华的脸色,直接闭上了眼睛,拒绝跟叶重华再有任何交流,而她这会儿有点生气,心中小小地诅咒了一下叶重华,希望他要找的人跟他擦肩而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