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1.我见一个杀一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11.我见一个杀一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繁星城。

    夜色降临的时分,连烬站在拓跋翎的房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阿翎,睡了吗?”连烬轻声问了一句。

    “睡了。”房间里传出拓跋翎的声音。

    连烬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阿翎,是你把我看光了,我不会介意的。”

    房间里面在桌边坐着的拓跋翎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上又飘上了红云,神色尴尬地说:“我没有把你看光!”

    连烬轻笑了一声:“嗯,不必在意这个,我有事找你。”

    “我睡了。”拓跋翎现在不想见连烬,觉得很是难堪。

    “那我在这里等你穿好衣服。”连烬表示一定要见到她。

    拓跋翎张口欲言又止,拳头握了又松,想要站起来却又有几分迟疑,手足无措。她并没有睡,从连烬那里回来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过,她骗了连烬,以为连烬会离开,可连烬现在不肯走。

    拓跋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着连烬要见她应该是有很重要的正事。拓跋翎起身,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又刻意放轻了脚步,走到了床边,坐下,然后对着外面说:“等一下。”

    听到突然变得远了一点的声音,站在门外的连烬其实能想到拓跋翎在里面做了什么,他唇角微微勾起,然后开口说:“无妨,你慢慢来。”

    拓跋翎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走过来,把房门打开了。

    四目相对,连烬眼眸含笑,拓跋翎猛然转移了视线,侧身请连烬进去了。

    在桌边相对而坐,拓跋翎给连烬倒了一杯茶,放在了连烬面前。

    连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微蹙眉:“阿翎,这茶是昨天的吧?”

    拓跋翎的神色更加尴尬了,伸手要去拿连烬手中的茶杯:“抱歉,我忘了,你别喝了,我去给你换新的。”

    “不用。”连烬把茶杯放在了桌上,看着拓跋翎说,“我不是来你这里喝茶的。”

    “那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拓跋翎微微垂眸,感觉自己脸上的热度又起来了……

    “我也没什么事。”连烬微微一笑,“只是想来告诉你一声,我不会介意你偷看我洗澡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拓跋翎的脸色瞬间爆红,神色尴尬地说:“这件事……还是不提了吧。”

    “真的没关系的。”连烬一脸真诚地看着拓跋翎说。

    拓跋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声音都变小了很多:“其实……是他们几个骗我……说你生病了,我才……我不是故意要在你洗澡的时候进去的……”

    连烬微微点头:“原来如此,这么说的话,阿翎是在担心我生病?”

    拓跋翎耳根子都红了,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能说什么,然后她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抬头看着连烬,一脸羞恼地说:“我们是朋友,我怕你出事去看一眼,谁知道你在洗澡?你能不能别再提了?难不成我就看了你的肩膀后背和手臂就要对你负责吗?你是个男人好不好?!”

    “生气了?”连烬微微愣了一下,“阿翎,我没有让你对我负责。不过假如是我不小心看到你在洗澡的话,我会对你负责的,我是个男人,这一点不要怀疑。”

    拓跋翎猛然站了起来,指着外面说:“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连烬起身,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着拓跋翎说,“阿翎,我真的一点儿都不介意。”

    连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拓跋翎大步走过去,把门关上,然后背靠着门,深吸了一口气,依旧平复不了纷乱的心情。

    拓跋翎觉得连烬莫名其妙,他明明是想跟她保持距离,避免她纠缠他的,洗澡的事情只是个意外,连烬就当没发生过就可以了,何必非要专门过来提起让她难堪?太过分了!

    拓跋翎越想越觉得很生气,然后提着自己的剑,就出门去了。不过拓跋翎不打算去找连烬,她要去找莫轻尘和沈赟之。

    繁星城的夜空总是极美的,繁星璀璨,夜幕辽远。

    莫轻尘和沈赟之兄弟俩正在院子里对坐喝酒谈笑,谈的内容自然就是拓跋翎和连烬之间的事情了。沈赟之说小也不小了,很多事情都懂。

    “拓跋十一看到了美人哥哥的身体,肯定春心荡漾了!哈哈!”沈赟之的声音。

    “那是!我们家阿烬美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哪个姑娘能把持得住?”莫轻尘的声音。

    “王妃就能把持住。”

    “那是因为她有萧星寒了!”

    “那倒也是,王爷的美貌不输美人哥哥,身材也是很好的。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美人哥哥!”

    “哈哈!阿烬分明是故意在勾引拓跋十一,不然独孤把他的房门打开的时候,他明明知道为何假装不知道?否则拓跋十一想进去也进不去啊!当时咱们在房顶,你没听到拓跋十一敲了门还叫了阿烬?阿烬怎么可能没听到!他就是故意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计?”

    “没错!阿烬就是故意逗你家十一姐姐玩儿呢!谁让拓跋十一说不觉得阿烬长得好看,阿烬心里肯定不服气啊!现在证明了,拓跋十一不是个例外,她也会为阿烬的美色所沉迷,阿烬现在不知道多得意呢!”

    ……

    拓跋翎没有再听下去,她的面色猛然沉了下来,心也冷了下去,转身大步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连烬再次见到拓跋翎的时候,拓跋翎已经恢复了他们最初认识时候的样子,清冷淡漠,不再管他叫阿烬,而是改口叫他连公子,毫无感情……

    “阿翎你怎么还在生气?”连烬微微一笑看着拓跋翎问。

    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我不喜欢你那样叫我,你还是叫我拓跋十一吧!昨天的事情很抱歉,但你已经说了不介意,我没什么好生气的。”

    拓跋翎话落就走了,连烬微微皱眉,感觉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拓跋翎嘴里说不生气,事实上是真的生气了,不应该啊……

    连烬问莫轻尘和沈赟之有没有对拓跋翎说什么,他们都发誓绝对没有,独孤傲更不可能对拓跋翎说什么了。

    连烬觉得很是不解,因为拓跋翎对他的态度一夜之间变得十分冷淡,对莫轻尘和沈赟之他们也都刻意疏远了,完全公事公办,没事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不出来,有事只说事,吃饭也不跟他们几个在一起了。

    又过了两天,连烬在拓跋翎的院子里等到了拓跋翎出门,看着拓跋翎问:“阿翎你到底在气什么?”

    “连公子想多了,你们是穆妍派来帮我的,我很感激,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

    连烬深深地看了拓跋翎一眼:“好,之前是我冒昧了。”

    连烬话落转身离开了,拓跋翎看着连烬的背影,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她承认,她对连烬动心了,可莫轻尘和沈赟之的话让拓跋翎觉得,连烬对她笑,对她好,只是为了验证没有女人可以拒绝他的魅力,只是在戏弄她。

    拓跋翎很失望,很难堪,并且觉得她的心动太可笑了,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傻了,连烬会喜欢她才是见鬼了,她早该知道这一点,并且她还发过誓不会纠缠连烬,所以,到此为止,接下来,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夹杂任何不该有的私人感情。

    “阿烬,你把拓跋十一怎么了?”莫轻尘这天还专门过来问连烬,“是拓跋十一对你表白你把人家姑娘拒绝了吗?”

    “不是。”连烬摇头。

    “如果不是你拒绝了她,她怎么突然变了呢?”莫轻尘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连烬微微一笑,“女孩子难免有点小脾气,或许过段日子就好了。”

    “阿烬你快去哄哄啊!”莫轻尘对连烬说。

    “她不相信我。”连烬摇头失笑,“是我做得不够,也不好,慢慢来吧。”

    “阿烬你加油,兄弟会支持你的!”莫轻尘握拳砸了一下连烬的肩膀。

    如果连烬知道拓跋翎突然生气是因为莫轻尘和沈赟之喝酒时候调侃的胡言乱语的话,这会儿肯定会想把莫轻尘给砍了。可惜,莫轻尘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就是这里面的罪魁祸首……

    这天拓跋翎在后院练武,连烬本想过去跟她切磋一下,可拓跋翎看到他直接扭头走了。

    又过了一天,连烬再次见到拓跋翎的时候,拓跋翎正在跟独孤傲切磋,连烬突然感觉心中酸溜溜的……

    “独孤,是阿翎找你切磋的吗?”连烬问独孤傲。

    独孤傲一脸无辜地摇头:“不是啊,我来花园走走,正好看到她在练剑,我发现她的剑术有点问题,就告诉她了,然后我们切磋了一下。”

    连烬皱眉:“那她为什么不理我了呢?”

    独孤傲摇头表示不知道,还说了一句:“女人心海底针,你在这里猜测也没有用,你应该学学萧星寒。”

    “星寒怎么了?”连烬问独孤傲。

    独孤傲说:“慕容跟我说过,星寒最初认识穆妍的时候,根本不解风情,甜言蜜语他现在都不会,更别说以前了,但穆妍还是跟他在一起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连烬表示很好奇。

    独孤傲压低声音说:“因为萧星寒很霸道啊!想亲就亲,想抱就抱,一言不合压到床上去,说得再多都没用,得用做的,明白了吗?”

    连烬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有些发红,神色认真地摇头说:“那样肯定不行,她会更生气的。”

    “我什么都没说。”独孤傲拍了拍连烬的肩膀,“你自己体会吧!”

    连烬神色莫名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转身回去了。

    没多久,连烬出现在拓跋翎的房间门口,正要抬手敲门,面前的房门突然打开了,拓跋翎出现在连烬面前。

    “阿翎,我……”连烬正要说什么,拓跋翎又把房门给关上了。

    连烬在外面推,拓跋翎在里面推,结果最后两人把两扇门都给弄掉了,气氛怎一个尴尬了得。

    “你要做什么?”拓跋翎皱眉看着连烬冷声问。

    “阿翎,我喜欢你。”连烬看着拓跋翎神色认真地说。他不会学萧星寒对穆妍那样霸道蛮横不讲理,因为他不是萧星寒,拓跋翎也不是穆妍。他觉得他应该把他的心意告诉拓跋翎,让拓跋翎知道他之前并不是在逗弄她。

    至于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拓跋翎的,连烬自己也说不清楚。拓跋翎是因为貌丑,所以惹来别人异样的眼光,而连烬是因为貌美,也招惹了不少麻烦。当连烬遇到拓跋翎的时候,拓跋翎对他来说就是不同的,因为他们都不在意彼此的容貌。

    当时在耒阳城,听闻拓跋翎要和亲东阳国,连烬以为自己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所以特意去跟穆妍商量了这件事,并且在穆妍提起的时候很快就离开耒阳城,千里迢迢赶来了北漠国。

    只是当前些日子连烬深夜潜入北漠国皇宫的翎羽殿,见到身穿大红嫁衣躺在床上的拓跋翎的时候,他像是突然被吸引住了,心跳加快,有些紧张,失去了一贯的平和冷静。

    在拓跋翎请连烬帮忙喂她吃药的时候,其实连烬的动作很不自然,只是拓跋翎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而最后背着拓跋翎离开北漠国皇宫的时候,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来形容,那是连烬这辈子第一次和一个姑娘离得那么近,他甚至能够闻到拓跋翎身上淡淡的香味。那段路并不是很长,当连烬把拓跋翎放下的时候,他心中有淡淡的失落。

    虽然连烬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但他先前住在萧王府,身边就有一对恩爱夫妻,萧星寒和穆妍。萧星寒和穆妍之间总是默契的,很多时候不需要说什么话,一个眼神,他们都能知道彼此想要什么。

    连烬是羡慕的,并且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找到一个和自己心灵相通的人,这次来北漠国繁星城,他觉得自己找到了。

    连烬建议拓跋翎去抢北漠国的皇位,事实上这就是拓跋翎自己想要的,只是她一时没想过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而已,拓跋翎的选择也完全没有出乎连烬的意料。

    后来的几天,他们之间相处很融洽,遇到什么事情,总能想到一起去,很是默契。而连烬费了不少力气找来了一瓶药,给拓跋翎洗掉脸上的妖花,正是因为他喜欢拓跋翎原来的样子,拓跋翎也是如此。

    连烬本来根本不着急,想着顺其自然就好,他能感觉到拓跋翎对他也是不一样的。可惜,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拓跋翎突然开始排斥他,连烬觉得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对拓跋翎表白,让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可拓跋翎听到连烬的话,面色却更冷了,看着连烬神色淡漠地说:“怎么?觉得我对你态度冷淡,你受不了了?”

    连烬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是的。”

    “有的是女人会为你痴迷,不必在我这里白费心思了。”拓跋翎冷冷地说。连烬现在的举动,在她看来不过依旧是连烬想要征服她而故意为之,说白了就是拿她当戏耍的对象。

    连烬皱眉:“阿翎,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没有误会,请回吧。”拓跋翎话落,转身回了房间。

    连烬看着面前倒在地上的两扇门,转身离开,找了工具过来,费了不少功夫,把门给安好了,但是拓跋翎躲在连烬看不到的地方,他没有进去,只是皱眉离开了。

    六月底的时候,他们收到了穆妍的回信,穆妍表示了对拓跋翎的支持,并且叮嘱他们一定要谨慎行事,不要冲动。

    连烬也不再去打扰拓跋翎,两人之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甚至都不像朋友,连烬只是受穆妍之托前来帮拓跋翎的一样。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萧王府的演武场里面,萧星寒动作利落地翻身下马,站在了穆妍面前。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只是气质看起来比曾经温和了许多,而他不过骑马跑了三圈,额头上面沁出的细汗让穆妍微微皱眉,拿帕子给萧星寒擦着汗说:“萧寒寒,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大概跟我表哥差不多。”

    废掉修炼了那么多年的重阳心法,对于萧星寒的身体还是有不小伤害的,穆妍和萧月笙用了最好的药为萧星寒调理了一段时间,现在也不过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身体强度各方面,都像是从未习武一样。

    “你不能嫌弃我。”萧星寒伸手抱住穆妍说。

    穆妍微微一笑,十分霸气地说:“接下来换我保护你,你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被保护被宠爱的感觉。”

    “我想睡觉。”萧星寒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妍,暗示意味十足。

    自从萧星寒武功被废,身体虚弱,已经禁欲有段日子了,天天只能看着不能吃的感觉真心不太好。

    “你……”穆妍打量了一下萧星寒,“行吗?”

    萧星寒直接把穆妍扛在了肩膀上,大步朝着华清院而去。他会好好向穆妍证明,他没了武功,但是在某个方面,不仅行,而且非常行!

    华清院。

    萧星寒和穆妍洗了个热情似火的鸳鸯浴之后,穆妍神色慵懒地靠在萧星寒怀中说:“咱们这两天准备一下,就出发去寻宝吧。”

    “好。”萧星寒微微点头。

    穆妍已经派了人前去“截杀”北漠国的和亲公主,和亲是不可能成的。不过看厉啸天的意思,一年半载不会对北漠国和东阳国下手,因为现在这个时期,对天厉国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曾经的明月国真正变成天厉国的一部分,这并不是明枭的那一纸诏书就能做到的。很多事情已经做好了安排,但是需要时间来推行实施,否则这么容易得到的明月国,也会很容易就失去。

    天厉国巩固国力的这段时期,是北漠国和东阳国结盟的最好时机,不过那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国家,想要真正结为盟友并不容易。

    抛开穆妍和东方紫煜的交情,以及拓跋翎正在伺机抢夺拓跋浚的皇位这些事情,单从国家立场来说,穆妍的态度是顺其自然,她虽然并不想看到如今的三国之间燃起战火,但她和萧星寒也不会主动去帮厉啸天灭掉东阳国和北漠国,因为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他们都清楚,真正天下一统的时候,厉氏皇族未必还容得下萧王府,所以,维持目前的平衡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平衡早晚会被打破,三国局势也必然不可能一直维持现状,到时候萧星寒和穆妍会作何选择,是未来的事情。目前这个时期,不需要打仗,对萧星寒来说也是一个绝佳的休整期,他需要尽快让自己再次变强,而这需要时间,越多越好。

    又过了两天,萧星寒和穆妍打点行装,暗中离开了耒阳城,朝着北漠国所在的方向而去了。

    萧月笙依旧假扮萧星寒待在耒阳城之中,而穆妍这个萧王妃原本就极少出现在外面,萧月笙对厉啸天说,他让穆妍带人去截杀北漠国的和亲公主了,而他留下是为了继续训练原本明月国的那些将领,厉啸天对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

    出了耒阳城之后,穆妍和萧星寒易容而行,暗中有剑龙卫跟着,但明面上只有他们夫妻两人。为了方便,穆妍易容成了男子,两人看起来像是一对行走江湖的兄弟一般,该休息的时候就停下来休息,走得并不是特别快,因为穆妍不想让萧星寒太过劳累。

    在萧星寒和穆妍尚未离开天厉国的时候,北漠国繁星城中,拓跋翎等来了除掉拓跋浚的好时机。

    拓跋浚自从当上皇帝之后,极少出宫,更是几乎从不出繁星城。但每年初秋季节,拓跋浚必须离开繁星城一次,前去繁星城郊外的北漠国皇陵祭祖。

    如今,祭祖的时间就是后日,而拓跋翎已经和连烬几人商量好,后日便是他们动手的日子。根据他们的计划,到时候他们会伪装成刺客,逼着拓跋浚到一个近日会有沙暴的地方,必要的时候直接杀了拓跋浚。至于其他人,北漠国如今的那位丞相也在拓跋翎所列的必杀名单之上,至于拓跋浚的皇后和他们年幼的孩子,并不需要为拓跋浚陪葬。

    到时候拓跋浚身死,北漠国皇室必然会出现混乱,那些个无能的皇子互相争斗是难免的,而拓跋翎只需在合适的时间出现,稳定局势,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至于她一介女流要当皇帝会遭受多少反对,她有心理准备,并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个皇位,她要定了!反抗者,死!

    “阿翎,后日你留在这里,不要去了。”连烬对拓跋翎说。

    “你看不起我的实力?”拓跋翎神色一冷。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明明告诉自己无数次应该死心,可每次看到连烬,她都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是,只是为了稳妥起见。”连烬微微摇头说,“赟之也留下,你们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

    “哦。”沈赟之乖巧地点头。他知道自己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他现在已经不再那么任性妄为了。

    “拓跋十一,你就留下吧,阿烬是为了你好,担心你的安危。”莫轻尘看着拓跋翎说,“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们就功亏一篑了。放心,我和阿烬还有独孤带几个人去,不会有问题的。”

    “好。”拓跋翎也没有再坚持,嘴唇微动,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你们注意安全。”却是对着独孤傲说的……

    时间很快到了后日,天色微亮,连烬和莫轻尘已经独孤傲已经准备出发了,拓跋翎和沈赟之出来送他们。

    “小天儿哥哥,美人哥哥,独孤哥哥,你们一定注意安全!”沈赟之神色认真地说。

    莫轻尘揽住了沈赟之的肩膀朝着一边走去:“来来来,哥有几句话要单独交代你。”

    而独孤傲跟过去了:“我也有。”

    连烬看着拓跋翎问:“阿翎,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注意安全。”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

    连烬微微一笑,突然上前一步,把拓跋翎拥入了怀中。

    拓跋翎挣扎了一下,就听到连烬说:“别动,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

    这一下的拥抱不知道过了多久,连烬在拓跋翎耳边轻声说:“不管你对我有什么误会,等你当上女皇,我要当你唯一的皇夫。你敢招惹其他男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拓跋翎神色微怔,再抬头的时候,连烬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朦胧的晨光之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