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8.你还好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08.你还好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日落西山,漫天红霞。连烬像往日一样出门,准备去苏丞相府接拓跋严回来。

    虽然说穆妍在家的时候一般是她亲自去接送,不过最近萧星寒废了武功身体虚弱,穆妍一心照顾萧星寒,接送拓跋严的活儿还是交给了连烬。

    连烬刚出门,还没上马,一个人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搂住他的肩膀,响亮地叫了一声:“阿烬美人儿!”

    “月笙,你找我?”连烬看到是萧月笙,就笑着问了一句。

    萧月笙嘿嘿一笑:“阿烬美人儿,接小严的事情我让小天儿等会去一趟,咱俩现在喝酒去!”

    连烬愣了一下:“为什么非要现在去喝酒?”

    “我请你,我家小弟妹的酒,哪有什么为什么?走!”萧月笙不由分说地搂住连烬,把他带回了萧王府,直接去了后花园,亭子里面,酒菜都已经备好了。

    两人落座喝了三杯之后,连烬放下酒杯,看着萧月笙说:“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阿烬美人儿有心上人吗?”萧月笙看着连烬问,语气轻松随意。

    “没有。”连烬摇头。

    “阿烬美人儿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萧月笙一脸好奇地问,“一定要国色天香,像我小弟妹那样美吗?”

    连烬再次摇头:“穆妍很美,但容貌于我并不重要。”

    萧月笙眼睛一亮:“所以阿烬美人儿你有可能会喜欢上一个丑女?”

    连烬微微皱眉:“美丑并不仅仅由外表来决定。”

    “你长得美,说什么都对,反正你找一个媳妇儿,怎么都不可能比你美,所以无所谓了。”萧月笙唇角微勾,“小弟妹让我转告你一声,北漠国的十一公主要嫁给东方紫煜了,你有何感想?”

    连烬愣了一下:“要和亲?”

    “是。”萧月笙点头。

    “如今这样的局势,那两国和亲倒也正常。”连烬神色淡淡地说。

    “阿烬美人儿你不想去抢亲吗?”萧月笙对着连烬眨了眨眼,他觉得穆妍不会乱点鸳鸯谱,所以连烬和拓跋翎之间肯定有过什么,但连烬听闻拓跋翎要和亲的事情,表现得似乎太平静了。

    连烬摇头失笑:“拓跋十一公主如果不想嫁,便可以不嫁,如果她想嫁,那未必不是一桩好姻缘。”

    连烬从不觉得拓跋翎是个丑女,但他们之间的来往不多,算朋友,有些许好感,但也仅此而已。

    连烬觉得,如果拓跋翎不想为了北漠国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嫁给东方紫煜的话,她会有办法摆脱那桩和亲的,因为她并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弱女子。但假如拓跋翎为了北漠国愿意去和亲的话,连烬会尊重她的选择。

    “阿烬美人儿,你对拓跋翎的事情也不是真的无动于衷。你说的有道理,但还有一种可能,她不想嫁,却被逼迫,不得自由,被人抬着上花轿,那就不嫁也得嫁了!”萧月笙看着连烬说,“如果你觉得这种情况她应该咬舌自尽的话,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跟你说过。”

    连烬皱眉:“这……会那样吗?”他脑海中浮现出了拓跋翎清冷倔强的脸庞,虽然拓跋翎很坚强,但她毕竟只是一介女流,身边也没有人护着她,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如果她真被拓跋浚算计,当成了牺牲品的话,她未必不会中招。

    “一切皆有可能!”萧月笙拍了拍连烬的肩膀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连烬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我跟穆妍商量一下再说。”

    说要跟穆妍商量的连烬,没多久之后就过来找穆妍了。

    萧星寒喝了补身子的汤药已经早早地睡了,连烬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在书房里面研究一张地图。

    那是穆妍临摹的神兵门藏宝库所在地的地图,真正的藏宝图原件已经被穆妍从神兵令之中取出来了,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阿烬来了,坐。”穆妍抬头看了连烬一眼,很随意地开口让连烬坐下。

    “月笙说,拓跋十一公主要嫁给东方紫煜,这件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连烬看着穆妍说。

    穆妍点头:“嗯,我知道。”

    “你跟拓跋十一公主的交情还不错,万一她是被强迫,身不由己,你应该会帮她的吧?”连烬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问。

    穆妍放下了手中的地图,抬头看着连烬,就看连烬目光澄澈不闪不躲,就只是在问她一个问题而已。

    穆妍唇角微勾:“当然了,她是我的朋友,还是小严的姑姑,如果这桩和亲不是她本意,对她造成伤害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就好。”连烬微微点头。

    “所以,为了确认她是否被强迫,就请阿烬去北漠国走一趟吧!”穆妍微微一笑说。

    “我?”连烬愣住了,“现在吗?”

    “本来我想说明日再去也可以,不过阿烬要现在就去的话,那当然更好了。”穆妍轻笑了一声,“之前很多事情都没有让阿烬参与,阿烬许久没出门了,这次你去吧,我让独孤带着十个剑龙卫陪你一起去,你如果想带小天儿的话也可以带上。”

    连烬点头:“也好,那我就去北漠国走一趟吧!”

    “记着,不管任何时候,自己的安危最重要,保重自己才能讲其他。”穆妍看着连烬神色郑重地说。

    “我明白,我会好好回来的。”连烬微微点头,很快起身离开了。

    穆妍看着连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笑着摇了摇头。先前穆妍一直觉得连烬和拓跋翎挺般配,但她也没有干涉过他们之间的交往,想着顺其自然就好。

    虽然连烬表现得并不急切,但穆妍知道,能让连烬专程过来找她一趟,说明连烬对拓跋翎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至少也是当朋友,放在了心里的。假如连烬真的漠不关心的话,绝对不会来找穆妍聊。

    既然如此,穆妍觉得不如就让连烬去北漠国繁星城走一趟,看看拓跋翎的情况。

    假如拓跋翎自己想嫁,或者打算为了北漠国牺牲自己终身幸福也无怨无悔的话,穆妍觉得连烬应该不会勉强她的。

    但如果不是那样,连烬就不会白跑一趟,此去把拓跋翎拐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以上两种情况,穆妍希望是后者。

    曾经上窜下跳要娶拓跋翎的少年沈赟之,如今已经正式加入了萧王府的剑龙卫,比之前沉稳多了,练武也十分努力。

    但当沈赟之得知拓跋翎要和亲,一口咬定拓跋翎绝对不是自愿的,死活非要跟着连烬回北漠国一趟,说要去拯救他的结义姐姐拓跋十一于水火,穆妍也没拦着,随他去了。

    本来连烬不打算麻烦莫轻尘再跟他千里迢迢跑一趟,不过因为沈赟之要去,莫轻尘对他这个小弟不怎么放心,就也主动跟上了。一行人很快暗中离开了耒阳城,朝着北漠国而去。

    已是五月,盛夏季节的耒阳城热了起来。

    萧星寒武功废了之后,养了十天,稍稍恢复了一些,脸色还是有点白,可以下床走路,不过脚步有些虚浮。

    萧星寒再次拒绝了穆妍让他吃万年冰莲的要求,并且还打起精神把剩下的万年冰莲都做成了药丸给穆妍,接下来穆妍虚弱期的时候吃一颗,身体就能很快恢复了。

    这天穆妍和萧星寒一起去萧王府后花园散步,青木拿了一封信过来,恭敬地给了穆妍。

    信封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打开之后,里面还套着一个小一点的信封,上面写着四个字“穆妍亲启”,虽然不熟悉,但这字迹,穆妍认得,是出自东方紫煜之手。

    这个时候,东方紫煜竟然送了一封亲笔信过来给穆妍,穆妍微微有些意外。

    虽然先前穆妍帮过东方紫煜不止一次,东方紫煜事实上欠她的恩情未还,但穆妍并没打算以此作为要挟,让东方紫煜做什么,毕竟各有立场。

    “他要做什么?”萧星寒看了一眼那个信封,神色淡淡地问。穆妍或许没有太大感觉,但萧星寒很清楚,穆妍对东方紫煜来说一直都是特别的存在,无关利益。

    穆妍看了一下信中的内容,递给了萧星寒:“他脑子大概是进水了。”

    萧星寒看了看,轻哼了一声说:“他只是想讨你欢心罢了!”

    恐怕没有人相信,东阳国的皇帝东方紫煜竟然写信给天厉国的萧王妃穆妍,问如今这样的局势,作为东阳国皇帝的他应该何去何从。

    穆妍的第一想法是觉得东方紫煜在试探她,准确来说是试探萧王府的态度,未必没有存了想拉拢穆妍和她身后的萧王府到东阳国阵营的意思。毕竟天厉国能够提供给穆妍和萧星寒的地位,东阳国同样可以,并且东方紫煜不会像厉啸天那样猜忌萧王府。

    但作为一个男人,萧星寒看到东方紫煜写来的信,就知道东方紫煜并没有没想那么多,他写这封信的目的,只是想向穆妍表明,他是在乎穆妍的想法的,如果穆妍有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你说他一边向北漠国求娶拓跋翎,一边写这样的信来讨我欢心?”穆妍笑了,显然并不认同萧星寒的看法。

    “娶拓跋翎,是为了大局,这封信,才是他的真心。”萧星寒如今没了内力,不能再做出那种动一动手指,就把那封信变成粉末的霸气动作,所以他慢条斯理地把那封信一点一点撕成了碎片,动作还是优雅的,却透着一丝凛人的寒意。

    “萧寒寒你是在吃醋?”穆妍看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

    萧星寒伸手抱住了穆妍,把头埋在穆妍颈窝:“我现在很虚弱,你只能想我,不要管他们。”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轻抚了一下萧星寒的墨色长发:“萧寒寒,你成功地取悦我了,东方紫煜的信,我不会回的。”

    萧星寒没有抬头,依旧抱着穆妍,唇角微微勾起的清浅弧度,出卖了他的好心情。东方紫煜并不值得萧星寒吃醋,萧星寒只是看到别的男人对穆妍贼心不死,有一点不爽而已。

    这只是个小插曲,数着日子等穆妍回信的东方紫煜注定要失望了,而东阳国和北漠国的和亲婚期已定,就在六月初二。

    北漠国繁星城,六月初一。

    拓跋翎虽然尚未成亲,但在宫外有一座单独的公主府,从去年开始她就不在宫中居住了。而这是她当初帮了拓跋浚很多,唯一提出的要求。

    但拓跋翎跟拓跋浚并不是一路的,她不知道她的兄长拓跋良是否还能活着回来,但她知道她的侄儿拓跋严现在身在何处。

    拓跋翎一个女子,留在繁星城的唯一目的,是要替拓跋严守着那个家,等拓跋严想回去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她会尽全力为拓跋严扫清一切障碍。

    但如今,明日就是拓跋翎出嫁前往东阳国的日子了,这会儿拓跋翎身在北漠国皇宫的翎羽殿中,身穿大红嫁衣,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望着床顶,眼眸幽寒,嘴唇都快咬破了,掌心被自己的指甲划出了深深的血痕,却感觉不到疼,她一边侧脸上面画了一朵妖艳的花,完美遮掩住了她的胎记,那张脸清冷绝丽,艳色无双。

    “公主,吃些燕窝吧!”一个侍女恭敬地站在床边说。

    “滚!”拓跋翎的目光如冷箭一般看向了那个侍女,她没想到从小伺候她,和她一起长大的这个侍女竟然第一个背叛了她,导致她现在受制于人,不得自由。

    原本神色谦恭的侍女眼眸微闪,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拓跋翎冷笑:“公主,你当真以为皇上不知道你有异心吗?皇上要送你离开繁星城,离得远远的,不管是死是活!你若有骨气,便咬舌自尽,自会有其他公主前去和亲!”

    拓跋翎眼眸冰寒,并没有被激怒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背叛拓跋翎的侍女却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自己胸口穿出的一枚飞针,然后身子一晃,倒地毙命了!

    下一刻,拓跋翎看到一个谪仙般的男子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那绝美的容颜上面带着淡淡的关切,看着她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