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5.我一定要找到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05.我一定要找到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穆妍看着面前完工的画作,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笔,转头就看到萧星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萧寒寒,把这幅画挂在咱们书房里面怎么样?”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看了看之后,微微点头说:“可以,把左边一半撕下来送给阿烬吧!”

    不远处的连烬笑着说:“穆妍,星寒吃味了。”

    穆妍唇角微勾,把那幅画小心地卷了起来:“我不管,我就要把这幅画挂在书房里面。”

    “那你觉得我跟阿烬谁更美?”萧星寒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问。

    “我最美。”穆妍很不谦虚地说。她发现人还是要有生活,要有烟火气的熏陶,萧星寒现在就比从前温和多了,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

    独孤傲出现在不远处,看着穆妍说:“师姐,大师伯找你。”

    穆妍把手中的画卷交给了萧星寒:“别给我撕了,不然揍你。”话落就去找苍松老头了。

    萧星寒拿着那幅画问连烬:“你要不要?”

    连烬笑了:“我觉得挂在你们书房里挺好的。”连烬觉得如果是他和穆妍同时出现在一幅画里面,他会想要收藏,但他和萧星寒还是算了,珍藏着一副两个男人的画像算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萧星寒有什么想法呢,这个真没有。

    萧星寒默默地把那幅画像放在了旁边的桌上,想着等会带回去就放在书房里面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如果穆妍忘记了就最好了。

    吃味倒是其次,萧星寒觉得把他跟连烬的画像挂起来很奇怪。当然了,萧星寒明白穆妍的心思,这在穆妍那里叫做养眼。但萧星寒觉得穆妍用来养眼的美男有他一个就够了,不需要连烬。

    “你们是怎么决定的?”独孤傲没走,这会儿走过来看着萧星寒问道。

    连烬有些不明所以,他只知道穆妍和独孤傲去北漠国神医门找到完整的重阳心法带了回来,觉得萧星寒接下来应该就没事了。

    “听她的。”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他知道,现在这样的局面,他的一身内力必须彻彻底底地废掉,然后重新修炼其他的武功,而这个决定并不难做出,因为穆妍在他身边,他心里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在他看完那本重阳心法的秘籍之后就已经决定了,穆妍和他是一样的想法,根本不需要明说。他现在说听穆妍的,只是在于废掉功力这件事什么时候做。

    “辛苦了。”独孤傲看着萧星寒的眼神颇有几分同情,还伸手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独孤傲觉得如果是他面对这样的情况,肯定得崩溃,他最清楚强大的武功需要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获得,一朝失去的打击,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独孤傲转身要走的时候,连烬跟了上去,因为他想让独孤傲给他解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星寒这个不爱说话的,连烬就算问他,他也未必会说。

    去见苍松老头的穆妍本以为四个老头在打造武器方面又有什么新的想法想要找她商量,结果没想到苍松老头一个人备好了茶水,准备跟她好好聊聊萧星寒的事情。

    来到耒阳城已经两年多了,苍松老头适应得很好,他们四兄弟都是专一的匠人,本就不喜欢跟无关的外人打交道,萧王府里的环境很适合他们。

    苍松老头现在比在东阳国大阳城的时候看起来胖了一点,面色红润,身上用名贵的锦丝缎做成的袍子却穿得不太齐整,头发胡子也是一如既往乱糟糟的,不过这就是他的风格,很随意。

    “丫头,坐。”苍松老头难得一本正经,脊背挺直端端正正地坐着,还提起茶壶给穆妍倒了一杯茶,推到了穆妍面前。

    “师父,您老人家发烧了?”穆妍伸手要去贴苍松老头的额头,觉得这样的苍松老头不太正常。

    苍松老头胡子抖了抖,正经脸一秒破功,瞪着穆妍说:“你才发烧,你全家都发烧!”

    “师父,您也是我家的,您最大,您先发烧。”穆妍唇角微勾。

    “别闹!”苍松老头吹胡子瞪眼,“为师找你有正经事!”

    “嗯,您说。”穆妍微微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默默地把茶杯放下了。这一尝就肯定是苍松老头自己泡的茶,味道怪怪的,再上等的茶叶到他这种生活技能零点的老头子手里也得糟蹋了。

    “该知道的为师都知道了。”苍松老头看着穆妍说,“听独孤小子的意思,萧小子的一身武功是保不住了?”

    穆妍点头:“嗯,不出意外的话,必须废掉,而且要尽快。”安神药物对萧星寒的效果已经越来越小了,他现在还只是每天夜里子时发作一次,继续下去的话,早晚会进入一个更频繁的发作期,一直到整个人彻底疯魔,这对他身体肯定是有伤害的,对周围人来说也有很大的风险。

    苍松老头拧眉:“那他岂不是变成一个废物了?”

    穆妍很不认同地说:“我家萧寒寒本来最厉害的就是医术!他是神医!没了武功也不会变成废物,而且武功可以重新修炼,以他的资质,不需要多长时间就可以再次成为高手。”

    “话是这么说没错。”苍松老头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说,“其实老夫对萧小子没什么意见,他在制造武器方面虽然资质不如你,但也不差了,我们兄弟几个先前揍他只是因为他让你一个人出去……”

    “师父,我不是一个人出去的,独孤师弟也是人,您这样说对独孤师弟不公平。”穆妍插了一句。

    “别打岔!”苍松老头瞪了穆妍一眼,然后继续正经脸,酝酿情绪接着说,“萧小子武功既然要废掉了,肯定得重新修炼,但你们手里恐怕也没什么适合他的武功秘籍,胡乱修炼那得到猴年马月才能成为高手?他必须得尽快变强,总不能一直让你护着他,这我们可不答应!”

    “嗯,道理我都懂,但师父你到底想说什么?”穆妍看着苍松老头问。

    苍松老头老神在在地说:“为师和你师叔的意思呢,萧小子的习武资质很好,并且肩负着守护这个家的责任,所以他重新修炼的武功必须得是绝世神功级别的,至少不能比你修炼的幽冥神功差!不过幽冥神功只适合你,你体质特殊,萧小子练不了,而且幽冥神功每月两天虚弱无力这一点很不好,你只能熬过去,等功力大成就好了……”

    “师父,说重点。”穆妍打断了苍松老头,“难道师父和师叔手中还有什么绝世神功的秘籍,一直藏着掖着没让我知道,现在准备拿出来了?”

    苍松老头白了穆妍一眼:“我们几个手里有什么宝贝你一清二楚,你都挑了好多遍了,该给你的都给你了。”

    “那师父和师叔的意思是?”穆妍神色莫名。

    苍松老头正了正神色,看着穆妍一脸严肃地说:“为师几个的意思是,如果你们需要的话,可以去找找神兵门的藏宝库。”

    苍松老头终于说到了重点,而这也是他单独找穆妍过来,这么郑重其事跟穆妍谈的目的。神兵门隐世百年,如今老的少的加起来总共才八个人,但并未断了传承。

    而让天下人趋之如骛的神兵令,就在穆妍手里。苍氏一族四个老头把神兵令交给穆妍的时候,很严肃地叮嘱过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想着去开启神兵门的藏宝库。

    穆妍虽然没有忘记四个老头的嘱咐,但她一直没想过要开启神兵门的藏宝库,主要原因在于她的确不需要,那块神兵令对她来说就是一块养身子的暖玉,贴身戴着很舒服。

    这会儿突然听苍松老头提起神兵令,穆妍微微有些意外,继而心中生出了一丝暖流。虽然神兵令在穆妍手里,但穆妍只是神兵门的少主,关于神兵门的事情,穆妍还是愿意听苍松老头的指挥。而现在苍松老头第一次主动说穆妍可以开启藏宝库,为的是萧星寒,穆妍有点小小的感动。

    这四个老头虽然从萧星寒和穆妍在一起之初,就表现得对萧星寒各种不满意,在萧星寒和穆妍成亲之前,四个老头还专门给萧星寒写了一卷很长的密密麻麻的几百条家规,要求萧星寒倒背如流。先前穆妍出门,萧星寒跟四个老头打交道比之前多,没少被四个老头训斥,挨打也是时常的,但这不过是四个老头跟他们中意的后辈独特的相处方式而已。

    独孤傲现在每天苦逼地挨打很多回,穆妍看着觉得很好玩儿,但在穆妍之前,苍威和岑默都是那么过来的,只是因为穆妍是个姑娘,四个老头都宠着她,所以唯独没有揍过她。

    穆妍可以想象,四个老头要求独孤傲把实话都告诉他们,然后他们又关起门来商量着怎么才能帮得上忙,最终做出了一致的决定,并由苍松老头来通知穆妍的情景。

    穆妍深知神兵令对四个老头意味着什么,他们在当年最困顿的时候都从未想过要用,如今觉得可以用,是为了萧星寒,更是为了穆妍。既然萧星寒和穆妍不可能分开,他们不想让穆妍太辛苦,希望萧星寒变得强大,也是为了让萧星寒更好地宠着护着他们的宝贝穆妍。

    穆妍伸手抱了苍松老头一下:“师父真好。”

    “咳咳,别这么磨磨唧唧的!”苍松老头虽然这么说,胡子却翘得老高,对于穆妍的亲近显然很受用,因为在他心里穆妍像亲闺女一样。

    “师父还有什么指示?”穆妍问苍松老头。

    “切记,小心一些,有些话不用为师多说,你们都清楚。”苍松老头神色严肃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点头:“嗯,我明白,我会小心的。”

    从苍松那里离开,穆妍再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在他们的书房里面坐着,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竟然是暗红色的,看起来贵气十足,帅得人神共愤。

    “萧寒寒,这是什么时候做的新衣服?”穆妍笑着走了过去。

    “前几天。”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拉过去坐在了他怀里。

    “你怎么穿都好看。”穆妍唇角微勾,“不穿也好看。”

    “嗯,”萧星寒唇角微微勾起,暗示意味十足地看着穆妍粉嫩的唇瓣,“想不想睡觉?”

    大白天的说“睡觉”,就是夫妻之间的暗语了。但美色当前,穆妍却果断拒绝了:“晚点再说。”

    然后,穆妍伸手就解开了一颗自己的扣子,接着解下去。

    萧星寒眼眸一暗,低头朝着穆妍吻了过来:“你想睡觉。”

    穆妍伸手把萧星寒的脸拍到了一边,解开几颗扣子之后,把神兵令从里衣里面抽了出来,抬头就看到萧星寒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萧寒寒,你以为我刚刚是在勾引你?”穆妍眨了眨眼睛。

    “嗯……”萧星寒有几分失望的样子。

    “晚点再勾引你,现在有正事。”穆妍唇角微勾,凑过去在萧星寒唇角轻吻了一下,然后把神兵令从脖子上取下来,拿在了手中。

    “看这个做什么?”萧星寒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穆妍的神兵令,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

    “不出意外的话,你修炼的重阳心法要彻底废掉,但我们手头并没有适合你重新修炼的功法。”穆妍对萧星寒说,“我师父和师叔很关心这件事,找我过去就是告诉我,我们可以去找找神兵门的藏宝库,里面定然有绝世神功的秘籍。”

    “这就是你说的打是亲骂是爱?”萧星寒轻笑了一声,突然想起穆妍说过的这句话。事实上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对萧星寒真的没有过什么好脸色,但遇到正事还是很靠谱的。

    “嗯,就是这个道理,不过我师父和师叔对你不是真爱,他们只是爱屋及乌,你是后面那个乌。”穆妍唇角微勾,“戴了这么久,现在我们来研究这个神兵令里的机关吧!”

    两人看着那枚如火焰一般的玉令,开始认真研究里面藏着的秘密。

    一直到傍晚时分,拓跋严从苏丞相府回来,脚步欢快地冲了进来,才打断了萧星寒和穆妍。

    穆妍揉了揉微微有些僵硬的脖子,叹了一口气说:“果然不简单,我还从神医门专门学了机关术,算是个中高手了,也没看出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不必着急,先去用饭吧,有时间再看。”萧星寒把神兵令拿起来,又系在了穆妍的脖子上。

    “娘,今天太公教我弹琴了。”拓跋严很高兴地说。他之前学了吹笛子,不过弹琴还是第一次学。

    “怎么样?喜欢吗?”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想着她和萧星寒生孩子的事情再往后推推吧,萧星寒现在身体不正常,不必着急。

    “喜欢!”拓跋严点头,“等我学会一首完整的曲子,就弹给娘听!”

    “让你老爹听吗?”穆妍笑着问。

    “不让!”拓跋严很响亮地说。

    “可他会听到怎么办?”穆妍轻笑了一声。

    “收他钱。”拓跋严很机智地说。

    “儿子很有钱途。”穆妍笑了。

    吃过晚饭,青木过来禀报,说接到消息,明月城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太子厉宸风启程回来,萧月笙和苏霁也会一起回来。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就能够回到耒阳城。

    “萧寒寒,等你哥回来,我们就动手吧。”穆妍对萧星寒说。

    “好。”萧星寒点头。

    萧星寒和穆妍去了一趟萧尚书府,宁如烟拉着穆妍的手问穆妍的肚子有没有喜信儿,穆妍一句他们还没玩够让宁如烟哭笑不得,也没有真的催他们赶紧生孩子,反倒叮嘱穆妍,说穆妍如果认识什么好姑娘的话,一定要惦记着萧月笙还是个光棍儿,给他牵牵线,穆妍非常认真地表示她会上心的。

    时间过得很快,萧王府中风平浪静,因为萧月笙假扮萧星寒出门在外,厉啸天也不会召见萧星寒,穆妍偶尔会带着拓跋严去萧家医馆坐诊,一切都跟之前一样。

    明月国。

    已是三月下旬,厉宸风和苏霁一行,在萧月笙的护送之下,从明月城返回,路过了无双城。

    曾经无双城的两个大家族,慕容世家和应家,都已经灭亡了。慕容世家的大宅现在依旧是老样子,官府的封条还贴着,而应家也被付之一炬,成了一片废墟。

    傍晚时分,日落西山,一行人进城之后,被恭敬地迎进了无双城的太守府里面。无双城的太守前来拜见厉宸风,禀报了一个消息,隐世百年的碧血山庄出现了,并且就在无双城附近,碧血山庄的庄主送了帖子过来,求见厉宸风。

    厉宸风对碧血山庄没有多少了解,只是听过这个名字,知道这是一个武功很强的大派,就点头说可以见。

    第二天一大早,碧血山庄的老庄主齐郢和现任庄主齐骜来了无双城城主府,还带了一个碧血山庄的年轻弟子,是齐骜的爱徒,名叫齐昀。

    厉宸风一身明黄,端坐主位,左侧坐着的是丞相苏霁,右侧坐着的是假扮萧星寒的萧月笙。

    齐氏三人进门,躬身下拜:“参见太子殿下。”

    厉宸风微微一笑说:“免礼,请坐吧。”

    齐氏父子落座,齐昀就站在了齐骜身后,他脸上戴着一张铁面具,遮住了容貌,墨眸沉静无波。

    厉宸风看着他们说:“久闻碧血山庄大名,今日一见,齐老庄主和齐庄主器宇不凡,定然都是绝顶高手。”

    厉宸风这个太子虽然文采武功都没有十分出众,但很会做人,行事相当有章法,说话向来滴水不漏。碧血山庄虽然名声在外,实力不凡,但说白了也只是江湖中的一个势力,厉宸风作为高高在上的皇室太子,并没有摆什么架子,一见面就先夸赞碧血山庄的两位主人,话语和眼神都很真诚的样子,即便只是表面功夫,也很难得了。

    齐郢客气地说:“太子殿下过奖了。”

    “不知两位前来,可有什么事?”厉宸风看着齐郢和齐骜问。江湖人向来不喜欢和皇室打交道,这对父子主动前来拜见,倒是有些不同。

    “这片土地已经归属于天厉国,太子殿下从此地路过,老夫和犬子理应前来拜见。”齐郢恭声说。

    先前碧血山庄和神医门差点合作,不过因为南宫俪那个女人实在是让齐郢有些看不上,再加上神医门内部不太平,齐郢就放弃了和神医门的合作,回到了碧血山庄。

    碧血山庄的所在地,就在无双城外十里的山中,地方十分隐秘,有天然的阵法守护。

    虽然和神医门的合作没成功,但碧血山庄还是决定要出世了。神医门先碧血山庄一步重现江湖,齐郢和齐骜父子本以为他们接下来难免还要和南宫俪打交道,却没想到南宫俪就那么突然死了,神医门的南宫氏已经不存在了,换了一个名叫覃星的少年当门主,那少年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

    碧血山庄没打算效仿神医门,大宴江湖高手,高调回归江湖,只是齐氏一族的弟子接下来会光明正大地在外面走动。

    而齐郢和齐骜父子一开始打算让碧血山庄出世的时候,这片土地还姓明,一昔之间变了天,这片土地改姓厉了,这在齐氏父子看来,是好事,因为他们想着要和皇室搞好关系,但他们身在明月国,却不看好明氏皇族,不想跟明氏皇族来往。如今这个问题不存在了,现在他们脚下的土地就是天厉国的,他们最看好的也是厉氏皇族。

    这就是齐郢和齐骜父子俩专程前来拜见厉宸风的主要原因,只为示好。

    “呵呵。”厉宸风对此还是很满意的,轻笑着点头,看向了安静地站在齐骜身后的齐昀,“这位是?”

    齐骜客气地介绍:“这位是齐某的徒儿,名叫齐昀,自小面容尽毁,齐某带他出来见见世面。”

    “齐昀参见太子殿下。”齐昀又躬身对着厉宸风行了个大礼。

    厉宸风微微点头:“不必多礼。”

    齐氏父子带着齐昀离开无双城之后,就回了碧血山庄。

    “齐昀,你知道老夫和你师父今日去拜见厉太子之时,特意带着你的目的吗?”齐郢看着齐昀问。

    齐昀点头:“师公放心,弟子明白。”

    “你明白就好。”齐郢神色严肃地点头,“有些话,老夫就直说了。当初你身受重伤,人事不省地出现在碧血山庄山脚下,老夫正好外出看到了你,也是缘分。你没有隐瞒你的真正身份,而老夫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既入碧血山庄,你就不再是明氏皇族那位二皇子,如今明氏皇族覆灭,你如果生出什么回去夺位的心思的话,老夫将会把你逐出碧血山庄,碧血山庄绝对不会为你所用!”

    “师公,弟子死过不止一次了,那个身份对弟子来说就是梦魇,弟子现在姓齐,以后也姓齐。”齐昀垂眸恭声说。

    厉宸风不会知道,他今日见到的碧血山庄的一个容貌尽毁的弟子会是明氏皇族最后一个活着的男人。

    齐昀是明氏皇族一出生就夭折的那位二皇子,明腾的亲生儿子,明心瑶的孪生兄长,本名明湛。他从出生开始,就被明枭囚禁在明月城中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有一批高手固定看守他多年。而明枭允许明湛学武功,不过是折磨他的一种手段,因为明枭说,只要明湛武功够高便可逃出生天,可看守明湛的人就是教他武功的人,他怎么可能打败那些人。

    齐昀脸上满是伤疤,都是不同时期留下的,整张脸已经彻底被毁了,那些也是明枭的手笔,明枭在齐昀身上发泄对明腾和已故皇后的愤恨。

    但在三年前,齐昀还是找到了一个时机,趁着那群高手喝酒的时候,逃跑了。

    可惜刚出明月城,齐昀就被追上了,他一路被追杀,拼死往前跑,当他身受重伤,觉得自己已经扛不住,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少年帮他解决了那些高手,救了他一命。虽然齐昀觉得那个少年只是运气不好撞见了那场刺杀,不得不出手,但在齐昀心里,恩情就是恩情,假如再见,他一定会报答的。

    齐昀当时命都去了半条,他现在已经想不起他是如何走到碧血山庄山脚下的。他昏迷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碧血山庄之中了,第一个看到的人便是齐郢,齐郢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齐昀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两个字:“明湛。”然后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齐昀的身体已经在好转了,他想拜入碧血山庄门下,但齐郢说等他的伤养好再说。

    齐昀的伤养了三个月才好起来,齐郢却请他即刻离开碧血山庄,就当从来没来过,他们再见即是陌路。

    齐昀当时跪在齐郢和齐骜面前,请求拜入碧血山庄门下,并且发毒誓,说他会抛弃原本的身份和姓名,绝不会利用碧血山庄,更不会做出有损碧血山庄的事情。

    齐郢和齐骜本不肯收留齐昀,因为碧血山庄隐世百年,他们不想招惹麻烦,齐昀的身份本身就是个麻烦。然而齐昀坚持,长跪不起,最终齐郢和齐骜心软,就留下了他,并为他取名齐昀,由齐骜亲自教导他的武功。

    而这次齐郢和齐骜去见厉宸风,刻意带着齐昀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让齐昀知道,明氏皇族不存在了,这片土地已经姓厉了,让他不要有任何不该有的心思。

    “昀儿,你要救你妹妹回来,也是人之常情。”齐骜看着齐昀说,从他对齐昀的称呼就知道,齐昀是他座下爱徒,“但你必须好好管教她,让她安分一点,否则惹出什么事情来,我们碧血山庄容不下她!”

    当初厉啸天要处死明心瑶,明心瑶被高手所救,逃出耒阳城,救她的高手,就是她一母同胞的龙凤胎兄长齐昀。

    如今明心瑶就在碧血山庄之中,并且肚子里还怀着厉啸南的孩子,事实上她的身份比齐昀更加麻烦。

    齐昀这个曾经明月国的二皇子,一出生就“夭折”了,现在容貌尽毁,根本不可能有人认出他来。

    但明心瑶不一样。明心瑶声名远扬,不过那些名声都让人不敢恭维。而明心瑶在世人眼中不仅是曾经明月国的公主,更是天厉国的南阳王妃,南阳王厉啸南是以谋反罪名被处死的,假如让厉啸天知道明心瑶还活着,跟明心瑶沾上关系的碧血山庄也会倒大霉。

    对于齐骜的话,齐昀神色郑重地点头:“师父请放心,我会好好约束妹妹的。”

    齐昀回到自己的院子,发现明心瑶坐在他的书房里面。

    明心瑶消瘦了许多,四肢纤细,小腹却隆起很高。这会儿她手中拿着一块如火焰一般的玉佩,抬头朝着齐昀看了过来。

    “谁让你碰这个的?!”齐昀面色微沉,走过来就把那块玉佩夺了过去。

    “哥哥有心上人了,恭喜。”明心瑶眼眸微闪,看着齐昀微微笑着说。

    “你在胡说些什么?”齐昀皱眉。

    “那块玉佩的大小和样式,一看就是女子的,哥哥珍而重之地藏着,难道不是因为有特殊的来历吗?”明心瑶看着齐昀问。

    齐昀猛然看向了手中如火焰一般的玉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墨衣银面的少年。少年突然变成了少女,即便他看不清楚容貌如何,心中却涌出莫名的欢喜,猛然攥紧手中的玉佩,喃喃地说:“我一定要找到你……”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