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3.小别胜新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03.小别胜新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新的一天开始了。

    神医门在短短两天之内发生了很多变化。南宫氏的后人南宫俪已经死了,南宫晚不知所踪,南宫晚和晋连城的亲事自然就取消了,那些前来做客的江湖人昨日已经走了大半,昨日没走的,这天一早也都陆续离开了。

    南宫俪为了迎客,前些日子改变了神医门之中的阵法,外人进来需要弟子带领,但是出去没有任何阻碍,那些想走的人,随时都可以走。

    神医门的六长老杜午和大弟子晋连城从昨日开始就不见了人影,他们所住的地方少了一些东西,显然是有预谋离开的。

    被穆妍激怒的冥煞并没有在神医门之中大开杀戒,在确定穆妍已经跑了之后,冥煞也带着墨灵暗中离开了。

    神医门中依旧平静如常,但留下的四个长老和所有的弟子心中都有些不安,因为他们新任的门主虽然姓覃,却不是他们熟悉的覃樾,而是自称覃樾弟弟的覃星,覃星当上门主之后,没有住进象征门主身份地位的湖心小筑,而是住在了客院之中,也没有给神医门内部的人下达任何命令。

    当前来送饭的下人发现穆妍不见了的时候,神色慌张地去通知了四位长老,四位长老一起冲过来,就看到破败的客院里面一片狼藉,满是打斗过的痕迹,而院子的主人,那个自称覃星的少年,已经带着他的师弟不知所踪。

    “老大,老六带着他的徒弟跑了,那个姓覃的小子也跑了,现在我们可如何是好?”神医门的二长老皱眉问大长老。

    大长老拧眉:“你们谁想当门主?”

    “说实话,以前南宫俪当门主的时候,老夫无数次都想把她给砍了,然后自己当!”神医门的五长老轻哼了一声说,“可那天看着南宫俪就那么死了,老夫突然觉得过去那么多年的憋屈也没了,如果不是无处可去的话,老夫也跟老四一样甩手走了!至于这门主之位,得到了又有什么好处?不过是成为众矢之的!反正老夫没兴趣了,你们谁愿意当谁当!”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最后二长老和三长老都劝大长老先接下这个位置,大长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这几天神医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夫跟老五的感觉差不多。原来南宫俪那个无能的女人用毒压制着我们无法抬头,老夫真想剁了她自己当门主,但南宫俪死了,老夫又没那么想当门主了。即便当上门主,我们过去那么多年憋屈的生活也回不来了,老夫也看开了,反正没有地方去,老夫这辈子就守着神医门了,但门主的位置,还是留给有潜力的年轻人吧!”

    “老大,可那个年轻人跑了。”神医门的二长老看了一眼穆妍住过的那个房间,神色微微有些无奈。神医门的门主之位就那么没有吸引力吗?竟然会有人得到之后又不要的,也是见鬼了。

    “老夫怀疑那小子就是专门过来找某样东西的,找到就走了,但他就算不是覃樾的亲弟弟,也一定跟覃樾关系不浅。”神医门大长老神色严肃地说,“老夫认为最合适的门主继承人是覃樾,但覃樾现在不知所踪,我们姑且就留着覃星的门主之位,他们兄弟早晚会回来的,这样我们神医门也不算无主。你们三个没有意见的话,老夫会暂行门主之职。”

    其他三位长老都表示没有意见,神医门的大长老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那个叫覃星的小子能把杜午和晋连城师徒逼走,对咱们神医门来说,也算是好事一桩。如果神医门真落入那对师徒手中,不会有好下场的。”

    就这样,神医门的大长老站出来主持大局,其他三位长老从旁辅助,神医门根本乱不了。而几位长老声称他们的新任门主覃星有要事出门,不日便会归来,到时覃樾也会回归神医门。

    覃樾在神医门上上下下其实是很有威信的,尤其是在弟子之中,因为他原本是大弟子,实力高强,为人虽然没那么好接近,但那是因为他从来不搞虚伪的拉拢人心那一套,并且绝对没有害过任何人,反而帮过不少师弟师妹,大家都信服他。

    而后没几天,北漠国皇室派来的人才到神医门,神医门已经变天了,那人也只是把北皇原本给神医门少主准备的新婚贺礼当成了恭贺神医门新任门主即位的贺礼,托大长老代为转交,然后就回去复命了。

    神医门再次平静了下来,但神医门的所在已经天下皆知,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前来神医门求医的人将会络绎不绝。

    在神医门变天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暗中离开神医门的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就在距离神医门最近的雾泽城中停留。

    两人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宅子里面,杜午在用长生花为晋连城制作保命的药物,等制成之后,晋连城便可以摆脱对还生蛊的依赖,活得像个正常人一般。

    当时晋连城和穆妍分开之后,见到杜午,并没有告诉杜午穆妍的真正身份,只是说了他的决定,他说他要离开神医门,因为他和杜午的身份已经暴露在冥煞眼中,接下来他们师徒只要留在神医门,冥煞一定会一直盯着他们不放,不管他们想做什么,冥煞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所以干脆就放弃神医门离开,保命要紧。

    杜午当时其实不愿意离开,因为他原本是毒宗宗主,毒宗灭了之后,一直存了想要光复毒宗的心思,而他如果能够得到神医门,将神医门变成另外一个毒宗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冥煞凶名在外,冥楼更是一旦招惹麻烦就会无穷无尽的存在,杜午考虑了一下,看晋连城坚持要走,还是妥协了。

    杜午这个人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他当初看中晋连城是因为晋连城身上很多地方跟他很像,行事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他觉得从晋连城身上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影子。当毒宗灭亡,只剩他们师徒之后,杜午潜意识里已经把晋连城当成了他唯一的传承人,甚至是儿子来看待。他现在的心思,更多的是帮助晋连城实现他的野心,那对杜午来说,便是一种别样的成功。

    师徒两人并没有走远,而杜午给晋连城做的保命的药,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他们很快就收到了神医门传来的消息,得知“覃星”已经不在神医门了,冥煞也走了,神医门的那四个长老竟然都没有趁机抢夺门主之位,而是对外宣称门主就是名叫“覃星”的那个少年,覃樾的亲弟弟。

    杜午对此有些意外,但既然已经离开,便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虽然冥煞暂时走了,但假如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再回神医门,冥煞很快便会收到消息赶过来杀他们。

    值得一提的是,南宫晚还活着,并且跟在晋连城身边,曾经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开始学着烧火做饭伺候人,但她说她心甘情愿。

    晋连城离开神医门的时候,没打算杀了南宫晚,而这只是因为穆妍曾经说过的话,让晋连城觉得放过南宫晚也无妨,只要能让穆妍觉得他做对了,不那么讨厌他就值得。

    可惜,晋连城要让南宫晚走,南宫晚却死活不走,即便她已经知道晋连城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她,只是在利用她,但她对晋连城死心塌地,她说她愿意为了晋连城做牛做马,只求能够待在晋连城身边。

    晋连城最终带上了南宫晚,一来是他和杜午的确需要有人伺候,二来南宫晚的血未来可能还有用,因为那是打开神医门藏宝库的钥匙之一。

    而这天晋连城易容出门,还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天厉国的萧王爷护送天厉国的太子和丞相去了明月城。

    晋连城在想,如果去明月城的那个萧星寒不是替身的话,那就说明这次跟着穆妍前来神医门的“萧星寒”,是晋连城自己错误的猜测,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萧星寒!

    不过这些倒也不重要了,晋连城原本打算利用神医门东山再起,想办法从东方紫煜手中把皇位抢回来,但现在再见到穆妍之后,他改变想法了。他最想得到的还是那个女子,而不是权势,所以接下来,他首先要做的是努力变成一个穆妍喜欢的人。

    穆妍和独孤傲已经在日夜兼程赶回天厉国耒阳城的路上了,而另外一边,假扮萧星寒,带着一个长长的队伍,行进速度并不快的萧月笙,才刚到明月城。

    这会儿已经是二月下旬了,去年年底明月国由最后一任皇帝明枭昭告天下,宣布灭亡,成为天厉国的一部分,从那时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明月国上上下下并没有乱,那些官员不敢乱来,因为他们大部分还想继续当官。

    萧月笙假扮萧星寒,护送太子厉宸风和苏霁在原明月国境内走了一遭,这片土地很太平,只是总有层出不穷的杀手想要杀掉厉宸风,甚至其中有几波想要杀了萧月笙。当然了,最后的结果全都是有来无回。而那些杀手是谁派来的,很容易便能想到,左不过就是北漠国皇室或者东阳国皇室。

    萧月笙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他弟萧星寒的角色,因为萧星寒出现在外面的时候,常年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所以萧月笙伪装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只需要模仿萧星寒的眼神和声音即可。

    厉宸风进了明月城之后,直接带着苏霁住进了皇宫里面,并且在第二天一早见到了原明月国的百官。

    很多事情在来之前都已经计划好了,在苏霁的安排之下,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

    明月城不再是皇都,会成为天厉国的普通城池之一,所以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员。如果他们想要继续当官,可以举家搬迁到天厉国的耒阳城去,如果不想做官或者不想搬迁的,天厉国皇室会给他们一笔丰厚的钱财,以作抚慰。

    而那些地方官,大部分都没有变,有个别表现不好的,直接摘了乌纱帽,换了新的顶替上去,并没有大换血全都变成天厉国的人来当。

    又过了两天,厉宸风以厉啸天的名义,由苏霁执笔,在明月城中张贴了一张皇榜。皇榜上面的内容很多,主要意思就是,这片土地从今开始施行天厉国的税收和刑罚等各项律法和政策,原本明月国的那些律法和政策都作废了。

    天下皆知,天厉国的税收政策在原本的四国之中是最好的,百姓的负担最轻,而天厉国的刑律却是原本四国之中最严明的,也导致天厉国各个城池之中的犯罪率处于一个很低的水平。这对于原本明月国的百姓来说,都是大好事,因为税赋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而对于良民来说,严明的刑律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安全。

    很多细节方面的问题,都是苏霁在主导推行,厉宸风主要起的是监督的作用。

    而与此同时,假扮萧星寒的萧月笙,需要做的是,把原本明月国的大军收编到天厉国的大军之中,军中的规矩也全都改为与天厉国相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换将。

    文官整体都没有太大的调整,但是武将不同。在来之前,萧星寒已经挑选了天厉国的某些将领,前来替换原明月国的将领,而原本明月国的将领不会解甲归田,他们的地位等级以及俸禄都跟之前不变,需要做的是前去天厉国耒阳城拜见厉皇,然后在耒阳城接受萧星寒为期三个月的特训,之后再安排他们到何处任职。

    很多事情萧月笙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处理起来很认真也很谨慎,完全不成问题。

    而就在明月城这边的事情快安排好的时候,这天萧月笙和苏霁单独坐在一起喝茶,莫轻尘进来告诉了他们一个消息,北漠国神医门换了个新的门主,是曾经神医门大弟子覃樾的亲弟弟,名叫覃星。

    莫轻尘说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神之中满是兴味。而苏霁听闻,微微皱眉看向了萧月笙:“覃樾是你,那个覃星是小妍?你不是说萧星寒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待在耒阳城吗?小妍一个人去的北漠国?”

    “小霁,如果你觉得星寒没有陪小弟妹,小弟妹就算一个人的话,那就是。”萧月笙微微点头,“小弟妹去神医门是为了找一样东西,没想到竟然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都给抢到手了,果然很彪悍!很霸气!美丽又可爱!哈哈!”

    苏霁轻哼了一声:“你们兄弟两个大男人,让小妍一个女子去冒险,你还很得意?”

    “那是,我很得意,”萧月笙笑着说,“我弟娶了个那么厉害的姑娘,我脸上也很有光啊!”

    莫轻尘嘿嘿一笑:“我家主子最厉害了!”

    “好想回家,想念我娘做的蜜汁鸡腿了,听说明月城的蜂蜜很不错,我去多买点带回去。”萧月笙话落,一溜烟儿不见了人影,苏霁无语摇头,莫轻尘也跟着萧月笙跑了。

    天厉国耒阳城,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季节。

    距离穆妍离开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青木收到任何可能跟穆妍有关的消息,都会第一时间告诉萧星寒。

    譬如在穆妍到达北漠国之前,北漠国的神医门就广发请帖,邀请江湖各大门派高手前去做客,宣告了神医门时隔百年正式出世。

    譬如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流星门,流星门的少主是个名叫紫砂的少年,手中用的武器是很奇特的流星锤。

    譬如神医门门主南宫俪被冥楼楼主所杀,神医门少主南宫晚不知所踪,神医门易主,新的门主就是那位流星门的少主,他的真名叫做覃星,是原来神医门大弟子覃樾的亲弟弟……

    以上这些消息,萧星寒都时刻关注着,反倒一直没管过替他前去明月国办差的萧月笙。

    “主子,算算时间,夫人这两日应该就回来了。”青木这天对萧星寒说。

    穿着一身浅色单衣的萧星寒正在萧王府后花园之中侍弄那片药田。连烬从湖边提了一桶水过来放在萧星寒身边,把一个木瓢递给了萧星寒,萧星寒接过木瓢,开始认真地给那些药草浇水。

    穆妍走的时候,药田里面只有稀疏的少量药草,如今三个月的时间过去,整片药田绿油油的,种满了各种药材。其中三分之二都是有毒的药材,萧星寒没有忘记,穆妍当初说她不要当神医,要当毒医的话。

    这些药材一部分是青木从各处搜罗来的,还有一部分是萧星寒自己去耒阳城附近的山里挖来的,因为他每晚都要服药,所以不能走远,有时候清早出去傍晚回来,便会带回不少珍稀的药草。

    听到青木的话,萧星寒浇水的动作没有停,只是眼底闪过的一丝喜色证明他心情还不错。穆妍出门在外,萧星寒日夜思念,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深刻体会到了一日三秋是什么感觉。而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担忧的,害怕穆妍在外受苦,更害怕穆妍在外受伤。

    如今得知穆妍即将回来,萧星寒突然抬头看向了连烬,神色认真地问了一句:“我可以去接她吗?”

    连烬微微一笑,却摇了摇头:“不行,穆妍说了让我看着你,不能让你离开耒阳城,你去采药都是在附近,当天可以回来,但你去接她,当天未必能够回来。”

    青木觉得也是很神奇。萧星寒和连烬这段日子待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多,因为穆妍临走之前交代穆霖和连烬看着萧星寒,主要是连烬,穆霖上月又闭关了。连烬不仅每天晚上按时看着萧星寒服药,每次萧星寒出门,他都要叮嘱萧星寒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萧星寒不出门,也不去找四个老头学打铁的时候,经常会来侍弄药田,连烬一般都会在旁边帮忙。

    这两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光看颜值,就已经无敌了。

    连烬自从来了萧王府之后,生活安逸平静,整个人越发温和了,美貌更胜从前,气质清隽无双,并且很喜欢笑,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到现在青木偶尔看到连烬对他笑,还是会觉得很惊艳。

    至于萧星寒,他在遇到穆妍之后整个人都在慢慢变化,已经跟随他多年的青木感觉是最明显的。萧王府真的像个温馨的大家庭了,萧星寒在家里的时候,也真的像个正常的有血有肉的人了。虽然现在萧星寒只在穆妍面前笑,但他对其他人,包括穆妍的朋友和师父师叔,都没有那么冷漠了。

    青木前几天有一次看到苍松老头一言不合就踹了萧星寒一脚,说萧星寒弄坏了他的一块石头,让萧星寒赔他。萧星寒当时没有生气,还真的去给苍松老头找了一块同样材质的要大好几倍的石头搬了回来,很潇洒地砸在了苍松老头面前,被吓到的苍松老头果断地又踹了萧星寒两脚……

    这会儿连烬拒绝了萧星寒要去接穆妍的要求,萧星寒皱眉,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头吩咐青木:“你去接。”

    “是,主子,属下即刻出发去接夫人回来。”青木点头,恭敬地说完就不见了人影。

    “看来穆妍已经拿到了你需要的东西。”连烬笑着对萧星寒说。

    “希望如此。”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穆妍还未回来,萧星寒起床的时候微微皱眉,感觉脑袋之中有一丝抽疼。他知道,这是他服安神药过多导致的,最近几天他的药量还跟以前一样,但是每天醒来都会比前一天早一点,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适应了安神药物,早晚那药物对他会彻底失去效果。

    萧星寒起身,洗漱过后,简单地用了点饭,天色才刚亮。他穿着一身青色布衣,背着一个背篓,手中拿着一把很精致的药锄,去了连烬的院子。

    连烬和拓跋严正坐在一起开心地吃早饭,看到萧星寒进来,拓跋严嘻嘻一笑说:“老爹,你又要去采药啦?”

    萧星寒微微点头,他只是过来跟连烬打个招呼,省的连烬以为他发狂失踪了。

    “星寒你今天出去,说不定能够接到穆妍。”连烬笑着对萧星寒说,他知道萧星寒这么早肯定是想迎着穆妍去的。

    “老爹,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拓跋严眨了眨眼睛,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摇头:“不可以。”

    “好吧,不过老爹你这身打扮挺好看的。”拓跋严嘿嘿一笑,“娘见了肯定会喜欢。”

    萧星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真的?”

    连烬笑着点头:“我也这么觉得,你以往穿衣风格都太沉重了,这样看着很好。”

    萧星寒这段日子都没有易容,因为他从来不会让外人看到他,即便他出去采药的时候。换了衣服之后,他的气质看起来稍稍温和了一点,原本外放的慑人戾气收敛了很多,容貌也增色了不少。至少连烬一直觉得天下第一美人的头衔应该是属于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并列的,他要靠后。

    “走了。”萧星寒话落转身,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美人儿叔叔,我看到师公打了老爹,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娘的。”拓跋严对连烬说。

    “你是想让你娘帮你爹讨公道吗?”连烬笑着问。

    拓跋严神色认真地摇头:“当然不是了!我是想让娘知道,老爹也有丢脸的时候!”

    连烬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笑意满满地说:“我支持你。”

    耒阳城外的望月山上。

    旭日初升的时候,萧星寒已经登上了望月山顶,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萧星寒在山顶视野最好的地方坐了下来,背篓之中空空如也,药锄扔在一边,他并没有采药的打算,因为他今天过来,目的只有一个,等穆妍回来。

    其实这个地方萧星寒来过,曾经有一次他出门在外归来,穆妍正好带着拓跋严来这里爬山,他找过来的时候,穆妍说她坐在这个山顶,可以早点看到萧星寒。如今换过来了,穆妍出门,萧星寒过来等。

    草色青青,空气中弥漫着山花的香气,虫鸣鸟叫的声音不绝于耳。

    萧星寒盯着一个方向等了一个时辰,都没有见到人影,他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站了起来,往四周看了看,看到一朵嫩黄的小野花,俯身采了拿在手中,轻嗅了一下,香气很淡很清新,颜色鲜亮得让人欢喜,就像穆妍给萧星寒的感觉一样,鲜活灵动,让他的整个人生都有了光芒和色彩。

    萧星寒精心挑选了嫩黄和纯白两种颜色的花,然后采了一根软软的藤萝,编织了一个十分精致的花环。绿的叶子,黄色和白色相间的小花点缀在上面,错落有致,就像是星星一般。

    萧星寒捧着那个花环坐在了悬崖边上,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看到视线之中出现了几个黑点,他猛然站了起来,又看了片刻之后,飞身下山去了。

    穆妍和独孤傲回来的路上很是顺利,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如果不是独孤傲坚持的话,穆妍甚至都很少休息。独孤傲当然不是怕自己累,主要是怕穆妍身体吃不消。

    昨天半夜青木迎上了穆妍和独孤傲,并且很认真地给穆妍汇报了萧星寒这段时间在家里的良好表现,以及萧星寒对穆妍深深的思念。

    穆妍当时就笑了,听青木的描述,觉得她家萧寒寒一个人在家就是个很乖的小可怜儿,没人陪很孤单,还总是被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揍……

    策马到了望月山下,穆妍似有所感,抬头看了一眼,下一刻,就看到一个黑点在视线中放大,她愣在了那里。

    “是主子!”青木神色一喜。

    独孤傲嘴角微抽:“他这是从多高的地方直接跳下来的?”

    看到穆妍从马背上面飞身而起,青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扬鞭狠狠地抽了一下独孤傲的马,然后和独孤傲一起快速地离开了。

    萧星寒下落,穆妍飞起,两人在空中静静地相拥,一起缓缓地落在了山脚的一块大石上面。

    穆妍今日没有易容,原本戴了个面具在脸上,因为她觉得萧星寒应该会出城来接她,不易容的话比较适合亲亲……

    萧星寒大手微动,穆妍脸上的面具就掉落在了地上,而她头顶多了一个漂亮的花环。

    穆妍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萧星寒炽热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萧星寒终于放开了穆妍,额头抵着穆妍的额头,目光灼灼地问:“有没有想我?”

    穆妍真心觉得小别胜新婚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以及现实依据的,她家萧寒寒明显是想她想得狠了,她的嘴唇都被吻得肿了,差点没气……

    “当然有啦。”穆妍笑着回答了萧星寒的问题。

    “有多想?”萧星寒追问。

    穆妍眨了眨眼睛:“比你想我多一点。”

    “不,是我想你比较多。”萧星寒摇头,静静地抱着穆妍说,“夜里睡觉好冷。”

    穆妍被逗乐了:“萧寒寒,你说谎,你夜里睡觉前明明都吃药了,就算冷也不会有感觉的。”

    “就是冷。”萧星寒很坚持。

    穆妍唇角微勾:“明白了,孤单寂寞冷。”

    “你师父打我。”萧星寒接着说。

    这下不用青木禀报,不用拓跋严和连烬偷偷告诉穆妍萧星寒也有丢脸的时候,萧星寒自己主动说了,而他的意思是,他被人欺负了,很可怜的……

    “没关系,打是亲骂是爱,他们这是爱你。”穆妍笑容满面地说。

    “打是亲骂是爱?”萧星寒皱眉,“歪理,我不想打你也不想骂你。”潜台词是,这句话不成立。

    “萧寒寒你真的越来越可爱了呢。”穆妍笑着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那句话特指长辈对晚辈,不过如果我以后打你的话,记着我是因为爱你。”

    “嗯,我会记着。”萧星寒还点了点头。

    穆妍伸手取下头上的花环,眼眸微亮:“真没想到我男人如此心灵手巧,我很喜欢。”

    听到穆妍口中的“我男人”,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又把花环给穆妍戴上了,然后还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你最美。”

    “都会说甜言蜜语了,不错不错。”穆妍唇角微勾,打量了一下萧星寒身上的衣服,还有旁边的背篓和药锄,很认真地点头说,“你穿这身很好看。”

    “我们回家。”萧星寒从地上拿起背篓和药锄,还有穆妍的面具都背在背上,揽着穆妍飞身而起。

    “着急回家做什么?”

    “睡觉。”

    “大白天睡觉不好。”

    “一起睡觉。”

    “大白天一起睡觉就更不好了。”

    “我不管。”

    “我今天不方便。”

    “不会的,我有记日子,不是今天。”

    ……

    穆妍回到萧王府,什么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萧星寒直接带到了华清院。然后她的衣服被萧星寒撕成碎片扔了满地,刚进入温热的温泉池中,穆妍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萧星寒从她背后贴了上来,大手缠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屋外绿树繁花春意盎然,屋内更是春色无边,两人都暂时把什么重阳心法抛在了脑后,尽情地纾解连日来的思念。

    而另外一边,回到萧王府的独孤傲,放下行李之后,喝了杯茶,突然想起身上还放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伸手从怀里拿了一本很老旧的书出来,打开翻了几页。

    这是穆妍和独孤傲千里迢迢跑到神医门拿到的重阳心法的秘籍,从这本书的老旧程度,以及上面的字迹来看,不可能是伪造的,至少也有几十年了。而且书的封面和封底都还在,只是破损有些严重,其中也没有缺页,所以可以断定这是一本完整的秘籍。

    离开神医门之后,穆妍只是粗略地查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其中的内容,就交给了独孤傲保管,一路上两人都在着急赶路,穆妍也没有再看过。

    这会儿独孤傲不用想都知道萧星寒和穆妍干嘛去了,他索性也没事,不打算立刻去找他的师父师伯们,不然见面又是一顿揍,因为苍松老头说让他到神医门之后,找点好的矿石带回来,可他根本就没有进入医门的藏宝库,而穆妍只在意这本书,当时就算看到了有矿石,她还跟晋连城在一块,也不方便带。所以,独孤傲接下来挨揍是一定的,只是早晚的问题。

    这会儿无事,独孤傲想着不如看看萧星寒修炼的重阳心法有多高深,就翻看起了那本书。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独孤傲看了一半,其中的确是非常高深复杂的心法,他有些地方都看不太懂,想着这就是他跟萧星寒之间的差距。

    只是虽然没有完全明白,但独孤傲也很确定他已经看完了一套完整的心法,可这本书后面还有另外一半,中间被一页空白的给隔开了。

    独孤傲翻过那个空白页,看到了下一页的内容,神色立刻就变了,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