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一文不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01.一文不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神医门。

    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分,独孤傲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瞬间关闭的石门,他的衣袖有一截被夹断在了里面,而他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晋连城大力把穆妍拽到了他身边!

    独孤傲简直要疯了!他下意识地挥掌就朝着面前的石门打了过去,石门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独孤傲头顶突然射出了三支寒光四射的短箭,如果他被射中,绝对会顷刻毙命!

    独孤傲心中一惊,急急闪避,转身朝着藏宝库出口而去!可就在独孤傲打出那一掌的同时,最外面那一道需要门主令牌才能打开的石门突然下落,在独孤傲冲出去之前,那道石门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荡起一片尘土!

    没有暗器再射出来,而独孤傲被困在相距只有不到两米的两道石门之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已经进入藏宝库的穆妍,听到外面石门落下的声音,眼眸幽寒如冰,转身就朝着晋连城打了过去!

    晋连城却在躲开的同时快速地说:“不要乱动!这里面肯定处处都是机关,你在杀掉我之前,我们两人都会死在里面!”

    穆妍手掌突然扬起,隔空狠狠地抽了晋连城一巴掌!

    晋连城嘴角都被打出血了,他微微侧头,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迹,抬头看着穆妍,又笑了起来,眼中透着愉悦的光芒:“其实我想过,再见面你一定会打我的。那次你亲手杀我,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穆妍冷冷地看了晋连城一眼,并没有理会晋连城的问题,猛然转身,又看向了背后的石门,开始在上面寻找出去的机关。

    “这么急?看来我猜的没错,跟你在一起的,就是萧星寒吧?”晋连城似笑非笑地说,“不用白费力气了,虽然我是第一次进来,但是南宫晚已经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了,这个藏宝库,入口和出口不在同一个地方,换句话说,没有回头路。萧星寒被困在两道石门之间,想用内力打开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跟我一起,找到藏宝库的出口,出去之后,再打开那道门,才能让萧星寒离开。”

    晋连城话落,穆妍并未转身过来,晋连城唇角微勾,突然拔高声音,冲着那道石门说:“萧星寒!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穆妍的!”

    背对着晋连城的穆妍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而被困在外面两道石门之中的独孤傲听到晋连城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下,意识到晋连城似乎把他当成了情敌萧星寒?

    独孤傲在两道石门正中间的位置盘膝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准备进入修炼状态,因为他只能等穆妍想办法出来再救他,而这个过程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下一刻,独孤傲又猛然睁开了眼睛,眼眸微闪,模仿萧星寒的声音,对着面前的石门冷冷地说:“晋连城,你找死!”

    石门之内的晋连城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反而被独孤傲的声音取悦了一般,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萧星寒,接下来我会和穆妍朝夕相对,你放心,如果遇到危险,我一定会挡在她前面,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晋,连,城!”独孤傲模仿着萧星寒的声音和语气,满是怒气,一字一句地念着晋连城的名字。

    “虽然我事实上复姓东方,但其实我还是习惯晋连城这个名字,因为穆妍最初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叫这个名字。”晋连城笑容满面地说。

    “你等着!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毁掉,包括你在内!”独孤傲声音幽寒地说。

    “哈哈!萧星寒,你做不到的,因为我最想要的,就是穆妍!”晋连城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妍,然而穆妍尚未转身过来,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背影。

    “妍儿!”独孤傲模仿萧星寒的声音叫了穆妍一声,话落微微顿了一下,很不习惯的样子,“记着,只要你活着出来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如若穆妍出去的时候,已经和我在一起了,你也不介意吗?”晋连城回应了独孤傲的话。

    独孤傲盘膝坐在石门另外一侧,张口无声地说:“你特么是在做白日梦……”

    “够了。”穆妍话落,转身过来,神色平静地看着晋连城说,“知道你喜欢我,不必如此幼稚地激怒他,没有任何意义,他又不傻,不会被你三两句话说的就自寻死路。接下来我找我要的东西,你找你要的东西,不管什么恩怨情仇,出去之后再说。”

    “其实你可以现在杀了我,你自己未必出不去。”晋连城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你上次杀我,是因为我出手伤害穆家人,但我并未得手,已经时隔这么久,你是不是对我下不了杀手了?”

    穆妍神色淡漠地看着晋连城:“你想多了,从这里出去之前我不会杀你,因为我需要跟你合作。记着你说过的话,如果遇到危险,挡在我前面。”

    晋连城眼眸微闪,继而神情愉悦地笑了起来:“放心,我会的。”

    穆妍就差直接指着晋连城的脑门儿说:我现在不杀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不过晋连城不在意就是了。

    晋连城一开始见到那个自称“紫砂”的少年的时候,并没有认出那是穆妍,冥煞最开始说出穆妍的另外一个假名字“覃星”的时候,晋连城也没想过那会是穆妍。直到穆妍开口,利用冥煞威胁晋连城和杜午,晋连城当时想到了很多事情。

    之前在东阳国大阳城,晋连城遭到了冥煞的追杀,因此还舍弃了他的一个师父元济,和杜午一起,十分狼狈地逃走了。

    后来,晋连城一直在想,冥煞那个杀手头子为何会盯上他?东方紫煜和东方紫霄兄弟俩都没有驱使冥煞为他们所用的本事,而晋连城十分确信,当时冥煞身边或者身后,定然还有人始终没有露过面,并在其中起了很关键的作用。而那次杜午和晋连城狼狈逃走,追杀他们的另外一波人到底是谁,一直是个谜。

    虽然晋连城认为自己树敌不少,麻烦不断,但他认为得知他还活着,会出手对付他的人,除了东阳国皇室他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之外,最大的可能,就是萧星寒和穆妍夫妇了。而晋连城知道,穆妍和东方紫煜关系不错,一直暗中有合作,当初晋连城第一次身死,也是穆妍和东方紫煜联手造成的。

    再加上当时在大阳城,东方紫煜下旨拆除晋王府的时间,和冥煞开始追杀晋连城的时间太过巧合了,晋连城认为这其中定然有某种联系,而他认为以东方紫煜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跟冥煞合作,那么就是有个神秘人,周旋在东方紫煜和冥煞中间,导致了那场事实上的合作。

    晋连城其实不愿意那么想,但他唯一能够想到的人,就是穆妍。

    而晋连城后来暗中调查过,那段时间穆妍一直没有在天厉国耒阳城出现过,时间上是吻合的。

    后来覃樾被南宫俪所抓,前来救走覃樾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晋连城当时就感觉那个假扮小翠花的姑娘有些许熟悉,不是容貌,不是气质,而是那个姑娘对付南宫俪的狠辣手段,让晋连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穆妍。

    外人提起覃樾,往往都会把他跟穆妍放在一起说,因为覃樾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世人所知,就是覃樾去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参加名医大会,和萧王妃穆妍比试医术和毒术成为平手,覃樾还主动拿了墨玉琴,把价值最高的神兵门武器让给了穆妍。所以,晋连城有理由相信,覃樾和穆妍很可能早已成了朋友。

    当晋连城把一切看似的巧合联系起来,所得到的结论就是,当时在东阳国,周旋在东方紫煜和冥煞之间的那个神秘人就是穆妍,先前闯入神医门救走覃樾的那个姑娘也是穆妍,所以穆妍才会知道冥煞曾经追杀过晋连城,现在也不会放过晋连城,并以此来威胁晋连城。

    而晋连城当时想明白这些之后,心中没有恐惧,没有担忧,更没有伤心,相反很是开心。不管穆妍曾经是不是杀过他,现在是不是还要杀他,一切都不重要,他再次见到穆妍出现的时候,突然觉得神医门的门主之位,东阳国的皇位,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他无比渴望能够回到曾经,回到他最初认识穆妍的时候,他一定会好好对穆妍,绝对不会再给萧星寒任何机会。

    如今,虽然已经回不到过去,但晋连城并不打算就此放手,因为他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把穆妍抢回来……

    晋连城的目光太过炽热,但穆妍心中冷漠一片。她在认识萧星寒之前便认识了晋连城,曾经有几年的时间他们都生活在大阳城之中,相距不远,但那又如何呢?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穆妍的身份便是萧星寒的未婚妻,甚至这就是晋连城注意到穆妍的唯一原因。游戏人间的晋连城彼时不过是在拿即将成为萧王妃的穆妍取乐,算计穆妍,欺骗穆妍,也是因为晋连城的算计和欺骗,亲手把穆妍推到了萧星寒的身边,让他们相遇。

    所以,如果说这里面有错的话,唯一错的,只有晋连城自己。不管他是不是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一手造成的,怪不了任何人。

    穆妍不会去想,假如她一开始遇到晋连城的时候,晋连城没有骗她,反而对她很好的话,她会不会喜欢上晋连城。世事没有如果,谁也不能回头,当穆妍遇见萧星寒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穆妍冷静下来,看了一下四周。面前有一个长长的甬道,并不宽敞,甬道之中每隔一米的石壁上面,都镶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散发出温润的光芒,照亮了一条前行的路。

    “你走在我后面。”晋连城转身,当先朝着那个甬道走去。

    穆妍静静地跟在晋连城身后往前走,两人没有再说话,就那么沉默着,一直走了将近两刻钟的时间,到了甬道的尽头。

    穆妍感觉眼前一亮,视野突然开阔,面前出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

    宫殿之中美轮美奂,地面是用玉石铺就,柱子都是黄金打造,上面雕刻着古朴繁复的花纹,细看之下全都是奇花异草的纹样。

    而宫殿一面放了一排药柜,并不多,看起来不到百个。能出现在神医门藏宝库之中的药物,自然都不是凡品。

    宫殿之中还堆着很多零零散散大小各异的木箱子,另外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挂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出自百年前的神兵门。

    “穆妍,你要什么?”晋连城转头看着穆妍问道。两人一路走过来都非常小心,没有碰这里面的任何东西。到了现在,晋连城才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穆妍来神医门究竟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你听说过重阳心法吗?”穆妍神色平静地反问晋连城。

    晋连城愣了一下,微微摇头:“没有听说过。你是为了找一本武功秘籍才来的?是你需要还是萧星寒需要?”

    “再说就是废话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去找你的长生花,我去找我的秘籍,然后一起找出口离开这里。”

    穆妍来神医门的藏宝库其实主要是为了寻找神医门中珍藏的机关术和蛊术的秘籍,至于这藏宝库中有没有重阳心法秘籍,穆妍不知道,如果有是最好,如果没有,穆妍要学了机关术之后,打开南宫夜曾经住过的那个岩洞,去那里找,那才是她此行最终的目的地。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长生花?”晋连城神色一喜,有种穆妍很关心他的感觉。

    穆妍神色淡漠地说:“因为我没傻,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先帮你找秘籍吧!”晋连城话落,抬脚就出了甬道,踏入面前的地下宫殿。

    下一刻,一排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宫殿顶部射了下来!晋连城神色微变,猛然一跃就回到了甬道之中,下意识地伸手要把站在甬道边缘的穆妍拉回去。

    穆妍躲开了晋连城的手,皱眉看着面前的地下宫殿。这里应该就是神医门的藏宝库了,但走到这里,里面还有伤人的机关,南宫氏的先人真是够谨慎的。

    穆妍扫视了一圈,目光定在距离他们最远的两道金柱中间,那里有一条各色宝石铺就的小路。

    “从那里进去。”穆妍指着那条小路,对晋连城说。

    晋连城微微点头,在穆妍发现之后,他也发现了。一般人进来之后,肯定会从最近的地方进入地下宫殿,但这宫殿其实设置了一个专门的入口,在最远的地方,只能飞过去,从那边进入,才不会触发机关暗器。这样的设计并不复杂,却很精妙。

    晋连城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在了那条宝石小路上面,还走动了几步,并没有再出现什么暗器,他抬头看着穆妍微微一笑说:“为了安全起见,你要不就不要下来了,反正就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去找。”

    “不必。”穆妍飞身而起,落在了晋连城身旁,然后顺着地上的宝石指引往前走,晋连城一跃而起落在了穆妍前面,转头对穆妍说,“你还是跟在我后面吧。”

    “踩着宝石走。”穆妍开口,神色淡淡地对晋连城说。

    晋连城唇角微勾:“多谢关心。”

    两人一前一后,按照固定的路线,开始在神医门的藏宝库之中行走。他们最先靠近的是那一排神兵利器,晋连城扫视了一圈,看到每一件武器上面都打着神兵门的标志,而其中的任何一件出现在江湖之中,都会引起疯抢。

    晋连城看着离他最近的一把弯刀,神色微动,突然回头看着穆妍问了一句:“当时毁掉慕容世家的那个神秘少年,是不是也是你?你是神兵门的人?!”

    晋连城之前只想到穆妍和冥煞以及覃樾都有关系,但他这会儿看到这些武器,突然想到一件事,覃樾和慕容恕有关,穆妍会不会跟慕容恕也有关系?曾经慕容世家的灭亡,据说是一个神秘少年的手笔,晋连城在想,那个少年,该不会就是穆妍假扮的吧?这么说,穆妍和神兵门有关?

    听到晋连城的话,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神兵门已经灭亡了。”

    “你说明月国的那个殷家?我觉得殷家根本不是神兵门的正统传承。”晋连城微微摇头,“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心中自有判断,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穆妍没有理会晋连城,心中却不由感叹,曾经晋连城能够跻身天下四公子之一,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地位容貌和实力,他其实很聪明,只是从小到大太过顺风顺水,导致他性格无法无天,狂妄恣意,做事不择手段不计后果。

    如今,自食苦果的晋连城经历了死亡和重生,经历了失明和重见光明,变得成熟了许多。他学会了低头,变得冷静理智,跟曾经那个总是一身红衣招摇过市的晋妖孽判若两人。

    晋连城从放武器的那个架子上面挑了一把古朴的长剑拿在手中,然后将他原本的佩剑取下来递给了穆妍:“这是覃樾的剑,你还给他吧。”

    穆妍并没有接过来,神色淡淡地说:“他不要了。”

    晋连城愣了一下,把覃樾用过的那把剑放在了架子上面,然后好奇地问穆妍:“你跟覃樾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朋友吗?”

    “不要废话,继续往前走。”穆妍冷声说。

    晋连城轻笑了一声,也没有刨根问底,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不多时,两人到了一堆木箱旁边,木箱上面都没有上锁,晋连城打开离他们最近的那个,里面是一箱极品美玉。

    晋连城打开第二个箱子,里面放了一箱十分美丽的各色宝石。晋连城俯身,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红色宝石,放在手心,递给了穆妍:“这个很适合你。”

    “如果不想我拿着宝石戳破你的眼睛的话,不要再说废话!”穆妍冷声说。

    晋连城猛然握住了手中的宝石,唇角勾起一抹自嘲:“我已经猜到了,我的两只眼睛,都是你弄瞎的。不过上天待我不薄,让我重活一次,还让我重获光明,我以后会珍惜的。”

    “继续!”穆妍冷声说。虽然晋连城变了很多,但穆妍没有忘记曾经的事情,无爱便无恨,但她也绝对不可能和晋连城成为朋友。这次虽然一开始是穆妍在算计晋连城,但晋连城同时也在算计穆妍,穆妍不会对他客气的。

    晋连城把穆妍拒绝的那块红宝石放进了自己的荷包里,然后打开了第三个箱子,还是奇珍异宝。

    一直到第九个箱子被打开,穆妍才终于看到了一箱古籍。晋连城想把那个靠里的箱子搬出来方便穆妍看,结果他刚刚挪动了一下那个箱子,一枚飞针破空而来,朝着他的眉心射去!

    穆妍皱眉,伸手推了一下晋连城,那枚飞针擦着晋连城的脸皮射了过去,在晋连城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晋连城抬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然后无所谓地笑着对穆妍说:“多谢你救了我。”

    “你明明可以自己躲过去,你是故意等我动手的。”穆妍看着晋连城神色冷漠地说。

    晋连城呵呵一笑:“一点小心思也被你看穿了,我可以躲过去,但你救我,我会更高兴。”

    看到晋连城眼中的深情,穆妍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问了晋连城:“你会杀了南宫晚吗?”

    晋连城愣了一下,微微点头:“等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我会杀了她。”

    “为何?她那么喜欢你。”穆妍问晋连城。

    “她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那不是我想要的。”晋连城脱口而出。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彼此彼此。”

    晋连城脸上的笑容就那样僵住了。他说他不喜欢南宫晚,所以可以对南宫晚的一往情深弃如敝屣,而穆妍是在告诉他,她不喜欢他,所以他的深情,在穆妍看来,一文不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