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我怎么会认不出你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200.我怎么会认不出你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神医门。

    原本风和日丽的天气,不知何时变得阴云密布,眼看着像是要下雨了。

    神医门正中央的湖边,现任神医门的门主南宫俪半死不活地被墨灵提在手中,两只耳朵,一条手臂和一根大拇指都已经被割掉了,整个人看起来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但她还活着。

    至于神医门的少主南宫晚,被晋连城带走之后,只有晋连城自己回来了,南宫晚却没有回来。

    不过现在没有人顾得上南宫晚了,因为大家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新出现的一个名叫覃星的小子……

    这小子原本自称紫砂,听起来第一感觉很正常,接下来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的一个名字。

    这小子自称来自流星门,一个“他”说的跟真的似的,但是其他人根本从未听过的神秘门派。

    这小子手中的武器叫做流星锤,这个是真的,在场的某些人见识过流星锤的威力,都承认那是一种很独特的霸道武器。

    如今,这小子经由冥煞提起,突然暴露出“他”的另外一个名字覃星,摇身一变成为了神医门去年叛逃的大弟子覃樾的亲弟弟,而最让人震惊的是,“他”就那么神色傲然地站在那里,仿佛轻描淡写一般说“他”要当神医门的门主!

    即便南宫俪死了,神医门还有数位长老以及不少弟子都盯着门主的位置,于情于理都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抢夺。这个名叫覃星的小子,一点都不掩饰“他”的野心和目的,这跟在场很多心机颇深喜欢耍阴招表面却装得很淡泊的江湖高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听到穆妍的话,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冥煞。

    冥煞也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诡异,回荡在整个神医门的上空。冥煞一边笑着一边说:“阿星,你真是个人才!”

    冥煞很意外,因为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穆妍竟然敢跳出来抢夺神医门的门主之位。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神医门的长老已经背着南宫俪结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同盟,在他们之中,定然有一个做主的长老,那位毫无疑问已经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当做囊中之物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跳出来的外人,便会成为众矢之的,想要得到神医门内部上上下下的拥护,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对于冥煞来说,穆妍如此率性,如此胆大妄为,他很欣赏,很喜欢,真真觉得穆妍跟他是同道中人了!

    “哼!”神医门的大长老轻哼了一声,看着穆妍目光不善地说,“覃小公子,这里不是给你玩闹的地方!”

    “玩闹?”穆妍轻笑了一声,“在下是认真的,虽然家兄的武功和医术都比在下出色,但在下的武功和医术,比神医门的弟子都要出色,不服气的,在下不介意比试一下,以实力服众,很公平不是么?正好如今武林盟主和诸位同道都在场,可以做个见证,选出一位最出色的神医门门主,敢不敢?”

    “神医门的门主,无需外人来决定!”神医门的二长老高声说,“南宫俪死了,我们神医门自会推举出最合适的人选来担任新的门主!”

    “南宫俪还没死,本尊决定了,让她亲眼看着本尊的阿星小兄弟成为新任神医门的门主,再送她魂归西天!哈哈!”冥煞笑得一脸邪肆,让在场的很多人心思各异。

    其实除了冥煞之外,没有人会支持穆妍,因为“覃星”这个身份到现在怀疑的人依旧不少,再加上一个外人突然要抢夺神医门的门主之位,难免让人觉得其中有蹊跷。

    武林盟主薛放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穆妍说:“覃公子,关于神医门新任门主人选的事情,我们外人不好插手,还是神医门内部决定比较妥当。”这就是带头表示要置身事外,不会支持穆妍了,不管穆妍的才华和实力是否超越神医门的长老和弟子。

    “无妨。”穆妍对此很淡然,目光微转,落在了神医门的长老队伍之中最低调的那个老者身上,唇角微勾说,“那位,是六长老吧?看起来很像本公子认识的某个故人呢!”

    正垂眸安静地站在那里的杜午心中微沉,瞬间明白了一件事,这个自称覃星的少年不管是不是覃樾的亲弟弟,一定跟覃樾关系不浅,而“他”已经知道,神医门现如今的六长老就是曾经毒宗的宗主杜午,甚至知道那位“南宫无忧”就是晋连城!

    穆妍是在威胁杜午要把杜午的身份暴露出去,想到这里,杜午眼底闪过一丝杀意,站在杜午身后的晋连城眼眸微眯,看着穆妍的眼神瞬间变得幽深了起来。

    “覃公子想必是认错人了,老夫第一次见到覃公子。”杜午垂头,声音沙哑地说。

    “是么?”穆妍微微一笑,突然转头看向了冥煞,“冥兄觉得那位南宫无忧公子,是不是有点眼熟呢?”

    冥煞看向了晋连城,微微皱眉,倒是没觉得现在的南宫无忧像晋连城。但穆妍的话,却让晋连城心中微惊!

    晋连城现在已经确信一件事,这个叫“覃星”的少年,一定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晋连城不会忘记,他的另外一个师父元济是怎么死的。当初在东阳国大阳城,晋连城和他的两个师父被冥煞带领冥楼的杀手追杀,而冥煞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那次冥煞没有得逞,并且身受重伤,现在肯定还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假如现在让冥煞知道,南宫无忧就是晋连城的话,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夺走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让晋连城死得很好看,而晋连城现在所能依靠的只有杜午,他们师徒根本就不是冥煞的对手。一旦身份在这个时候暴露,即便神医门内部没有人反对他们成为神医门的掌权者,可接下来,他们想要利用神医门东山再起是不可能了,因为东阳国皇室绝对会倾尽一切力量将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灭杀,不仅东阳国皇室,还有晋连城招惹的其他人物,也都不会放过他。

    “阿星,有什么话就直说!那个南宫无忧,到底是什么人?”冥煞看着穆妍问。

    穆妍的目光却看着晋连城,其中满是威胁。穆妍可以选择一开始就暴露杜午和晋连城的身份,那样冥煞早就对他们师徒出手了。穆妍没有那样做,主要原因是她此行有明确的目的,不想节外生枝。

    如今,穆妍所掌握的关于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的身份,成为了她利用冥煞威胁杜午和晋连城的一个有利条件。她暂时不会告诉冥煞真相,因为她早已经猜到,神医门那些长老之中做主的人就是杜午,只要掌控了杜午和晋连城,谁说她一个外人没有可能得到神医门的门主之位?

    晋连城看着穆妍,突然笑了,笑得一脸温和:“这位覃公子想必是认错人了,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在下一直很仰慕覃樾师兄的才华,对于覃樾师兄的离开很是遗憾。原本南宫俪要在在下与南宫晚大婚之日,宣布在下成为神医门的少主,这是少主令。”

    众人看到晋连城拿了一枚金红色的令牌出来,一时都有些不解晋连城这是要做什么。

    “想必冥楼主不会放过南宫俪,在下虽然是她的弟子,但对她的很多行为也并不认同。南宫俪死后,在下便是神医门新任的门主,但假如覃星公子想要挑战在下的话,在下愿意迎战,不管比试什么,如若在下输了,这神医门上上下下,便认可覃星公子成为新任门主,如何?”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

    “无忧公子好大的口气呢!”穆妍微微一笑,“既然这么有自信,就先让我们看看神医门上上下下是否承认无忧公子的地位吧!”

    南宫俪早已晕死过去,不用再动手,这样下去不过一刻钟之后,她便会因失血过多而亡。如今站出来跟穆妍讨论神医门门主之位归属的,是突然宣称自己是神医门少主,并且南宫俪死后便是神医门门主的晋连城。

    杜午皱眉看了晋连城一眼,看到晋连城对他打的一个手势,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开口说:“老夫认可南宫无忧的地位,如果南宫俪死了,南宫无忧便是老夫承认的神医门门主!”

    神医门的其他几位长老面面相觑,也陆续开口,承认了晋连城在神医门的地位。

    至于神医门的一众弟子,心里都清楚晋连城的身份,但他们绝对不敢说出来,即便下封口令的南宫俪已经奄奄一息了。于是一个个神医门弟子都纷纷表态,承认了晋连城的身份。

    “阿星,他到底是谁?”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问。到这个时候,冥煞当然不会还没察觉到穆妍在利用他。

    穆妍对着冥煞眨了眨眼睛说:“冥兄稍安勿躁,等小弟先得到了这神医门门主之位,咱们再好好聊聊。”

    冥煞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好!很好!”

    “既然无忧公子愿意接受挑战,老夫就为你们做个见证吧!”武林门主薛放高声说,“不知两位要比试什么?”

    “武功,医术,毒术,无忧公子随便选。”穆妍唇角微勾说,傲气十足的样子。

    相较之下,晋连城倒是显得很沉稳了,听到穆妍的话,晋连城微微一笑说:“在下早已听说覃星公子的独门武器十分厉害,想要领教一下。”

    于是,南宫俪奄奄一息地被墨灵扔在湖边的地上,没有人在意她的生死,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一场别开生面的比武,这场比武的结果,可能直接决定新的神医门门主是谁。

    晋连城和杜午擦肩而过的时候,手中被杜午塞了一颗暗红色的药丸,他手指微动,那颗药丸就进了他的袖子里。

    湖边不远处就有一个比武台,穆妍和晋连城在比武台上相对而立,其他人都在下面围观。穆妍的武器是她的流星锤,而晋连城的武器是一把长剑,如果穆妍没记错的话,那把剑原来的主人,也是覃樾。

    “两位准备好便开始吧。”武林盟主薛放开口说道。

    穆妍手中的流星锤微微颤动,而晋连城拔出了那把寒光四射的长剑,在两人脚步同时动的时候,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落了下来。

    站在比武台下方的独孤傲微微皱眉,在想他家师姐要是淋了雨染上风寒怎么办?回去萧星寒揍他倒是其次,他的师伯师父和师叔肯定会把他打死的,不好不好……

    可是还没等独孤傲想到怎么让穆妍不淋雨的办法,比武台上面的比武已经结束了。

    穆妍的流星锤重重地砸到了晋连城的胸口,晋连城胸前的衣服都破了,有暗红的血渗出来,他的剑掉落在了地上,而他垂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台下的杜午不知何时已经靠近了独孤傲,他手中正对着独孤傲的一个小药瓶都打开了,结果竟然看到晋连城没有反抗,就那么认输了!

    杜午猛然攥紧手中的小药瓶,不可置信地看着比武台上面的晋连城。他以为他们师徒之间是有默契的,晋连城手中拿着杜午暗中给他的秘毒,只要用在穆妍身上,穆妍必死无疑。而台下的杜午会寻找机会除掉和穆妍一起的独孤傲,只要把这两人给杀了,神医门的掌权者还是杜午和晋连城,外人不会插手。

    至于冥煞,虽然很棘手,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用毒用蛊,都是可行的方式。

    但如今,晋连城的行为让杜午根本看不懂,而围观的其他人也都觉得很奇怪,原本晋连城没有必要接受穆妍的挑战,但他接受了,而他现在摆明了是要认输,把神医门门主的位置让给穆妍,这让人很难理解。

    “无忧公子,还打吗?”薛放开口问。这会儿雨势渐大,不过没有人离开。

    比武台上面已经受伤的晋连城微微抬头,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一字一句地说:“我已经输了。”

    “那无忧公子的意思是?”薛放皱眉,感觉这神医门内部真的是一团乱。

    “愿赌服输。”晋连城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不过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穆妍,从袖中拿出那枚金红色的少主令牌扔给了穆妍,“从现在开始,神医门,是你的了。”

    穆妍稳稳地接住了那块令牌拿在手中,而台下的独孤傲飞身上来,把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把大伞撑在了穆妍的头顶。

    晋连城看向了独孤傲,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拳头微微握了一下,又很快松开,纵身跳下了比武台。

    神医门上至长老下至弟子都有些茫然,这会儿被人遗忘在湖边的南宫俪在雨水的冲刷之下,身下血流成河,脸色青白,已然没有了呼吸。

    而神医门就这么换了个新的门主,一个对神医门的人来说,全然陌生的人。假如覃樾在这个时候回到神医门,想要一呼百应并不难,因为神医门的人都了解覃樾的实力。但这位“覃星”,还没来得及展现自己的武功,晋连城就认输了,看起来跟闹着玩儿似的。

    冥煞唇角微勾,对着墨灵打了个眼色,墨灵转身走到了南宫俪的尸体旁边,从南宫俪身上找到了神医门的门主令牌,给了冥煞。

    冥煞扬手,就把那枚金灿灿的令牌扔向了穆妍:“阿星,这是你的了!”

    穆妍伸手接住门主令牌,猛然高举,看着比武台下的人说:“不服来战!”

    神医门的几位长老看杜午面色难看却始终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也纷纷沉默地站在那里。他们被南宫俪奴役了很久,如今已经解脱了,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冒然出头。而神医门那些实力参差不齐的弟子,看到长老们都没有意见,想到穆妍身后还站着冥煞那个魔头,他们果断都决定暂时认了。

    其他门派的人都觉得看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过程处处是意外,结局更是意外中的意外。谁都想不到,那个扛着两个大锤子来到神医门的少年,竟然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为了神医门新任门主……

    “诸位贵客,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想离开的可以离开,不想离开的,便可继续在神医门做客。”穆妍站在高高的比武台上面,扫视了下方一圈说。她看起来虽然比南宫俪年轻很多,倒是比南宫俪更有威仪的样子。

    雨越下越大,暂时没有人提出要离开,一个个都四散回了客院,神医门的弟子也都散了,最后只剩下了六位长老,以及晋连城还站在那里。

    “几位长老,还有这位无忧公子,随本尊过来吧。”穆妍话落,飞身而起朝着湖心小筑而去,独孤傲紧跟在她身旁,为她撑着伞。

    “阿星,本尊也来凑个热闹!”冥煞话落,带着墨灵一起,跟随穆妍去了湖心小筑。

    湖面雨幕蒙蒙,那些长老没有立刻动,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杜午和晋连城。

    “六长老,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神医门的大长老皱眉问杜午。

    “那人知道我和师父的身份,如果我们不让他如意,他便会告诉所有人。”晋连城一身衣服都湿透了,看起来并不显得很狼狈,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消失在视线之中的穆妍和独孤傲,眼底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

    “难道就因为这个,我们便要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送给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吗?”神医门的二长老冷哼了一声说。

    “这只是暂时的。”晋连城意味深长地说。

    “罢了,你们师徒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老夫今日便会离开神医门,从今往后,神医门的事情与老夫无关了。”神医门的四长老话落转身,直接飞身走了。

    剩下的人都纷纷朝着湖心小筑而去了,因为大部分长老并没有打算离开神医门。而落在最后的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杜午看着晋连城皱眉说:“你到底在做什么?”

    “师父,冥煞如果知道了我的身份,他那个疯子定然会不死不休地追杀我们,到时候我们身份暴露,在神医门也不会再有立足之地。”晋连城看着杜午说。

    “真是如此吗?”杜午看着晋连城声音低沉地问。

    晋连城目光坦然:“真是如此。”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小子现在可能正在告诉冥煞我们的真正身份呢?”杜午冷声说。

    晋连城摇头:“不会,覃星如果真的想坐稳神医门门主之位,不会让冥煞这个时候在神医门之中大开杀戒的。覃星和冥煞,并不是真的一路人,覃星只是在利用冥煞威胁我们而已。”

    “徒儿,你应该想的是如何把覃星和冥煞都杀了,否则我们便会一直受制于人!”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冷地说。

    “师父,这件事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还请师父相信我!”晋连城微微垂眸说。

    “哼!你最好不要意气用事,否则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杜午话落,转身朝着湖心小筑而去。

    最后一个离开岸边的晋连城,看了一眼不远处南宫俪那具依旧在雨水之中被冲刷着的尸体,眼眸微暗,飞身而起。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之前,杜午就给神医门的其他几位长老解了毒,和他们暗中达成了合作。原本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没有必要等到晋连城和南宫晚大婚的时候再动手除掉南宫俪和南宫晚,他们等到现在没有动手的主要原因是,南宫晚偷偷告诉晋连城,说在他们成亲当天,南宫俪将会从神医门的藏宝库之中取出一件至宝,送给晋连城。

    南宫晚没有告诉晋连城那样宝物是什么,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南宫俪跟她说会有这么个东西,对晋连城来说很重要。

    杜午和晋连城都猜测,南宫俪准备送给晋连城的宝物是长生花。长生花这种东西虽然极其罕见,但底蕴深厚的神医门未必没有。一旦晋连城得到了长生花,便可以摆脱对还生蛊的依赖。

    晋连城可以用南宫晚威胁南宫俪,逼南宫俪交出长生花,但这是有风险的,神医门之中机关很多,南宫俪未必没有翻身的可能。所以晋连城的计划是,先假意和南宫晚成亲,得到长生花之后,便可无所顾忌,再对那对母女动手。

    只是如今,晋连城的计划不得不改变了……

    湖心小筑之上依旧很安静,在大雨之中,别有一番美景。

    穆妍进了南宫俪的书房,冥煞紧随其后,一进门就问了一句:“阿星,那个南宫无忧到底是谁?”

    穆妍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也不知道啊!”

    冥煞的目光变得有些危险了:“你分明是在利用本尊威胁南宫无忧,才得到了这神医门门主之位,你现在说你不知道南宫无忧是谁?”

    “开个玩笑而已。”穆妍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不过现在不是告诉冥兄的最好时机,冥兄稍安勿躁,等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冥兄也会不虚此行的。”

    “你一开始说你要找一本武功秘籍,先前又突然跳出来抢夺神医门的门主之位。小子,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跟本尊说实话,否则本尊不介意现在再让神医门无主!”

    对于冥煞的阴晴不定,穆妍表示很淡定:“冥兄,我想要的自始至终都是那本武功秘籍,只是那个地方有机关,我进不去。”

    “你可以利用南宫俪帮你打开机关,没有必要当这门主。”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

    “不,那处机关南宫俪未必知道如何打开。”穆妍微微摇头说,“我要这神医门门主之位,是为了方便我接下来在神医门的行动,我要学机关术,以及神医门的蛊术。我需要在神医门至高无上的权力,以及这块令牌,让我可以接触到那些秘籍,并且暂时不会有人找我的麻烦。”

    “小子,你的意思是,你学会了蛊术和机关术,取到了你想要的秘籍,便会毫不留恋地离开神医门?”冥煞看着穆妍冷笑,对于穆妍的话显然并不完全相信。

    “是。”穆妍点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这神医门门主之位没有任何兴趣。”

    “好,很好。”冥煞冷笑,“事情越来越好玩儿了!小子,你要玩儿,本尊奉陪!但是假如最后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本尊却没有如你所说不虚此行的话,本尊还是会挖了你的那双眼睛!”

    “成交。”穆妍微微一笑,“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冥煞起身,带着墨灵离开了,并没有兴趣听穆妍和神医门的那些个长老斗心眼。

    神医门的大长老走在最前面,带着其他几位长老一起进了曾经属于南宫俪的书房。

    “都坐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知道你们心里都不服气,你们可以当我是我的兄长覃樾,我会出手抢夺这个门主之位,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覃樾,因为这个位置,原本该是属于他的。你们放心,我会尽快给我哥传信,等他来了,我会把这个门主之位还给他。”

    神医门的几位长老面面相觑,一时没有说话。而穆妍听到门口再次传来的脚步声,神色平静地说:“六长老,无忧师兄,进来吧。”

    下一刻,杜午和晋连城走了进来,杜午直接垂头在五长老身边坐了下来,一言不发,而晋连城看了穆妍一眼,对着穆妍行了个大礼:“参见门主。”

    “坐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全都落座之后,独孤傲依旧像个柱子一般杵在穆妍身后。晋连城看了独孤傲一眼,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不知门主有何吩咐?”开口的依旧是晋连城。

    “接下来请诸位好好招待那些江湖同道,神医门已经出世,现在最应该在意的就是名声。南宫俪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心里都清楚,这也是你们没有人出头救她的原因。神医门好了,大家才会好,我作为门主,只要大家没有异心,便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穆妍扫视了一圈,神色严肃地说。

    “是。”稀稀拉拉的应和声。

    “好了,各位长老淋了雨,现在都回去换衣休息吧,无忧师兄留一下。”穆妍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就让那些长老都离开了。

    房间里面只剩下了穆妍和晋连城以及独孤傲三个人。

    穆妍看着晋连城神色淡淡地问:“南宫晚在哪里?”

    晋连城摇头:“死了。”

    穆妍冷声说:“如果你不想被冥煞大卸八块的话,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我的问题!南宫晚在哪里?”

    晋连城看着穆妍,突然笑了:“我知道你要找南宫晚是为了什么,她的确还没死,但现在只有我知道她在哪里。你即便得到了那块令牌,也打不开神医门的藏宝库,因为还需要南宫氏后人的血。你可以用冥煞来威胁我,但如果我死了,你永远都找不到南宫晚在哪里。”

    晋连城先前带南宫晚离开,本来打算直接杀了南宫晚,却没有动手,就是因为南宫晚告诉他,假如她和南宫俪都死了,神医门的藏宝库将再也没有人可以打开。因为建造那座藏宝库的南宫氏先人,是打算让神医门就这么世袭下去的,而为了保证这一点,他设置的机关其中一道,必须南宫氏族人的血才能打开。

    穆妍知道这件事,是覃樾告诉他的。当年南宫夜告诉过覃樾,说即便他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传给了覃樾,覃樾也必须守护南宫氏后人的安危,否则将无法拥有神医门的财富。

    “你想要什么?”穆妍看着晋连城问。

    “很简单。”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神医门藏宝库之中有一样宝物是我需要的,我们合作,打开藏宝库,我要的东西到手之后就会离开神医门。”

    “好,如你所愿。”穆妍微微点头。

    傍晚时分,雨停了,红霞漫天。

    那些前来神医门做客的江湖人暂时都没有离开,神医门表面风平浪静,背地里已经暗涛汹涌了。“覃星”这个名字,从这天开始,将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和神医门联系在一起。

    南宫俪的尸体已经被收殓了,湖边的血迹也早已被大雨冲刷得一干二净。雨后空气清新,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独孤傲的要求之下,穆妍回客院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并没有再回湖心小筑上面去。穆妍研究了一下她得到的那块神医门门主令牌,里面并没有什么机关,应该只是开启藏宝库的钥匙。

    夜幕降临的时候,晋连城暗中来了穆妍的院子,站在院中,看到窗户上透出一男一女对坐的影子,眼眸微暗,拳头握了又松。

    “门主。”晋连城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很快,门开了,独孤傲神色冷漠地看了晋连城一眼,声音冰冷地说:“在外面等着!”

    晋连城就站在廊下候着。不多时,穆妍从房间里面出来了,依旧是少年模样。跟在穆妍后面出来的独孤傲手中拿着穆妍的武器流星锤,还拿了一件披风递给穆妍,在穆妍摇头表示说不用的时候,独孤傲还是执意递了过来,穆妍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接过来披上了。

    这一切都被晋连城看在眼中,他看着穆妍说:“我已取了南宫晚的血,必须在一刻钟之内使用,我们快走吧!”

    穆妍点头,一行三人暗中朝着神医门的禁地万毒窟而去。神医门的藏宝库在万毒窟的最深处,万毒窟就是藏宝库最外围的一道屏障,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

    穆妍给她和独孤傲准备了足够的避毒药物,并没有管晋连城,晋连城自己也有所准备。

    这是穆妍第一次进入神医门的万毒窟,他们用了轻功飞过去,途中需要借力的地方,也没有靠近过地面。穆妍低头看了一眼,相当渗人,可以说是曾经原恒在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后山建造出来的那个毒窟的升级放大版,胆小的人完全会直接被吓死。

    三人到了万毒窟最深处,面前是一团迷雾,空气中弥漫着剧毒的味道,很是难闻。

    穆妍掩着口鼻,看着独孤傲一掌打出去,面前的浓雾散了不少,不远处出现了一道石墙,石墙上面有一道门,门上面有一个凹槽,正好是神医门门主令牌的大小和形状。

    三人靠近那道门,穆妍拿出那枚金色的门主令牌,直接按进了那个凹槽之中。

    面前的石门开始微微颤动,有沙土掉落下来,显然这藏宝库已经许久没有开启过了。

    独孤傲抓着穆妍的袖子后退了三米远,晋连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也默默地退到了他们身边。

    石门完全升起,露出了一个黑魆魆的洞口。而在洞口之中,还有另外一道石门,门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凹槽。

    晋连城走过去,手指沾了南宫晚的血,伸了进去。

    很快,那道石门朝着两边打开,晋连城闪身进去,穆妍也快步走了过去,拽着独孤傲的袖子要一起进去。

    在穆妍一只脚迈进去的时候,石门突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关闭,穆妍神色微变,准备退出去,结果门内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大力拽着她!电光火石之间,穆妍不得不放开了根本不可能进去的独孤傲,闪身进去,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石门关闭,独孤傲留在了外面!

    穆妍背对着晋连城站在那里,面色微寒。

    晋连城看着穆妍的背影,突然笑了:“我怎么会认不出你呢?穆妍,好久不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