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如果一切能重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7.如果一切能重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等萧星寒终于舍得放开穆妍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回去吧,我们走了。”穆妍转身,对着萧星寒潇洒地摆了摆手,没有回头,和独孤傲一起很快离开了。

    萧星寒就站在原地,看着穆妍的背影渐行渐远,最终变成视线中的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他才转身回了耒阳城。

    回到萧王府,萧星寒在他和穆妍的书房里面坐下,书案上还铺着一张穆妍画了一半的图纸,旁边放了一个皮质的手套。那是穆妍在出嫁之前就设计好的,不过因为里面的暗器比较复杂,苍松老头他们最近才终于做出来,一共有两只,一只大的是萧星寒的,小一些的是穆妍自己的,这次她带走了。

    没有穆妍的家里,对萧星寒来说空荡荡的,他修炼了一会儿,感觉不太顺利,就按照穆妍说的,去找苍松老头学打铁去了。

    因为乖徒儿出远门,苍松老头觉得都是萧星寒的错,没少折腾萧星寒。不过苍松老头真正教起萧星寒也是绝不藏私的,萧星寒原本对此道并不了解,也没什么兴趣,但这是穆妍喜欢的事情,他也愿意认真去学,倒是成为了神医门四个老头的非正式弟子。

    却说另外一边,穆妍和独孤傲当天就追上了厉宸风一行人,不过他们并没有停留,也没有和萧月笙打招呼,而是暗中继续赶路去了。

    因为就剩下一颗玄黄丹,萧星寒也特地交代过独孤傲,让每逢初一十五的时候一定要给穆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保护好穆妍。

    正月十四夜晚,穆妍和独孤傲两人到了天厉国的边境天玑城。

    这不是穆妍第一次来天玑城,对这座城池已经比较熟悉了,很快找到了一家小客栈住了进去,打算等过了十五再走。

    独孤傲离开去取吃的,回来的时候带给穆妍一个消息:神医门给江湖同道广发请帖,邀请江湖同道前去参加神医门少主的大婚之礼,婚期就定在二月底。

    穆妍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独孤傲拿了一张大红的烫金喜帖,在她面前打开让她看。

    “哪儿来的?”穆妍问了一句。

    “偷的。”独孤傲很淡定地说。他们此行就是要去神医门的,他下楼去拿吃的上来,正好碰上一个骄横的江湖剑客正在吹嘘神医门给他下了请帖,邀请他前去观礼,于是独孤傲就顺手牵羊了。

    “南宫晚……”穆妍看着那张喜帖,南宫晚显然就是即将成婚的神医门少主了,穆妍见过。对于南宫晚那么弱的女人都可以当上少主,穆妍为她家萧星寒的哥哥萧月笙感到心里不平衡……

    “跟南宫晚成亲的是一个叫南宫无忧的男人,师姐听说过吗?”独孤傲问穆妍。

    穆妍看着喜帖上面的“南宫无忧”四个字,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说:“我听说过南宫……也听说过无忧……组合到一起……这个名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晋连城……”

    独孤傲皱眉:“晋连城先前是去了神医门,难道他的小名叫无忧?”

    穆妍摇头:“不,这是阿烬曾经给晋连城取的一个名字……”

    连烬当初摆脱毒宗,和穆妍真正成为朋友之后,把他和晋连城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事无巨细地全都告诉了穆妍,包括“无忧”这个名字。

    这是当初穆妍在东阳国皇宫杀了晋连城,连烬用还生蛊救回晋连城,晋连城失去记忆的时候,连烬为晋连城取的一个新名字,寓意忘却前尘往事,再无烦忧。

    只可惜,连烬一片苦心,晋连城却根本不懂得珍惜,因为那不是他想要的。最终晋连城舍弃了连烬为他创造的平静生活,选择跟着杜午去毒宗,也选择了抛弃“无忧”这个名字。

    穆妍从神医门前任大弟子萧月笙那里得到的信息之中,原本的神医门根本没有南宫无忧这号人,穆妍直觉,这位“南宫无忧”公子,应该就是晋连城了。

    “看来神医门准备借此机会正式回归江湖。”独孤傲收起那张喜帖扔在了一边,对穆妍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到时候神医门里肯定会有很多客人,我们假装客人上门就好。如果找到秘籍,还有机会的话,顺便杀了晋连城和杜午!”

    穆妍微微点头:“等过了今天再说吧。”她需要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做才最稳妥。

    神医门突然出世的消失还未传到耒阳城,不过江湖上不少大派都已经收到喜帖了。天玑城距离北漠国很近,所以消息传过来的比较早。

    “同为医道中人,神医门会给师姐和萧星寒送喜帖吗?”独孤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穆妍笑了:“当然不会……我们不是同道,他们是江湖门派,萧氏是效忠天厉国皇室的……你觉得晋连城敢给我和萧寒寒送喜帖,邀请我们去喝他的喜酒吗?”

    “不敢倒是其次,我觉得晋连城应该不愿意师姐你去。”独孤傲说。他知道晋连城喜欢的人是穆妍,现在也并不觉得晋连城会移情别恋爱上神医门那个无能的少主南宫晚,所以晋连城恐怕都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尤其是穆妍。只可惜,别人看到“南宫无忧”这个名字都是一头雾水,穆妍却很快就猜到了这是谁。

    穆妍眨了眨眼睛:“师弟,别管那张喜帖了……你取来的饭呢……姐姐快饿死了……”

    “哦!”独孤傲这才想起来他刚刚下去一趟是去找吃的,赶紧把还温热的饭菜端了过来,很不自然地喂穆妍吃,因为穆妍一点力气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穆妍和独孤傲再次出发,准备出客栈,被人拦住了,是一个面目骄横的年轻公子。

    穆妍和独孤傲都做了易容,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兄弟。而拦路的人,就是独孤傲昨天偷喜帖的那人。不过喜帖上面都没有名字,不管谁得到就是谁的,这人的喜帖其实是花重金买来的,假装是神医门亲自给他下的帖子拿出来炫耀,却没想到被独孤傲顺走了。

    “把包袱打开给本公子看看,不然谁都别想走!”年轻公子趾高气扬地说。

    “师兄,把包袱打开给他看看。”穆妍很淡定地说。

    独孤傲把他背上背着的那个沉重的包袱取了下来,打开,那个公子凑过来看到一根铁链两端有两个满满的都是长刺的大铁锤愣了一下,显然不认识这是何物。

    穆妍抓起流星锤正中间的把手,甩了一下,围观的人发出一声惊呼,被穆妍甩到的一个大石头已经碎成了渣子!

    谁都没想到,穆妍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用的武器也这么奇葩,他们全都见所未见。

    “少侠这是何物?”一个老者忍不住开口问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脸好奇。

    “在下流星门少主,这是本门特有的武器流星锤。”穆妍自信满满地说。

    “流星门?没听说过!”

    “我也没听说过,江湖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门派了?”

    “看这名为流星锤的武器,很厉害的样子!”

    “可能是哪个深山老林里面的小门派吧。”

    ……

    周围人议论纷纷,先前拦路要搜查的那个公子仿佛不甘心被忽略,但又惧怕穆妍手中的大家伙,明显色厉内荏:“小子,你的包袱,也赶紧打开!”

    “本少主的包袱岂是你想看就看的?”穆妍冷笑,大锤子一甩,就朝着那公子的面门而去。

    那公子神色一慌张,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本就是富家子,剑术练得稀松平常,连个普通高手都不算,平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装逼,如今没想到会碰上硬茬,看到穆妍不善的样子,那公子从地上爬起来慌不迭地跑了,引来了一阵哄笑。

    “这位流星门的少主,可是要去神医门做客?”先前开口的老者问道。

    “是啊。”穆妍微微一笑,“时隔百年,神医门重现江湖,神医门少主大婚,如此江湖盛事,少了我流星门怎么行?本少主要去看看,如果神医门少主长得美的话,本少主少不得要争取一下!”

    围观的江湖人再次发出一阵哄笑,觉得这流星门的少主肯定是从那个山旮旯里面刚出来,看着武功倒是不错,不过脑子有点愣,还想去神医门抢亲。但如此少年当众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倒是颇有江湖人的豪爽之气,很让人喜欢。

    独孤傲嘴角抽搐个不停。他家师姐真的是个人才,除了流星锤是真的,什么流星门,少主,抢亲,纯粹都是胡说八道,可这会儿竟然有不少人都信了,也是很神奇了。

    不久之后,独孤傲采购了足够的干娘和清水,背在背上,和穆妍一起骑着两匹马,光明正大地出了天玑城,朝着北漠国而去了。

    一路上碰到了不少要前去神医门的江湖人,其中有一些人已经听说了“流星门”,穆妍干脆就让独孤傲把她家师父专门给她准备的流星锤放在外面,十分显眼的位置,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穆妍是传说中的“流星门”少主了。

    当第一个想要过来挑战穆妍的江湖人出现的时候,独孤傲看到穆妍眼中的跃跃欲试,终于明白穆妍的用意了。

    既然带了流星锤出来,穆妍接下来是要用的,不过先前一直没有机会练手,现在那些忍不住好奇想要过来挑战穆妍的江湖人,对穆妍来说,就是完美的人形陪练沙包……

    当然了,穆妍一开始颇有些不得其法,因为那两个大锤子本身很沉,还固定在很灵活的软索上面,力道很难掌控,好几次穆妍的流星锤都差点砸到自己身上,不过那些准备看穆妍笑话的人,往往还来不及兴奋,就被大锤子砸的眼冒金星了……

    如此一路走过去,流星门少主已经小有名气了,甚至还有江湖侠客专门追着过来找穆妍挑战的,主要是传闻中的流星锤很特别,不少人都想见识一下。

    独孤傲就默默地看着穆妍,从一开始都不知道该怎么用流星锤,只是乱甩,好几次差点甩到她自己身上,到了后来,那个几十斤重的大家伙在穆妍手中灵活得仿若无物,而真正用好之后,流星锤可以像棍、枪一样形成直线来攻击,兼具大铁锤的威力,也是相当霸道了!

    中间还有一个壮汉高手相中了穆妍的流星锤,死活非要让穆妍开个价,他要买回去,觉得很适合自己,不过穆妍很不委婉地拒绝了,说这是她流星门少主的身份象征,多少钱都不卖!

    这边穆妍和独孤傲还没有到神医门,那边厉宸风一行人已经离开天厉国,进了明月国的地界了。

    一行人车马众多,夜晚都要在各个城池的驿馆休息,所以速度并不快。出了天厉国之后,原本明月国的边境城池已经大开城门,迎接他们新的太子殿下前往了。

    可以说,一路上都相当顺利,进了明月国之后,那些百姓看着厉宸风的马车,几乎都是同一个感觉,真的觉得他们头顶的那片天,改姓厉了。

    而苏霁时隔大半月之后,这天夜里,才终于找到了和萧月笙单独在一起说话的机会。

    “你怎么会来?萧星寒呢?”苏霁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以防隔墙有耳。

    “小霁,附近十米没有人偷听。”萧月笙说,他已经换回了原本的声音。两人此时坐在一个花园里,厉宸风正在和原本明月国的大将密谈,没有让苏霁一起去。

    再次听到萧月笙叫他小霁,苏霁皱眉轻哼了一声:“叫我的名字,或者叫苏相。”

    “你的名字不就是小霁吗?”萧月笙微微一笑,“你是我妹夫,就是我弟,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你要是觉得有问题,难道你不想当我的妹夫了?那样也不是不行……”

    “萧月笙,你脑子进水了吧?”苏霁无语地说,“慕容跟我提过你,跟现在的你判若两人。”慕容恕跟苏霁说起过他认识的覃樾,在慕容恕的描述里面,覃樾是一个武功高强,医术毒术都很高明,为人冷静理智,很有气质的公子。可苏霁见到的萧月笙,话多还嘴欠……

    “慕容恕师弟?还没来得及跟他叙旧,不过以后有机会。”萧月笙神色一正,“说正事,我来当然是因为星寒不能来,他身体抱恙。”

    苏霁皱眉:“开什么玩笑?”萧星寒自己就是个神医,他身体抱恙,可信度为零!

    “练功导致的,你不懂。”萧月笙很严肃,“不然你以为我想替他来?”

    苏霁确实不懂练功的事情,想了想倒也有可能。

    “我弟凶名在外,这一路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你这么弱,还是需要谨慎一些,记得不要乱跑。”萧月笙很认真地叮嘱苏霁。

    苏霁站了起来,扔下两个字:“废话!”起身离开了。

    “唉!”萧月笙抬头看了看天空昏黄的月牙,幽幽地说了一句,“离开家之后,除了调戏小霁,生活毫无乐趣。”

    如果苏霁在这里的话,一定不想理会萧月笙,并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萧星寒凶名在外是真的,但这次并不是没有人敢来挑衅,因为有不少人不想看着天厉国这么顺利地得到明月国这片土地。

    第一次出现刺客,是在一个深夜,刺客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太子厉宸风来的。

    不过队伍里面带了不少精兵,其中还有一百个金龙卫,这次派上了用场,很快便打退了刺客。刺客都是死士,没有逃走的全都在被抓之前咬舌自尽了,身上没有明显的身份特征。

    萧月笙觉得很正常,如果他是北漠国或者东阳国的掌权者,也绝对不会看到天厉国就这样和明月国合二为一的,这对那两个国家来说,都是莫大的威胁。

    可以说,北漠国皇室一定会出手,东阳国皇室那边,即便东方紫煜先前态度坚决地和天厉国结盟,但局势已经改变了,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但这里曾经是明月国的土地,如今名义上已经属于天厉国了,从进入明月国边境开始,原明月国的大将就率领大军一路护送厉宸风前往明月城,以此表明忠心。那些背地里想要得手的刺客,即便不在意那些普通的士兵,但也得考虑一下随行护送厉宸风的“萧星寒”会不会让他们得手,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如此,一路走,遇到的刺客越来越多,但是刺杀行动全都失败了。虽然天厉国的士兵也有不少死伤,但厉宸风和苏霁都安然无恙,并且距离明月城越来越近了。

    与此同时,穆妍已经到了距离神医门最近的一座城池,北漠国的雾泽城。

    这会儿已经是二月中旬,再过半个月便是神医门少主的大婚之日,听闻神医门出世,江湖高手蜂拥到了雾泽城中,大派弟子都是成群结队出现的,门派也收到了请帖,那些无门无派的一般没有请帖,但来的也不少,其中不乏一些隐世不出的江湖高手。

    可想而知,神医门重现江湖之后,必将很快成为江湖人争相巴结讨好的对象,因为江湖人也怕伤病死亡,和神医门搞好关系,对他们来说是极有益处的。并且历史悠久的神医门虽然隐世百年,但没有人敢小看神医门的实力,毕竟百年之前神医门就是江湖顶尖的门派。

    原本偏僻荒凉的雾泽小城,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热闹,小城之中总共就三家客栈,早已经爆满了。

    之所以所有人都停留在雾泽小城,是因为神医门发出的喜帖上面写着,二月十五之后,神医门会弟子前来雾泽小城迎接宾客前往神医门,所以其实现在那些来赴宴的江湖人只知道神医门距离雾泽城不远,但是具体神医门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穆妍和独孤傲是知道的,因为他们都去过,不过他们乔装打扮混在江湖人的队伍里面,并没有打算提前暗中去神医门查探。

    上次穆妍和萧星寒从神医门中救走萧月笙,穆妍觉得神医门现在肯定又加强了防御,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恐怕不容易,反正现在就差两天就要二月十五了,等着神医门的弟子过来迎接就好,他们手里还有一张抢来的请帖。

    来得晚,没有客栈可住的人很多都在雾泽城中的一片空地上面露宿,不少人搭了帐篷,看起来倒像是比要举办武林大会的时候还要热闹几分。

    “师兄,咱们去找家客栈吧。”独孤傲一转头看到一个壮汉光着膀子在不远处生火烤肉,身子一侧就挡住了穆妍的视线,不让穆妍看。

    而独孤傲之所以叫穆妍师兄而不是师弟,也是穆妍要求的,因为穆妍说,便是她易容成了男人,独孤傲还得是师弟。

    “那就劳烦师弟吧。”穆妍也不想露宿野外,看天色像是要下雨。

    两人走了两家客栈,都没有一个房间,也没有人愿意把房间让出来。到了最后一家客栈,两人一进门,跟一个人打了个照面,那人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里,转身拔腿就跑。

    当真是冤家路窄,就是独孤傲当时在天玑城顺手牵羊偷了人家请帖的那位公子。当时这位人傻钱多的许公子被穆妍的流星锤吓得不轻,但后来很快又花重金买了一张请帖,也才刚到,房间也是花了数倍的钱跟人买来的。

    穆妍打了个眼色,独孤傲大步一跨,就挡在了许公子面前,面无表情地说:“我家师兄找你有话说。”

    许公子神色难看地在独孤傲的注视之下,坐在了穆妍对面,很不自然地笑笑说:“你们想干嘛?”

    “哥们儿,你的房间多少钱,我们买了。”穆妍唇角微勾,哐当一声,把她的流星锤给砸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立刻破了一个大窟窿。客栈掌柜脖子一缩,看穆妍来势汹汹武器不凡的样子,也没敢过来说赔钱的事情。

    “我花三百两银子买来的。”许公子弱弱地说。

    独孤傲把三百两银票放在了许公子面前:“好了,你可以走了。”

    许公子双手颤抖地拿起银票,但穆妍确定这货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难道他的房间有什么猫腻不成?

    “两位好好住,我滚了!”许公子一溜烟的功夫就冲出客栈跑了。

    一出客栈,许公子把银票塞进袖子里,嘿嘿一笑。他先前的房间是花二百两买来的,上一个住客之所以会卖给他,并不是图钱,而是因为那间房的隔壁住的是冥楼的楼主冥煞。

    许公子也是美滋滋地买下来之后才被好心人告知的,当时吓得不轻,正在想怎么把那个恐怖的房间卖出去,穆妍和独孤傲就找上门来了,正合他的心意。他准备换一家客栈去住,反正只要钱给够了,都会有人愿意卖的。

    “那就是流星门的少主?”客栈二楼,一个一身紫衣,戴着半边金色面具的男子慵懒地靠在窗边的软塌上面,往下面看了一眼,眼眸微微缩了一下。

    “是,楼主,那样特别的武器,的确是传闻中的流星门少主无疑。”一个墨衣女子站在不远处,神色恭敬地说。

    如果穆妍看到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冥楼的楼主冥煞,和冥楼的护法墨灵姑娘,他们曾经在东阳国大阳城打过交道,那会儿穆妍伪装成了富商白家的公子,而冥煞想要挖了穆妍的眼睛做成标本,不过穆妍坑了冥煞一把之后就溜了。

    “本尊看着,怎么感觉他很像一个人呢?”冥煞缓缓地坐直了身体,目光幽深地看着下面的穆妍。

    这张脸跟冥煞当初见到的那位小白公子完全不同,但身形很像,气质也很像,甚至身边带的人都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依旧让冥煞一看就觉得很喜欢,清澈透亮。

    墨灵看了一眼,微微摇头说:“属下没有看出那位流星门少主像谁。”

    看到独孤傲和许公子的交易,冥煞冷笑:“他们住在隔壁,等他们上来之后,去请那位流星门少主过来一叙。”

    “是。”墨灵恭敬地说。

    “这位公子,那个房间要不得!”一个好心的老者在穆妍要上楼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那个房间的隔壁住的是冥楼的楼主,一个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

    穆妍眼睛眨了眨:“冥楼楼主是谁?三头六臂吗?我第一次在外走动,还真没听说过。”

    听者无不感叹穆妍真是胆大包天,然后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穆妍和独孤傲上了二楼,进了倒数第二间房,关上了房门。

    “师姐咋办?”一进房间,独孤傲压低声音问穆妍。

    “虽然不想招惹那个变态,不过现在咱们跑了倒是此地无银,接下来看我眼色行事。”穆妍轻声说。

    独孤傲刚把包袱放下,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两位公子,楼主有请。”

    并不陌生的声音,是冥楼的护法墨灵。穆妍给独孤傲打了个眼色,独孤傲起身过去开门,看着墨灵问了一句:“楼主是谁?”

    “不要装傻。”墨灵神色淡淡地说,“请那位流星门的少主出来吧。”

    “隔壁的冥楼主吗?”穆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好像是个大人物,师弟,咱们赶紧去结识一下!”

    看到穆妍话落就朝着冥煞所在的房间走去,独孤傲回去,带上穆妍的流星锤跟了过去,墨灵在独孤傲进去之后,把房门给关了。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冥煞还是老样子,他先前在东阳国大阳城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我叫紫砂,你就是冥楼的楼主?久仰大名!”穆妍拱手,乐呵呵的样子,就像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冥煞这么一看,倒又觉得穆妍不像他之前认识的那位小白公子了,因为气质并不一样。

    紫砂?倒过来读不就是傻子么?独孤傲心中默默地想,这冥楼楼主非要没事找事,他家小师姐又要开启坑人模式了……

    “流星门?”冥煞似笑非笑地说,“本尊怎么从未听说过。”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是个小门小派,不能跟冥楼比,冥楼主没听过也是正常的。”穆妍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听说你的武器叫做流星锤,给本尊看看。”冥煞一开始让墨灵请穆妍过来,是因为第一眼觉得穆妍很像他曾经认识的那个小白,现在倒又不确定了,想起了先前听人说过的流星门少主的成名武器。

    “就是这个。”穆妍拿过独孤傲手中的流星锤,朝着冥煞甩了一下。

    冥煞看着朝着他面门飞过来的大铁锤,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一下,然后他身下的软塌被砸塌了,他也随之落在了地上,颇有几分狼狈……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冥煞当时根本没有警惕,这会儿当他从地上站起来,看向穆妍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找死!”

    “冥楼主千万别介意,我这武器不太顺手,不过冥楼主神功盖世当然是不怕的。”穆妍开始夸冥煞。

    冥煞轻哼了一声:“把武器留下,人滚!”

    “冥楼主,虽然这武器不好用,也是我家里祖传下来的,想必冥楼主看不上这么丑的武器。”穆妍微微一笑说,“百年前神医门和神兵门同气连枝,关系不浅,想必神医门之中有不少出自神兵门的神武,到时候以冥楼主的面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倒是很会说话。”冥煞冷笑,“既然这样的话,本尊就给你一个机会,接下来去到神医门,你去想办法,给本尊找一件神兵门的武器,否则,你这破锤子,和你的眼睛,本尊都要了!”

    “好说好说。”穆妍嘿嘿一笑,“我爷爷说了,我们流星门也是百年之前的大派,想必神医门门主会给我一点面子的。那这样的话,咱们就是朋友了,接下来还请冥楼主多多关照!”

    墨灵神色怪异地看了穆妍一眼,觉得这个小公子不是不谙世事缺心眼就是胆大包天乱说话,竟然想跟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的头目当朋友?

    “好。”冥煞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本尊等你的好消息。”

    “那就先告辞了。”穆妍拱手,然后提着她的流星锤走了。

    墨灵把房门关好,看着冥煞问:“楼主相信他的话?”

    冥煞似笑非笑地说:“是真是假有什么要紧?难得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小子,本尊要跟他好好玩玩儿,除非他把祖传的武器给扔了,否则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

    墨灵微微垂眸。上次在大阳城,冥煞就是觉得那位小白公子很有意思,想好好玩玩儿,结果最后导致他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养了好几个月才好……

    看着穆妍和独孤傲进了冥煞的房间,然后安然无恙地出来,客栈里面的其他人看着穆妍的眼神都微微变了。他们可不敢跟杀手头子打交道,冥煞来了有几天了,这几天手上染了不少血,不小心撞到他的,背地里说他坏话的,都得死。看到穆妍进了冥煞的房间,很多人都等着墨灵送尸体出来了,可惜并没有。

    距离雾泽城不远的神医门。

    神医门的少主南宫晚人逢喜事精神爽,也不再穿单一寡淡的白色衣服,开始精心打扮自己,只为了取悦她的心上人连城哥哥,如今应该叫做无忧哥哥了。

    穆妍猜得没错,如今南宫俪座下名叫南宫无忧的大弟子,正是晋连城。

    一开始,南宫俪并不想让南宫晚和晋连城在一起,但是拗不过南宫晚对晋连城死心塌地,为了让南宫俪点头,南宫晚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招数都用过了。南宫俪就南宫晚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最终也只能无奈妥协了。

    而南宫俪要求晋连城改名换姓,晋连城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也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南宫俪已经在神医门上上下下下了封口令,不允许任何人对外说出晋连城的真正身份,否则立刻以门规处置,扔进万毒窟尸骨无存!

    当初萧月笙从殷家后人手中得到的那张千影面具,在他被南宫俪抓住的时候,被南宫俪拿走了,如今到了晋连城的手中。

    所以,现在的晋连城换了一张脸,换了一个新的名字,除非那些知道他在神医门的极少数的人,其他人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刚刚送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南宫晚,晋连城面色一沉,在房间里面坐了下来。他现在住的已经不是客房了,而是曾经萧月笙住过的那个院子,专属于核心大弟子的独立院落,南宫晚是这里的常客,一天至少来两次。

    晋连城其实有些厌烦,但杜午劝他忍着,毕竟这里是他想要东山再起唯一的机会了,只要娶了南宫晚,就等于把神医门握在手里,虽然只是个江湖门派,但实力也不容小觑。

    晋连城跟着南宫俪学医术,跟着杜午学毒术,但是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什么天赋,所以学到的东西并不多,他最想得到的还是至高无上的武功。

    南宫俪的伤已经好了,毒也被杜午给解了,但是内力不能恢复,只能重新修炼,或者利用噬功蛊吸取别人的内力为己所用。

    南宫俪不打算对自己人下手,并且她要找一个最适合她的绝顶高手,一举让自己重新成为高手,所以南宫俪在等着即将到来的二月十五,等着江湖高手全都聚到神医门的时候,再从中好好挑选一个“猎物”……

    晋连城打开书架的暗格,里面放了一个卷轴,展开之后,一个绝色倾城的冷面少女跃然纸上,赫然正是穆妍。

    晋连城目光痴痴地看着那幅画像,喃喃地说:“如果一切能重来,我们会不会不一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