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除夕之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5.除夕之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腊月中旬,明月国变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

    闻者无不震惊,谁都没有想到,明氏皇族竟然会以那样的方式走向了终点。最终,明氏皇族的所有男人都死绝了,而明枭在死之前昭告天下,将明月国直接送给了天厉国!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但这就是不争的事实。明月国没有哪个文官或者武将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这个时候冒头去抢那个皇位,因为那个皇位现在已经姓厉了,名正言顺。一旦谁有了异心,等待他的结局一定是不得好死。

    背地里有很多人怀疑,明月国皇室突然发生那么大的变故,一定跟天厉国脱不了干系!因为最终天厉国不费一兵一卒,得到了最大的利益。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甚至都没有人见过天厉国的人那段时间出现在明月城中。

    对于东阳国皇室和北漠国皇室来说,这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天厉国的国力原本已经是四国最强,如今天厉国直接吞了明月国,两国合一之后,将会成为毋庸置疑的天下霸主,东阳国和北漠国根本不可能与之争锋,除非两国联合。

    但对于天厉国来说,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举国上下都欢腾不已。天厉国的百官已经有段日子没有见到萧星寒了,传闻中说萧星寒在闭关,但当明月国灭亡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萧星寒根本不是在闭关,甚至都不在天厉国,明月国皇室的变故,是萧星寒在背地里操纵!

    原本在天厉国很多官员眼中,萧星寒就是个冷面杀神,可是这次对付明月国,萧星寒所用的手段没有人知道,但结果摆在面前,又刷新了天厉国百官对萧星寒的认知,越发觉得萧星寒就是天厉国的定国神将。

    而厉啸天在兴奋了几天之后,终于想起了两个人,被他软禁在南阳王府之中的厉啸南和明心瑶。

    厉啸天在犹豫。厉啸南有野心,这一点厉啸天很确定,但厉啸南没有什么本事,厉啸天也清楚。如今厉啸南的合作伙伴明腾已经死了,厉啸南接下来掀不起什么风浪,厉啸天在考虑是不是要把他除掉。

    至于明心瑶,厉啸天是决意不留的,即便明心瑶还怀着身孕,但对于为君者来说,妇人之仁要不得。厉啸天之前没有杀厉啸南,只是为了不让人诟病,体现他的宽仁而已。

    不过厉啸天的犹豫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厉啸南和明心瑶,都不能留了!

    厉啸天叫来了他的心腹属下,也是金龙卫的统领辛琮。

    “南阳王,南阳王妃,意图勾结明腾谋反,证据确凿,赐毒酒。”厉啸天神色冷漠地说。他不是明枭,不会留着一个祸害在身边,迟早会是后患。

    辛琮领命,便前去办事了。

    是夜,寒风凛冽。

    南阳王府之中,厉啸南喝得烂醉如泥,因为他已经得知明月国灭亡的消息,心如死灰,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借酒浇愁了。

    明心瑶也好几个夜晚没有合眼了,在许三娘任务失败,南阳王府里面的人都被软禁起来的时候,明心瑶就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但那个时候,明心瑶还盼着明腾能派人过来带她离开,她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等来救兵,却等来了明腾已死的消息。不仅明腾死了,明月国皇室整个覆灭了,甚至明月国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成为了天厉国的一部分。

    明心瑶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是明腾浑身是血,死状可怖的样子,她睡不着,也不敢睡,她怕她在睡梦中就被人抹了脖子,她开始疑神疑鬼,甚至怀疑身边的丫鬟都要害她……

    而这天夜里,厉啸南和明心瑶时隔大半月第一次见面,是在南阳王府的主院。

    厉啸南如一滩烂泥一般,被扔在了地上,而明心瑶睁开眼睛的时候,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眼神惊惶,面色煞白……

    “皇上赐酒,南阳王,南阳王妃,喝了吧!”辛琮一身黑衣,面无表情地站在不远处,看着地上的厉啸南和明心瑶,声音冷漠地说。

    两个金龙卫,手中各端着一杯酒,朝着厉啸南和明心瑶走了过来。

    喝醉的厉啸南已经失去意识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明心瑶却从来都没有这么清醒过!

    明心瑶连滚带爬想要跑,结果还没到门口,就被提回去扔在了地上,她感觉自己的小腹已经开始坠疼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明心瑶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浑身都在不停地颤抖,“我还有孩子……孩子……求求你们放我们母子一条生路吧……我会躲得远远的……隐姓埋名……不会有人知道……放过我……求你们……”

    辛琮冷哼了一声:“赐酒!”

    厉啸南被一个金龙卫提了起来,金龙卫将酒杯举到他面前,他醉醺醺地竟然闻着酒味儿往前探了一下,不用强迫,自己凑上去喝了起来。

    不多时,一杯毒酒见了底,厉啸南被金龙卫松开,如一滩烂泥一般趴在了地上,然后,七窍流血……

    明心瑶蜷缩成一团,看着厉啸南死在她面前,早已面无血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另外一个金龙卫伸手朝着明心瑶抓了过来,明心瑶想跑,却发现自己像是被定在了那里,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当被金龙卫抓在手中,看着那杯毒酒越来越近,明心瑶双目凸出,张着嘴巴,像是傻了一样。

    辛琮冷笑了一声,下一刻,异变突生!

    房间里的蜡烛突然无风而熄,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射穿了抓着明心瑶那个金龙卫的心口!与此同时,明心瑶已经被一个戴着鬼面具的男人提了起来。

    辛琮拔剑,接了那人一招,却感觉虎口一麻!对方是个高手,实力比他强很多!

    那人并不恋战,在一招逼退辛琮之后,提着明心瑶就从开着的窗户飞了出去。

    辛琮眼眸一寒,飞身而起的同时冷喝了一声:“放箭!”

    萧星寒训练出来的金龙卫,一个个箭法都相当了得,可带走明心瑶的那个男人却依旧游刃有余,很快打落了所有射向他的箭,毫发无伤地冲出了包围。

    辛琮带着一群金龙卫追了上去,却在离开南阳王府之后就不见了那人的踪影。

    明心瑶在被救的时候就已经晕了过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在一个男人的背上。夜色还很深,明心瑶回头看了一眼,耒阳城巍峨的城门正在逐渐远去……

    明心瑶心中一喜,她没死,她离开耒阳城了!

    “你是谁?”明心瑶声音沙哑地问了一句。

    背着明心瑶的男人却没有理会她的问题,只是在用轻功一路狂奔。明心瑶眼眸微闪,想着或许是明腾生前安排的人,肯定是自己人,否则不会来救她。她心中松懈下来,很快闭上了眼睛,在男人背上睡了过去……

    天亮了,厉啸天收到消息,厉啸南已死,但明心瑶被人救走了。

    厉啸天大发雷霆,可惜无济于事。不过想着已经到手的明月国,厉啸天冷静下来觉得明心瑶一个愚蠢的弱女人就算逃走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索性就抛在脑后了。至于厉啸南其他的女人,包括侧妃齐灵珊在内,厉啸天一声令下,全都被处死,无一幸免。

    萧王府。

    穆妍收到厉啸天对南阳王府动手的消息,一点儿都不意外。假如厉啸天经过先前的事情,还要放厉啸南一条生路的话,穆妍觉得厉啸天脑子是进水了。

    “夫人,虽然厉皇以谋反之罪处死了南阳王府所有的人,但属下查探过,那些尸体里面,没有明心瑶。”青木对穆妍恭敬地说。

    穆妍神色莫名。厉啸天并没有遮掩他的行为,而他下旨以谋反罪处死南阳王府所有的人,也没有人敢有什么异议,包括齐灵珊的娘家齐国公府。即便齐国公府是太子的外家,遇到谋反这种事情,也是避之不及。

    但已经开始斩草除根的厉啸天,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放过明心瑶,更何况明心瑶肚子里还有厉啸南的孩子。所以,假如明心瑶还活着,唯一的可能是被人给救走了。如果是明腾生前安排的人,不太可能,因为明腾死了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他的人不可能这个时候才出现。

    厉啸天不知道,但穆妍已经收到了萧星寒的传信,得知明腾还有个儿子,是明月国那位一出生就夭折的二皇子,明心瑶的龙凤胎哥哥,很可能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在哪里。穆妍猜测,救走明心瑶的人,有可能就是明月国那位二皇子了。

    不过穆妍和厉啸天的感觉差不多,明心瑶在穆妍眼里一直都是个跳梁小丑,为人骄横又没有头脑和实力,就算这次逃出生天,接下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如果真是那位明月国二皇子出现了,那人既然知道自己是明氏皇族的最后一个男人,却没有选择在这个绝好的时机回去抢夺明月国的皇位,以后也未必会回去。

    南阳王府的覆灭,没有在耒阳城掀起任何风浪。厉啸天给丞相苏霁下了一道口谕,大年初三,命苏霁协同太子厉宸风,前去明月国皇城,接掌那片现在已经属于天厉国的土地。

    距离过年仅剩下三天的时候,拓跋严第n次问起穆妍:“娘,老爹怎么还没回来呢?”

    正在看书的穆妍唇角微勾:“怎么?想他了?”

    拓跋严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说:“才不是呢!我想大伯了!”

    “儿子,你想你大伯的话,可以直接问你大伯为何还没回来,每次都问你老爹,却还不承认想他,要不要这么口是心非?”穆妍看着拓跋严似笑非笑地说。

    “老爹太可恶了,总是欺负我,就算我想他,我也不会承认的。”拓跋严嘻嘻一笑。

    “此地无银。”穆妍微微一笑。

    第二天一早,穆妍送拓跋严去苏丞相府上课,母子俩像往常一样先去看苏皓小娃娃。

    就在穆妍抱着苏皓小包子,戳着他软软嫩嫩的小脸蛋停不下来的时候,萧心悦突然想起来,笑着对穆妍说:“嫂嫂,昨天夜里阿绮回来了。”

    “慕容叔叔也回来了吗?”拓跋严神色一喜。

    “嗯。”萧心悦微微一笑。

    “小严!”慕容恕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拓跋严转头,就看到慕容恕揽着苏绮走了进来,苏绮穿的竟然不是男装,而是一身很漂亮的红裙子。

    “绮绮姨母越来越美了!”拓跋严笑嘻嘻地跑过去,拉住了苏绮的手。

    以往大步如风的苏绮,现在走得那叫一个淑女,步子小小的,慢慢的,伸手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说:“我也这么觉得。”

    “表姐,出去一趟脸皮还变厚了。”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苏绮嗔了穆妍一眼,示意慕容恕把她送到穆妍身边去,慕容恕微微躬身,小心翼翼地扶着苏绮,伺候她在穆妍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有了?”穆妍看了一眼苏绮平坦的小腹。

    苏绮嘴角的笑容那叫一个母性洋溢:“人家要当娘了。”

    拓跋严眼睛一亮,神色惊奇地跑了过来,站在苏绮身旁:“绮绮姨母肚子里有宝宝了?”

    “是呀。”苏绮笑得温柔。

    “恭喜慕容叔叔要当爹了!”拓跋严抬头,高兴地对慕容恕说。

    慕容恕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后了:“哈哈!谢谢小严!”

    “表姐,要当娘的感觉怎么样?”穆妍问苏绮。苏绮有了身孕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那个女汉子仿佛只是年少轻狂的过往。

    “其实最开始知道有喜的时候,我特别想把那个混蛋给杀了,因为我不能随心所欲地骑马,不能想吃什么吃什么,甚至走得快一点都不行,他不分白天黑夜盯着我,觉都不睡了,说怕我乱动,我快闷死了。”苏绮看着穆妍说。

    慕容恕听到苏绮的话,默默地点头表示这就是事实……

    “不过没过几天,我冷静下来,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苏绮唇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那种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很好,让我突然觉得骑马不重要了,坐马车就很好,走路慢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一想到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一个长得像我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觉得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苏绮很认真很温柔地抒发了一下初为人母的感受,然后拓跋严非常好奇地问了一句:“绮绮姨母怎么知道是妹妹呢?万一是个弟弟……”

    “就是女儿,我知道。”苏绮说着,还看了慕容恕一眼。

    慕容恕笑容满面地说:“就是女儿!一个长得像绮绮的女儿!”

    穆妍给苏绮把脉,还不到三个月,所以根本看不出孩子性别。对于慕容恕和苏绮夫妻俩迷之自信,穆妍表示,万一最后生出来一个长得像慕容恕的儿子,那孩子就惨了,一出生就不得父母喜欢,以后长大少不得要面对父母双打……

    拓跋严已经去苏徵那里了,慕容恕看了一眼穆妍怀中正在咯咯笑的苏皓小包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话说昨夜慕容恕和苏绮回到苏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都快睡下的苏徵又起来了,见到他们的时候得知苏绮怀孕,苏徵当时又喜又气。喜的是他要有重外孙抱了,气的是苏绮和慕容恕成亲之后竟然一走了之,还走了那么长时间,苏绮都怀孕了两人才舍得回来。

    苏霁对慕容恕这个妹夫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看到他家从小彪悍的妹子如今竟然变得温柔了很多,苏霁也觉得挺神奇的。

    而慕容恕和苏绮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苏霁和萧心悦的儿子,萧心悦就把已经睡了的苏皓给抱过来了,结果慕容恕看到苏皓的第一眼,脸色也跟被雷劈了一样……

    “这孩子长得像谁啊?”苏绮当时问了一句。

    萧心悦笑着说:“像我大哥呀!可像了!”

    慕容恕当时欲言又止,想说这孩子一点儿都不像萧星寒,又怕说出来搞得大家很尴尬。而慕容恕对于苏皓长得竟然那么像他的覃樾师兄这件事,觉得很不理解。

    然后萧心悦就很开心地告诉苏绮和慕容恕,她亲大哥回来了,萧星寒已经变成二哥了。

    苏绮只是有些意外,慕容恕当时听完萧心悦的话,得知覃樾竟然是萧心悦的亲兄长,只有一个感觉,世界太小了,有缘分的人果然怎么都会相遇的。

    直到现在,慕容恕看着苏皓,想起如今名叫萧月笙的那个男人,还是觉得很神奇。

    “星寒应该快回来了吧?”慕容恕问穆妍。其实他更想见到的人是萧月笙,现在萧月笙是他大舅子的大舅子,这关系也是很奇特了。

    “嗯。”穆妍微微点头。这天已经腊月二十九了,再过两天就过年了,不出意外的话,萧星寒最晚明天就可以到耒阳城了。

    “娘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大哥二哥回来呢。”萧心悦笑着说,“咱们家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

    “放心,便是有刀山火海挡着,你家月儿哥哥和星儿哥哥,也一定会在除夕之前赶回来的。”穆妍微微一笑。

    萧王府中的年货已经置办好了,白老头在萧王府里面非常受欢迎,他平生就喜欢做饭,如今他做的饭菜得到了大家一致喜欢,他每天也乐呵呵的。

    小翠花就更不用说了,进了萧王府之后,很快和凌霜晴雪成了无话不谈的小姐妹,还让凌霜和晴雪教她搭配衣服,教她做女红,她会给她们讲她在神医门的经历。

    时间很快到了除夕。

    傍晚时分,萧月笙和萧星寒还没回来,穆妍也没等他们,萧王府里的除夕家宴早早地就开始了。

    青木不在,他今日一早便离开耒阳城去迎萧星寒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穆妍的岑默和苍威两位师兄,连烬,沈赟之都在,白老头带着晴雪凌霜和小翠花三个丫头做好饭菜之后,也在穆妍的要求之下一起落座了,推杯换盏好不开心。

    酒过三巡,穆妍看着天色不早了,就带着拓跋严一起离开了萧王府,去了萧尚书府。萧王府里的家宴还在继续,五个老头俨然要一醉方休喝到天明的节奏,穆妍也不管他们。

    萧尚书府里面,萧源启和宁如烟作为老大,和萧源凌一家四口,以及老三萧源晧一起吃了一顿还算融洽但并不热闹的年夜饭,就各自散了。

    这些年萧源启任劳任怨地养着两个弟弟,毫无怨言,宁如烟这个大嫂对萧源启的两个弟弟也是没得说。

    萧源凌和二夫人范芸虽然没什么本事,还有点贪图小利,不过人不坏,只是想让他们的两个儿子过得更好罢了。

    至于老三萧源晧,在萧府里面跟个隐形人似的,深居简出,虽然没有剃头,过得倒像个方外之人了。萧源晧已经三十多岁了,至今尚未娶妻,这些年宁如烟没少为他的亲事操心,但他总是不点头,萧源启和宁如烟也只能随他去了。

    可以说,萧尚书府三房虽然迄今没有分家,但内部还算和谐,没什么大矛盾。

    在萧源凌一家和萧源晧都走了之后,宁如烟又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摆在了她和萧源启的房间里。

    夫妻两人相对而坐,一时沉默无言,他们都不饿,这饭菜也不是做给他们自己的。

    “祖母!”拓跋严的声音响起,宁如烟神色一喜站了起来。

    当看到来的还是只有穆妍和拓跋严的时候,宁如烟神情有些落寞,萧源启眼底也闪过一丝失望。

    “娘,再等一会儿,他们要是不回来的话,咱们自己吃。”穆妍笑着拉宁如烟一起坐下。

    宁如烟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她有生之年看到她的大儿子活着回来,已经是上天恩赐了,只是这顿年夜饭她盼了许久,心里更多的是存了想要补偿萧月笙的心思,如果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真的赶不会来,宁如烟难免会有些伤心。

    四人就坐着等,拓跋严还一直在说笑,想让萧源启和宁如烟开心一些。半个时辰之后,夜已经很深了,宁如烟起身,说要把菜热一热,都凉了,等萧月笙和萧星寒回来就不好吃了。

    穆妍也没拦着,陪着宁如烟把饭菜都热了一遍,又端了回去。

    宁如烟在她身旁摆好最后一双筷子,低头,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萧源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娘……”穆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萧月笙和萧星寒此行出去挺顺利的,只是离得太远了,或许路上有什么耽搁。穆妍知道,宁如烟和萧源启过去那些年过得并没有表面那么好,好不容易亲生儿子活着回来了,却连一起吃顿年夜饭的小小心愿都无法达成,期望太大,失望是难免的。

    “娘!”

    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宁如烟和萧源启猛然抬头,就看到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已经并肩进了房间,两人都是眼底青黑,显然很久没睡了,下巴上面都冒出了青色的胡茬,身上穿着的还是宁如烟亲手为他们做的,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风尘仆仆的样子。

    萧月笙大步走过来抱住了宁如烟,宁如烟又哭又笑,眼泪停都停不下来。

    萧星寒紧紧地抱着穆妍,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拓跋严看了看他家大伯,看了看他家老爹,然后欢快地扑进了萧源启的怀中:“爷爷,我来抱你!”

    萧源启哈哈笑了起来,笑得一脸欣慰,觉得这么多年从未有一个除夕过得如此开心过。

    “月儿瘦了。”宁如烟看着萧月笙一脸心疼地说。

    “娘,我都快饿死了!”萧月笙笑容满面地说。

    “来!娘刚刚热过,赶紧吃吧。”宁如烟拉着萧月笙在她身旁坐下,不停地给萧月笙夹菜,萧月笙面前的碗里很快就堆得老高了。

    宁如烟看着萧月笙吃得开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抬头看到萧星寒还抱着穆妍难舍难分的,开口说:“星儿,你肯定也饿了,先吃饭吧。”

    萧星寒这才放开穆妍,眼眸幽深地看了一眼穆妍娇嫩的唇瓣,如果不是这会儿萧源启和宁如烟都看着,萧星寒肯定就亲上去了。

    最后,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一边一个坐在宁如烟身旁,宁如烟一会儿给萧月笙夹菜,一会儿给萧星寒盛汤,看到兄弟俩吃得很香的样子,嘴角的笑容就没有落下去过。

    除了萧月笙和萧星寒之外,其他人都吃过饭了。穆妍就在旁边看着,萧源启抱着拓跋严坐在他腿上,一脸的欣慰。作为这个家的大家长,萧源启并不是一个感情很外放的人,但他对两个儿子的爱,并不比宁如烟少。

    “娘,最后一个鸡腿是我的!”萧月笙看到宁如烟要把最后一个鸡腿夹给萧星寒,当时就不依了。

    “我的。”萧星寒看了萧月笙一眼,根本没有要让的意思。

    “月儿,娘一共做了十个鸡腿,你已经吃了九个了,最后一个就给星儿吃,娘改天再给你做。”宁如烟哄着萧月笙,把最后一个鸡腿放进了萧星寒的碗里。

    “大伯,抢啊!”拓跋严嘻嘻一笑。

    萧月笙挥舞着筷子就把那个鸡腿从萧星寒碗里夹走了,并且直接咬了一口才放进自己碗里,还一脸挑衅地对萧星寒来了一句:“星儿弟弟,哥哥咬过了,你还要吃的话,就拿走吧。”

    宁如烟哭笑不得,萧星寒轻哼了一声:“幼稚!”

    萧月笙吃得很开心:“我在外面做梦都在想娘做的鸡腿。”

    宁如烟闻言,又是高兴又是心疼:“以后只要你想吃,娘就给你做。”

    “娘最好了。”萧月笙头一歪就靠在了宁如烟肩膀上。

    “你这孩子!”宁如烟笑着说,“快吃吧,你肯定没吃饱呢。”

    于是,最后一大桌子菜,都被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给清了,萧月笙吃掉的是萧星寒的三倍不止。

    “星儿弟弟,小弟妹,你们赶紧回家温存去吧,我陪爹娘守岁。”萧月笙对着萧星寒和穆妍说。

    萧星寒站起来揽住了穆妍:“爹,娘,我们先回去了。”

    “回吧回吧。”宁如烟点点头,一脸的笑意,儿子儿媳小夫妻俩久别重逢,她巴不得他们赶紧回去,早点给她生个孙女才好。

    “小严已经睡了,就让他在这里吧。”萧源启看着已经趴在他怀中睡熟的拓跋严,压低声音说。

    穆妍微微点头,和萧星寒一起离开了。虽然说萧源启和宁如烟在萧月笙回来之后,对待萧星寒的态度还跟从前一样,但这毕竟是萧月笙陪他们的第一个年,穆妍觉得她和萧星寒还是回去过二人世界比较合适,让萧月笙好好陪陪萧源启和宁如烟。

    萧源启小心地把拓跋严放在了内室的床上,盖好被子,微微一笑走了出来。

    守岁,一家团聚在一起才有意义。萧星寒已经娶妻,萧心悦也出嫁了,各自都有了幸福美满的小家庭,现在萧月笙这个单身老儿子,和萧源启宁如烟一起,也算是一家团圆了。

    “月儿,你怨爹娘吗?”宁如烟握着萧月笙微凉的大手问道。

    萧月笙神色认真地摇头:“当然没有。爹,娘,我不是在说谎安慰你们,我是真的从未怨过你们,相反,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才能成为你们的孩子。”

    宁如烟眼眶微红:“都是傻话,你哪里幸运?你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受了好多好多的苦,却一个字都不跟我们提,但娘知道的。”

    萧月笙摇头:“没有,我真的没有受什么苦,从小到大最苦的就有一次。”

    “哪次?”宁如烟问,萧源启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母子俩的谈话。

    “就是我先前跟娘说过的,星儿弟弟给我吃的鸡腿。”萧月笙一脸控诉地说,“当时在神医门,我被抓了,星儿弟弟和小弟妹要去救我,他们给我传信,把纸条塞进了鸡腿里面,那盘鸡腿每个都很大,一整盘的鸡腿放了得有三斤盐在里面!为了不被人发现,我只能全都吃掉,娘都不知道,那鸡腿有多苦,苦得我都快哭了。”

    萧源启和宁如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萧月笙接着说:“虽然鸡腿很苦,但我当时特别高兴。那个时候我和星儿弟弟还有小弟妹其实并不熟,有过一些来往,但是都算不上真正的朋友,我本以为自己要一个人等死了,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千里迢迢从东阳国赶到北漠国去救我。”

    “你们是兄弟啊!”宁如烟一脸欣慰地说。

    萧月笙点头:“是啊,其实我和星儿弟弟第一次见面,谁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还差点打起来,后来见面,我就觉得他很亲,虽然他脾气很臭,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死样子,但我就是想跟他做朋友。先前小弟妹告诉我说,星儿弟弟心里早就把我当朋友了,因为星儿弟弟觉得我很熟悉。”

    萧源启微微点头:“这是你们兄弟的缘分。”

    “爹,娘,我真的一点儿都不苦,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萧月笙神色认真地看着萧源启和宁如烟说,“以后娘多给我做几顿蜜汁鸡腿,让我早点忘记星儿弟弟坑我的最苦的那顿鸡腿就好了,哈哈!”

    “月儿啊!”宁如烟抱着萧月笙说,“娘最近常常在想,只要你以后平安喜乐,便是让娘减十年阳寿,娘也是高兴的。”

    “我不高兴。”萧月笙摇头说,“我要爹娘都长命百岁,我们已经错过了二十多年,都要补回来的。”

    “好。”宁如烟眼泪又下来了,是高兴的,萧源启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后来宁如烟靠在萧月笙肩膀上睡着了,睡梦中眼角带着泪,嘴角却带着笑。

    萧源启和萧月笙父子相视一笑,无需多言,他们的心早已靠得很近很近,再也不会分开。

    另外一边,萧星寒和穆妍回到萧王府的时候,萧王府的家宴已经散了。两人去了华清院,萧星寒在温泉池中洗去了一身疲惫,常年冷硬的那张脸看起来都温和了许多。

    萧星寒抱着穆妍回了房间,子时已过,到了初一,穆妍迎来了又一次的虚弱期。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穆妍靠在萧星寒怀中,这次觉得虽然全身无力,但精神没有那么疲惫了。

    “萧寒寒,你现在也是有哥哥疼的人了。”穆妍轻笑了一声说。

    萧星寒微微皱眉:“萧月儿太聒噪了。”

    穆妍笑了:“你没发现,他只在爹娘和我们面前才那么幼稚又唠叨吗?”

    “我好几次都想揍他,但我忍住了。”萧星寒幽幽地说。

    “萧寒寒,你知不知道你越来越可爱了。”穆妍笑意清浅。

    “听说慕容要当爹了。”萧星寒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妍说。

    “嗯?”穆妍表示话题转换有点快。

    萧星寒轻轻地吻上了穆妍的唇角:“改天有空,咱们也生个孩子吧。”

    萧星寒话落,穆妍唇角清浅的笑容突然僵在了那里,因为今日是初一,不是十五,萧星寒的双眸突然染上了一抹妖冶的红色,他偏头就朝着穆妍的白皙纤细的脖子咬了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