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完美结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4.完美结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明腾起身想跑,萧月笙甩出两个飞镖,把明腾的两只脚钉在了地上。明腾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重重地摔了下去,全身颤抖不止,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穿龙袍的感觉很好吧?”莫轻尘走到明腾跟前,低头看着明腾,似笑非笑地说,“但是过了今夜,没有人知道你曾经穿过抢来的龙袍,天下人再提起你,只会记得一件事,你,明腾,没种,不是个男人!”

    明腾已经疯了,他扬手朝着莫轻尘打了过来,莫轻尘抬脚就把他的手狠狠地踩在了地上,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对了,忘了告诉你,老子曾经用过一个名字,叫做林辞。说起来,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摄政王殿下。”

    明腾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莫轻尘:“林辞?!你竟然是萧星寒的人?!”

    “本来不是,被你们逼走之后,依旧不是。”莫轻尘微微一笑,“我是萧王妃的小弟。”

    “我是萧星寒的哥哥。”萧月笙看着明腾冷声说,“在你对我弟妹和小侄儿下手的时候,你在我这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明腾面色癫狂,又哭又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莫轻尘看着明腾说,“你放心,你的女儿明心瑶,很快就会去阴曹地府陪你的。”

    莫轻尘不会告诉明腾,他的儿子可能还没死,就让明腾认为明枭真的把他的儿子杀了吧。一切的根源,都是明腾在作祟,他早就该死了。

    明腾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染了血的龙袍,前一刻他高高在上,掌握着明枭和明紫阳的生杀大权,兴奋到了极点,而现在,他从天堂瞬间坠入了万丈地狱之中,眼前一片黑暗,终于体会到了绝望等死的滋味。因为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萧星寒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杀了吧。”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

    莫轻尘拔剑,刺穿了明腾的胸口,到了这个时候,再折磨明腾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明枭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煞白地坐在一旁,看着明腾死在不远处,他以为他会高兴,可是没有,他们兄弟这么多年的争斗,到头来,都输得彻底……

    “明枭,明日早朝,本王要你亲自去宣读圣旨。”萧星寒看着明枭冷声说。

    “如你所愿……”明枭喃喃地说。

    “走。”萧星寒带着人,很快离开了,只剩下了明枭,还有满地的尸体,以及昏迷不醒的明紫阳。

    出大殿之前,萧月笙转头,就看到明枭脚步踉跄地走到了明腾的尸体旁边,跪了下来,伸手轻抚了一下明腾的脸,为他合上了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星儿弟弟,哥哥以后会对你好的。”萧月笙回头,追上萧星寒,搂着萧星寒的肩膀神色认真地说。

    萧星寒神色奇怪地看了萧月笙一眼:“萧月儿,你脑子又进水了?”不然干嘛突然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萧月笙伸手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说了不要那样叫我,叫哥!还有,我脑子没进水,你脑子才进水了!”

    旁边的莫轻尘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其实这些日子熟悉了之后,莫轻尘发现萧月笙真的不是闹腾性子,就是特别喜欢闹萧星寒这个弟弟,各种闹,闹个没完没了……

    其实萧月笙是看到明枭和明腾兄弟俩最终落得这样的结局,心中难免有些唏嘘。他们一母同胞,生来便有深深的血缘羁绊,本该互相扶持,互相照顾,可他们却完全不懂得“兄弟”这两个字的意义。他们互相算计,互相折磨,最后,互相残杀,甚至为了让对方痛苦,连他们的下一代都不放过……

    萧月笙在过去的很多年一直生活在封闭的神医门之中,虽然偶尔外出办事,但一直距离皇室很远,他自认为是个江湖人,即便听说过皇室的冷血无情,父子兄弟互相残杀那一类的奇闻异事,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心中其实是有些震惊的。

    对于萧月笙来说,他认为亲情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感情,他曾经渴望找到他的亲人,当他找到的时候,他很高兴,很幸福。

    即便和萧星寒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萧月笙认为他们叫一声兄弟,便会是一辈子的兄弟,会一直互相扶持互相照顾,永远都不会做伤害对方的事情。

    如今,亲眼看到了明枭和明腾的下场,萧月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并不是所有由血缘羁绊的关系都会产生真正的亲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利益,野心,欲望,这些会让人失去理智,甚至变得不是人。

    经过这一个夜晚,萧月笙发现自己很幸运,因为他的亲人正好都爱着他,因为他的兄弟和他有一样的想法,如此,他们才可以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后半夜,明月城中突然落了雪。

    明枭静静地坐在那个幽冷的宫殿之中,他没有力气站立,他刚刚会去把明腾的眼睛合上,是因为在明腾死后,他突然觉得,明腾很可笑,他也很可笑,他们明明是亲兄弟,到这世上走一遭,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明枭低头,看着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的明紫阳,张口喃喃地说:“紫阳,对不起,你本该有个更好的前程,都是为父害了你,都是我的错……”

    明紫阳没有醒过来,明枭捡起地上的一把刀,猛然抬手,落下,狠狠地插入了明紫阳的心口!

    看着艳红的血从明紫阳胸口喷涌而出,明枭双手颤抖,松开了手中的刀,两行眼泪滑落了下来,他趴在明紫阳身上失声痛哭……

    “对不起……对不起……明日过后,为父便不在人世,为父不能留你一个人,因为明月国已经亡了,你也活不下去……就算萧星寒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可你生来便是太子,又如何能够甘心做一个平头百姓……既然一切从开始就都错了,便到此为止吧……明氏皇族……到此为止……明月国的子民以后成为天厉国的子民……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吧……因为我这个皇帝……如此无能……昏庸……”

    明枭一直在不停地说着话,不知过了多久,一头晕倒在了地上。

    天亮了,明枭已经被送回了他的寝殿,看到那些大气都不敢出的宫女太监,明枭声音虚弱地说:“来人,拟旨。”

    大雪纷飞之中,明月城苏醒了过来,看似跟昨日没有什么两样,不少百姓还在议论他们的摄政王明腾那方面的隐疾。

    皇宫之中,像往日一样前来上朝的明月国百官,已经整整齐齐地列队站好了,只等明枭过来。

    明枭比往日来得晚一些,他明明正值壮年,一夜时间头发已经白了,看起来老了十岁不止。龙袍整整齐齐地穿在他身上,他的头发一丝不苟地被玉冠束着,但他走路脚步虚浮,需要两个太监扶着。

    明枭在龙椅上面坐下,明月国百官跪地高呼万岁,他声音低沉地说:“众爱卿平身。”

    明枭看了一眼旁边战战兢兢的老太监,开口说了两个字:“宣旨。

    已经有官员发现了,摄政王明腾今日没有来,太子明紫阳也没有出现。明枭看起来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来就宣旨,有人隐隐感觉,要有大事发生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摄政王明腾谋反,于昨夜杀尽诸位皇子及太子……”

    老太监的声音都在颤抖,而听到圣旨内容的明月国百官,一个个脸色都跟被雷劈了一样,呼呼啦啦又跪了一地,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明腾谋反?这其实并不是很让人意外的事情,事实上在场的很多官员都是明腾一派的,甚至都在等着明腾什么时候坐上皇位。可明腾竟然一夜之间杀光了明月国皇室所有的皇子?这让人不得不想到这几日明月城中沸沸扬扬的流言,明腾自己不能有后,他还把明枭的儿子都杀了,明氏皇族后继无人,气数尽了啊!

    “继续!”明枭看了一眼宣旨的老太监。

    老太监脸都白了,双手颤抖地举着圣旨,继续念:“朕已诛杀反贼明腾,明氏皇族仅余朕一人。朕御下无方,不堪为帝,致使明氏皇族后继无人,深感愧对明氏先祖,愧对明月国百姓。为保明月国安定,子民免受战乱之苦,朕宣布,从今日始,明月国归顺天厉国,成为天厉国的一部分。原明月国土地,从此刻成为天厉国的疆土,原明月国子民,从此刻成为天厉国的子民,如有违抗者,视同谋反,厉皇可诛杀之。”

    老太监念完最后一个字,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满殿之中,落针可闻,明月国的官员,不管以往是摄政王派系还是太子派系,如今哪还有心思勾心斗角,脑海中都像是有一道雷劈过,不停地回荡着几个字“明月国,亡了”!

    身为明月国的官员,很多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明月国的国力被皇室内斗耗得越发弱了,可他们谁都不会想到,明氏皇族,竟然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走向了灭亡……

    明腾自己有病,没有儿子,而他疯狂地杀了明枭所有的儿子,明枭又杀了明腾,然后昭告天下,把明月国的土地和百姓,全都送给了天厉国。

    天厉国当然不会不要,因为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从表面看来,这就是明枭走到了绝路,在安排明月国的后事。在其他三国之中,明枭选择了天厉国来托付明月国,客观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天厉国是当世四国之中实力最强的,一旦吞并了明月国之后,便是毋庸置疑的天下霸主!

    从结果来看,明月国已经变天了,甚至从今天开始就没有明月国了,这片土地上面不会燃起战火,百姓的生活看起来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历史上从未有一个朝代,一个国家,以这样的方式落幕。而明枭是历史上第一个把整个国家拱手送人的皇帝,因为明氏皇族真的断子绝孙了,他如若不下这道圣旨,接下来明月国内部将会内乱不休,手中有些权势的人都会想来争这个无主的皇位,而对着明月国虎视眈眈的其他三国,毫无疑问会用最快的速度来抢夺瓜分明月国。

    一道圣旨,彻底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这片土地从今天开始改姓厉,那些想要造反的人,便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脑袋够不够萧星寒砍的,而东阳国大抵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天厉国翻脸,北漠国想要分一杯羹,已然没有机会了,因为天厉国接下来会用最快的速度,把原本明月国的兵权握在手中。

    “如此,散了吧。”明枭起身,身子晃了一下,他受了太大的打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皇上!”一个年迈的官员高呼了一声,失声痛哭。

    满殿都响起了哭声,他们在哀悼国家的灭亡,也是在担忧他们的未来。普通的百姓依旧可以安居乐业,可明月国的这些官员,是变成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还是到耒阳城去做官,全都看厉啸天的心情了……

    “不要再叫我皇上。”明枭被两个太监扶着,站在龙椅前面,缓缓地扫视了一圈说,“明氏皇族落得这样的境地,都是咎由自取,你们不必悲伤,厉皇才是明主,你们中的有才之士,将会有更好的前程。”

    “皇上……”满殿的官员,哭得更厉害了。

    明枭被人扶着,缓缓地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那张他做了几十年的龙椅……

    消息很快传出了宫外,明月城的百姓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上一刻,他们还在背地里议论明腾的隐私,下一刻,死了,都死了……明月国的皇位继承人死光了,明腾也死了,而唯独活着的皇帝明枭,一道圣旨,把明月国的土地和百姓,全都送给了天厉国。这片天,从此不再姓明,改姓厉了!

    萧星寒四人进了一家酒楼,却发现酒楼的老板和小二都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也没有其他客人在,因为这个时候,整个明月城的人都处于震惊之中还没反应过来,谁也没有闲心过来吃饭喝酒。

    “我们自便吧。”萧月笙去后厨找了些已经做好的菜端出来,还拿了两坛酒,找了二楼的一个临街的雅间,四人坐下来吃饭。

    “接下来你是不是该站出来主持大局了?”莫轻尘问萧星寒。

    萧星寒摇头:“不,我们今日就走。”

    “这里要是乱了怎么办?”莫轻尘看了一眼外面大街上神情恍惚的人。

    “乱不了。”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如果那些当官的不想死,并且还想当官的话,冷静下来会出来维持秩序,等着天厉国派人接手的。”

    莫轻尘愣了一下:“倒也是,现在是他们表现的好机会,你凶名在外,恐怕没有人敢造反,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们说不定比以往会更加尽心尽力。那些手里有兵的,更是不敢乱动了,一个不小心,脑袋就没了。”

    “为星儿弟弟的凶名在外干杯。”萧月城唇角微勾,举杯笑着说。

    萧星寒没理他,莫轻尘和独孤傲倒是都举起酒杯跟萧月笙碰了碰,显然对于萧月笙的说法很是认同。

    而现在的确不是萧星寒出现的好时机,明氏皇族一夜之间人快死光了,而本该在天厉国的萧星寒这会儿要是突然出现,恐怕很多人会怀疑这一切都是天厉国皇室搞出来的事情,是天厉国皇室处心积虑要灭了明月国,也是天厉国皇室逼迫明枭颁下的那道圣旨。

    虽然说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对于天厉国收服明月国百姓的民心,会造成一些影响。如今这样就很好,天厉国一直置身事外,没有对明月国做任何事,明月国因为内乱走向了灭亡,亡国之君明枭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把明月国主动送给了天厉国。

    于是,天厉国始终处于道德的制高点,真真可谓是名利双收,结果堪称完美。

    明月国皇宫。

    明枭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御书房之中,一直等到了天黑,也没见到萧星寒出现。

    明枭苦笑,喃喃地说:“萧星寒是聪明人……”

    明枭本以为他颁下那道圣旨之后,萧星寒会迫不及待地出现,将明月国的大权握在手中。可萧星寒并没有来,他潇洒离开,给这次的行动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也让天厉国不费一兵一卒,得到了明月国,成为最终最大的赢家。

    夜半时分,当太监推开御书房的门,请明枭去寝殿休息的时候,一抬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御书房的房梁上面,挂了一条长长的白绫,明枭的身子吊在那里,随着吹进来的寒风微微晃动,早已死去多时了……

    而明枭的龙案上面,还放了一张他亲笔书写的罪己诏,里面写了他这些年昏庸无能,对明月国皇室,对明月国上上下下的罪责,罗列了几十条……

    很快,明月国的几位重臣听到消息,被请进了宫,见到了明枭的尸体,也都看到了那张罪己诏。

    “这可如何是好啊?”一个官员神色无措地说。

    明月国的丞相眼眸闪了闪说:“让礼部开始筹备皇上和太子的葬礼。”

    “那这个东西……怎么处理?”一个官员皱眉看着那张罪己诏。

    明月国的丞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是皇上留给明月国子民的,明日便张贴出去吧!”

    正在给明枭整理遗容的老太监心中一颤。虽然那是明枭死之前亲笔所写,但一旦宣扬出去,他死后也会被人议论纷纷,不得安宁。那些官员,显然已经开始讨好天厉国皇室了,因为将明枭的罪己诏传出去,更是坐实了明枭自尽,并且主动把明月国托付给天厉国的事情。

    事情已然成了定局,在第二天那张罪己诏张贴出去,被百姓看到的时候,萧星寒一行早已离开了明月城,用最快的速度,往天厉国而去了。

    此行比他们想象的要顺利一些,但这么快有结果,并且结果如此完美,却是萧星寒一手操纵的。不然明枭不会死在最后,也不会有那样一道名正言顺的圣旨。

    原本被穆妍派来找矿石的独孤傲只能空手回去了,因为没有时间去找明月国的藏宝库,事情一定,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都说着急回家过年,独孤傲当然不想自己留下,因为他也想回去过年。

    至于矿石的事情,等来年再过来也不迟,反正到时候被厉啸天派到明月城主持大局的,不是萧星寒就是苏霁,都是自己人。

    天厉国耒阳城。

    明月国已经灭亡的消息尚未传到耒阳城里来,厉啸天算着时间,觉得萧星寒应该已经动手了,而他正在等萧星寒的好消息。

    至于被软禁在南阳王府里面的厉啸南和明心瑶,日日担惊受怕,但厉啸天只是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始终没有见他们,也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厉啸天没打算放过他们,只是打算等明月国那边的事情有个结果之后再动手,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明心瑶或许还有利用价值。

    这天天气晴好,穆妍带着拓跋严去了萧家医馆,连烬也跟着他们,说在府里无事,过来帮忙。

    每次萧家医馆开门,都会引来很多人的围观,这次也不例外。

    拓跋严站在门口,挺着小身板说:“老规矩,一个时辰,今日看病不收银两。”

    很快就有病人进去了,拓跋严在维持秩序,让后面的病人都在门口的位置上坐下来等着,而连烬在旁边帮穆妍写药方抓药。

    一辆马车在医馆附近停了下来,一个身材瘦弱的公子被人扶着下了马车,朝着医馆走来,很多人纷纷让开了路,让那位公子进去。

    “今天人多,公子应该排不上了,改日再来吧。”拓跋严数了数已经在等候的病人,没有让那个公子进去。

    规矩一早就定好的,拓跋严也没有盛气凌人,只是在劝说那位公子不用等。那位公子脸色苍白地笑了笑:“在下慕名而来,难得碰上萧王妃开门坐诊,一个时辰,便等等吧。”

    “里面没有位置了,这位公子你可以回你的马车里面等,如果这些病人都看完了,一个时辰还没到的话,你再过来,我会给你留着位置。”拓跋严不卑不亢地说。

    围观的人都纷纷点头,觉得这萧家的小公子说话真的太有风范了,小小年纪就进退有度,滴水不漏,果然不愧是大儒苏徵教出来的学生。

    “好吧,谢谢萧公子。”病弱的公子对着拓跋严微微一笑,然后转身要走,突然绊到了一块石头,身子一晃,朝着旁边摔了下去。

    “公子!”丫鬟叫着公子,却并没有伸手去扶。

    拓跋严犹豫了一下,默默地后退了两步,他家娘亲说过,需要小孩子帮忙的大人非奸即盗,肯定不安好心。况且这位公子身边有两个丫鬟,如果这都能摔倒的话,那肯定是见鬼了。

    即将摔倒的公子看到拓跋严非但没有扶他,竟然还后退了两步,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身体猛然一转,出手成爪,朝着拓跋严就抓了过来!

    围观的人一阵惊呼,有人在高喊:“萧王妃,你儿子被人抓了!”

    穆妍和连烬飞身出了医馆的时候,拓跋严已经被那个病公子提在手中,站在了对面高高的房顶上面。

    “那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抓萧王的儿子!”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要劫持萧家小公子了,我听说啊,是明月国那个摄政王,肯定是想威胁萧王!”

    “真不要脸!下作!”

    ……

    很多百姓都神色紧张地仰头看着被抓住的拓跋严,虽然萧星寒恶名在外,但拓跋严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最容易引起同情,并且拓跋严本身就是人见人爱,先前他给不少人抓过药,那些人都还记得他。

    “萧王妃,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本公子不能保证,会不会把萧王这个儿子的头给拧下来。”病公子依旧是那副病弱的样子,但是气质多了几分邪佞,居高临下地看着穆妍说。

    “你想要什么?”穆妍抬头,神色平静地问了一句。

    “果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知道疼,萧王妃的冷静真是让人佩服呢!”病公子声音低沉地笑着说,“很简单,请萧王妃回去,转告萧王一句话,三日之后,望月山顶,让萧王一个人来,否则,萧王的儿子缺了胳膊少了腿,便不要怪本公子了!”

    “萧王不在耒阳城。”穆妍声音平静地说。

    围观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就算萧星寒真的不在,穆妍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吧?!

    劫持拓跋严的病公子眼眸微闪,冷笑了一声:“萧王妃是在告诉本公子,萧王三日之后不会去赴约,让本公子直接拧掉萧王儿子的脑袋吗?”

    “你可以试试。”穆妍的神色依旧很平静。

    围观的人看着穆妍的眼神一变再变,很多人都觉得穆妍以往对拓跋严的好果然是假装的,到现在这种危急关头,她竟然根本不顾拓跋严的死活!

    而那位病公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一只手已经缓缓地朝着拓跋严的脖子抓了过去,并且还在盯着看穆妍的反应。他认为穆妍是在虚张声势,马上就会屈服,他只需要做做样子,等穆妍低头即可。

    结果,下一刻,病公子突然感觉心口一痛,低头,就看到拓跋严手指上面的一枚戒指闪烁着寒光,而戒指之中发出的毒针,已经射穿了病公子的心脉……

    下方的人都以为下一刻会看到拓跋严被拧了脖子,却没想到那个气焰嚣张的病公子,突然一头从房顶上面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双目凸出,已经没了命。而那个病公子的两个丫鬟以及车夫,见势不好早已经逃跑了。

    半条街都鸦雀无声,众人纷纷抬头去看那个一脸无辜地站在房顶上面的小孩子。就看到他小身子腾空而起,身姿轻盈地飞了下来,扑进了穆妍的怀中,母子相拥的画面温情满满……

    “娘,那个人好蠢哦,他以为我什么都不会。”拓跋严一脸嫌弃地看着不远处病公子的尸体说,“其实我早就发现他是故意假摔,想要让我去扶他,然后再抓我了。我没有反抗,本来还想看看他要做什么,结果又是一个想要抓了我威胁老爹的,没意思,我就用老爹给我的暗器,把他给杀了。”

    周围的人听着拓跋严欢快的声音,一个个神色都跟见鬼了一样,心中只有一个感觉,果然是萧阎王的儿子,杀人都能面不改色!虽然那个人的确该死,可这孩子的胆量也太大了吧?!

    而这会儿大家当然也都明白,穆妍不紧张是因为拓跋严根本不需要她紧张,他们母子自有一份默契在。假如刚刚穆妍出手,那个病公子只会死得更惨。

    “刚刚耽误了一刻钟的时间,不算在一个时辰之内。”穆妍牵着拓跋严又回了医馆,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看诊。

    而不久之后,萧源启接到消息,带着官兵匆忙赶来,就听到目击百姓全都声称是萧王府的小公子用暗器杀了那个想要劫持他的人。

    萧源启往医馆里面看了一眼,穆妍正在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把脉,拓跋严笑着把那个老人摔倒的小孙子从地上扶了起来,连烬正在低头写药方,一派和谐安宁,仿佛外面的那具尸体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源启转头,看了一眼萧家医馆的牌子,微微叹了一口气,带着人走了。

    这天看诊结束之后,回去的路上,连烬问穆妍:“那人也是嵩岭八恶的人吗?”

    “应该是最神秘的老八。”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明腾还真是找死。”连烬眼底闪过一道寒意。

    穆妍唇角微勾:“阿烬,你想杀明腾恐怕也没机会了,我觉得这会儿萧月儿和萧星儿兄弟俩应该已经把明腾给杀了,只是消息还没传过来而已。”

    听到穆妍对萧月笙和萧星寒的称呼,连烬笑了:“希望如此。”

    “娘,我今天是不是让爷爷吓到了?”拓跋严笑嘻嘻地问穆妍。

    穆妍抬手敲了一下他的小脑门儿:“既然都知道那人有问题,还故意要被抓,想挨打是不是?”

    穆妍告诫过拓跋严很多需要警惕的事情,拓跋严都记得,其中有一条就是,如果在外面,有一个四肢健全的大人突然找上他一个小孩子求助的话,千万别理会,因为这根本就不合理,真遇到麻烦,也不该找一个小孩子帮忙,一定是别有居心,十有八九是拐卖小孩子的,而对拓跋严来说,拐卖不太可能,劫持却发生过好几次了。

    拓跋严很聪明,他当时在看到那个病公子摔倒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尤其病公子的两个丫鬟竟然还故意不扶,这就更不对劲了。他躲了,没躲开就应该立刻出手攻击,但他没有那样做。

    拓跋严吐了吐小舌头:“娘,我错了嘛,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穆妍神色严肃地看了拓跋严一眼。

    “没了,没下次!”拓跋严小脸一正,一本正经地说。

    连烬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可以玩儿,不要胡闹,不然你娘会生气的。”

    “嗯,我记住了。”拓跋严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罚你今天自己睡。”穆妍看着拓跋严说。

    “我认罚。”拓跋严点了点小脑袋。

    这件事只是个小插曲,穆妍很快便抛在了脑后,不过耒阳城里没过多久就传遍了,萧阎王的儿子是个小阎王,小小年纪就杀人不眨眼,穆妍听到之后,只能置之一笑了。

    又过了几日,明月国的消息尚未传到耒阳城,但穆妍收到了萧星寒的传信,看过之后,就进宫面圣去了。

    “当真?”厉啸天神色一喜,激动得差点从龙椅上面站起来。

    “皇上,相信不出十日,消息便会传到耒阳城来。”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明氏皇族的所有男人都已经死了,明枭亲自颁旨,昭告天下将明月国送给天厉国,然后上吊自杀,自杀之前还写了一张罪己诏,那张罪己诏被明月国的官员张贴了出去,相信不久之后皇上就能看到了。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知道萧王参与其中,萧王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明月国不会乱,皇上现在可以派人前去明月城接掌明月国,想必那些官员会很欢迎的。”

    “好好好!”厉啸天满面喜色,连说了三个好,他不知道萧星寒是怎么做到的,但这样的结果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很多,简直不能更完美了!

    这会儿已经进入腊月,再过二十天就要过年了。厉啸天想了想之后说:“萧王辛苦了,就让他先回来过年吧,之后的事情,朕再做安排。”

    “多谢皇上。”穆妍行礼过后,起身离开了。厉啸天现在应该很兴奋,接下来的事情没什么好着急的了。等东阳国和北漠国收到消息,想做些什么,也早已经迟了……

    ------题外话------

    推荐友文:《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文/萧渔

    一朝穿越,被逼同时嫁四个相公是何滋味?

    出嫁当天还未拜堂,就满门被屠更是雪上加霜;

    最最悲催的是,她因八字纯阴特殊命格,成了人人争抢的唐僧肉。

    对于这,某王只是淡淡道:唐僧肉既然人人都想要,那本王干脆来个金屋藏娇,不让那不轨之人动分毫。

    所以,先用一纸卖身死契将她骗到手;

    再来个亲手调教,本王的小娇妻,文韬武略当然都得有;

    最后,扑倒生几个娃娃,让她再也舍不得逃走。

    容晓觉得,这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太特么虐心了。

    某邪王不以为然,这不断的反扑与被扑,不就是夫妻间的小情趣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