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2.你想得美,萧月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2.你想得美,萧月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风雪骤急,拓跋严一手举着小伞,身姿轻盈地落在了地上,走过去把他最后射出的那枚飞针给捡了起来,拿在手中,又飞回了马背上面,稳稳地坐下。

    “娘,不用问他是谁?被谁派来的吗?”拓跋严问穆妍。满地尸体,有些已经被大雪覆盖了,但那个杀手头目还没死。

    “不用,娘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是被谁派来的。”穆妍神色平静地说。那个杀手头目倒地的时候,脸上的黑色布巾已经掉了,露出了一张中年男人的脸庞,左脸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穆妍知道,这是嵩岭八恶的老四朱奇,老二朱烈的弟弟。朱奇武功不弱,埋伏在这里的死士不少,他的计划应该是让那些死士缠住保护拓跋严的人,他找机会掳走拓跋严。

    不过穆妍早有防备,神兵门的威名绝对不只是传说,真正强大的武器,可以让一个小孩子有能力杀掉一个高手。

    “走吧。”穆妍策马,越过那些杀手的尸体,继续往前走,拓跋严紧随其后。从背影来看,母子两人骑着马撑着伞,成为了茫茫天地之间一道极美的风景。

    这次不同于上次,因为大雪天,周围没有人,而那些杀手几乎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就毙命了,所以直到穆妍和拓跋严离开,都没有人知道这个巷子里发生了什么。不久之后,这里的尸体肯定会被人发现,最后一定会传入厉啸天的耳中,厉啸天稍作调查就会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又是死在谁手中。

    穆妍和拓跋严到了苏府门口下马,一起进了苏府。

    像往日一样,拓跋严先跑进了萧心悦的院子,去看他的小皓弟弟。

    天冷,苏皓小娃娃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小棉袄,看起来可爱极了。拓跋严抱着苏皓,苏皓咿咿呀呀地伸手指着窗外,拓跋严笑嘻嘻地说:“心儿姑姑,小皓弟弟想出去玩儿呢!”

    “那朗朗哄哄弟弟吧。”萧心悦笑着说。以往天气晴朗也不太冷的时候,萧心悦会带着苏皓出去晒晒太阳,在花园里走一走,不过最近天太冷了,已经好几天没让他出门了,怕他冻着。

    “小皓,哥哥告诉你哦,外面可冷了,你如果出去的话,会染上风寒的,到时候就要喝很苦很苦的药。”拓跋严果真开始一本正经地劝说苏皓,不过苏皓当然是听不懂的,乌溜溜的大眼珠对着拓跋严眨啊眨,小手拽着拓跋严的衣襟,仿佛是等着拓跋严这个小哥哥带他出去玩儿。

    “等明年吧,明年小皓就长大了,会走路也会说话了,哥哥带你去玩儿,不管你去哪里,哥哥都带你!”拓跋严很认真地说。

    萧心悦笑了起来:“嫂嫂,小严真的好乖好懂事啊!”

    穆妍表示,这是萧心悦没有看到她家儿子不久之前杀人的样子。不过拓跋严从小就跟别的小孩子不一样,穆妍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拓跋严跟在拓跋良身边,脖子上挂了一圈狼牙,还送了穆妍一颗,那些狼牙都是拓跋严自己六岁的时候杀狼取来的。他是北漠国的皇族后裔,骨子里带着北漠国男人的血性,胆子很大,并且他小小年纪就经历了很多事,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怕更是不存在的。

    当然了,拓跋严大部分时候的确是个很乖很懂事的孩子,长辈们都很喜欢他,苏皓弟弟也喜欢他。

    拓跋严陪苏皓玩了一会儿,苏皓果然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拉着哥哥的手不让他走。

    “小皓弟弟,哥哥去太公那里读书,带你一起去好不好呀?”地上铺了厚厚的绒毯,拓跋严背着苏皓在地上爬,苏皓乐得咯咯直笑,拓跋严一只手还扶着苏皓防止他掉下去。

    听到拓跋严的话,苏皓咿咿呀呀地应了一声,拓跋严把苏皓抱了下来,笑着对萧心悦说:“心儿姑姑,小皓弟弟想跟我一起去太公那里读书!我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的!”

    “朗朗,他要去了,你就没办法读书了。”萧心悦笑着说。

    “姑姑,就让小皓弟弟去嘛,太公也会很高兴的。”拓跋严现在撒娇也是张口就来。

    萧心悦笑着点头:“那好吧。”

    然后苏皓被一个小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被穆妍抱在怀里,一起去了苏徵那里。拓跋严跟在旁边一路小跑,还故意摘了帽子让雪落在他头上,很开心的样子。至于那两把很恐怖的伞,早已经收起来了。

    不多时,穆妍看着苏徵带着两个小孙孙玩得很开心,她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萧心悦专门准备好的小豆包,拓跋严说过要带回去给连烬吃的。

    穆妍一个人骑马离开了苏府,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食盒,她的马很有灵性,不用牵马缰也可以自己走。

    不过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过去,那条巷子里面的尸体已经都不见了,白雪掩盖了一切,干干净净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穆妍神色平静地穿过那条巷子,回了萧王府。

    穆妍骑马进了萧王府,刚一下马,就听到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小弟妹!”

    穆妍转头,她被萧星寒抱住的同时,她手中的伞和食盒已经都被萧月笙给抢走了。

    “这伞真好看,符合我的气质。”萧月笙随手按了一下伞柄上面的一个小机关,一枚毒刺朝着萧星寒的面门射了过去!

    萧星寒皱眉,抱着穆妍躲开,萧月笙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枚毒刺以极快的速度穿透了一棵大树……

    萧月笙再看伞面上面美轮美奂的白雪红梅,觉得那红梅都是血的颜色……

    “小弟妹,还是还给你吧,太吓人了!”萧月笙小心翼翼地把那把伞合起来还给了穆妍,然后打开穆妍带回来的食盒,食盒底层放了保温的碳盒,里面白白胖胖的小豆包还冒着热气,看着就很好吃。

    萧月笙眼睛一亮,拿起一个就塞进了口中,一边吃一边连连点头:“真好吃!”

    “哥,那是我给阿烬带的。”穆妍无语地看着萧月笙一眨眼的功夫就吃掉了三个。

    “我送去阿烬美人儿那儿,跟他一起吃。”萧月笙提着食盒,瞬间不见了人影。

    穆妍觉得,最后萧月笙能给连烬留一个,就算不错了……

    “我想你了。”这会儿还在萧王府的前厅廊下,萧星寒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到,抱着穆妍低头就吻了过来。

    萧星寒很热情,穆妍却总想笑,最后萧星寒轻轻地咬了穆妍一口,还是被穆妍给推开了。

    “萧寒寒,大白天的别发情。”穆妍靠在萧星寒怀里笑得乐不可支,总感觉这次萧星寒回来之后有点不一样了。

    “萧月儿说,你看烦了我的脸,就会不要我了。”萧星寒把头埋在穆妍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闷闷地说。

    穆妍愣了一下,然后笑得不能自已。萧星寒竟然管萧月笙叫“萧月儿”?并且这是在干嘛?对她撒娇卖乖求亲亲求抱抱求安慰吗?

    穆妍表示,萧月笙的归来对萧星寒来说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事情,想必这趟出去,萧月笙没少“调教”萧星寒这个弟弟。

    “乖,今晚自己睡?”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不行!”萧星寒毫不犹豫地摇头。

    “那我不要你了。”穆妍唇角微勾。

    “那我现在睡你,晚上自己睡。”萧星寒话落,抱着穆妍飞身而起,朝着他们的院子而去。

    穆妍被萧星寒三下五除二扒光压在床上的时候,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萧星寒会听她的话,唯独床上的事儿,没得商量啊……

    窗外大雪纷飞,屋内春色无边,萧星寒不怕穆妍离开他,但他觉得萧月笙说得也有道理,他决定以后要更疼爱穆妍,这样穆妍就会更加喜欢他了。至于怎么疼爱,那当然是从床上开始交流了……

    傍晚时分,雪依旧未停,果真只给连烬剩了一个小豆包的萧月笙,陪着连烬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去苏府了,跟拓跋严和苏皓小娃娃玩了半天,然后背着拓跋严,抱着苏皓,开心地去了萧尚书府。

    至于白老头和小翠花,在穆妍回萧王府之前,萧月笙和萧星寒已经安排他们住下了。当时他们得知萧月笙的家在萧王府,一路上为他们赶车打水买饭的男人竟然是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萧氏活阎王萧星寒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被吓得不轻。

    萧尚书府。

    大雪天,本就很少出门的宁如烟正在房间里面做针线活,是两套新的衣服,一模一样的,准备给她的两个儿子一人一套,就快完工了。

    “祖母!”拓跋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宁如烟神色一喜,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迎了出去。

    然后,门开了,宁如烟看到她心心念念的大儿子萧月笙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背上背着拓跋严,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娃娃。

    “哎呦!月儿你怎么把皓儿也带过来了,外面多冷啊!赶紧进来!”宁如烟伸手从萧月笙手中把苏皓小包子接了过去,发现苏皓小包子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拉开小被子,就看到了他萌萌的白嫩小脸,还在对着宁如烟咯咯笑,宁如烟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

    “大伯,我们失宠了。”拓跋严和萧月笙并肩坐在一旁,看着宁如烟抱着苏皓像是心肝儿一样。

    萧月笙故作委屈地说:“是啊朗朗,我才刚回家就失宠了,好可怜。”

    宁如烟听到一大一小的话,哭笑不得地嗔了他们一眼:“淘气!”

    拓跋严嘻嘻一笑:“祖母,是大伯淘气,我很乖的。”

    “对,朗朗很乖,月儿最淘气了。”宁如烟笑得合不拢嘴。

    萧月笙表示,在他家娘面前,他当然就是个宝宝了……

    “星儿怎么没一起来?他没有回来吗?”宁如烟很快问起了萧星寒。

    萧月笙笑得意味深长:“小别胜新婚,娘等着抱孙子吧,想要几个都让他们生!”

    宁如烟听到萧月笙的话,笑得别提多开心了:“要有个孙女才好呢。”

    “那就是孙女!”萧月笙胡扯不打草稿。

    “月儿别光说星儿,你什么时候给娘找个儿媳妇?”宁如烟看着萧月笙问。

    “不急。”萧月笙笑着说,“我是老大,找的媳妇儿当然不能比星儿弟弟的媳妇儿差,不然多没面子。”

    “祖母,大伯的意思是他不想找媳妇儿,因为没有人比我娘更好!”拓跋严非常机智地分析了一下萧月笙的话。

    萧月笙哈哈大笑:“朗朗你怎么这么聪明?放心,大伯肯定在你之前娶媳妇儿。”

    拓跋严一脸佩服地看着萧月笙:“大伯,我还小,不着急,你跟我比啊?你这是想让祖父和祖母揍你!”

    宁如烟很认同地点头:“就是,朗朗说得对!”

    萧月笙很淡定:“爹娘都很疼我,不会揍我的。”

    这边其乐融融,宁如烟要亲自下厨去做饭,萧月笙很孝顺地跟着过去给她打下手,虽然用坏了一个刀,摔破了一个盆儿,还打碎了一个碗,但宁如烟还是非常开心地说着碎碎平安,把刚出锅的肉夹起来喂他吃,说让他先尝尝味儿……

    拓跋严负责在房间里面看着他家小皓弟弟,苏皓玩了一天,已经昏昏欲睡了,在来之前萧心悦才刚喂过奶,倒是不用担心他会饿。

    “小皓弟弟,以后哥哥教你骑马,教你打猎,哥哥很厉害的哦。”拓跋严抱着苏皓晃了晃,苏皓已经眼神迷蒙了。

    门开了,拓跋严回头就看到萧源启回来了。

    “爷爷!”拓跋严叫了一声。

    萧源启走过来,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把苏皓抱了过来,眼底满是慈爱。他在进房间之前,已经看到宁如烟和萧月笙在厨房里面忙活的身影了,这让他一天的疲惫都瞬间消散了。

    “爷爷好像很累的样子,我给爷爷倒杯茶。”拓跋严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端过来给萧源启。

    萧源启喝了两口,笑着说:“朗朗真乖。”

    萧源启今天确实有些累。原本刑部并没有那么多公务要处理,因为耒阳城里的治安一向很好,先前许三娘意图劫持拓跋严未果,她这会儿还没死,就在刑部大牢里面,萧源启怎么审问,她死活就是不松口。

    结果今天,萧源启审问许三娘还没有结果呢,就突然接到禀报说耒阳城里又发生了一桩命案,他赶到命案发生的地方心里就是一沉,因为那里跟上次一样,还是拓跋严每天必经之路。

    萧源启还专门让人打探了一下,得知穆妍和拓跋严安然无恙去了苏府,才放了心,然后把那些尸体都给带走了,其中一具尸体,跟他得到的嵩岭八恶中的老四朱奇的外貌描述相符。

    于是,萧源启又进宫禀报了厉啸天,出宫之后已经不早了,结果刑部大牢里面的许三娘突然死了,因为有人假扮狱卒混进去杀了她……

    “爷爷要保重身体哦。”拓跋严对萧源启说。

    萧源启看着拓跋严问:“朗朗今天去苏府的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人啊?”

    拓跋严摇头:“没有啊,今天娘送我,路上的风景可美了!”

    “那就好。”萧源启微微一笑。萧源启觉得那些杀手的死肯定和穆妍有关,他只是怕拓跋严受到惊吓。

    萧源启不知道,拓跋严根本不是个会受到惊吓的孩子,甚至那些杀手很多都是被拓跋严给杀了的,虽然是用的暗器。

    拓跋严没有说实话,是穆妍特意交待过的,穆妍说,如果拓跋严说实话的话,萧源启会受到惊吓的……

    宁如烟和萧月笙母子合作做好了一桌丰盛的菜,正好穆妍过来了,不见萧星寒。

    “娘,老爹呢?”拓跋严问穆妍。

    “进宫去了。”穆妍微微一笑,不甚在意地说。今天明腾又派了嵩岭八恶的老四出手,厉啸天已经知道了,傍晚的时候再次派人去萧王府看萧星寒有没有出关。萧星寒这才放过穆妍,收拾了一下进宫去了,穆妍就来了萧尚书府。

    宁如烟看着穆妍面色红润的样子,想着或许过些日子就会有孙女抱了,很开心地拉着穆妍坐下,把穆妍爱吃的菜都放在她面前。

    萧月笙坐在穆妍对面,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穆妍表示莫名其妙,萧月儿同志似乎在跟她打暗语?看不懂。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苏皓小包子已经睡了,还被萧源启抱在怀中,不舍得放下。

    饭后离开的时候,萧月笙还像来的时候那样,背上背着拓跋严,怀中抱着苏皓,穆妍就在旁边跟着,先送苏皓回家去。

    “哥,你跟娘说什么了?娘今天怎么老让我喝大补的汤?”穆妍问萧月笙。

    萧月笙嘿嘿一笑:“娘问我你和星儿怎么没有跟我一起过去,我当然要实话实说了,娘等着抱孙女呢,你们努力啊!”

    “老不正经。”穆妍轻哼了一声。

    萧月笙表示不服:“你哥我不老!”

    “那你就是承认你不正经了?”穆妍白了萧月笙一眼。

    “咳咳,小弟妹可别乱说话,不然星儿还以为我又调戏你了,跟我拼命怎么办?”萧月笙看着穆妍说。

    “大伯你放心。”拓跋严搂着萧月笙的脖子,嘻嘻一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老爹的!”

    “小鬼头,不是跟大伯一伙的吗?你这样大伯要伤心了。”萧月笙捏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腿。

    拓跋严嘿嘿一笑:“大伯,等老爹想打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打他了呀!”

    萧月笙眼睛一亮:“是这个道理!朗朗你很坏哦!”

    “不比大伯!”拓跋严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已经入夜了,依旧风雪漫天,到了苏府外面,萧月笙把苏皓小心地交给了穆妍,让穆妍进去送。

    “大哥是怕你妹夫骂你吗?”穆妍拢了一下裹着苏皓的小被子,看着萧月笙问。

    萧月笙点头:“今天没空,改天再找小霁好好聊聊,小弟妹你快去把小皓儿送回去,我和朗朗在这里等你。”

    “嗯。”穆妍抱着苏皓进了苏府,见到苏霁的时候,苏霁果然很不爽地问了一句:“萧老大呢?”

    穆妍表示,萧月笙在这么冷的天气把苏霁的儿子抱走这么久,苏霁不高兴是理所应当的。于是穆妍很淡定地对苏霁说:“表哥,不关我的事,你也知道他是老大,他说他不想见你,所以让我把小皓送回来。”

    苏霁闻言,冷笑了一声:“很好,小妍回去告诉他,让他有种别再来我家!”

    穆妍点头:“我会转告的,表哥,心儿,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

    穆妍话落就走了,很快见到了萧月笙,对萧月笙说:“我表哥你妹夫想找你打架,还说以后不让你去他家。”

    “小霁那么弱,胆子倒是不小!”萧月笙轻哼了一声,“不让我去他家?他还想不想当我妹夫了?”

    穆妍表示,适当的挑事有助于增进感情,萧月笙和苏霁打架是不可能的,萧月笙一根手指都能捏死苏霁了,不过下次见面,吵一吵是难免的,吵吵就熟了……

    回到萧王府,萧月笙直接把拓跋严抱走了,说让拓跋严跟他睡,穆妍就随他去了。

    天色不早了,萧星寒还没回来,穆妍也没有再出门,因为晴雪说白老头和小翠花都早早地睡了,并且他们来到萧王府之后,一直处于一种懵懵的状态,像是做梦一样。

    穆妍表示理解,萧王府里人并不多,吃货不少,白老头厨艺非常出色,想必接下来会很受大家欢迎的,小翠花是个很可爱的姑娘,以后会跟晴雪和凌霜处得好的。

    此时,天厉国皇宫里面,厉皇还在跟萧星寒密谈。

    “萧王刚出关,但是该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吧?”厉啸天看着萧星寒眼眸幽深地问。

    萧星寒点头:“是。”

    “萧王妃行事,倒是颇有萧王的风范。”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他听说穆妍用鞭子差点把许三娘给活活抽死,当时有些惊讶,因为很少有女子行事如此狠辣。

    “犬子差点受伤,她很生气,平时不那样的。”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厉啸天嘴角微抽。谁都知道那个孩子不是穆妍生的,可穆妍每次对那个孩子视如己出,出门总是带在身边,这说明穆妍心很善。与此同时,穆妍遇到事情,行事果决狠辣,远超很多男子,手段让人震惊。

    厉啸天是真的觉得穆妍很像萧星寒,因为他对萧星寒也算了解,他知道萧星寒并非恶人,相反骨子里带着萧家人的善良,但行事作风却一点都不优柔寡断,该杀人的时候绝对不眨眼。

    不过抛开厉啸天一直以来对萧星寒无法消除的那一丝忌惮之外,厉啸天还是很欣赏并器重萧星寒这样的臣子的,因为萧星寒能够帮他做很多事,办事能力无人能及。之所以明腾会盯上萧星寒,就是因为萧星寒是天厉国的定国大将,谁都知道,有萧星寒在,厉氏皇族无法撼动。

    “萧王现在还觉得不到对明月国出兵的好时机吗?”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点头:“是的。”

    厉啸天神色微变,面色也沉了一下:“萧王,明腾已经不止一次对你的妻儿出手了,你却是这样的态度,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

    “皇上,明腾是小人,他在暗地里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两国的百姓都不知道,接下来如果天厉国贸然出兵,天下人都会认为,是天厉国无故侵略明月国,虽然可以造势,说明腾挑衅在先,但毕竟也没有多少证据。”萧星寒对厉啸天说。

    “萧王的意思是,要忍了?”厉啸天轻哼了一声。

    萧星寒摇头:“不,微臣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厉啸天眼眸微闪:“何意?”

    “明月国皇室经年累月的内斗,已经不堪一击,但出兵攻打,有可能会让明氏皇族那群人停止内斗,团结起来对付天厉国。从兵力来说,明月国和天厉国相当,一旦开战,天厉国不会输,但也难免死伤无数。东阳国不会帮明月国,但北漠国未必会隔岸观火,到时候局势定然会变得很复杂。”萧星寒对厉啸天说,“所以微臣建议,放弃强攻明月国,直接灭掉明氏皇族!暗杀,是明腾喜欢用的方式,也是最适合他的死法。等明氏皇族灭了,明月国无主,自然便是天厉国的囊中之物。”

    厉啸天的神色微微有些激动:“萧王可有把握?那明氏皇族虽然内斗不休,但也不是能轻而易举除掉的。”

    “如果皇上信得过微臣的话,这件事微臣定会尽力。”萧星寒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幽光。明腾招惹萧星寒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未得手,在萧星寒和穆妍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萧星寒和穆妍之前一直没动他,是留着他继续让明月国皇室内斗,可明腾一而再再而三地没事找死,这次还盯上了拓跋严,彻底把萧星寒和穆妍惹怒了。

    两国开战,是一种方法,萧星寒根本没把明月国放在眼里,因为天厉国的兵将比明月国强,这就是不争的事实。一旦战火爆发,明月国早晚会被天厉国全部吞噬。

    不过萧星寒并不想打仗,即便世人都说他在战场上面就是嗜血的阎王,但他其实并不喜欢那种感觉。假如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解决,就没必要燃起战火,到时候难免会殃及无辜的百姓。

    这么多年,萧星寒杀人无数,但死在他手下的都是该死之人,他从未伤害过一个无辜的人,因为他相信萧烜在天上看着他,他不想让萧烜对他失望。假如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嗜血狂魔,便是背地里那些奸邪之人赢了……

    不打仗,不代表萧星寒要放过明腾,放过明月国。明氏皇族内斗这么多年,也该画上一个句点了!

    “那这件事,就交给萧王了,希望萧王不会让朕失望。”厉啸天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萧星寒提出的建议,很合厉啸天的心思,如果能够不费一兵一卒,灭了明氏皇族,拿下明月国,厉啸天做梦都要笑醒了。

    “微臣定不辱使命。”萧星寒恭敬地说。

    “好了,萧王刚出关,回去和萧王妃团聚一下,明日再出发吧!希望早日得到萧王的好消息。”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

    “是。”萧星寒起身,行礼过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夜已深,窗外雪花簌簌飘落,厉啸天坐在御书房之中,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几年前有一段时间,厉啸天对萧星寒的猜忌到了顶点,已经决意除掉萧星寒,以免后患。当时是苏霁劝住了厉啸天,苏霁说,萧星寒是萧烜养大的,只要厉氏皇族不对萧家动手,他一定会忠于厉氏皇族。假如萧星寒死了,对于天厉国,以及厉啸天的宏图大业,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厉啸天现在深以为然。事实上这几年天厉国的实力一直在不断壮大,文有苏霁,武有萧星寒,缺一不可。现在萧星寒娶了妻,有了儿,厉啸天倒觉得他身上的戾气也少了几分,这说明他有了软肋,对于厉啸天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厉啸天用萧星寒的时候,会更加放心的。

    萧星寒回到萧王府的时候,穆妍还没睡,正神情专注地坐在桌边画图。

    之前的雨伞,是穆妍设计出来的组合型武器,雨伞合起来之后可以当做长棍,而其中还有很多种不同的暗器,可攻可守。

    当时苍松老头看到穆妍给他的雨伞设计图,大呼天才。其实其中每样暗器本身都并不特殊,但那样巧妙的组合方式,会让杀伤力和防守力都成倍增加,并且从外观来看,非常具有欺骗性,敌人根本不会想到一把看起来很精致的花伞,竟然是个大杀器。

    这会儿穆妍正在设计一种新的武器,时而皱眉思索,时而唇角微勾,写写画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没注意到萧星寒回来了。

    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穆妍放下手中的笔,拿起桌上的一张图纸,满意地点了点头。

    穆妍转身,才看到萧星寒换了一身衣服,正靠坐在床上看书。

    萧星寒放下手中的书,对着穆妍伸手,示意穆妍过去,穆妍过去,搂着萧星寒的脖子坐在了他腿上:“怎么样?皇上想让你带兵去攻打明月国?”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伸手轻抚了一下穆妍柔顺的长发,“但我拒绝了。”

    穆妍唇角微勾:“不意外,对付现在的明月国,打仗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也不是最快的方式。”

    “你这么聪明,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灼灼地问。

    “你才刚回来,明天又要走,需要好好休息,当然是想睡觉了。”穆妍一本正经地说。

    “嗯,睡觉。”萧星寒话落,手指已经灵活地挑开了穆妍的扣子,把穆妍压在了身下……

    天色未亮,雪停了,整个耒阳城里一片银装素裹,静寂到了极点。

    萧星寒已经醒了,不过并没有起身,就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穆妍沉静的睡颜,看了许久。

    穆妍醒来的时候,天色尚早,她在给萧星寒收拾行李的时候,萧星寒去隔壁掀了萧月笙的被子。

    “老爹你干嘛?”昨夜跟萧月笙一起睡的拓跋严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

    萧月笙抬脚朝着萧星寒踹了过来:“别打扰我们爷俩睡觉,滚!”

    萧星寒把被子扔到了拓跋严身上,然后看着萧月笙说:“我要去明月国杀人,你去不去?”

    萧月笙瞬间清醒:“这么快?要打仗了?”

    “不打仗,只杀人。”萧星寒说。

    萧月笙很快明白了萧星寒的意思,开始穿衣服下床:“这样的好事,不带我怎么行?”

    拓跋严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萧星寒:“老爹,我可以去吗?”

    “不可以!”萧星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大伯……”拓跋严拖长了尾音,看着萧月笙眨巴着大眼睛。

    萧月笙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小孩子在家里待着,外面太危险,你会被吓着的。”

    “才不会!”拓跋严一脸傲娇地说,“我昨天杀了好多人呢。”

    萧月笙皱眉:“你说什么?”

    “昨天有人要杀我和娘亲,我和娘亲把他们都杀了。”拓跋严很淡定地说。

    萧月笙目瞪口呆,转头看向了萧星寒:“你跟小弟妹就是这样教孩子的?”

    萧星寒很无辜地说:“不关我的事。”

    “大伯你真是大惊小怪。”拓跋严笑嘻嘻地说,“娘说了,不要无端害人,但对要害你的人,绝不能心慈手软!”

    萧月笙幽幽地说:“是,你大伯我从乡下来的,见识太少,大惊小怪了。”萧月笙还真不知道昨天穆妍带着拓跋严干了什么,对于拓跋严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胆识,萧月笙只能说,他当年简直弱爆了,被他家阎王弟弟和修罗弟妹教出来的儿子,果然不同凡响。

    萧月笙和萧星寒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给他们践行,在座的还有莫轻尘和独孤傲。

    “大哥,萧寒寒,小天儿对明月国比较熟悉,这次让他跟你们去。”穆妍对萧月笙和萧星寒说。

    “小天儿,知道明月城哪家酒楼的饭菜最好吃吗?”萧月笙问莫轻尘。

    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明月国皇宫里的御膳,做得是真不错。”

    萧月笙呵呵一笑:“那我得去尝尝。”

    “师弟,你也一起去。”穆妍对独孤傲说,“不用给谁挡刀,到时候记得找到明月国皇宫的藏宝库,看看里面有没有好的矿石带回来,就能讨师父和师叔欢心了。”

    “好,多谢师姐指点。”独孤傲很认真地点头。他作为神兵门最后一位入门的弟子,在门内被“欺压”得很厉害,尤其是四个老头,一言不合就揍他,说他太笨了……

    萧月笙笑了:“小弟妹颇有强盗风范。”

    “大哥,你一个一穷二白住在我家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武器暗器全都是我给的并且还欠我三万两银票没有还的人,要入伙吗?”穆妍看着萧月笙似笑非笑地说。

    萧月笙一本正经地说:“什么入伙?我本来就是老大!”

    “嗯,萧老大,祝你们一路顺风。”穆妍举杯,看着萧月笙说。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其他人都只是正常饭量,萧月笙的饭量依旧很惊人。这次他要跟着萧星寒一起去明月国,想着还是不回家去跟萧源启和宁如烟告别了,他不喜欢那种分别的场景,就让穆妍代为转告了,说他们会尽快办完事回来的。

    萧月笙还特意叮嘱穆妍,让穆妍转告他的妹夫小霁一句话,等他回来找他好好“聊聊”……

    最后,穆妍看着萧星寒带着萧月笙、莫轻尘和独孤傲,以及五十个剑龙卫,暗中离开了萧王府。

    “星儿弟弟,你觉得让明腾怎么死会比较有趣?”离开耒阳城的时候,萧月笙问萧星寒。

    萧星寒沉默,萧月笙追问了一句:“说吧,你肯定有想法的。”

    “萧月儿,能不能不要这么聒噪?”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

    “萧星儿,不要那样叫我,叫哥!”

    “你想得美,萧月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