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1.横空出世的小阎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1.横空出世的小阎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

    连烬的伤好得很快,拓跋严这几天暂时没有去苏府上课,一直陪在连烬身边,有时候连烬在睡觉,拓跋严就一个人坐在床边看书,连烬说让他出去玩儿,他说怕连烬醒了要喝水没有人在身边,懂事又窝心。

    厉啸天过了几天之后又派人过来询问萧星寒有没有出关,穆妍说没有。

    穆妍觉得假如萧星寒现在出现在厉啸天面前,厉啸天说不定会让他立即带兵赶往边关,准备攻打明月国,因为厉啸天存这样的心思已经很久了,如今明腾又主动挑衅,厉啸天已经迫不及待了。

    穆妍每天都会去萧尚书府一趟,陪萧源启和宁如烟一起吃顿饭,喝杯茶。她知道萧月笙和萧星寒不在,两老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些担心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却说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离开耒阳城之后就一路日夜兼程往天厉国南部的无伤城赶去,中间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耒阳城里发生的事情,穆妍并没有传信给萧星寒,因为拓跋严没事,连烬的伤也会很快好起来,穆妍足以应对,不需要让萧星寒分心。

    穆妍知道,白老头和小翠花对萧月笙来说很重要,并且他们是因为萧月笙才遭受了无妄之灾,如果他们出事的话,萧月笙或许一辈子都无法释怀,毕竟这不是他自己受苦自己不介意,是伤害到了身边的人。

    所以,不管明月国如何,不管厉啸天怎么想,穆妍只希望萧星寒能够顺利地帮萧月笙把白老头和小翠花平安找回来。因为明月国和天厉国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两个皇族之间在争斗,又不是明月国已经兵临城下,威胁到了天厉国百姓的安危,远不到紧迫的时候。

    到了十月下旬,天气已经很冷了,萧月笙和萧星寒距离无伤城也仅剩下一日路程。

    这天萧月笙在休息,萧星寒去采购干粮和清水。

    萧星寒回来的时候,递给萧月笙的水是温热的,并且手里还拿了一件专门给萧月笙找来的披风。

    萧月笙放下水壶,伸手给了萧星寒一个大大的拥抱:“星儿弟弟,你对哥哥真好。”

    萧星寒皱眉推开了萧月笙:“快点收拾好,还要赶路。”

    “哎!”萧月笙喝了几口水,吃了点干粮。他有内力御寒,根本不怕冷,不过还是把萧星寒给他找来的披风给披在了身上,然后就继续赶路了。

    第二天入夜时分,兄弟两人悄无声息地进了无伤城。

    无伤城地处边关,并且是东阳国割让给天厉国的土地,原本生活在无伤城的一部分东阳国百姓因为有亲人在东阳国其他城池,不少都迁徙回了东阳国,所以无伤城百姓并不多,远不如耒阳城那么热闹。

    这会儿寒冬季节,天色已晚,街上来往的行人寥寥无几,也都行色匆匆。

    萧月笙带着萧星寒,暗中去了他小时候和覃骧一起在无伤城住过的那个老宅。萧月笙还记得,那个老宅里面有个很隐秘的地窖,如果是覃骧藏的人,很可能就在里面。

    当时就在这个宅子里,萧月笙说他要见到白老头和小翠花,覃骧拍了拍手,不过片刻功夫,他的属下就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出现了,说明当时白老头和小翠花就被藏在附近。

    宅子的门锁已经坏了,被铁链缠着挂在门上,萧月笙和萧星寒一齐飞身而起,落在了院中。

    院中干枯的杂草依旧很高,在寒风之中发出沙沙声,寂寥得有些渗人。

    房间里没有光,但两兄弟已经感觉到,这个院子里有人,不止一个。

    萧月笙对着萧星寒打了个眼色,看了一个方向,萧星寒悄无声息地隐入了暗中,院中仅剩下了萧月笙一个人。

    萧月笙刻意加重了脚步和呼吸,下一刻,两个黑衣蒙面男人持剑出现在他面前,一句话没说,朝着他杀了过来。

    这两人是覃骧的属下,都算是高手,不过对上萧月笙,根本没有一点胜算。萧月笙杀掉一个之后,另外一个想逃,也很快死在了萧月笙的剑下!

    萧月笙记忆中的地窖还在,这个宅子里原本有四个覃骧的属下在看守,如今两个死了,剩下的两个见势不好,一人提着白老头,一人提着小翠花出了地窖,朝着萧月笙走来。

    结果他们还没靠近萧月笙,身后突然袭来一阵寒意,萧星寒的剑斩落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而他的暗器没入了另外一个人的后颈。两人几乎同时毙命,甚至都没有看到是谁对他们出的手。

    覃骧是个高手没错,他的属下也是高手,不过高手和高手差距很大,至少覃骧的这些属下,对上萧月笙和萧星寒,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当覃骧已死,两兄弟找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注定了结果,除非覃骧的那位主公或者有其他和覃骧实力相当的高手出现,否则不会有任何意外。

    当然了,假如萧月笙一个人来救人,想办法也可以做到,但会有风险,毕竟人质在对方手中,一个不小心伤到了白老头和小翠花就不好了。

    这不是萧家兄弟两人第一次合作行动,不过是他们得知彼此是真兄弟之后的第一次,默契度相当高。

    萧月笙和萧星寒很快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离开了那座老宅,而在他们走之后,两道黑影出现在老宅里面,看着被扔进地窖的四具尸体,为首之人并没有说话。

    “主公,刚刚为何不动手?用些手段,让他们兄弟自相残杀,胜利的一定是君衍。”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覃骧自作主张,贸然行事,死不足惜。”另外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君衍是命定的真龙天子,本尊过去逼迫他,只是想让他变得强大,不要有妇人之仁。如今,他羽翼丰满,只要他想,这天下便是他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我们只需要适时出手,暗中助他就好,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是,主公。”

    很快,院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而那四具尸体将会在不久之后腐烂,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萧月笙和萧星寒易了容,在无伤城最大的一家客栈找了后面的一个客院住了进去,因为白老头和小翠花受了不少苦,身体状况不太好,不能立刻跟着他们离开。

    萧月笙给白老头和小翠花把了脉,发现他们的脉象都很虚弱,覃骧想必只是吩咐属下留他们一口气,别死了就行,所以他们在这期间大部分时候都是昏迷的,只吃了很少的食物,喝了极少的水,还冻了很长时间。

    “星寒,去找这些药材过来。”萧月笙提笔写了一张药方,递给了萧星寒。他们随身带的多是疗伤的药物,不过这会儿白老头和小翠花不是受伤,而是严重的体虚。

    萧星寒拿着药方离开了,大概一刻钟之后就回来了,他去一家药铺取的药材,不能算偷,因为他留了足够的银子在里面。

    萧月笙让萧星寒去熬药,他在给白老头和小翠花按摩某些穴位,再冻两天,他们就算还有命在,手脚也都得残了。

    廊下有个小火炉,火炉上面是药罐子,火炉旁放了一个很矮的小凳子,萧星寒就坐在上面。他高大的身形和低矮的小凳子非常不搭,看起来很有违和感,并且他坐着也不舒服,但他心情还算不错,拿着一把蒲扇,慢慢地扇着面前的火,听着药罐子里水开的声音,火光照在他那张易容出来其貌不扬的脸上面,带着温暖的热度。

    萧星寒在来之前,其实很怕白老头和小翠花出事,即便他们和萧星寒没有太大关系,但他们是萧月笙在乎的人。萧星寒不想让萧月笙再承受他不该承受的苦,所以当他看到白老头和小翠花还活着的时候,心中松了一口气。

    药熬好了,萧星寒端了两碗药进房间,稍微晾了晾才给了萧月笙。

    萧月笙先喂白老头喝了药,又喂小翠花喝了药,并没有立刻把他们弄醒,因为他们身体太虚弱了,喝了药之后需要好好休息。

    白老头睡在床上,小翠花就睡在旁边的软塌上面。萧月笙看着他们沉沉睡去,微微叹了一口气,揽住了萧星寒的肩膀说:“走吧。”

    兄弟俩出了房间,萧月笙把房门轻轻关上,两人去了隔壁的另外一个房间。

    落座之后,萧月笙看着萧星寒,突然笑了:“星寒,其实我一定要你跟我一起来,是怕他们出事,我不想一个人面对。”

    萧月笙虽然乐观,但遇到事情也会考虑到最坏的结果,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会如他所愿,事实上大部分时候他无法掌控很多事情的发生。这次前来无伤城,萧月笙心情远没有表面那么轻松,如果白老头和小翠花真的出了事,他会背负一辈子的歉疚无法释怀。

    当时萧月笙说让萧星寒陪着他一起来无伤城,让萧星寒帮忙倒是其次,他只是希望,万一不好的结果真的发生了,有个人陪在他身边,那样他不会觉得太冷……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看着萧月笙问,“喝酒吗?”

    萧月笙点头:“还想吃肉。”

    “我去找。”萧星寒话落就站了起来。

    萧月笙看着萧星寒很快就要出去了,赶紧开口说了一句:“不要鸡腿!以后除了娘做的鸡腿,谁做的我都不吃!”

    萧星寒没有理会萧月笙,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萧月笙唇角微勾,虽然事情远不到尘埃落定的时候,但现在的结果已经很好了,他以后会保护好白老头和小翠花,不让他们再遭遇这样的事情。

    不多时,萧星寒回来,提了一坛酒和一包酱牛肉,是从一家即将关门的小店里买的。

    酒并不是美酒,牛肉的味道也差强人意,不过兄弟两人相对而坐,在这个时候有酒喝有肉吃,喝的什么酒吃的什么肉倒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下他们的心情都很平静,知道对方在身边,并且是可以依靠的。

    第二天,白老头和小翠花都醒了过来。

    “大师兄……呜呜呜呜呜……”小翠花抱着萧月笙的胳膊嚎啕大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呜……”

    “对不起。”萧月笙很抱歉地说。

    “大师兄……我好饿啊……呜呜呜呜呜……”小翠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萧月笙哭笑不得,转头看了一眼萧星寒,萧星寒会意,转身出去,不多时提着一个食盒回来了。

    “你们身体很虚,现在只能先吃点清淡的,等你们身体恢复了,天天有肉吃。”萧月笙看着正在喝粥的白老头和小翠花说。

    白老头苦笑:“老了老了倒是过上惊险刺激的生活了,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死不了。”

    “大师兄,他是谁呀?”小翠花放下手中的勺子,看向了站在萧月笙身旁的萧星寒。

    “他是我弟弟,亲的。”萧月笙笑了,搂着萧星寒的肩膀,对白老头和小翠花说,“我找到我真正的家人了。”

    “那就太好了!”白老头连连点头,也没问萧星寒到底是什么人。

    “大师兄接下来会带我们去你家里吗?”小翠花眼巴巴地看着萧月笙。

    “当然了。”萧月笙微微一笑。

    又过了三天,一辆马车缓缓地离开了无伤城,往北而去。在找到白老头和小翠花之后,萧星寒就给穆妍传了信,让她放心,说他们很快就会回去了。

    去无伤城的路上因为时间紧迫,着急赶路,萧月笙倒也没有机会和萧星寒交流太多,回去的路上,萧月笙简直抓住一切机会“压迫”萧星寒。

    “弟弟,赶车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弟弟,去打水。”

    “弟弟,去找吃的。”

    “弟弟,去把这个洗了。”

    “弟弟,你守夜。”

    “弟弟,来给哥哥捏捏肩膀。”

    ……

    最后白老头都看不下去了,有天在萧星寒被萧月笙支使去打猎的时候,白老头拉着萧月笙语重心长地说:“阿樾啊,你弟弟是个老实孩子,你这么多年才找到家人,你是兄长,要对弟弟好一点,兄弟要好好相处,互相关照才好。”

    听到白老头非常认真地说萧星寒是个“老实孩子”,萧月笙都被逗乐了:“白爷爷,等你知道我弟是谁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

    白老头愣了一下:“你弟弟是谁呀?还没问你呢,你家在哪里?家里都有什么人?”

    “这个,暂时先不说,等到时候给你们一个惊喜吧。”萧月笙笑着说,他觉得现在正在同情萧星寒的白老头,等到了耒阳城,知道这些天给他们打水找食物赶马车的男人就是天下赫赫有名的萧氏活阎王的话,一定会非常“惊喜”的,他很期待。

    当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身在耒阳城的穆妍已经收到了萧星寒的传信,得知他们找到了白老头和小翠花,也松了一口气。

    穆妍给萧星寒回信的时候,提到了前些日子耒阳城里发生的事情,特别说了明腾派嵩岭八恶中的许三娘,和厉啸南勾结,意图劫持拓跋严的事。

    等萧星寒收到穆妍的回信,他们距离耒阳城仅剩下三日路程了。

    这天夜里,月朗星稀,他们住在一个客栈里面,白老头和小翠花都已经睡了,萧月笙非要拉着萧星寒上房顶赏月。

    一路上萧星寒对萧月笙堪称百依百顺,完全就是个“老实孩子”的样子,这次也没有拒绝。

    兄弟俩并肩坐在房顶上面,一时沉默无言。

    萧月笙看了一眼萧星寒,然后抬头看天,指着天幕之上一颗最明亮的星星说:“星寒,你说那颗星星会不会是爷爷变的?”

    萧星寒顺着萧月笙的手指看了过去,眼眸微黯,并没有说话。

    萧月笙也不在意,伸手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说:“弟弟,爷爷在天上看着我们呢,他现在一定在笑,因为我们兄弟团聚了。”

    “你相信吗?”萧星寒转头,看着萧月笙问,那双如墨的眼眸之中晦暗不明。

    萧月笙看着萧星寒,眼神平静地点头:“我信!”

    “你能回来,其实我很高兴。”萧星寒微微垂眸说。

    “我知道,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听话?以你的脾气,要是换个人对你这样,你早就砍人了。”萧月笙笑着说,“我不是想在你面前作威作福,其实我等着你忍不了打我呢!”

    “早晚的事。”萧星寒轻哼了一声说。

    “哈哈!我很期待!”萧月笙笑了起来,握拳砸了一下萧星寒的肩膀说,“其实这些年虽然我一直在外,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但一个人过得还不错,是真的,不是在骗你。相比之下,虽然你一直在家里,却过得比我惨很多。你一方面因为我,因为爷爷的死,无法释怀,另外一方面,还要时刻紧绷着心弦,防备暗处那些奸人伤害我们的亲人。过去,未来,都压在你身上,埋在你心里,你背负那么多,不累吗?”

    “星寒,我还活着,好好地回来了,以后可以跟你一起孝敬爹娘。爷爷已经不在了,你应该最清楚爷爷多么在乎你,他不会怪你的,他希望你过得好,希望你快乐。至于未来,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吗?我相信你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来应付最坏的局面,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有小弟妹,我们都需要你,也都可以成为你的依靠。”萧月笙看着萧星寒说。

    “我……”萧星寒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同样的话,穆妍对萧星寒说过。遇到穆妍之后,萧星寒已经改变了很多,只是他习惯了沉默寡言,习惯了把很多事情埋在心里,而穆妍并没有逼他变成另外一副模样,更多的时候,只是默默地陪在他身边,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温暖却并不炽热的光芒。

    但是先前,看到苏皓小包子的第一眼,萧星寒已经松了的心弦,又骤然紧绷!他知道,萧烜已死,不能复生,他也明白萧烜希望他过得快乐,但当他意识到萧月笙可能还没死的时候,寻找萧月笙的那段时间,是他这些年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

    那是一种恐惧的感觉,没有人能够和萧星寒感同身受。萧家死去二十多年的那个孩子还活着,把他找回来,是萧星寒那段时间唯一的执念,而假如萧月笙在那个期间出了什么事,必将成为萧星寒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如今,萧月笙就在萧星寒身边,他让萧星寒做什么,萧星寒都不会拒绝,甚至甘之如饴,因为这个失而复得的兄长,对他来说如同上天的恩赐一般。

    “你很好,真的很好。”萧月笙笑着搂住了萧星寒的肩膀,“不必再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也不要将未知的未来背负在心里,你最应当学会的,是过好当下。有些话其实说不说你都懂,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得提醒你,你也得记住。”

    “什么?”萧星寒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萧月笙看着萧星寒,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子,看着他非常严肃认真地说:“虽然你长得最好看,但也不能松懈!小弟妹长得那么美,实力那么强,那么讨人喜欢,万一看烦了你这张冰块脸,一脚把你踹了怎么办?到时候有你哭的!”

    萧星寒无语地看着萧月笙:“不可能!”

    萧月笙拧住了萧星寒的脸,扯啊扯:“我家弟弟这么好看,不笑笑真是太浪费了,你多笑笑,小弟妹肯定会为你痴迷,不会抛弃你的。”

    萧星寒推开了萧月笙,皱眉说:“你脑子进水了吧?”

    “我希望你脑子能进点水。”萧月笙白了萧星寒一眼,“总之,以后我是跟着你和小弟妹混了,你们要对我好点,不然我就哭给你们看。”

    “你还想怎么样?”萧星寒轻哼了一声,“我给你打水做饭赶车喂马铺床揉肩,都快把你供起来了!看看你身上的东西,哪一样不是妍儿给你的?你要是还不满意,就滚蛋!”

    萧月笙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星寒:“星儿弟弟,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话,你竟然都学会骂我了?”

    “我还想打你呢!”萧星寒没好气地说。

    萧月笙哈哈笑了起来:“回去我得让弟妹给我做好吃的,能让你骂人我也是很不容易了!家里有个这么别扭的傻弟弟,我也是操碎了心啊!”

    萧月笙话落,萧星寒一脚把他从房顶上面踹了下去!

    萧月笙在空中姿态优美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再抬头的时候,房顶上面已经没了萧星寒的影子。

    萧月笙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明月,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其实他说那么多,不是不喜欢现在的萧星寒,唯一的目的,只是想让萧星寒快乐一点。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心中越过那道坎,便是海阔天空。

    萧月笙再次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已经收到了穆妍传来的消息,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耒阳城里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萧月笙发现萧星寒的脸色很冷。

    “有人想要劫持小严。”萧星寒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面色一沉:“找死!是谁?”

    “明腾。”萧星寒说了两个字。

    萧月笙冷笑:“不管你想怎么做,算我一个!敢动我小侄子,我得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不用,直接让他去学怎么做鬼吧!”萧星寒冷冷地说。

    萧月笙唇角微勾:“星儿,我支持你。”

    天厉国耒阳城,已经进入十一月。这个冬天比起往年都要冷一些,昨夜突然下起了大雪,清早雪还未停,整个耒阳城里一片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穆妍一早又去看了连烬,连烬的伤已经几乎痊愈了,这些日子萧王府里的人对他的各种关怀让他心中十分温暖。

    拓跋严陪了连烬好几天,从前天开始才恢复去苏府上课。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很神奇,得知连烬受伤,竟然开心地设计出了一根带暗器的拐杖,杀伤力极强,让连烬哭笑不得,因为他根本用不上这东西。

    穆妍天天过来查看连烬的伤势,不过她并没有亲自给连烬换过药,倒不是怕萧星寒吃醋,而是拓跋严坚持要自己来,他说他的美人儿叔叔都是为了保护他才受伤的,应该他来照顾。

    “穆妍,我已经没事了,今天我送小严去苏府吧。”连烬站在廊下看雪,应拓跋严的要求,披上了一件银狐大氅,更衬得那张如玉的面庞美若谪仙。

    “美人儿叔叔,娘亲可以送我去,天太冷了,美人儿叔叔要在家里好好休息。昨天心儿姑姑说今天要做很好吃的小豆包,我会给美人儿叔叔带的!”拓跋严就站在连烬身旁,仰头看着连烬神色认真地说。他今日穿了一件墨色的小锦袍,外面也披了一个银狐的小披风,看起来端的是个可爱的小少年。

    拓跋严脸上一直戴着千影面具,遮掩了他本来的容貌,而他现在的容貌跟萧星寒有几分相似,不笑的时候神态也像极了萧星寒。两人站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他们的父子关系。

    “小严,我已经没事了。”连烬笑着说。受伤之后,他这辈子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被宠爱的感觉,以前他想把穆妍当妹妹,现在倒觉得穆妍把他当了弟弟来看待。

    “那也不行的!”拓跋严神色严肃地摇头,“美人儿叔叔要听话,不能出去乱跑哦,现在就回屋休息吧,我和娘要走了。”

    “阿烬,回去吧,早饭少吃一点,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穆妍微微一笑,把拓跋严的帽子戴上,牵着拓跋严一起走了。拓跋严还回头对着连烬摆了摆手,示意连烬赶快进房间。

    连烬就站在廊下,唇角含笑,看着穆妍和拓跋严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回了房间。

    拓跋严骑着自己的小马,跟穆妍一起离开了萧王府,朝着苏府而去。

    “娘,老爹什么时候回来?”拓跋严问穆妍。路上的积雪已经很厚了,母子俩骑着马比往日走得都要慢一些。

    “你想他了?”穆妍微微一笑。

    “才没有呢,我想大伯了。”拓跋严显然口是心非。

    两人都穿着披风,不过都没戴帽子,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撑着一把伞。穆妍的伞大一些,拓跋严的伞小一号,穆妍的伞面上面画着白雪红梅图,拓跋严的伞面上画了一只展示翱翔的小鹰。这两幅画,都是出自穆妍之手,这两把伞也是穆妍设计,她的师父和师叔一起做出来的。

    大雪天气,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母子两人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尤其是那两把伞,吸引了行人纷纷驻足观看,赞叹不已。对他们来说,母子俩撑着伞骑着马的样子,才像是最美的一幅画,让人一眼惊艳,迷了心,失了神。

    母子俩走的还是先前的老路,不多时就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大半个月之前,连烬和拓跋严就是在这里出的事。

    “娘,会不会再有人过来杀我们呢?”拓跋严小手转了一下伞柄,伞上面的雪簌簌落下,他突然转头问了穆妍一句。

    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当然会。”

    穆妍话落,一个个黑点在风雪之中逐渐放大,密密麻麻的杀手从天而降,把他们围在了中间,看数量,足足有两百个,来势汹汹,杀意凛然!

    “儿子,娘跟你说的话记得么?”穆妍看了拓跋严一眼。

    拓跋严小脸认真地点头:“娘,我记着呢!”

    “很好。”穆妍冷笑,“让娘看看你的勇气吧。”

    拓跋严的目光落在那些杀手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寒意,更是像极了萧星寒的样子。他手中的伞突然转了个方向,伞面对着一群杀手,然后他的小手在伞柄上面的一个小凸起按了一下,下一刻,密密麻麻的毒针从伞面上面射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正在朝着他们逼近的杀手体内!

    十多个杀手瞬间毙命,而拓跋严没有停,小身子灵活地在马背上面站了起来,那把伞挡着他的身体,而他在马背上面快速地转了一个圈,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圈杀手,不过片刻功夫,死了几十个!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那些杀手人多,把穆妍和拓跋严母子团团围在中间之后,还在等着为首之人下令攻击,却没想到这对母子竟然这么狠!

    那些杀手一开始都不由自主地被穆妍和拓跋严手中的两把伞给吸引了视线,因为那两把伞真的很美,他们从未见过,而他们也不可能想到,这两把伞是穆妍专门设计出来的武器,打造者是当今神兵门之主……

    上次拓跋严和连烬在这个地方出事,虽然拓跋严有惊无险,但连烬为了保护拓跋严处处受制不敢动手,让穆妍觉得这样不行,她家儿子年纪小是需要保护的,但不能再出现上次那样的情况,给拓跋严派再多的人贴身保护,总归是有漏洞的,所以穆妍就设计了一把很漂亮的小伞出来,给拓跋严当武器。

    拓跋严有其他的武器,身上也有不少暗器,但伞状武器与其他武器相比,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守,都更有优势。

    伞面很大,足以遮住拓跋严的小身子,而这把伞看似是油纸伞,其实伞面内衬是用巨蟒的皮制成的,还加了一层很薄的金丝网,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可以挡住大部分武器的攻击。

    而一共有四层的伞面之中,被穆妍设计了四层的暗器,仅第一层的毒针,就有三百枚之多,完美地藏在伞面之下。那把伞,看似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但一旦触发机关,杀伤力绝对让人胆寒!

    原本穆妍不想让拓跋严小小年纪手上沾染鲜血,但上次的事情给了穆妍一个警醒,拓跋严作为她和萧星寒的儿子,一旦有人想要对付萧星寒,拓跋严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穆妍不想把拓跋严藏起来,让他当温室里的花朵,所以,该让拓跋严学会杀人了,因为有很多人想要杀他……

    “上!”为首的杀手一声令下,所有杀手都朝着穆妍杀了过来。

    不过很快,杀手纷纷倒下,因为穆妍手中的那把更大的伞,比拓跋严手里的小伞,杀伤力更大。

    寒风呼啸,风雪漫天。并不宽的小巷子里面,尸体已经堆起来了,却几乎没有出现一丝血迹,因为杀手全都是中了细如牛毛的毒针而死,身上甚至很难找到伤口在哪里。

    不过片刻之后,杀手仅剩下了一半,而他们至今为止都没有看到过穆妍的脸。

    杀手明知穆妍和拓跋严手中的伞很邪门,却依旧像是不要命了一样,朝着穆妍和拓跋严冲了过来。

    穆妍和拓跋严母子俩背对背,而面对着他们的杀手纷纷倒下,没有人能够靠近他们一米之内。

    天地之间,白雪红梅,孤鹰高飞,是一幅极美的画卷,也是一场杀戮的盛宴。

    穆妍早已看出,这些人不是一般的杀手,全都是死士,不死不休的那种,他们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灵魂,甚至明知会死还是要往前冲,所以,穆妍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他们!

    一直到最后仅剩下两个杀手,离拓跋严更近,其中一个蒙面的杀手突然把另外一个同伴推到了自己身前,用那个同伴的身体为他挡住了暗器的攻击,然后用极快的速度,朝着拓跋严冲了过去!

    穆妍眼眸微缩,真正的带头人出现了!最后的这个杀手,是个很强的高手,想必之前隐藏在杀手群中,是想伺机而动,没想到穆妍和拓跋严的暗器攻击和防守都堪称完美,他现在只能铤而走险,抓住这最后一个机会!

    穆妍没动,声音平静地对拓跋严说了一个字:“杀!”

    杀手的头目已经冲到了拓跋严身前,用同伴的尸体挡着自己,挥刀朝着拓跋严的伞砍了过来!

    拓跋严的伞只是微微晃了一下,上面连一道裂缝都没出现,而下一刻,伞柄尖端射出一道银光,瞬间穿透了前面杀手的尸体,没入了后面那个头目的胸口,贯穿了他的身体,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飞出,在风雪之中划出一道幽寒的弧线,掉落在了雪中……

    杀手头目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血洞,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一时还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

    拓跋严举正他的小伞,挡在了头顶,他头上落了一点雪,额前的碎发微微有些湿润,而奄奄一息的杀手头目到这个时候才看到拓跋严的小脸。他没想到自己精心埋伏,人多势众,最终竟然死在了一个小孩子手里……

    杀手头目躺在地上,直直地看着拓跋严,却见拓跋严的小脸上面没有嗜血的杀意,也没有与年龄不符的疯狂,他转头,笑容灿烂地问了穆妍一句:“娘,我做的好不好?”

    穆妍唇角微勾:“儿子,告诉他,你是谁。”

    拓跋严小脸傲然:“都说老爹是萧阎王,那我当然就是小阎王了!谁还想抓我,尽管放马过来!”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本月有月票双倍的活动,但是5月24号才开始,所以这个月大家手里有月票,并且打算投给游游这本书的话,可以留到5月24号之后再投,到时候一票算两票~么么哒,爱你们呦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