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0.洗干净脖子等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90.洗干净脖子等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

    萧月笙和萧星寒走的第二天,穆妍一大早带着拓跋严去了萧尚书府,果然看到宁如烟又一早起来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她的两个宝贝儿子过来吃早饭。

    “妍儿,朗朗。”宁如烟看到穆妍和拓跋严过来,很开心地抱住了拓跋严,往穆妍身后看了看,问了穆妍一句,“月儿和星儿呢?”

    “大伯和爹爹有事出城去了,要过些天才回来,祖母不用担心,他们都很厉害的!”拓跋严小脸认真地对宁如烟说。

    宁如烟有些遗憾地看了看桌上的菜:“知道月儿能吃,所以今天做了好多菜呢,看来要剩下了。”

    “娘,我们吃,吃不完的我打包带走,府里有几个朋友一直都说想尝尝娘的手艺呢。”穆妍微微一笑,拉着宁如烟在桌边坐下了。

    “是吗?那可以请他们过来,娘给他们做好吃的。”宁如烟笑着说。得知萧月笙和萧星寒是一起出的门,宁如烟倒也不担心,她知道她的儿子都是有本事的人。

    “那可不行。”穆妍摇头,“要是把娘累着了,大哥和萧寒寒会不高兴的。”

    宁如烟笑着摇头:“别管他们!”宁如烟每次听穆妍管萧星寒叫萧寒寒,都觉得很有趣,她昨晚还在跟萧源启说,不知道萧月笙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毕竟也老大不小了,能娶个像穆妍一样乖巧聪明的媳妇就再好不过了。

    “祖母,这个鸡腿好好吃呀!”拓跋严笑嘻嘻地吃着宁如烟做的蜜汁鸡腿说。

    “多吃点儿。”宁如烟光鸡腿就做了十多个,明显是专门给萧月笙做的。

    萧源启下朝回府,听穆妍说萧月笙和萧星寒出远门了,也没有细问,只说让穆妍常过来吃饭。

    穆妍把拓跋严送到苏丞相府,又去看了看苏皓小包子,然后就自己回了萧王府。

    下晌的时候,宫里来人,请穆妍进宫。

    穆妍见到厉啸天的时候,厉啸天果然问起萧星寒去了哪里,穆妍说萧星寒昨夜闭关修炼了,何时出关没有定数。

    这样的事情,以往发生过很多次,对于高手来说,练功到紧要关头需要闭关,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且是不可控制的。

    厉啸天虽然神色有些不悦,不过也没说什么,摆手让穆妍回去了,说等萧星寒出关,让萧星寒立即进宫见他。

    穆妍听苏霁和萧星寒都说起过,厉啸天去年动了对明月国出兵的心思,之后虽然暂时没有动手,不过一直没死心,最近明月国皇室因为一块假的神兵令越发动荡了,厉啸天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不然先前也不会要求萧星寒每天去城外练兵。

    其实厉啸天最初是要求萧星寒去边关练兵,随时准备发兵的,不过萧星寒那会儿在着急找萧月笙,并不想离开耒阳城,就暂时劝住了厉啸天,说还没到发兵的最佳时机。

    穆妍觉得,这次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救人顺利的话,等萧星寒回来,最晚来年年初,天厉国和明月国就要开战了。

    穆妍出宫的时候,遇到了天厉国的南阳王厉啸南。

    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很久了,厉啸南还清楚地记得当初他被厉啸天派遣前去东阳国迎亲的场景,那会儿穆妍还是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天下第一病秧子。

    如今,物是人非。穆妍在去年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名医大会之后,已经成功摆脱了病秧子之名,大放异彩,不仅医术和毒术都很出色,武功也很强,让人都很难想象,萧星寒是怎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把一个病秧子改造成那样的。

    不过事实就是,穆妍这个萧王妃的位置坐的很稳,并且颇得厉啸天看重,至少从表面上来说是这样的,从穆妍好几次被厉啸天宣召,直接进出御书房就可见一斑。

    而厉啸南的南阳王府里面,有一位天下皆知想要做萧王妃的南阳王妃,明月国的三公主明心瑶。

    明心瑶嫁给厉啸南的时间也不短了,当初明心瑶婚前失贞,明腾煞费苦心为她找了一个替身和厉啸南洞房,之后又心狠手辣地除掉了那个替身,而后明腾离开,明心瑶在南阳王府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不仅不得厉啸南的欢心,还跟南阳王府后院的一众女人们斗得不可开交,中间害死了厉啸南两个尚未出世的孩子。

    不过如今,明心瑶也怀孕了,才刚三个月,她怀孕之后倒是安分了不少,厉啸南也不再对她非打即骂了。

    穆妍要出宫,厉啸南要进宫,迎面走过的时候,穆妍对着厉啸南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并没有行礼。因为厉啸南是王爷,萧星寒也是王爷,要真论在天厉国的地位,闲王厉啸南还不如在天厉国重权在握的萧星寒,所以穆妍根本不需要对厉啸南低头。

    穆妍已经走过去了,厉啸南转头,看着穆妍的背影,拳头微微握了起来,再次意识到他在天厉国皇室的地位只是个虚名而已。

    厉啸南见到了厉啸天,厉啸天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他,只是问起明心瑶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回皇兄的话,王妃一切安好。”厉啸南恭敬地说。

    “那就好。”厉啸天微笑点头,意味深长地说,“皇弟,这次可要管好你的后院,不要让明月国的公主在天厉国出了事,知道吗?”

    “请皇兄放心,臣弟会照顾好王妃母子的。”厉啸南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阴翳。

    厉啸天想要对明月国发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厉啸天虽然不允许厉啸南接触朝政,但这件事厉啸南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厉啸南很清楚,厉啸天问起明心瑶,根本不是关心厉啸南的子嗣,只是关心两国开战之后的人质。

    厉啸南根本不怀疑,在必要的时候,厉啸天一定会推了明心瑶出去逼明腾就范,即便是舍了明心瑶肚子里的孩子也在所不惜。

    虽然厉啸南不喜欢明心瑶,当初也根本就不想娶明心瑶,但明心瑶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种,他心中当然是不忿的,这份不忿之中,还夹杂了深深的不甘,一种野心甚大却长年累月郁郁不得志的不甘……

    厉啸南出宫之后就回了南阳王府,直接去了明心瑶的院子。

    明心瑶怀孕之后非但没有丰腴一些,反而消瘦了许多。曾经那个明艳照人的明月国三公主,如今看起来憔悴不堪,本来的好颜色也减了几分。

    “都退下吧。”厉啸南看了一眼明心瑶的丫鬟,几个丫鬟都低着头退下了。

    厉啸南走过去,亲自扶住了明心瑶,带着明心瑶进了房间。表面看来,倒是夫妻恩爱。但厉啸南的步子大,根本没有在意明心瑶走得有些不稳。

    一进房间,厉啸南就放开了明心瑶,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看着明心瑶扶着椅子,缓缓地坐下,厉啸南神色淡淡地问:“你皇叔那边回信了吗?”

    “回了。”明心瑶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厉啸南。

    厉啸南很快接了过去,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是明腾的字迹。

    厉啸南看完了信,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皇叔在信里说什么了?”明心瑶看着厉啸南问。

    厉啸南目光幽深地看着明心瑶:“你皇叔说,我想登上天厉国的皇位,明月国想要摆脱天厉国的压迫,唯一的办法是,除掉一个人。”

    明心瑶微微垂眸,扯着手中的帕子,轻笑了一声说:“王爷到现在还跟我卖关子?有意思吗?我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死了,我和我的孩子也活不了。不就是要除掉萧星寒吗?我巴不得他早点死呢!”

    厉啸南冷哼了一声:“怎么?求之不得,因爱生恨吗?”

    “随便王爷怎么想,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你想得到我皇叔的助力,就不要动我!”明心瑶看着厉啸南冷冷地说。

    前些日子,厉啸南终于下定决心,让明心瑶给明腾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厉啸天已经安排萧星寒在练兵,天厉国不日就要对明月国开战,如果明腾不想明月国覆灭的话,就和厉啸南合作,厉啸南想要的,自然就是天厉国的皇位了。

    作为厉氏皇族之人,厉啸南并不想帮明月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希望天厉国可以灭了明月国,但前提是天厉国的皇位是属于他的,否则就算天厉国统一了这天下,他厉啸南还是一无所有,屈居人下,并且随时有可能被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取了性命。

    所以,厉啸南不想再等了,他要赌一把!他要在厉啸天的实力进一步壮大之前,出手除掉厉啸天和他的儿子们,抢走厉啸天的皇位。

    这些日子厉啸南表面上平静如常,背地里却一直都在盯着皇宫里的动静。他毕竟是一个王爷,手里还是有可用之人的,厉啸天身边就有一个他安插的细作。

    而这天,厉啸南收到了明腾的回信,明腾在信中说,他会帮厉啸南,他们一起合作,只要除掉萧星寒,厉啸天和他的儿子都不足为惧,皇位很快就会是厉啸南的了。

    也是在这天,厉啸南进宫一趟,还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萧星寒闭关了,不知何时才能出关。

    厉啸南心底隐隐地有些激动,倒也不计较明心瑶的语气,他在想,这是个绝好的时机,他一定不能错过。

    当夜,厉啸南见到了明腾派来协助他的一群高手,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名叫许三娘,是嵩岭八恶中的老三。

    嵩岭八恶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八个高手,无恶不作,臭名昭著,而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八个人早就暗中归顺了明月国的摄政王明腾,为明腾所用。

    嵩岭八恶的老二朱烈早已经死了,是被穆妍杀的,在无双城慕容世家,当时朱烈前去抢夺神兵门的武器,萧星寒要求穆妍动手杀人,主要是为了提升穆妍的实力。

    后来,穆妍在出嫁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刺客,那对兄弟劫持了东方紫霄,东方紫煜无法,和穆妍商量过之后,用穆妍去换人,最终穆妍把那对兄弟都杀了,那两人是嵩岭八恶的老六和老七。

    如今,嵩岭八恶还剩下五个,这次被明腾派来天厉国耒阳城协助厉啸南的,便是嵩岭八恶之中唯一的女人,排行老三的许三娘。

    “南阳王有何计划?”许三娘容貌美艳,身材火辣,却也放浪成性,曾经祸害了不少江湖上的美男子。她这会儿在厉啸南面前搔首弄姿的样子,让厉啸南觉得一阵厌恶。

    “许姑娘先在王府住下,等本王安排好,会告诉许姑娘如何行事的。”厉啸南面无表情地说。

    “好说。”许三娘娇笑了一声,“如果南阳王无聊,随时可以来找本姑娘,本姑娘这里有好酒,也有好肉。”

    “不必了!”厉啸南假装没有听懂许三娘话语之中赤裸裸的暗示。跟许三娘比起来,明心瑶真的算得上是良家妇女了。当然了,这是厉啸南到现在都不知道明心瑶婚前失贞的事情,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想的。

    耒阳城萧王府。

    萧月笙和萧星寒离开的第三天,一大清早,连烬像往日一样,骑马送拓跋严去苏丞相府上课。

    途中路过一个无人的巷子,拓跋严自己骑着一匹漂亮的小马,还在笑嘻嘻地对连烬说小皓弟弟昨天咬了他的手指。

    正在这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连烬的后心射去!连烬神色微变,躲开的同时已经把拓跋严一把抱过来护在了怀中,飞身下了马。

    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本来在暗中保护拓跋严的四个剑龙卫现身,护着连烬和拓跋严后退。

    几波箭矢过后,连烬和拓跋严并没有受伤,只有一个剑龙卫胳膊上中了一箭,而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将他们包围了,明晃晃的刀剑耀人眼,看起来像是杀手,足足有近百个人。

    “公子先走!”一个剑龙卫对连烬说。

    连烬皱眉,在四个剑龙卫动手的同时,抱着拓跋严飞身而起,在剑龙卫的掩护之下,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不多时,连烬便带着拓跋严脱离了包围,那些杀手也没有追过来。

    连烬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就看到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从天而降,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弟弟,把你怀里的那个孩子给姐姐,姐姐就放你离开。”许三娘声音娇媚腻人,连烬听着几欲作呕。

    到现在,连烬已经知道,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对方的目的不是他,而是为了劫走拓跋严。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不知道拓跋严和北漠国皇室的关系,那么就是冲着萧星寒来的,目的是抓了萧星寒的儿子!

    连烬已经给穆妍传了信,他现在只需要护着拓跋严,等穆妍过来即可。对面的女人很强,连烬并不怕,但他不想贸然动手,伤到拓跋严。

    “你多大了?”连烬把拓跋严的头按在自己怀中,不让拓跋严看到许三娘,而他就站在那里,神色平静地看着许三娘问了一句。

    许三娘显然有些意外,继而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胸前波涛汹涌。她看着连烬那张清隽的脸,咯咯笑着说:“小弟弟,姐姐这个年纪,最知道怎么疼人了,看小弟弟的样子,不会还是个雏儿吧?姐姐可以教你,包管你快活赛神仙!”

    “我是想说,像你这样又老又丑的女人还穿得这么少出来吓人,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连烬看着许三娘神色淡淡地说。

    许三娘神色一变,看着连烬冷笑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许三娘话落,挥舞着一根墨绿色的毒鞭,朝着连烬打了过来!

    连烬后退的同时,身上的暗器已经出手了,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许三娘射了过去!

    许三娘神色微变,侧身避开之后,没有任何停顿,眼神阴鸷地再次挥鞭朝着连烬打了过来!

    连烬的暗器多的是,完全挡住了许三娘的脚步,不过许三娘的武功确实很强,只有两枚毒针擦着她的脸皮而过,在上面留下了两道浅浅的血痕,但这已经足以让许三娘暴怒了,因为她最在意的就是她那张脸。

    许三娘加紧了攻势,并且很快有新的高手前来,和许三娘一起围攻连烬。

    连烬为了护着拓跋严,虽然用上了暗器,一时也有些被动。而先前的四个剑龙卫一直没有过来,说明他们还未脱身。

    在连烬身上的暗器用尽的时候,许三娘冷笑了一声,鞭声破空,朝着连烬的后背抽了过来。这一鞭子要抽到连烬身上,少说也得皮开肉绽!

    拓跋严趴在连烬怀里,皱了皱小眉头,突然抬起头,对着许三娘笑了一下。

    许三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因为拓跋严在许三娘放松警惕的时候,射出了一枚暗器,不偏不倚地射穿了许三娘握着鞭子的右手!

    许三娘的右手并没有流血,上面只有一个很小的血洞,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乌青发紫,显然有剧毒!

    “找死!”许三娘厉声说着,将鞭子换到了左手,疯了一样朝着连烬打了过来。

    连烬腹背受敌,急急躲闪,还是被鞭尾扫到了他的肩膀,衣服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出现在肩膀上。

    连烬神色丝毫未变,正在想办法逃走,拓跋严惊呼了一声:“娘亲救命啊!”

    “叫你爹也没用!”许三娘冷笑一声,挥舞着鞭子,再次朝着连烬打了过来!

    结果下一刻,许三娘脚步一滞,猛然低头,就看到一枚菱形的飞镖从她胸口穿了过去,带着她的血,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前方的一棵大树里面!

    与此同时,许三娘带来的另外几个高手,几乎瞬间毙命!许三娘身子一晃,跪在了地上,就看到一个黑衣男人砍掉了她一个属下的脑袋。

    许三娘低头,看到了一双秀气的脚,青色的裙摆,是北漠国特产的锦丝缎……

    “同样的话送给你,你现在叫你爹也没用了。”穆妍抬脚,踩在了许三娘的脸上,声音幽寒地说,“老娘的儿子都敢动,谁给你的胆子?”

    “娘,叔叔受伤了!”拓跋严焦急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穆妍转头,看到连烬肩膀上的伤口,眸光一冷,扬手狠狠地抽了许三娘一巴掌,直接隔空打落了她三颗牙齿。

    “先带他们回去。”穆妍对跟着她过来的独孤傲说。

    独孤傲微微点头,从连烬手中把拓跋严抱了过去,然后飞身离开了。连烬捂着自己的伤口,对穆妍说:“小心。”话落也走了。

    穆妍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就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许三娘,冷冷地说:“你是谁的人?”

    许三娘嘴角不停地流血,一边脸已经肿了起来,胸口的伤没有伤到心脉,她知道那是穆妍刻意留着她的命,否则她早就死了。

    许三娘艰难地抬头,看向了穆妍,吐出混着血的牙齿,脸色煞白地说:“要杀要剐一句话!”

    穆妍冷笑,慢条斯理地解下了她腰间挂着的一条看起来很轻盈的彩带,但那不是彩带,而是苍松老头用他们从北漠国带回来的巨蟒的皮和筋做成的鞭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很轻,但用起来的时候,却无坚不摧。

    下一刻,穆妍扬鞭,看似根本没有用力,那根鞭子却直接把许三娘的一边肩膀抽出了一个硕大的血洞,她的胳膊都快断掉了!那个位置,和连烬受伤的位置分毫不差,只是比连烬伤得要重很多倍。

    “你有种现在就咬舌自尽,否则本妃会让你体会到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穆妍看着许三娘冷笑,手中也没停,鞭子一直在往她身上招呼,并且在第一下之后,就刻意控制了力道,每一下都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却伤不到内脏。

    许三娘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而这条巷子虽然偏僻,周围也不是没有行人,这会儿已经有不少人闻声靠近,就看到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正在用鞭子抽打地上的一个女人,地上的女人满身触目惊心的血痕,惨叫连连,旁边还有几具没有头的尸体……

    “是萧王妃!”有人惊呼了一声。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都白了。饶是他们听说萧王妃不再是个病秧子,甚至有人还曾经在耒阳城的萧家医馆里面被穆妍号脉看过病,却从未有人见过这样的萧王妃,看起来像是个女修罗一般,靠近者死!

    “让开!刑部尚书萧大人来了!”

    有人高呼了一声,很快让开了一条路。收到禀报说这里发生命案的萧源启带着一队官兵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看到穆妍的时候,萧源启神色微变,微微垂眸,拱手叫了一声:“萧王妃。”

    听到萧源启的声音,穆妍这才收起了手中的鞭子,鞭子看起来依旧像是一条彩带一般,上面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地上的许三娘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不过还活着,身下一滩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

    穆妍转身,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脸色,出奇的平静。穆妍开口,对萧源启说:“萧大人,此女是嵩岭八恶中的许三娘,意图劫持我儿,还请萧大人秉明圣上,查清楚是谁在幕后主使。”

    “天哪!竟然是嵩岭八恶的人!”

    “是那个风流成性不知廉耻的贱女人!”

    “听说她祸害了好多良家男子!”

    “这种女人就该遭天打雷劈!萧王妃打得好!”

    “她竟然光天化日想要劫持萧王府的小公子,真是不知死活!”

    “活该!说不定是被人指使的呢!”

    ……

    一听穆妍道破许三娘的身份,围观的百姓神色立刻都变了。本来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穆妍手段太过残忍,可如果对象是个十恶不赦人人喊打的奸邪之人的话,情况就不同了。穆妍的行为,一方面是一个母亲为自己的儿子讨公道,另外一方面,也是在替天行道!

    萧源启听到穆妍说地上这女人竟然意图劫持拓跋严,面色一沉:“萧王妃放心,此事非同小可,下官定会秉明圣上,查个水落石出。”

    劫持萧星寒的儿子,这件事的确非同小可。萧星寒是天厉国执掌兵权的异姓王,是厉啸天的左膀右臂,甚至可以说是天厉国强大安定的重要人物,这绝非有人寻仇那么简单,背后未必不是哪国皇室在作祟,意图对萧王府下手,毕竟只要除掉萧星寒,天厉国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这是天下很多人的共识。

    穆妍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飞身离开,萧源启命人把还没死的许三娘以及地上的几具尸体都带回了刑部,找大夫去给许三娘治伤,因为她是关键人物,现在还不能死。

    萧源启很快进宫面圣了,见到厉啸天的时候,把事情一五一十地禀报给了厉啸天。

    “嵩岭八恶?”厉啸天神色微变,“如果朕没记错的话,当初萧王妃嫁来天厉国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刺客,便是嵩岭八恶之中的两人。东方太子跟朕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暗示过朕,说那嵩岭八恶并非真正的江湖人,他们背后的人,就是明月国的摄政王。”

    萧源启心中一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明腾想要抓萧星寒的儿子,真正的目的,绝不简单!

    厉啸天神色一寒:“萧爱卿,留着那女人的命,不管用什么方法,让她招认!”

    萧源启垂眸恭敬地说:“是!”

    “传朕口谕,诏苏相进宫!”厉啸天说。

    “是,皇上。”很快有人领旨出宫去找苏霁了。

    当时穆妍让连烬和拓跋严先走,她留下,就没打算把许三娘带回萧王府审问,因为她在看到许三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许三娘的身份了。

    穆妍不是第一次和嵩岭八恶打交道,事实上嵩岭八恶老二老六和老七,都是死在穆妍手里。当时在出嫁路上,杀掉那对兄弟之后,穆妍并没有抛之脑后。后来萧星寒派人去调查了嵩岭八恶的详细信息,包括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年龄,身体特征,所用的武器和招式。

    而穆妍也早就知道,嵩岭八恶背后的人便是明月国的摄政王明腾。这件事,穆妍告诉过东方紫煜,她也知道东方紫煜曾经暗示过厉啸天,因为当时东阳国和天厉国要合作,让厉啸天知道明腾是个只会耍阴招的小人,对于促成两国合作是有利的。

    穆妍刻意等着官兵过来,然后通过萧源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厉啸天。

    厉啸天本就动了对明月国出兵的心思,原本穆妍还觉得这仗可以晚点再打,不用着急,明月国没有翻身的可能。可是如今,明腾彻底惹到穆妍了,穆妍就是要让厉啸天知道,明腾已经开始暗中对付天厉国了。

    厉啸天见到苏霁的时候,苏霁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萧源启派人告诉了他。

    “皇上,这件事并不简单。”苏霁神色微凝,“明腾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恐怕已经得知了天厉国对明月国出兵的计划。”

    厉啸天皱眉:“出兵的事情尚未定下日子,并且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微臣不敢妄加揣测,不过这件事,皇上不妨问问南阳王。”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苏霁的话其实已经说得很直白了,他就差直接说,只要明腾开始暗中作祟,十有八九是跟他的侄女婿厉啸南有勾结……

    厉啸天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苏相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霁神色很平静:“回皇上的话,微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南阳王娶了明月国的公主,如果明月国摄政王想要对付天厉国的话,和南阳王合作是很聪明的做法。南阳王离皇上这么近,想要知道什么消息都不难,皇上出于兄弟情谊,对他没有那么多防备。明王或许告诉南阳王,说只要想办法除掉萧星寒,他就可以帮南阳王登上皇位。以上只是微臣没有根据的揣测,但如果微臣是明腾的话,会那样做的。”

    苏霁越说,厉啸天的脸色就越难看。苏霁说他是没有根据的揣测,但苏霁的话,厉啸天一个字都不怀疑!因为厉啸天知道,明腾真的会那样做,厉啸南也并非真正安分的人!

    苏霁在厉啸天面前,向来直言不讳,很敢说,这次也一样。以往的无数事实证明,苏霁所说的话,从来都不是无的放矢,而厉啸天最清楚苏霁有多聪明。

    “苏相回去吧,这件事,朕会处理的。”厉啸天冷冷地说。

    苏霁起身离开了,不多时,厉啸天就叫来了他的心腹,如今金龙卫的统领辛琮。金龙卫是萧星寒亲自帮厉啸天训练出来的一千精锐暗卫,辛琮也是在萧星寒手下训练过的,不过所有的金龙卫都跟萧星寒没有关系,是厉啸天自己选的人,如今,也到了该用的时候了。

    “围了南阳王府,不要让任何人进出。有什么异动,立刻过来禀报!”厉啸天冷声说。

    “是!”辛琮领命,很快退下了。

    南阳王府里面,厉啸南已经焦头烂额了。耒阳城里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穆妍当着很多人的面把嵩岭八恶的许三娘抽的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画面,更是被人津津乐道。

    厉啸南最崩溃的是,他没想到明腾派来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穆妍认识的人,没得手就算了,还被擒住了!厉啸南不蠢,假如穆妍知道嵩岭八恶背后的人是明腾的话,立刻就会怀疑到他的头上!而穆妍知道,就等于厉啸天也知道了!

    昨夜厉啸南还踌躇满志,做了个美梦,想着今日许三娘带那么多人,一定能够在拓跋严每天必经的路上擒住拓跋严,因为厉啸南很清楚每次都只有连烬一个人送拓跋严去苏府,暗处就算还有护卫,也不会多。

    厉啸南设想得很好,只要擒住萧星寒的儿子,就可以想办法设局杀掉萧星寒,到时候,他距离皇位就近了一大步!

    可厉啸南没想到,嵩岭八恶的老三,一个真正的女高手,恶名远扬,臭名昭著,对上萧王府的人,实力竟然如此不济!

    很快,厉啸南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都有去无回,他的希望,一点一点地破灭了,变成了绝望……

    厉啸天已经知道厉啸南暗中勾结明腾,意图篡位,但是并没有立刻对厉啸南和明心瑶下手。

    穆妍可以理解,厉啸天现在杀了厉啸南,对于局势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厉啸南说白了就是个实力低微脑子不够用却野心甚大的蠢货!就算没有娶明心瑶,厉啸南也早晚会把自己作死,因为他没有当皇帝的命,却得了想当皇帝的心病,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留着厉啸南和明心瑶,表面看来一切都没发生过,天厉国和明月国之间很和平,那么明腾就要恐慌了,因为他不会知道,天厉国到底打算何时对明月国出手,而明腾的宝贝侄女明心瑶,一旦开战,必然的结果就是不得好死……

    穆妍见到连烬的时候,连烬的伤口已经被上了药,包扎起来了,还是拓跋严亲自给连烬包的。拓跋严从去年开始就跟着萧星寒和穆妍学医术了,穆妍每次去萧家医馆坐诊都会带着他,他现在也是个小大夫了。

    连烬肩上有伤,这会儿趴在床上,拓跋严一脸担忧地坐在床边看着他。

    看到穆妍过来,连烬微微一笑说:“我真的没事,穆妍你快劝劝小严,让他不要担心了。”

    “我知道美人儿叔叔不会有事的,可美人儿叔叔疼过了,血也流了,我就是很生气!”拓跋严皱着小眉头说。

    穆妍抬手敲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门儿:“儿子,别生气了,去给你美人儿叔叔找点好吃的过来哄哄他,他就不疼了。”

    “哎!”拓跋严起身跑了出去。

    穆妍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连烬说:“你的实力并不在许三娘之下。”嵩岭八恶的确都是高手,不过这要看跟谁比。

    连烬无所谓地笑笑:“我怕小严受伤,所以根本没有动手。”他一旦动手,拓跋严就会暴露在敌人的攻击范围之内,所以他一直只是护着拓跋严在躲,用了暗器,却没有真正动手。

    穆妍微微摇头:“谢就不说了,太见外,我已经帮你报仇了,在那个女人身上试了一下我的新鞭子,很好用。”

    连烬笑了:“我知道你会给我报仇的,其实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

    “嗯,就是看到你受伤,我很生气而已。”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明腾,厉啸南,都洗干净脖子等着……

    ------题外话------

    劳动节快乐~五月份的月票大家可以留着等活动的时候再投呦~爱你们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