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9.星月宝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89.星月宝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在苏丞相府陪着苏皓小包子玩了好大一会儿,萧月笙才依依不舍地和穆妍一起离开,回了萧王府,临走之前还答应萧心悦,说晚饭过来尝尝萧心悦的手艺。

    “毒藤?”萧月笙昨夜第一次进萧王府,是跟着萧星寒走的,当时天色很晚,并没有注意到萧王府的围墙上面竟然都缠着毒藤,虽然已是冬季,叶子枯黄,但那根茎也是有毒的。

    “嗯。”穆妍微微点头。

    “不错,很有趣。”萧月笙表示认可。

    穆妍带着萧月笙进了萧王府,莫轻尘迎面走了过来,看了萧月笙一眼,他认得,这位是覃樾,当时在北漠国繁星城他们见过,还交过手,因为当时莫轻尘误会覃樾伤了沈赟之,事实上覃樾是在救沈赟之。

    莫轻尘知道穆妍和萧星寒都把覃樾当了朋友,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想着覃樾或许是来王府做客,也没多想,拱手对穆妍说:“主子,告示的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其他三国不出十日,各个城池都会贴上那样的告示。”

    “不必了,都收了吧。”穆妍对莫轻尘说。

    莫轻尘愣了一下:“这……”他忙活了这么久,怎么突然又不找人了?难道……

    莫轻尘转头看向了萧月笙,语气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这位覃公子,难道就是……鸡腿兄?”

    莫轻尘觉得,他家主子那么尽心尽力地要找一个人,不可能半途而废,现在突然说不用找了,唯一的原因只可能是,已经找到了。而正好现在穆妍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莫轻尘猜着,这位覃樾覃公子可能就是那张奇葩的寻人启事上面的“鸡腿兄”了……

    听到莫轻尘对他的称呼,萧月笙笑了起来:“如假包换。”

    “主子那么着急找他做什么?”莫轻尘感觉有些奇怪。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萧星寒的兄长,真名叫做萧月笙。”萧月笙对莫轻尘微微一笑说。

    莫轻尘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月笙,突然冒出来一个萧星寒的兄长?姓萧,说明这是真兄长啊!

    看到穆妍点头,莫轻尘神色莫名:“哦。”

    “他叫莫轻尘,曾用名天下无敌,曾用假名林辞,当过明月国的丞相,现在是我的小弟,你可以叫他小天儿。”穆妍这样对萧月笙介绍莫轻尘。

    萧月笙哈哈笑了起来:“小弟妹身边人才济济啊!”萧月笙虽然对几国皇室了解并不多,但也听说过明月国曾经那位年轻的林丞相,没想到莫轻尘现在竟然在穆妍手下做事。萧月笙表示,他家弟妹也是相当厉害了。

    跟莫轻尘分开,穆妍带着萧月笙去了她和萧星寒的院子,一进院门就看到连烬坐在院子里等她。

    “阿烬有事吗?”穆妍微微一笑,看着连烬问。连烬在王府里面的时候一般不会易容,因为没有外人。吹弹可破的皮肤,绝色倾城的眉眼,如瀑的墨发,飘逸的青衣,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会发光一般,美得惊人。

    萧月笙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开口问穆妍:“这位美人儿是什么人?”其实他们在北漠国繁星城也见过面,不过当时连烬用了易容。

    “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穆妍唇角微勾,对萧月笙说。

    “覃公子。”连烬站了起来,对萧月笙微微点头。萧月笙没认出他,但他认出了萧月笙,都不是第一次见面。

    “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星儿弟弟说论容貌的话,我在这个府里都排不上前三。”萧月笙笑了起来,“青莲公子,在下萧月笙,萧星寒的兄长。”

    听到萧月笙口中的“星儿弟弟”,以及他自称萧星寒的兄长,连烬有些诧异,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改口叫了一声:“萧公子。”既然是穆妍带回王府的人,那就一定是自己人了,不用怀疑。

    “穆妍,我练功遇到了一点瓶颈,本想找你切磋一下,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吧。”连烬对穆妍微笑着说。

    “小青莲,我有空,等会儿去找你切磋。”萧月笙非常自来熟地说。看这样子,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也是他家小弟妹的好朋友,这个萧王府里面的人才还真的不少啊!

    连烬看了穆妍一眼,穆妍笑着点头:“好,阿烬先回去,我们晚点去找你。”

    连烬对着萧月笙微微点头,起身离开了。

    萧月笙看了一眼连烬的背影,压低声音对穆妍说:“哎!小弟妹,你放这么个美人儿在身边,星儿弟弟没有意见吗?”

    “哥,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阿烬是正人君子。”穆妍白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表示不服:“哥也是正人君子,还有青莲公子为什么叫阿烬?他是不是还有别的身份?”

    “嗯,他是东阳国的六皇子,东方紫煜和晋连城的弟弟,本名东方连烬。”穆妍很随意地说着,进了她和萧星寒的书房。

    萧月笙跟着穆妍进去,落座之后,看着穆妍轻笑了一声:“明月国的前丞相?东阳国的六皇子?小弟妹,他们的身份要是让厉皇知道了,你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不必大惊小怪,大哥曾经在北漠国见过的我的师弟是杀手独孤傲,意外么?”穆妍唇角微勾。

    萧月笙一脸惊叹:“小弟妹,你还真是不怕事儿啊!”明月国叛逃的丞相,东阳国的六皇子,天下赫赫有名的杀手独行侠,竟然都藏在这座萧王府里面,并且很明显是穆妍招来的人,萧月笙表示佩服他家小弟妹的实力和胆量。

    穆妍很淡定:“激动什么?谁的身份也比不上你家星儿弟弟的身份更危险,我要是怕的话,今日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萧月笙神色一正:“我知道,因为我回来,你们都想让我光明正大地认祖归宗,拿回原本的身份,但这件事我认真想过了,我不在意那些,一旦让人知道我才是真正的萧家公子,星寒的身份就藏不住了,即便编造另外一个假身份,也会引起很多人的怀疑,尤其是厉皇,毕竟星寒手握重权,如果突然爆出他的出身都是假的,对你们来说会很不利。所以,什么都不要改变,现在这样就好,我能时常见到爹娘和心儿,也可以跟你们住在一起,其他的不重要。”

    “这件事改日大哥和你星儿弟弟还有我苏家表哥好好聊聊再决定,我今天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个。”穆妍对萧月笙说。

    “苏霁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萧月笙看着穆妍问。苏霁不仅是穆妍的亲表哥,还是萧心悦的丈夫,萧月笙嫡亲的妹夫。以萧月笙对苏家的了解,苏家代代都是天厉国的忠臣,苏霁这个丞相更是当今厉皇的心腹。萧月笙想知道,对于他和萧星寒的身份,苏霁是怎么想的?

    穆妍唇角微勾:“哥,我表哥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必担心。你们的身份,我都告诉过他了。你想知道他的态度的话,我只能说,你们要造反,记得算上他一份,虽然他不会武功,但是脑子还不错,算计起人来,也毒得很呢!”

    萧月笙笑了:“这还差不多。他要是拎不清亲疏远近,我作为心儿的大哥,少不得要找他单聊了。”

    “我表哥应该也很想找你单聊,你们改日再约吧。”穆妍很随意地说,“关于你和萧寒寒的身份接下来要怎么处理,也不必急于一时,等把白爷爷和小翠花救回来之后,你们几个好好谈谈再说,毕竟这件事和萧家苏家都息息相关。”

    “好。”萧月笙点头,“那小弟妹想跟我谈的是什么事情?”

    从苏府回来的路上,穆妍说有正事要和萧月笙好好谈谈,萧月笙以为穆妍要说的就是他和萧星寒的身份的事情,没想到不是。

    “有个问题,我要问大哥,希望大哥如实回答我。”穆妍神色一正,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神色莫名:“你说。”

    “大哥和神兵门苍氏一族,有什么关系?”穆妍看着萧月笙问。

    萧月笙愣了一下,怎么都没想到穆妍会对他提起神兵门苍氏一族的事情,除了慕容恕之外,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他和神兵门苍氏一族有关。

    “小弟妹,难道你认识慕容恕?”萧月笙神色莫名地反问了一句。

    “当然,慕容恕是我的义兄。”穆妍看着萧月笙,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萧月笙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义兄?你是慕容恕的义妹?据传当初毁了无双城慕容家的是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是慕容恕的义弟,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少年?”

    “是吧。”穆妍微微点头。

    “你你你……”萧月笙的脸色跟见鬼了一样,“你就是我那苍氏一族的小师弟?”

    “应该是。”穆妍再次点头。

    “这么说,我当初和慕容恕之间的来往,你都一清二楚?”萧月笙这才发现,真正的大神一直是他这个弟妹,藏得也太深了!

    “当然。”穆妍点头,“你对慕容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知道。”

    “你难道不是穆家小姐?也是假的?”萧月笙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穆妍一个大家小姐,就算曾经的病弱是装的,但也不可能跟神兵门扯上关系。

    “我是穆家四小姐,真的。”穆妍很淡定地说,“我的师父是神兵门苍氏一族的门主,我是神兵门的少主。”

    “你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为什么会加入一个打铁的门派?”萧月笙问出了他心中深深的纳闷儿……他从未想过神兵门苍氏一族的小师弟竟然会是个小师妹,并且还是他家小弟妹?

    神兵门有史以来,几乎都没有出现过女弟子,更别说有女的继承人了,这在常人眼中根本是不合理的事情。萧月笙觉得,恐怕他现在去耒阳城大街上大喊一声,说萧王妃穆妍是神兵门的少主,不仅没有人会相信,他还会被人当做傻子……

    “肤浅。”穆妍轻哼了一声,“本少主是武器设计天才,不用打铁。当然了,现在打铁的技术,本少主也是很懂的。”

    看到穆妍傲然的样子,萧月笙啧啧感叹:“小弟妹,你真是个妖孽!哥哥现在很好奇,你这么优秀,怎么就看上我那个整天臭着一张脸的星儿弟弟了?当初的和亲,你想摆脱,应该轻而易举才是。”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星儿弟弟长得好看。”穆妍微微一笑,非常真诚地说。

    萧月笙幽幽地说:“你们俩才是真肤浅,天生一对。”

    “言归正传,回答我最初问你的那个问题。”穆妍看着萧月笙说,“曾经知道你和苍氏一族有关,为了稳妥,我刻意隐瞒了神兵门苍氏后人的身份,想必你可以理解。但现在我们是一家人,我已经把我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了,现在该你说了。”

    萧月笙笑了起来:“首先多谢小弟妹对我的信任,我会好好守护这个秘密的。小弟妹曾经也并不怀疑我,只是担心我身后还有其他人对不对?我可以理解,你的身份很危险,再谨慎都不为过。至于你的问题,其实也不复杂,我十岁那年就拜入了神医门,神医门已故的老门主南宫夜是我的恩师,是他告诉了我神兵门苍殷两族的事情,并且叮嘱我如果未来遇到了苍氏一族的人,要全力保护,如果殷氏一族的后人心术不正的话,不必客气。”

    “这样啊。”穆妍秀眉微蹙,“南宫夜是南宫俪的父亲吧?他是为了遵从先主遗愿才要求你那样做?但我总觉得,神医门和神兵门的渊源再深,也不过是百年前两派之主一桩未成的姻缘而已,远不到同气连枝的境地。”

    萧月笙微微点头:“没错,当初我也有这样的疑问,不过在我得知神兵门苍殷两族的事情之后没多久,南宫夜就过世了。后来我遇到的殷家人,也的确是心术不正,我相信苍氏一族是好的,所以帮了慕容恕。”

    “你的直觉很准。”穆妍唇角微勾。

    “这么说,真正的神兵令,在小弟妹手里?”萧月笙看着穆妍问。

    穆妍点头:“没错,那是块极品炎火玉,我先前身体不太好,畏寒,师父让我戴着养身子。”

    萧月笙嘴角微抽,让天下人趋之若鹜的神兵令,对穆妍来说的功能就是养身子,也是很神奇了……

    “这个暗器,是我当初问慕容恕要的,不过早就用光了,所以先前南宫俪也没有拿走。”萧月笙拉开左手的袖子,露出了手腕上面那个带状的组合暗器。他从殷家得来的千影面具已经被南宫俪抢走了,但这个暗器因为里面没有东西了,南宫俪倒也没在意,他一直还戴着。

    “嗯,是他的东西。”穆妍微微点头,这件事她早就知道。

    “当初我问慕容恕要这个,他还有些不舍得给我,我在想,这东西该不会是你送他的吧?”萧月笙看着穆妍问。

    穆妍点头:“是我送他的,不过给你也无妨,我后来又给了他一个新的防身暗器。”

    “我那慕容师弟现在在哪儿呢?”萧月笙心里其实在想,慕容恕这么听穆妍的话,该不会是萧星寒的情敌吧?萧月笙总觉得,他家小弟妹这么优秀,萧星寒没有情敌的话不正常。

    “不知道在哪儿游山玩水呢。”穆妍很淡定地说,“忘了跟你说,你慕容师弟是你妹夫的妹夫。”

    妹夫的妹夫?萧月笙愣了一下,他的妹夫是苏霁,苏霁的妹夫,就是那位有着天厉国第一悍女之名的苏绮小姐的丈夫?慕容恕已经成亲,娶了苏绮?萧月笙突然想起,当初他和慕容恕一起喝酒的时候,慕容恕在思念他的心上人,想必就是苏绮了吧。

    如此,情敌论当然不成立了,萧月笙觉得也是很神奇,穆妍身边这么多优秀的男人,竟然没有一个爱慕她的?

    萧月笙想着,就直接问了:“小弟妹,难道你没有其他的爱慕者吗?”

    “有啊!”穆妍似笑非笑地说,“除了你家星儿弟弟,我唯一的爱慕者是晋连城,当初他为了得到我也做了不少事,然后我弄瞎了他一只眼睛,杀了他,可惜他仗着还生蛊竟然又捡回一条命,先前我去东阳国就是为了除掉他,不过被他躲进神医门了。”

    萧月笙轻咳了两声:“当你的爱慕者真惨。”他都忍不住想笑了,觉得他家小弟妹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姑娘,辣,是真的辣,恐怕也就他家星儿弟弟能够镇住了。如果要问萧月笙,他家弟弟用什么能力镇得住穆妍,萧月笙一定会很认真地说,当然是用美貌了……

    “哥,你是唯一一个调戏我还能活得好好的人,请务必珍惜,你星儿弟弟对你不错了。”穆妍看着萧月笙说。

    “咳咳,都是误会。”萧月笙笑着说。

    “我明白,其实你是利用我在调戏你弟弟,我的意思是,请你继续。”穆妍对着萧月笙眨了眨眼睛。

    “哈哈!”萧月笙开怀大笑,“星寒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气,有机会我会好好调教他的,我们一起努力。”

    正事聊完了,萧月笙站起来说:“我去陪小青莲切磋一下。”他觉得那么漂亮的小弟弟要搞好关系,以后一起玩儿,光看着连烬的脸就赏心悦目了。

    穆妍告诉了萧月笙连烬住在哪个院子,让萧月笙自己去找。

    “小弟妹你有事就去忙吧。”萧月笙对穆妍说。穆妍身边的人都挺有意思的,萧月笙也想跟他们交朋友。

    “我去给你找点武器和暗器,看你现在穷的,连把刀都没有。”穆妍看着萧月笙说。萧月笙的剑在他被南宫俪抓住的时候就被南宫俪收了,手上原本有个从殷家得到的暗器戒指也被摘了,就剩下手腕上有个空了的暗器带子,全身上下连把防身的匕首都没有。

    听到穆妍的话,萧月笙笑得可开心了:“小弟妹对我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个给小弟妹,帮我再装点暗器进去,我用着挺顺手的。”

    萧月笙把他手腕上面那个空的暗器带子摘下来递给穆妍,让穆妍帮他补充暗器进去。萧月笙想想,他家小弟妹可是神兵门的主子,手头武器暗器多的是,那些只要他想要的,都是他的,简直不要太爽。

    穆妍接过那个带子,微微点头说:“好。你原来用的是剑,但你如果想用刀或者其他武器的话,也可以,或者你有什么想法,我可以亲自给你打一件你想要的武器。”

    萧月笙看着穆妍,伸手擦了一下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一脸感动地说:“小弟妹你对我这么好,我都要感动哭了。”

    穆妍无语望天:“说人话!”

    萧月笙呵呵一笑说:“我练的剑法,还用长剑吧,以后有机会再尝试用其他的武器。暗器的话,小弟妹看着给就行,不用多,三五样就好了。”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穆妍摆了摆手,“你去找阿烬玩儿吧,我去给你找把剑。”

    看着穆妍的背影,萧月笙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生活很美好不是么?过去的事情何必介怀?大家都对他很好,他唯一应该做的是珍惜并享受当下。

    萧月笙知道,萧星寒和穆妍都对他百依百顺,心里还是存了想要补偿他的心思,虽然他并不在意,但他对所有的好都来者不拒,因为他接受那些,不是为了让自己释怀,而是为了让他身边的人不要再对他觉得抱歉,他是真的开心,从来都不是装的。

    萧月笙见到连烬的时候,连烬正在书房里面看书,他的院子里还有一架小秋千,是他专门做来给拓跋严玩儿的。

    “阿烬。”萧月笙跟着穆妍叫连烬。

    “萧公子。”连烬起身,微微点头。

    “不必见外,叫我的名字就好。”萧月笙对连烬说。

    “阿月?”连烬叫了一声。

    萧月笙笑了:“只要你不像我娘一样,管我叫月儿就好。”

    连烬也笑了:“坐吧,喝酒还是喝茶?”

    “不是说练功遇到了瓶颈?小弟妹在忙,我是来陪你切磋的。”萧月笙微微一笑说。他能感觉到,连烬是个很温和的性子。

    连烬带着萧月笙去了萧王府的演武场,萧月笙目前还没有武器,就随手捡了一根树枝当剑,和连烬对战。

    其实连烬最想找的对手是萧星寒,因为每次和萧星寒打,都会给他很大的压力,而压力就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不过萧星寒最近太忙了,早出晚归的不在府里,如今正好萧月笙来了,萧月笙的武功虽然不如萧星寒,但也没差多少,并且和萧星寒相比,萧月笙是个更好的陪练对象,因为他的武功没有萧星寒那么凌厉,给连烬的压力恰到好处。

    两人这一战,一直打到了正午时分。冬日的阳光并不炽热,连烬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一点儿都不觉得疲惫,因为他隐隐觉得他的瓶颈就快突破了!

    萧月笙加紧了攻势,不多时,连烬一剑砍断了萧月笙手里的树枝,萧月笙握着短短的半根树枝抽身后退,看着连烬微微一笑说:“恭喜。”

    连烬刚刚顺利突破了,他一脸感激地看着萧月笙:“多谢!”

    于是萧月笙就很不客气地拉着连烬,让连烬请他出去吃饭了。两人都做了易容,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耒阳城的大街上,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最后连烬看着萧月笙吃掉了一桌子的菜,对萧月笙的食量十分佩服,两人也聊得很开心,萧月笙得知连烬的出身经历,觉得大家曾经都是苦命人,不过如今一切都好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等萧月笙和连烬吃饱喝足回到萧王府,萧月笙再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给了他一把古朴的长剑。

    “这是神兵门传下来的旧物吧?”萧月笙拿在手中,拔剑而出,寒光四射,他发现这把剑比当初南宫夜送他的那把还要好很多。

    “是以前传下来的。”穆妍对萧月笙说,“你先试试,不顺手的话再给你换一把新的。”

    “小弟妹真是财大气粗。”萧月笙掂了掂手中的剑,点点头说,“挺好的,我先用着吧,如果需要换的话,我不会跟小弟妹客气的。”

    “这是你从慕容那里抢来的暗器,我给你补充进去了。”穆妍把那个腕带还给了萧月笙。

    “是慕容师弟送我的。”萧月笙纠正穆妍。

    穆妍没有跟萧月笙争辩,又拿出了一枚暗器扳指给他,还有一把防身用的匕首,一根漆黑的木簪,簪子中空,设置了机关,可以放置暗器,也可以放毒药,还有一个让他戴在另外一只手腕上面的袖箭,另外,穆妍还给了萧月笙一把软剑。

    萧月笙拿在手中,软剑微微颤动,他神色有些惊奇:“这是用何种材质所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剑,以前听都没听过。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并不只是材质特殊,还要有独特的设计和锻造技艺。”穆妍很傲娇地说。

    “不用问了,这肯定是小弟妹设计的。”萧月笙呵呵一笑。

    “这样的剑世间仅有两把,另外一把在萧寒寒手里。”穆妍对萧月笙说。制作软剑的原材料极难寻,曾经只做了一把,早就给了萧星寒,后来萧星寒又找到了一点同样的材料,苍松老头打造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出来,这把本来是要给穆妍用的,正好萧月笙回来了,穆妍就送给他了。

    “不错,真不错。”萧月笙连连点头,“可以放进腰带里面。”

    “你家星儿就是这么做的。”穆妍表示果然是兄弟,脑回路都差不多。

    很快,萧月笙开心地把穆妍送他的武器和暗器都带在了身上,瞬间增加了不少安全感,感觉对上一个实力比他强的高手,他也能应付了。神兵门果然不容小觑,实力相当强横。

    傍晚时分,萧星寒还没回来,穆妍和萧月笙又去了苏丞相府,因为萧月笙答应萧心悦晚上要过去一起吃饭。为此穆妍都没让连烬去接拓跋严回来,说她会亲自去接。

    他们到的时候,萧心悦正在做最后一道汤,一桌子丰盛的菜都已经做好了。

    苏皓小包子在苏徵怀里咯咯直笑,拓跋严挺着小身板站在苏霁面前,苏霁正在考校他最近学的功课。

    “外公。”穆妍进门,叫了一声。

    “娘!”拓跋严欢快地跑过来,扑进了穆妍怀里。

    苏徵抬头,看到穆妍,笑着点头,当看到穆妍身后进来的萧月笙,他微微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说:“萧家小子,回家就好。”

    在穆妍和萧月笙过来之前,萧心悦已经开心地告诉苏霁,说她家亲大哥回来了,晚上会过来吃饭。苏霁想着也避不开苏徵,早晚会知道,不久之前刚刚把一切都告诉苏徵,好让苏徵有个心理准备。

    苏家和萧家是世交,苏徵和萧烜当年是来往很密切的老友,苏霁和萧星寒也是一起长大的。苏徵竟然一直都不知道,萧烜亲手养大的孙子萧星寒竟然不是萧家的血脉,如今萧家真正的血脉大难不死回家来了。

    苏徵倒是还记得,当年宁如烟刚刚生下了萧家的长孙,萧家也如期办了满月酒,苏徵亲自上门去恭贺,却总感觉萧烜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神色很是疲惫的样子。

    当时苏徵还觉得奇怪,以为萧烜不喜欢他的大孙子,可后来萧烜对萧星寒是真的十分宠爱,亲自教导萧星寒的医术,走到哪里都带着萧星寒这个大孙子,苏徵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如今想来,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苏徵心中唏嘘不已,而他已经是半截入土的老人了,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即便知道了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当时心中有些担忧萧星寒的身份暴露会很危险,不过很快就决定随他去了。

    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苏徵现在不会干涉苏霁的事情,也极少关心天厉国的朝政,有重孙万事足,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去解决。

    既然萧月笙是萧星寒和穆妍亲自找回来,并且带回家的,说明萧月笙的身份没有问题,并且他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也没有长歪,未来的事情,苏徵觉得自己一个老人家也帮不上什么忙,干脆就不管了。

    听到苏徵的话,萧月笙心中微暖,躬身行了个大礼,叫了一声:“苏爷爷。”苏徵大半辈子都在为厉氏皇族效力,他见到萧月笙回来,能够对萧月笙说一声“回家就好”,就表明他只是萧月笙的长辈,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这已经很难得了。

    萧月笙和苏霁对视了一眼,穆妍确定她看到了火花闪过。不过大家都在,苏霁也没说什么,显然是想过后跟萧月笙单聊,萧月笙的想法也一样。

    “娘,这是谁呀?为什么小皓弟弟长得这么像这个叔叔呢?”拓跋严看了看苏皓,又看了看萧月笙,一脸惊奇地问穆妍。

    “我不是叔叔,我是你大伯。”萧月笙低头看着拓跋严,伸手把他抱了起来,呵呵一笑说,“长得真结实。”话说萧月笙还不知道他家弟弟的这个儿子从哪儿冒出来的,想着等回头要问问穆妍。

    “大伯?”拓跋严眨了眨眼睛,“爹爹的哥哥?”

    “嗯,我是你爹的大哥。”萧月笙笑着说。

    “那大伯可以打爹爹吗?”拓跋严小脸认真地问萧月笙。

    萧月笙呵呵一笑:“当然了,我打你爹,他不敢还手的。”

    “大伯好厉害,以后爹爹再欺负我,大伯帮我报仇!”拓跋严很机智地开始抱大腿。

    “没问题。”萧月笙哈哈笑了起来,觉得这孩子太对他的胃口了,他们伯侄已然达成了一起欺负他家星儿弟弟的同盟,非常好。

    “汤来了。”萧心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苏霁赶紧起身迎了过去,从萧心悦手里把汤盅接了过来,还让萧心悦小心门槛。

    萧月笙看在眼里,表示苏霁这个妹夫还行,如果苏霁敢对萧心悦有一点不好,萧月笙一定会给他好多颜色瞧瞧。

    正要开饭的时候,从城外军营回来的萧星寒直接过来了,如此,人倒是齐了。

    苏徵老人家坐在上座,左边是已经可以一个人吃饭的拓跋严,右边是抱着苏皓的穆妍。萧心悦的两个哥哥,萧月笙和萧星寒一边一个占据了离萧心悦最近的位置,把苏霁给隔开了。萧心悦很开心,苏霁默默地表示,这次他就忍了……

    “大哥吃这个,这个好吃,二哥也吃。”萧心悦一直在给萧月笙夹菜,还不忘了照顾萧星寒。

    听到萧心悦口中的二哥,拓跋严嘻嘻一笑说:“爹爹不是老大了,以后要听大伯的话!”

    拓跋严他大伯萧月笙非常认同地点头:“朗朗说得很对,星儿你可要记住了。”

    “月儿哥哥,来,吃个鸡腿。”穆妍表示她可不能看着她家萧寒寒被欺负。

    而旁边听到“星儿”“月儿”的苏霁,嘴角微抽,无语地看了那对兄弟一眼,表示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他家心儿最乖……

    一顿饭吃得也算其乐融融,最开心的就是萧心悦,因为现在她有两个哥哥疼她了。准确来说,她家苦命的大哥是需要她疼的……

    饭后,苏霁本想叫萧月笙和萧星寒一起去书房谈谈,萧月笙算了算时辰,看了穆妍一眼。

    穆妍微微点头,这会儿她的傀儡蛊马上就要成了,可以对覃骧用了。

    萧月笙起身告辞:“苏爷爷,晚辈改日再来叨扰。心儿,大哥有事先走了。小霁,大哥现在有事,改日再找你好好聊聊。”

    听到萧月笙对自己的称呼,苏霁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小霁?!什么鬼?

    不过苏霁还没说什么,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萧月笙背上背着拓跋严,萧星寒手里揽着穆妍,一眨眼的功夫就都不见了人影。

    苏徵微笑点头:“那孩子,挺好。”其实不需要刻意去了解,一顿饭的功夫,已经足够苏徵看出萧月笙是什么性子。萧月笙目光清明坦荡,骨子里带着萧家人的温和善良,进退有度,谈笑自如,是个心胸开阔的大气之人。

    “爷爷,大哥特别好。”萧心悦点点头说,话落还神色认真地问苏霁,“相公你说是不是?”

    苏霁看到自家小媳妇儿殷切期待的目光,违心地说了一句:“是。”但苏霁心里想的是,第一次见面就叫他“小霁”的男人,梁子已经结下了……

    另外一边,萧月笙背着拓跋严回萧王府,走到半路拓跋严就睡着了,萧月笙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星寒,弟妹,这孩子哪儿来的?”

    “北漠国已故皇太孙。”穆妍唇角微勾。

    萧月笙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今天穆妍真的刷新了他的认知,萧王府里岂止是藏龙卧虎,简直是可以随时造反的节奏!明月国的前丞相,东阳国的六皇子,北漠国的皇太孙已经集齐了,再加上萧星寒这个前朝皇族后裔,杀手独孤傲,神兵门苍氏后人,还有说要共进退的天厉国苏丞相。一句话,搞事啊!

    回到萧王府,萧月笙把拓跋严送到了连烬那里,再回来的时候,和穆妍萧星寒一起进了萧王府的地牢,再次见到了覃骧。

    覃骧昏迷不醒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手腕和脚腕的伤都被草草处理过,看起来狼狈不堪,早已没了往日的嚣张。

    穆妍打开一个小盒子,看到里面像个小白点一样的蛊虫,微微皱了皱眉,她还是不喜欢玩儿这种东西,感觉很邪乎,这次也是不得不用了。

    萧月笙拿过穆妍手中的傀儡蛊,放在了覃骧身上,与此同时把覃骧的迷药给解了。

    蛊虫很快消失在覃骧体内,不多时,覃骧幽幽醒转,目光呆滞地看向穆妍,叫了一声:“主子。”

    “你叫什么名字?”穆妍看着覃骧冷声问。

    “覃骧。”覃骧机械一般地说了两个字。

    “白老头和小翠花在哪里?”穆妍问。

    “无伤城。”覃骧缓缓地说。

    “你的主公是谁?”穆妍接着问。

    “主公……”覃骧开口的同时,他的眼角鼻子嘴角耳朵都开始流血,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头一歪,断了气……

    穆妍神色微凝,她抓住覃骧之后,给覃骧把过脉,除了迷药之外,穆妍并没有看出覃骧体内还有其他的毒。也不可能那个主公的名字对覃骧来说是个禁忌,一想起来就要死,这就太离奇了。

    萧月笙皱眉:“他体内或许被下了另外一种和所有蛊相克的蛊毒,我们看不出来。一旦他再中蛊,就会很快没命。”

    “算了,先去找白老头和小翠花吧。”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本想利用覃骧得知幕后之人的信息,可显然对方早有防备。

    “星儿弟弟有空吗,陪哥哥走一趟?”萧月笙还是乐天的性子,看到覃骧死了心中没有泛起任何涟漪,打算今晚就出发去无伤城。如果白老头和小翠花还被藏在无伤城的话,他已经想到覃骧会把他们藏在哪里了,毕竟他小时候也在无伤城生活过,还是跟覃骧一起。

    萧星寒看向了穆妍,穆妍微微点头:“你们去吧,我明天会跟爹娘说的,皇上那边要问起的话,我就说你又闭关练功了。”

    “小弟妹,跟爹娘说,我们办完事很快就回来了。”萧月笙对穆妍说。

    穆妍点头:“好,你们小心。”

    萧月笙笑着说:“小弟妹放心,大哥肯定把星儿弟弟给你好好地带回来。”

    萧星寒过来抱了一下穆妍,然后很快被萧月笙拉走了,穆妍还能听到萧月笙渐行渐远的声音:“星儿弟弟,大哥有一把跟你一样的剑,我给咱们的兄弟剑取了个名字,叫做星月宝剑,你看怎么样?”

    星月宝剑?穆妍已经预感到,她家萧寒寒这一趟回来,会被萧月笙调教得很不一样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