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先奸后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86.先奸后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无伤城,秋末冬初,天气阴霾,寒意渐浓。

    覃樾神色怔然地站在那里,脑海中回荡着一句话:“你本来的名字,应该叫做萧星寒”……

    “爷爷是在骗我。”覃樾摇头。他不相信,他怎么会和萧星寒有关系呢?萧星寒出身名门,是萧烜的长孙,从来都是这样的,所有人眼中都是这样的。

    白发老者看着覃樾神色平静地说:“老夫没有必要骗你,你才是真正的萧家公子,萧星寒和萧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俩几乎同时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取代了你,他的身份,他的名字,还有他现在所有的一切,原本都该是属于你的。”

    覃樾面色猛然一沉:“如果我是萧家公子,现在的萧星寒又是什么人?”

    白发老者看着覃樾,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现在的萧星寒?他的身份,老夫告诉你也无妨。他是前朝皇族后裔,本名君衍。”

    “爷爷,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覃樾看着白发老者冷声说,“你是在告诉我,你也是前朝余孽,是你偷换了我和萧星寒的身份吗?”

    白发老者看着覃樾冷笑:“不是老夫,是老夫的主公。但我们真正的主子,都是君衍,或者应该叫他萧星寒,毕竟他现在是名正言顺的萧家子孙,天厉国大权在握的萧王爷。”

    白发老者姓覃,单名一个骧字,覃樾知道,他的名字是他这个所谓的爷爷给他取的,随了他的姓。

    覃樾微微垂眸,他在这个小宅子里面度过了他的童年,童年的记忆之中,并没有任何温情,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快乐时光。

    覃骧说覃樾是他捡来的弃儿,对覃樾十分严厉,覃樾很小的时候,很多事情就要自己做。覃骧教覃樾习武,覃樾学得慢了点,覃骧就会狠狠地打他,骂他笨骂他蠢。

    不过那些,覃樾都不介意,他曾经真的以为他是被覃骧捡回来的,他认为覃骧救了他的命,给了他一个家,覃骧对他严厉,也只是为了他好。

    后来,覃樾小小年纪提出想学医,覃骧也没有阻止他,而是扔给他一张地图,为他指明了神医门的方向,说能不能拜入神医门,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覃樾在十岁那年自己千里迢迢踏上了去神医门拜师学医的路。他一路上风餐露宿,时常挨饿受冻,爱上吃鸡腿也是那个时候的事情,因为他没有钱,只能自己去打野味来填饱肚子,对童年记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躲在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有美味的鸡腿吃,就会觉得很开心。

    覃樾那个时候年纪虽小,武功已经不弱了,他可以去偷,可以去抢,但他从未那样做过,有时候打不到野味,没有饭吃,他宁愿饿着肚子走几十里路,然后再想办法去找吃的。

    覃樾拜入神医门,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十六年的时间,他从进神医门,一直到和南宫俪撕破脸,这期间生活其实还不错,最大的原因是,他遇到了一个对他很好的师尊,不是南宫俪,而是南宫俪的父亲,神医门已故的老门主南宫夜。

    南宫夜很喜欢覃樾,一开始覃樾是他亲自教导的,他甚至在覃樾十五岁那年,还对覃樾说,等覃樾年纪再大一点,他准备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传给覃樾,因为他自己的女儿南宫俪不堪大任。

    覃樾所知道的神医门百年之前苍殷两族的事情,也是南宫夜告诉他的。南宫夜说,这件事是秘密,只在神医门的门主之间代代相传,为了避免被别有居心的人所利用,对神兵门真正的传人苍氏一族不利。

    就连南宫俪都不知道这件事,南宫夜只告诉了他中意的继承人覃樾,而南宫氏不会断了传承,因为覃樾要当神医门门主的话,必须改姓南宫,当时覃樾答应了。

    可惜,之后没多久,南宫夜在他自己的密室之中练功走火入魔,等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去三天了。

    覃樾并没有跟南宫俪争那个位置,也从未提过南宫夜生前有意让他当神医门门主的事情。当时覃樾一度怀疑南宫夜的死有蹊跷,是被人害死的,可他找不到任何证据。

    但从小到大,即便是在神医门里面,偶尔的快乐时光,覃樾内心也是孤独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真正姓名的人,他不知道他身上流淌着谁的血。覃樾小时候恨过抛弃他的人,长大了之后心底却渴望找到他的亲人,因为他总觉得,他真正的亲人,不会那么狠心的……

    覃樾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偷偷回过这个宅子很多次,他心里对于覃骧这个爷爷是有感情的,虽然这份感情很是淡漠。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覃樾总觉得,如果世上还有人知道他的身世的话,或许就是覃骧了,因为他长大之后,已经没那么相信覃骧曾经的说辞,他希望覃骧可以告诉他真相。

    如今,覃骧就出现在覃樾面前,十多年未见的祖孙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温情可言,覃骧很直白地告诉覃樾,说覃樾是萧烜的长孙,是真正的萧家公子,现在的萧星寒是假的,是他抢了覃樾的一切,而覃骧,就是导致覃樾的人生从出生开始就被迫改变的罪魁祸首之一……

    覃骧看着覃樾,接着说:“你或许想问老夫,萧家人知不知道萧星寒是假的,老夫可以告诉你,他们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可以认为是萧家人善良,才把萧星寒当成了他们的子孙来养大,但老夫可以告诉你,事实上是,萧家人把萧星寒当成了你的替代品!至于你,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没有人记得你是谁,因为本该属于你的一切,都被萧家人亲手送给了萧星寒。”

    “你十岁那年,像个小乞丐一样跪在神医门外面求他们收留的时候,萧星寒有父母疼爱,养尊处优,萧烜正在悉心教导他,让他美名远扬,成为少年神医。”覃骧看着覃樾,声音残忍地说,“你看萧星寒,即便他被人骂着,可因为他是世人眼中萧烜的长孙,是萧家神医,所以天厉国皇帝对他多有宽容,让他成为了天厉国唯一的异姓王爷,这天下,谁敢欺他?至于你,到头来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就算死在什么地方,尸骨也进不了萧家的祖坟。”

    “萧星寒知道吗?”覃樾突然抬头,眼眸幽寒地看着覃骧问。

    “他是老夫的主子,是光复前朝的希望,他当然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覃骧冷笑。

    “萧星寒知道我还活着吗?”覃樾看着覃骧冷冷地问。

    覃骧摇头:“他不知道。”

    “你,应该说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覃樾看着覃骧冷声问。

    “阿樾,你自小便很聪明,你何不猜一下,老夫和老夫的主公,想做什么呢?”覃骧看着覃樾冷笑连连。

    覃樾垂眸:“你把一切都告诉我,不会放任我离开,破坏你们的计划,所以,我是不是该死了?”

    “哈哈!”覃骧突然大笑了起来,“阿樾,你是真的很聪明!你没有机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回归萧家,和你的父母妹妹团聚,而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萧星寒,也早就不需要你了!”

    “你们放任我长大,留我到现在,我这枚棋子,在死之前,对你们来说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覃樾看着覃骧神色平静地问。

    “阿樾,主公有件事,需要你代劳。”覃骧看着覃樾说。

    “何不直接杀了我?”覃樾冷声问。

    “阿樾,你暂时不会死,也不能死。”覃骧眼底闪过一道邪佞的光芒,看着覃樾意味深长地说,“接下来,你会乖乖为主公效劳的。”

    覃樾面色一沉,就听到覃骧冷笑着说:“否则的话,你的白爷爷和你的小翠花师妹,都会因你而死,并且是不得好死!你放心,在他们死之前,老夫会提起你的名字,告诉他们,是你害死了他们!”

    “覃骧!”覃樾看着覃骧声音冷厉地说,“我要见到他们还活着,否则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呵呵,”覃骧冷笑,“阿樾,不过两只蝼蚁而已,竟值得你如此牵挂?老夫不屑于对那两只蝼蚁下杀手,不过如果你接下来不听话的话,老夫少不得要让他们先你一步去见阎王了!”

    “我再说一次,我要立刻见到他们!”覃樾看着覃骧冷声说。

    “既然你坚持的话,”覃骧拍了拍手,片刻之后,两个黑衣人出现在房间里,一个人手中提着白老头,一个人手里提着小翠花。白老头和小翠花都紧闭着眼睛,不省人事,小翠花那身覃樾给她买的漂亮裙子上面,还沾了一点血……

    覃骧摆手,两个黑衣人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不见了人影。

    覃骧看着覃樾冷笑:“阿樾,考虑好了吗?听老夫的话,为主公做事,还是带着他们两个人一起死,看你自己的选择。”

    覃樾紧握着拳头,声音低沉地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听出覃樾话语中的怒气,覃骧笑了:“阿樾,终于生气了?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你真正的爷爷是萧烜,你真正的妹妹是身在皇都耒阳城的苏丞相夫人萧心悦,可他们早就不记得你了,你还要为了你口中的白爷爷和小翠花那两只低贱的蝼蚁对老夫低头,因为那两只蝼蚁,是这个世界上唯独在乎你和你亲近的人了。阿樾,你觉得这可笑吗?”

    “可笑,太可笑了!”覃樾眼中满是自嘲,“我是不是应该感叹一句,我的命不好?”

    “阿樾,你心里很不甘心吧?”覃骧看着覃樾冷笑,“你恨萧星寒吗?你应该恨他,因为是他夺走了本属于你的一切。慈爱的祖父,宽厚的父亲,温柔的母亲,乖巧的妹妹,本来都是你的,你所经历过的那些苦难,都是因为萧星寒抢了你的身份。”

    “覃骧,白爷爷和小翠花对你们没有任何威胁,如你所言,他们就是两只蝼蚁,你抓了他们,无非就是想要威胁我。”覃樾微微垂眸,声音冷漠地说,“我承认,突然得知自己的身世,我无法接受这一切。我曾经无数次地想过,我的家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当年是不是他们把我弄丢了,会不会一直都在找我。多谢你,让我知道,从来都没有人找我,因为他们早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替代品。萧家已经有了一个萧星寒,所以我注定会一无所有!我知道,萧星寒是你的主子,所以你们不会让他死,我也杀不了他。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你们做事,求你们在我死之前,放白爷爷和小翠花一条生路。”

    “哈哈!”覃骧哈哈大笑了起,“阿樾,你到现在还能这么冷静,老夫很佩服。你说得没错,萧星寒不能死,至于你的白爷爷和小翠花师妹会不会死,还有你什么时候死,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直说吧,让我做什么。”覃樾抬头,看着覃骧神色淡漠地问。

    “对你来说并不难。”覃骧看着覃樾冷笑,“帮我们杀一个人。”

    “什么人?”覃樾看着覃骧问。

    覃骧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萧星寒的妻子,萧王妃穆妍。”

    “你们是想让你们的主子断子绝孙吗?”覃樾看着覃骧冷冷地问。

    “当然不会,只是女人对萧星寒来说,只能是传宗接代的工具。”覃骧冷笑,“被萧星寒爱上的女人,只有死。”

    “为何一定要我去?”覃樾看着覃骧冷声问。

    “覃樾,这是老夫给你的一个机会。”覃骧看着覃樾说,“你难道甘心看着萧星寒娇妻在侧,而你一无所有吗?杀了穆妍,让萧星寒痛苦,这就是你想要的,不要否认。”

    覃樾嘴角勾起一抹轻嘲:“我本以为自己会是个好人。”

    “阿樾,你可以选择做好人,不过你的白爷爷和小翠花就要因你丧命了。”覃骧看着覃樾冷笑着说,“说出你的选择!”

    覃樾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我并没有任何可选择的余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白爷爷和小翠花在乎我,我不会看着他们因我而死。萧星寒抢走了我的一切,害我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如果能让他付出代价,我何必拒绝?”

    “很好!”覃骧站了起来,看着覃樾说,“如此,老夫就随你去一趟耒阳城,你放心,如果必要的时候,老夫会帮你的。”

    “好。”覃樾点头,“如你所愿。”

    不久之后,破败的宅院之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院中杂乱的枯草在寒风之中发出瑟瑟的声响,显得分外寂寥。

    无伤城北郊的那座别院里面也一片死寂。白老头被抓走之前正在炸的大鸡腿,在油锅中漂浮着,已经过了火候,被炸得焦黑,而灶膛里面的炭火,因为没有人添柴,火光越来越黯淡,最后彻底熄灭了。

    小翠花本来正拿着覃樾给她买的胭脂水粉在开心地练习化妆,想着覃樾回来肯定会夸她变得更好看了,而如今通红的胭脂洒了满地,看起来像极了凝固的血……

    覃樾身上的武器和暗器以及毒药解药,早就被覃骧全都拿走了,他现在孑然一身,跟着覃骧一起往天厉国耒阳城而去。

    过了几天,覃骧和覃樾路过天厉国中部的一座城池,停下吃饭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议论纷纷,口中都在说着什么告示。

    两人离开那座城池的时候,见到了城门口高墙上面张贴的一张很奇怪的告示,很多百姓都在围着看,场面十分热闹。

    “这告示是谁贴的?”

    “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就在那儿了!”

    “这告示没头没尾的,不会是有人闹着玩儿的吧?”

    “上面可写着擅动者死,有胆子你撕一个?”

    “我觉得这告示里面肯定是有什么暗语,说不定是哪个江湖高手在找他的兄长!如果这告示所找的人见到了,定然会明白是什么意思,并且知道该去哪里!”

    “有道理!”

    “不过告示上面画一只大鸡腿,还真的是第一次见!想必贴告示的人想要寻找的那位兄长,很喜欢吃鸡腿!”

    “哈哈!很有道理!”

    ……

    覃骧抬头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显然觉得这东西不值得注意。

    而覃樾听到百姓的话,看到告示上面的那行字:“寻兄,请速来相见”,还有告示落款的那只扭曲的大鸡腿,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很快收回视线,跟着覃骧一起走了。

    几天之后,天厉国耒阳城。

    “主子,现在天厉国每个城里都有告示了。”莫轻尘禀报穆妍关于找人的进度。

    穆妍微微点头:“好,其他三国也尽快,记着,不要留下痕迹让人发现。”

    “主子请放心,这点事情属下一定会办妥的。”莫轻尘拍着胸脯说。

    “好。”穆妍再次点头。

    莫轻尘却没走,嘿嘿一笑看着穆妍问:“主子想要找的人,到底是谁呀?”

    “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穆妍没有明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起对覃樾的那些了解,穆妍越发觉得,覃樾真的有可能就是萧家当年的那个孩子。但这件事,除非再次见到覃樾,并且十分确定他是,否则穆妍和萧星寒都不会告诉萧源启和宁如烟的。

    “好吧。”莫轻尘表示穆妍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无关信任,他只需要按照穆妍的吩咐去做事就好了。

    “娘!”拓跋严人未到声先至,很快,他用轻功身姿矫健地飞进了穆妍的院子,脚步欢快地跑进了穆妍的房间。

    “小天儿叔叔!”拓跋严见到莫轻尘也在,笑着叫了一声。

    “哎!”莫轻尘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小严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我跟小皓弟弟一起玩儿了,我说让小皓弟弟叫我哥哥,虽然他还不会说话,但他点头了,好乖好乖的!”拓跋严笑容灿烂地说。

    莫轻尘又跟拓跋严说笑了几句就离开了,拓跋严依偎到了穆妍身旁,抱着穆妍的胳膊问:“娘怎么好几天都没有去看小皓弟弟了?心儿姑姑今天还问我,娘是不是不喜欢小皓弟弟呢?肯定不是的,对不对?”

    穆妍笑容清浅,点了点头说:“当然不是了,娘很喜欢小皓儿,只是这两天有点忙,明天就去看他。”

    其实穆妍也就三天没有去苏府,她当然是喜欢苏皓小包子的,只是她在过去三天一直在和萧星寒一起忙着安排寻找覃樾的事情。

    “对了娘,表舅说有事情要找娘,让娘有空去一趟呢!”拓跋严对穆妍说。

    穆妍和萧星寒回到耒阳城有段日子了,迄今为止还没跟苏霁打过照面,好几次都错过了。

    穆妍大概猜到苏霁为何要找她和萧星寒,想必还是为了数日之前萧心悦无心说出的“外甥似舅”四个字。苏皓长得不像萧星寒,这件事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外甥似舅也不绝对。但宁如烟听到这句话突然晕倒,苏霁肯定能够猜到这里面还有事情。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萧星寒一早去了城外护城军大营,还未回来。穆妍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说:“娘现在去看看小皓儿,小严去找你美人儿叔叔吧。”

    “好,那娘要早点回来哦。”拓跋严乖巧地点头,然后就跑了出去。

    穆妍一个人暗中离开萧王府,去了苏丞相府,刚进苏霁和萧心悦的院子,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是苏徵,还伴随着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想必是一家人正在其乐融融地吃饭。

    穆妍没有进去,她飞身上了房顶,就在上面静静地坐了下来,一丝思绪万千。

    这次穆妍和萧星寒回到耒阳城,见到苏皓小娃娃之后,他们的生活已经被彻底打乱了。先前萧星寒在穆妍的影响之下,稍稍改变了一些,如今,却变得越发沉默了。穆妍知道,萧星寒已经连续几个夜晚没有睡着了。

    穆妍心情倒谈不上沉重,只是对于未知的未来突然有些惧怕。穆妍不怕死,不怕她和萧星寒会遇到什么麻烦,她最怕的,是萧家人,尤其是萧源启和宁如烟,再受到一次伤害……

    覃樾如果真是萧源启和宁如烟的孩子,这是好事,却也未必就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而穆妍所能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就是萧源启和宁如烟得知他们的亲生儿子过去二十多年一直都活着,然后在一家人团聚之前,覃樾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萧源启和宁如烟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如今还没有覃樾的消息,穆妍只能认为是好消息,只能希望覃樾凭借着他的聪明和他的实力,能够保重自己,等到回家的那天。穆妍知道,假如最坏的情况出现,萧源启和宁如烟活不了,而萧星寒,大概要被逼疯了……

    半个时辰之后,夜色渐浓,穆妍听到下方门开的声音,苏徵在乐呵呵地说:“爷爷自己回去,心儿快回房去,别出来冻着了!明天爷爷再来陪皓儿玩儿!”

    “爷爷您慢点儿走。”萧心悦的声音。

    “哎哎!回去吧!”苏徵苍老的背影缓缓地出了苏霁和萧心悦的院子。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年萧家一切安好,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的话,萧烜现在应该还活着,并且和苏徵一样,过上了含饴弄重孙的快活日子。

    不过世事没有如果,所以谁都无法回头,只能继续往前走,不管是萧星寒,还是不知身在何处的覃樾……

    穆妍飞身而下,进了房间,从背后搂住了萧心悦的肩膀,把她吓了一大跳。

    转头看到是穆妍,萧心悦舒了一口气,嗔了穆妍一眼说:“嫂嫂你好多天都不来,一来就吓我!”

    “哪有好多天?”穆妍唇角微勾,“是心儿太想我了,所以度日如年么?不过我最想的是小皓儿。”

    穆妍说着,从摇篮里面把还没睡的苏皓小娃娃给抱了出来。苏皓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对着穆妍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软软嫩嫩的样子简直能萌化人心。

    “嫂嫂,大哥怎么没有一起来?”萧心悦笑着问穆妍。

    “他去城外军营了,还没回来。”穆妍没有抬头,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苏皓小娃娃粉嫩的小脸蛋,觉得手感忒好,又戳了好几下。

    萧心悦觉得很好笑,苏霁嘴角微抽:“小妍,别玩了,我儿子的脸要被你戳坏了,想玩儿自己生一个去。”

    穆妍唇角微勾:“表哥你怎么这么小气?我多戳两下,小皓儿说不定能长个酒窝出来,多可爱。”

    萧心悦笑得乐不可支,苏霁看着穆妍说:“小妍,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好。”穆妍把苏皓小娃娃交给了萧心悦,看着苏霁说,“去书房吧。”

    “要不要给你们准备点茶水点心?嫂嫂你吃晚饭了吗?”萧心悦抱着孩子,看着穆妍问。

    穆妍笑笑说:“不用麻烦了,我有点事跟表哥谈,说完就走了,明日有空再过来。我还没吃饭,等回去跟你哥一起吃。”

    “那好吧。”萧心悦点了点头,“我前几天回家跟娘学做了一道很好吃的菜,明天嫂嫂要带着哥哥和小严一起来哦,我做给你们吃。”

    “好。”穆妍笑着点头,然后跟着苏霁去了他的书房。

    落座之后,苏霁开门见山地看着穆妍问:“爹娘有什么事情瞒着心儿?你和萧星寒定然都知道,现在心儿不在,告诉我。”

    苏霁需要知道,让萧源启和宁如烟都埋在心底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何一句“外甥似舅”会让宁如烟晕倒,而萧心悦告诉过苏霁,说穆妍和萧星寒第一次见到苏皓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对劲。萧心悦虽然心思没那么重,但有些事情她感觉到了,就会跟苏霁说。

    “表哥,萧星寒并不是萧家的子孙。”穆妍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看着苏霁说,一句话,已经说明了很多事。

    苏霁皱眉:“说清楚!”苏霁和萧星寒年纪差不多,他们从小就认识,少年时期关系还颇好,在他的印象中,他认识的萧星寒就只有一个人,萧烜和萧源启宁如烟对萧星寒都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萧星寒怎么可能不是萧家的人?宁如烟当年怀孕生子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真正的萧家长孙,一出生就死了。”穆妍看着苏霁说,“萧星寒是被人故意放在萧家门口的,被萧家爷爷抱了回去,当成了亲孙子来养。”

    “萧星寒的真正身份是什么?”苏霁拧眉,看着穆妍问。

    “前朝皇族后裔。”穆妍轻描淡写地说了四个字。

    饶是苏霁再理智,也一时无法保持冷静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问:“你从何得知?是萧星寒告诉你的吗?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些并不重要。”穆妍微微摇头说,“事实是,有一群前朝余孽在暗中作祟,萧星寒只是他们的棋子,萧家爷爷的死和那些人脱不了干系,萧星寒和萧家人断绝关系,也是被逼的,那些人现在不知躲在何处,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了。”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苏霁直接怒了,简直要崩溃。萧星寒是个人人唾弃的活阎王,无所谓,但假如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并且暗中还有一群前朝余孽在伺机而动的话,这件事就非同小可了!一旦萧星寒的身份暴露,不用怀疑,萧家满门,苏家满门,包括穆妍在内,在天厉国都再无容身之地!甚至会成为四国皇室的公敌!

    “早说也没用。”穆妍很淡定地说,“我早就知道,但我还是会和萧星寒在一起,即便表哥一开始就知道萧星寒的身份,知道和萧家人接触会惹来灾祸,但表哥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娶心儿。”

    “你们就是胡闹!胡闹!”苏霁觉得手痒,很想揍穆妍一顿,然后把萧星寒打死……

    “表哥,很多事情,萧星寒无从选择,我选择了他,你也选择了心儿,我们是一家人,未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和萧星寒都会把你们的安危放在首位。”穆妍看着苏霁神色严肃地说。

    “别说那些鬼话!”苏霁没好气地说,“你现在就给我记住一点,让萧星寒死都不要承认前朝后裔的身份,那是个除非造反,否则必死的身份!”

    “这个……”穆妍幽幽地说,“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想要告诉表哥,心儿真正的哥哥,萧家当年的那个孩子,很可能还没死,我们正在找他。”

    苏霁扶额:“你先回去!让我好好想想,改日再谈吧。”信息量太大,苏霁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并且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他真的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要如何行事,才能护住萧家和苏家,不让事情继续恶化下去。

    “表哥觉得我们应该把心儿真正的哥哥找回来吗?”穆妍走到门口,转身看着苏霁问。

    “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苏霁轻哼了一声说。

    穆妍唇角微勾:“表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儿子长得很像你真正的大舅子。”

    看着穆妍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苏霁神色莫名,听穆妍的语气,她似乎认识萧心悦的亲哥哥,只是先前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事情真的有点乱,苏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感觉他这辈子或许不会一直是天厉国的臣子,他在想,假如他的表妹和妹夫要造反的话,他应该怎么做?答案,当然是一起反……

    夜色幽深,穆妍在回萧王府的路上,突然感觉危险逼近,神色微变!

    “萧王妃,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一道冰冷幽寒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穆妍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把正要出手的暗器默默地收了回去,神色冷然地回了一句:“是你在找死!”

    很快,两人战在了一起。穆妍冷眼看着,对方是个浑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男人,刚刚的声音分明是覃樾的,看身高也分毫不差。

    两人过了几招之后,穆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然后眼睛一闭,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阿樾,动手吧!”一直在不远处冷眼旁观的覃骧出现在覃樾身旁,看着地上的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杀了她!”

    覃樾也在看着穆妍,并没有听覃骧的话,立刻动手。

    覃骧神色一冷,转头看向了覃樾:“立刻杀了她!否则老夫会让你后悔的!”

    “我不想杀她。”覃樾看着覃骧说。

    覃骧面色一沉:“你知道忤逆老夫的后果吗?”

    覃樾突然笑了:“覃骧,你不就是想让我亲手杀了萧星寒的妻子,然后萧星寒一定会亲手杀了我,而你们会在我死后,告诉萧家人我死在萧星寒剑下,到时候,萧家人必然会和萧星寒成为死敌。到那时,萧星寒失去了心爱的女人,又和萧家的亲人反目成仇,他会变成一个断情绝爱的疯子,而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主子,对吗?”

    覃骧冷笑:“阿樾,你这么聪明,可惜没有用!你的命不好,注定要死在萧星寒剑下,而你现在想要你的白爷爷和小翠花师妹活着的话,就乖乖动手,把萧星寒的女人杀了!”

    “她长得很好看。”覃樾低头看着穆妍,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覃骧神色莫名:“覃樾,你想做什么?”

    覃樾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反正我早晚都会死在萧星寒手下,不如做个风流鬼,这个女人,我打算先奸后杀。”

    覃骧愣了一下,对于覃樾的话显然有些意外,继而就哈哈笑了起来,笑声诡异至极:“阿樾,老夫成全你!”

    “那里有个山洞,我先去逍遥快活一番,你给我望风!”覃樾话落,抱起地上的穆妍飞身而起,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飞去,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覃骧冷笑:“死到临头,倒是暴露了本性!不过这样也好,萧星寒要杀你的时候,更不会犹豫了!”

    覃骧在山洞入口处的一棵大树上面坐了下来,微微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覃樾不敢逃跑,也跑不了。

    山洞很深很暗,覃樾抱着穆妍,一直走到山洞最深处,才把穆妍给放了下去。

    下一刻,“昏迷不醒”的穆妍一跃而起,抬脚就踹到了覃樾的脸上,把覃樾的脸给踩在了山洞石壁上面,阴测测地说:“先奸后杀?哥,你真是出息了啊?”

    “小弟妹,既然知道我是你哥,不必在意那些细节,反正我弟也不在这里。”覃樾很淡定地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