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4.外甥似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84.外甥似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以覃樾的实力和心性,以及他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离开很容易,甚至到了下一座城池就开始光明正大地在外面赶路了,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

    萧星寒和穆妍踏上了回天厉国的路,他们这趟皇差出来已经很久了,得赶紧回去,穆妍也想念家里的人了。

    北漠国神医门。

    当神医门的人发现湖心小筑上面的人要么被打晕,要么被迷晕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没有死人,但是南宫俪的书房之中一片狼藉,十多本书在地上凌乱地放着,每本书上面都有缺口,像是被什么利器割过。至于书房里面少了什么,恐怕只有南宫俪自己醒来才能知道了。

    南宫俨很快就断定是叛徒覃樾昨夜暗中又潜入了神医门,不知偷盗了什么东西,显然如入无人之境,现在已经跑了。

    南宫俨后知后觉地派人去搜覃樾的院子,里面除了覃樾用过的一些普通的东西之外,并没有找到任何特殊的物件。

    而南宫俨派了神医门的高手,在神医门附近方圆十里搜查了一通,但为时已晚。他们找到了覃樾和萧星寒曾经待过的那座山谷,距离神医门仅有三里地,根据山谷之中留下的痕迹,有人在那里至少待了三天的时间才离开,可就这么近的距离,神医门里都没有人过来查探过。

    这跟神医门隐世百年,过得安逸又闭塞是分不开的。神医门上到长老下到弟子,江湖经验都很欠缺,遇到事情之后的反应相当迟钝。而这,给覃樾行了方便。

    在覃樾离开,碧血山庄齐氏父子和鬼医一起离开之后,神医门再次恢复了平静。

    南宫俪昏迷了整整十天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鬓边已经染上了霜色。作为一个高手,会比普通的人看起来更加年轻美丽,但一朝失去所有的内力,并且心脉受到了重创的南宫俪,曾经花费很多心思所做的保养都没用了。

    “娘,我在。”坐在床边的南宫晚握住了南宫俪的手。

    南宫俪脸色苍白,神色怔然地看向了南宫晚:“晚儿……娘睡了多久了?”她想知道她昏迷多久了。

    南宫晚眼眶微红:“娘已经睡了整整十天了。”

    “十天……”南宫俪声音虚弱地说,“覃樾,逃了?”

    “覃樾那个叛徒跑了。”南宫晚看着南宫俪说。

    “神医门,没事吧?”南宫俪问。

    “姓齐的老头在娘出事之后很快就走了,还带走了那个残废的鬼医。”南宫晚对南宫俪说,“娘之前说要和碧血山庄合作,女儿看他们也不是什么讲道义的人。”

    南宫俪微微闭了闭眼睛,她的脑子还没坏,不是那对父子不讲道义,他们本来要谈的合作就和道义无关,只有利益,但在她被覃樾伤到,并且让覃樾成功逃脱之后,那对精明的父子未必还愿意和神医门合作了。

    南宫俪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了南宫晚:“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呢?他们也走了吗?”

    南宫晚摇头:“没有,他们还在呢。”

    “晚儿,你现在立刻去转告大长老和二长老,盯着那对师徒,绝不能让他们离开!”南宫俪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南宫俪这次可谓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受伤颇重,虽然现在性命无碍,但也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濒死的感觉,那种感觉,太可怕了!

    所以南宫俪刚醒来没多久,就猛然想到了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她原本邀请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来神医门就是为了杀掉晋连城夺走还生蛊,只是没那么紧迫,先前一直没来得及动手。

    但是现在,南宫俪很急切地想要拿到还生蛊给自己用,她再也不想体会那种生死关头的恐惧感了!

    听到南宫俪的话,看到南宫俪带着杀意的眼神,南宫晚神色微变,并没有按照南宫俪的吩咐立刻去转告大长老和二长老,而是看着南宫俪说:“娘,你是打算杀了连城哥哥,夺走他体内的还生蛊吗?”

    南宫俪一时没有注意到南宫晚对晋连城的称呼,听到南宫晚的话,还很认同地点了点头,神色严肃地说:“还生蛊的事情晚儿也知道了?这件事很重要,娘现在没有办法亲自动手,晚儿是神医门的少主,不如晚儿代娘去,让大长老和二长老从旁协助你,杀了晋连城,取走他体内的还生蛊!记得,要把他的心挖出来,否则他不会死的!”

    “娘!”南宫晚猛然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俪说,“娘怎么可以这样做?”

    南宫俪愣了一下,她躺在床上,微微转头看着一脸怒色的南宫晚,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她不知道,否则南宫晚为何反应这么大?

    “晚儿,你这是怎么了?”南宫俪看着南宫晚十分不解地问。

    南宫晚看着南宫俪神色严肃地说:“娘,有件事女儿必须告诉你,女儿爱慕晋连城,非他不嫁!”

    南宫俪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晚,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南宫晚膝盖一弯,直接在南宫俪床前跪了下来:“娘,女儿是真的很爱很爱连城哥哥,请娘成全我们!如果娘不同意的话,女儿就长跪不起!”

    南宫俪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被南宫晚给气的。她强撑着身体,在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南宫晚连连摇头,语重心长地说:“晚儿,你可不要被晋连城给骗了啊!”

    “他没有骗我,从来都没有!”南宫晚抬头,看着南宫俪神色坚定地说。

    “晚儿,你知不知道晋连城是什么样的人?他出身东阳国皇室,身世复杂,野心甚大!”南宫俪看着南宫晚说。

    南宫晚摇头:“娘,出身不是连城哥哥可以选的,他一出生娘就死了,东阳国先皇也不认他,让别人把他养大,骗了他二十多年,他有什么错?娘说连城哥哥有野心,那不是野心,东阳国的皇位本就是他应得的,是被现在的东皇给抢了!”

    “晚儿,这些都是晋连城告诉你的?”南宫俪真的怒了!不过寥寥数天,晋连城竟然把南宫晚迷成这个样子!

    “不是的娘。”南宫晚摇头,“连城哥哥从未对我说过这些,但我跟别人打听过他的事情,我都明白的。”

    “傻丫头,晋连城现在一无所有,他是在骗你,想要利用你,通过你来利用神医门,来实现他的野心!”南宫俪看着南宫晚大声说。

    南宫晚却笑了,笑得很难看:“连城哥哥早就说过,娘一定会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的心思,一定会阻止我们在一起,我当时还不信,我觉得娘不是这样的人……”

    “南宫晚!要娘怎么说你才肯信?”南宫俪看着南宫晚冷声说,“娘绝对不会害你,但他会!”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不会的!”南宫晚看着南宫俪说,“娘,如果你真的要阻止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会跟着连城哥哥一起离开神医门,再也不回来了。如果娘一定要杀掉连城哥哥,夺走他保命的还生蛊的话,那就先杀了我吧!连城哥哥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

    南宫俪扶额,被气得身子都在颤抖,万万没想到她唯一的女儿竟然为了一个不值得信任的男人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南宫俪相信从小在东阳国皇都贵族之家长大,见识过各色美人的晋连城会突然对南宫晚倾心,她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女儿,而是她深知,这根本就不可能!

    晋连城是什么样的人?出身东阳国皇室,正统的东方氏皇族后裔,天下四公子之一,有着妖孽之名的他曾经骄纵霸道,后来突然落难之后,还能得到还生蛊那样的奇物,捡回一条命,并拜入毒宗门下。被杜午那样的老毒物所欣赏的弟子,唯一的可能就是个小毒物!并且现在晋连城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曾经的骄纵都不见了,变得深沉内敛,心机绝对更胜从前。

    相对来说,从小在神医门长大,只出过一次远门的南宫晚,在晋连城面前,根本就是无知到了极点。

    南宫俪刚想开口对南宫晚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小腹丹田的位置刺痛了一下。她神色微变,试图运功,然后很快发现她的内力竟然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南宫俪神色惊惧,她明明只是胸口中了两刀,脖子上被割伤,失血过多,伤到了心脉,养养就好了,为什么她的一身修为突然都不见了?!

    “娘你怎么了?”南宫晚发觉南宫俪不太对劲,暂时也撇开了晋连城的事情,站起来扶住了神情有些激动的南宫俪。

    “谁给我下的毒?是谁?”南宫俪声音都变了调。

    “娘,这……”南宫晚对于医术只懂一点皮毛而已,南宫俪倒是从小就督促她学,可她不喜欢这些,以前她体弱,南宫俪宠着她,都由她去了。所以南宫俪这次受伤,是神医门的五个长老在联手为她医治,给她包扎换药的是女弟子。

    “我昏迷的时候,谁靠近过我?”南宫俪猛然抓住了南宫晚的手厉声问。

    “五位长老,还有白艳师姐。”南宫晚感觉南宫俪抓的她手好疼。

    “让他们都过来!立刻过来!”南宫俪脸色都扭曲了。当时她被穆妍挟持,根本没有感觉到穆妍对她下毒,她察觉自己中毒,并且没了内力之后,第一想法是神医门内部有人暗害她。

    很快,五个长老和那个叫白艳的女弟子都过来了,站在了南宫俪床前。

    “门主醒了。”南宫俨面带喜色地说。

    “本尊中毒了,你们知道吗?”南宫俪幽寒的目光扫过了床前的六个人。

    唯独白艳摇头,其他五个长老,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们将门主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门主中毒了。”南宫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那毒很邪门,我们五兄弟轮番给门主把脉,却到现在都没辨认出那种毒是用何种药物所制。”

    南宫俪冷眼看着五个长老,没有人眼神躲闪,而她猛然想起,当时穆妍往她心口插第二刀的时候,除了疼之外,那把匕首似乎还带着一团火焰,那团灼热的火焰,一下子就从心脉窜进了她的丹田,然后她就昏了过去……

    “可恶!”这下南宫俪的脸色是真的扭曲到了极点。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覃樾手里,还栽得这么惨!

    “娘,那小翠花……”

    南宫晚刚一开口就被南宫俪厉声打断了:“什么小翠花?那个贱人根本就不是小翠花那个丑丫头,是假的!真的小翠花早就跑了!你们这群蠢货!蠢货!都是蠢货!”

    看到南宫俪疯狂地抓着被子扔了枕头,五个长老都低下了头去,一言不发。事实上他们虽然知道覃樾被南宫俪抓回来的事情,他们其中的四个还亲自参与抓覃樾的行动,不过覃樾回到神医门之后,就完全被南宫俪掌控在手中,南宫俪到底审问了覃樾什么,根本没有和五位长老提过。

    五位长老对于南宫俪竟然没能控制住已经中了大量软筋散的覃樾也很意外,甚至心底觉得南宫俪很蠢,他们只是不敢说出来。神医门有一条秘密的规矩,所有的长老都绝无可能背叛门主,因为他们在当上长老的时候,体内都被下了一种毒,所以他们的命都在门主手中,而这条门规,并不是传承下来的,是南宫俪当上门主之后才有的。

    可惜,南宫俪控制住了五个长老,让他们对她低头,对她忠心,可她自以为控制住的弟子覃樾,最终却反手狠狠地插了她一刀。不过这是南宫俪自找的,是她先对覃樾动的手,没有缘由,只是因为忌惮覃樾实力强。

    如今,南宫俪的伤只要假以时日便可痊愈,可她的丹田受了重创,现在毒还没有解,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娘,连城哥哥的师父是毒宗宗主,或许他有办法为娘解毒。”南宫晚突然眼睛一亮,看着南宫俪说。

    听到南宫晚口中的“连城哥哥”,在场的人除了南宫俪之外,其实都不意外。因为在南宫俪昏迷期间,南宫晚和晋连城在神医门里面俨然已经出双入对了,神医门上上下下都知道南宫晚看上了晋连城,天天往晋连城那里跑,送衣服送书送吃食送茶送酒,一副上赶着的样子,唯独南宫俪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如果不是因为南宫俪用毒控制了五位长老,她的门主之位早就坐不下去了,南宫晚这个废柴少主也绝不可能让五个长老低头。

    听到南宫晚突然提起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南宫俪眼眸冷鸷地说:“大长老,去请他们过来!”

    “是,门主。”南宫俨点头,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南宫俨带着杜午和晋连城上了湖心小筑,并把他们带到了南宫俪的房间里面。

    “见过南宫门主。”晋连城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晚辈礼。

    南宫俪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向了晋连城,却见晋连城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不管从容貌还是气质来说,覃樾离开神医门之后,神医门其他男弟子,没有一个能够和晋连城相比。南宫晚会看上晋连城,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很快,南宫俪的目光转移到了杜午身上,看着杜午问:“杜宗主,本尊中了毒,想请杜宗主帮忙。”

    杜午微微点头:“南宫门主太客气了,老夫和徒儿在神医门叨扰多日,如果南宫门主有用得上老夫和徒儿的地方,我们师徒绝无二话。”

    “杜师父,快给我娘把个脉吧!”南宫晚开口,她对杜午的称呼,俨然已经是随着晋连城叫了。

    杜午走过去,给南宫俪把脉,过了片刻之后,放开了南宫俪的手腕,微微沉吟了一下说:“这种毒很复杂,即便解了毒,南宫门主的内力也不能恢复,不过解毒之后,丹田无碍,可重新修炼。”

    “看来杜宗主有办法为本尊解毒?”南宫俪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内力没了她一开始的确很愤怒,不过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重新修炼是不可能的,但她可以利用噬功蛊,直接夺了别人的内力,到时候,她依旧是高手!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毒解了。

    杜午点头:“老夫可以一试。”

    “太好了!”南宫晚神色一喜,想着等杜午帮南宫俪解了毒,南宫俪应该就不会那么反对她和她的连城哥哥在一起了。

    杜午说他要准备一下,三天之后可以为南宫俪解毒。在杜午和晋连城走之后,南宫俪松口,答应南宫晚她会考虑一下南宫晚和晋连城的事情。

    是夜,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坐在晋连城的房间里面密谈。

    “师父真的有把握解了南宫俪的毒?”晋连城问杜午。南宫俪自己和神医门的五位长老都没有办法,说明那种毒极其厉害。不过术业有专攻,神医门最高明的还是医术,而杜午作为一个老毒物,大半辈子都在研究毒术,单从毒术来讲,杜午的实力未必低于神医门的那些人。

    杜午微微点头,目光幽深地说:“赤焰,既然我们师徒决定留下了,就要徐徐图之。这神医门百年前就姓南宫,现在我们想夺了南宫氏的位置,并不容易,所以不能操之过急。第一步,我们要成为神医门的人。”

    “师父的意思是?”晋连城皱眉。他在想杜午不会是打算让他尽快娶了南宫晚吧?他可不想那样做。

    “放心,为师不会逼你跟南宫晚生米煮成熟饭的,那样只会让南宫俪恼羞成怒,毁了我们的计划。”杜午轻哼了一声,看着晋连城说,“三日之后,为师会给南宫俪解毒,然后和她好好谈谈。南宫俪已经动了让神医门出世的心,神医门恐怕很快就要重现江湖了。这个时候南宫俪需要助力,但碧血山庄未必还愿意和神医门结盟,虽然毒宗仅剩下我们两人,但以南宫俪的性格,只要让她看到利益,她不会拒绝将我们收入麾下。”

    晋连城点头:“一切但凭师父做主。”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在这期间杜午要求神医门的大长老南宫俨为他提供了一些珍稀药材,南宫俨没有二话,因为这是为了给南宫俪解毒。

    杜午再见到南宫俪的时候,给了她一个药瓶,药瓶之中有三颗药丸,一天之内,分三次服用,她的毒便可以解了。

    南宫俪细细地看过了杜午给她的药,没发现什么问题,又交给了五位长老,让他们去看解药有没有问题。因为她根本信不过杜午,只是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有理由怀疑杜午会在解药里面做手脚来暗害她,所以不得不防。

    在这个过程中,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就神色坦然地候在一旁,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也没有觉得南宫俪的行为是侮辱他们。

    反倒是南宫俪的女儿南宫晚面色有些不愉,张口为杜午和晋连城打抱不平:“娘,何必呢?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杜师父辛辛苦苦给娘做了解药,娘已经看过没有问题了,有必要还让五位长老一一查看吗?”

    南宫俪面色一沉,轻斥了南宫晚一声:“晚儿,记住你的身份!”南宫晚作为南宫俪的女儿,神医门的少主,却胳膊肘往外拐,一直在给杜午和晋连城说话,南宫俪自己很生气,神医门的五位长老心里也不可能没有想法,只是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门主,这解药应当没有问题。”南宫俨把解药给了南宫俪。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想看解药里面有没有被做手脚,尤其是要防备杜午在里面下蛊。

    南宫俪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杜午和晋连城,发现他们师徒依旧淡定如斯。南宫俪在想,假如解药有问题,这对师徒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神医门,他们自己应该也知道这一点。

    很快,南宫俪服下了第一颗解药,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当她在入夜时分服下第三颗解药之后,一口黑血吐了出来,毒果真被解了。虽然她的丹田依旧空空如也,原来修炼多年的内力全都没了,不过她早已决定利用噬功蛊来重新成为一个高手,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杜宗主想要什么,可以直说。”南宫俪看着杜午,目光幽深地说。杜午会好心给她解毒?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南宫俪知道,杜午必然是在讨好她,对她有所求。

    “南宫门主不要再叫老夫杜宗主了,毒宗已经覆灭了。”杜午微微摇头说,“南宫门主叫老夫的名字就好。老夫和徒儿如今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唯一所求的,是请南宫门主收留。毒宗跟神医门相比不过是不入流的蝼蚁而已,老夫不才,医术毒术都尚可,如果老夫能够加入神医门,成为神医门的弟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杜午毕竟曾经是一宗之主,如今在南宫俪面前,姿态放得很低,他对南宫俪和神医门的恭维让南宫俪很受用,因为南宫俪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她根本看不上毒宗,觉得神医门就是天下医毒最强的所在,没有之一。

    当然了,这会儿南宫俪选择性地忘记了她不久之前才被下了毒,并且她和神医门的所有长老都束手无策,还是依靠杜午才解了毒这件事……

    “杜老实力这么强,还这么谦虚,真让杜老当神医门的一个普通弟子,倒是屈才了。”南宫俪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本尊可以安排杜老当神医门的六长老,不知杜老意下如何?”

    “多谢门主!”杜午起身,恭敬地对着南宫俪行了个大礼。

    “六长老,”南宫俪看着杜午叫了一声,“你应该还有其他的请求吧?”

    杜午摇头:“门主安排老夫的徒儿赤焰做个普通的弟子就好,除此之外,老夫没有其他的要求。”

    南宫俪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在杜午开口之前,她还以为杜午会请求她允许晋连城和南宫晚在一起……

    “好。”南宫俪微微点头。杜午给她解毒这件事,让她见识到了杜午的本事,她决定暂时不对杜午和晋连城动手,因为接下来神医门要出世,有很多事情,可以交给他们去做。至于南宫晚和晋连城的事情,南宫俪决定再好好劝劝南宫晚,杀了晋连城或许只会让她们母女的关系恶化,解决不了问题。

    如此,杜午成为了神医门的六长老,晋连城也进了神医门,并且在南宫俪的安排之下,取代了原本覃樾的位置,成为神医门门主座下的大弟子。

    天厉国耒阳城,九月底,已是深秋。

    苏丞相府的大少夫人萧心悦在七月初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苏家添丁进口的大喜日子,但当时穆妍不在耒阳城,苏绮和慕容恕也不在。

    这天连烬像往常一样,骑马送拓跋严去苏家上学,送到之后就离开了。

    拓跋严进府之后没有马上去苏徵那里,而是轻车熟路地跑进了苏霁的院子,要去看新出生的小弟弟,进门的时候发现苏徵正抱着孩子在乐呵呵地哄着,手中还拿着一个精致的拨浪鼓,叮叮咚咚的声音很是悦耳。萧心悦也在,苏霁进宫了还没回来。

    “小皓弟弟,哥哥来啦!”拓跋严欢快地跑了进去。苏霁和萧心悦的儿子,名字叫做苏皓。

    拓跋严凑到了苏徵身旁,看着襁褓里面那个懵懂的小孩子,忍不住伸手点了一下苏皓软软嫩嫩的小脸蛋,然后一脸惊叹地说:“弟弟的脸好软啊!”

    苏徵笑得一脸慈爱,觉得自家宝贝重孙长得真好看。

    过了一会儿,看苏皓打了个小哈欠,闭上眼睛睡着了,苏徵才牵着拓跋严一起上课去了,把孩子留给了萧心悦。

    萧心悦刚把孩子放进摇篮里,下人禀报说萧源启和宁如烟来了。

    苏丞相府和萧尚书府离得不远,自从苏皓小包子出生,萧源启和宁如烟稀罕外孙,也不让萧心悦带着孩子来回跑,他们三天两头来苏府看孩子,一待就是大半天。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苏徵正希望家里能够热闹一点。

    “爹,娘,皓儿刚又睡了。”萧心悦握住宁如烟的手笑容满面地说。她虽然是第一胎,不过生产的时候很顺利,当时穆妍不在,但萧星寒一直在隔间候着,只是外人都不知道罢了。

    生了孩子的萧心悦更是容光焕发,眉眼之间褪去稚气,越发温和优雅了。

    苏皓小包子满月酒的时候,苏家没打算大办,但上至皇帝厉啸天,太子厉宸风,下至天厉国各级官员,都送上了满月的贺礼。城外护国寺的住持大师和苏徵交情颇好,还专门派人送了一串开过光的佛珠过来。

    当时拓跋严回萧王府,很高兴地告诉苍松老头说他有弟弟了,苍松老头大手一挥,和他的三个师弟一起,乐呵呵地给苏皓小包子打造了一把很漂亮的匕首。

    然后拓跋严到苏家说要送小皓弟弟礼物,突然拿了那把匕首出来,当时把苏徵吓得不轻。不过那把匕首苏霁和萧心悦帮苏皓收着了,说等苏皓长大了给他玩儿。

    可以说,苏皓小包子一出生就是万千宠爱。

    这会儿萧源启和宁如烟去摇篮边上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外孙,眉眼之间都是喜色。

    却听到萧心悦突然问了一句:“爹,娘,都说外甥似舅,皓儿长得为何不像大哥呢?”

    萧源启神色一僵,宁如烟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夫妻两人再去看摇篮里面那个懵懂的婴孩,尘封了二十多年的痛苦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宁如烟看着苏皓,之前根本不觉得,是因为刻意不去想,但萧心悦这么一说,宁如烟越看,越觉得苏皓的眉眼竟像极了他们当年那个刚出生没多久就死去的孩子!

    宁如烟又看了苏皓一眼,心中突然疼得厉害,脸色一白,身子一晃,晕了过去。

    “如烟!”

    “娘!”

    萧源启抱住了宁如烟,把她放在了床上,萧心悦神色慌乱地跑出去找大夫了。

    大夫来的时候,宁如烟已经醒了,只是神色很是疲惫。她被萧源启扶着下了床,说她想回去了。

    “娘,还是让大夫把个脉吧!”萧心悦看着宁如烟说。

    “不了。”宁如烟神色疲惫地摇头,“家里也有大夫,娘的身体自己知道,就是最近晚上睡得浅,没有休息好。娘回家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爹,还是让娘在这里……”萧心悦看向了萧源启,想让萧源启劝劝宁如烟,先让大夫把个脉再说。

    萧源启看着萧心悦笑了笑,只是笑容中透出一丝难掩的疲惫:“心儿不必担心,你娘的身体爹最清楚了,真的没事,我们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皓儿,我们过两天再来。”

    “那好吧。”萧心悦微微蹙眉,总感觉宁如烟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送走了萧源启和宁如烟,萧心悦还没进门,就看到苏霁回来了。

    “爹娘怎么这么早就走了?我看娘脸色不太好的样子。”苏霁很自然地揽住萧心悦进了房间。他还没进院子就遇到了萧源启和宁如烟,觉得有些奇怪,自从苏皓出生,往日萧源启和宁如烟来了之后都要在这里待大半天才走的。

    “娘刚刚晕倒了。”萧心悦皱眉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身旁正在熟睡的儿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苏霁听说宁如烟晕倒,微微皱眉:“我请赵医正去萧府一趟吧。”

    萧心悦拉住了苏霁:“今天朗朗过来,说大哥大嫂来了信,这两天就到家了,到时候让他们去看看吧,我看娘好像不想让我们管的样子。”

    看到萧心悦一脸担忧不安,苏霁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说:“或许娘没事,只是累了,先前小妍一直在给娘调理身体,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她不会瞒着我们的。”

    “嗯。”萧心悦点了点头,靠在苏霁怀中说,“其实爹娘今天来的时候都挺开心的,娘的气色也很好,正在看皓儿,突然就晕倒了,我觉得爹走的时候脸色也不好看。”

    苏霁皱眉:“当时没有其他事情吗?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萧心悦想了想说:“爹娘看皓儿睡了,不想吵醒他,都没说话,只有我说了一句玩笑话。”

    “心儿说什么了?”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蹙眉说:“我也没说什么,就随口问了一句,说别人都说外甥似舅,为什么咱们家皓儿长得跟大哥一点都不像呢?”

    “然后,娘就晕倒了?”苏霁神色莫名。

    “是啊。”萧心悦点头,“我觉得好奇怪,好像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一样。”

    “傻丫头,哪有什么事情?”苏霁对萧心悦笑着说,“外甥似舅也不尽然,爷爷说皓儿长得很像我,长大了一定是个美男子。”

    “嗯。”萧心悦有些心不在焉,显然还在担心宁如烟的身体。

    苏霁虽然对萧心悦那么说,但他直觉这里面定然有事情,而且萧心悦的感觉没有错,是萧源启和宁如烟瞒着萧心悦,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至于到底是什么,苏霁不清楚,也不想妄加揣测,准备等萧星寒和穆妍回来了,跟他们好好谈谈。

    这会儿萧星寒和穆妍已经进了耒阳城,不过他们走的时候不是大张旗鼓走的,回来的时候也很低调。

    两人直接回了萧王府,穆妍坐下喝了杯茶,一拍脑门儿说:“心儿已经生了吧?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萧寒寒你当时还在耒阳城,男孩女孩?长得像谁啊?”

    听到穆妍的问题,萧星寒愣了一下:“知道心儿平安生了,我就走了,没有看到孩子。”萧星寒当时怕萧心悦生产的时候出事,所以听说萧心悦要生了就专程去了一趟苏府,但他只是在隔壁听着萧心悦母子平安,就直接走了,也没想过要去看一眼他的小外甥,甚至连那孩子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穆妍扶额,拍案而起:“要你这哥有何用!”

    萧星寒很淡定说:“心儿和孩子都没事就好了,其他的不重要。”

    穆妍表示她败给萧星寒了,萧星寒也站了起来,揽着穆妍说:“我们去看看孩子吧。”

    “你终于对你外甥感兴趣了?”

    “还行。”萧星寒说。

    只是还没出府,宫里来人,召穆妍和萧星寒即刻入宫,因为他们回来的时候虽然很低调,但也不是偷偷摸摸的,厉啸天已经收到消息了。

    等穆妍和萧星寒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厉啸天想要让东方紫煜坐稳东阳国的皇位,这一点穆妍做到了,厉啸天见他们无非就是想知道晋连城是不是还活着。

    穆妍实话实说,说晋连城还活着,他们追杀晋连城到了北漠国,不过被晋连城给逃了,厉啸天虽然有些不悦,倒也不可能因为这个责罚穆妍,就让他们出宫了。

    穆妍开心地拉着萧星寒暗中去了苏府,萧心悦见到他们回来很高兴。

    穆妍把苏霁和萧心悦的儿子苏皓接过来抱在怀中,看了一眼,神色微微有些僵硬,萧星寒的神色也变了。

    “怎么了?”萧心悦觉得好奇怪,为什么萧星寒和穆妍第一次看到她的儿子会是这种反应?

    “没事,没事,我刚刚以为这小子尿我身上了。”穆妍笑了起来,神色如常,心中却有一种见鬼的感觉。所谓外甥似舅是有依据的,苏皓小包子长得不像萧星寒很正常,因为萧星寒事实上不是他亲舅,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孩子的眉眼竟像极了萧星寒和穆妍认识的另外一个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