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9.大鸡腿是我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9.大鸡腿是我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东阳国,元方城,七月的最后一天,深夜时分。

    穆妍一时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她搂着受了重伤的萧星寒,还没回到他们住的客栈,子时已至,她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萧星寒眉头紧皱,伸手抱住穆妍,强撑着飞身而起,很快回到了他们在客栈里面的房间。

    “小妹!”

    “师姐!”

    没找到穆妍和萧星寒,就坐在他们房间里等着的穆霖和独孤傲,看到萧星寒抱着穆妍回来,穆妍脸色苍白的样子,一个个神色都变了。

    穆霖冲上来抱住了穆妍,还不小心推了萧星寒一把,萧星寒身子一晃,差点站立不住,独孤傲眼疾手快拉了他一下,这才发现萧星寒的脸色并没比穆妍好到哪里去。

    穆霖没管萧星寒,他把穆妍放到了床上,还给穆妍盖好了被子,微微叹了一口气。刚刚一时情急,这会儿穆霖已经想起来穆妍这样是因为什么了,每月两次的虚弱期到了。

    “大哥,萧星寒……”穆妍还惦记着萧星寒受了很重的内伤。

    穆霖终于想起萧星寒,等他回头去找的时候,萧星寒已经盘膝在地上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正在给自己疗伤。

    独孤傲对着穆霖摇头,轻声说:“我们都帮不上忙。”他们内力都远不如萧星寒,没有能力帮萧星寒疗伤,还是需要萧星寒自己。

    穆霖在床边坐了下来,对上穆妍询问的眼神,他开口对穆妍说:“杜午和晋连城都逃了,覃樾不知为何没有出手,我和独孤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穆妍微微闭了闭眼睛,每逢这个时候,她的脑子都会有点迟钝。但她现在唯一的想法是,一向很靠谱的覃樾不可能会放他们鸽子的,覃樾不见了,或许事情有变,但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穆霖没有再说话,穆妍神色疲惫至极,看了一眼已经入定的萧星寒之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另外一边,比萧星寒和穆妍早一步回到元方城的齐郢,一回去就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房间里面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

    齐骜在离开的时候,给齐郢留下了独特的记号,齐郢很快便循着齐骜留下的记号,离开了元方城,往西南方向而去了。

    天色微亮,穆霖就坐在穆妍床边的地上闭目养神,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穆妍尚未醒来。

    而独孤傲在给萧星寒护法,坐在桌边盯着萧星寒,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怕萧星寒出什么意外。

    萧星寒睁开眼睛,和独孤傲四目相对,独孤傲揉了揉自己有点酸的眼睛说:“不用谢。”

    萧星寒毫无表情地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对穆霖说:“你留下看着她。”

    穆霖微微点头,萧星寒看了独孤傲一眼,独孤傲会意起身,默默地跟着萧星寒出去了。

    去了隔壁独孤傲的房间,萧星寒看着独孤傲冷声问:“昨夜怎么回事?”穆霖对穆妍说的话,萧星寒都听到了。

    “覃樾不见了。”独孤傲说,“他没有去杀杜午和晋连城,我们就按师姐的吩咐也没有动手,直接回来了。”

    “去看看。”萧星寒话落已经从独孤傲面前消失了人影。

    独孤傲微微愣了一下,萧星寒应该很清楚,这会儿不太可能找得到杜午和晋连城了,他说去看看是为了覃樾。独孤傲莫名觉得,萧星寒对覃樾似乎比对他好。

    到了覃樾昨天住的客栈,房门紧闭,因为时辰尚早,客栈的小二还没发现房间里的客人不见了。

    萧星寒和独孤傲从开着的窗户飞进了那个房间,窗边和桌子之间的地上掉落了几件半干的衣服,原来是晾在一根木杆上面的,现在木杆也在地上。地上还放了一个木盆,盆里覃樾用来洗衣服的水还在,木盆旁边的地上有几点尚未干涸的水渍。

    覃樾的包袱在床上扔着,旁边还有一套换下来的衣服,是萧星寒昨夜见到覃樾的时候,覃樾穿的那套。房间里面有打斗过的痕迹,虽然并不明显。

    “他被人抓走了?”独孤傲皱眉。在他的印象和穆妍的描述中,覃樾医术毒术和武功都很是厉害,怎么会恰巧在昨夜被人抓走了呢?可眼前的一切表明,覃樾并非主动离开。

    萧星寒幽寒的目光在房间里面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地上的那个木盆上面,走过去低头看了一眼。

    木盆是暗红色的,而盆底静静地躺了一块几乎和木盆融为一体的暗红色令牌。如果不留心的话,很难发现。

    萧星寒俯身,伸手把那块令牌给拿了出来,又捡起地上的一件半干的衣服擦了擦。令牌正面刻着两个字“南宫”,背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这应该是神医门弟子的令牌。”独孤傲开口说。自从覃樾出现之后,穆妍专门向苍氏一族四个老头打听过他们对神医门的了解,那四个老头对神医门的了解并没有那么多,但很确定的一点是,神医门的主人,是南宫氏。这些信息独孤傲知道,萧星寒也知道。

    “他被神医门的人抓走了。”萧星寒握住那块令牌冷声说。

    “这……”独孤傲拧眉,“为何?”覃樾应该是神医门极为出色的弟子,很得门主看重才对,为什么神医门的人要出手对付他呢?

    “因为他太自我了。”萧星寒冷冷地说。

    独孤傲神色莫名。自我?萧星寒的意思是,覃樾为人不受拘束,并且行事很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的目的,而他的原则和目的,显然和神医门的利益相悖,准确来说,和神医门掌权者的利益是不一致的。

    才华和实力固然是安身立命的基础,不过也不尽然。掌权者都是生杀予夺的,而他们需要的属下,可以不够聪明,可以武功不高能力不足,但最忌讳的,就是不听话。覃樾很聪明,武功高能力足,但他显然并不是个听话的主儿,即便表面功夫做得再好,骨子里的东西,有时候是难以遮掩的。

    “那现在怎么办?”独孤傲问萧星寒。覃樾和他们还不算朋友,并且是穆妍说过不能走得太近的人,这次遇见产生交集也只是为了合作。那么如今覃樾出了事,要不要管,就是他们面临的一个选择。

    “回去再说。”萧星寒收起那块令牌,从窗口飞了出去。

    独孤傲默默地把覃樾不多的个人物品收起来放进了床上的包袱里,然后提着那个包袱离开了。

    独孤傲本以为萧星寒会冷漠地说一句话“与我们无干”,然后不管覃樾死活。但是萧星寒收起了貌似是覃樾刻意留下的神医门弟子令,并且一副打算跟穆妍商量一下的样子,独孤傲这下觉得,萧星寒是真的把覃樾当了朋友。

    事实上,独孤傲来到萧星寒和穆妍身边之后,虽然和他们的交流没那么多,但对他们也有了不少了解。在独孤傲看来,能算的上是萧星寒朋友的,先前就只有一个慕容恕而已,如今又多了一个覃樾。慕容恕和萧星寒是很多年的交情了,至于覃樾和萧星寒,独孤傲觉得这或许是缘分……

    萧星寒回去的时候,穆妍已经醒了,穆霖正在喂她喝粥,因为她每到这个时候,手都很难抬得起来。

    看到萧星寒回来,穆霖主动让了位置。萧星寒接过那个碗,舀了粥喂穆妍吃,穆妍吃了两口就微微摇头示意够了。

    “怎么样……”穆妍被萧星寒抱着,靠坐在了萧星寒怀中,有气无力地问。她一睁眼想起昨夜的事情,还是觉得覃樾不会放他们鸽子,覃樾不见,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覃樾被神医门的人抓走了。”萧星寒对穆妍说,语气很肯定。

    覃樾的神医门弟子令牌,不可能不偏不倚地掉落在那个木盆里面,一定是覃樾故意留下的,并且就是留给萧星寒的信息。

    穆妍微微眨了眨眼睛,声音虚弱地说:“可我们……不知道……神医门在哪里……”

    坐在桌边的穆霖和独孤傲对视了一眼,独孤傲觉得这下不用问也不用商量了,穆妍的话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她不会不管覃樾死活,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怎么找覃樾了。

    “寻踪蛊还没失效。”萧星寒提醒穆妍。

    穆妍眨了眨眼睛表示她知道了。她当初在齐郢身上下了寻踪蛊,这才追着杜午和晋连城来了元方城。寻踪蛊这种蛊,虽然是蛊术之中最简单的一种,但其隐秘性和其他蛊术是一样的。

    蛊术这种东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毒术的一种,但是和正常的毒术差异很大。而蛊术最高明的一点是,很多种蛊,被下蛊的人都是毫无所觉的,外人也看不出任何异样,需要真正懂得蛊术的人把脉才能看出来。更甚者,某些传说中的蛊,就算把脉都察觉不到,只有下蛊之人能够掌控。

    寻踪蛊被下在齐郢身上,齐郢自己察觉不了,而懂得蛊术的杜午和晋连城只要不给齐郢把脉,同样察觉不了。

    这边穆妍打算等虚弱期过去了,再和萧星寒好好商议如何营救覃樾的事情。

    而另外一边,齐郢已经按照齐骜一路上留下的特殊记号,和齐骜汇合了。鬼医还是老样子,被齐骜保护得很好,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也好好的。

    齐郢冷冷地看了杜午和晋连城一眼,在他心底,一开始就不想和杜午晋连城这样的人为伍,而晋连城就是麻烦的象征,想要杀晋连城的人层出不穷并且实力都很强,譬如冥煞,譬如齐郢并不知道身份的穆妍,譬如萧星寒。

    对于鬼医到现在都还执意要留着杜午和晋连城师徒,齐郢心里很不认同,但鬼医对碧血山庄有大恩,齐郢和齐骜的承诺是保护鬼医,他们并不想过多干涉鬼医的行为。

    “那位覃公子昨夜没出现,不知道去了哪里。”齐骜皱眉说。总感觉昨晚的事情有些蹊跷,有个高手引开了齐郢,已经成功了,后续却并没有人来攻击剩下的他们,给了他们充足的脱身时间。

    齐郢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他也是老江湖了,精明得很。昨夜萧星寒显然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但后续没有人去对付杜午和晋连城,说明萧星寒的计划出了纰漏,他安排的人,或者说原定和他合作的人没有按照约定行事。

    巧合的是,覃樾昨天才和齐郢一行打了交道,还约好了今日一起去神医门,晚上齐郢一行就被攻击了,而覃樾也几乎同时不见了。

    以上的巧合,让齐郢联想到了一个可能,萧星寒的调虎离山之计最终没有真正完成,那个变数,就是突然失踪的覃樾!

    突然察觉到有人靠近,齐郢神色微凝,手已经放在了金锏上面。

    来人是两个老者,气息都不弱,一胖一瘦。

    看到齐郢,两个老者一齐拱手,叫了一声:“齐老庄主。”

    “你们是什么人?”齐郢眼眸幽深地问。

    “老夫是神医门的四长老南宫骆,覃樾被门主急召,连夜赶回了神医门,门主命老夫二人为齐老庄主和齐庄主带路,前去神医门做客。”神医门的四长老,昨夜开口为覃樾说话的南宫骆身材高大清瘦,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布衣,拱手对着齐郢说。

    齐郢眼眸微闪。覃樾失踪是被门主急召?门主还安排了长老前来迎接?齐郢并不怀疑这两位长老的身份,但他在想,神医门的门主或许昨夜已经出现过了,否则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因为昨日覃樾才偶遇齐郢,神医门的门主就算要安排人,也不可能这么及时,除非她就在附近。

    齐郢电光火石之间想了很多,然后神色平静地拱手对南宫骆说:“那接下来就劳烦两位长老了。”

    另外那位没有开口的长老身材矮胖,是神医门的三长老南宫极,向来沉默寡言。

    南宫骆转头看向了鬼医,拱手说:“门主命老夫邀请鬼医阁下一同前去神医门做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鬼医点了点头,这正合他的心思。

    然后,南宫骆的目光落到了站在一旁的杜午和晋连城师徒身上:“杜宗主,晋公子,门主特意交代过,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两位也请到神医门做客。”

    “多谢。”杜午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暗光。

    一行人很快就朝着北漠国的方向而去了,路上齐骜和齐郢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齐骜突然想起,问了齐郢一句:“父亲,那夜引你离开的人是谁?还活着吗?”

    齐郢神色淡淡地说:“是天厉国的萧星寒。”

    齐骜有些惊讶:“他为何要那样做?”

    “他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也和鬼医无关。”齐郢说。

    齐骜瞬间明白,不是冲着他们父子,也和鬼医无关,那只能是为了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了。

    “父亲,当年萧老神医费了不少心血给婵儿续命,否则婵儿也不能活着等到鬼医为她换心的那天。”齐骜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为父没有忘记,所以为父放了萧星寒一马。”齐郢神色平静地说。

    “希望接下来一切顺利吧,鬼医早点找到他的故人,我们兑现承诺,就可以回家去了。”齐骜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八月初二一大早,天还没亮,穆妍就起了。

    “再睡会儿。”萧星寒抱着穆妍说。

    “不睡了,覃樾还不知死活呢,赶紧起来!”穆妍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耳朵。

    萧星寒早就醒了,坐起来看着穆妍微微皱眉说:“你很在意他的死活?”

    “是啊!”穆妍点头,“他不是我们的朋友么?”

    穆妍本以为萧星寒会说“不是”,结果萧星寒竟然点了点头说:“算是吧。”

    穆妍伸手捏了一下萧星寒的脸:“萧寒寒,被你承认过的朋友,先前只有慕容一个,你什么时候和覃樾看对眼的?”

    穆妍只是在开玩笑,谁知萧星寒还真的皱眉思考了一下,认真回答了穆妍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他有点熟悉。”

    穆妍表示有点熟悉是什么鬼?难道以前见过?不应该,如果真见过萧星寒会记得的,他并没有失忆。

    “好吧,我们现在要好好想想,怎么去救你那位有点熟悉的朋友了。”穆妍一边穿衣服一边对萧星寒说。如果不知道倒也罢了,明知覃樾有难,坐视不理的话,穆妍心里过不去,毕竟覃樾默默地帮了她不少,虽然覃樾并不知道帮的人是她。

    “你先回家去。”萧星寒对穆妍说。

    “不,我们一起去神医门。”穆妍很认真地说。反正她和萧星寒这趟出来是出皇差的,并且是暗中行事,回去得晚,一直不出现,厉啸天也不会有太大意见。至于家里,目前一切安好,穆妍并不是很担心。

    穆妍再次确认,下在齐郢身上的寻踪蛊还未失效,并且指向了北漠国的方向。

    很快,萧星寒和穆妍离开了元方城,根据寻踪蛊的指引,朝着北漠国而去了。他们出发比覃樾失踪晚了不到两天,穆妍希望覃樾不会出事。

    北漠国神医门。

    小翠花偷偷溜进了厨房里面,正要伸手去拿做好的大鸡腿,从天而降的一个板子打到了她的小手上。

    “哎呀!”小翠花吃痛,缩回了手,就看到一个老头瞪着她。

    “白爷爷,您不是去喝茶了吗?”小翠花眼神躲闪,弱弱地说。

    “哼!天天偷吃,以为老头子已经老眼昏花了吗?”白老头瞪着小翠花说。

    “白爷爷,我错了。”小翠花可怜兮兮地说,“我也不想偷吃,可是分给我的饭,我吃不饱。”

    “去去去!把外面那堆萝卜给洗了,洗得好的话,赏你一个鸡腿!”白老头冲着小翠花挥舞了一下板子。

    “哎!”小翠花脚步欢快地跑去院子里洗萝卜了。

    白老头是神医门厨艺最厉害的大厨,有单独的院子和厨房,他是专门给门主南宫俪和小姐南宫晚以及诸位长老做饭的。小翠花经常过来偷吃,白老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小翠花很勤快,有空就过来帮忙打下手摘菜洗菜扫地擦桌。

    小翠花很认真地洗完了十几根大萝卜,让白老头检查过后,看到白老头点头,小翠花嘿嘿一笑说:“白爷爷,今天我可不可以要四个鸡腿?”小翠花一边说,一边还傻兮兮地对着白老头伸出了五根手指,其实心里精着呢,想着白老头只要点头,她就拿五根!

    “覃樾又不在,你要那么多鸡腿吃不完!”白老头一眼就看出了小翠花的心思。神医门曾经暗恋覃樾的姑娘着实不少,小翠花并不是其中之一。小翠花总是偷了吃食和覃樾一起吃,主要原因是小翠花刚来神医门的时候,一个弟子养的毒蛇没关好跑出来了,咬了小翠花一口,她差点就没命了,是覃樾救了她。

    “白爷爷,就给我吧,我直觉很准的,大师兄今天肯定能回来!”小翠花很认真地说。

    “白爷爷!大师兄要是回来了,没有大鸡腿吃,会不高兴的!”

    “白爷爷!大师兄也帮过你的嘛!给几个鸡腿,别这么小气!”

    “白……”

    “得得得!吵得老头脑袋疼!去拿吧!四个,别拿多了!”白老头对着小翠花摆了摆手。

    “哎!白爷爷最好了!”小翠花欢快地跑进去,拿出了她一早准备好带过来的油纸包,果断地拿了五个大鸡腿,抱在怀里跑了。想着大师兄出远门回来,两个肯定不够吃,大师兄吃三个,她自己吃两个好了。

    小翠花虽然是神医门的弟子,不过她资质愚钝,学医术毒术都不得门道,她的师父已经懒得管她了,还是看在覃樾的面子上,神医门才没有人欺负小翠花。包括门主南宫俪都知道,有一个龅牙的丑丫头是覃樾罩着的人。

    小翠花就抱着鸡腿,坐在神医门的一棵大树下面,等着覃樾回来,因为这里是进神医门之后最早会经过的地方。

    一直等到了日落西山,小翠花已经吃掉了两个鸡腿,还是没等到覃樾。她看着已经凉掉的鸡腿,可惜地摇了摇头:“大师兄,白爷爷今天做的鸡腿可好吃了,你真是没口福。”

    小翠花站了起来,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人出现了。

    她神色一喜,最早看到的是神医门的大长老和二长老,而她下一刻就看到了她直觉今天会回来的覃樾,覃樾跟往日的样子很不同,因为他被大长老提在手里,眼睛紧紧地闭着……

    小翠花心中一惊,往外冲了两步,又猛然退了回去,躲到了大树后面。而她抱了大半天的鸡腿,已经掉在了地上。

    神医门的大长老南宫俨朝着小翠花所在的方向冷冷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停留,和二长老一起,带着覃樾,很快就不见了。

    小翠花脸色都白了,也顾不上去捡地上的鸡腿,拔腿就跑。

    “白爷爷!白爷爷不好了!”小翠花冲进来的时候,白老头正在给南宫晚准备晚餐,听到小翠花的声音,白老头神色不耐地说:“吵什么?”

    “大师兄……大师兄他……”小翠花说着就哭了起来,“大师兄好像死了……”

    白老头拧眉,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小翠花:“别胡说!不可能!”

    “是真的!我亲眼看到大长老和二长老带着大师兄回来,大师兄闭着眼睛,一动都不动……”小翠花哭得好不伤心,“大师兄怎么会死了呢……呜呜呜呜……”

    “住口!说不定是覃樾生病或者受伤昏迷了!”白老头没好气地说。

    “大师兄医术那么厉害,武功又那么强,不会是生病受伤的……”小翠花哭着说。

    白老头心里明白小翠花说的对,以覃樾的实力,在外面出事的可能性太小了,现在的情况,只能说,神医门内部有变,并且是针对覃樾的……

    “别哭了,我先打听打听再说。”白老头受过覃樾的恩惠,心里一直都记着。他在神医门已经几十年了,对这里的人和事都很熟悉。

    只是白老头请了大长老院子里的小厮喝酒吃肉,那小厮却对覃樾的事情一无所知。白老头又问了好几个人,都根本不知道覃樾回来了。

    小翠花偷偷溜到覃樾的院子里看过,覃樾没有回去,他究竟被大长老和二长老带去了哪里,白老头和小翠花怎么都打听不到。事实上,小翠花是唯一一个亲眼看到大长老和二长老带着覃樾回来的人。

    第二天,南宫俪回到了神医门,进了湖心小筑之后,先去看了她的宝贝女儿南宫晚,然后就进了她自己的书房。

    南宫俪的书房之中有个密室,南宫俪进去,就看到人事不省的覃樾被扔在地上,而二长老坐在一旁昏昏欲睡,听到脚步声猛然清醒站了起来,对着南宫俪行礼。

    “辛苦二长老了,退下吧。”南宫俪神色淡淡地说。

    “是。”二长老低头出去了。神医门的长老之中,大长老和二长老就是南宫俪的心腹,以往南宫俪某些阴暗的事情不想让覃樾知道,就全都是大长老和二长老帮她处理的。

    南宫俪俯身,把覃樾提了起来,按在了二长老刚刚坐过的椅子上,然后捏住覃樾的下巴,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丸。

    不过片刻功夫,覃樾悠悠醒转,而他后颈上面被南宫俪指甲划破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他神色憔悴,头脑昏沉,眼睛睁开又闭上,过了片刻才再次睁开,抬头看向了南宫俪,神色无悲无喜,并没有说话。

    “覃樾,为师待你不薄吧?”南宫俪坐在覃樾对面,看着覃樾冷声说。

    “弟子做错了什么事……请师尊明言……”覃樾声音低沉地说。刚刚电光火石之间,他回想了很多事情,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事情会招惹到南宫俪,他一直都很谨慎,南宫俪交待他的任务,一向完成得很好。

    “你明知晋连城体内有还生蛊,为何见到为师的时候,只字未提?”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问。

    覃樾唇角勾起一抹僵硬的笑:“师尊,能让一个人死而复生的东西,除了还生蛊还有什么?弟子知道的时候,师尊也知道了,不必弟子再多言。师尊下令让弟子去杀杜午和晋连城,弟子当然认为,师尊对还生蛊那种阴邪之物,没有兴趣。”

    南宫俪眼眸幽深地看着覃樾:“覃樾,事到如今,你说话还是这么滴水不漏,为师很佩服,但也觉得你很可怕。”

    所谓的还生蛊,不过是南宫俪的一个借口。早在得知晋连城死而复生的时候,南宫俪就猜到晋连城身上有还生蛊了,只是原先并不知道晋连城是杜午的徒弟。

    覃樾上次从毒宗回来,告知了南宫俪杜午和晋连城的师徒关系,南宫俪明知晋连城和还生蛊有关,却也只字未提,而是要求覃樾去取杜午和晋连城的性命。所以,事实上覃樾在这件事上面没有任何错。

    “师尊说让弟子去杀杜午和晋连城,师尊却暗中跟着,其实只是为了利用弟子,找到杜午和晋连城吧?等找到他们师徒,弟子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师尊一直忌惮弟子,终于出手了,弟子应该感到荣幸,这说明弟子很强……”覃樾声音平静地说。

    当时在元方城,覃樾看到南宫俪突然出现的时候,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而他在南宫俪和四个长老没注意的时候,无声无息地把他的神医门弟子令牌,落进了那个木盆之中。

    那是覃樾专门给萧星寒留的信息,因为他在看到南宫俪的时候,就知道他可能无法完成和萧星寒的合作了。

    覃樾很聪明,所以关于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当时就想明白了。南宫俪是想得到还生蛊的,而她只是在利用覃樾去找杜午和晋连城,当覃樾从萧星寒那里得知杜午和晋连城和他住在同一家客栈的时候,南宫俪也知道了。

    南宫俪邀请碧血山庄齐家父子和鬼医来神医门做客,也邀请了杜午和晋连城,想要的,就是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

    至于覃樾,南宫俪之前一直忌惮他却又没有动他,主要原因是,他还有利用价值,但他并不是无可替代的。

    覃樾越是聪明,说话办事越是滴水不漏,就越是让南宫俪感到隐隐的不安。当南宫俪感觉她即将无法掌控覃樾的时候,她选择,舍弃这个神医门最出色的弟子!

    如今,南宫俪就要迎来碧血山庄齐家的贵客,到时候合作顺利的话,神医门很快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世人面前,而南宫俪暂时不打算杀了覃樾,因为她想要从覃樾身上,得到一样东西……

    “师尊为何不杀我?”覃樾看着南宫俪,神色平静地问,仿佛生死对他来说都是可以置之度外的事情。

    南宫俪看着覃樾,突然笑了,笑容很是诡异:“覃樾,你武功这么高,杀了可惜了。”

    覃樾神色微变:“噬功蛊,弟子说的对吗?”

    南宫俪冷笑:“没错!覃樾,你越是聪明,为师越是觉得不能留你!为师已经在你体内下了噬功蛊,所以从今天开始,在噬功蛊养成之前,你还有九九八十一天可以活!为师相信,以你的性格,不会选择自我了断的!”

    杜午用在原恒身上的噬功蛊,南宫俪也会,并且这是她很早之前就为覃樾准备好的“礼物”,只是如今才终于下定决心要用上了。

    “我猜,师尊夺了我的内力,是为了给南宫晚。”覃樾苦笑。

    “当然,”南宫俪冷笑连连,“晚儿是本尊的女儿,在本尊心里,神医门的继承人,从来都是她!本尊早就决定,不管晚儿的病能否治好,本尊都会让她成为神医门所有人心服口服的少主!”

    “所有人?”覃樾轻嗤了一声,“包括我吗?如果包括的话,我想说,我永远都不可能心服口服,因为南宫晚根本就不配当神医门的少主。”

    “哼!”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哼了一声,“死到临头还嘴硬!你不如去做梦,梦里你那位姓萧的朋友,说不定会来救你!”

    南宫俪最后那句说的是嘲讽的反话,因为她根本不认为萧星寒把覃樾当朋友,更不认为萧星寒会来救覃樾。南宫俪相信,覃樾绝对不会自我了断,所以她接下来只需要等待九九八十一天,等覃樾体内的噬功蛊养成,就可以夺了覃樾的内力给南宫晚,将南宫晚打造成一个高手!

    南宫俪很快起身出去了,覃樾坐在椅子上,探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原来神医门的弟子令牌放在那里,不过如今已经没有了。

    至于南宫俪最后所说的,覃樾做梦的时候萧星寒才会来救他,覃樾自己觉得,南宫俪说的,好像也没错……

    覃樾把萧星寒当朋友,但他觉得萧星寒那个冰山男应该没把他当朋友,萧星寒说不定还会怪他毁约,没有出手去杀杜午和晋连城,再见便是仇敌……

    “再见?”覃樾喃喃地说,话落苦笑了一声,“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吧!还真是不甘心死在这个鬼地方,萧星寒真是好命啊,萧王妃长得那么美,可怜我连个媳妇儿都没有……”

    当天傍晚时分,神医门的三长老和四长老带着碧血山庄的齐氏父子和鬼医,以及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来到了神医门。

    而正在南宫俪的密室之中养噬功蛊的覃樾,并不知道他念叨的好命的萧星寒已经到了神医门附近,正在考虑怎么动手救他。

    是夜,覃樾做梦的时候还真梦到了萧星寒。梦里,覃樾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孤家寡人一个,打扮得像个乞丐一般,蹲在地上啃窝窝头,而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还是那么年轻貌美,正在开心地吃着覃樾最爱的大鸡腿……

    梦醒时分,覃樾幽幽地说:“梦境和现实都是相反的,所以,大鸡腿是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